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道无痕

弹道无痕
  • 主演:赵岩松,陈大伟,王玉璋,刘大伟,魏琦
  • 导演:宁海强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4
根据徐贵祥同名小说改编。 铁匠的儿子石平阳带着父亲的嘱托参军来到炮兵部队。他的一股冲劲,受到营长庄必川的喜爱,老班长李四虎更喜欢石平阳不服输的劲头。李四虎是技术尖子,他对新战士训练十分严格,新战士进步很快。他把石平阳视作接班人,要在自己退伍之前把经验全部传授给石平阳,甚至以故意装病,让石平阳独立完成训练课目。石平阳进步很快,年终还荣立了三等功。和他一起入伍的女兵张媚对他也另眼看待。教导队招收骨干,进教导队就能报考军校,成为军官。营长担心比武缺了石平阳影响成绩,因此改派与石平阳一同入伍的王北风去了教导队。机会得而复失,石平阳有些想不通。父亲去世了,指导员让他回家料理,但他走到半路,想起父亲的嘱托,毅然返回连队。李四虎复员了,石平阳接任班长,他把老班长的好传统全部继

弹道无痕第一集

程天泽立刻对奶奶露出一个非常敬佩的表情,说:“姜还是老的辣!不过我们之所以不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们觉得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而且你们也不用太担心。”

奶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呀!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还能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看你们是觉得我们老了不中用了,告诉我们也是白搭,所以才选择隐瞒!”

程天泽觉得自己真是委屈,瞒着家里明明是妹妹和妹夫的主意,怎么背锅的却是他!

原来哥哥的用处就是背锅呀!

“奶奶,我看你不仅仅是想要逼着我们把事情说出来,你是想从梁小雨这里打听到什么消息吧。”上车之后,程天泽就问道。

“你这孩子,智商还是很在线的,确实如此!不过梁小雨防备心很重,基本不跟我说多余的信息,所以这个早上我就是来喝了两杯咖啡,什么话也没套出来。也不知道这个梁小雨到底长什么样?真的太丑吗?你都不打算跟她接触一下?”

程天泽扶额,说:“奶奶,你和爷爷真是天生一对!连思维方式都一样!我也很挑剔的好吗?这种女人放在我身边,这不是让我饭吃不下睡不着嘛!奶奶,你应该知道我之前可是有心理疾病的,你们要是再跟我提让我接受梁小雨,我的老毛病可就要犯了!”

奶奶:“好吧好吧,我不提了……”

如果程天泽不是专心的看前面的路,他肯定会注意到奶奶眼神里有一些非常微妙的情绪。

回到家之后,一家人都在一起商量对策,同时也在等监控那边反馈的信息。

大家并没有注意到爷爷和奶奶走到一边小声地商量——

奶奶:“我试探了一下,阿泽绝对不愿意和梁小雨在一起。”

爷爷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我在家的时候也试探过了!这可怎么办呀!”

奶奶:“难道真的只能这样了?我们都看得到,潇潇心里非常的紧张易寒,如果易寒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都没办法想象潇潇以后该怎么办!”

爷爷:“这些我们心里都有数……可是……这辈子我们已经非常对不起阿泽了,他从小经历了那么多,心理疾病也是最近才好。如果真的让他面对梁小雨,很有可能这辈子都会面临着心理障碍。为了潇潇牺牲阿泽……而且就算是潇潇知道真相,也不会这样选择……”

奶奶看着老伴痛苦的表情,也是心如刀割。

“可是现在怎么办?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估计已经不到10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必须要做出选择。要不然……我真的不敢想象……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这些事情为什么不冲着我们这些老家伙来,非要冲着我们的下一代!”

封爷爷轻轻的拍了拍老伴的肩膀说:“不要太难过,孩子们不是说了吗,肯定会有解决的办法。我们不能在这里呆太久,如果被他们听到就麻烦了。”

弹道无痕

弹道无痕第二集

“你回家就洗了个澡洗了个头?”萧聿没想到韩小安会给自己发消息,让自己来接苏妍心。

也不知道韩小安是真的被自己发的短信吓到还是怎样。

“不然呢?我是一点都不想再动了,可是小安竟然给你发消息,我觉得她是越来越大胆了。”苏妍心想起以前刚认识韩小安的时候,韩小安还有点害怕自己。

因为那时候她算是韩小安的老板,所以韩小安做什么之前,都会请示她一下。

后来她们成了同事和朋友,关系也越来越亲密,于是韩小安也就不再怕她了。

苏妍心也没有想要韩小安怕自己,只是在做关于她的事情之前,应该给她提前说一声的吧?

