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控制2016

绝对控制2016
  • 主演:皮尔斯·布鲁斯南,詹姆斯·弗兰切威勒,安娜·弗莱尔,斯戴芬妮·斯考特,迈克尔·恩奎斯特,克莱尔-霍普·阿什蒂,杰森·
  • 导演:约翰·摩尔
  • 地区:美国,爱尔兰,法国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6
Mike Regan(皮尔斯·布鲁斯南 饰)拥有他想要的一切:美满的家庭,一栋顶级的全智能别墅,而他的公司则将彻底改变航空业。直到他信赖的ITguy因为Regan一家的冷落而失去理智,开始跟踪他的女儿,监视他的生活….往日依赖的全智能家居和汽车系统如今成为最大的安全隐患。随着隐私的全面暴露,Regan一家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一场个人隐私和现代科技的博弈就此展开

绝对控制2016第一集

这就更加让我奇怪了,如果是亲有的话,应该用不着如此呢厌恶吧?

“没有,我只是好奇罢了!看你们白天的反应也有些奇怪。”

听我这么说了,两个人松了一口气。

“没什么,只是一个远房的亲戚罢了,平时也不怎么来往,也没想到他会过来,所以看到他的时候,有点惊讶。”

我皱了皱眉头,因为我知道张宏撒谎了。

他们兄弟俩下午看到那个男人的表情还刻印在我的脑海之中,那根本就不是惊讶的表情。

他们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愤怒,甚至想要冲过去跟对方打一架,给他撵出去。

突然之间,我的心里多了几分不适,我总觉得这其中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只是两个兄弟都不在说话,我也不好在追问一下,一时间大家再次陷入了沉默。

因为心中一直觉得不自在,一睁眼我都不在状态,以至于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休息的。

然而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被身边的说话声吵醒了。

我睁开眼,却发现是兄弟两个在窃窃私语。

看到我醒来的时候,两个人忙安静了下来。

“小棺爷,吵醒你了那?现在时间还要,你可以在休息一会儿的。”

两个人的脸上挂满了紧张,像是怕我发现他们两个再说什么似得。

被隐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却越发的怀疑,难不成这件事里还有猫腻?

可是我现在也清楚,很多事情想要从张宏和张强嘴里知道是不可能的了,我只能先安抚住他们,晚些在慢慢调查。

“我没事,今天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早点起来也好,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听我问刚才的事情,两兄弟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忙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

果然在他们身上,我不能抱任何的希望。

两个人不愿跟我多少,随便扯了几句,便做别的事情去了。

我也爬了起来,走到了棺材的面前。

老爷子的尸体被我用符纸震在里面了,虽然不会起尸,但是如果还有其他的事情的话,今天的棺,也不会好抬。

“归来魂兮,老爷子,去该去的地方吧!”

拍了拍棺材,希望老爷子能够听我的话。

随后我也离开了灵堂。

因为要入葬了,早上的时候,张宏特地给请来的所有八仙准备了饭菜。

这当然也是有讲究的,按理说抬棺的人,需要做主桌,可是因为情况复杂,到时候可能每个人都要上场。

所以张宏为了不分薄彼,特地将三张桌子并了起来,准备了整整一大桌子的菜。

吃过早饭之后,我将情况简单的跟八仙门说了一下。

不过却隐瞒了,老爷子有变的问题,毕竟那样只会给他们增加心理负担,如果心乱了,只会让事情更加的麻烦。

都安排好了,张宏将香烟毛巾白鞋发给了其他人。

毕竟旅途遥远,我先暂时做了一下分配,如果中途出现情况,另一组人马上代替。

“大家记住,棺材最忌不到宝穴就落地,虽然山路不好走,但是也特地安排了好几组人,大家一定要衔接好。”

应该是张宏也给了八仙不少利是,所以几个人痛快的应允了下来。

都安排好了,八仙便先去休息了,毕竟我休息好了,才能应对中午的力气活儿。

而我则继续回到灵堂,帮忙准备下葬的事。

上午的时候,亲戚朋友陆陆续续的过来的,我时不时的看着门口,我很期待能够在看到昨天那个人。

或许是想什么来什么吧!当那个男人在出现在灵堂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兴奋。

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不能从张宏张强那里得到些什么的话,或许能够从这个男人身上知道些什么。

可是张宏张强就没有我那么兴奋了,当看到男人的时候,那种愤怒的表情再次出现了。

只不过顾及到还有那么多亲友在场,两个人也只能忍耐了下来。

只不过两个人全程没有跟对方说一句话,应该是特地无视了对方。

而我则一直找机会,想要单独跟男人聊聊。

然而一上午,我也没走脱,对此。我也只能放弃了这个念头。

安排的中午十二点下葬,所以十点半的时候,张宏便开始安排宴席。

而我和八仙仍然跟早上一样,坐在一张合并起来的大桌子上。

期间因为喝了太多的水,我便离席去了厕所,而在厕所的门口,我却遇到了那个男人。

当看到男人的时候,我莫名的兴奋,甚至觉得这是老天安排的。

男子看到我,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开,却被我拦住了。

“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

男人皱了皱眉头,我觉得他会拒绝回答,甚至以为我有病。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尽然真的开口了。

“你想知道什么?只是我不保证我也知道。”

“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虽然张宏他们已经说过他们只是远方亲戚,但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们是在骗我的。

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从男人这里得到另一个答案。

男人像是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既然你对我这么感兴趣,那你应该也问过他们我是什么人吧?他们是怎么跟你说的!”

