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

明明
  • 主演:周迅,吴彦祖,杨祐宁,杨恭如,张信哲,林雨申
  • 导演:区雪儿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6
明明(周迅饰)是一个浪迹江湖的侠女,与阿D(吴彦祖饰)一见钟情。为了阿D口中的“有了五百万,就去哈尔滨一起生活”的诺言,冒险去抢黑社会头目猫哥(张信哲饰)的钱。   其实,阿D还有另外一个女友,名叫娜娜(周迅饰),拥有和明明一样的容貌,就连爱慕明明的青年阿土(杨佑宁饰)都将她们认错。   究竟哈尔滨埋藏着怎样的秘密,值得阿D一直追寻?   明明从猫哥那里抢来的盒子,究竟又承载着怎样的秘密?明明和娜娜的爱情,又将走向何处呢?

明明第一集

第二百八十二章阵发性紊乱脑电波!

“倾城,重大利好消息,想不想听?”

COCO晃着手机,一脸八卦地凑到了叶倾城的跟前,一脸嘚瑟地坏笑起来。

“少一惊一乍的,说吧。”叶倾城手捧茶杯,轻呡了一口热茶。

“赵飞燕出车祸了,差点嗝屁,据说还患了部分性失忆症,现在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网络上全是关于她的新闻。”

COCO将她刚刚刷新出来的头条新闻递给叶倾城,相信她看了这条新闻,抑郁的情绪应该会有所好转。

叶倾城掏出自己的手机,果然刷出了赵飞燕出车祸的新闻。

怎么会这样?

车祸现场惨不忍睹,根据新闻报道显示,赵飞燕涉嫌醉驾,而且是凌晨一点多钟发生的事故。

叶倾城想起来了。

昨天晚上欢欢和乐乐与杨天视频之后不到两小时,赵飞燕就因为醉驾出了车祸。

难道是……

她不敢往下想,思绪变得有些烦乱。

如果是因为她以孩子为筹码,要挟杨天要留在澳洲不回深城,导致杨天与赵飞燕争执分手,赵飞燕这才半夜三更醉驾失事,那么她真的将会永远失去杨天。

以杨天的脾气性格,可能会因为内疚,而重新回到赵飞燕的身边。

如果真是这样,她真的没有胜算!

想到这里,叶倾城的情绪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情敌差点见了阎王爷,听说还患了失忆症,最好将杨天忘了个一干二净才省心。”

COCO脸上挂着的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她早就对赵飞燕看不顺眼,如果不是她够骚,会撩,杨天也不会与她勾搭上。

“其实COCO,我真希望昨晚失事的是我。”

叶倾城悠悠叹了口气,她决定收拾行李,明天带着孩子启程回深城。

“喂!你也太表现得迫不及待了一点吧?女人应该有的矜持呢?起码要杨天负荆请罪来澳洲接你们娘仨,才回深城,未战先降,这样子只会不被人珍惜。”

COCO不同意立马回深城,她觉得越是这个关头,越要端着。

“你不懂杨天,如果我不主动回去,赵飞燕没有康复之前,他是不可能来澳洲的。”

叶倾城比任何人了解杨天的脾气与性格,她决定以自己的温柔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再利用孩子栓住杨天。

“确认?”

“嗯!帮我们订机票吧,更何况工厂的事情也耽搁不起,澳洲的房产我想保留着,这样我还有一条退路。”

叶倾城舍不得这栋别墅,她决定保留原状,每年还能带孩子回来度假。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只能帮你们订机票喽,真搞不懂你们在闹哪样!”

COCO撇孤撇嘴,只好帮忙订票,收拾行李,准备回深城。

此时,欢欢和乐乐正在卧室陪杨天视频中。

叶倾城推门而入,凑在摄像头前,望着杨天淡然说道:“我已经订好了明天返程机票,明晚可能会抵达深城,你还在帝都吗?”

杨天微微一怔,心里莫名感动。

叶倾城还真是善解人意,她一定是看到了赵飞燕出事的消息,这才没有继续闹别扭,而是将孩子带回深城,免得他跑一趟澳洲。

“倾城,谢谢你!”

“一家人怎么说两家话,你不用担心我们,有COCO一路随行,多个照应。”

欢欢和乐乐扭头看了一眼妈妈,知道她同意明天就回深城的消息之后,忐忑了两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耶~麻麻万岁!”

