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牙齿

爱情的牙齿
  • 主演:颜丙燕,李洪涛,李乃文,迟嘉,吴浇浇,李依馨
  • 导演:庄宇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6
几十年以来,钱叶红(颜丙燕 饰)从懂得爱、遇上爱、到最后对爱的惘然和麻木,她一直用疼痛去理解爱情的面貌。70年代末,她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学生领袖,在那个男女绝不能私下交往的年代,她收到了一封男生的情信。钱叶红公开信件,让男生受尽奚落。男生拿起砖头在她背上重重拍下,给钱叶红留下了终身的疼痛,然而,男孩却在之后不久意外过世。   大四,钱叶红被一个已有妻儿的男人的魅力所吸引,不慎怀上孩子。为了不影响男人的前途,她让男人亲手打掉腹中孩子,但是,事情还是败露了,她被退回原籍。   对爱情心灰意冷的钱叶红此时对爱情已经失望,只想找一个现实的结婚对象,然而太过现实,却让她陷入了新的疼痛。

爱情的牙齿第一集

夜慕白就眼巴巴地看着,有些眼热。

一方面是小夜茴的可爱,还有一方面是因为温远没有穿好衣服。

敞着,抱着小家伙而无法扣上,但是此时如果把夜茴放下,会……更不堪的样子。

温远抿了下唇,看着夜慕白:“你把夜茴抱过去。”

夜慕白的声音沙沙哑哑的,“我怕她再哭。”

“她不会哭了。”温远加重了语气,然后就咬唇:“你抱她过去。”

而他的目光仍是热切地瞧着,舍不得挪开,温远有些生气了:“夜慕白!”

他这才笑了一下,小心地把夜茴抱在手里,温远立即把扣子扣上。

扣上后,她抬眼,撞见他的眸子里。

夜慕白没有再继续看下去,其实也看不到了,他小心地把小家伙抱到小床上。

吃饱了就是不一样啊,小脸蛋粉嘟嘟的,眼睛轻轻闭着他惊奇地发现小夜茴的睫毛好长好长,这一点像他。

想南,他记得并没有这么长。

他的目光仍是留在夜茴的脸上,一边轻声地问温远:“想南生下来也这样可爱吗?”

温远想了想:“女孩子总是秀气一些的。”

他没有再说,只是一直一直地看着小夜茴,只觉得特别地漂亮,不比老大家的白安安差。

夜慕白看了好久好久,这才又说:“我还是去冲个澡换一套衣服吧,不要熏着她了。”

说着又爱不释手地伸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真娇气。”

温远看着他进浴室,心里想着他看起来很开心,好像有了夜茴以后心情放松了很多,除了刚才去抽烟的那会儿。

她拥着被子,看着夜茴,然后就想着——

就这样吧,一把年纪的女人了,再成天地幻想情情爱爱的东西,很不现实了,而且他们有两个孩子要抚养,孩子无论跟着谁,都是缺失的。

温远的这种想法,其实不是屈服,而是将就。

将就着过过的意思,为了想南和夜茴而将就。

夜慕白心里不是不知道,而他则是,将就着她的将就。

因为无法,要求过多。

夜慕白很快就洗完了澡,一下子就清爽无比,又过去看了小夜茴一会儿就要温远休息。

温远说她不累,想坐一会儿,他还是同意了,然后就在一旁削了一只水果给她,切得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吃着就不会太凉。

温远小口地吃着,他伸手抚着她的发丝,忽然就问:“还疼吗?”

温远差点儿呛出来,看着他。

他的表情有些深不可测,仍是注视着她,然后就拉过她的手又问了一遍:“温远,还疼吗?”

