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追击

热线追击
  • 主演:张丰毅任达华王馨平
  • 导演:李惠民
  • 地区: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5

热线追击第一集

“老板?”沈司夜镜片后的浓眉一挑,狭长的桃花眼里有什么情绪一闪而逝,“你是跟他出来谈生意的?”

通常这么高档的餐厅,老板总不至于带个女下属单独来用餐。

“没有,我只是看护,我老板吃饭比较挑剔,所以在公司开完会就近找了一家他比较中意的餐厅吃饭。”

对于雇主的信息,纪晨曦不方便过多透露,说得也比较含糊。

沈司夜倒也没有刨根问底,淡淡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你老板能允许你同桌吃饭,看来也是个体恤下属的好老板。”

“嗯。”纪晨曦没有在背后议论雇主的习惯,抿了抿嘴角,转移话题道,“欠您的修理费我还没给您,今天正巧遇上,您把卡号给我。”

沈司夜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对他露出歉意的笑容,“抱歉,这两天忙得忘记办卡了。我那车子也没什么太大问题,要不修理费就算了。”

“那怎么行?”纪晨曦摇摇头,坚持道,“既然是我的失误,本来就该我赔偿。”

沈司夜看着她,以半开玩笑的口吻道,“纪小姐这是傍上大款了?一百多万的修理费说给就给。”

纪晨曦闻言,脸上表情微凝,“我没钱,是问朋友借的。”

他眉梢一扬,“你这是拆了东墙补西墙?”

她微笑,“自己犯的错,当然得负起责任。”

沈司夜道,“我不缺这点钱,你可以把钱先还给你朋友。”

纪晨曦不同意,“那怎么行?我不能欠钱不还。”

沈司夜对上她的视线,想了想,问道,“你每个月工资多少?”

纪晨曦如实回答道,“目前是两万。”

沈司夜镜片后的眉毛又是一扬,“作看护一个月能有两万块的工资,看来国内的看护工作很吃香嘛。”

在华城,普通看护的平均工资在七八千左右,是容墨琛请她的时候给她开了高于市场两倍的价格。

纪晨曦回道,“我只是运气好,遇到个大方的雇主,不过看护这一行也不是随时都能找到工作。”

等容墨琛康复,她要是找不到别的工作将会再次陷入失业状态。

“既然你的工作这么不稳定,还钱的事可以缓一缓。”

纪晨曦在钱这方面,很有原则,再穷也不能占别人便宜,“该还必须还。”

“我来华城人生地不熟,我跟纪小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碰到三次,也算是缘分,我希望我们能交个朋友,不过分吧?”

“交朋友不过分,但是拿一百多万交朋友就有点过分了。不管我是撞了你的车或者是撞了我朋友的车,该赔偿的我一分也不会少。”

“我也没说不要你赔,不过你工资每个月只有两万,又一下子跟朋友借这么大一笔钱,打算怎么还?”

“分期付款。”

“那你何必绕这么个圈,直接分期付款给我不是一样?”

纪晨曦撑大眼眸,诧异地看向他,“您能让我分期付款?”

“当然,我们现在不也算朋友?”

纪晨曦在心里算了算,反正欠容墨琛也是欠,欠沈司夜也是欠,既然沈司夜同意她分期,她确实没必要再问容墨琛借钱。

况且,那个男人还说过他康复之后,她就永远不要出现在他眼前。

在这种情况下欠他钱确实很尴尬。

思及此,纪晨曦也没有推辞,点头道,“那行,暂时我可以每个月还一万块,以后要是有突发情况,我提前跟您说,只是这笔钱可能还得时间会比较久,希望您不要介意。”

“不会。”沈司夜温和一笑,“我说了,我不缺这点钱。”

纪晨曦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沈先生有微信吗?我们互加好友,以后不一定非得把钱打银行卡上,我可以直接微信转给你。”

“好。”

两人互加了微信好友,纪晨曦一个字一个字把他的姓名备注好,然后对他举了下手机,“沈先生,以后有任何情况我们就微信联系。”

说到这里,她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想起一事,“对了,您的衣服还在我那儿。要不您给我个地址,等洗干净,我给您快递过去。”

“不急,到时候也可以微信上说。”

“好,我老板可能等着急了,我先过去,沈先生,再见。”

“再见。”

沈司夜目送着她走远,收回视线,看着手机微信里添加的新好友,唇角若无似有地勾了勾。

纪晨曦回到餐桌前,容墨琛已经差不多快吃完了。

他望着坐在对面的女人,俊眉一皱,语气凉凉,“你这是去月球上厕所了?”

“在厕所门口遇到个认识的人,多聊了两句。”

“就两句?敢情你们说话不打句号,都以逗号收尾?”

纪晨曦拿眼角瞥过男人不佳的面色,“是昨天在酒店里救我的朋友,昨晚多亏了他。”

容墨琛闻言,瞳孔微紧,脑海里不禁浮起昨晚她身上穿的男人装。

“他是你什么朋友?是入狱前认识的?”

