小小飞虎队2013

小小飞虎队2013
  • 主演:赵泽文,张一山,小叮咚,胡天阳,丁柳元,谢孟伟,涩谷天马,韩英群,张政勇,祝新运,石小满,岳红,果靖霖,山崎敬一
  • 导演:钱晓鸿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3
《小小飞虎队》曾获得了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儿童剧奖,飞天奖三等奖等众多奖项。   几个主要儿童演员此前几乎都没有表演经验,为了挑选到合适的小演员,剧组在京、鲁、豫近40多所学校选择了三万多名孩子。   故事讲述了抗战时期的鲁南,交通员老吴(果静林 饰)在给山里八路军送情报的路上突遭日军的追杀,在万不得已的情形下他将情报编成两句暗语告诉了正在芦苇荡玩的小主人公:大壮(赵泽文 饰),自此,胆小、笨拙而又“一根筋”的大壮拉上同村的虎子(小叮咚 饰)和小银(胡天阳 饰)踏上了前途未卜的 送情报之旅

小小飞虎队2013第一集

符灵拿起水杯,一口气喝光杯子中的水,对莫伟说道:“再给我倒点。”

莫伟赶紧拿起杯子,快步走进厨房去倒水。

玄武看着符灵说道:“去洗洗脸,吃饭吧。”

赤昱讪笑着对玄武说道:“我逗她玩,你心疼了吧?!”

玄武皱着眉,“她嘴硬,胆子小,你这么吓她,她今晚又不敢睡觉了。”

符灵瞥了一眼赤昱,“这回你知道了吧,我还没跟你要精神损失费呐。”

赤昱一挑眉,“你不敢睡,我陪着你。”

“滚~”符灵说完,拿起一块抛饼吃了起来。

玄武沉着脸说道:“先去洗洗脸吧。”

符灵又拿起两块抛饼,边吃边往卫生间走。玄武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饼渣,无奈地轻叹一声。

赤昱看了一眼玄武,坐到沙发上,“你们真的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玄武也坐到沙发上,“我们怎么可能相似。”

赤昱一笑,“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容忍她。她自己也说,你不待见她,可你却对她这么好。”

玄武淡淡地说道:“大家在一起相处的久了,都会产生感情。”

“是吗?”赤昱说完,也拿起一块抛饼吃了起来。

莫伟给符灵倒了杯水,从厨房走出来。赤昱对莫伟说道:“你怎么不知道给客人倒水啊。”莫伟一脸尴尬,转身又去给赤昱倒水。

赤昱笑着对玄武说道:“你这徒弟有点呆啊。”

“我的徒弟不需要奸滑。”

赤昱吃着饼,“符灵这丫头还真是舍命不舍财,都渴得喘不过气了,都不肯拿东西换我手中的酒。”

玄武一脸平静,“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你们彼此还真是了解。”赤昱说完,打开一盒米线,吃了起来。

符灵洗完脸,精神了许多,看了一眼赤昱,说道:“你倒是真不客气。”

赤昱一笑,“你我也算是生死与共过的朋友,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

符灵瞪了一眼赤昱,“你下次再跟我玩这幻术,小心我在菜里给你下毒。”

“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倒不是怕你下毒,我是实在没有那么多钱赔给你。”

符灵忽然想起现在自己已经有了好多钱,心情立马大好。她不再理赤昱,开始专心地吃起米线。

玄武从不吃米线,他吃了几块原味的抛饼之后,就不再吃。符灵刚才又渴又饿,现在吃起米线来感觉特别的好吃,到最后把米线的汤都喝得一点不剩。

莫伟看着符灵劝说道:“小符姐,你少吃点,吃太多了一会肚子该不舒服了。”

“莫伟,我是知道饿得快死了是什么滋味了,我宁可撑死也不愿饿死。”符灵说着,拿起一块抛饼继续吃。

赤昱坏笑着说:“你怎么大彻大悟出这么一个真理。”

符灵看向赤昱,“你快点吃,在我没翻脸之前,赶紧回家。”

“好,我这就回去,免得你看着我,心里不舒服。”赤昱说完,站起身,对玄武说道:“玄武兄,在下先走一步。”

符灵没好气地说道:“别拽文啦。”

玄武倒是一脸平静,对赤昱说道:“慢走,不送。”

赤昱笑着离开中医馆。符灵见赤昱走了,对玄武问道:“他刚才给我用幻术,你怎么没叫醒我?”

