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记

双龙记
  • 主演:谢霆锋,元彪,洪天照,洪金宝
  • 导演:张晓枫,李绍源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2007
双龙记是讲述两位武学奇材的宿命死斗。咏春拳传人之子梁壁生性不羁,其父不欲传子独门武学。再者,梁壁天生好抱不平,爱到处闯祸,与高明结下不解之仇。   而高明,一直替富商龙金胜办事。一天,他失散的妹子,惨遭龙金胜强奸。他盛怒之下,杀尽龙家。在躲避期间,习得铁线拳,在武功大成后。他夺取了龙金胜的黑梁帮生意,更为夺小馒头的芳心,强行挑战梁壁。就在高明施予致命一击时,梁壁之父梁赞舍命相救。令他死里逃生   从此,梁壁变得意志消沉直至遇上其父亲之师黄华宝,在他处习得了父亲不传武学。究竟梁壁能否为父报仇

双龙记第一集

苏青进去后,徐清华并未着急离开,在原地站了许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青回到家,直接上了楼,冲到阳台看到楼下站的那抹身影。

夜色渐渐入深,而他的背影在这寂寥的夜里显得更加孤单了许多。

看着他,苏青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根本无法控制。

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说这句话,苏青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这时徐清华抬头朝这边看来,苏青吓的立即躲了起来。

其实明知道他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她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藏在暗处,苏青偷偷看着楼下的人,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跟着碎了。

一直到徐清华上车离开,苏青这才整个人虚脱一般的坐在地上。

她哭着哭着,忽然笑了起来。

她觉得有些可笑,为什么越是期盼什么,老天却不愿意给你什么。

她只想要一个平淡的家庭,一个可以相依相伴一辈子的人而已,可老天偏偏戏弄她……

她忽然觉得,爱情这个东西,好奢侈。

奢侈到,她不配拥有……

……

萧家。

吃饭间,萧祁锐唤了一声魂不守舍的伊诺。

“怎么了?”

伊诺回神,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怎么了?”

“这话应该我问你!”萧祁锐说,“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伊诺摇头,“没什么,我就是在想苏青的事情!”

“天大地大,再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先吃饭!”萧祁锐嘱咐道。

伊诺点了点头,开始吃东西,可脑海里还是不禁想起苏青今天的样子,今天的她,伊诺从未见过她这样。

这时KK在一旁问道,“妈咪,苏青怎么了?”

伊诺扭头看向KK,想了下,“遇见了一些麻烦事儿!”

“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吗?”

伊诺蹙眉,“你怎么知道?”

KK挑眉,“女人不就是这点事情吗,明明小吵小闹的事情都感觉跟翻了天一样!”

伊诺,“……”

她就想知道,KK这情商到底是随谁。

“是啊,女人就是这样,小题大做,一点点事情就感觉世界都变了一样,可是没办法,没有女人也就没有你们这些小东西……”

听到这话,KK顿了下,随机立即谄媚的开口,“妈咪我绝对没有轻蔑的意思,绝对没有!”

看他翻脸比翻书还快速度,伊诺直接白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秦越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吃着东西,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对着KK说道,“尊重女性的男人,才会成功!”

伊诺连连点头,“爸说的对!”

KK开口,“谨遵妈咪和外公的教诲!”

KK多聪明啊,现在说再多都没用,还不如态度好点,什么都好说。

萧祁锐没参合他们这些事情,而是直接给伊诺盛了一碗汤,“喝了这个!”

伊诺自然是不敢跟萧祁锐搅拌的,看着他,怪怪的“哦”了一声,立即端起来喝了。

饭后,伊诺上楼洗澡,洗澡的时候还在想苏青的事情,想着一会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

也不知道徐清华哄的怎么样了。

洗完澡出来,伊诺拿着手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萧祁锐走进来就看到这样子,她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身后,还滴着水,可她浑然不知。

伊诺终于决定还是要给徐清华打个电话,刚拿着手机要播出去,面前忽然出现一只手,忽然她手里一空。

回头看去,“祁锐,你怎么了?”

萧祁锐却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拉着她坐到一边,然后从里面拿出吹风机。

伊诺看着他,直接伸出了手,眼神执着的看着他。

萧祁锐无奈,只得把手机还给了她。

伊诺拿到手机后,冲他微微一笑,继而继续玩手机。

萧祁锐打开吹风机帮她慢慢的吹着。

“也不知道徐清华把苏青哄好了没!”

“发生什么事情了?”见她如此上心,萧祁锐开口问道,吹风机在他的手里渐渐也变得熟练起来。

伊诺坐在他的面前,长发飞舞,白皙的脖颈更显得优美。

“苏青今天跟徐清华的母亲见了个面,进去的时候还信心十足的样子,可出来的时候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我说不上来,总之感觉不太一样!”她说。

“所以你给徐清华打了电话?”

