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论剑实录

江湖论剑实录
  • 主演:郑恺,孙坚,潘之琳,余思潞,午马,罗家英,李健仁,王迅,何沄伟,尹铸胜,杨皓宇,高宝宝,夏嘉伟,蔡蝶,陈铮,荆浩
  • 导演:蒋卓原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北宋的普通青年司徒耀祖(郑恺 饰)在名门正派习武学成,进入社会后才发现现实的残酷,他放弃了毫无前途的捕快工作,奔赴首都汴梁寻找人生价值。在汴梁,司徒耀祖结识了无法走红的歌姬王二丫(潘之琳 饰),并与喜好丹青的官二代张鼎鼎(孙坚 饰)不打不相识。因张鼎鼎的父亲不愿儿子成为 危险系数过高的驸马,司徒耀祖偶然成为张父的义子,顶替张鼎鼎参与驸马的争夺,并与张鼎鼎的好友王翠(余思潞 饰)一较高下,胜出的耀祖有了做驸马的资格,但公主却已被番邦掳走,为了成为驸马,司徒耀祖、张鼎鼎、王二丫和王翠四人踏上了惊心且搞笑的搭救公主的旅途,同时他们也经历了各自的成长

江湖论剑实录第一集

……

“郡主殿下,魔焰大人,要进入黑市与角斗区的话,每人需要兑换至少十枚金币的交易筹码,如果要进入最下层的奴隶交易去,那就至少需要兑换一枚魔晶的交易码。”

接待老头谦卑的搓着手,表情充满歉意的说道,“希望二位殿下多多见谅,这也是行业里面的规矩,小人也没有办法。”

需要兑换交易筹码,是一种保护交易的方式,防止某些人拍下物品,或者口头买卖之后,赖账不给,或者逃之夭夭,导致交易产生损失无法弥补。

同样,兑换交易筹码也是一种客户的筛选。

要想进入流火大城最大的中央黑市,首先得是一个贵族,至少也得是一位达官贵人,经济能力就是最好的标志。否则这座都城中最大的黑市,根本就不带你去玩。

不然普通平民不仅没能力在这里消费,进去后反而容易添乱,要是惹恼了某位大人物,他们黑市也要连带着手牵连。所以一般稍微有点品质保证的黑市,都会对客户进行经济上的初步判断。

当然了,一些建于平民区中的小型黑市,需要兑换的基础金额就没有这么多了。

有些鱼龙混杂的黑市,甚至根本就不需要交易码,不过要是在那种黑市里交易,也就意味着没有任何保障,稍微不甚,丢的就不是钱,而是命了。

“金币?魔晶币?”王焱听到接待老头的解释,不由得给出了疑问。

接待老头微微一愣,很显然他有些不明白王焱的意思,心想难不成眼前这位大人,不明白金币和魔晶币什么东西?

“老家伙,发什么愣,我老大自然是问你,我们流火大城的兑换汇率。”

赤惑领主狐假虎威的瞪了接待老头一眼,随后充大气似得,拿出了一枚与一元硬币差不多大小,上面浮刻文字的蓝色菱形晶体,侧身递到王焱面前,“老大,这就是魔晶币。”

不过他装土豪还没超过三秒钟,就嘴巴一咧,仿佛害怕被人听到似得,凑到王焱身边,小声嘿笑道:“嘿嘿,那个老大,你也知道我穷……我,我这魔晶币,总共也只有这一枚,恐怕不能给您兑换交易码了,不过你可以找我妹妹,她特别有钱。”

王焱无奈的白了赤惑一眼,暗忖这家伙混到如今这个程度,真是出息了。

不过还没等王焱开口说话,那边接待老头,就连忙汇报道:“魔焰大人,您是外来的贵宾,可能有所不知,小人这就将我们流火大城的货币汇率,跟您说清楚。”

“按照地狱通用商行的货币规定,我们基础货币的汇率都是一样的,一枚金币等价于一百枚银币,一枚银币等价于一百枚铜币。不过魔晶币属于高等货币,价值与火髓挂钩,价格偶尔有些浮动,目前一枚魔晶币,大约价值一克火髓,约等于三千枚金币。”

