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捕之夺命红莲

侠捕之夺命红莲
  • 主演:孙祖君,陈钰琪
  • 导演:曹华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悬疑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一朵血画红莲,灭尽了四家上下仅百余口!鞑靼大使在大明境内失踪,又怎么会和这朵红莲沾惹上莫名联系?看侠捕萧长风理清脉络,破案中案。

侠捕之夺命红莲第一集

第624章 诸葛家拉下线

她不是要审问么?他们愿意说的,怎么都不给他们一个机会?一个个几乎是听到白荼的话, 顿时慌张起来,天知道这一天一夜他们受了多少折磨。

是没有给他们用什么大刑,可是那鸡毛挠脚心算个什么回事?还有那更不要脸的,让自己看了一幅幅美艳活春宫,却拿一帮人老珠黄老女人来伺候自己。

当然,这些下面的人在各个地方就地取材用的‘私行’,他们是不打算告诉白荼的。

白荼也没心思去追问。

只朝周一仙那里抓来的其中一人问道:“我看这一行人里,就看着正常些,倒不如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本还盘算着怎么逃了,可是当他看到其他的同伴都惨不忍睹之时,便绝了那个心思,而且他们被抓过,还能活着回去,只怕诸葛家也不会相信他们了。如此倒不如早些投诚的好。所以早就巴不得给个机会,赶紧将自己全知道的都说了,就算不得活路,那给个痛快也好啊。

说起来,白荼等人对于诸葛家的了解,还紧紧处在多年之前他们还在大楚的时候。至于到了翼国之后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如今听这人说起来,诸葛家的目标竟然不单只是要琼州而已,不过他们招揽人才的方法倒是叫白荼惊了一回,给人许诺无限好处,画无数大饼。

最为重要的是,不但拉人进入诸葛家,成为诸葛家的人,还要缴纳一定的银子,这数量不小,一人得五十两。而成为诸葛家的人后,就是丁人。

想要成为丙人,必须拉十个人进入诸葛家,当然他们每个人都得缴纳五十两银子,甚至跟多。这笔银子在诸葛家来说,是专门用来拯救那些被朝廷和国家对待不公的可怜人。

他们要做救世主!

在升级成为丙人之后,在努力拉二十个带资入诸葛家的人,就是乙人。

乙人离着甲人不过一步之遥,却是犹如登天一般。那时候成为甲人后,就不用在外受苦受累,可以待在诸葛家享福了。但是成为甲人,等拉六十个人进入诸葛家。

说是享福,但是卫央却不合时宜的凑过来同白荼说了一句:“大姐夫曾经去过诸葛家,除了诸葛家的几位主子之外,没旁人,奴才倒是出奇的多,说不准那些甲人就是进诸葛家当奴才。”一面掐指算了算:“算着上千辆银子买一个当奴才的位置……这诸葛家也太会做生意了。”

难怪现代做传销的如此之多,实在是银子好赚啊。不由得打量起这人:“那你是几等人?”

诸葛家的人开口有些无奈道:“小的甲三等。”

原来甲之上,又分五个等级,但事实上在诸葛家依旧是奴才等级。而他的甲三等级,就是在外做任务。比在诸葛家当奴才自由了那么一点。不过诸葛家也不完全放心他们在外面,所以不但给他们牙齿里放了毒囊,还控制着他们的亲人,甚至他们的体内据说都有月族人的蛊虫。

但到底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却不得而知,不过他是见过有人蛊发生亡的,那虫子直接从七巧里钻出来,好不恐怖。

白荼闻言,只叫人将他们都带下去统一关在这筼筜原有的地牢中,又打发人去良医所安排了几个大夫去给他们拔毒牙,在检查身体中是否真的有蛊虫一事。

“如果他们体内真的有蛊毒,那么就可以证明月族人其实在晋文帝没有算计之前,就曾遭诸葛家利用。如今只怕诸葛家那里还有不少月族人呢。”不知怎的,白荼倒是想起来了当初叫他们留在杉树村那庄子里的月清澜。

