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猴子传奇之花影危机

铁猴子传奇之花影危机
  • 主演:杨政,张梦恬
  • 导演:蒋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大清道光十七年,白草堂小医馆终于在广州番禺县开张。因为杨天淳周济穷苦百姓,故登门求医者络绎不绝。此时的若兰已经是杨天淳的好帮手,行医配药不在话下,猴拳三十六路如今也耍得有模有样。自从来到番禺县,杨天淳见识了鸦片的危害。他想不到此番毒流已经深入百姓骨髓,他第一次面对众多“毒虫”而束手无策。本是富甲一方的财主林万德被鸦片侵蚀得不成人形,万贯家财散尽一空,妻子已是目无光彩的疯女人,只有漂亮乖巧的小女儿林彩云照顾父亲前来治病。面对林万德不治身亡,杨天淳好不内疚!当晚噩梦连连,梦里还是那个模糊不清的古猿,可怖吼声,一爪朝他抓来!杨天淳惊醒,额头上的伤疤又呈撕裂之势!杨天淳猴性大发,若兰使出猴拳三十六路阻止,哪里是杨天淳的对手。若兰自保,躲进密室,就听着外面杨天淳的嘶吼。线

铁猴子传奇之花影危机第一集

“我们三个要说感知能力最好的,自然要数惊鸿。但是,我也不至于直接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才对啊?”

“为什么这些家伙来了我完全没有感觉到?真是奇了怪了!”

霜天走到杨言身边,轻声说道。

“因为有人故意在扰乱我们的感知!不过,应该是华夏八部的人。”

“刚才他们动手的时候,我也是没有感觉到,也是在后面觉得这边的人有些少才看出端倪的。”

杨言平静的说道。

“那些家伙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能力者了?”

霜天显然是因为对方居然直接扰乱了自己的感知很不满意。

“不清楚。”

杨言摇了摇头,才又继续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拥有这种能力的家伙应该不是华夏八部的,而是哪些隐世的大家族。”

“估计他们也是受到了华夏八部的邀请才过来的。当然,就算华夏八部不主动邀请,他们还是会插手的。”

“毕竟,在华夏八部之中,有着不少他们的门人子弟,彼此之间可谓是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走吧!这边已经全部都是隐世的人了。不过,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那家伙是怎么动的手,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话音一落,杨言已经转过身直接朝着周含韵之前独自一人过去拍照的方向走了过去。

“是有些可怕了。这已经是能获得封号的那种级别了,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家的人。”

惊鸿也忍不住感叹的说道。

“既然八部的人开始清场,那就证明他们已经找到对方了。”

“你们还别说,这几年一直处于下风的华夏八部还是有不少的长进呢!”

杨言笑着说道。

就在几人一边聊天,一边朝着目的地走去的时候,不远处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惊天的剑意。

“卧槽!什么情况?”

剑意爆发出来的时候,霜天看着前方惊叫了一声。

“好恐怕的剑意!就这种程度,恐怕那个剑仙也做不到吧?”

惊鸿眯着眼说道。

“是很强。不过,不知道是哪个势力的人。走,我们过去看看。”

说完,杨言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身旁的三人飞快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也立即凭空消失。

“你们这些家伙,当这里是你们家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一个神情冷峻,剑意冲天的青年男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对方,语气森寒的问道。

“这么说来,你这家伙就是华夏的小剑神左飞吧?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青年男子对面一个穿着白色长袍,头上带着高高的黑色帽子的男人用一口并不算流利的华夏语说道。

“岛国大神官,你可知道在未经华夏官方同意自己进入华夏帝都是会被判定为侵略的!你们可知道,这样的后果?”

青年男子一旁一个同样年轻的少女冷冷的说道。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丫头是蜀山掌门的孙女百灵吧?”

被少女称为岛国大神官的男人微微一笑,淡定的说道。

“哼!你这家伙倒是对我们很关注啊!”

百灵不爽的看着岛国的大神官,没好气的怼了回去。

“那是自然。毕竟,我们隔得这么近,打交道的几率很大呢!”

