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
  • 主演:赵文卓,王静莹,莫少聪,熊欣欣,周比利,钱嘉乐,刘洵,王志文,鲁亦诗LouisRoth
  • 导演:元彬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香港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粤语,汉
  • 年份:1993
黄飞鸿(赵文卓 饰)夺得狮王争霸金牌后飘然而去,一时间广东会馆高朋云集纷纷做贺,八旗将军府副都统瓜鄂尔·成都(陈继铭 饰)大人登门拜访,原来八国联军欲使用各自的巨型赛狮挑战清廷,为维护国体,黄飞鸿决定出战与瓜鄂尔·成都将军共赴国难。梁宽(莫少聪 饰)再度惹下事端被黄飞鸿驱逐,无 奈只得与鬼脚七(熊欣欣 饰)等找到在北京办报的十四姨(王静莹 饰)求助,黄飞鸿亦赶到报馆,却与十四姨卷入了红灯照在租界内屠杀洋人的事端,黄飞鸿出手救人,与红灯照大师姐苗三娘(王菁华 饰)一同被德国兵士关押拷打。越狱而出的黄飞鸿从红灯照手中救出了众亲人,然而却因此错过了赛狮,瓜鄂尔·成都将军孤身战死。黄飞鸿为国为友,满腔豪情二次挑战八国巨狮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第一集

匆匆小半个月过去,还有两天就九月了,老妈也得上班了,渺渺也该上学了。

“渺渺,跟叔叔阿姨回家好不好啊?”

渺渺在闹别扭,她还不想走,在这儿每天可以看电视,吃东西,晚上可以听故事,小日子简直滋润得不要不要的。这回去就得去上学,每天坐在那儿,一点也不好玩。

“不要,我讨厌上学......”

老妈安慰道:“渺渺,上学好啊!可以认识新的小朋友,可以和很多小伙伴一起玩游戏,一起唱歌跳舞......”

渺渺摇头道:“不要,渺渺不要回去。那些小孩都太幼稚了......”

“噗——”

杨过听到这话就不能够了。你屁大的小孩,能被人家一支冰淇淋就被骗走的人物,还说别的小孩子幼稚,你脸红不?

杨过说道:“渺渺,你看哥哥厉害不厉害?”

渺渺思考了一下道:“厉害的。”

“哥哥那里厉害了?”

“嗯......哥哥可以画《猫和老鼠》......能讲故事......能打坏人......有好几个姐姐追......”

“咳咳......”

杨过老脸一红,你前面夸我也就算了,最后这一句是什么鬼?有好几个姐姐追这就厉害了?杨过反思了一下,还别说,还真的挺厉害的。

“那渺渺想不想成为哥哥这么厉害的人?”

“想......”

“想成为哥哥这么厉害的人,就要上学哦!上学,你可以给你的小伙伴讲故事,是不是很厉害?”

渺渺挠着头,似乎有点儿转不过弯来,她嚅嚅道:“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嗳,这就对了嘛!那渺渺跟叔叔阿姨回去要乖哦......”

“哇......我不回去......不要上学......哥哥跟我一起走......”

杨过一脸蒙圈,感情自己刚才说了半天,毛用都没有啊!

最终渺渺还是被老爸老妈带走了,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竟然哭着哭着都哭睡着了,也是一朵真真的奇葩。

临走,杨过将二老送到机场道:“爸妈,您回去再歇两天。你们闲着没事,可以去江南市买房子啊!我觉得渺渺还是换个地方念书比较好!”

老爸点头道:“这事儿我已经托我一朋友在看了,你舅你姑也要搬过去,也在张罗这事儿呢!再说了,你们电视剧开机不也在江南市么?到时候你自己去看呐......”

杨过苦笑道:“我哪儿空看去啊!到时候开机之后肯定特忙,而且只是开机在江南市,但是整部剧要跑好多地方呐。”

老妈道:“行了行了,你回去吧!儿子......你悠着点啊!媳妇到底选哪个,你自己看着办啊!但是千万别伤着人家啊!”

“知道了知道了......我还准备单几年呐.......”

“单你个大头鬼啊!”

......

叮叮叮......叮叮叮......

“喂,瑶瑶,怎么了?”

现在杨过已经喊“瑶瑶”喊得很顺口了,没办法,两人见的虽然不那么多,但是老妈天天念叨,所以杨过也就习惯了。

“杨过,你跟华夏儿童动漫社签了啥?”

