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为奴

公主为奴
  • 主演:昂哈尼玛,哈丽娅(美娜)
  • 导演:鄂勇林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一句谣言,草原上同族部落血肉厮杀,昔日金鹰部落的小公主成了王府马棚里的小奴隶。十年后,王福晋为长大的公主赐名“达古拉”献给王爷,让她替自己为王爷传宗接代。达古拉昔日青梅竹马的恋人阿尔山来到部落,相见却不能相认。王爷突然病逝,王福晋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扶植阿尔山为新王爷,并要改嫁与他。此时,另一部落发动暴动,一场同族之间的血肉厮杀即将再次上演。面对部族间的互相厮杀,面对青梅竹马的心上人,面对草原上一触即发的生灵涂炭,达古拉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公主为奴第一集

早饭做好,易崇明让厨房送饭到秦牧之的房间。

麦青青迟疑了一下,“要不然,让秦牧之到餐厅来吃饭吧。”

易崇明看着麦青青,说道:“还是算了吧,眼不见心不烦。吃饭吧!”

麦青青:“……”

这顿早饭,有点食之无味。

吃完饭之后,麦青青在客厅里面坐了一会儿,可是秦牧之没有来客厅。

从那天晚上跟秦牧之说了那番话之后,她就没有再跟秦牧之见过面。

这都已经一天多了,秦牧之也没有在自己的面前出现……

麦青青上楼去了,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下来,可是鼻子一阵阵的发酸。

好吧,这样也好,终究……一别两宽。

可终究还是忍不住,眼泪落下来。

她的心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秦牧之的出现再度将她的心扰乱,这个混蛋!凭什么要这样对她呢?

现在知道待在房间里面不出来了,怕碍着她的眼了?

他根本就不应该出现,乖乖在他们秦家呆着不就好了?

秦牧之……

为什么想到他,她的心里还会那么痛呢?

麦青青心里难受至极,昨晚上没有睡好觉,她的头也疼得厉害,就那样默默流着眼泪,最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上午十点多,易家来了两位客人,秦思源和尹清荷,他们是来接秦牧之的。

之前因为大雪阻碍,他们没有办法及时赶过来,这两天不下雪了,交通上总算是方便了一些,他们也才能来到这里。

易崇明将他们带到了秦牧之的房间里面,“他的身子还是很虚弱,回去之后要好好养身体。”

秦牧之看着他们三个,又往他们的身后看了看,没有发现麦青青的身影,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终究,他要离开这里了,她还是不愿意看他一眼吗?

秦牧之早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可是没有看到麦青青,终究……还是有点不甘心。

但是再不甘心又怎样?

终究……还是要离开的。

她看着他会难受,可是他见不到她会心痛。

他们俩……就是这样的矛盾。

等到秦牧之走出房间来到客厅的时候,还是没有见到麦青青的身影。

秦思源和尹清荷看着秦牧之那恋恋不舍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在等麦青青。

可是青青当初离开秦家,不就是为了避开秦牧之吗,现在……又怎么会再见他呢?

尹清荷叹息一声,“走吧!”

秦牧之还是有点不甘心,目光落在了易崇明的脸上。

易崇明说道:“见了面更难受,还不如不见。”

一句话,打破了秦牧之所有的希望。

是啊,见了面又能怎样?那样的话,只会让他……更加舍不得。

秦牧之深吸一口气,对易崇明说道:“谢谢您这几天来的悉心照顾。”

然后,转身冲着秦思源和尹清荷说道:“爸、妈,咱们走吧!”

说完之后,秦牧之率先朝着大门口走去。

尹清荷连忙追了过去,秦思源对易崇明说道:“这些天,劳烦易总了,承蒙易总不嫌弃,反而还收留他!”

易崇明说道:“说到底,心软的那个……不是我!”

