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狼2

金刚狼2
  • 主演:休·杰克曼,冈本多绪,福岛莉拉,真田广之,赛佛兰娜·科契柯娃,布莱恩·泰,山内春彦,法米克·詹森,李威尹
  • 导演:詹姆斯·曼高德
  • 地区:美国,英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日
  • 年份:2013
位于加拿大的深山老林,背负着永生之苦的“金刚狼”罗根(休·杰克曼 Hugh Jackman 饰)隐居于此。在一次与猎人的冲突中,他得到东瀛女子雪生(福岛莉拉 饰)的帮助。雪生是罗根二战期间的旧相识矢志田派来的下属,似乎不久于人世的老友渴望死去之间再见罗根一面。跨越重洋的罗根终于见到在虚弱的矢志田,对方希望他能够保护自己的孙女真理子(冈本多绪 饰)。随着老人谢世,葬礼上突然战火点燃。罗根在雪生的帮助下拼死救出真理子,而矢志田的儿子信玄(真田广之 饰)似乎另有所图。逃亡途中,罗根意外发现他丧失了自愈的能力,金刚狼最大的危机降临   本片根据弗兰克·米勒(Frank Miller)的原著漫画改编。

金刚狼2第一集

“我才知道,谢家那位谢大小姐,竟然经常造访老宅,刷老爷子的好感度。”纪时霆淡淡的勾起唇角,“这次的宴会,也多半是她撺掇老爷子举办的。”

谢思绮既然能得到老爷子的信任,他就必须弄清楚这个女人的真实目的。

乔砚泽一愣,很快也发现了谢思绮的身影。

“看来老爷子还把宴会交给她负责了,否则她怎么会在那里招待客人。”乔砚泽啧啧两声,“她到底安的什么心?”

“这位谢大小姐……”虞书航沉吟了一下,“我记得她是有未婚夫的吧。”

“那又怎样。”乔砚泽笑着看了纪时霆一眼,“谁让某人魅力非凡呢。”

纪时霆冷冷的勾起唇角:“今晚你们都给我警醒着点。“

“那位叶小姐呢。”虞书航忽然问道,“她今晚应该会出现吧?你打算趁这个机会把她介绍给老爷子么。”

纪时霆淡淡一笑,目光漫不经心的落在院子里,直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撞入他的眼帘。

他的瞳孔微微收缩。

*

叶笙歌凭借着邀请函,不但顺利入场,还拿到了一个号码牌。

毕竟是参加宴会,她也简单打扮了一下,一袭修身的礼服长裙,长发微卷堆在肩头,搭配着右脸上的那朵栩栩如生的玫瑰,一下子就吸引了众多目光。

不过这些目光大多是不善的。

叶笙歌有点不习惯来自异性的这种敌对目光,她镇定的端了一杯鸡尾酒,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结果下一秒她就看到了慕彦淮的身影,他似乎很兴奋,不断的找机会和在场的名流大佬攀谈。

叶笙歌愣了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如此谦卑的样子。

所谓前倨后恭……这个男人还真是把无耻写到了骨子里。

叶笙歌自嘲的一笑,挪开了目光。

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一阵骚动。

一个穿着曳地长裙礼服的年轻女孩走了进来。她画着大浓妆,长发盘成髻,高昂着脖子,神色骄矜,目不斜视,直接走到宴会的中间,其他名媛不得不纷纷给她让道。

她似乎很满意这种受人瞩目的感觉,得意的扬起了小脸。

那是……叶思言?

叶笙歌眨了好久的眼睛才认出她。只是,这个死丫头怎么会出现?还穿的这么隆重……

难道说,昨天她之所以不再害怕那份合同了,就因为她收到了纪家的邀请函?

今天的晚宴哪里都透着一股诡异……叶笙歌也懒得管他们两个人了,反正今晚她的目标与他们无关。

这时,旁边传来两个名媛的谈话声。

“你的号码牌是多少?”

“13,你呢?”

“22,哎,我刚刚已经看到一个同样拿着22号的男人了,看来今晚我和纪时霆无缘了。”

“我也是。刚刚小可她们转了一圈,已经统计过现场男宾的号码牌了,据说只有2,6,9这三个数字是空着的,可能纪时霆的号码牌就是这三个当中的一个。”

“哎?你看到那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叶思言了吗?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鸡,她居然拿到了6号。而且她刚刚还得意洋洋的表示,纪时霆的号码牌肯定是6号,因为她是内定的,今晚的最大赢家非她莫属。”

“别闹了,纪时霆的品味这么可能那么差?”