岛国大神官缓缓的说道。

“离开这里,我们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然,后果自负!”

“要知道,这里是华夏,不是你们岛国。”

左飞的声音越发冷冽起来。

如果不是今天情况特殊,左飞早就动手了。

怎么可能说出放过这几个家伙的话来!

“哈哈!你是不是想多了?想我们走,可以!等我们弄到梼杌之后我们自然会走。”

岛国大神官一脸傲然的说道。

“还想走?今天你们这些家伙一个别不想走。”

一旁,突然响起了吕剑的声音。

随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

“华夏八部新任狮王以及虎王?”

岛国大神官见到两人,刚才还挂着淡定微笑的脸庞立即变得严肃了起来。

如果只有一个左飞,他还有把握能周旋一二,拖延一些时间。

毕竟,这家伙的注意力不可能一直在自己身上,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但是现在,狮王和虎王也来了,那他很可能会被对方在极短的时间内干掉。

“哼!别以为你们几个就能拿我们怎么样。要知道,这边的事已经快要开始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些家伙很可能会在二点二分动手。到时候你们是和我纠缠还是先去处理他们?”

岛国大神官看着几人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话,左飞几人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森然起来。

这家伙说的没错。

如果他们就把自己几人给拖在这里,那一会儿那边一旦出现变故,用于应对的力量绝对是不够的。

这里可是华夏的心脏,若是真的出了什么纰漏,没有人能够担当得起这个责任。

但是,这几个家伙又偏偏不管不行。

毕竟,岛国大神官这种封号级别的强者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总不能明明发现了他的存在,还任由他在一旁虎视眈眈。

呼!

就在几人犹豫的时候,远方一截长城上空一下爆发出惊天的血光。

见到那道血光,左飞几人都是愣了一愣。

吕剑率先惊呼出声:

“不好,情报有误!那些家伙根本就不在这边。”

吕剑说完,身形一闪,直接朝着血光那边飞奔过去。

而其他几人见状也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丢下一群岛国人跟着吕剑飞奔了过去。

“那个就是四象杀阵吗?血蝎子的那些家伙还真是了不起啊!”

“不过,今天无论如何,梼杌我们必须要弄到手。诸君,不惜一切代价!”

岛国大神官目光灼灼,朝着身边的手下沉声吩咐道。

“哈衣!”

所有人立即应道,每个人皆是神情森然。

……

“王,看来我们都被摆了一道啊!那些家伙选的地点和我们事先调查的完全不一样。”

霜天看着远方的血光,皱着眉头说道。

“这种凶煞之气,不愧是梼杌,果然不同凡响!”

负长剑也是目光阴冷的看着血光,感叹的说道。

铁猴子传奇之花影危机

铁猴子传奇之花影危机第二集

早秋的天气有些凉爽,特别是晚上,温度更加是会降低很多,现在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街头没有什么人,除了零丁几辆小轿车之外,大街冷冷清清,没有什么生气。

夜风吹过,卷起街面上的废纸屑,昏暗的路灯下,一个孤零零的身影走在街道上,背影被路灯拉的很长很长!

苏昊跟麻子脸中年人最终并没有打起来,在麻子脸中年人出示了那张照片之后,苏昊就已经知道,麻子脸中年人是天启的人。

天启,那是只对自己父亲效忠的一群强悍能人,不看僧面看佛面,苏昊还不至于对自己父亲的手下出手。

从记事以来,苏昊就没有怎么见过自己那个传说中强悍到非人类的老爹,印象中,他好像就只是见过两三面而已。

那个脸上带着温馨的笑容,会摸着他的头的跟他说:儿子,你努力,如果不行的话就跟老爸说,有老爸在,天大的事都有老爸顶着。

那个中年人每次在自己偷懒耍赖不肯去学习家族里安排的课程的时候,总会笑着把他抱起来说:没事,我的儿子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有老爸在,你就算是啥事情都不做都没有问题。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没有看到那个印象中要称呼做老爸的中年人了?

进入死亡训练营之前?还是进入死亡训练营之后?