“签了《一千零一夜》童话集啊!嗯?你怎么知道的?”

夏瑶那边松了一口气道:“哦!那我就放心了。我说怎么华夏的新闻推送上出现了《丑小鸭》的故事,原来是你有书了啊?”

杨过笑道:“也不算写书,都是些简短的童话,又不耽误时间,又能教育下一代,还能赚钱,一举多得,这事儿多好啊!”

夏瑶无语道:“也就你觉得这事儿简单,简单你怎么没见别人去做啊!对了,你在哪儿呢?怎么那么吵?”

“哦!我在机场,我爸妈今儿回家。”

“你也在机场?”

杨过一愣道:“什么叫我也在?你也在啊?”

夏瑶道:“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婷姐也是刚上飞机......”

说了位置,杨过索性就坐在椅子上翻起了手机。刚才他颇为诧异,华夏儿童文学社效率这么高,才签约十来天就要开始发行了?

殊不知,此刻华夏儿童文学社正忙成一片,陈浩一个人拿着仨电话在打。

“喂......印了多少册啦?八十万?你逗我哪!我跟你说,不管你用办法,今天必须翻倍,往后的三天你就给我印书就成了,甭管多少......”

“喂......宣传海报做好了吗?还没?你屁股被马桶吸住了啊?知道没做好那还不快点儿?一定要注名,诗仙杨过,还有借《猫和老鼠》的势,具体怎么操作不用我教你了吧?”

“哎......赵燕,今天的儿童节目,除了原定不可变更的节目,其它全部撤掉,放《三只小猪》......我考虑了一下,《白雪公主》还是偏女性化,小男孩可能就会有些抵触,但是《三只小猪》不同,这个简直就是童话界的烧脑片。这必须得放,放完了再放《白雪公主》......”

一通电话打下来,陈浩感觉自己嗓子都哑了。陈浩作为这一次项目负责人,可以算是有极大的魄力。原因无他,杨过画的《猫和老鼠》火了,杨过做的“最美的童话”在豆沙直播上也很火。他要赌一次,赌赢了,他就能升职,输了他就得滚蛋,所以此刻他特别紧张。

......

这边陈浩忙的屁股都不敢坐下,那边杨过惊讶地翻看着新闻,果然不愧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儿童文学社啊!大批量的软文发出去了,很多相关产业全都被打上了广告。

“乖乖,我这回搞事情搞了大半个月,终于有成效了啊!”

“搞什么事情?”

夏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杨过身后,脑袋已经凑了过来,一脸呆萌。

“喂,吓死宝宝了......”

杨过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一哆嗦,脑袋直接撞到一块软绵绵的地方。

“啊——”

杨过掉头,发现夏瑶正捂着胸口。

“臭小子,你找死是不是?敢欺负我妹妹,来来来,我今天非把你打趴下不可。”

杨过本来还尴尬不已,自己好像撞错部位了,结果一看见人高马大的夏知非,顿时精气神就足了。

“喂,大高个,你打得过我么?还把我给打趴下,我让你一只手都能干翻你......”

“你干翻我?我让你两只手你信不信?”

“不信......”

“不信是吧,不信就试试......”

夏瑶很无语,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杨过和老哥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两个人就好像吃枪药似的。

“你们俩够了......”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第二集

第1846章 容黎后记34

武明没有死,葛池李代桃僵的时候,估计已经考虑过事败的可能性,因此他留了一手,关键时候,想用武明换自己一命。

他给镇格门的答案就是,想救武明,可以,放了他。

容棱不是受威胁的人,但容夜希望能救回同伴。

容棱要跟郭副都等人商议,容夜只是个小捕快,没有资格参加这种会议,她被撵了出去。

在街上绕了几圈,不知怎么,容夜绕到了武明家,武明的妻子还不知丈夫命在旦夕,见了容夜,很热情的邀她进屋吃茶,又小心翼翼的向她打探武明的近况,问武明多久才能回家。

容夜一个字也说不出,最后闷着头,匆匆走了。

容夜不想回家,镇格门那边,因为她所在的小队犯错,队长已经被处罚,队员全都被强制在家“休息”。

容夜无处可去,最后兜兜转转,就去了清乐堂。

无所适从时,她总想着找她哥,这大概是自小到大养成的习惯,比起父母,她与哥哥更亲。

结果她刚到清乐堂,就看到容倾拖着一口锅,气喘吁吁的从里头跑出来。

容夜愣了一下,问:“你干什么?”