她摇了头,“不太疼了。”

然后就相对无言,这种私密她总是觉得谈论着有些不自在,可是夜慕白他不会觉得不自在,温远不自在是因为她心里并没有把他放在一个亲密的关系上,所以她抗拒和本能地排斥他。

夜慕白的目光落在她的面上良久,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她躺下,他帮她盖好了被子,然后就低声说:“我去看看想南,这两天就手术了。”

爱情的牙齿

爱情的牙齿第二集

不是萧晓伪装的好,而是他伪装的真的太差劲了啊,眼睛的那个泪水莫不是是疼出来的?着怎么可能嘛!萧晓这种被刀砍在身上都不会愣一下的人怎么会因为莫煊的这一巴掌给哭嘛。

只能说明他真的很爱很爱莫煊,两人即便是这么多年没有见面,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但是毕竟是陪伴着他最久的人,平时见不到人影,但是在萧晓最需要的时候莫煊总会如期而至的陪伴着他,然后在萧晓恢复以后又做出那个冷冰冰的样子离开,没有牵挂没带走一丝丝的情感,让众女心疼不已,萧晓和莫煊两人越是这样就证明着他们心里的痛处真的很强很强,已经疼的不能呼吸似得。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小妹啊!好久不见啊,瑶瑶也是啊,哎呦,唐糖也在啊”萧晓灿烂的一笑,然后拦过面前的萧灵珊抱在怀里便说道,一个个接着抱一圈,还是不满足啊,总是感觉缺了一个最为重要的人似得,而那个人恰好是萧晓亏欠最多的人。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正所谓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莫煊啊,一个倔强的性子,萧晓也是一个牛脾气,两人朝着反方向前进的时候其他人根本拉都拉不住的,很遗憾,恰好他们现在就是这种样子,萧晓怀疑莫熠已经带着莫煊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走上了一条刚好和他相反的路,所以表面上很绝情,至于莫熠则是认为萧晓管的太多了,不是任何事都是萧晓想的这样的,两个人的想法都没有错,只是表达和理解上产生了偏差故而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太遗憾了。

回家呗,大手一挥萧晓就回家了,然后意外和麻烦远远不止这一点,麻烦总是堆积在一起然后忽然的出现,压得众人喘不过气,出了还在燃烧的皇宫后便看见了刘琳和张润锐,萧晓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怎么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来了啊,当初和张润锐算是和平分手的,现在莫非那啥这个女孩又对自己回心转意啊?可是啊,自己现在都有孩子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无牵无挂的萧晓啦,这该怎么办呢,偷偷的看了看艾希等人后发现没什么异常,萧晓也迎了上去。

“你们怎么来了”萧晓问道,刘琳还可以解释为跟着刘星四处玩耍,这次刘星行军离开了刘琳赖在这里不走了呗,张润锐呢!她可是应该在修炼界的啊,现在忽然出现在这里,这是几个意思呢,耐人寻味。

“来看你啊”因为和罗金的关系有一种突飞猛进质一般的飞跃,所以面对萧晓的时候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畏惧和慌张。

“呦?”萧晓心里一声纳闷然后不解的看着艾希等人,莫非自己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变天了啊!还是自己的威严都没了啊,在家里的时候可以不给自己面子,在外面的时候至少要给自己几分薄面嘛,这样的调侃让旁边无数来看皇宫燃烧的人怎么看嘛。

“过段时间说不定我们就要叫刘琳嫂子了啊!”还是和刘琳比较要好又不怕事的武梦瑶出言提醒着萧晓,倒是让这个家伙瞬间就石化了,这不是天变了,而是世界末日了啊,罗金那个木头尽然恋爱了,而且,而且还老牛吃嫩草,不觉得恶心嘛,看着刘琳现在这个样子,萧晓又想了想如此成熟的自己,瞬间就是一阵寒颤,自己都不敢下手的东西罗金尽然下手了,这不是要逆天了嘛。

“对了,你季瞳表妹生病了,所以没来,不然的话她看见你应该很开心了”刘琳又出言提示道,不是季瞳不来,而是恰好她生病了,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的,所以为了避免萧晓失望,也怕萧晓对季瞳有什么意见才说了。

