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果2017

秘果2017
  • 主演:陈飞宇,欧阳娜娜,邹元清,张诚航,欧豪,米咪,咏梅,曹卫宇,张瑶
  • 导演:连奕琦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十七岁的男生段柏文(陈飞宇 饰)自幼丧母,与继母矛盾剧烈,敏感坎坷的少年爱上了特立独行的老师“小耳朵”李珥(米咪 饰),这也成为了他心里的秘密。元气少女于池子(欧阳娜娜 饰)心里也有一个秘密,她暗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段柏文。可是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的闺蜜、个性校花斯嘉丽(邹元清 饰)秘密经营着与段柏文的特殊关系,愤怒的她开始了自己的复仇计划

秘果2017第一集

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莫寒正在健身房锻炼。这厮上次受了那么重的伤,可是在他鬼畜的医术下,居然没几天就好了。

我把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请他过来一下,他虽然满口抱怨,却还是让我等着,说他马上就来。

我跟安迪说了一下莫寒的事情,让她安心。

很快,莫寒就来了。不仅来了,还带了一个人过来。

一个男人,一个很帅的男人,一个很帅而且我还见过的男人。

“怎么是你?”我惊讶的瞪大眸子,只想说一句,这个世界要不要小成这样。

莫寒斜挑眉头看我,一脸轻佻的笑:“沐沁瑶,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不认识的帅哥吗?”

靠,这是什么话,说的好像我很花心风流一样!

“你好!”帅哥礼貌的跟我打招呼,清润的唇角挂着和煦如风的笑容。

“喂,你们什么时候见过?”莫寒一副捉奸的语气,暧昧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来回扫来扫去。

帅哥好脾气的笑笑:“地下停车场,这位小姐摔倒,我正好路过扶了一下。”

莫寒一脸的不信,“林子钰,你可不像是那么好心的人啊。”

原来,这个帅哥叫林子钰。不过我现在可不是让他八卦的时候,我直接把他往急救室的方向推:“废话少说,病人在里面,快进去看看吧。”

“喂!”莫寒扭身躲开我的动作,好笑的看着我,“你当这是在自己家啊,人家的医院,凭什么让我进去!”

“莫先生,翊总已经跟院长打过招呼了,您可以进去。”凯伦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

我一愣,上官翊那厮是不是早猜到了我会把莫寒叫来,所以让凯伦提前打了招呼。

“啊,你居然连最后一个借口都不留给我……”莫寒哀声叫着被我一脚踹进急救室。

朝凯伦点点头表示谢意,我走过去扶着安迪,“坐一会儿吧,我这个朋友医术很好,你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安迪苍白着小脸点了点头,顺从的跟着我坐在椅子上。

原本我以为她很坚定,可是刚刚扶着她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她的手居然在颤抖。

“你不用管我,去看看翊总吧。这里有阿采他们陪着,我没事的。”坐下之后,安迪开口道。

我摇摇头,“没关系,我还是在这儿陪你们好了。”没有确定苏墨渊平安,我也不安心。

“怎么了?”阿采是个混迹于娱乐圈的人精,轻易便看穿了我话语中的保留。

我苦涩一笑,“宋芊羽来了,我担心待在哪儿,我会忍不住想掐死她!”

虽然没有找到证据,但我就是知道,这件事绝对跟她脱不了关系。

想到证据,我刷地看向凯伦,“凯伦,现场那边能不能麻烦你……”

“沐小姐放心,总裁吩咐过,阿南已经赶过去调查了。”

果然,有上官翊在,他总是可以提前想到很多我无法想到的事情。那种可以让人依靠的安心感觉,真的很好!

旁边一道阴影落下,林子钰在我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唇角还是挂着清润的笑意,一双眸子黝黑深邃,仿佛两个看不到底的黑洞,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那天,谢谢你。”

“你已经谢过了!”

好吧,那天我确实已经道过谢了,不过这么较真,真的好吗?