玄武皱眉说道:“他的修为比我想象的要高,我一开始没发觉他对你使用幻术。我只知道你们在聊天,当我发觉你在哭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符灵一咬嘴唇,“想不到这家伙还有两下子。”

“下次你发现周围的环境不对,先要让自己静下心来,不要慌乱,然后用心去背《大悲咒》。心静了,幻术自然也就破了。”玄武说完站起身,走向楼梯。

符灵知道,自己受了委屈,玄武的心里一定不舒服,想劝玄武两句,又不知道怎么说好。

莫伟见玄武上楼了,对符灵问道:“小符姐,你刚才怎么哭了,是那赤昱欺负你了?”

符灵长叹一声,“唉,莫伟啊,弱者在强者面前,只能被欺负啊。”

莫伟皱着眉,“唉,这赤昱天天这么缠着你也不是个事儿啊,要不你找张斌商量一下吧。”

符灵不在意地说:“找张斌有什么用啊。”

“怎么说张斌也是个警察,一个警察在这儿坐着,赤昱就不敢总往我们这儿跑了吧。”

符灵点头,“嗯,你容我想想。”符灵说完,起身走向二楼。她走进玄武房间,拉过椅子坐到玄武对面,笑着问道:“你生气啦?”

玄武长吁一口气,“有点。”

“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就说出来呗,何必自己憋闷着。”

玄武看着符灵,“你为什么渴得都不行了,还舍不得钱?”

符灵哈哈大笑,“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吃那亏。我当时虽然不知道赤昱怎么做的手脚,但我知道赤昱没安好心,所以他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不能如了他的愿,随了他的意。”

“你看出来那是幻境了?”

符灵一脸得意,“当然,我好好的怎么会在沙漠里,那沙子虽然握在手中是真实的,但是地上却没有影子,所以我确定环境是假的。还有赤昱说,你扔下我跑了,这怎么可能。”

玄武不解,“你既然知道是假的,为什么还守着钱不放。”

符灵眨了眨眼,“我不知道那酒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敢喝。赤昱那小子那么坏,他喝没事儿,不代表我喝也没有事儿,他说不定让我喝什么东西,他好看我笑话呐。”

“你是挺聪明的。”

符灵笑得更加得意,“那当然,我跟你混了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

玄武看着符灵,“你哭得那么伤心,我还以为你真难过了呐。”

符灵眉飞色舞地说道:“我的演技是不是越来越好了,明儿我是不是可以考虑当演员?”

玄武无奈地一笑,“你还是好好当你的医生吧。”

“对了,赤昱跟我说,他们家很穷,是真的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家在龙族之中,是不富裕,但比起你我来,还不知要强了多少。”

小小飞虎队2013

小小飞虎队2013第二集

遇到这样的状况,花小楼也没有办法。

难不成大闹一场?

花小楼自己倒无所谓,说白了他当不当骑师无所谓,但这样做会害了罗杰。

而且到了现在,花小楼感觉自己前来这个世界的考验,或许就是与陆行鸟有关。

毕竟,陆行鸟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很特殊。

说不定,自己最终的走向,就是那个神秘的天心岛。

而罗杰就是其中的关键人物,所以花小楼必须要全力帮助他。

“好了罗杰,正所谓人正不怕影子歪,让他们检查吧……”

在其他骑手复杂的眼神中,花小楼二人分别带着陆行鸟随着那两个工作人员离开现场。

“不至吧?他们俩真的给陆行鸟服用了违禁药品?”

