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大佛

神秘的大佛
  • 主演:刘晓庆,张顺胜,管宗祥,葛存壮,王彪,江庚辰,李连生,曹增银,程学钦,封顺,范青山
  • 导演:张华勋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0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旅居新加坡的司徒骏(张顺胜 饰)接到了一名香客安康的来信,声称要在乐山与他商量其父留下的信息。司徒骏匆匆回国,偶遇担任警长的老同学翁剑鸣,获悉这里风传乐山大佛周围藏有佛财,已有多人因此身亡。司徒骏的出现引起了多人注意,当地实力人物沙舵爷(葛存壮 饰)派人硬请;沙家的教师梦婕(刘晓庆 饰)暗中跟踪;翁剑鸣亦对他此行的动机颇为在意。司徒骏四处探访安康的下落,途中却又遭遇歹人袭击,幸有神秘人暗中相助。司徒骏终于得见安康真面目——亲叔叔海能法师,原来当年司徒骏之父为维修大佛筹集钱财,引起特务注意,最后与好友身死特务和沙舵爷之手。今日司徒骏若要为大佛取回佛财,面对的形势比当年还要凶险

神秘的大佛第一集

“你自己做了不要脸的龌龊事,还怕别人用法律手段制裁你吗?你今天要是不提,我还想不到,既然你自己都承认了……我可是已经录了音,你若再对外宣扬那天婚礼的事,你试试看我敢不敢把你绳之以法?”

她和普通女人不一样,如果这男人真的逼急了她,她才不会碍于面子或者什么贞洁的名声,就算是鱼死网破她也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说到底,那天她才是受害者,他是行凶者好不好,她怕什么?!

面对萧柠郑重其事的宣告,轮椅上的男人却仍是玩世不恭,懒洋洋地摆弄着手中的钢笔:“龌龊事?你确定?我怎么记得那天你好像也、爽、到、了……完事的时候你舒服得一点力气都没有还要我抱着才行……”

“你闭嘴!”萧柠满面通红地打断男人。

她那天是把他当做了白夜渊,绝大部分时间,是在猜测他是不是白夜渊,而且在黑暗中看不到脸的情况下,真的一直觉得他身上有白夜渊的味道!

否则的话,她怎么可能任由他侵犯?

可,这个男人居然这么无耻地评价她,她真想上去打死他——冒着欺负残疾人的罪名!

“那天的事情我不想讨论!我今天是和你谈生意,这批货,必须立刻,马上还给我们白氏,我警告你,这桩生意不是你一个小小夜氏能吃得起!”

萧柠身材娇小,可,认真起来,气场还真有两米八。

轮椅上的男人看她语气这么强势,也不由挑了挑眉:“如果我不答应呢?这批货我也看上了,能抢到合同是我的本事,我不打算让给你。”

男人也不是好商量的人。

甚至,萧柠莫名觉得,这该死的轮椅男,好像有点故意耍她的意味,故意和她作对!

萧柠眯了眯眼,缓缓冷笑了一声:“姓夜的,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是通知你,如果今天你抢我白氏的生意,从明天起,我会在整个帝国封杀你。你和这种三流的下游厂商拿货有什么用?所有上游生意的集团,将一个都不和你合作!否则,就是自动脱离我白氏的合作伙伴范围!你用脚指头想一想,被白氏封杀的后果!你若想在帝国立足,惹了我,我不会让你有一天好日子过。”

她声调并不大,但,每一句话都极具分量。

掐准了对方的咽喉。

男人沉默了半晌:“封杀我?你做的到?”

萧柠:“身为帝国商会的会长,我把你列入黑名单,所有资产上亿的集团都会唯命是从,不敢和你合作。你要不要试试看?”

男人忽然玩味地道:“已经是会长了?呵呵……”

萧柠沉下脸:“我给你三分时间考虑,过时不候!”