“你和莫寒?”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他和莫寒怎么会认识,而且看起来很要好的样子。

“我们是朋友,他最近遇到点麻烦,我来帮忙。”

莫寒遇到的麻烦,恐怕不只是一点。可是显然莫寒并不想让我知道他的麻烦是什么,所以我点点头,识趣的闭嘴,没有继续追问。

莫寒进去后不久,便结束了急救,他从急救室里出来,一边摘手套一边嚣张的看着我,“喂,记得你又欠我一个大忙。”

“知道了,小气。”在我家白吃白住那么久,我说什么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懂不懂,我这是在帮他积功德呢,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要所要福利。

紧接着苏墨渊被推了出来,阿采立刻扶着安迪冲过去,可是苏墨渊依旧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看上去毫无生气的样子。

我怀疑的瞪着莫寒,后者瞬间跳脚:“沐沁瑶,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居然敢怀疑我的医术!”

“靠,我也不想怀疑的好不好,可是……”病床上那个人看着就让人很没信心好不好。

莫寒被我气得黑脸,后面医院的医生赶紧出来解释:“病人受了内伤,内脏轻微受损,需要好好休息。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麻药的关系,待会儿药效过了自然会醒。”

好吧,原来如此!

不去看莫寒鼻孔朝天的脸,我转头看着安迪,“放心吧,你哥没事了。你们先去病房吧,我这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安迪点点头,跟着护士一起送苏墨渊去病房,其他人也跟着一起过去了。

“莫寒,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等到所有人都走了,我才转头去看莫寒。

后者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只留给我两个嚣张的鼻孔:“你不是觉得我无能吗?找我干嘛,找你无所不能的上官翊去。”

“莫寒!”我重重叫他一声,语气诚恳,拜托的道,“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

莫寒一愣,继而认真的看着我:“终于想查了?”

我点头,是的,原本我现在没有精力去管叶楠熙和郭雨薇,可是那个女人偏偏不知道什么叫做收敛,居然联合宋芊羽来对付我。

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要查清楚,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楠熙为什么会娶我,又为什么那么恨我,这些,我都必须要弄清楚。

可是我人力有限,又不能告诉上官翊我这个沐沁瑶就是叶楠熙的前妻,所以这件事情只能让莫寒帮忙。

莫寒朝旁边林子钰看了一眼,随后才对我郑重点头:“好,我帮你。”我刚想道谢,就听见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皱眉。

“和他结婚!”

秘果2017

秘果2017第二集

这天傍晚的时候,秦牧之等来了他的爸妈。

饿了一下午,秦牧之还敢跟自己的爸妈闹脾气吗?

当然不敢,所以只好乖乖吃饭。

不过,这笔账他却记在了麦青青的头上。

吃饱喝足了,秦牧之问道:“麦青青呢?今天晚上怎么没有过来?”

尹清荷一愣,“你找青青做什么?”

“没什么,爸妈,以后你们不用天天来这里给我送饭了,让她来就好,反正现在她也没什么事儿。”

尹清荷愣住了,“牧之,你又想做什么?”

当年他们把麦青青接到秦家之后,很是心疼那个孩子,对她也格外关心,但是秦牧之对麦青青总是不咸不淡,有时候还挑个刺什么的。

尹清荷也看得出来,麦青青一开始也想要融入这个家。但是因为秦牧之总是流露出那种嫌弃的表情,所以麦青青慢慢变得越来越少言寡语,也就不怎么爱说话了。

尹清荷曾经批评过秦牧之,让他不要总是针对麦青青,可秦牧之嘴上答应得挺好,私底下趁着他们不在的时候,还是没有少欺负麦青青。

等到秦牧之上了大学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少了,麦青青在家也变得开朗了很多。

只是,尹清荷知道,那个孩子很懂事,但是那样懂事……让她觉得很是心疼。

再后来,麦青青也上大学了,平常住校不怎么回家,周末才回来一下,有时候假期也在忙碌。

有时候尹清荷就在想,要是麦青青的父亲还活着的话,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可是他们夫妻能做的就是保证麦青青衣食无忧,能够接受最好的教育,将来毕业之后,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然后,他们会把麦青青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嫁出去。