等到人一离开,一个参加比赛的骑手忍不住疑惑道。

“我感觉不太像,总不能天天喂吧?那样的话陆行鸟根本受不了。”

“嗯,我也认为他们给陆行鸟服用药物的可能性很小,毕竟他们的陆行鸟本身品质就占优势,没有这个必要冒险的。”

现场的骑手,大多数都不太相信花小楼二人会给陆行鸟喂刺激类药物。

同时也暗自猜测,或许是与外围赌注有关……

不久后,工作人员带着花小楼二人来到一幢小楼前。

“好了,你们把陆行鸟带进去,然后出来等着,让我们的专业人员抽血样检查。”

“不行!”

罗杰摇了摇头:“我的陆行鸟不会那么温顺任由你们抽它的血。”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们有特殊的方法麻醉它们……”

“这更不行!”

罗杰气愤道:“这样会影响陆行鸟的身体,还有它们的心情,我好不容易才将它驯的有些亲近了,你们这样一搞,岂不是让我的努力白费?它会记仇的。”

“够了!”

左侧那个工作人员不由大吼起来:“你推三阻四,分明就是给陆行鸟服用了违禁药物,所以不敢让我们检查对不对?”

“既如此,那就不用检查了,直接在文件上签字,承认你们给陆行鸟服用了违禁药……”

“啪!”

这时,花小楼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将那家伙扇翻在地。

“你……你敢打我?”

“草,老子打你怎么了?”

花小楼杀气腾腾道:“你特么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凭什么跟老子们这样说话?现在,我懒的跟你们讲,找你们会长来。”

另一个工作人员咬牙切齿,恶狠狠道:“你们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老子怕你啊?”

“对对对!”罗杰也来了劲:“别当老子们好欺负,要不是有我们这些骑手,你们俱乐部又如何经营?”

不久后,刘副会长黑着脸走过来了。

“什么情况?你们两个想造反是不?”

“刘副会长,我们不是造反,只是你们莫名其妙说什么我们给陆行鸟服用违禁药品,换谁不生气?”

“呵呵!”

刘副会长冷笑了几声:“那又如何?这检查的结果,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说你们给陆行鸟服用了违禁药,那就是服用了……”

“无耻!”

罗杰激动地喝骂起来。

这的确是个问题。

毕竟检查的人也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到时检查结果还不是由他们说了算?

明明没有的事,非说你有,能奈何?

这就叫胳膊拧不过大腿。

“稍安勿燥……”

刘副会长慢腾腾道:“你们仔细想一想我在办公室所说的话,如果想通了,明天你们就能继续比赛。”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言下之意,如果不顺从他的意思,那么,很可能天天都有人举报……天天拉你的陆行鸟去检查。

“老子还就不信你能在这里一手撑天!”

花小楼一怒之下,身形一闪,一脚将这家伙踹飞。

不过,控制了力道,以免把这家伙给踢死了。到时,事情可就真闹大了。

刘副会长咳了口血,不敢置信地看着花小楼,然后发疯般地大吼起来:“好,很好,你们俩从现在开始,永远都不要想参加比赛了,永远都别想晋级,一辈子当个新手……”

听到这番话,罗杰也冲了上去,一通拳脚,直把这家伙打得晕死过去。

“奶奶个腿,你以为本少爷没有后台是不?”

打完了,罗杰迅速摸出电话,给父亲打了过去:“爸,俱乐部这里有人设计陷害我和小楼大哥,你能否给万杰叔叔联系一下?”

“有这样的事?”

听到儿子听了一下缘由,罗杰的父亲十分气愤,当即与万杰联系,让他帮忙解决。

虽然万杰不是皇家骑师,但作为一名高级骑师,地位还是十分高的。

得知事情缘由,万杰马上连线俱乐部的会长,强烈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会长吓了一大跳,擦着冷汗说一定会详查……

毕竟,这个俱乐部的等级并不高,最高只能举办高级骑手的赛事。所以一个高级骑师,对于这个俱乐部来说,那是经对有权威的。

要是引起了对方的不满,前去皇家俱乐部投诉的话,很有可能给俱乐部招来是非……

问题要是严重,他这个会长的位置有可能不保。

于是,会长匆匆赶到俱乐部调查此事……

看到会长之后,已经醒转过来的周副会长来了个恶人先告状,说花小楼二人态度恶劣,拒不配合药检,还动手打人云云。

只是,会长现在岂会听他一面之词?