这样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不太美妙。

“我给她发的消息并没有吓她啊。”萧聿也是刚洗完了澡,出了浴室就看到了韩小安发来的消息。

如果不是这条消息,萧聿这会儿也躺下了。

“我知道,她给我看了你给她发的消息。”苏妍心并没有责怪萧聿的意思,“要不是她给我洗头洗的那么舒服,我肯定会怪她的。”

苏妍心今晚没有说韩小安半句不是。

权当她是跟自己开玩笑了。

“她给你洗头?”萧聿有些惊愕。

“恩,她以前给我洗过一次,那次是我切菜的时候手不小心划了一个小口子,所以她帮我洗了一次,我夸了她,所以她这次主动帮我洗的。小安就像那种又聪明又有点小调皮的妹妹。”

苏妍心躺在座椅里,眼睛眯着,脑海里回忆着韩小安惹自己生气的时候以及她对自己好的时候。

“苏妍心,你很信任她吧?”萧聿随口问道。

苏妍心轻轻的点了点下巴:“就是很好的朋友呀!难道你会时刻怀疑自己的朋友吗?”

“倒不会时刻怀疑,但是如果我发现有反常的地方,会怀疑。不会持着对方绝不会背叛我的心态和对方相处。”

萧聿这番话让苏妍心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他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对霍岩他们是这样?”

“应该说除了亲人之外的其他人都这样。”这是萧聿的原则问题。

苏妍心有些震惊。

看表面,还以为萧聿跟霍岩他们是那种亲如兄弟的生死之交,没想到萧聿对他们也留了心眼。

“萧聿,一般人都做不到像你这样,因为没有精力。你属于精力过分好又过分敏锐的那种人。如果一般人也像你这样处处怀疑,会过的很累,有一种‘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感觉……不过,你这样也跟你的家庭有关系,谁让你有钱呢?咱们普通人没钱,就不用担心坏人太多。”

苏妍心的语气,让萧聿嘴角微微上扬。

“咦,我刚才怎么没发现你是穿睡衣出来的?”苏妍心突然瞥到他身上穿着的是一件深蓝色真丝睡袍。

前面是V型领,腰间系了一根腰带。

穿成这样跑出来……和上街裸/奔也没太大区别。

“你不一样穿的睡衣吗?”萧聿瞥了苏妍心一眼。

“我的睡衣比你这件严实多了!而且我还穿内-衣了!”苏妍心说着,小手揪住他的睡袍下摆,掀开——

弹道无痕

弹道无痕第三集

“气息丝毫不乱,剑法出神入化,这位斗天宗的道友很不简单!”哪怕是尹允,都不吝啬对刘文兵的赞赏。

面对寒毒兽的攻击,哪怕是实力在寒毒兽之上的修炼者,也很难有人能够在寒毒兽面前如此镇定自若,寒毒兽的寒毒太让人忌惮了。但是这位斗天宗的道友却做到了。

“没什么了不起,他只是经验丰富了一点而已!”秦卿不屑的说道。“应该是以前没有少跟妖兽动手,不管是谁,只要有了足够的经验,这样的场合都能够镇定自若。他现在暂时的可以撑住,但是他的修为却是他最大的劣势。他现在跟寒毒兽消耗那才是最愚蠢的,寒毒兽的修为比他要高很多,难道寒毒兽还会消耗不过他吗?”

虽然这位秦卿师姐对刘文兵很是刻薄,但是不得不说,她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暂时来看,刘文兵能够应付寒毒兽的攻击。但是他的修为劣势太过于明显,他根本就不可能坚持多久。

“落败,那是迟早的!”

可是话音刚落,刘文兵突然斜刺出一剑,灭天剑贴着寒毒兽的身体掠过,寒毒兽摔了出去,身体一道伤口。

秦卿刚刚说完这句,就被刘文兵用实际行动打脸了。

落败么?现在看上去,寒毒兽更接近落败。

“这……”

一群人惊愕不已,他居然打伤了寒毒兽。要知道刚才朝天宫几个人联手都没有能够伤到这寒毒兽。

寒毒兽的速度太快太敏捷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

然而,刘文兵做到了,不管你们服不服,刘文兵做到了。

刘文兵主动的朝着寒毒兽发起了攻击,他的速度看上去并不快,威力也稀疏平常,但刘文兵的招式却很诡异,手中的剑死死的黏着寒毒兽,哪怕是寒毒兽的速度跟敏捷也根本摆脱不了刘文兵那邪门的剑。

“这怎么可能?寒毒兽居然被他消耗的速度降了下来!”