原本我还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要笑,但是听了他的话,我却感受到了一些情况。

果然他们之间肯定有问题,张宏张强跟我说的肯定也不是真的。

这就让我更加的困惑了,他们为什么要欺骗我呢?

虽然我作为一个抬棺匠,不应该多管闲事去操心事主家里的事情。

但是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这个男人跟老爷子的死有很大的关系。

就算他们之间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也肯定会有间接的关系。

尤其是现在老爷子还不安稳,我用觉得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眼前的这个男子的身上。

“他们只说你是一个远房亲戚,但是我觉得好像并不是如此。”

男子冷笑了起来。

“果然,他们不会将我真正的身份告诉你!”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绝对控制2016

绝对控制2016第二集

听到洛夕颜的话,楚阳不疑有他,就是放下了心来,然后双眼带着滔天煞气向着周边空间快速的扫望而去。

“咦?那个人呢?”

然而当他的目光扫过之时,却是并没有发现孔魔的丝毫身影。

见此,楚阳面色忽然一狠,眼中无尽杀光绽放,然后瞬间就是将目光落在了远处那座云雾弥漫的山峰之上。

“夕颜,你在这里歇息片刻,我去那里面看看。”想到孔魔有可能逃往了那座山峰之内,而且那座山峰之中必然是隐藏着什么惊天之秘,因此,在微微关擦了片刻后,楚阳当即对着洛夕颜轻声说了一句,不待洛夕颜回答,整个身形瞬间就是化作了一道青

光向着远处那座山峰冲了过去。

只留下洛夕颜一人独自望着楚阳那消失的背影,面色苍白的慢慢坐了下来,一旁那被洛夕颜抓来的赵岩满眼惊恐的望着洛夕颜,身形颤抖不止。

见识到眼前那恐怖的景象,对于洛夕颜,赵岩心中无比的惊恐,丝毫不敢有逃跑的念头,只是一个人蹲在一旁的角落处,抱着他那把火焰长枪,神色呆滞而惊恐。

另一方面,就当楚阳疯狂的向着那座山峰冲来之时,此刻,在那山峰的绝壁之下,只见孔魔与火乾两人静静的站立着,目光都是望着眼前的绝壁之上。因为此刻他们身前的那片绝壁已经是变成了血红之色,上面无尽鲜血覆盖,同时,在一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丝丝血色光芒不断自那绝壁之上涌现,顿时一股股滔天杀气与血腥之气瞬间弥漫而起,充斥周

边空间之中,让人闻之欲呕。

然而,对于这一切火乾虽然眉头微皱,不过双眼却是死死的盯着那片绝壁。

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无尽鲜血的冲刷之下,随着那越来越盛的血光,渐渐的,一扇大门的虚影渐渐的自那绝壁之上显现了出来。与此同时,随着那道血色大门的显现,大片大片的石屑接连不断的自绝绝壁之上脱落下来,最后在火乾那无比激动的目光中,只见一闪丈余大小,绽放着浓郁血光的大门猛然出现在了绝壁之上,无尽煞气

瞬间自其中汹涌而出,让人心生胆寒之意,甚至隐隐之中还是有着丝丝邪恶至极的气息开始泛滥……

然而对于这一切火乾并没有过多的在意,此刻他的目光与心神已经是被那扇血色大门所深深的吸引,因此,在那扇血色大门出现的瞬间,火乾当即迫不及待的一个闪身就是进入了那扇大门之中。

然而他确实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一道充满了意味深长的狞笑忽然自孔魔口中轻轻传了出来。

紧接着,孔魔在微微停顿之后,身形也是猛的一闪,瞬间进入了那扇血色大门之内。

当进入大门之后,火乾快速的打量了几眼门内的情景。

只见在大门之内乃是一个约莫百丈大小的空间,里面没有丝毫生命存在的气息,也没有其他东西存在,只是在那正中央处有着一个高达丈余,三尺方正的血色石台。

石台周边雕刻了无数繁复神秘的图案与纹路,看起来显得极为的不凡与神秘。

同时,在那石台之中竟然还是隐隐有着丝丝红色液体流动,宛若鲜血一般,散发着道道妖异的光芒。

“国师,我们要找的东西在哪里?这个石台又是什么东西?有何用?”

进入大门之后,在微微打量了几眼这个血色空间之中,火乾眉头微皱,当即就是迫不及待的向着孔魔开口询问道。

“就在哪里!”

而听到火乾的询问,孔魔轻咳几声,然后猛然伸手指向了正中央处的那座三尺方正的血色石台。

“什么?你是说我要找的东西就藏在这座石台之内?”