接待老头如此一说,王焱就明白了。

他来到地狱至今,一直作威作福,压榨小弟,根本没有需要使用货币的情况。现在他大致能明白地狱世界货币的使用情况,以及与地球他所在国家的相关汇率。

按照他现在总结的来看,地狱世界同样使用稀有金属,金、银、铜来做为普通的一般等价物。

这也是经过历史选择的结果。

这里虽然矿产虽然丰富,不过美丽的金、银、铜同样属于贵重金属,并且在祭祀与炼器中,担任重要作用,这是它们的价值所在。

此外这几种金属,属于惰性金属,也就是几乎不与其他元素产生反应,这样意味着一千年后,它们还是现在这般模样,这也是这几样金属,成为地狱货币的关键因素之一。

所以经过历史的筛选,最后金、银、铜便成为了这里基础货币的材料。

如此也能很好理解,为什么地球上的一些巫师术士,为了向地狱恶魔换取力量,或者请地狱恶魔出手杀人,通常需要准备大量金银财宝。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看来还真不是一句玩笑话。可以说,只要钱够多,魔王都能替你卖命杀人。

不过经过王焱简短的分析换算,发现地狱世界基础货币的价值,与地球上他所在的祖国钱币,还是有那么点差距的。

比如说一枚份量十足的银币,在这里大约就价值一百块,一枚金币大约价值一万。至于价值更小的铜币,以及铜币以下的单位,那些都只是贫民才会涉及使用的货币,王焱如今的身份与地位,已经用不上了,他也没有过多细算。

按照他现在的了解,流火大城中一位担当接待助手的普通青年,一年不算小费,正常的薪酬收入,也就在三到四枚金币。如果再加上一些小费,在普通居民之中,就已经能算得上中等收入了。

如果是一些依靠农耕,采集,跑腿打杂的贫民农奴,一年的收入还要少。

所以地狱世界的基础货币,在普通居民中具有很大的价值。能有个十来个金币,就已经算是一大笔钱。

不过接待老头口中的魔晶币,这一种上层人群使用的高等货币,那就不一样了。

魔晶币来源于一种天然的能量矿藏,地狱是一个元素灵气十分充沛的世界,因此会产生一种天然的能量结晶体,它就好像我们地球上的玉石或宝石,不仅外表美丽,而且充满了纯粹的能量。

因此魔晶不仅可以用作交易,还可以在急需之时,为使用者提供纯净的能量。不过一旦魔晶里面的能量被吸收干净,魔晶币也自然就失去了它的价值。

所以久而久之,这种稀有的能量晶体,也就被人们提炼加工,最后成为了一种流传在上层社会的高等货币。

这种高等货币的兑换价格,也与普通货币有些很大的差异。

比如在炼狱魔族的地界内,一枚魔晶币所蕴含的能量,就大约等同于一克火髓,这也是经过王焱翻译换算过后的计量单位,他还是习惯使用地球的计量单位,做为计量的标准。

火髓做为火系生物晋级修炼的必需品,这也就奠定了它在炼狱魔族中的通用价值。

炼狱魔族地界内的居民,对火髓等火系材料需要很大,需要从别的地方进购火髓,这就需要使用一种通用货币,也就是魔晶币。

其他地界的居民,如果要购买他们需要的珍贵物品,也同样需要用魔晶币做为衡量单位。

魔晶币就是如此在三大魔神的地界内,不断流传了开来。并且它与普通货币的兑换价格,与火髓这种能量精华的市场价格直接挂钩,具有十分稳固的稳定性,属于硬通货。

“一枚魔晶币等于一克火髓?”王焱摸了摸下巴,略微思索了一下,抬手就从储物手环中掏出了一只大箱子,丢到了接待老头的面前:“这是火髓,我要兑换五十公斤。”

……

江湖论剑实录

江湖论剑实录第二集

白若竹心里咯噔一声,果然是来者不善,而且还是冲着鲜汤粉来的!

她脸上不变,笑着说:“沈老爷子你就直接说吧,咱们都是直来直去的人。”

沈禄笑的依旧很和蔼,伸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说:“当初你拿了鲜汤粉来卖,我给你出三十两银子可是不少,也说好你的把怎么得来这东西的经过告诉我,对吧?”