终究,他们无法取代麦青青的亲生父母。

而今天,麦青青过来看望秦牧之,让他们倍感欣慰,而且麦青青还给秦牧之做了蛋糕,那是她的一片心意。

只是那蛋糕,最后也被糟蹋了。

现如今,秦牧之又想让麦青青给他送饭,直觉告诉尹清荷,这事儿……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青青现在还有学校的课程呢,每天也很忙,你别想着折腾青青,让她跑来跑去的,我跟你爸要是忙的话,到时候会让刘阿姨帮你送。”

秦思源拒绝了秦牧之的要求。

尹清荷也说道:“就是,你这住院的话最少也要一个月吧,现在马上到学期末,青青也要参加考试了,哪儿有那么多闲工夫理会你?

再说了,你以前不是总看着青青不顺眼吗?现在又想作什么幺蛾子?”

秦牧之深吸一口气,“那个什么,之前你们把麦青青接回家的时候,不是还叮嘱我,要好好照顾她,她是妹妹,所以我要对她好一点。现如今,我都受伤住院了,她这个当妹妹的照顾一下哥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我只是让她给我送个饭而已,又没有让她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又那么为难吗?再说了,让她给我送饭,那也是看得起她,这也算是培养一下兄妹感情,不是吗?她要是把我照顾好了,等以后她嫁人的时候,我这个当哥哥的也亏待不了她,到时候也给她出一份嫁妆,这还不行?够意思吧!”

秦思源瞪了秦牧之一眼,“瞎胡闹,我可不允许你欺负青青。”

“切,什么叫欺负她了?只是送个饭而已,我又不会吃了她!”秦牧之不管了,反正就是打定主意让麦青青来送饭。

那个女人竟然不接他的电话,还给他关机,真是气死人了,所以,他绝对要她好看。

尹清荷说道:“不行!我拒绝。青青有她自己的事情要忙。”

秦牧之哼了一声,“忙什么?我说妈,她有时候周末都不回家,还有寒暑假的时候也整天往外跑,该不会是跟其他的男人出去厮混了吧,可别到时候还没毕业呢,先整个大肚子出来,到时候咱们秦家可丢不起那个人。”

“你这个混账东西,越说越没谱了。”秦思源开始教训他,“青青一向都很乖巧懂事,哪儿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倒是你,你不把别的女孩子肚子搞大,我就谢天谢地了。”

“爸,我有分寸!”

“狗屁!”秦思源都爆粗口了。

尹清荷:“……”

话说这父子俩在一起怼上了,还真是让人无奈啊!

不过,让麦青青给他送饭的事情,尹清荷倒是不同意的。

事出有异必有妖……

*

周五晚上,麦青青回到秦家。

以前每周五晚上她回家,尹清荷会让厨房做很多她喜欢吃的菜。

而今天晚上,秦思源不在,尹清荷在,刘阿姨还是做了好几个麦青青喜欢吃的菜。

“青青啊,快期末考试了吧,这段时间你也别太辛苦,注意好自己的身体。”

“阿姨,我知道,放心好了。叔叔呢,在医院吗?”麦青青问道。

尹清荷笑了笑,“是啊,在医院陪着牧之呢,那孩子,真是不像话!以前还跟那帮哥们去飙车,不过,有这一回车祸,也能让他消停一阵子了。”

麦青青没有再作声。

关于秦牧之……她不想发表任何的意见。

自己该去探望也应去了,以后……何必自讨没趣呢?

吃完晚饭后,麦青青帮着去洗碗,刘阿姨跟她拉家常,“青青啊,你是不知道,我那天听到太太说,少爷还想着让你每天去给他送饭呢,但是被先生和太太拒绝了。”

麦青青一愣,还有这事儿?

她想起了那天秦牧之给她打电话的事情。

那天,她离开之后,秦牧之给她打电话了,但是,她没有接,可是秦牧之锲而不舍,打了一个又一个,等他打到第三个的时候,麦青青干脆关了手机。

所以,秦牧之是生气了,想要找茬儿吗?