“但……说不定她真的有机会和纪时霆跳舞呢。”

“切……跳支舞而已。”

“能和纪时霆一起跳一支舞就不错了,这位实在是太神秘低调了,其实我到现在都没见过他本人。”

“我也是,谁让他几乎不参加任何宴会……”

金刚狼2

金刚狼2第二集

“啊,你好!我是星耀传媒总裁特助沈晚。”

看着温和暖人的面孔,沈晚尊敬的对她弯了弯腰,却被宋伊人给拦了一下。

虽然沈晚没有见过宋伊人本人,也是看过她照片的,自然可以轻易的认出她来。

“你是那臭小子派来的吧?你稍微等会儿,罗伊会和我一起去。”

虽然不知道宋伊人说的什么意思,沈晚还是站在宋伊人身边静静的看着。

不得不说,宋伊人调教出来的艺人就是很强大,演技和能力都比较高端,她在这里盯了好几场都没有NG过。

“罗伊还不错吧?”

猛的听到宋伊人这么说,沈晚愣了下,懵懂的对她点了点头,尴尬的转头瞄向其他地方。

她怎么感觉自己智商掉线了?网传这宋伊人比自己也就大上十几岁,但早早的就因为她的能力出名了。

“噗嗤!你在看什么?”

听到宋伊人温柔的声音,沈晚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看着那一边的罗伊收工大步走到这边,沈晚对他友好的点点头,又好奇的看向宋伊人的脸。

“我们走吧!”

听到宋伊人这么说,沈晚又开始好奇了。

走去哪里?

“要想好好带领艺人,就必须要严格管理自己,和艺人做好朋友,只有通透的了解他们,才能找到合适他们的路线。”

宋伊人穿着白色的雪纺衬衫,下面穿着黑色的长裤,脚底踩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确实有一番派头,但她跟自己说这些做什么?

看着沈晚一派小迷糊样子,罗伊伸出手戳了戳她,右眼对着沈晚眨了个电眼,看上去十分轻佻。

“罗伊!你老实点儿!”

宋伊人出声轻斥,罗伊无语的撇撇嘴,露出雪白的大牙,对着沈晚笑了笑。

他经常挨骂,早已经习惯了,宋伊人就是个纸老虎,只要不犯原则性上的错误,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宋老师!我其实有些不太明白,齐总让我来的时候,并没有跟我说是来做什么的!”

沈晚纠结了半晌,尴尬的看向宋伊人。

她没有当经纪人的想法,怎么好好的跟她说这些?齐镜又想做什么?

“小丫头,他是在教你长大!作为行业里的人,如果连这些都不清楚,你什么时候被人坑了都不知道!我一会儿给你本书,你好好看看!”

宋伊人不见外的戳了戳沈晚的额头,都把沈晚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罗伊便笑得更加开怀了。

罗伊是个热闹的性子,但也擅长伪装自己,他倒是觉得第一次见的沈晚没什么坏心思。

“我小姨可不会跟别人说这么多,你就知足吧!”

听到罗伊小心翼翼的话,沈晚愣了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网上并没有提起宋伊人和罗伊的关系,原来中间还有这一层。

跟着宋伊人来到保姆车旁,看着她从车里拿出一本岁月痕迹极重的书籍,又找了根笔不知道写了些什么,才递到了沈晚手里。

“小姑娘,这本书很有意义,是我开始做经纪人就翻看的,可不许给我弄坏了!”

宋伊人佯装威胁的看着沈晚懵懂的脸,却并没有让她感觉害怕。

沈晚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如何成为顶尖经纪人》,翻开封皮看着第一面,也就是刚刚宋伊人写字的那里。

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和宋伊人的手机号以及她的名字。

“书赠有缘人,望君珍惜!”

沈晚轻轻的念出这几个字,又对着宋伊人感激的点了点头,唇角微翘,勾起真诚的笑容。

“谢谢宋老师!”

刚对宋伊人表达完感谢,罗伊的大脸就殷勤的凑了上来,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沈晚。

“还有我!还有我!”