“粑粑,明天我们就回深城了,你可得在家里等我们哦。”

欢欢和乐乐咧着嘴,脸上露出灿烂的甜笑,有如一抹和煦的阳光,瞬间暖化了杨天的内心。

“爸爸订明天中午的航班回深城,到时候给你们接机。”

杨天不想让孩子失望,决定提前一天回深城,明天上午抽空见一见崔老师,与四大中文网洽谈的事情只能委托吴导演帮忙进行。

“粑粑,晚安,明天见哦。”乐乐隔屏啵了杨天一嘴,挥手道了声晚安。

“粑粑,明天我有礼物送给你,晚安。”欢欢舒心地挂掉了视频。

挂掉视频之后,杨天走出酒店露台,遥望了一下医院住院大楼,决定连夜去探望一下赵飞燕。

这么晚了,相信赵子云已经回去休息。

他只需要远远看看赵飞燕,了解一下她康复的进展即可。

既然给不到她一生的承诺和幸福,那就远远的守护着她吧,也许这才是最正确的相处模式。

走出酒店大门,帝都的秋天已经寒意袭人,道路两旁的银杏树叶子开始泛黄,好一派萧瑟景象,有如杨天此时的心境一般。

爱情都是悄然而至,令人的心情有如春天般的温暖和生机盎然。却是摔门而去,可以一夜入秋。

想到这里,杨天莫名一疼,他已经深爱着赵飞燕这个傻丫头。

酒店的专车行驶过来,杨天拉开车门,来到了第一医院住院部大楼。

夜晚的住院部依旧灯火通明。

杨天直接来到了医生值班室,询问赵飞燕的情况,一看是昨天的主刀医生值夜班。

“赵飞燕已经转到了VIP特护病房,她度过了危险期,现在进行常规抗感染治疗,我们研究讨论之后,也请了神经内科的专家一同会诊,为她进行为期一个疗程的神经因子的静脉注射治疗。”

主任将赵飞燕的病例递给杨天过目,但是他心里一直有疑虑,那就是赵飞燕选择性失忆的情况最终会不会痊愈。

而且,今天24小时长程脑电图显示的波纹,出现了阵发性的尖波,这可不是好现象,主任医生担心会诱发癫痫抽搐的可能。

“能不能把她的脑电图给我瞧瞧?”

杨天紧蹙眉头,他明白赵飞燕出现阵发性尖波的情况,极有可能是流注在她体内的真气逆乱引起的,如果不尽快教她修炼的心诀,这种气机逆乱的情况只会愈演愈烈。

他记得当初天帝残魂遁入体内,身体内莫名多了一股真气的时候,那种气机逆冲引起头晕目眩的感觉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随着他吸附灵气,坚持修炼,直至修为突破,形如游龙一般的天帝残魂最后炼化成了金色婴儿雏形之后,那种困扰他的不适感才逐渐消失。

明明

明明第二集

第一百七十四章悲催的唐浩

“唐老太太,这件事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

就在此刻,一辆奔驰大g缓缓停在了唐人医药集团门口,只见刘家家主刘寒黑着脸走了上来。

得知自己女儿受了委屈,刘寒连合同都不谈了,第一时间开车杀到了唐人医药集团。

感受着刘寒身上的冰冷寒意,唐浩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奶奶,奶奶救我啊!奶奶,救我!”

唐浩清楚,现如今能救自己的,也只有唐老太太了。

自己是唐老太太的亲孙子,唐老太太一定会庇护自己的。

唐老太太脸色非常难看,她实在是没料到这唐浩如此糊涂。

在外面搞女人还被人家找到证据,现在证据确凿,想要辩解也苍白无力了。

而且,最可恨的是,你自己染上了病,居然还传染给自己的媳妇,这根本令人无法原谅。

唐老太太也很气愤,只不过,她依旧要庇护唐浩,谁让唐浩是她唯一的亲孙子呢!

唐浩真是欲哭无泪,他是真的没料到自己被人给坑了。

遇到冉贞贞,唐浩以为自己遇到宝了,谁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定时炸弹,关键时刻能炸死自己的定时炸弹。

他更没有想到冉贞贞身上居然有病毒,不仅感染了他,他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感染给了刘梦莉。

此时此刻,唐浩肠子都悔青了。

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染指冉贞贞,这简直比仙人跳还要可恶。

站在人群中的杨潇冷冷看着这一切,脸上流露出绚烂的笑容。

唐浩,你以为有唐老太太庇护你,我就没办法搞你了吗?