伊诺点头。

萧祁锐眉头拢了下,也就没再说啥,看着她,“既然给徐清华打了电话就不要想太多了,不管怎么样,都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们只能在一旁帮衬,却做不了主!”他说。

“我知道,可我还是忍不住嘛!”

这时吹风机被关了,萧祁锐放下,走到她面前看着她,“是不是心里一直惦记这个事情,放不下?”

伊诺很城市的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你心里太空虚!”

“嗯?”

“总是需要点东西来填满的!”

伊诺,“……”

看着他灼灼的目光,伊诺瞬间明白了什么。

“那个,我去打个电话!”说着伊诺起身朝阳台走去,拿着手机作势一副要打电话的样子。

可她还没迈出一步,直接被萧祁锐给捞了回来。

“你这样无视我的“要求”我可是会不开心的!”

“人家现在哪里有心情啊!”伊诺看着他娇嗔说道。

“所以你现在心都不在我身上了?”

伊诺无奈,随后口齿不清的开口,“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那是什么意思?”

“你先让我去打个电话好不好?”

“看来,我表达的还不够明显!”

伊诺,“……”

“唉唉……别这样……”伊诺喊道。

可萧祁锐哪里给她后悔的机会,直接抱着她走到床上,将她放下,伊诺就要起来,他随后欺身而去。

“祁锐……”

“嘘,别说话,我会不开心的!”他在她面前低声说道。

看着她,伊诺十分无奈,最终默认了。

然而,萧祁锐却只是亲了亲她,最终抱着躺在了一侧。

伊诺看向他。

“知道你现在没有心情,早点睡吧,明天就什么都知道了!”他说。

看着他,不知道怎的,伊诺忽然有一丝感动,她翻了个身,凑上去抱住了他,头埋在他胸口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没有什么比在萧祁锐怀里更加安心的了。

双龙记

双龙记第二集

林家家主之位,一直以来,都是林萧所头疼的那么一点。

老爷子这边,甚至是自家父亲那边,一直都想要自己来接任林家家主的这个位置。

为什么?老爷子这边,自然是清楚的知道,林家交到林萧手上的好处的。

自家父亲那边,也同样是懂得这一点,并且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无论是才能,还是见解,都不会是自家这个儿子的对手。

甚至在内心中,他更多的还是希望林萧能够挑起这个大梁,他林东行有几分几两,内心中还是非常清楚的。

可能有的人会说,林东行难道就不会妒忌吗?哪怕林萧是他的儿子,可按理来说,这家主之位,依旧是得让他来继承不是?

但一来,林东行深知林萧的才能,知道林家交予他手,定然昌盛。

二来,自己这些年来,欠林萧的已经够多了,一个家主职位而已,让了也就让了。

况且,林东行也根本就不是那种妒忌贤能之人,林萧能继任家主之位,自己应该是高兴才对。

然而,林萧对于这个家主之位,却是一直都排斥不已,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来继承。

听到这里,老爷子也是叹了口气,不再多言道,“行了,那就这样吧,你没那个心的话,我也就不强求了。”

“不过赌约方面,我这边你要求了,你那边……”

“只要别让我当族长,其他什么都可以……”

林萧实在是有些怕了,真的怕了,怕老爷子再拿这个说事。

尽管这场比试,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信心能够赢下,但万一要是输了,那不就给老爷子是一个借口了吗?

“你这小子,行了行了,那就这样吧,大家赶紧出去吧,别耽搁时间了。”

忍不住是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后,老爷子也只能是应允了下来,并带着众人是离开了现场,等待着是接下来林萧开启阵法的那一刻。

在老爷子等人离开了现场之后,也是第一时间,就这么将林萧赌约这件事情,说了出去。得到的,是大家一脸的哈哈大笑,他们自然能够明白,这一场赌约,其实只是两爷孙之间的一点小游戏而已,他们也愿意是为老爷子出点力气,好好的整治一下自家这位林公子,让他吃吃憋,那也是极好

的。

然而,他们能够成功吗?等下大家就快要知道,想要林萧吃瘪,那还真是一件极难,极难的事情。

现场,林萧在确认众人已经离开之后,这才是将眼神放到了这些助手们的身上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重重的是点了个头之后,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露出了凝重至极的神色,因为他们知道,检验成果的时候到了。

他们所静心研究出的东西是否有用,就看下一刻了。

如果能有用,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如果失败的话,不光是会出丑,更会让自己感到无比的失望。