白若竹点头,“对,我也如实相告了啊。”

“是吗?我刚刚去过你家摊子了,东西我也尝了,味道还不错,这就是你的如实相告吗?”沈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分,也多了些厉色。

白若竹不是没料想过有这么一天,她笑了笑说:“沈老怕是误会了,当初那鲜汤粉确实都卖给了你,而我之后也没有再碰到那位商人,只是我对那鲜汤粉的味道一直念念不忘,就自己琢磨着味道瞎捣鼓起了方子。”

沈禄盯着白若竹,脸上虽然依旧带着笑,可那眼神却十分冰凉。

“也就是说你自己捣鼓出来的?你倒是好本事,那为何不来卖给我?”沈禄的语气明显带了质疑。

白若竹叹了口气,说:“等下去我家厨房,拿了我配的鲜汤粉给你尝尝,你就能明白了。不是我不找你,而是我配的跟人家卖的鲜汤粉还是有差距的,我哪里好意思滥竽充数?”

沈禄审视着白若竹,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我们现在去看看吧。”

“好。”白若竹气定神闲的给他引路,反正她家厨房确实放了鲜汤粉,也确实跟当初卖给沈禄的不同,因为后来她没有用空间里的鱼虾来制作,味道就差了一截子,但对于没有鸡精的时代而言,也足够用了。

白若竹带着沈禄去了灶房,方桂枝正在沏茶,见他们进来吃了一惊,问:“是不是我泡茶太慢了?实在不好意思啊。”

白若竹摆摆手,“不是不是,我给沈老看点调味料,他就是做这个买卖的。”

说完她拿了个罐子递到了沈禄面前,沈禄伸指头沾了点放进嘴里,很快皱起了眉头。

“果然差了许多。”他喃喃说道。

白若竹也没再多解释,言多必失,万一哪里说不对了,又要引起沈禄的怀疑了。

方桂枝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继续沏好了茶,说:“茶好了,你们不回屋坐下喝点茶吗?”

沈禄回过劲来,捋着胡子呵呵笑了两声,“小娃女手脚很勤快啊,那我们就回去坐下喝茶吧。”

白若竹暗自腹诽,什么小女娃手脚勤快,还是不是人家桂枝不清楚情况,给你了个台阶下吗?

她跟着沈禄重新回到了屋里坐下,沈禄喝了口方桂枝沏的茶,然后慢慢说到:“虽然你做的不如那商人卖的鲜汤粉,但聊胜于无,不知道你可愿意讲方子转让给老朽?”

屋外张立良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了,听到这话不由紧张起来,转让方子是能赚一大笔钱,可也只是一笔钱,不像自己做鲜汤粉可以做长久生意。他知道白若竹如今手头缺钱,所以真怕白若竹就这么答应了,恨不得过去提醒白若竹一声。

屋里白若竹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谈判的时候一定要让对方比你急,这样你才能占据有利的位置。

就在沈禄眉头都微微皱起的时候,白若竹才放下了茶盏,说:“实话对沈老讲,我正打算拿鲜汤粉做生意,这都生产上了,方子也就不卖了。”

“小姑娘啊,老夫奉劝你一句,以你家的情况还是别一步跨的太大,这种东西不是你吞的下的,莫被人惦记了。”沈禄脸上依旧带这笑,可白若竹如何听不出里面威胁的味道?

她面不改色的冲沈禄笑了笑,说:“沈老所言极是,所以我打算优先卖给沈老,你觉得如何?”

果然沈禄神色变了变,他想过白若竹会害怕了松口,把方子卖给他,也想过白若竹会死活不从,赶了他出门,却没想到白若竹话锋一转,就要与他化敌为友了。

“你看你们开着酒楼就够忙了,如果再分心去做鲜汤粉,恐怕分散精力,真不如有这时间多开几家分店呢,你说是不?”白若竹笑着问道,“而我这边做出来,会以合理的价格卖给你,你名下那么多迎客来,恐怕我供货都供不过来呢。”

“如果这样,你只能供货给我仙客来,否则我有什么好处?”沈禄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有之前那般气定神闲了,眼前女子淡定的让他心里直冒火。

白若竹依旧笑的很淡然,看着沈禄说:“不是我不想答应你,你想这东西我能琢磨出来,以后旁人万一也琢磨出来了,市场上卖的多了,我还能说的清楚吗?而且我想以我们的生产能力,能供你一家就不错了。当然,你也尽管放心,我绝不会因为别家出高价就先卖给别家,这一点我们可以签合约。”

“照你这么说,以后别家酒楼也能买到鲜汤粉了,我仙客来不就没了优势?”沈禄问道。

白若竹这次嘴角挑的更高了,“鲜汤粉不过是小技,即便所有酒楼都用上鲜汤粉了,仙客来照样能以菜色和服务吸引人,您说是吧?”