这次,仅仅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下次再敢动唐沐雪动歪心思,那不是这么简单了。

唐沐雪盯着唐浩眼神厌恶到了极点,不仅在外面玩女人得了病,还传染给自己媳妇,这种手段简直丧心病狂。

不过,唐沐雪意识到了杨潇是十足的看笑话脸,她不由得猜测,难不成这件事跟杨潇有关系?

刘寒沉声道:“唐老太太,我女儿在你们唐家受了委屈,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说法?”

唐老太太脸色阴沉,她最终浓浓叹了一声:“刘家主,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老身非常悲痛,在这里,老身代表唐家向刘家表示浓浓的歉意。”

“少来这套,道个歉就完了吗?”刘寒寒声道。

唐老太太盯着刘寒缓缓道:“人你们已经打了,你们刘家还想要怎样?浩浩固然做的不对,但你们打人更是不对,依我之见,他们这份感情已经走到了终点,离婚吧!”

什么!!!

离婚?

谁都没有想到,唐老太太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言语。

殊不知,当年唐老太太之所以让唐浩跟刘梦莉结婚,就是为了攀高枝,得到刘家的支持壮大唐家。

现如今,唐家已经壮大,甚至唐家底蕴比刘家只强不弱,她根本不再瞧得起刘家。

再说了,刘梦莉不能生育,她早就看着刘梦莉不顺眼了。

不得不说,碍于昔日情面,唐老太太这才没让唐浩跟刘梦莉离婚。

但,之前唐老太太可是跟唐浩明确说了,如果在外面遇到了合适的,直接包养,赶紧生个一儿半女。

因此,唐浩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这唐老太太难辞其咎。

听到这话,唐浩情绪激动了起来:“对,离婚,我要跟这个贱人离婚,我要跟这个贱人拜拜!”

刘梦莉他早就玩腻了,之前唐浩就想跟刘梦莉离婚,只是刘家还有利用价值没离婚罢了。

现在,事情败露,唐浩也不打算遮掩,他巴不得立刻离婚。

只要离婚,以后他可以肆意花天酒地,根本不用敷衍刘梦莉。

讲真的,现在他连敷衍都不想敷衍。

刘海勃然大怒:“唐老太太,你说什么?离婚?”

明明

明明第三集

“我的天呐!”

“那是踏雪兽吧?”

“不对!那是魔龙啊!”

众人抬起头,哪怕知道现在的战耀对他们凤域玄境没有敌意,可见到这条魔龙还是止不住的内心发抖。

而此刻魔龙的脑袋上端正的坐着一个人,星辰白凰,都不用猜大家就知道她的身份了。

不然还有谁有这个胆子敢骑在魔龙的背上?

“不是吧?”两仪学院和皇涯学院的人都忍不住皱眉,“这排场……碾压咱们家啊!”

话一出口就各自被自家的院长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但不得不说,星辰学院的到来确实已经到了让人震撼的地步。

两仪院长和皇涯的院长对视了一眼,笑着道:“看来星辰学院这一次是来势汹汹啊!”

旁边屠魔学院的院长盯着白凰露出羡慕的神情,“没办法啊,要是白凰是我们学院的人,我肯定也使出浑身解数来吹嘘。”

踏雪兽以碾压式的姿态直接暴掠下来,狂风卷起霜雪,众人掩面的同时又闻到鲜花的芳香。

魔龙直接落在了赛场中间,白凰从魔龙的背上下来,全场顿时寂静无声。

星辰学院的人一一入座,踏雪兽转头就飞入高空之中迅速离开。

来时疾如风,去时快若电,全场都屏气凝神。

尤其是……星辰学院那批人一下来之后,那一片灿烂的颜色实在是衬托的他们身上的院服黯淡无光!

“这是怎么回事啊!”屠魔学院的院长低低的骂道:“老匹夫!居然偷偷换院服了,还是用的这么张狂的衣服!”

屠魔学院的人往后一看自家的衣服,得了……黯淡的屎黄色!

没眼看!

其他几位八强学院的院长也气的不轻,星辰学院这一波确实是来势汹汹,他们的战意都要冲天而起了!

“魔战怎么还不来?”

