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左手

我的左手
  • 主演:马跃,徐筠,彭玉,李幼斌,田成仁
  • 导演:陈国星,乔和平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7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南部军事行动中,侦察班长胡小军(马跃 饰)身负重伤不省人事,如果不是护士范春晓(徐筠 饰)心思缜密,他险些被放弃治疗,胡小军醒转过来,可还是失去了右臂。胡小军自感成为废人,脾气日益暴躁,但范春晓始终任劳任怨的给予他照顾,胡小军爱上了这位善良的姑娘,可在他进入军校进修之前向范春晓表白之际,收到的却是后者的婉拒。胡小军为了不使在战场上搭救自己的两位战友白白牺牲,矢志献身一线岗位,拒绝了回原籍担任高级干部的安排,用一只左臂完成了军校的学习任务,被分配到武警部队担任连指导员,再度和当年的战友合作,开始了自己在和平年代的再度拼搏

我的左手第一集

方奇五指箕抓深深地插进狼妖的身体里,从里面掏出一枚亮晶晶的妖丹来,再掏了一把,就在狼妖的后脊椎附近掏出一块橙黄色的魔晶。

一枚火红色的妖丹,一枚橙黄色魔晶。方奇在手里掂量了下,连连摇头:“哎呀,这是七级妖兽吗?分量明显是不够啊,质地也不咋样。”

旁边的那些妖狼的小弟都吓懵逼了,这人是在菜市场买菜吗?这个分量还不够?这可是他们老大的妖丹和魔晶!很快他们就发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霸道了,都膝盖发软跪倒一遍,还有的妖兽吓的屎尿横流。

方奇收起两件宝贝,凌厉的眼神扫了一眼,这帮家伙都噤若寒蝉瑟瑟发抖。看见那个白人撒腿要跑,冷声道:“我特么叫你走了吗?”那个白人顿时如中了定身法,腿脚跟弹琵琶似的抖动个不停。他见过暴力,见过血腥,可从来也没见过秒杀他们老大的主。

方奇一眼看见站在后面的那汉子,招招手:“你过来。”汉子战战兢兢地上前:“爷,您,您要做什么?”方奇一指周围的这些妖兽,问他:“你能不能打得过他们?”

汉子有点懵逼:“这个……”方奇没好气道:“什么这个那个的,我就问你,能不能打的过他们,打的过就暂时收下他们做小弟,打不过,我助你!”

汉子有自知之明,赶紧拱手作揖:“爷,我确实是打不过他们。”他充其量也就是个练体者,有把子傻力气,欺负人还行,跟妖兽打还没什么信心。

“你过来。”方奇招手让汉子过来,伸手搭在他的脑门上,“我给你开个光,可以给你助力,但不是给你嘴上开光。”一股雄浑力量喷薄而出,从汉子的脑门天灵盖灌注而入。

这汉子跟鬼上身似的,两眼乱翻浑身颤抖,嘴巴里都涌出白沫子来。方奇一松手,汉子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方奇连连摇头,这家伙还真不行。幸好他只用了一成真力,还及时把手收回来了,饶是如此,汉子也犯羊癫痫般的哆嗦了好一阵子。

面对着这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巨狼,方奇随手召唤出蛟兽巨鹰和蝎兽,巨狼再大,也不过是给三个家伙打个牙祭。那些小妖兽看见三只妖兽撕咬着巨狼的尸体,都吓的真剩下害怕了,连动都动不了。

汉子好不容易苏醒过来,两眼金光乱射,搞的跟刚修好的机器人似的,方奇对他摆摆手:“带着他们滚蛋吧,别再回来烦我们了!”