不过她若是但凡有些求生念头,就能活下去,毕竟庄子上那么多吃的,就是地窖里那些,也足够她活个小半年了。

没去多想月清澜的事情,白荼如今担忧的是诸葛家,他们在暗自己在明,到底是有些吃亏。

而且今日抓的这些人,虽然等级有到甲三的, 可事实上这一次分派任务,却都是靠着书信来往,并没有见过这一次在筼筜主事的人谁。

如今他们被抓,也算是东窗事发,那么老谋深算的诸葛家岂能坐以待毙?只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所以白荼忧心啊。

卫央也担心:“武林大会就一个月左右了,各路英雄好汉如今都纷纷在筼筜和沧海住下,如果他们真要暗地里动手,只怕是要闹出武林纷争。”

她这样一说,白荼不免想起了以前看过的那些武侠剧里。可不都是这样的么,反派想要挑起武林纷争,只需这样一件小事便能挑起武林浩劫,于是当即赶紧道:“要不,做个防范?”

“怎么做?”卫央不解。

却听白荼说:“做个防范小手册,咱们将诸葛家但凡可能利用或是陷害的方法和事件都写上。”

卫央一脸懵然,心说这是个什么操作?前所未闻。

但是白荼已经噼里啪啦的说了,她一听不由得想,如果叫人提起知道这有可能是诸葛家的那种挑拨,或是布下的陷阱,也许大家在经历此事的时候,心态就会平和很多,不会那么暴躁的立马动手而见血。

于是赶紧也叫了竹黄来给她记着。

其实白荼也就是胜在书看得多,尤其是那些后宅文看多了,如今小阴谋小手段稍微一转换就用到了武林之上,因此说的头头是道,就没有一条是没有用的。

卫央更是觉得似乎每一条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不敢耽搁,连忙去刚城里的书局印刷,即便做不到人手一本,但好歹是一家一本。

这不是个小事,如果大家愿意将着防备手册都看完,完全可以减少很多纷争,所以长史司那边也抽出些许的人过来帮卫央。

他们也是十分期待武林大会的,当然不会希望因为诸葛家在那种动手脚而引起血雨腥风,因此都十分卖力。

在加上筼筜大街公告栏上白荼直接了当的贴了一张关于诸葛家的公告,又将诸葛家以什么样的由头拉人入伙,等级怎样等等。

不少人看了,先是当玩笑一回,但是回头仔细一想,只觉得细思极恐,生怕自家那个没脑子的听信了诸葛家的洗脑,揣着一千两银子去给诸葛家做奴才。

这边宣传效果甚好,尤其是历家也大肆帮忙宣传。

侠捕之夺命红莲

侠捕之夺命红莲第二集

唐蜜将冰箱里的存货都掏出来,剩下的食材,只能做两个菜,她化悲愤为食欲,把两个菜跟电饭煲里的米饭全吃得一干二净。

褚桓洗完澡出来溜达的时候,发现唐小蜜对着光盘子发呆,模样有点蠢。

他本是习惯性要开启嘲讽模式的,可想到入肚那三个菜,口气倒是难得缓了缓,“唐小蜜,你这是吃撑了还是还不够吃啊?”

他掏出手机,晃了晃,语调慵懒,“要不要我帮你叫个外卖?”

“不用了。”

唐蜜看着他就来气,没忘了那“夺菜之仇”,也没忘他那句以后天天给他做饭吃的无耻要求。

“你别那么客气。”

褚桓还火上浇油,根本不懂得适可而止。

唐蜜快气炸了,咬牙切齿地站起来,“是你敌我太不客气了。”

“你在生什么气呢?”

褚桓顿了顿,叹了口气,女人家的心眼,可比针眼还小,不就是吃了她三个菜吗?至于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神情吗?

还有……

还有做出来的菜,不就是给人吃的吗?

他现在可是她名义上的老公,吃她三个菜怎么了,很正常好不好?