秦思源一愣,“我明白了。”

不是他……还能是谁呢?只能是麦青青。

秦思源的心中酸涩不已,青青那孩子,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却又隐忍的让人心疼。

如果真的能狠得下心来,那么即便秦牧之在外面冻死饿死,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终究……都是秦牧之造的孽啊,如果当初没有他犯下的错误,或许这个新年,他们四个人还像前些年一样团聚在一起。

“惭愧啊,都说子不教、父之过,都是我没有教育好这个孩子……”

可是现在再说什么,也都没有意义了。

*

等到麦青青忽然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中午,她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有些迷茫,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起身下床,麦青青走下楼梯,看到易崇明坐在客厅里面看着杂志。

听到麦青青下楼的声音,易崇明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

“他已经离开了。”

麦青青的心狠狠一颤,离开了?她之前……睡着了,竟然都没有听到。

易崇明说道:“他走的时候有点不甘心,想要再见你一面,不过,没有那个必要了,你说是不是?”

麦青青垂眸,没有作声。

“这几天你也累坏了,他走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麦青青听着易崇明的话,好好休息一下吗?

是啊……秦牧之走了,终于走了,她也可以静下心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从今天开始,不再去担心秦牧之,不用去想他,更不用去惦记,就这样……

他们两个人,从此不再相互打扰,真的……挺好的。

虽然心头还有苦涩,但是慢慢的,总会散去。

而以后……她一定要忘了他,彻底忘了他。

从此以后,跟秦牧之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

转眼间,又一个星期过去。

这两天,麦青青有点烦躁,因为大姨妈晚了好几天了。

这种情况正常吗?

一般说来,大姨妈早来或者晚来一个星期,应该都属于正常范围,但是这一次,她的心里没底。

这天,麦青青说要出去散散心,于是易崇明安排了司机载着麦青青出去兜兜风,但是在一个药店的门口,麦青青让司机停下来,她去买了验孕棒。

为了保险起见,她买了好几种,装在自己的包里。

她的心早已经乱成了一团麻,越缠越紧……

还记得当时她已经吃了避孕药了,可是后来,她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

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麦青青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等到回家之后,她直奔洗手间,拿出验孕棒开始检测。

当她看到上面显示的两道杠时,脑袋嗡得一下,大了。

怎么……会这样呢?

说不定这一支不准,她又拿出了另外的两支验孕棒来测试。

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麦青青愣愣地瞅着眼前的验孕棒,目光有些僵窒。

一颗心,全都乱了。

她……竟然……怀孕了!

公主为奴

公主为奴第二集

一只手抓着墙壁,赵斌感觉整个人都要脱力了,右手仿佛要断了一样,额头冒出了汗水,整个人的表情也变的有些扭曲。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动用神秘气体的时候,窗户上的那把手枪收了回去“把门口的人轰走,免得那小子不上钩。”

金武的声音!

赵斌没有想到金武就在他头上边,如果对方探出脑袋看一看,一定会发现他在对方窗户下边。

这个时候赵斌心跳加快,他知道如果被发现,他虽然有异能傍身可以快速离开,但再想救走欧成就难了。

天高皇帝远,如果这是在华夏,给金武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关押欧成,正是因为在摩纳哥,所以对方可以这么肆无忌惮。

对方喊了一嗓子,幸好楼下的保镖没有看过来,只是朝着门口走过去。

趁着这个空档,赵斌用力抓住墙壁,朝着窗口攀爬上去,他的想法从一开始就不是带走欧成,而是要擒贼先擒王。

先带走欧成,必须抓住金武,只有抓住这个人,他才能确保自己与欧成安全离开摩纳哥。

这次的任务没有任何接应,毕竟离得太远了,所以赵斌要给自己想好退路。

他带着欧成离开,别说能不能坐飞机,估计连这个小岛都无法离开,所以这个时候控制住金武,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而且对方给他布下天罗地网,如果他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背叛国家的,多少会有些不甘心。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对方这么猖狂,他不介意带金武一起回国,前提是他先抓住金武。

“啪!”

玻璃窗被踹开的那一刻,金武看到了仿佛如神兵而突然出现的赵斌,眼神中带着惊讶与疑惑,他不清楚为何赵斌会出现在这里。

下意识的想扣动扳机,但赵斌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扣动扳机。

他的手腕就传来了剧痛,手枪掉落在了地上,手腕仿佛断裂的疼痛让他表情变的有些扭曲。

还不等他发出惨叫,赵斌的左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巴,这一刻金武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仿佛当初第一次见到摩纳哥本地的黑帮大佬一样。

“敢发出一个声音,我让你死在摩纳哥,你这个卖国贼!”