苏昊的记忆属于那种强悍到离谱的非人类,但绕算是以他这种强悍的记忆,依稀间也忘记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再见过那个每次看到他就会把他举起来的中年人了。

而好像也是从那个人的身影在自己的脑海中逐渐淡忘的时候,苏昊才开始学着每件事情都依靠自己,才学着从死亡训练营里面挣扎着徘徊者最终脱颖而出。

“刘然……刘家,好……好的很啊。”突然间,苏昊抬起头,望向昏暗的路灯,眼睛微微眯起,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缓缓从他身上蔓延开去。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中海之后,除了明道杀手跟那些雇佣兵之外第一次产生想要杀人的感觉。

麻子脸中年人已经将事情跟苏昊说明了,面对自己的少主,麻子脸中年人没有半点儿隐瞒,连当初是怎么载在刘家手里的,最终又怎么会被刘家的人找到自己的致命弱点加以威胁,而后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事无巨细,一切都汇报的清清楚楚。

一只手一只脚,这对于苏昊来说,没有什么,这个世界上,想要他命的人多了去了,只是要一只手一只脚已经算得上是小意思了。

让苏昊产生杀意的是……刘然竟然用自己父亲的老部下来对付自己,这就不可以原谅了。

就如同苏昊无法放任别人侮辱天启两个字一般,这种事情,在苏昊看来,决计不可原谅。

看了看时间,苏昊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直接杀向刘家,因为他现在并不清楚刘然在哪里,而天启十七号的孩子又被关在什么地方。

片刻后,在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窥视自己的时候,苏昊从衣服里面掏出一个蓝牙耳机带上,随后在手表上按了几下。

没多久,耳机上传来仓鼠的声音:“哇塞,哥,你今天心情这么好?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

随着仓鼠声音一块传来,还有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连想都不用想苏昊就知道仓鼠这个家伙又跑出去浪了。

不过苏昊很清楚,仓鼠并不是那种浪荡子,或者应该说,仓鼠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挥霍,每一次仓鼠去找酒吧或者KTV这种场所的时候,就证明仓鼠肯定是刚刚执行完任务。

“找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苏昊脸上露出了然的微笑,不过却没有什么拐弯抹角的委婉,对于自家兄弟,何须拐弯抹角?

片刻后,仓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再度传来:“哥,有啥事情说吧。”

苏昊虽然没有明说是什么事情,但既然特定要适合谈话的地方,那么就肯定是重要的事情,所以在苏昊的话刚说完,仓鼠就直接跑出酒吧了。

“中海刘家知道吗?”

“刘家?知道,中海制作工业领头者,听说我们国家有一些武器方面的零件制作还是跟刘家合作的。”仓鼠想了想才继续道:“哥,不会是刘家不长眼的惹到你了吧?”

“可以这么说。”苏昊点了点头,一点儿都没有避讳的意思。

何止惹到,用天启的成员来暗算自己,而且还明言要自己一只手一条腿,这已经不是所谓的惹不惹的问题了,如果仅仅只是后面的话,苏昊完全不介意去收拾一顿就好,但侮辱天启……这就不是什么原不原谅的问题了。

“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仓鼠的声音完全冷了下来,惹到苏昊……那跟惹到自己其实并没有两样,就算是那个成天冷着脸,好像全世界欠他几百万的家伙在这里,估计在听到苏昊这句话后之后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吧。

“跟上面的人打声招呼,就说……X先生要动刘家。”苏昊目光闪了闪,语气稍微显得有些冰冷:“如果不想麻烦的,最好不要插手。”

X先生?仓鼠愣了一下,虽然反应过来,有些呐呐无言道:“哥,你是要……灭了他们?”