现在问题的关键有两个:一,谁举报的?二,罗杰二人的陆行鸟到底是否喂过违禁药品。

第一个问题很快就找到答案。

举报人正是甲庄家。

第二个问题在会长到来之后也变得简单,不用抽陆行鸟的血,只需拔下少许细羽毛就能检查出结果。

有会长在,罗杰与花小楼倒也不担心对方胡来。

果然,过了一个小时之后,会长专门找来的一个负责检验的人员汇报说,经过检查,两只陆行鸟体内没有发现任何违禁药物。

然后,花小楼与罗杰又当着会长的面,将甲庄家所说的话,以及周副会长要求他们故意输比赛的一切缘由全部讲了出来。

这下子,会长如何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周副会长,我会向上级递交你的不良行为,现在你手上的一切工作暂时停止,在家听候处理结果……”

周副会长面如死灰,瘫软在地。

小小飞虎队2013

小小飞虎队2013第三集

徐靳这虽然是气话,可也看得出他们是真的很担心赵铁柱。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赵铁柱先安慰一下,说道:“那么小的孩子懂什么?肯定是有人指示他这么做的。”

这一点方岩和徐靳都想到了,只是心里还是不忿。赵铁柱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拯救这些人,结果这些人居然以德报怨,放在谁身上也要气愤,只有赵铁柱这个大心脏能不当一回事。

正在这个时候文涛走进来,见到赵铁柱没事也很高兴。

“怎么样?那个来暗杀的人说了没有?”

徐靳连忙问道。

文涛无奈地摇摇头说道:“你自己问吧,反正我是问不出来,这个人的嘴太紧了。”

说完对帐篷外面一招手,两个兄弟带着那个行刺的男子和小男孩走进来。小男孩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手里还紧紧撰着赵铁柱给他的食物,连封口都没开过。

而那个行刺的男子进来之后见赵铁柱安然无恙,脸色骤然一变,嘴里叽里咕噜说着一些赵铁柱听不懂的话。

徐靳听完这人的话,冷笑一声,拍着这人的脸用当地话说道:“没听说吗?咱们是天神的派来的使者,怎么可能会被你那点小伎俩伤到?跟你说了你还不信,这下相信了吧!”

“你当我是白痴吗?”

这人忽然用流利的英语叫道:“天神使者这种鬼话你偏偏这些贱命还有用,我才不会相信你们的鬼话!”

赵铁柱等人都是一惊,从口音来听的话英语好像才是这个人的母语。

“你不是K国人!”

赵铁柱眉头一皱,走过去抓着男子的脖子冷冷道:“快说是谁派你们来的,不要等我改变主意,否则你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哈哈哈……”

这人却狂笑不已,说道:“我们保罗佣兵团的人怕过谁?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华夏人都是软蛋,就会打打嘴官司。你们一定会因为国际影响的问题不敢把我怎么样,毕竟我的国籍可是F国的!”

赵铁柱还真没想到这人的嘴如此硬,不过嘴硬没用,要看他的骨头是不是也这么硬。

“软蛋?”赵铁柱苦笑一声。

虽然他不明白国际上怎么会这样看待华夏人,可今天他就要向这位外国友人展现一下华夏人的风采。

“松开他!”

赵铁柱对徐靳露出一脸坏笑,语气轻松地说道。

看到赵铁柱脸上的笑容徐靳就明白这货心里准没好事,在他们兄弟之间有这么一句话,赵铁柱一发笑,阎王爷都打冷颤。

于是徐靳也不客气,直接用手里的军刀把绳子给割断。

重获自由的男子更是嚣张到不行,狂笑道:“华夏人果然都是软蛋,就会说话吓唬人,每一个敢动真格的,真为你们感到羞耻!”