但他们在看了看眼前,那一脸自信的林萧之后,眼中已然是闪过了一抹信心十足的神色。

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林家如此高深的阵法知识,是不可能出错的,自己这么多日的努力,也绝对不会白费。

“那么,就开启阵法吧……”

深呼吸一口气后,林萧眼中也是闪过了一抹振奋的神色。

这个阵法,是他所布置的第一个大型阵法,这其中,耗费了多少的心血,多少的资源,林萧连记都记不清了。

但完全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林家的这个阵法,绝对能够是值得这样的付出,很快,他就会让众人,明白这个道理。

……

“阴阳兑泽大阵,开……”

伴随着林萧猛然的一个跺脚,阴阳道人所传下的阴阳兑泽大阵,终于是在林萧的手中绽放出了他应有的光芒,出现在了世人的眼中。

几乎只是瞬间,一道泛着混沌光芒的大阵,就已然是将整个林家给包裹在了其中。

而一个合格的家族大阵,所需要的东西,有什么?

防御,那只是最为简单的一个要求而已,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

那么除了防御之外,还有什么?是一个好的阵法,所必须的性质喃?

首先,那自然是隐蔽效果,在大阵开启的那一刻,能够阻隔外界之人一切探知,是无比重要的。毕竟在敌人突然袭击的情况下,你开启了阵法,虽然能够阻止敌人,可如果不能是阻挡他人的窥伺,那你们将东西交给他人,那人定然会被其举族追杀,并且在许多方面,都会被他人得知你的动作,并提

前进行防备,种种不利,将会彻底倾向于你。

而如果,阵法能够彻底阻隔他人窥伺的话,那么你们就会从明面上,进入到暗中,种种安排指定下来,未尝不能反败为胜。

比如林家当年,老爷子能够成功撤离,何尝不是对方不知他们身在何处,资源所在何处。

如果知道资源所在的话,老爷子当真是插翅难飞,毕竟所有人,都会将他当作第一击杀目标。

攻打一个家族,为的,不就是他们的资源吗?

而林萧的阴阳兑泽大阵,在阴阳融合的情况下,完全是形成了一道如同混沌般深邃的薄膜,能够是将任何人的窥伺,都给阻挡在外,就连林萧,甚至是林家的血脉神瞳,都拿他毫无办法。

这不?外界林家的那些族人们,在阵法开启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纷纷开启了血脉神瞳,是想要窥伺这阵法之中的秘密。

结果得到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他们什么都看不到,这阵法完全是将他们的视线给阻隔。这个结果,自然是当大家无比的满意,就连老爷子,都是赞叹的点了个头道,“臭小子这个阵法,别的先不说,这隔绝方面,当真是厉害得紧,就连我这老头子将血脉神瞳全开,都无法窥伺一分一毫,光这

一点,相比较曾经的林家大阵而言,就不弱上分毫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不仅仅只是不弱于林家阵法,反而是要强上不少,至于强了多少,那就是整个昊天界,无人可窥伺分毫。……

双龙记

双龙记第三集

皮囊打开一股腐臭气息就散发出来,上面还洒上了石灰,不然从东瀛辗转而来,早已就腐烂的看不出面目了。方奇让井和子和真智辨认是不是仓实源的儿子,两人认了一阵子最终确认。原来仓实源两个儿子年岁还不大,一个十多岁,另一个才七八岁。

方奇让人拿到外面焚化,让铁浮屠取出十两金子打赏给二人。让他们进去休息,待他们都走后,他才问铁浮屠:“你能否杀了这两人?”铁浮屠愣了下,“大人,干嘛要杀他们?赏罚分明才能笼络人心啊。”

方奇嘿嘿笑道:“我并不是要让你真杀他们,我是说你能不能打的过他们。高丽人和东瀛倭寇绝对不会死心,他们肯定还会频繁来攻石头城。我们走了之后怕他们会有反复,他们既然能杀他们主子的儿子,就能杀你们。”

铁浮屠竟然一口应道,“大人尽管放心,我有办法对付这种人,不会给你们丢脸的。”

方奇点头,“那就好,我们今晚就走。”耽误的时间够长的了,还不知道燕京城内会发生什么事呢。吃罢酒菜,方奇和苗苗起身告辞,铁浮屠父子相送出去。

两匹马跑出几十里地,腾身而起爬升上夜空奋力朝燕京城方向飞去。夜空之上乌云密布,空气异常沉闷,天边隐隐有闷闷的雷声。风雨欲来,两匹马拿出最快的速度飞行,到底是在天空上,并不像在陆地上奔跑还有障碍物什么的,是以速度非常之快。眼见后面已经电闪雷鸣大雨瓢泼,可是总也追不上他们。