沈晚亲眼看着宋伊人训斥了凑热闹的罗伊,两人才乘着保姆车离开影视城。

低头看着手中的书,沈晚从包里掏出手机,给齐镜留了言便坐上车子准备回去。

咚!

“快开车!”

车门忽然被打开又关上,看着副驾驶上多出的男人,沈晚有些懵懵的。

这男人穿着一身高级定制西装,袖口上有着干涸的鲜血,额头的碎发被汗水打湿,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

“快开车!”

男人怒吼一声,把沈晚生生吓了一跳,连忙启动车子离开影视城的范围。

沈晚用余光喵了一下,旁边的男人手捂着腹部,疼得汗水直流,空气中慢慢散发开血锈的味道。

“你,你还好吧?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知道旁边男人的身份,沈晚实在有些不安心,生怕这男人是什么坏人,又不忍心他的伤口一直流血。

在她心里,穿成这样又受伤的人,八成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身份,才会被人追着。

“不用!你去给我买药,我自己来!”

男人隐忍着说道,声音冷冽沙哑,嘴角渐渐有些发白,看得沈晚心里扑通直跳,心脏七上八下落不到地儿。

她这是招惹了什么人?亡命之徒吗?

吱——

看着旁边有家药店,沈晚利落的停下车子,迅速跑进去买了大概会用到的东西。

绷带,纱布,酒精,镊子,等等。

“给你!”

把手中的东西递给男人,沈晚有些关心的看着他,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帮忙。

看着男人利落的打开纱布,用镊子蘸着酒精,沈晚便松了口气盯着他的动作……

撕拉——

布帛被撕裂的声音响起,看着旁边男人毫不犹豫撕开自己的衬衫,精壮的腹部有一个地方血肉模糊,看得沈晚心里直犯恶心。

撇过头看着外面,听到男人隐忍的声音,沈晚又捂着眼睛转过头,手指打开一个缝悄悄的看着男人不方便的动作。

“你帮我把子弹取出来!快点!”

醇厚低哑的声音响彻在车里,却震翻了沈晚本就不平的心。

子弹?这男人中了子弹?

巨大的冲击让沈晚有些呆愣,看着男人的眼神有些空洞无光,表情更像是快要哭了。

“我,我办不到的!”

沈晚对着男人激动的摇着头。

不是兴奋,而是害怕,更是恶心!

“你不动手就会死!”

金刚狼2

金刚狼2第三集

“圣诞快乐!”手机屏幕上赫然写着四个字。

舒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瞪大眼睛又看了一遍还是不敢确定,她猛地闭上眼睛,再次睁开,那个名字,那个手机号,那四个字。

舒雅抱着手机在被窝里无声地庆祝好久,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应该再发一些什么,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一个男生联系。

他们发了一个晚上的信息,最后约定第二天圣诞节在苏南河公园见面,那里离舒雅的学校近一些。舒雅第一次羞涩的自我介绍,第一次表白,第一次对着喜欢的人脸颊绯红不知所措,所以在她的印象里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就是苏南河公园。

“妈妈,咱们快走啊。”小家伙软软糯糯的声音突然传进舒雅的耳畔,打断了她的思路。

舒雅愣了一下,“什么?去哪里?”

小家伙拉起妈妈的手,“爸爸说,你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在老家苏南,但是北都有相似的地方可以带萱萱去呢。”

“相似的地方?”舒雅优魅的眼眸看向韩墨,心中猜测北都哪里有和苏南河公园相似的公园。

护城河公园?只有那里和以前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最相近了。

舒雅坐在车里,看着窗外街道上急速奔驰的车辆,脑中却不断的出现和韩墨过去的回忆,如此真实,如同刚刚发生,一切都历历在目。

小家伙在车里高兴极了,虽然被固定在儿童座椅里,可是还是努力挥舞着两只小手唱着歌。唱歌已经无法完全抒发她高兴的心情了,小家伙觉得爸爸开的好慢,“爸爸,怎么还没到。”“爸爸,你开的快一点啊。”

舒雅完全没有注意车外的路线,玻璃上反射出她姣好的面容,和她嘴角情不自禁流露的笑意。

那一年她十八岁,那一年她第一次知道喜欢一个人好甜,好忐忑,好奇妙。那一年是他们的初恋。

等舒雅从回忆中抽离,已经到了目的地的的大门。

舒雅不解的向车窗外张望,自言自语道,“怎么来学校了?”