说完男子转身就要走。

可刚一转身就被赵铁柱的两个兄弟挡住去路,男子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在,仍在叫嚣道:“你们的老大都放我了,你们还不给我让开,一帮软蛋!”

“谁说要放你走了?”

赵铁柱把身上的作战服脱下里,一边脱一边说道。

男子一脸懵圈,皱眉道:“松开我不是放我走还能干什么?”

赵铁柱活动活动手脚和脖子,不急不慢地说:“我们华夏人从来不欺负别人,刚才你的手脚被绑住了,打赢你我也不光彩。现在你我都一样了,这样揍你才痛快!”

男子看看周围都是赵铁柱的人,冷哼道:“你们这么多人,我只有一个人,这也叫不欺负我?”

“你放心!”

赵铁柱嘴角微扬,意味深长地笑笑:“他们绝对没有出手的机会。而且我答应你,只要你打赢我,你就能光明正大的走出去。不过要是打不赢的话,你就要任由我处置。”

男子看看赵铁柱,心想自己在特殊训练营训练的都是杀人技巧,难道连一个华夏人都打不过?

“你的意思是决斗吗?”

男子似乎很有自信,因为他听说华夏就算是兵也都是童子兵,年龄都小,没什么作战经验。连兵都是这样就更别说是赵铁柱这样的商人了。

赵铁柱才不管男子想什么,点头说:“你想怎么理解都可以,因为很快你就无法理解你所看到的一切了。”

“那好吧!”男子眼神贼贼地看向赵铁柱,伸出手很友好的样子:“在我们那里决斗之前是要握手的,以此表现对对手的尊重!”

赵铁柱才不管是真是假,你要握手那我就跟你握手。

谁想就赵铁柱伸手的时候,男子猛然一个前冲,一拳打向赵铁柱的喉咙。真人的速度极快,很明显是受过特殊训练。

可在赵铁柱面前,这点速度真不算什么。

就在男子以为自己将要得手的时候,赵铁柱的大手忽然挡在自己喉咙前面,一把抓住男子的。

男子大吃一惊,这招兵不厌诈他屡试不爽,只要拳头打出去就少有失败,因为他的速度是真的很快。无论如何他也无法理解,赵铁柱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并做出还击的。

等男子擦觉到不对的时候,赵铁柱早已一脸狞笑,吓得男子赶紧把拳头缩回来。

然而男子往后一缩,赵铁柱趁势一拧,就听“卡啪啪”几声男子的手腕已经变形,被赵铁柱直接拧脱臼了。

就听男子一声杀猪般惨叫。

赵铁柱这才放开男子,悠悠说道:“你刚才不是横的很吗?现在怎么不横了?”

徐靳更是上前,把男子刚才用来刺杀主赵铁柱的军刀递过去,似笑非笑道:“看你这么弱,给你加把武器好了!”

徐靳说的无比轻松,要是不知道他是赵铁柱的人,别人一定以为他跟赵铁柱有仇。

赵铁柱也是一脸无奈,指着徐靳笑骂道:“臭小子,你到底是哪头的?”

男子可不管那么多,拿着刀就刺向赵铁柱。赵铁柱冷哼一声,迎着到直接冲上去。两人刚一照面,赵铁柱忽然身子一歪巧妙的来到男子身后,照着男子裤裆就是一脚。

“嗷呜——”

男子一声怪叫扭曲着身子直接趴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残忍,这也太残忍了!”

徐靳他们连连摇头,可嘴上说着残忍,脸上却全是笑容。他们在特战队都是精英,他们所接受到的训练就是一招制敌,没有什么光明磊落可言。

这时候赵铁柱走到男子身边,拿过男子手中的军刀说道:“你现在还认为华夏人软弱可欺吗?”

男子疼得连话都说不回来,就一个劲怪叫。

赵铁柱才不管他,用军部拍着男子的脸说:“华夏人,你们惹不起!”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