“那还等什么啊!快带我去”萧晓焦急不是装出来的,只是恰好有一个理由摆脱张润锐这个麻烦,所以说道,况且从蛮夷逛了一大圈后萧晓更加的珍惜亲情了,对萧灵珊和武梦瑶两个妹妹可是宝贵的不得了,而且长辈里面有血缘关系的只有季家的人了,想来也无奈,为啥到了他这一辈只有他这么一个男孩啊,太麻烦太麻烦了。

艾希等人给张润锐投以无奈的眼神后只好跟着刘琳和萧晓离开了,张润锐也跟来上来,没什么感觉,没有因为萧晓无视她就不爽,反正当初是她对不起萧晓先出轨的,现在这一切只能算是报应罢了,至于艾希等着则是知道张润锐的心思,这五年之间张润锐在钱家领地皇城也开了一个小小的诊所,因为态度和便宜以及手段高超的原因附近的人也愿意去她哪里,生活也过得有滋有味。

刘琳在钱家领地皇城的家不远,就靠近着萧府,按照罗金的手段来说这是很容易的事情,一间应该称为“前朝”官员的四合院里面,很幽静,连一个丫鬟都没有,至于暗处有没有人保护,那就不得知了,反正萧晓没有可以的观察,心急如焚的他急急忙忙的就推开了季瞳在这里的闺房,众女没有跟进去,让这两兄妹单独的相处一会儿,就连她们都不知道季瞳不好了。

“瞳儿,大哥回来了”萧晓笔直的就做到了季瞳的床边柔声说道,床上的这个当初天真烂漫的女子也长大了不少了啊,眉宇之间的青涩已经消失不见了,已然成为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按照季菲儿季家的基因来说再过一两年就能是那种倾国倾城的成熟女性了。

“大哥...”季瞳低声说道,被萧晓从沉睡当中给吵醒了,正如萧晓看她一样,迷迷糊糊的看着萧晓也是成熟了不少,长得更加的魁梧了,基本上和小白脸只剩下一点点勾当了。

“你安心睡觉,等你好了大哥再来看你”虽然很担心,但是萧晓也知道,既然刘琳让她在家里睡觉,那么肯定就是找到了治疗的办法,又不是什么大病的,所以连问都没用问就拍了拍季瞳的小手出去了。

爱情的牙齿

爱情的牙齿第三集

第1884章 交给时间

她终于肯跟他正面聊一聊了,盛世林很高兴,他紧紧抱着她,特别诚恳地说,“我可以发誓真的没有,我是爱你的,我甚至都特别后悔会认识她,我多么希望你是我的初恋,这样我们的感情就更加完美了。”

双清站在窗前,她没有将他推开,黯然地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闪过这些年走过来的点滴,感受着他拥抱住她的力量,双清这个善良的女人心里开始流淌着温热的情感。

“双儿,我爱你,我很爱很爱你。”

那种沉甸甸的感情让她没有办法放弃。

离开了这么多天,她一直在独处,一直在说服自己,也一直在为他辩解。

盛世林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平静,他紧缩的心脏松了松,脸颊还在火辣的疼,“双儿,不要再离开了,好不好?”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请求。

可是怀里的女人没有给他任何回音。

过了一会儿,盛世林缓缓地松开她,他走到她面前,双手握在她肩膀,深深凝视着双眼紧闭的她。

她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但她没有睁眼,她好想释然,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那是私生子啊,并不是历史遗留问题,是他们在婚内整出来的。

“双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信你两眼空空。”他握着她肩膀,轻轻地开口,含泪深情地凝视着她。

双清静静地闭着眼睛,她仿佛感觉到他的气息在一点点靠近,死寂一般的沉默里,他吻上了她的唇。

女人有些心惊地睁眼,他却将她吻得更深了……

这个吻很缠绵,他伸手搂住了她的身体,带着他全部的歉意。

夜,渐深……

楼下宽敞明亮的客厅里,盛誉和盛萱以及顾之仍坐在沙发里,所有事情都讲清楚了,气氛变得有点沉闷。

“妈妈是个完美主义者,这得是心中多大的坎啊,能过吗?就像一根针扎在那里。”盛萱心里就特别难过,“虽说没有感情吧,可那么大个人身上流着爸爸的血,这个事实是抹不掉的。”

“既然抹不掉,那就只能接受。”这话是盛誉说的。

“那我估计她也接受不了!”盛萱烦燥地说,“反正我是接受不了!”