忽然间,有发现了端倪的人喊了一声。

其他人也纷纷的注意到,寒毒兽的速度的确下降了下来。

“寒毒兽速度下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秦卿不服气的说道。

“秦卿师姐,不是因为受伤。之前那一剑,只是割破了寒毒兽的皮,这点的伤势对寒毒兽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寒毒兽现在速度下降,的确是因为被消耗了。这位道友的招式很不一般,死死的克制住了寒毒兽的速度跟敏捷。寒毒兽一旦爆发不出来速度,他那寒毒利爪的威胁也就大打折扣了!”

秦卿没有反驳,她是不服气,但是她也知道,尹允说的是真的。刘文兵的确用他那诡异邪门的剑法死死的克制住了寒毒兽的速度,如影随形的剑让寒毒兽根本无法爆发出来它的速度。

寒毒兽被压制,而刘文兵这边气势如虹。

不断的在寒毒兽的身上增添伤口,这些伤口虽然都很小,单个看上去对寒毒兽没有影响。但如果数量多了,那也是致命的。

寒毒兽不断的低吼,却根本没有办法摆脱刘文兵的剑,被刘文兵死死的黏着。

忽然间,刘文兵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机会来了。

刘文兵一剑挥出,砍断了寒毒兽的一只前肢。

可就在这个时候,寒毒兽的后肢踩在了剑面上弹飞了出去,摆脱了刘文兵那黏人的剑。

即使是刘文兵都被吓得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寒毒兽居然主动放弃一只前肢来换取逃命的机会,作为妖兽,它居然懂得断臂求生,而且还很果断的用了出来。

落入了远处的寒毒兽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断臂,立刻的就开始逃窜。

刘文兵刚要追上去,远处一道光点射了过来,打在了寒毒兽的身手,寒毒兽倒在了地上,当场暴毙。

看到来人,尹允他们觉得有点可惜。毕竟这寒毒兽是这位斗天宗的道友打伤的,还断了它一前肢,结果便宜了水天谷。

没错,来的正是水天谷的纪师姐。

秦卿看到来人,眼神中闪过一丝喜色,她们水天谷的人截胡了,也算是帮她出了一口气。

“秦师姐,这寒毒兽的尸体算谁的啊?”那个菜鸡小丫头弱弱的问道。

“当然是我们水天谷的,寒毒兽从他的手中已经逃了,这是我们水天谷的纪师姐将之击杀。”秦卿师姐得意的说道。

菜鸡小丫头略显失望,“可是这是他打伤的!”

“你个小丫头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秦卿师姐没好气的说道。

“说的没错,谁杀的,自然是谁的,虽然他是我们斗天宗的人,但我们斗天宗绝对不会胡搅蛮缠!”

那边击杀寒毒兽的水天谷人还没有过来,这边倒是来了几个斗天宗的人。老熟人啊,正是之前欺负考生的那几个人。这几个人对刘文兵那是恨之入骨,现在这个时候,他们自然不会帮着刘文兵,反而利用自己斗天宗的身份去帮水天谷的人说话。

“听到了吗?连斗天宗的人都觉得这寒毒兽的尸体就应该是我们水天谷的!”秦卿很是得意的说道。“以后不能胳膊肘往外拐了!”

刘文兵也听到了她们说的话,他也并不在意这个妖兽尸体的归属问题!

“既然是水天谷的道友射杀了寒毒兽,刘文兵无心争抢,理所应当归水天谷。”

“刘文兵?切,怎么有着这么一个土的掉渣的名字!”秦卿顺势的就怼刘文兵了。

刘文兵满头黑线,怎么回事?你刚才还说刘文兵这个名字一看就是低调,谦虚,帅气,伟岸的名字!

这边,秦卿她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她们压根就不会想到,面前的这个人居然就是那个刘文兵。

但是那射杀了寒毒兽的水天谷道友一听到刘文兵的名字,立刻的走了过来,“原来是刘师弟,我说何人如此厉害居然可以重伤一只寒毒兽,是刘师弟的话,这就不奇怪了。这寒毒兽的尸体自然应该归刘师弟所有,如果不是刘师弟重伤了寒毒兽,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将它射杀!”

这位纪师姐在得知对方是刘文兵之后,明显的认识对方,而且看似关系还不一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