韩军的学生大刘在这里做副院长,韩墨提了一下大刘的名字,门卫登记一下便让韩墨他们进来了。

韩墨把萱萱抱下车,温柔的说道,“爸爸妈妈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就是学校哟。”

舒雅心里很不舒服,她知道韩墨不会撒谎骗孩子,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韩墨自己竟然忘记了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的确,校园恋爱,学校是他们经常出没的场所,韩墨经常来她的学校,他们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饭,但是这里不是他们第一次表露心声的地方,苏南河公园才是。

小家伙跑到舒雅身边,“妈妈,妈妈,你和爸爸第一次就是在学校约会的啊。”

舒雅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却一点都不想说是,她不想撒谎骗孩子,也不想骗自己,不是就是不是,她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说的“我喜欢你”就是在苏南河公园的河边花坛,为了那几个字她忐忑了很久,心脏都要跳出来了,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和别人表白,这辈子都不会忘,可是韩墨竟然忘了。

可能太多像自己这样跟他表白过的女生,他根本不会在意,舒雅越想心里越生气。

韩墨拉起萱萱肉嘟嘟的小手,走到一个琴房的门口,“爸爸就是在一个类似这样的琴房,第一次见到妈妈的。”

舒雅愕然的看着韩墨,这个琴房和以前她练习舞蹈的教室很像。

韩墨继续说道,“那一年你妈妈在练习校园艺术节要演出的舞蹈,而爸爸呢刚好要把乐器放到隔壁的房间,当时妈妈那个琴房的门和这个一样,上面是玻璃,可以看到里面。”

舒雅一直以为是自己先喜欢上韩墨的,其实在彩排前,韩墨就已经注意到了她?舒雅瞬间懵了。

韩墨当然是先喜欢上的舒雅,不然怎么会那么多次相遇,无论是图书馆,校园,还是食堂,连糊里糊涂迟到跑错教师舒雅都会无意间遇到他。

韩墨根本不在这个学校上课,怎么会有那么多偶然。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偶遇,每一次所谓的偶遇,都经历过无数次的落寞与等待。

韩墨知道在舒雅心里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是苏南河公园,第一次她和他表白的地方,可是在韩墨心里,他觉得第一眼看到舒雅跳舞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恋爱了,在舒雅主动发信息之前,他已经默默关注她很久,只是舒雅一直傻乎乎的没察觉罢了。

小家伙可不知道爸爸妈妈各自的心思,她高兴坏了,韩墨给萱萱弹奏简单的儿歌,小家伙又跳又唱,还让妈妈和她一起跳舞。

“爸爸,以后你和妈妈可以经常约会吗?”小家伙其实不太懂约会的含义,但是她希望爸爸妈妈在一起,似懂非懂的扬着小脑袋看着韩墨。

韩墨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顶。

“妈妈,以后你可以和爸爸经常约会吗?”萱萱又把小脑袋转向了舒雅。

舒雅捏了捏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蛋。

萱萱又拉着爸爸妈妈在校园里走了好久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上车没多久小家伙就在自己的儿童座椅里睡着了。

舒雅憋了一肚子的话,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既然我们在苏南河见面前你就喜欢我了,为什么不先跟我表白。”舒雅有点不服气的小声说道。

韩墨微微笑了下,“我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你就先表白了。我只能说同意,难道还能说不同意。”

“那你后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在那之前就喜欢我了?”舒雅一直认为是自己追求的韩墨,都没有像别人一样享受被追求的感觉呢。

“我以为你知道啊,我每天都跑你们学校去,偷看你,咱们一天要遇到至少三次,你不会都以为是偶然吧。”

舒雅本来还想辩论,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总觉得韩墨是木头,其实自己才是傻瓜,真的一直都以为是偶然。

韩墨继续说道,“你第一次发信息,说的圣诞快乐。我都没问是谁,而且是秒回,你都没觉得奇怪?”

舒雅心里一惊,这么多年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此刻被韩墨提起才觉得是呀,为什么呢?

韩墨无奈的摇摇头,“因为我早就存了你的号码啊,你发信息的时候,我正在斟酌怎么在圣诞节把你约出来。”说完脸上突然露出慧黠的笑容。

虽然舒雅觉得很不服气,却有一种很甜很甜的幸福感,她故意瘪着嘴假装生气不说话,没多久就扑哧笑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