沈禄不由瞪大了眼睛,半晌叹了口气,说:“到底是老了,是我着相了,你说的对,酒楼要开好还得靠看家本事。”

白若竹见他默许了她的提议,便笑着跟他谈起了价格,很快两边就敲定了下来,并商量好明日去商会签了合约。

等送走了沈禄主仆,张立良还有些做梦一般的感觉,他掐了自己大腿一把,不由呲牙咧嘴的吸了口冷气,惹的方桂枝在旁边笑了起来。

“若竹,可真有你的,我瞧着人家是来找麻烦的,结果却被你拉来了个大客户!”张立良说着满脸都是佩服之色。

白若竹此刻心情也极好,冲他笑着说:“所以张叔你那边要加紧了,咱们也好早些大把大把的赚银子啦。”

张立良如今浑身是劲,立即应了一声,精神抖擞的离开了西院。

白若竹冲一旁的方桂枝挤眼睛笑,然后将蹬蹬托付给她照看,自己好去东院给于红袖做饭。结果刚到东院,她就见到了一个不想见到的人。

江湖论剑实录

江湖论剑实录第三集

方月歌带着封苏苏前脚刚踏入东宫大门,门口一直守候着的侍儿立马哧溜的跑过来,狗腿的朝方月歌一笑:“方公子,您回来啦。”

“嗯。”方月歌斜着眼睛瞥了眼,淡淡应了一声,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道,“你不会专程在这等本公子吧?”

那侍儿嘿嘿一笑,看了眼站在旁边微笑的封苏苏,挠了挠头发:“不是的,不过此时王君他们都在正殿,听闻方公子回来了请您过去一趟。”

“冥红找我?”方月歌呢喃一声,立马反应过来了,瞟了眼封苏苏,“行,封公子不如也陪我过去一下吧?。”冥红的动作真快啊~呵。

封苏苏见方月歌那略有深意的眼神,背脊忽然一凉,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镇定的微笑道:“好。”

就这样封苏苏在方月歌的带领下,来到了正殿,大殿的门敞开着,里面的灯火明亮,可是当封苏苏踏进大殿的那一刻,却觉得里面的温度冷的吓人,在看到在座的几位男子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好美的几位男子!特别是坐在中间的那位红衣男子,艳丽耀眼如日月,让人不敢直视。

在封苏苏打量冥红的时候,冥红同时也打量着他,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衣有些破损却不影响他的气质,眉目精致如画,一头墨黑如流云的青丝垂在腰际,淡粉的唇瓣轻轻抿着,秀丽的眉下有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眸,嘴角的勾着若有若无的弧度,面对几位男主目光如火的压力下,也优雅自如的站在那,落落大方的任由大家打量,如此优雅的男子静静站在那好像一副墨水画般,雅致动人。

打量完封苏苏后,冥红见他未有行礼的动作,眉头微蹙瞥了眼身旁的玉清,玉清接收到暗示的信息,也利索的上前摆起架子呵斥:“放肆,见到王君大人还不快行礼?”

坐在旁边的楼瑾几人颇有看好戏的样子,谁也不说话。

封苏苏扫视了众人一圈,便知这几人是故意找自己茬的了,微笑的掏出一块玉佩高高举起:“这块玉佩是皇贵君赐给我的,后宫之中除却陛下,见到任何人都可不必行礼。”

此话一出,让冥红皱紧了眉头,如果现在都压不住封苏苏,日后进门了岂不是更猖狂?可若是玉佩真的是皇贵君给的话,那不行礼也算正常,当下站起身,微笑的一步步走到封苏苏面前,亲热的握住他的手:“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不必讲那么多规矩。”

“什么自家兄弟?别说没过门,就连这事儿都还没定下呢!”千亦兰不乐意的说道。

楼瑾冷冷一笑,符合道:“就是,堂堂丞相府的公子真是没脸没皮的,竟然引诱殿下。”

“亦兰,瑾儿,你们怎么能这么说封公子呢。”屏幽嗔怪的瞪了两人一眼,“封公子与殿下在后花园做··那等事情,想必都是自愿的吧。”

这话虽看似责备了楼瑾与千亦兰帮着封苏苏说话,但实则是说封苏苏堂堂闺中男子竟然不知羞耻在后花园做出这等事情,所以屏幽很快就引起了封苏苏的注意,甚至看到屏幽那薄弱的身姿时,封苏苏有些惊诧,没想到看似是柔弱却如此有心机,拐着弯儿骂他呢。

一脸冷若冰霜的坐在旁边喝茶的方月歌,慢悠悠的开了口:“你们也太不了解雅君了,我敢打赌封公子还是完璧之身。”不怀好意的瞥了眼镇定自若的封苏苏,果然见他听到这话时脸色变了,哼哼,我就不相信你还能绷得住!

