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沟的天

杨家沟的天
  • 主演:隋义纬,梁春书,王诗槐,陈园
  • 导演:安澜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1947年11月,毛泽东率领代号为“亚洲部”的中共中央机关、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转战陕北,来到陕北最大的地主集团马氏家族所在地米脂杨家沟,并在马氏庄园——扶风寨居住四个多月。该片主要讲述了马氏开明地主马友德和他的子女在历史变迁中的所遇到的困境和迷惘,并最终在毛主席和党的政策感召下思想转变,支持、投身革命的历程。同时客观地陈述了毛泽东及党中央在此期间从事的大量重要革命活动,召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彰显了杨家沟在中国革命走向胜利这一过程中的历史地位以及贡献。

杨家沟的天第一集

荒漠中的生物一向生命力顽强,但还没到百毒不侵的地步,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尝试喝一口正散发着臭气的潭水,在这片热得叫人窒息的荒漠中没有水谁都活不长。

为了赶路,强盗们按照首领的命令丢弃了大部分辎重,随身携带的水袋大多已经空了,本以为到了这里就能补充到水源,谁晓得会变成这样。

众人只好忍住饥渴睡觉,还得随时提防那群袭击者夜里发动偷袭,这次首领下了狠心一定要干掉这伙阴魂不散的苍蝇通通干掉,他把所有团伙中的骑兵集中起来,足足有一千两百多名骑士,然后叫他们分成四队,埋伏在营地四周,由他亲自坐镇。

首领看着隐藏起来的骑兵部队,露出信心十足的眼神,只要目标还敢出现,一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袭击者似乎已经察觉到他们的意图,苦苦煎熬的一夜,除了耳边呼啸的寒风,居然连个人影子都没见到。

眼珠子布满血丝的首领一整晚都趴在沙地中等着目标现身,结果却一无所获,气得他嘴中迸发出一连串最恶毒的咒骂,一口沙子趁机钻进了他嘴里,谩骂戛然而止变成剧烈咳嗽。

“水?”首领向趴在身后的随从伸出手,声音沙哑的说。

蜜獾人取下腰间水袋晃了晃,苦着脸道:“没……没水了。”

“你这没用的饭桶!”

正找不到发泄途径的首领,突然间暴起,一脚把蜜獾人踹的沿着斜坡翻滚下去,他似乎还嫌不够解气,提着皮鞭走到撞得头破血流的蜜獾人跟前,不等对方求饶,轮起皮鞭一阵狠抽。

皮鞭‘噼啪’的声响夹杂着蜜獾人的惨嚎打破了这份宁静,直到惨叫声逐渐减弱,首领才不解气的收回手,提着血迹斑斑的皮鞭对另一个吓傻的随从说道:“通知所有人,立刻出发!”

天还没亮,强盗联军就在怨声载道中重新开拔,当烈日逐渐升上高空气温直线上升,强盗们只觉喉咙里渴得都快要冒烟了,不时有人走着走着就毫无征兆栽倒下去,在这种情况下中暑就意味着丧命。

眼下残酷的环境让强盗们自私自利的嘴脸显露无疑,有时为了水袋里最后一口水,一群人你争我抢拳脚相加,身材矮小的种族往往被打得口吐鲜血,却没人出面制止。

骑在坐骑上的头目们,都一门心思想尽快赶到下一处水源,嗓子渴的直冒烟,哪还有什么心思去管手下喽啰的死活。

正因为他们放任不管的态度,两万多人的队伍在行军途中包括掉队还有自相残杀,减员居然超过三千,比前两次袭击造成的死伤总合还多,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总算在天黑之前抵达了另一处水源。

这里距离地精村庄只剩下一天的路程了,当强盗们看着低洼处那片清澈的池水时,一个个眼睛都直了。

老天保佑,终于找到水了!

不等头目下命令,刚刚还要死不活的强盗们一窝蜂冲下斜坡,跳进冰凉的水洼里。

哗啦啦,上万人围绕在水潭边,拼命往肚子里灌着水,就连那些骑坐在大地懒上趾高气昂的头目此刻也不例外,把头埋进水中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首领带着一帮随从最后来到水潭边,此时已经又不少人喝够了,挺着圆滚滚的肚皮四肢大张着一脸满足的躺在地上,那种又活过来的感觉让他们忍不住咧嘴傻乐。

站在头领身后的随从不敢抢在前面喝水,即便已经渴的直咽唾沫了,还得忍着先去大水回来给头领喝。

“滚开!都给我滚开!”