问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纪晨曦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对自己进过监狱的事并不介意,但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对她也是一种伤害。

不管这伤害有多小。

纪晨曦垂着眼帘,静了两三秒钟,语气如常地回道,“是出狱后认识的朋友。”

托孟怀逸的福,她才知道自己的过去和背景容墨琛早就查得一清二楚了。

所以,在他面前她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男人?”

这个问题很白痴,容墨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问。

纪晨曦深吸了一口气,心底忽然彻底平静了,“是,我跟他见过三次面,是普通朋友,他叫沈司夜,是过来旅游的,刚好也住昨晚那家酒店。容先生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她这么一问,容墨琛不免觉得尴尬,好像他对她的事有多好奇似的。

他蹙了蹙眉头,表情高冷的回道,“不用,我随口问问。”

纪晨曦重新执起刀叉,继续吃盘子里剩下的那小半份牛排。

沈司夜?

容墨琛靠在轮椅背上,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觉得有点耳熟。

想了想,他掏出手机,把这个名字发给叶京墨。

【你帮我查一下这个人,顺便查查最近纪晨曦都跟谁接触过。】

叶京墨几乎每次都是秒回消息。

【哟嗬!你现在都开始秘密关注你家看护的私生活了?】

容墨琛瞥了一眼回复,懒得理他,直接把手机收了起来。

热线追击

热线追击第二集

顾萌萌已经猜到是季娅做的,所以并不惊讶。

她点了点头,问:“那你告诉莫伯母这是季娅使的苦肉计了吗?”

莫夜寒揉了揉女孩的小脑袋,声音染着哑意:“嗯,我给她发微信了。”

话音刚落,他的手机铃声便突兀的响了起来。

莫夜寒拿起手机扫了一眼,是谢月沁的电话。

他按下接听键,清了清嗓子淡淡开口:“妈,我发给你的微信看到了么?”

听筒那端,谢月沁握着手机站在走廊上,神情透着凝重:“我看到了,没想到她这么过分,竟然请了人演戏给我看!”

“嗯,你现在发现她的真面目还不算晚。”莫夜寒把玩着女孩的小手,语气很淡,可眼底却满是笑意。

顾萌萌眨巴着水亮的眸子,无辜的看着他。

静默了几秒后,谢月沁语气凌厉的道:“我知道,下次她就算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心疼她一下。”

“希望是这样。”莫夜寒微微挑眉。

谢月沁:“对了小寒,你是让我一直配合那女人演戏,假装不知道她做的这些破事吗?”

她现在连季娅的名字都不想叫了,觉得恶心。

莫夜寒:“嗯,看看她接下来想做什么。”

“好,交给我。”

挂了电话,看见女孩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漂亮的眸子闪着微光,他勾了勾唇,柔声问:“怎么了?”

顾萌萌握住男人的大手,软糯的道:“莫大哥,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引季娅上钩。”

“什么办法?”

“找个男生假装我和他有暧昧,然后让季娅知道,她一定会非常开心,到处找机会告诉你和莫伯母,最后我再狠狠打她的脸!”顾萌萌的语气有点小激动。

莫夜寒听见女孩的话,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微眯着幽深的凤眸,白皙俊美的脸庞波澜不惊,眼底却翻涌着危险的暗流。

顾萌萌没有察觉到男人变化的情绪,小脸弥漫着天真无邪的笑:“莫大哥,怎么样,这个办法是不是非常好?”

莫夜寒反握住女孩的小手,樱花色的薄唇轻吐出低沉不悦的嗓音:“这个办法……非常不好。”

“啊?不好吗?”顾萌萌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紧接着可怜兮兮的问:“为什么不好啊?”

莫夜寒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沉声道:“因为你是我的。”

顾萌萌愣了一下,弄清楚男人的意思后,唇角勾起一抹甜蜜的弧度。

她望着他深不见底的凤眸,柔声开口:“莫大哥,只是假装的啦,又不是真的暧昧,就是想让季娅她误以为我出轨而已。”

她自己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好,够腹黑。

莫夜寒长眉微蹙,看着女孩白皙稚嫩的小脸和兴奋的眼神,眸光顿时黯了黯。

半晌,他放轻语气,淡淡道:“可以让你跟其他男生假装暧昧,但那个人必须是我。”

“必须是你?”顾萌萌歪着小脑袋,茫然的看着男人,“莫大哥,暧昧的那个人是你的话,那怎么骗过季娅啊?”

莫夜寒宠溺的刮了刮女孩的鼻梁,“我自有办法。”

热线追击

热线追击第三集

南郊厂房区玉石交易市场,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并不是一个官方界定的市场,长久以来形成的玉石交易习惯,让这里形成了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在国内比较著名的地下玉石交易市场。

说是地下,实际上并不是说这是非法的,相反,这里几乎每一个小商贩都有合法的手续,只不过,石头的来路上和销路上很有问题,而且也形成了洗钱的风潮,屡禁不止。

毕竟,这么一个看起来没什么档次的玉石交易市场,不但对本地的经济促进作用十分巨大,而且有广泛的,甚至辐射整个东南亚的影响力,除了加强管理,没有取消的必要。

杨长峰让母老虎去打听哪里有赌石,母老虎第一个打听到的就是这里。

在南郊厂房区玉石交易市场,每天都有人破产,每天也都有人一夜暴富,这是一个在许多人看来颇为传奇的器当。

“你有钱吗?”李处长很担忧杨长峰的身价。

杨长峰道:“钱不是问题。”

母老虎撇撇嘴,嘲讽道:“那也是,你老婆是大富豪,那点钱还是有的。”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心里说,原来是个吃软饭的。

杨长峰很恼火,吃软饭怎么了?术业有专攻懂吗?再说,吃软饭也是本事!