其实他俩倒不是怕被雨水淋上,而是怕显出神通来被人看见。大凡有神通的人是不会愿意被人看见,更忌惮被心怀叵测的人发现,怕的便是招惹来杀身之祸。

可是偏偏就在他们刚刚过了上京才百十里,前面深山老林里突然冒出一股黑烟,那烟气自森林中冲天而起,一下子便拦住他们的去路。两匹马欲抽身逃走,可是无往哪个方向逃,黑烟好像故意跟他们过不去似的,一直拦在前面。

方奇牵住缰绳,“既然想留我们,那就只好灭这个妖孽再说了。”对黑烟吼叫,“快显出身形来吧,小爷可不耐烦!”苗苗却在他意念中提醒道:“千万别小看了这家伙,这是妖怪和烟魂的结合体,也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炼出来的。”

黑烟中逐渐现出个顶天立地的怪物,只见这头怪物外貌像老虎,眼睛像个烧红的铁球,长有一双翅膀,它每次扇动翅膀,身上的黑烟便会绕着身周盘旋不事实上。这种怪物方奇还是头一次见到,也不知道怎么称呼这种妖怪。

“你拦住我们可曾想到过要被杀?”方奇先忽悠上再说,以前他杀的妖物都是有实体的,可是眼前这东西并非是实体,而是烟魂,对付这种妖物方奇也还多少把握,毕竟他也没能遇到什么太奇怪的东西。甚么山魈雪人多少还算是有些动物的特征,可是这东西算是插着翅膀的老虎吗?那么这烟魂又算作怎么回事?

老虎并没有答话,而是围绕着两人转了好几圈子,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们身上很有灵气,若是我吃了肯定很好。”怪物说话声腔似牛叫。方奇连连摇头,“我说肯定不好,还不知道到底谁吃谁呢。你又怎么肯定能吃了我们?”

苗苗在一边颇为不屑:“不就是一只吸了烟魂的穷奇嘛,你以为这普天之下就招不开你了?”

老虎见有人说出它的名字,不由大为恼火,它最忌讳人家叫它名字,是妖都有一怪,穷奇也不知道从哪听说过,有人若是说出它的名字,它便会减少一岁,他的一岁并不是一年,而是一甲子六十年。现在当然大为光火,咆哮如雷,张开大嘴便朝苗苗扑来。

苗苗顺手一掐白马脖子上的肉瘤,白马当然大吼着呲出獠牙,扬起蹄子朝着穷奇踢去,这一蹄子将穷奇踢的一溜翻滚,险些掉下去。再爬起来便觉得身上无力,心下也是纳闷,不知道这两匹马也有此本事,可越是如此越刺激它凶性大发。

是个妖都知道吃有灵性的人或是动物比吃一般的人对于它修行妖法会更有利,抖擞精神再次伏下身子狂奔而来,这次它却不是用扑剪扫老三招,而是扇起巨大的翅膀朝着两人猛扇。不料那两马倏忽避开风头,一上一下便两面夹攻过来。下面的方奇倒是倒着身子向上攻击,苗苗抽出两仪宝剑从上而下砍下来。

穷奇发现情况不对,却已经来不及了,两仪宝剑在它身上砍了一剑,那烟气只砍破个口子便又迅速愈合,可是下面的攻击却让它身受重重一击,仓皇之间便想变身逃脱,或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竟然无法变身,无论怎么变都变不了。

原来方奇用降魔棒一下子捅进他的大穴,穷奇在攻击之时肯定是实质的身体,烟化只是在它打算遁逃或是埋伏时才会使用,现在倒好,好像被冰雪冻住似的,既变不回烟也动不了。

那两匹马倒是极度兴奋,张开大嘴朝着穷奇的身上咬去,两马一撕咬便将穷奇撕作两半,一马一口将穷奇的尸体包进嘴里大嚼起来。可叹可悲,这穷奇也算是修行几千年的老妖怪,竟然被两匹马给撕吃了,真是杯具。

这两匹马在吃着穷奇,苗苗对方奇说:“有妖物藏身的地方就肯定会有什么宝贝,不如我们下去看看吧。”两人一夹马肚子从半空中飞下去,纵身跳下马。

此时,天边的暴雨终于夹裹着冷风狂泻而下,在这深山老林之中,他俩也不再惧怕会被人发现,浑身笼罩在一阵微光罩中,朝着散发着妖气的山洞走去。

穷奇这类妖兽一般不太会掩饰自已所呆的地方,很方便就能找到它所藏身的洞穴。这个洞穴洞口也不小,足有三米高两米多宽,洞壁被摩擦的十分光滑,看的出来这东西没变成烟兽之前也是个极为凶猛的家伙。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