五大三粗的熊地精随从拿着水瓢来到水潭边,抬脚把几个蹲在前面的强盗踹开到一边去,这才舀了一瓢水屁颠颠的送到首领面前。

首领结果水瓢却没急着递到嘴边,多疑的他仔细观察了几眼,原本十分清澈的水被这帮家伙弄的有些混浊,当随从等得心急火燎的时候,他才浅尝了一口。

没有异味,相反还带着点点清水的甘甜。

首领也就放下心来,咕咚咕咚把瓢里的水喝了一干二净,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扭头看向身边这帮眼神饥渴的随从,点点头。

霎时,如蒙大赦的随处欢呼雀跃着冲进及膝深的水潭里,不要命一样拼命的埋头猛喝着,岸边到处都是喝撑了瘫在地上的强盗,密密麻麻全是人。

过了一会儿,不知谁突然放了个响屁。

就像起了连锁反应一样,屁响声不断,恶臭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越来越多强盗捂着肚皮坐起身,四处寻找可以方便的地点,更多人根本憋不住,直接裤头一拔,蹲在那里拉的稀里哗啦。

就连拉稀好像也会传染似得,越来越多强盗捂着肚皮一脸的痛苦,他们大多都选择了就地解决,弄的整个水潭周围全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浓郁恶臭。

坐在坐骑上的首领正诧异看着那些手下随处解决个人问题,搞的现场臭不可闻,还没等他意识到问题,脸色倏地一变,肚子里发出‘咕噜噜’的声响,肠道一阵绞痛,那感觉就像有把刀在里面不断的搅拌似得。

手忙脚乱从坐骑跳下,差点没站稳摔倒,那疼痛变得更加强烈,闸口都仿佛关不住了随时可能喷涌而出,他急忙拿了几张干树叶,裤子一拔就在坐骑旁边蹲下,犹如江河之下,声响络绎不绝。

一名随从就蹲在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拉得正欢嘴里还不断发出一阵阵喘气声,首领撇头看了这个喽啰一眼,又看看四周全是蹲着的身影,就连那些喝了水的大地懒也拉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终于意识到水有问题。

是沙枣!

他现在回过味,那股甘甜的味道不就是沙枣吗,敌人肯定是把晒干磨成粉末的沙枣倒进水潭里,接着他们全部中招了。

“通知……通知所有人,立刻离开这里……”

首领弓着腰冲对面一个蹲在地上的头目吼道,还没说完那阵剧痛再次袭来,不得不蹲下身继续制造着恶臭。

杨家沟的天

杨家沟的天第二集

既然左颜已经怀孕了,所以林九决定把左颜当做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那样保护起来。

左颜看到林九派人来‘抓’自己了,所以快速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完:“我接下来应该会安心养胎,不会工作……再次谢谢支持我的每一位朋友。”

左颜说完,对着镜头鞠了一躬,然后就自己主动的下了舞台。

……

回家的路上,林九满脸红光。

左颜惴惴不安。

林夜表情复杂。

而小离则哭的伤心欲绝。

她知道妈妈怀孕这件事了。

知道怀孕等于即将给她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这件事真发生了,小离发发现自己是这么的脆弱。

她难以接受自己即将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毕竟,她现在是唯一的小公主,等有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她就不是唯一的小公主了。

“小离,你别哭了。”左颜现在心情挺乱的,不知道怎么安慰女儿。

小离窝在林夜怀里,不听左颜说话。

“你妈妈叫你别哭了,你连妈妈的话都不听了吗?”林夜虽然不太开心左颜的隐瞒,但不管怎么说,左颜现在怀着他的孩子,他就算再不开心,也得自己忍着自己消化掉。

“妈妈要生孩子都没有跟我商量,我以后再也不听她的话了!嘤嘤嘤……”小离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这不小妹妹还没生出来吗?我们现在跟你商量呀!”林夜觉得哄小孩比哄女人难办多了。

他林夜,纵横情场多年,什么女人没见过……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只要舍得花钱,只要肯说甜言蜜语,就没有他搞不定的。