“就是啊!魔战这次风头可要被星辰学院给比下去了吧!”

“话说魔战怎么还不来!”

众人都往魔战那边的位置看过去,现在也只有那里才空着了。

正嘀咕着,天空突然落下十几道巨大的黑影。

‘咚咚咚咚……’!

十二道暗碑从天而降,直接降落在赛台上,将白凰团团围住。

最中间的那块暗碑上站着一个人,魔战学院的院服也换过了。

不再是以前的纯白,而是直接换成了纯黑,衣服的领口上点缀以白色,胸口有魔战的学院标志,一只头生双角的恶鬼图腾。

“魔战洛景!”

有人惊呼出声。  十二座暗碑的出场一下子就将所有人的震住了,下一刻众人看见有黑色的洪流涌过来,第一波抵达的是魔战风系的人,他们面色冷漠直奔目的地,落座的时候,脸上

才总算带了笑容。

而紧随其后的是木系的人,他们坐在无数木头怪的身上,动作整齐划一。

水系的,火系的,雷系都各自施展神通,飞速的赶来。

而最让人觉得难过的就是这群人落座之后神情各不相同,最后一部分到达的水洗的学生就和已经输了比赛一样。  而就在这时候天魔子突然出现,对着光速整齐落座的魔战学生道:“风系第一,木系第二,每人奖励一块六阶灵矿,雷系第三不做奖励也不做惩罚,水洗和火系倒扣一

块六阶灵矿,有异议吗?”

“没有!”

魔战学生齐齐回答。

他们的神情是冷漠的,似乎对这样的惩奖制度早已经习惯。

但周围那些小学院完全就是第一次看见,光是六阶灵矿就能让他们把眼珠子凸出来了!

还每人一块?

他们一整个学院有没有一块都还不知道!毕竟院长自己都只有五六阶的实力。

若说星辰这次来的气势汹汹满是战意的话,那魔战就是自信又沉稳,他们已经习惯了第一,此刻站在他们,他们就认为他们就是第一。

这就是魔战的底气和骄傲!

也是其他学院没有的东西!

“洛景和白凰还在台上呢。”有人朝着比赛场地努了努嘴,“他两不会现在就开打吧?”

众人不由得扭头看了一眼星辰学院和魔战学院,两个学院的人也在互相对视,火花噼里啪啦。

一些学院的人不高兴了,嘟囔道:“怎么就弄的我们像是来陪跑的一样呢?”

旁边的人都没吱声,心里门清,照着这个架势来看,可不就是来陪跑的?

赛台上,十二座暗碑变成了十二个模样不同的男人,沉默的站在洛景身后,其中有一个还是白凰之前挑衅过的……叫什么名字来着反正她给忘记了。

都不重要!

“怎么?你们想十三打一?”白凰背后水雾蒸笼,凝出一道人影,他站在白凰背后,那张脸上可没多少笑容,“要不要脸了?”

湖灵冷笑了一声,“虽然说你们十二个人加起来也打不过我。”

“你!”  身后的碑灵大怒,一个个脸色阴沉,倒是看起来最大最沉稳的那个压住了几个暴躁的弟弟们,冲着湖灵开口说:“没想到你也从结界里破出来了,看来是找到了一个不

错的后继者了。

灵一看了白凰一眼,笑着说:“说不定以后咱们还能成为亲家呢?”

湖灵当即冷笑,“呸!谁和你们这十二个蠢货是一家了!”

被人唾到脸上了,灵一作为十二暗碑里的大哥,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眉梢一挑就要打架,幸好在旁边一直悄悄观察着的主场人及时的跳出来。  “哎好,停停停!两位学院第一人看着都十分激动啊!”主场人也是一位九阶的强者,但是哪怕是九阶面对这两个人的时候心里也是半点底都没有啊,“还没到咱们学院

比试的时候呢,是不是?大家都消消火!等会儿再打啊。”

“洛景,回来!”天魔子冲他招手,洛景没搭理,侧身看白凰。

白凰已经拽着湖灵回星辰学院的位置那边去了。

洛景垂了眼,也转身离开。

“哈哈哈哈哈!”主场人见这两人都不给自己面子,只能干笑,“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抽签吧!”

“来来来让我们看看第一场!”

主场人一拍天际,无数光点浮现在半空,他随手招了两个过来,摊开一看。  “星辰学院,对战潇华学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