男人把玩着钢笔:“不用考虑了……”

就在萧柠以为,这该死的男人油盐不进、要跟她刚到底的时候,男人画风一转:“这批货我不要了,检测指标太差,这种破烂,要来何用。傅太太,你满意了?”

萧柠瞪眼:“……”

对方放弃了?怕她封杀他了?这就把货抢回来了?

她不慾多言,拍出一份提前准备好的解约合同:“签字!”

男人龙飞凤舞地签了个“夜”字。

萧柠唇动了动,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不过,既然男人已经放弃这批货,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拿着解约合同,转身离去的时候,她想到一事,凶巴巴冲他道:“以后不要叫我傅太太!”

【云爷:晚安吻!】

神秘的大佛

神秘的大佛第二集

“姐姐,我去找太爷爷说,让他不要给我爹地找其他女人相亲!”

见他扭头要往外面跑,纪晨曦赶忙拉住他,“小易,不可以!”

要是让容老爷子知道她昨晚睡在容墨琛的房间,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哪怕她跟容墨琛是清白的,可孤男寡女都在一张床上睡了,难道还能有人相信他们是盖着棉被纯聊天不成?

容小易以为她是忌惮容墨琛,拍着小胸脯向她保证,“姐姐,你不要害怕,我太爷爷会替你做主!反正你肚子里有小宝宝,我爹地想赖也赖不掉!”

纪晨曦跟他说了半天,结果话题又绕回去了,敢情刚才说了那么多他都没听进去?

她微微弯腰,尽量跟小家伙平视,“小易,我肚子里没有小宝宝。”

容小易看着她,一脸真诚,“姐姐,你不要害羞,有小宝宝不丢人!”

“真没有!”纪晨曦知道他没那么好糊弄,她越是解释,越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她抿唇思考了片刻,着重强调道,“其实两个人睡同一个房间,也不一定会有宝宝!”

容小易怔了怔,刨根问底道,“那要怎样才能有宝宝?”

只要知道可以有宝宝的办法,他就能帮他那个不成器的爹地一把,也好让年近三十的老光棍早日结束单身生活。

小家伙思想虽然早熟,却也只是个四五岁的孩子,纪晨曦不想他太早接受性启蒙教育。

而且就算要教,也不应该由她来教。

于是,她摇摇头,有意敷衍他,“我也不清楚。”

容小易把小眉峰一皱,不太相信,“你是大人,怎么会不清楚呢?”

纪晨曦干脆装傻到底,“你爹地应该比较懂,他生了你这么个儿子,算是有经验的过来人,你可以问他。”

“你确定要我回答小易?”

她话音刚落,客房的门就开了。

男人坐在轮椅上,狭长的眼眸眯了眯,扫过站在床边的两人,薄唇微挑,带着几分似笑非笑。

纪晨曦只是想把这个问题糊弄过去,没想到被当事人撞个正着,尴尬之余,不禁红了耳根。

她不知道容墨琛站在那里多久,也不知道她和小易的谈话,他听去了多少。

不过越是这种情况,越是不能自乱阵脚。

纪晨曦微微一笑,故作镇定,“小易的问题太深奥,我不会答。容先生如果能替他解惑,自然是再好不过。”

容墨琛目光落在她脸上,意味深长道,“实践出真知,小易,你不能指望别人把所有知识都教授给你。这世上有些知识是需要自己摸索的,比如生孩子这件事,等你长大了自然能无师自通。”

纪晨曦,“……”有这么教孩子的吗?

男人这话看似是说给容小易听的,视线却一直没有从纪晨曦身上移开过。

纪晨曦被他看得很不自在,低头看向站在面前的小家伙,拿他做挡箭牌,“小易,我带你去洗漱?”

容小易眼珠转了转,目光落在她穿着的睡衣上,“姐姐,你也没洗漱吧?你不用管我,我跟爹地去隔壁洗,自己的事情我可以自己做哒!”

“小易好乖,那我去刷牙了。”

“好!”