“唔唔唔……”

金武想说一些话,想去解释一些什么,但赵斌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捂住他嘴巴的手仿佛焊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根本无法挣脱。

小腹上挨了一拳,金武整个人的表情变的有些滑稽,痛苦与惊恐,额头细密的汗珠,让他现在看上去十分狼狈。

赵斌眼神中没有任何感情,对于这种拿着国家的研究成果谋私利的,他从内心鄙视,对于这样的人,赵斌可不会心软。

“再废话一句,我让你现在就死在这里。”

这次金武学乖了,没有去解释什么,而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一会打电话给你的人,让他们把欧成送过来,如果你敢耍花样,我会在你的保镖救你之前一枪结束你这条狗命!”

从金武兜里拿出手机,赵斌递给了对方,示意对方拨打号码。

金武万般不愿意,他之所以留欧成杀赵斌,只是因为他把欧成当成一张防身的底牌,有了一张底牌就不会需要第二张,这也就是为何对待赵斌方面,他可以痛下杀手。

欧成只要不死就行,他会给对方吃喝,如果有一天国家想对付他,他也可以用欧成这个人质做一些文章。

如果现在把欧成交出来,他的底牌就没有了,不过他没有拒绝,毕竟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他还活着,只要赵斌与欧成没离开摩纳哥的范围,他就有机会再抓到二人,到时候他一定会让赵斌生不如死。

“我是金文涛,让人把地下室那个人带到我的房间,赶紧!”

金武在枪口顶着脑门的情况下,不得不打电话给外边的保镖,他感受到了赵斌的杀意,只能乖乖的按照赵斌所说的去做。

当保镖带着欧成出现在金武门口的时候,赵斌让金武去开门,他则站在视角盲区拿着手枪指着金武。

打开门的时候,金武看向门口的保镖,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冲出去,但看到赵斌的手指扣动扳机,他只能故作镇定的让保镖离开,他带着欧成走进了屋子。

欧成双手双脚都戴着手铐,这也是保镖放心金武与欧成独处一室的原因,更何况这几天的摧残,现在欧成浑身是伤,走起路都一瘸一拐。

“还好,至少没缺胳膊少腿。”

赵斌看到眼前的欧成,一件米黄色的半袖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深橘色,腿上的裤子也破破烂烂的,这个时候如果说欧成是犀利哥,绝对会有人相信。

曾经红极一时的乞丐犀利哥的造型,欧成如今的打扮不比其差多少,胡子留的很长头发也乱糟糟的,显然很久没有洗漱了。

欧成茫然的看向赵斌,关在地下室这些天他都分不清白天黑夜,更不知道现在何年何月,他的精神上有些崩溃,这个时候看到赵斌,他还以为在做梦。

“我来了,我带你回家!”

赵斌自然明白欧成为何有这样的表情,内心忍着杀意,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金武,光是一个眼神就吓得金武颤抖了一下。

文武二字用在这样的人渣身上真是白瞎了,他想到了葛文葛武这两个之前陪在他左右的汉子,那样的男人才配的上文物二字。

“我给你三分钟时间,安排车把我们送离这座岛,超过三分钟,子弹会穿过你的脑袋。”

“三分钟?现在是夜里,这座岛上现在已经处于暴走,那些亡命徒会杀了我们!”

“很聪明,知道我会带你离开,但这是命令不是请求,你必须执行!”

“好……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我安排一下。”

“随意。”

赵斌耸了耸肩膀,反正等三分钟之后他会动手,他不是吓唬对方,而是真的要动手,至少要赶紧离开这里,免得夜长梦多。

公主为奴

公主为奴第三集

第四百七十五章 核心弟子的头领

吴悔现在可以说已经明白了五行珠中的秘密,原本吴悔以为五行诀就是五行珠中的秘密,而当吴悔身体破碎,一缕残魂机缘巧合下进入到五行珠后,才知道真正的秘密是虚无之道。

或者说五行之道只是小道,虚无之道才是修炼大道。吴悔现在凝练虚无体质,也不过是初窥皮毛。说是真正的虚无之体,便可生阴阳五行,乾坤混沌,那种手段根本无法想象。

吴悔现在虽然远远达不到那个层次,却知道了修炼方向。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能够踏足那个领域。