汉子忙不迭地招呼那些家伙逃走了,方奇扭脸看那个白人还跪在地上,上前踢了他一脚:“你还不滚,难道要给我养的宠物当点心?”白人忙磕头爬起来就跑。

方奇看三只妖兽把巨狼撕咬吞吃了个干干净净,又伸出舌头把地上的血迹也舔干净了才把它们都又给收起来,转身回到木楼。抬手把巨狼的妖丹扔给少年:“拿着吧,他们没等到你去报仇就送上门了,这东西对你的修炼也有好处。”

少年拿着妖丹,脸上泛着红光,眼泪却扑簌簌地落下来。他一哭,老板娘母女都也是痛哭失声。大概是老板娘也觉得当着客人面实在是太难为情了,拉着女儿推上儿子进了屋子去了。

苗苗接过那枚橙黄色的魔晶,“这块魔晶质地确实是不怎么样,可是你杀了那头巨狼,镇子上的镇主会不管吗?”方奇朝里面屋子房间看了看,说道:“妖兽毕竟是妖兽,他们的脑力不够,以为只有强权和杀戮就能解决一切问题。我给这个孩子检查了下,他的资质很不错,只要修炼得当,他很快就能成为这个地方的霸主。”

众人也都看向他,葛昭昭反诘道:“他就算是个天才,也不可能会在短短的数月时间里就能改变小镇的格局吧,你这么急功近利并不是什么好事。”

方奇笑笑:“旧的格局就是给人打破的,这个崇尚武力,建成的不合理陈规我们要就来打破它。我可没说一定就让他几个月就改变小镇格局,可他还是个少年,时间上他有优势。而且他的潜力也是优势,如果我给他助力给他丹药帮他修炼,那他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那就可以完全让他去历练嘛。”

孙静怡脑子很快,她马上就猜测到了方奇的心思:“明白了,你是想让我们也去参加历练,是这个意思吧。”

方奇微笑:“一味的躲避,恐怕也没法把你们的实力迅速提升起来,只有边历练边修行才可能有很快提高的机会。人生,江湖也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吴翠玉放下筷子,欣喜道:“那么说,咱们也可以在修炼中成长起来,就在这种不断的争斗和磨练中提升自已了。这倒是件好事。”张丽则说:“这么说来,我们又要打打杀杀的了,摧毁这座小镇,会不会招致妖兽的报复?”

苗苗倒是无喜无忧的样子:“先吃饭吧,吃了饭我们先修炼易容术和化身术,免得这里的麻烦还没解决,我们就被火鸦找上头了。”

她们吃完饭,便上楼去了,饭桌上只剩下还在自斟自饮的施贝贝,这家伙喝的醉生梦死的,这阵子才喃喃自语道:“你这家伙还真不怕惹事,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方奇倒完最后一滴酒,“没什么啊,我只是想在争斗中寻找到平衡点,火鸦虽然很牛叉,也在我手下落败了。既然已经得罪了,怕也无用,那还不如坦然面对好了。”

施贝贝挠挠头,把油乎乎的大手在脸上头上乱抹,打着酒嗝咕哝着找个地方睡觉去了。老板娘一家人先后出来,两眼都是红红的,来到方奇面前跪下:“恩人,太谢谢你了!”

方奇赶紧把母女俩扶起来:“现在相信我能治好你的儿子了吧?”老板娘一个劲地点头,少年目光炽烈地看着方奇:“师父,我要拜你为师!”

方奇摇头:“不要了吧,你们刚才也没吃好,不如一起来吃个饭。我来跟你们说说治疗的法子。”

我的左手

我的左手第二集

徐殿主念叨了一会儿咒语,却发现神明赐福迟迟没有降下来。他心里觉得很奇怪,忍不住说道:“奇怪,神明赐福怎么没有降临我等身上。难道是刚才那两人说的话,得罪了神明。惹恼神明不给我等赐福…

…”

神明赐福降不下来,徐殿主开始找缘由。

他没有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把目光放在别人身上。很快他就锁定了,刚才说话质疑光帝的那两个武者。