隔天是周六,早上尹清荷要去医院看秦牧之。

麦青青在家,如果不去的话……似乎也不太合适。

于是,麦青青对尹清荷说道:“阿姨,我跟你……一起去吧。”

终究,该面对的事情,还是要面对,躲着,也不是办法。

而当秦牧之看到麦青青跟在尹清荷的身后出现,冷笑一声。

“哎呦喂,咱们家的大忙人来了啊!”

尹清荷皱眉,“牧之,怎么说话呢?”

秦牧之笑了笑,“嗯,就是这样说话,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果真不是亲哥哥啊,就算我饿死了也没有人管,不是吗?”

秘果2017

秘果2017第三集

只要我答应田甜,让她带山精去省城过年,她什么都能答应,听我说假如山精出事,就把她给活埋了,田甜连忙说,你放心,我会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小精!

唉,这丫头!

看来田甜这辈子,可以没有老公,但是不能没有山精。

我又跟山精交代几句,山精听说能跟田甜去省城,登时就很兴奋,估计上次他在省城玩的很开心,不过这小家伙,还不理解春节过年,对一个家庭的意义。

田甜开开心心的,把山精装到了她包里,然后忍不住又亲了我一口,还说爸爸,你对我真好。

我擦擦脸上被她亲的地方,说你以后,可不可以别亲我。

我确实是害怕啊,万一要是被田甜亲到嘴,她身为一个魅的魔力,要是发散了,把我变成了一个石雕怎么办,我可不想死。

怕田甜再对我做出什么亲昵的动作,我就把她推出了房间。

“下着雪呢,车慢点开。”我叮嘱田甜。

“没事,我开到高铁站就行了,就几十公里的路。”田甜在车里跟我挥挥手,慢慢升上了车窗玻璃,最后车窗还剩一条缝的时候,山精挥着小手跟我道别。

山精走了,我心里空落落的,忍不住点上了一根烟。

我也知道抽烟不好,但是这个年,没有爷爷,没有山精,偌大的关帝庙里除了徐老三和山彪,就只有一个足不出户的离歌仙子,十天半个月还不说一句话。

所以我只好抽烟解闷了。

过了好一会,徐老三回来了,身后跟着许大鼻子和顾二斤,一人拉着一辆板车,先把香案抬下来,又把那满满的一车年货,全部卸了下来,搬到了房间里。

我问许大鼻子和孤儿,为什么年货也拉来了。

“这一车供品,是神仙尝过的,我们凡人不能吃。”顾二斤说。

“神仙尝过了,放在野地里,万一被野狗野猫吃了,是对神仙的大不敬,所以我们只好送到关帝庙里面来了。”许大鼻子说。

我嗯嗯两声,送走了许大鼻子和顾二斤。

他俩一走,徐老三就拍了拍我肩膀,笑着说大孙子,一分钱没花,年货这不是就有着落了嘛。

徐老三刚才在枯井那里,摆那么大阵仗,就是为了骗这一车年货。

这老家伙,唉,真是个老馊抠!

“三爷爷,你值当的嘛,为了这么一点东西,在那边装神弄鬼的,唉,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摇着头说,心里感觉跟这个老家伙在一起,我也有点郁闷。

“装神弄鬼?没有你踢断死胖子的脖子,他是不是还要害人?没有我封气填井,那个枯井里,不知道还要冒出什么怪物!”

徐老三说到这里,一拍胸脯:“这车年货,咱爷俩理所应当享受!”

我苦笑一声,问徐老三,什么叫封气填井。

“填井好说,就是用水泥,把枯井给填上了,封气,这个就有点复杂了,那口井里面有尸气,尸体进去就容易起尸,死胖子起尸,就是这个原因。”

听徐老三这么说,我就纳闷了,那个胖子的尸体,之前我明明给埋在山洞里面了,他怎么又跑到了山脚,还进了那个枯井的。

“这个,应该是那个小顺,身上的韦陀佛纹身惹的祸。

肯定是在小顺死后,他的纹身,收集了山上的一股阴邪气,然后控制死胖子咬掉了小顺的脑袋,又把小顺的脑袋,塞进死胖子胸口当心脏。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小顺的头皮没了,就是因为,他的纹身,从胸口的位置转移到了头上。