李处长哑然失笑,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母老虎,问道:“那地方保险不?”

母老虎挥舞了一下拳头:“谁敢黑吃黑,揍死他们!”

眼珠一转,母老虎转过头冲杨长峰说:“今天好像要给你当小三了,赚了钱得分我一些!”

以她的漂亮程度,被人误会还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那颜值放在整个羊城都是顶尖的。

当然了,那得是关注的人,母老虎的颜值,属于越看越耐看的那种,第一眼看上去虽然不至于平平无奇,但也比不上光鲜亮丽的女明星,在这个审美疲劳的时代,如果不能静下心,还真欣赏不了她的美。

李处长也不是一般人,颜值起码七十分,而且,那种养尊处优的气质,加上杀伐果断的性格,应该说,她是比母老虎还耀眼的一个美女,虽然年纪有些偏大,可谁让人家底子好呢。

这三个人的组合,如果杨长峰挥金如土一点,还真有点像有钱老板带小三出游的架势。

杨长峰看了看母老虎,道:“要钱可以,咱们先说好,到时候赚了分你,赔了你也得出点。”

口袋一翻,母老虎笑嘻嘻地道:“给钱我接受,要钱我没有啊,那点工资,一个月房贷都还的那么紧张,哪都钱跟你合资,算了,你赚了分我,赔了自己承担,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

说说笑笑,很快到了厂房区,说是厂房区,还真就是厂房区。

“这也太低调了点吧?”下车后,看着人没几个,车倒是有许多的好像废弃厂房区的地方,李处长不禁愕然。

好歹高大上一点,没有超市的装修水平,起码也得有点市场的样子啊,这么荒凉,看看距离城区并不远的距离,不由让人怀疑这到底是玉石交易市场,还是牛羊交易市场。

杨长峰往里头看了两眼,里头人已经不少了,算不上人头攒动,但也热闹非凡。

这才早上八点多,难不成,这边的人都这么心大,都想一夜暴富,二十四小时在这守着?司机介绍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在这个市场转悠的,大部分都是外地人,从南边来的,打北边来的,国内外的人,多了去了,本地人很少,要想找本地人扎堆的地方,除非到南巷子那边去,规模小,捡漏

的可能性也小,但花钱少啊,就当是买彩票了,中了当然好,不中也没关系,几十几百块钱,就当是吃早茶了。”

这地方,还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杨长峰道:“小地方又小地方的好,虽然也有捡漏的可能性,但可能性近乎为零,好不容易来一次,那就搏一把大的,走,进去看看,不知道那些卖石头的都出来了没有。”司机师傅笑了,道:“那当然早就出来了,这么说吧,在这,你任何时候来,都能找到开门的石头商店,不过,要想玩大的,那就得找大公司,小商店里头固然有好东西,但好东西太少了,那些大公司玩剩

下的才会被这些小商店拿走,要么就是走别的渠道弄到的好东西。建议你们要是真弄到好石头,最好给那些大公司一点费用,请他们把石头挂个号,要不然,被人家黑吃黑,你们外地人也没办法。”

这是个很实在的建议,大概是看着第一单生意收获很不错,师傅才愿意告诉这些。

杨长峰从善如流,道:“那就这么办,不过,要真碰到想强行黑吃黑的,今天就砸了这个地方!”

他还是有这个底气的,要真玩黑吃黑,杨长峰正好放开手脚。

破坏谁不会啊,就看谁更有那个狠劲了。

李处长有些担忧,随时准备好给指挥部发信息,她总觉着,在这种可以让人一夜暴富,也能一夜破产的地方,钱财流通的太快,自然就会出问题,这太不安全了。

不过,要真能从这弄到一大笔经费,那对机构的成立和运行是很有好处的,她算过,要想正常运行起一个机构,没有上千万的费用,恐怕只能艰难拼凑了,今天能弄到上千万的资金?

“别说上千万,有个五十万就不错了。”李处长心里想着,看着跃跃欲试似乎很想专门找茬找人干架的母老虎,心里充满了担忧。母老虎并不是一个愿意到处找茬的人,她只是有些兴奋,一直在自己的行业里做事情,还没怎么接触过这些在小说里看到过的地方,她觉着,今天要是能弄个三五千万,信息小组的设备就可以再更新一下

了。没有钱,光靠财政支持,那怎么行呢,有限的拨款,还支撑不起信息小组的烧钱计划,她可想着要把最好的设备都弄过来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