言语对光帝不敬,有些冒犯神明的意思。

徐殿主的话语声不大,但是在场所有武者都听到了。

徐殿主这么一说,那两位武者顿时变成众矢之的。其他武者包括吴枫,都相信了徐殿主的话。毕竟他是在场唯一的神职人员,能够沟通神明。神明赐福降不下来,也肯定是出了问题。

徐殿主说的有道理,刚才那两人言语确实不妥。

因为这两个武者的冒犯,神明不肯赐福,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和损失。徐殿主话音刚落,所有武者都抬起头,将怨恨的目光投向那两位武者。

这些武者跪在地上气势汹汹,怒火滔天,好像随时都要将这两位武者大卸八块碎尸万段。

这两位武者也是身上狂冒冷汗,他们很是心虚,也觉得是自己犯了大错,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两位武者将脑袋都快要埋在土里面了,一方面是表达愧疚的姿态,另一方面也是内心非常害怕。这些武者的恐怖样子,简直是要将他们两人生吞活剥。

“我看神明是不会原谅他们两人的,他们不死我们无法得到神明赐福……”

“说得对,只有他们死了。神明才会消气,才会给我们赐福。”

“咱们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用他们两人鲜血来祭祀神明送给光帝。”

……

气氛越来越紧张,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提议道,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附和。众人都赞成将这两人杀死!

“你们不能这么做……”

“你们太狠了。”

两位武者听到这些话,立马大惊失色的抬起头抗议道。他们其实心里也清楚,他们两人不是这里这么多人的对手。

只要一动手,他们立马就会被击杀。

能够来神庙里面冒险的人,一个个都不是平庸之辈。在外面也都是受人尊敬的天才和强者,他们两人在外面也称得上是天才,但是在这个地方。面对这些人,完全没有什么优势。

他们两人抗议是没有用处的,许多武者将他们二人围住,准备马上动手强行斩杀二人!

“等一下……”

“用他们两个的鲜血来祭祀神明,送给光帝。我想应该起不到什么作用,何况光帝又不喜欢这种事情。他没有那么嗜血……”

双休站在一旁看不下去,立马开口说道。他没有那么嗜血,也不想看见死人。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情,就杀掉两条人命,在双休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其他武者听到双休的话,也都纷纷停下动作回头看向双休。这两位武者顺利逃过一劫,他们刚才差点就死了。

“你怎么知道光帝不喜欢,你只是一个普通武者,什么都不懂,还胡言乱语。”

徐殿主开口说道,他的意思是让大家杀了那两人。让双休不要多管闲事,这些没本事的神职人员,就喜欢看活人祭祀的场面。

“我当然知道,我反正比你更懂光帝。”

双休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他根本不想和徐殿主辩解。在他眼里这毫无意义,而且完全没有必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双休就是光帝,他又怎么可能不懂光帝。有自己不了解自己的人吗?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徐殿主不明白这个事情,双休也无需向他解释。

徐殿主闻言眉头一皱,表情立马变得难看起来,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大家都靠他沟通神明的时候,竟然还有人对他这么不尊敬,实在是让他心头恼火。

他刚想要开口质问双休,却被其他人的话抢先了。“咦,他怎么一直没跪。我们所有人都跪了,对神明进行膜拜。徐殿主沟通神明,等待神明赐福。我们一直对神明都保持谦卑的心,别说是下跪了。我们简直是顶礼膜拜,脸都贴在地上了。即使是这样的行

为,我们依旧觉得这是本分。而他竟然一直站到现在……”

“是啊,他竟然站到现在。说明我们祈祷膜拜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站着的。神明赐福不能顺利降下来,不是因为我二人刚才的话。而是他在祈祷过程中,不下跪不膜拜神像,对神明不够虔诚。”被众人针对,变成众矢之的的两位武者。在被双休解围之后,不仅没有对双休心怀感激。反而是他们发现双休站立的事情,马上想着转移目标甩锅陷害双休,把责任全部推卸到双休身上。这样他们才能真

正的脱身!