容倾理都没理她,抬步就走。

容夜纳闷,走进药铺,问其他人怎么回事。

其他人面面相觑,却都只是摇头,没给她答案。

容夜又问:“我哥呢?”

“在内堂。”有人回她。

容夜进了内堂,刚好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是她哥的声音:“太紧了,你别乱动。”

“……行,行了没有?”是文清公主的声音。

“你转过去点。”又是她哥的声音。

“这样?唔,疼,你,你轻点……”文清公主的声音。

容夜:“……”

他们在干什么?

对话为什么这么奇怪?

他们可还没成亲!

她哥是禽兽吗?

她该告诉爹娘吗?

哥的腿会被打断吗?

容夜风中凌乱,脑中一瞬间划过很多,她告诉自己,千万要冷静,要镇定!

容夜跟顾潮在一起后,就偷偷看过一些儿童不宜的东西,当然她并不要实践,只是不想一窍不通,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内室门没有关,她哥和文清公主,正在说一些引人遐想的话……

容夜陷入沉思,内心天人交战,在进去打断,还是转身就走之间,徘徊不定。

就在这时,里头文清公主的声音又响起,她语气有些抱怨:“……我自己戴吧,你弄不好。”

“那你取下来干什么?”容黎的声音也有抱怨。

容夜:“?”

戴什么,取什么?他们在说啥?

容夜轻手轻脚的上前两步,探出个头,往里面偷窥。

就看到她哥与文清公主衣衫完整,两人都站着,文清公主站在前面,她哥站在后面,她哥的手里,举着一条女式的腰带。

容夜:“?”

容夜整颗头都冒出来了,容黎抬眼就看到她,喊道:“你干什么?”

容夜紧张的走出去,视线一直在两人中间打转,试探性的问:“你们……”

文清公主脸皮薄,看到有人来,耳尖都红了,她一把拉走容黎手里的腰带,藏到背后,说:“我腰带松了,他帮我系,但他不会打结……”

容夜:“……”

做了什么能好端端的把腰带弄松?

容夜现在满脑子黄色废料。

容黎倒是有话直说:“她在腰带里藏了砒霜,我给卸下来了,但腰带戴不回去,我不记得你们姑娘家的腰带这么难系,还把她勒疼了……啧,你的腰带不就很好系吗?我还帮你买过。”

容夜:“……”

容夜以前是她哥的小尾巴,十二三岁的时候抽条,衣服经常小,他哥有时候就会帮她买衣服。

知道怎么回事了,容夜就有些尴尬,暗叹自己污秽,她上前拿过那个腰带,到文清公主背后,帮她系。

同时对她哥道:“姑娘家的腰带分很多种,打五绳结的,打八绳结的,我的腰带是男式,因为穿戴方便,穿裙子要用这种繁复的腰带。”

容黎不太高兴:“怎么这么麻烦。”

容夜懒得吐槽她哥,倒是悄悄看了眼文清公主,心里嘀咕,腰带都让她哥帮着系了,这个准嫂子,看来是没跑了。

系好了腰带,文清公主涨着脸说:“我,我回别馆了……”

容黎起身道:“我送你。”

文清公主忙摇头,又偷看了一眼容夜,说:“我自己回去就好……”说完就要跑。

容黎眼疾手快,单手拎住她的后领,把人整个扯回来。

容夜:“……”

她哥跟文清公主的互动,是不是有点问题?

文清公主扭手揪自己后领,结结巴巴的说:“让,让我走吧……”

容黎还是把她拎着,回头问容夜:“你来找我?”

容夜愣了一下,才点头:“……恩。”

“那一起。”

他说着,放开了文清公主的后领,转而握住她的手,牵着她出去。

容夜:“……”

马车上,容夜被迫坐在两个有情人中间,处境十分尴尬。

文清公主因为被容夜目睹绑腰带,现在根本不敢看容夜的眼睛,整个人处于随时都会烧着的状态。

倒是容黎脸皮厚,没受影响,还有空问妹妹,“来找我,因为武明?”

容夜这才想起过来的正事,忙把葛池的事说了一遍,又道:“爹的意思,好像是不想把武明换回来,但我觉得……”

“爹的决定是对的。”容黎说:“葛池是个惯犯,为人狡猾奸诈,他说武明还活着,有可能本身就是谎话。”

容夜道:“但也有一线生机……”

“不能这么想。”容黎道:“官府不能向匪徒妥协,这是原则问题。”

容夜着急:“那武明怎么办?”