其实,是纹身慢慢吃掉了小顺的头皮,这才让你看上去,感觉他的头皮像是腐烂了。

纹身这个东西,很邪门的,具体的,要找到给小顺纹身的人,问问才知道,不过我感觉那家伙,当初给小顺纹身,就没安什么好心。”

小顺这种人,不知悔改,死就死了。

我才懒得去帮他找什么纹身师。

要知道,山精的金乌长命锁里面,还关着一个无舌女鬼呢。

我因为上学,没来得及查找女鬼的冤情,徐老三还没给她超度。

这时,我又想起了小顺以前的同伙长毛,是他把胡三姑要害我的消息,通知了我,后来他去外面躲风头,胡三姑死后,顾蛋也不行了,我就通知他回家了。

前两个月,我看长毛在老街转悠,怕他无所事事,万一再去偷东西,就跟田甜商量,让他去工地,给甲方的项目部当保安。

田甜当时,一口应承了。

本来我还担心长毛会手脚不老实,结果事实证明,他真是浪子回头了,不但尽职尽责的做保安,还经常主动帮忙打扫卫生。

我正想着的时候,长毛来了。

看着长毛提着两个礼盒,我就说你怎么这么客气,东西我不要……

我话还没说完呢,徐老三就从长毛手里,把礼盒接下了。

我狠狠瞪徐老三一眼,他装作没看见,过去烧地锅做饭了。

我让长毛坐下,然后问他:“长毛,你能找到顾蛋吗?”

“石头死之后,他在县城就混不下去了,回到老街天天无所事事的,不过也不好意思在街上露面,每天都宅在街上的出租屋里不出来。”长毛说。

“长毛,这样,你帮我个忙,把顾蛋给我叫来。”

听我这么说,长毛登时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长毛曾经,跟顾蛋混过一小段时间,而我,跟顾蛋又是敌人。

现在在外人看来,长毛等于是跟我混了,我这样让他上门去找顾蛋,他有点抹不开面子。

我就告诉长毛,我不是为了报复或者羞辱顾蛋,我要跟他确认一件事,就是当初大胡子的尸体,我让他收尸,他到底收了没有。

长毛说大胡子的尸体,收没收,很重要嘛。

“长毛,我今天在山脚,看到小顺了,小顺只用一颗脑袋,就操纵了另外一个没有心脏的尸体,差点害死了许家饭店的大头……”

“你想想啊,小顺的尸体,在山顶都能发生尸变,那当初大胡子的尸体,万一要是还在你山上,那片坟地可是养尸地,要是发生尸变了,那可就麻烦了!”

“大胡子生前就凶悍,死后更别提了,肯定更凶悍。”

“大胡子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他要是发生尸变了,只有本能和残存的一点记忆,所以他能记得的人不多,不过他肯定能记得我,还有顾蛋。”

“到时大胡子,有可能来找我报仇,也有可能找顾蛋讨说法。”

“你就直接跟顾蛋说,你是念着以前的情分,为了他的安全着想,让他来关帝庙一趟就行了,剩下的我跟他说。”

听我说了这么一大堆,长毛明白事情不小。

再加上我又给长毛,找到了一个上门送人情的理由,所以他也没耽搁,起来去老街找顾蛋了。

过了一会,外面的大门响了。

我过去一看,长毛身后跟着顾蛋。

不过顾蛋说什么也不敢进关帝庙的大门。

石头的死,在顾蛋心里蒙上了阴影。

所以顾蛋现在唯恐自己进来,会被关老爷一刀砍死。

看顾蛋现在日子不好过,蔫头耷脑的。

以前的恩怨,我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我也没强迫顾蛋进来,开门见山的问他,当初他安排跟踪我的大胡子,死在山上之后,我让六子转告他给大胡子收尸,他有没有照办。

顾蛋说安排了。

安排的人,就是当初在郊区的村里,偷袭田甜反被田甜用防狼喷雾喷了一脸的光头。

“你确定,光头给大胡子收尸了?”

我问顾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