在他们的提醒下,其他武者也马上注意到这一点。果然在场所有人,除了双休之外没有人是站着的。包括徐殿主都是跪在地上,而且众人也一直没有起身。即使是神明赐福没有成功,众人找原因的时候也没有站起身。正因为这样双休才显得比起突出显眼

两人甩锅脱身的行为是非常成功的,众人不友善的目光一下放在双休身上。

双休站在那里的行为,非常让众位武者非常恼火。

“我之前一再强调,祈祷的时候一定要对神明恭敬谦卑,不可无礼造次。看来有人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难怪神明赐福会不成功。”

徐殿主这个时候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故意添油加醋。他这么一说其他武者把矛头,更加是指向双休了。

徐殿主这个时候说的话,是相当有权威性的。他说的话基本上,就代表是事实。

徐殿主是个记仇的人,刚才双休已经惹恼他。他原本想要质问双休,但是被那两位武者抢先之后,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顺水推舟,顺势把祸水引到双休身上。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其乐融融。

我的左手

我的左手第三集

厉琛不知道万水水是不是故意的,他只关心一个结果,那就是万水水把帖子删除,并且重新开贴跟人解释一下,顺便跟小浅浅道歉。

“不是故意的最好,同学之间,不能发这种不负责任的帖子。”

厉琛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现在就把帖子删除了,删除之后,再重新开个道歉的帖子。”

“老师——”

万水水一脸无辜,小心翼翼的看着厉琛,“你,你会惩罚我吗?我发了这样的帖子?”

“我可以不惩罚你,但是请你解释清楚,并且给殷墨浅同学道歉。”厉琛还是一脸冷漠。

“那,那好吧。”万水水看到厉琛神色这样的可怕,就知道厉琛不是简单的老师。

不好对付,不是她直接哭几声或者做点什么,厉琛就不让自己做什么的。

“那老师,你能不能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我,我知道我错了,我也承认我错了,但可以替我保密吗?”

万水水可怜巴巴的看着厉琛。

她看起来好像是真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一样。

厉琛看了一眼万水水,“我可以不说出,以后不准再做这样的事情,也不准再找殷墨浅同学任何麻烦。你如果再发什么乱七八糟的帖子的话,我会让学院开除你的!”

开除她?

发个帖子就要开除她?

万水水牙齿咬紧了,看了一眼厉琛,这算什么老师!

那么关心殷墨浅干什么!

殷墨浅自己都没这么关心自己呢!

心里愤愤不平,但是表面上万水水还是照做了,她将原来的帖子删除了,然后当着厉琛的面解释了一下殷墨浅并没有遭到这样的对待,殷墨浅根本就没有被任何一个男生随便碰过。

她好着呢。

然后,她也表示了自己的歉意,发了一段跟殷墨浅道歉的文章。

厉琛看着她做完这一切,站起来,转身之后,又回头警告了一句,“万水水同学,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你再做这样的事情的话,皇家学院怕是容不下你了。”

说完之后,厉琛就走了。

万水水看到厉琛走远了,才狠狠的将手机拍在了桌子上。

“殷墨浅,你等着瞧!该死的厉琛,居然查到我头上来了,居然被你给查出来了,我得想办法让你一个滚出皇家学院!”

万水水咬牙切齿的憎恨,但也不过一瞬间。

很快,她就站起来恢复了平日里一副和煦的模样,脸上至始至终挂着笑容,看见任何同学都会打招呼,就算是不熟,都会显得很熟一样。

殷墨浅出现之后,她这样的做法已经显得非常的脸颊了。

很多人都说她这样做是为了讨好别人,但是她如果又突然不跟人打招呼了的话,那么这些同学就又要骂她伪善了。

所以,万水水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她自己给自己设定了一个这样的性格,她就必须按照这个性格演完全程。

万水水很生气,本来她是毫无压力的这样维持着善良的性格,但是殷墨浅一出现,她就备受压力。

别人骂她,还拿她跟殷墨浅比较。

她恨殷墨浅,所以她要殷墨浅好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