关于X先生,仓鼠了解的可不是一点半点,龙魂成立这个X为代号的调查小组这个信息还是仓鼠说给苏昊知道的,现在苏昊直接用X先生做为代号,可想而知,刘家这一次可就不仅仅只是招惹的问题了,估计已经得罪死了苏昊了。

“我像是那种嗜杀的人吗?”苏昊语气淡然道:“有关于这次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吧,我不想跟龙魂发生什么激烈的矛盾,也不想跟你那边有什么冲突,自己把握尺度,当然了……如果龙魂真的不管不顾撞上来,我也不介意多教训几个人。”

“呃……哥,有话好说,现在可是多事之秋,我现在就去调查,你先别急啊,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啊。”

“嗯,你看着办吧,我要老麻的孩子,如果他们不给的话,那么就都去死好了。”苏昊说完这句话后,直接切断通讯……

铁猴子传奇之花影危机

铁猴子传奇之花影危机第三集

苏佩瘫在地上,没想到孤傲千叶反应这么快,苏佩眼里都是绝望,不过苏楠咬了咬牙站了起来,手上的剑握紧了些。

千叶往苏佩的方向走去似乎在酝酿着什么,苏佩惊恐的往后退,苏佩挥着剑,“铮”的一声剑被千叶用内力给震断了,苏佩被震的退后了好几步,一口猩红的瘀血吐了出来。

千叶嘴角一抹邪恶的微笑挂在脸上:“苏佩,本小姐突然想起来,有一次你伙同他人在大冬天扒了我的衣服,那次我病了一个月”。

苏佩惊恐的摇着头口里喃喃着:“不,不………”

千叶一个俯瞰着苏佩,就如同看一个卑微的生物一样:“你要记得,我这个是睚眦必报”。

“撕 ~~ 撕 ~~ 撕 ~ ”这清脆的声音,苏佩的衣服就这样华丽的被千叶的内力给撕开来了,千叶可是很善良的,没有给苏佩露点,而是给苏佩弄了一件三点一式正宗比基尼。

啧啧啧,不得不说苏佩这个身材还挺不错的,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千叶默默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小馒头,没事会大的,现在还小。

苏佩瞪红着眼睛双手抱胸:“孤傲千叶,你这个无耻下流的女人”。

千叶拍了拍手:“彼此彼此”

在擂台下的人,男的眼睛瞪着超大,女的只是害臊的低下头,不过也有些时不时抬头去看苏佩,低下又开始窃窃私语了。

“哇塞!苏小姐的身体太有看点了”

“肤白貌美,尤其她胸前的,嘿嘿,要是能一度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你别想了,趁现在有机会就多看看她的,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呢,咦,苏小姐屁股下有一颗痣”

“就你观察的仔细,不过也对,不看白不看”。

已经有好几个鼻血都流下来了,苏佩窘迫的低下头,听到这么多闲言碎语她的耳根都红了,这一刻她就有想死的心了,这都是拜孤傲千叶所赐。

孤傲霜站起来,跑到擂台上去,用一件衣服给苏佩遮挡身体,苏佩见是孤傲霜就气不打一处来,用力推开孤傲霜:“你这个贱人,你和孤傲千叶都是一个货色,你居然敢来骗我”。

孤傲霜摇头一副无辜的样子:“我不知道苏姐姐你说什么”。

苏佩瞪着孤傲霜:“贱蹄子,就是贱蹄子”。

孤傲霜脸就像打翻的颜料,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千叶妹妹,你怎可这样对苏姐姐呢,你知不道这样苏姐姐以后会很难找到夫婿,快和苏姐姐道歉”。

不得不说,孤傲霜这一下很快就把矛头又指向了孤傲千叶,不得不说白莲花这功夫的确跟到家,不过和千叶一比还是差了点,毕竟孤傲霜在千叶眼里只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丑罢了。

千叶轻笑着,没有说话。

那些见风使舵的人,又开始在唧唧咋咋了。

“孤傲千叶太无耻了,就这样撕了苏小姐的衣服”

“小小年纪,没想到心肠这么狠”

“她这是打定让苏佩以后都嫁不出啊”

无论底下的人怎么讲,千叶还是一副勾唇的模样,丝毫不受影响,在看着的那几位,孤傲千羽本来想出手的,结果被夏雨桐给制止了,孤傲千羽考虑后也停止的下去的打算。

另一处——

夜末寒问夜子墨:“尊上,你就这样让她这样”

“有何不可”夜子墨回道。

夜末寒喷了一口水,得得得,你是老大,你牛。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