虽然是协议婚姻,但是那也是婚姻啊。

褚桓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错,是唐小蜜的自身问题,她还没有身为人妻的半点自觉。

她去褚家的时候,表现还可圈可点的,不奇怪。

嗯,每次去褚家之前,她都衣服如临大敌的状态。

褚桓瞳眸滴溜溜地转悠了两圈,心下若有所思,“唐小蜜,我妈昨晚打电话来,说让我们考虑考虑搬回褚家去住?你觉得怎么样啊?”

唐蜜闻言,猛然打了个激灵,“你说什么?”

如果她没听错的话,褚桓说是要会褚家。

褚家宅子大,人又多,还有个褚暄不定时冒泡的,唐蜜觉得生活在那样复杂的环境下,她迟早会心力交瘁的,尤其是她跟褚桓之间是做戏的,得预防被褚母的火眼金睛识破。

天晓得,她在褚家都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就担心露出破绽。

她没回去褚家都搞得心力交瘁回来,褚桓倒是好,在哪里都是一个样,没见他又如何的不适,反正提心吊胆什么的,都让她一个人担当去了。

累,她累得慌。

要是长期住褚家,她担心协议还没熬到期,她就先去跟阎罗王报到去了。

不行,她绝对不能同意这个要求,打死她,也不去褚家。

这个决定,她显然是坐不了主的,她在褚母面前的人设是个脸皮薄的新媳妇,不能去跟褚母理论,以及讨价还价。

这事情,还得褚桓出面去拒绝。

想到这,唐蜜也顾不上跟褚桓摆脸色了,她想着拿人手软吃人手短,褚桓刚乘人之危偷吃了她的三盘菜,想必正好说话。

这样的天赐良机,她必须抓住。

当褚桓神色自如地将之前的话重复一遍后,唐蜜心急如焚地问,“褚桓,你不会同意你妈的要求了吧?”

褚桓嗤了一声,“我正准备同意呢,回褚家我回去后还有一顿热饭吃,搬出来后,我发现吃顿晚饭都是那么难,我跟你说的话,你当我是放屁呢。婚前到底是谁跟我信誓旦旦表态说喜欢我,暗恋我很久的,唐小蜜,在你身上,我可是一点也没有觉察到你对我有半分喜欢。”

说到这,褚桓的声音冷不防沉了下去,染上了几分危险,“我倒是觉得你追我,跟我结婚,就是为了赢得那个该死的赌注。现在你赢了赌注,达到目的后,对我的态度就立刻变得前后不一致了。”

“你倒是说说,我的怀疑,是不是对的?”

褚桓的语气又悄然一变,变得咄咄逼人了起来。

唐蜜琢磨着褚桓话中的深意,这抽丝剥茧后,一层层的,貌似含着无数意思。

其一,褚桓这是跟她抱怨她没饭吃,叫她答应以后天天做饭给他吃的不合理要求。

其二,褚桓觉得自己以前对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放屁,带着目的性接近,就是为了所谓的打赌。

其三,褚桓好像吃醋了。

这个其三,可把唐蜜可吓坏了。

怎么可能呢?

褚桓对她可是分外不客气呢,讲话动不动粗声粗气的。

他就在外人面前,对她逢场作戏,私底下,态度还是挺恶劣的。

唐蜜之前是挺喜欢他的啊,可是在目睹他私底下的恶趣味后,觉得褚桓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尤其是婚后,他婚前婚后仿若判若两人,对他的好印象也跟着一落千丈。

所以同居后,她就没有再把他当成那个高高在上的男神对待了,而是把他当成个普通的男人,当然,褚桓在颜值上还是有加分的,至少跟他一起吃饭,唐蜜觉得能多吃下一碗饭。

要是对着个丑不拉几的男人,她的容忍度,肯定不如对褚桓那么高。

唐蜜脸上的表情变了数遍,纷乱陈杂,看得褚桓两道剑眉也跟着紧蹙了起来。

唐蜜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这说明她心虚。

褚桓心里莫名其妙就窝了一团火,紧接着,燃烧得越来越旺。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他因为唐蜜没有真心实意喜欢他而生气成这样。