容墨琛望着自家儿子鬼灵精的小表情,猜到他是故意支开纪晨曦。

于是,当听到洗手间传来水声,他拿眼角往儿子脸上一觑,不咸不淡地开腔,“你有话想跟我说?”

容小易郑重其事地点头,“爹地,明人不说暗话,我喜欢晨曦姐姐!”

容墨琛轻哼一声,面无表情道,“还姐姐?她的年纪都能做你阿姨了。”

“叶叔叔跟我说过,对漂亮又年轻的女生不能叫阿姨,不礼貌的。”容小易说到这里,他瞥了男人一眼,轻叹一声,“我也没指望你能懂这些道理,否则也不会活了二十八年还是光棍。”

容墨琛没理会他语气里的鄙视成分,眼尾一挑,低低的嗓音带着警告,“你离他远一点,正经的不学尽学这些歪门邪道。”

他口中的‘叶叔叔’指的是容墨琛的好兄弟叶京墨。

“我分得清谁好谁坏。”容小易说着,扭头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比如晨曦姐姐,我就觉得她很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最近正在考虑让她做我妈咪,你觉得怎么样?”

容墨琛白了他一眼,凉凉道,“不怎么样。”

小家伙诧异,“你不喜欢姐姐吗?”

容墨琛淡淡反问,“我为什么要喜欢她?”

“因为她很好啊。”

“这个世界上的好人多了去了,难道每一个我都要喜欢?”

见他面色冷淡,容小易不死心地追问,“你真不喜欢她?”

“嗯。”

“那你昨晚为什么跟她睡觉?”

“咳!”容墨琛没料到儿子会问得这么直白,眉头一皱,“什么叫我跟她睡觉?”

面对他死鸭子嘴硬的做派,容小易板着小脸,气哼哼道,“昨晚我都跟姐姐说好了,她陪我睡觉,要不是你把她叫走,她为什么会睡在你房间?”

都说知父莫若子,这话一点儿也没错,容小易对男人了解得挺深刻。

容墨琛没否认,俊脸上神情理所当然,“我花钱请的看护,我高兴让她睡哪她就得睡哪,轮不着你过问。”

容小易大眼睛提溜溜一转,“那你要不要娶她?”

见他一直纠结这个问题,容墨琛没好气道,“我为什么要娶她?”

“等你娶了她,你可以经常和她一起睡觉啊!”

容墨琛眸色微紧,面上却声色未动,“是你想跟她睡吧?”

“对啊!”容小易很坦诚,巴巴地问道,“为了我,你会改变主意吗?”

“不会。”容墨琛当场拒绝,捕捉到儿子眼底的失望,他放在轮椅扶手上的五指忽地一紧,严肃了语气,“小易,我知道你喜欢纪晨曦,但她只是看护,希望你牢记这一点。”

容小易鼓着腮帮子,小声嘀咕着,“她是你的看护,又不是我的。”

容墨琛眼眸一眯,眼神带着警告,“所以呢,你想做什么?”

容小易歪着小脑袋,冲他眨眨眼,“我有我的打算,爹地你就不要操心啦!”

等纪晨曦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容小易穿戴整齐地站在门口等她。

“你爹地呢?”

“他可没良心了,自己先去吃早餐了。”

“你饿不饿?”

“有一点点饿。”

“那你怎么不跟你爹地一块儿去?”

“早餐就是要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吃才香嘛!”

“你呀!不知道以后哪位小姑娘有福气做你女朋友呢!”小小年纪就这么贴心,会哄女孩子。

“我才不要别人做女朋友,我就要你!”

纪晨曦笑着牵起他的手,“好啦,我们也去吃早餐。”

“好!”