容黎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这件事爹已经接手了,娘也会帮忙,你忘了,娘会诱供,能通过观察罪犯表情举止,判断其话语的真实性,她说不定能套出一些信息。”

“可是……”

“别说了,丑丑,不要意气用事。”

容黎按住了妹妹,见旁边文清公主睁着一双大眼,正好奇的往他们这边看,便主动解释:“葛池,昨天你迷晕的那个人,我昨天就与你说过,他是一名通缉犯,冒名顶替了丑丑一位同伴,现在那位同伴生死不知。”

文清公主明白了,“噢”了一声,小声问容黎:“那那位同伴,救不回来吗?”

容黎冷笑:“葛池说,放了他,就把人换回来。”

文清公主拧起眉来。

容黎就是顺嘴说给她听,也不指望她有什么见解。

结果,却听小公主突然细声细气的道:“能送我,去昨日那个客栈门口吗?”

兄妹二人同时看向她。

文清公主让两人看得紧张,咽了口唾沫,紧张的说:“……我想起一件事,不知道有没有帮助。”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

黄飞鸿之四:王者之风第三集

这种身体迅速愈合的情况在摔断腿时,就隐隐出现了。

难道真的是身体机制发生了变异?

想不通的问题,商裳从来懒得想,她刚下床,手机嗡嗡响起,范彬打来的电话。

“范导,《朝歌》宣传需要我出面吗?”这几天因为这件事,范彬给她打过不少电话,她以为又是因为这个。

“不是。”范彬道,“明天有个慈善晚宴,举办方给了我几张请帖,我是想给你一张。”

慈善晚宴?

“很多大牌明星和导演都会参加,另外还有各种时尚界的泰斗会出席。”

范彬话说到这,她懂了。

“明天几点?”

“晚上八点半,七点半开始入场,要我开车接你吗?”

“不用,我自己开车过去。”

“那好吧,记得要穿礼服。”范彬叮嘱完这句,就挂了电话,看似高冷,实则抱着手机嘿嘿直乐。

他卖给商裳这么大的人情,以后让她用出演角色来还回来,嘿嘿嘿……只是,他没有算到,商裳向来是个又便宜就占,还便宜?看心情的任性的人。

礼服?

挂了范彬的电话,商裳想着这个问题下楼,手腕突然被抓住,痛的“嘶”了一声,拍开对方的手,抬眸冷眸看过去!

聂思玉被吓了一跳,脸上僵硬的扯出抹微笑,“裳裳,你好不容易在家里住几天,妈也好长时间没跟你好好聊聊了,跟妈出去逛逛街怎么样?”

这个聂思玉又搞什么鬼?

商裳拧眉,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她,本想拒绝,可忽然想起她也要买礼服,“好,什么时候出门?”

“就现在,怎么样?”聂思玉紧绷着的心呼出口气,这个商裳什么时候给人压迫感这么强?跟她那个儿子一样。

“现在?”商裳挑眉看向天色不早的窗外。

“晚饭我们可以在外面吃,老爷去参加朋友聚会了,夜煜忙着工作的事,你也不希望他公司家里来回两头窜的来陪你吧?晚上就我们两个人,我们吃完饭就去逛街。”聂思玉微笑着说。

商裳越发肯定这背后有什么阴谋。

也好,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昨天她被绑架被虐,心里有郁气没有发泄出来,就陪着她玩玩吧。

商裳上楼换了身衣服,戴上墨镜帽子。

这装扮可能被办法阻止人不认出来,但明星讲究的是穿着打扮,而非真的不想人认出。

商裳和聂思玉来到一家餐厅。

很快她就知道了聂思玉喊她出来的目的——商颖茹局促而面带羞涩的对她点了点头,怯声道:“姐姐。”

商裳目光移向聂思玉。

后者脸色变的也是快,唇角挂着轻蔑和不屑的冷笑,“我叫小茹过来陪我们逛街的,上次小茹陪我逛街,我觉得她的眼光很好,你不介意吧?”

她有介意的权力吗?商裳摇头,反正早猜到聂思玉会搞鬼。

没出现自己意料之中的反应,聂思玉皱起眉心,给了商颖茹一个眼神。

后者心领神会,抿着唇,怯懦的小心看了两眼商裳,“姐姐,你……是不是生气了?你如果生气了,我可以现在立马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