明明,他之前并不是这么想的,他之前觉得唐蜜对他的喜欢不深,将来才好抽身而退。

现在,则是反了。

此时的褚桓,正在气头上,也并没有深究原因。

“我以后天天给你做饭吃,不回褚家住好不好?在这里,你也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的。”

唐蜜自认自己是个懂进退的姑娘,很快想通了,以退为进提议道。

比起回褚家,她宁可自己累点当褚桓的小厨娘。

之前她烧的菜色,也没见褚桓挑食,说明他只要有的吃就行了,随便就能打发打发了。

反正自己也要吃的,就当多添个人的饭菜分量好了。

褚桓闻言,气得更炸了。

唐蜜就是心虚,否则她怎么会这么快就妥协了呢?

褚桓磨了磨牙,脸色更黑,半天没有吭声。

唐蜜一时之间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了,她以前觉得女人的心思才难猜,现在觉得男人的心思比女人更难猜,褚桓就是个中翘楚。

“你觉得怎么样啊?要是你觉得晚饭不够诚意,早饭我也包了,如何?”

唐蜜心不甘情不愿地退让。

侠捕之夺命红莲

侠捕之夺命红莲第三集

刚到太古广场下了车,就接到了周宏的电话,他让我们去永吉街。我一听就生气了:“我说姓周的,你耍我玩呢?不停的换地方,是什么意思?你如果没有诚意那就算了,

我可没有闲心到处的乱逛!”

“总是要坐下来吧,离太古广场不远,再往西一点就到了。进去后,有一家咖啡馆,我们就在那里谈好吗?”

“咖啡馆就什么名字?”

“永昌咖啡馆。”我只好答应,但是也告诉他,这是最后一个地方了,如果再换地方,我立刻就走。面也不用见了,你们的商铺也永远不要开门了。周宏连声保证,不换了。现在要去永吉

街,也是为了在友好的气氛中,快点把事情商定下来。

挂了电话,我就让阳阳给郑叔叔的儿子打了电话,告诉他周宏换地方了,说是去永吉街,他让我们不要慌张,尽量的等周宏到了以后让我再进,这样便于抓捕。到了周宏说的永吉街以后,阳阳和阿三就停了下来,我自己往前找去,为了不让周宏认出我来,我提前准备了一个大口罩捂在了脸上,然后,我就站在了永昌咖啡馆的对面静静地观察着。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周宏终于出现了,我往街头那里看去,阳阳也看到了周宏,已经转过身去在打电话。我没有动,等着周宏进咖啡馆后我再

进去。周宏站在门口四处的张望了一番,然后就进去了。

就在我刚要抬腿进门的时候,就见好几个人匆匆地走了进去,我迟疑了一会儿,想进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周宏已经戴着铮亮的手铐被三个便衣警察押了出来。看到周宏这样一副狼狈样的出来,我就想站在他的面前摘下口罩让他看看我是谁?可是,警察并没有给我时间,他们也不认识我,直接的从我的面前过去了。突然,一辆

警车呼啸而来,在他们身边停下了,接着,他们把周宏塞进车里,又一溜烟的走了。我就往阳阳那边走去,阳阳也朝着我走来,我们面对面的站下后,我看到阳阳的眼睛里早已蓄满了泪水。于是,我就凝视着她,她慢慢地伸出手,放在了我宽大的手掌里

,我紧紧的攥住,说道:“周宏终于落网了,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哭什么?”

“我就是高兴地,激动地。”说着,眼里的泪水就决堤一样的滚落了下来。我刚要伸手给她擦的时候,她却抱住我的胳膊,在我的肩头上擦拭起来。阿三站在一边,并没有说话,我们恐怕都不能感受到阳阳现在的心情,她的焦虑、着急、委屈、压力,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么一片家产被烧,损失已经够大够惨烈了,可

是,还有人说是她自己设计纵火,是为了骗取巨额保险,这是多大的压力,多大的羞辱。所以,现在罪魁祸首终于绳之以法,她怎能不高兴的落泪?过了好久,我们专身往回走。这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店铺也是鳞次栉比,但是,我们没有丝毫的兴致,阳阳的手始终在我的手里攥着,就好像是一对小情侣在逛街一

样。

后来,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酒店里。在到达二十二层就要进房间的时候,阿三突然说:“一会儿我去你们房间。”

我们进房间后,就打算着回广州了。阳阳说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在这里玩,回去等把一切都办妥了以后,再找个时间出来好好的玩。我就问她:“什么时候走呢?”