神秘的大佛

神秘的大佛第三集

“你没事吧?”我很快反应过来,立刻去扶那人。

女人抓住我的手起来,笑着说:“没事,也是我在打电话没注意。”

我一顿,看向她。

她的声音我听着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刚想着女人就抬头,我看清她的脸,她也看清我,她很快说:“是你。”

她竟然认识我,我有些惊讶,“你是……”

她很快笑道,“漂亮姐姐。”

“啊……是您。”我想起了,是之前在餐厅里工作遇见的女人,她有个可爱的女儿,叫凯瑟琳。

女人今天穿着休闲装,头发挽起,脸上画了淡妆,看着干净清爽有精神。

她似乎是来看病人,手上拿着鲜花礼品。

“你怎么在这?”她上下看我,又看向医院,问道,“你也来看病人?”

我笑笑,“是的,我弟弟在医院。”

“啊,是这样。”她脸上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说:“我说你最近怎么没去餐厅,原来是在医院。”

没想到她还记得我,我很受宠若惊,不好意思的说:“我弟弟这两天要动手术,我辞职了。”

“手术?”她皱眉,“很严重吗?”

我握紧手,神色凝重,“要换心脏。”

她点头,“那是大手术,难怪你脸色这么差。”

我摸摸脸,“有这么明显吗?”

她笑了,气氛一下变得轻松,“和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差多了。”

我笑的无奈,“没办法。”

“我明白,虽然我们只见了一次,但凯瑟琳很喜欢你,我们也算是有缘,我这边有认识心外科的专家,你需要帮助吗?需要帮助的话我这边帮你联系。”女人直接了当的说,很直爽。

我愣了好一会没反应过来。

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就愿意帮我,我真的一点都不敢相信。

但女人很快递了张名片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你有什么需要就打我电话。”

她说完电话就来了,抱歉的对我笑笑,“我接个电话。”

“好的。”

她走到一边,我拿起名片看,Jade,DC集团的总经理。

DC集团我知道,圣赛尔的电商巨头,在这边很有名。

没想到她是里面的总经理,好厉害。

我看向女人,她背对着我,直爽快的声音不时传过来。

“他不是回容市了吗?”

“啊?又来圣赛尔了?”

“好吧,我知道了,妈,他那么大人了,你管也管不了,我这边看着呢,你放心吧。”

“放心放心,我一直帮他物色着呢。”

“就这样了啊,我还要去看朋友,拜。”

Jade很快挂断电话过来,脸上是明显松了一口气的神色,但依旧头疼,“不好意思,家里有个不懂事的弟弟,太让人操心。”

我笑着说:“你弟弟应该还很小吧?”

Jade虽然有个女儿,但我看着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

不想她说:“哪里,都三十好几了,老大不小了,一点都不懂事,我们一家子为他操碎了心。”

“啊……三十……好几……那你?”我愣了,完全不敢相信。

Jade看我这样子,噗的一声笑了,“你不会还觉得我很小吧?”

我呐呐点头,“我感觉你就二十五岁左右。”

她顿时笑的不行,脸上都是愉悦,“这话如果是别人说我可是一点都不相信的,但你说出来,我很受用,看来凡事都讲究眼缘。”

眼缘。

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帮我了。

我真诚的说:“谢谢你。”

曾经很多次我都觉得老天爷对我很不公平,但现在想想,已经很好了。

Jade看着我,突然想起什么,然后仔细的上下看我,脸上是越来越满意的神色。

我被她看的有些局促,“Jade……”

“你叫什么名字?”她突然问,我愣了下说:“宁然。”

“宁然……”她眯眼,眼里落满笑意,“人如其名。”

很快,她电话又响了。

怕是很忙。

我赶紧说:“您忙,我先回去了。”

她一副还想说的样子,但看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只得说:“我们下次聊。”

“好。”

我收好名片离开。

刚刚和Jade的一番谈话让我轻松了许多,在车上我就昏昏欲睡,但我忍着没睡。

可一下车我意识就模糊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公寓到上楼的。

直到来到门口,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钥匙没插进锁孔掉到地上,我弯腰去捡,才看见旁边站着一个人。

那黑的发亮的皮鞋就在旁边,让我迷糊的脑子一下清醒了。

这……这怎么有个人……

我直起身子去看,瞬间睁大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