见到孔魔指向石台,火乾眼中顿时绽放起道道浓郁至极的精光,然后带着无尽的激动与惊喜之色瞬间就是来到了那座石台之前,仔细打量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说道。

“不错,你要的东西就在石台之内,只不过想要打开,却是还需要一样特殊之物……”

说道这里,孔魔的声音戛然而止,慢慢迈着步伐也是来到了那座血色石台之前,静静的看着。

“哦?还需要一件特殊之物?什么特殊之物?”

忽然间听到孔魔的话,火乾面色顿时微微一变,眼中的激动之色瞬间消减了大半,皱着眉头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血色石台,然后才是抬起头来,带着几丝疑惑说道。

同时,不知为何,在听到孔魔的话时,顿时无尽烦躁之感瞬间自火乾心底升起,越来越浓郁,连他自己都是无法控制。

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之色也是瞬间自心底升起,让得他心绪不宁,望着孔魔脚步不禁微微后退了半分。

“桀桀……”

此刻,从孔魔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危机还有浓浓的死亡气息。

“呵呵,那件特殊之物虽然难得,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并不困难,因为,那件东西就在这里,那就是……你的血。”

见到火乾眼中那绽放而起的丝丝惊恐之色,孔魔也是忽然发出一阵森然的怪笑,带着滔天煞气向着火乾说道。

同时,在说完之后,身躯忽然一动,瞬间伸出那只干枯的手掌向着火乾快速抓了过去。

“大胆,你想造反吗?”

此刻,忽然间听到孔魔的话,火乾面色瞬间剧变,死死浓郁至极的惊恐与滔天愤怒之色瞬间自双眼之中涌现而起,身形后退间,大喝了出来。同时,孔魔刚刚出手之际,早已对孔魔有了防备的火乾当即拿出一把通体金色周身缠绕着道道凌厉至极的金色灵光的古朴长剑,将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提起,带着滔天凌厉至极的攻势,猛然对着孔魔狠狠

的劈砍了过去。

轰隆隆……

强大的力量使得周边空间之中都是充斥着滔天凌厉锋锐剑气,无坚不摧。

“哼,蝼蚁一般的东西,给我死吧……”对于火乾那发出的惊天凌厉至极的攻击,孔魔只是淡淡的冷哼了一声,丝毫没有将之看在眼中,身形不闪不避径直杀了过去。

绝对控制2016

绝对控制2016第三集

班上也有许多女生不同意教授刚才的言论,听到乔希怼回去,更是以徐可心为首大快人心地笑起来。

被这么多学生嘲笑,闫教授面子上自然过不去,怒到提高了声音:“乔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德行?我见过你高中的班主任,她说你上学的时候就是差生,整天不好好上课就知道勾搭男同学,最后一年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后门考上来的!我们南影绝不容你这种不知检点的学生,我也不想教你。你马上给我出去,把家长叫来!”

“教授,小乔只是上课打瞌睡,不至于罚得这么重吧?而且你还是老师呢,怎么能随便传这些没有根据的谣言污蔑同学呢?!”徐可心愤愤不平道。

“我倒是觉得闫教授说得没错,某些人本来就名声不好啊!我们富人圈谁不知道?”说话的人是陆梦晴,她此刻正幸灾乐祸地看着乔希。

“你别胡说,小乔才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她……”

“算了,可心!”

乔希拉住了想帮自己说话的徐可心,她受罚没什么,不想连累其他人!

但被赶到教室外面,女孩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没忍住,怎么公然就跟教授起冲突了?

本来忍忍就过了的事,这会儿居然闹到要叫家长,她该怎么办啊?

她太了解乔家的父母,这事让他们知道也绝对不会管她。

还能找谁呢?女孩翻着将自己手机通讯录翻到陆雴霄的号码,点了拨出去,但是刚响一声,她又后悔给挂断了。

那男人跟她非亲非故,肯定更加不会管她的,算了吧!

就在乔希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居然看到是陆雴霄给她拨回来了。

听着手机铃声女孩心头一颤,犹豫一下,她才接起。

“找我有事?”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低沉,完全是公式化的语气,一时间让女孩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听到她的声音,陆雴霄再强调了一声:“有事就说!”

“那个……我吃了退烧药上课打瞌睡,老师让我找家长……”

话说出口,乔希就后悔了。

听起来这么小的一件事,她居然打电话找陆雴霄,是不是找死啊?

人家大集团老板,国际会议都忙不完,哪会管她学校找家长啊?

越想越觉得自取其辱,乔希都准备挂电话了,却听电话那头的男人道:“我马上过来!”

陆雴霄赶到的时候,就见乔希一个人在教室外面罚站。

小姑娘脸色上还带着病后憔悴的苍白,嘴唇也没有多少血色,绝美的容颜配上单薄的身体,总会让男人产生一丝怜惜。

听到他走近的声音,乔希抬起眸子,背脊没有安全感地微微一僵。谁知道他答应过来,是不是又像昨天一样来惩罚自己的?

“走吧!”

“去……去哪儿?”

“办公室!”

呼,小姑娘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比起被丢在乱坟岗,要她去办公室给老师道多少歉都没问题。

然而让乔希没有想到的是,陆雴霄带她去办公室并不是让她道歉,而是让她听南大校长的道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