“不行我们下午就启程,晚上就到家了。”阳阳说。

“三叔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我们就这样走了不很好吧?等会儿他不说是要过来吗,看看他什么意思再说吧。”我说。

就在这时,阳阳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就说:“孙笑川又打电话干什么?”

“关心一下,问问事情解决了没有,问问昨天下午有人杀了我没有?”我说的有些阴风阳气。阳阳已经接通了电话:“多谢你的关心,现在已经圆满的处理完了,周宏也被警察带走了。现在我悬着的心才彻底的落地,周宏把问题交代了,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什么

,你现在就在楼下,那你怎么不上来?我出去?我哪有心情,而且我们在商量着今天下午要回广州那。你要上来呀,那好吧。”

阳阳挂了电话,对我说:“孙笑川要上楼来那。”

“那就来吧,我也听见了。”说着,我就坐在了沙发上。

刚坐下,阿三就来了,我就又站起来:“三叔,快请坐。”他毕竟是长辈,起码的礼貌还是应该有的。他坐下以后,就问阳阳:“你们的事情办妥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我正在和小赵商量这件事那,可小赵说王聪的事还没有进展,正在考虑是不是拖几天,等王聪把钱吐出来以后,咱们一块走。”阳阳说道。这时,又响起了轻微地敲门声,我知道是孙笑川来了,就坐着没动。阳阳过去开的门,孙笑川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阿三看进来的这个人他不认识,就要站起来说话,我一把拉住他说道:“你是长辈,不用这么客气。”但是,我们的目光却都转向了他,他就很是拘谨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阳阳让他坐沙发上,他还不好意思的坐

,阳阳就介绍了阿三,说是青岛过来的,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他才很不自然的坐下。我以为孙笑川不会有脸再来见阳阳的,但他还是来了,而且,他以前真的是落落大方彬彬有礼的,现在却犹如刚刚逮住的一个小偷。其实他也是感觉自己昨天下午的举动

太狼狈,太可笑也太不仗义了,所以,感觉对不住阳阳,也为自己的胆小在内疚和自责。自然就腰板挺不直,脸上的笑也是比哭都难看了。孙笑川坐下来以后,搓着双手不说话,阿三就接着刚才阳阳的话茬说道:“你们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回去很正常。王聪现在在我们手里,也不怕他耍什么诡计。不过,就

怕万一再发生什么问题,我和小廖分不开身,如果一时看不住王聪,他跑了或者是自杀了,就又是麻烦。”说到这里,她就停顿住了。

阳阳就立即问道:“那你的意思是?”“我想这样,如果可以,小赵留下来,帮我们两天,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逼着王聪拿钱的,现在他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一旦崩溃,就会马上投降。”阿三说完,房间内出

现了短暂的安静,阳阳一手托着下巴坐那里,我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阿三一看都沉默起来,就知道阳阳十分为难。就说道:“如果不方便,也无所谓,王聪我们还是能控制的了的。我刚才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摸不清他的底细,背后的实力

到底有多大。就凭那天他派人刺杀小赵,就说明他的实力不一般,我只是担心节外生枝。”

我沉吟道:“就怕董事长一个人回去再遇到什么危险。”我的话刚说完,孙笑川突然昂首挺胸的说道:“我可以把阳阳送回到广州!”他说的气宇轩昂,跟刚才那种惧怕畏缩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跟一下子打了鸡血似的。

我们就都有些惊诧的看向了他。孙笑川想干什么?他是要保护阳阳,还是想对阳阳怎么样?他送阳阳才是真的不安全,那岂不是狼入虎口吗?孙笑川遇到危险的时候跑的比兔子都快,可是要对付阳阳却会是既有胆识又有谋略。我没有表态,但是却在静静地等着阳阳的回答。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