吴悔在房间中呆了半个时辰,便已收功,脸上洋溢着一丝喜悦之色。虽然没有了五行珠,吴悔却感到自己运转五行诀,体内的武气运行,不比以前速度慢。这就是虚无体质的好处。而且吴悔是利用五行之气凝练的虚无体质,在这五行空间中,吴悔更加感到得心应手。

“虽然没有突破到五星武师的层次,不过现在若是再遇到那重千刀,手段尽出要杀他也不会拼的自爆的下场。”吴悔心中暗道,有些期待能够遇到重族的那个圣子。

嘭嘭!

正在这时,从在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吴悔不用查看也知道是那重千红回来了。

“千红师妹,你进来吧。”吴悔的声音中带是了一丝邪性。

“不要啦,重族的其他弟子都已经来到了缘来客栈,还请师兄过去主持一下,我若是进来,恐怕又要耽误一些时间。”重千红那娇媚的声音响起。

吴悔脸色一怔,已经了然。原来的重千邪虽然没有与重千红行欢好之时,却也是经常调戏。若是重千红真的进来了,依照重千邪的性子,必然要与重千红胡闹一番,此时重千红不愿进来,正合吴悔心意。

吴悔走下床去,打开房门,正好看到重千红一脸羞红,仿佛正在犹豫着该不该进来。

“走吧,师妹。”吴悔转身向楼梯口走去,重千红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也跟着吴悔一起下楼。

微微一感应,吴悔就知道了那些人的所在。

这次执行杀戮任务,重在派遣一名圣子,三名天子,还有三十名核心弟子。

圣子与天子要明日才能够到来,那三十名核心弟子,除了重千邪与重千红,此时已经有二十名弟子出现在了缘来客栈,只有八位还没有到来。

吴悔走进了聚集地的大厅,目光一扫,便把这些重族弟子的修为实力都收入眼底。这二十名弟子修为都在武师以上,都是武师初期,最高修为的不过是与重千红一样,是三星武师。自己所装扮的重千邪是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四星武师,其实吴悔的真实修为也是四星武师,不过他的四星武师,可是比重千邪强的太多。

“千邪师兄!”

“千红师姐!”

看到两个人进来,大多数人站起身来,来到吴悔与重千红身边,躬身拜见。

实力为尊的道理在这重族中同样的适用,重千邪原本就实力强劲,有着强大的越级挑战的能力,在这些核心弟子当中算得上顶层人物,加之其心狠手辣,邪气凛然,此时一些武师初期脸色有些变化,上前躬身见礼。

“嘿嘿,各位师弟,不必客气,你我都是重族核心弟子,这次任务,若是完成了不错,各位都有晋升天子的希望。”吴悔嘿嘿一笑,寻了一把椅子,斜斜坐下,抬起一只脚,搁在身前的桌子上,神情甚是张狂。

重千红则是坐在吴悔身边,如同小家碧玉一般,脸色绯红,目光流彩转动,扫过其他的弟子。

每一个被重千红看到的弟子无不身体一寒,视线纷纷躲避,他们都知道重千红的手段,要上她的床容易,不过想要要下的了她的床,起码要达到天子身份。曾经有一名七星武师核心弟子看上了重千红,与她良辰一度,第二天被人发现其元阳全无,修为更是跌落先天以下。直接被剔除出核心弟子之列,而那一次重千红的修为却是从二星武师达到三星武师。现在所有知情的人都不敢与重千红单独呆在一起,怕是被她所蛊惑,凭白丢了修为。

不过能够与重千红单独一起的核心弟子并非没有,眼前的这个重千邪就是其中一人。

重千邪修炼淫邪之数,与那重千红不逞相让。两个人在重族中是一对有名的淫人。几乎所有的核心弟子都对两个人敬而远之。

这次重族派遣任务,与这两个人一道,让其他人的心中都感到有些不舒服,不过好在这次是在圣子带领下,有着三名天子护法,倒不担心对方会太过肆无惧惮。

“千邪师兄,任务定的时间是后日出发,明日圣子与天子降临,你今晚把我们召集在这里,所谓何事?”众人落座之后,一个身材矮小的青年人神情恭敬,开口说道。

这个青年看似三十左右,身材消瘦,眼睛如绿豆般大小,一脸的尖嘴猴腮,模样猥琐,年纪比重千邪要大一些,却称重千邪为师兄。吴悔已经知道这个人名为重千侯,在这些人中算是修为比较高的,达到了三星武师,而且以往时候,重千侯一直以重千邪马首是瞻。