楼瑾眼珠微微转动,方月歌这话倒是提醒了他,阿姐虽然风流爱美人,但是做事一向有分寸,不可能在今晚这样的场合下乱搞的,至于真相如何直接扒了衣服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封苏苏见方月歌不怀好意的眼神就知心知不妙,再转头看其他几人,果然都火辣辣盯着自己,想到他们要干什么,温和的眸光中闪过怒气,道:“各位,如今我依然是丞相府的公子,没必要像个犯人站在这里被几位主子审问吧?”

“封公子莫生气。”楼瑾笑眯眯安抚道,“只是今晚传出来的这些话实在是影响雅君的名声,雅君贵为储君,依照雅君的性子不可能在后花园做出此等事情,是人陷害还是什么,真相不得而知。”微笑的看着封苏苏,言辞锋利。

一旁的冥红听到这话,眼角抽了抽,不可能?他怎么觉得很有可能!当初那死女人可是带着他在大漠石峰上干过呢,所以那女人在后花园有什么不敢的?

封苏苏听了楼瑾这话,气笑了,殿下这后宫还真是不简单呢,瞧这说的振振有词,让人哑口无言,平息了情绪,笑的有些凉:“这位主子越说越离谱了,若是殿下知道各位这般为她着想,想必会感动极了吧,不过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说完,转过身走向方月歌,“方公子,不知现在可方便带我去换身衣服?家母还在等着。”

“自然。”方月歌放下茶杯,瞥了眼冥红几人,站起身带着封苏苏朝殿外走去。

冥红死死盯着封苏苏的背影勾唇一笑,手腕上的琉璃珠子忽然散开掉落一地,噼里啪啦的,琉璃珠滚落整个大殿中央,刚走到点殿门口的封苏苏不小心踩中身子朝后仰去,惊呼:“啊!”

也正在这时,殿门口忽然走进来一个侍儿,手里捧着一碗汤,撞上封苏苏吓的手一抖汤掉了,全部洒在了封苏苏的身上。

封苏苏吃痛的躺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迎面就是一碗汤铺天盖地的洒在了身上,一股浓烈的酸菜味冲刺着鼻尖,封苏苏身子僵硬的坐在原地:“这,是什么?”

侍儿惊恐的跪在地上,颤颤道:“是鱼汤,千侧君补身子用的。”

封苏苏脸色难堪至极,浑身颤抖,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

一旁的方月歌憋着笑,好一会儿才惊呼道:“封公子,你没事吧!瞧你走路这么不小心呢,这都能摔在地上。”说着顺势就要去拉封苏苏。

啪,封苏苏一巴掌拍开方月歌的手,动作缓慢的站起身,狠狠的瞪了眼方月歌,即使不回头也能感受到背后那几人嘲讽的眼神,气呼呼的推开跪在身前的侍儿,走出了大殿,这笔账他记下了。

封苏苏走后,大殿中的几人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楼瑾毫不客气道:“王君大人,这琉璃珠真是好手段。”

冥红悠悠的瞥了眼楼瑾,凉凉道:“你这碗鱼汤来的也很及时。”

“什么?鱼汤是你弄的?”千亦兰站起身,怒瞪着楼瑾,“我就说我没弄什么鱼汤,那鱼汤明明是你做的,为什么要弄到我头上!”

楼瑾无辜的摊摊手:“你不是生了孩子后身体虚弱么,我好心让下人给你炖了鱼汤有何不可?”

“你···”千亦兰见他说的振振有词,气的浑身发抖,他居然被楼瑾罢了一道,冷哼一声,带着侍儿匆匆离去。

屏幽也颇为不赞同的道:“亦兰性子单纯,只怕是生气了。”站起身也离去了。

“生气又如何?”楼瑾不以为然,除了阿姐,他谁也不在乎。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