当然,苏妍心那种有了更好对象的人除外。

“呜呜呜……那我能不要小妹妹吗?妈妈……我后悔了……”小离以为他们真的在跟自己商量。

左颜一脸为难。

“宝宝,你先别哭了,今天这么晚了,咱们回去了先睡一觉,明天再商量好吗?”林夜这会儿也不能一下子说服宝贝女儿接受这件事,只能慢慢磨了。

等到时候二胎生出来了,小离不想接受,也得接受了。

当然,在孩子出生之前,林夜会一直给女儿做工作。

小离好不容易被哄住后,车子也停了下来。

到家了。

先到的是林夜和左颜住的地方。

本来是想先送林九回去的,但是林九执意先送他们回家。

主要是因为左颜现在怀孕了,老爷子不想累着左颜。

到了家后,左颜想带小离去洗澡,哄她睡觉。

但是林九叫住了她。

“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要做了。要是在浴室摔一跤了怎么办?”林九说的不是没道理。

“我去给孩子洗澡吧!”林夜看小离即将要哭的表情,于是开口。

“不!我要妈妈给我洗澡!”小离说完,眼泪就流了出来。

于是林九闭了嘴。

林九不愿意在孙女面前当坏人,所以朝着林夜使了使眼色。

“这样吧!爸爸和妈妈一起给你洗澡行不行?”

林夜也怕左颜在浴室摔跤,不放心让左颜单独给孩子洗澡。

小离这才勉强点了头。

杨家沟的天

杨家沟的天第三集

封潇潇说:“这个项目先暂停一下,我觉得楚坤这个人有问题!”

林建生有些意外的说:“啊?小姐你确定他有问题?他们财团的旗下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药物实验室,现在就相当于他们给我们提供免费的配方,我们只需要购买生产设备,一切都OK。而且根据我们的信用调查,他们在这方面一直都是权威,还没有出现过不诚信的情况。可以说,他们选择跟我们合作,就是天上掉馅饼。正好也可以完成封先生的心愿。”

封潇潇说:“在商言商,哪有那么好的事!天上掉馅饼,怎么可能会砸到我们头上!”

林建生其实很想说,已经砸到他们头上了,否则的话,刘慕山他们怎么可能会把股权全部还回来。

但是听到封潇潇好像很担忧的样子,他只好说:“小姐,你能不能说明一下原因,为什么不想跟楚先生合作?”

“感觉!这个人太神秘!我不喜欢跟这种身份不明的人合作!所以麻烦林叔叔你跟他们说一声,这个项目暂时停掉。”

这之后的两天,易寒这边因为老兵退伍的事情,也开始忙起来,封潇潇每天只是早中晚跟他联系三次,每次都不会超过10分。

在京城忙忙碌了一年的人陆陆续续开始返乡过年,平时熙熙攘攘的京城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

封潇潇也决定给方姨和康叔还有其他的佣人放假。

她包了厚厚的红包,对大家说:“非常感谢这一年大家对我的陪伴,之前我有点不太懂事,让你们被苏翠翠欺负,希望大家一定要原谅我。”

“小姐瞧你说的,我们心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方姨说完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封潇潇说:“既然大家都不怪我,这件事情就翻篇了,过年了,大家都早点回去好好过年。这是过年的红包,以前爷爷和爸爸都会给大家发,今年轮到我了!祝大家新年快乐!”

收到红包,感动的同时也很感慨——小姐真的长大了!

除了红包之外,封潇潇还让公司的行政订票的时候把家里佣人的机票和火车票或者是汽车票都订好了。

但是方姨和康叔却不肯走,方姨心里还是装着封潇潇,想大年三十帮她做好年夜饭再直接去凤凰山陪儿子。

康叔的孩子已经在京城成家立业,对于他来说也不用提前放假。

为了强迫他们休假,封潇潇只好说自己接下来要住到易寒那里去,为显示自己确实是这样,她还整理出三个箱子的行李,作出要搬去易寒那里的决心。

“每天三餐都必须吃,不能冻着,晚上要放保温在床头……”

在方姨的唠叨声中,康叔把封潇潇和三大箱行李一起送到易寒的世纪一号公寓,开始寒假的同居生活。

行李从车上放下来的时候,封潇潇才意识到这是她的单方面协议,她还没有跟易寒商量呢。

电梯从地下车库上来,停在一楼,进来的居然是陆遇安。

想来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