“师弟,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明日圣子降临,我们的行动一些听从圣子安排,不过我猜测圣子只会理会那三名天子,对我们根本无暇顾及。所以我们这些核心弟子总要选出一个领头人,若是执行任务时,圣子天子不在身前,还能够有一个统一的调度,各位意下如何?”吴悔邪邪一笑,环顾四周,淡淡说道。

“好,一切以千邪师兄做主。”重千侯立刻表态说道。

“是啊,千邪师兄实力最强,自然是领袖的最佳人选,我也同意。”

“我赞成,我们核心弟子原本势弱,有了千邪师兄的主持,我们的安全也会多了一些保障。”

……

吴悔的提议立时引起了一些人的赞同,纷纷表态,不过也有几个人脸色沉思,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重千邪,这核心选个领头人,我自然同意,不过这领头的人选,我却不敢赞同。”这时,一道不协和的声音响起。

吴悔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同样是三星武师的青年站起身来,青年看似二十四五岁,其眼神看向吴悔,充满了一丝厌恶之色,口气有些讥讽的说道。此人直呼重千邪的名字,显然对于重千邪极为不尊重。

“哦,千海师弟可有什么好的人选,若是比我有更强的人,我自然可以相让。”吴悔笑道,神情看似毫无在意,其周身散发了阴冷却让在座的众人都能够感受的到。

“重千邪,我只是不同意你当这领头人而已,难道你还想要对我动手不成?”一旁的重千海脸色一变,原本讥讽的目光闪过一道惊惧之色,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的冰冷气息,重千海的身体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嘿嘿,你我虽然同是核心弟子,不过实力为尊的道理,你不会不懂,你连一个师兄都不称呼,我可以不在乎,不过若是你说不出一个比我实力强的核心弟子来,那可就别怪我的邪气手段了。”吴悔嘿嘿一笑,目光盯着重千海,一抹杀意一闪而逝。

吴悔自然不是随意的想要当这些人的头领,他们此去东州执行杀戮任务,吴悔想要从中破坏,就要知道这些人的行踪,若是当上了这些人的头领,以后的行事好方便许多。而且吴悔的目标是那圣子天子。核心弟子虽然在这些人物面前不算什么,不过若是执行人物的这三十名核心弟子都在一条线上,吴悔就有把握找到机会击杀圣子。

既然要当这头领,吴悔就不容的别人破坏,而且以重千邪的性情,这种事情,自然能够做出,不受别人怀疑。

“重千邪,你虽然是四星武师,这次执行任务的四星武师的核心弟子也不只是你一个,重千冰与重千鹤同样是四星武师,实力不比你差,这次若是选不当这核心弟子的领头人,他们必然不会服气。”重千海的声音中已经带是了一丝颤抖,强自镇定的说道。

“重千鹤!”听到这个名字,吴悔的目光中闪过一道杀意,这是一道真正的杀意,这次就连吴悔身边的重千红都感到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的师兄动了真正的杀机。

“千邪师兄,大事为重!”重千红低声提醒道。

吴悔深吸一口气,脸色间再次恢复了平静。

重千鹤这个名字,吴悔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在天风帝国的海云派中,就是重族中的重千鹤与重千风两个人把海青蓝带走的。此时乍听到这个名字,吴悔的心中真正的杀意也止不住的溢散出来。

“重千鹤,他若是惹到了我,也照杀不误。”吴悔的神情再次变得邪气,语气淡淡的说道,众人只是以为吴悔只是口中逞能,随意说说,毕竟那重千鹤也是四星巅峰武师,其实力不比重千邪低,甚至略高一筹,却不知道吴悔心中的杀意已如滔天。

“呵呵,千邪师弟,好大的口气,莫非真的如此想要与我交手吗?”正在这时,大厅门口出现了一道黑色身影,一个满脸阴鸠的青年走了进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