顾之没有说什么,他沉默地看着姐弟俩。

过了一会儿,盛萱拧眉看向弟弟,“你是怎么接受的?你为什么这么平静?那个男人可是沈君浩啊!是你曾经的情敌啊!你曾经还想把他弄死呢,现在好了,身上流着一半和你相同的血。”

“……”盛誉双手始终扣在一起,身子微微前倾,手肘放在膝盖上,手指轻抵薄唇。

他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水杯,默然不语。

盛萱叹了口气,她靠入椅背,“唉,到底该怎么办啊?”

“你干着急也没有用。”顾之终于开了口,他伸手握了握老婆肩膀,“这件事情正好可以考验他们之间的感情,既然和那么没有任何瓜葛,那么这件事情还是可以原谅的,毕竟自己的爱人自己了解。”

“你说得倒轻松,这可是一个定时炸弹,现在不出事难保以后不出事啊。”盛萱忍耐地说,“在同学聚会上都能主动送上床的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我爸爸酒量向来不错,他对自己也有分寸,我还怀疑是那个女人下药了呢!她想干嘛呀?”

盛誉皱眉陷入了沉思,“她应该没这个胆,应该是没有预谋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呢?有时候别把人想得太善良了。”总之盛萱很担心。

盛誉拧了拧眉,他声音低磁地开了口,“当时我对沈君浩下手的时候,她也没有过来求我,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她根本就不知道沈君浩是我爸的儿子,而且沈家现在有了文莱那棵大树,根本没有必要招惹我。”

“文莱?”盛萱微怔,转眸看了看身边的顾之,他也是文莱人啊。

“他娶了文莱公主,如果沈信时还有那么一点点头脑,他就不会招惹我。”盛誉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现在最主要是妈妈的心情,这件事情可能需要时间去帮忙愈合。”

……

大约半个小时后,因为时候不早了,所以顾之带着盛萱回到了医务室。

一路上他不断安慰着她,“别想了,交给时间吧,一切都会好的。”

“我妈妈是眼里容不得半点瑕疵的人,你应该也知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顾之在领御呆了十年了,“虽然她容不得瑕疵,但是她足够爱你爸爸,所以一定可以走过这个坎的。你要相信他们几十年的感情,一定可以走到最后的。”

走进医务室的时候,盛萱回眸往主别墅看了一眼。

她看到二楼某卧室窗前站着两个身影……

顾之握了握她肩膀,将她带回了医务室。

回去之后发现时令辉还没有睡,顾之看到他气色比下午好了很多,于是对他说,“时先生,您现在困了吗?”

“还好。”

“那我为您做个检查吧?”

“可以可以。”

然后顾之对身边的女人说,“萱萱,你先去洗澡,我十分钟就好。”

“嗯。”

然后顾之拿来了医药箱,他开始为时令辉做检查。

时令辉听他的安排在椅子里坐下来,顾之打开了箱子,帮他做检查。

医务室里灯火通明,特别安静。

顾之盯着仪器屏幕上的数据,唇畔笑意渐深,他仿佛看到了奇迹。

时令辉看到顾之脸上似乎挂着淡淡笑意,他整个状态轻松许多,心里也涌上一股欣喜,“顾医生,我是不是好多了?”

年轻男子抬眸,“嗯,是的,癌细胞正在减少。”

时令辉愣了愣,眼里有希冀的光。

“我们一起努力,时先生。”顾之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了。

“嗯,一起努力。”他愿意相信他,愿意把自己的身体与生命交给他。

检查过后,顾之回到了卧室,他洗了澡,然后走到酒柜前拿了瓶酒,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

盛萱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递给她一杯。

头发湿湿的女孩伸手接过,他说,“萱,我们可以重新计划未来了。”

“研究又有新的突破了?”女孩眼眸亮亮地瞅着他。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