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变

虫变
  • 主演:VincentVentresca,RachelHunter,WilliamForsythe
  • 导演:Tim Cox
  • 地区:德国,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5
年轻有为的兽医埃里?鲁库斯(Vincent Ventresca 饰)继承了父亲的D.V.M兽医科研所,某天,他受邀前往密苏里州的霍斯特农场问诊。农场中的牛群近期感染奇怪的寄生虫接连死亡,埃里在观察期间偶然发现,这种前所未闻的寄生虫竟会在吸血后变得体形巨大。原来,当地的牛肉批发商弗莱切?奥德麦特(David Selby 饰)为利益驱使,违规向农民发放尚处在试验期的促成肉牛发育的药物。埃里一面将样本寄给农业部的朋友化验,以免展开秘密调查。   在一次牛肉推广会上,一名男子不慎落水,并受到寄生虫攻击。埃里发现,这种危险的寄生虫不仅会对肉牛造成危害,更会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命。当他意识到这点时,为时已晚

虫变第一集

第610章尼古拉斯皇帝的逆鳞

尼古拉斯皇帝终于从生物治疗仓里面出来了,安德烈三人行礼结束之后,安德烈率先站起身来,问道:“陛下,您现在感觉身体状况如何?”

“非常好!我现在已经完全的康复了。实力也没有受到大的倒退。不过,我还是决定遵守医生的遗嘱,修养一段时间,这些日子,你们三人还要辛苦一些。我决定用这段时间去哈巴罗夫斯克星域视察一下我们的战备情况。”尼古拉斯缓缓说道。

“请陛下移驾会议室,我们给您汇报一下最近帝国内外发生的事情。”安德烈立刻说道。

众人到了会议室,接着就是冗长的会议。

会议持续了几个小时,在御医豁出命去数次的提醒之下,尼古拉斯才决定暂时停止会议去休息,此时安德烈三人已经把北方帝国这几个月之内发生的事情基本上都汇报完了。

这一段时间北方帝国的备战情况已经步入了正轨,北方重工在小卡西莫夫所引发的严重事故之后遭到重创,此时也已经恢复了过来。战舰和机甲的研发和生产进入了常态化。

安德烈按照尼古拉斯交给他的办法,把北方帝国政府和军队内部不听话的一小撮人又筛选了一遍,进一步的巩固了尼古拉斯的集权统治。尼古拉斯对他们三人的工作非常满意。

在用过晚餐之后,尼古拉斯开始了练功和冥想。这一个多月的治疗,虽然治好了痼疾,但是他元气大伤。

由于前一段时间尼古拉斯忧愤交加积劳成疾。为了治好他,御医无奈通过手术取下了尼古拉斯的部分内脏,通过生物治疗仓重新修补他的身体。

生物治疗仓虽然能生成内脏,但是这是通过透支生命力,加速体内细胞分裂而达成这样的目的。尼古拉斯虽然被治好了,但是他的寿命被至少缩短了十年。

人体的线粒体分裂次数是有限的,细胞分裂一次,线粒体上的端粒就短一截。等到端粒完全没有了,人也就丧失了生机。这是人类生命科学的禁区,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哪怕是科技高度发达的天人和芒科人,也做不到,这是神的领域,大概只有神才能做到。

不过尼古拉斯毕竟是一个出色的武者,还是精神力强大的S级机甲师,他的身体素质和恢复能力超出了御医的估算,这一次恢复的非常成功,他的身体素质也没有下降太多。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不用太久就能恢复原本的实力。

就在这时,内侍前来汇报,安德烈等人有紧急军情汇报。

尼古拉斯来到了会议室,看到等在那里的安德烈,契科夫,尤里三人,还有一个很令他感到意外的人。

“维塔斯参见陛下!”

作为北方帝国军队内的新贵,尼古拉斯对维塔斯的能力和治军理念还是非常欣赏的,把他安排到贝加尔星域,使得维塔斯不用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布防这件事情上,维塔斯就可以放开手脚按照他自己的想法给尼古拉斯打造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了。

尼古拉斯示意他起身,维塔斯就向安德烈汇报了他为了招揽波波维奇,却跟天选者组织发生冲突,进而为了帮波波维奇报仇而发现天选者组织秘密基地这件事情。

维塔斯的汇报非常详细而客观,没有放过任何细节,而且没有太多个人的判断,他知道尼古拉斯的性格,这位皇帝不喜欢别人帮他做判断和干扰他的思维。

听完汇报,尼古拉斯的最大反应就是愤怒。看来自己的判断有些失误了,本想与虎谋皮,但是最终还是养虎为患了。天选者组织的势力远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

既然他们在贝加尔星域有这样的秘密基地,那么在萨哈林,巴库,乃至西伯利亚星域,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基地呢?而且他能够想到,这样的基地数量绝不仅仅只有这一个。

这样的一股势力,能量甚至远超过一支分舰队,如果在北方帝国跟银河帝国交战到关键时刻,天选者组织完全可以携这股力量来要挟他。

对于尼古拉斯这种控制欲极强的君主来说,这种事情无疑是虎口夺食,他绝不会允许在自己的领地里出现这种不可控的力量。

不过最让尼古拉斯愤怒的事情是,天选者组织竟然把手伸向了自己的军队。

古代地球曾经有一个伟人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对于统治者来说,没有军权就没有真正的统治力。

天选者组织可以拉拢北方帝国国内的一些大贵族,野心家,甚至可以腐蚀一些政府官员,这些尼古拉斯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天选者组织千不该万不该把手伸向了北方帝国的军队。

哪怕是卫戍部队,也是军队,这是尼古拉斯的逆鳞,触碰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尼古拉斯皇帝此时一动不动,目无表情,但是非常熟悉他的安德烈知道这下子尼古拉斯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中,所以吓得噤若寒蝉。

会议室里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就连维塔斯这样的军人,也感觉到空气中的压抑气氛。

“好,维塔斯将军,你做的非常好!”尼古拉斯皇帝忽然夸奖道。

尼古拉斯皇帝对于维塔斯的工作还是满意的。

维塔斯亲自去登门招揽S级机甲师,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一旦成功,对于北方帝国第二舰队的战斗力是极大的飞跃。

而且维塔斯出手救了何韵霖医生,获得了他们一个人情,这份人情就非常值钱。更何况维塔斯为了斩草除根而发现了天选者组织的秘密基地,使得尼古拉斯可以把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

虫变

虫变第二集

正月?

“为什么不叫圆月弯刀?”

蒙格星主下意识就是一句话脱口而出。

“因为给这把弯刀充能的小丫头叫正月。”

陈正笑了笑。

“......”

一旁小妖女听见了小丫头三个字,眼睛眨了一下。

“这样的吗......那大统领接下来是直接去祖神城还是去龙霄古星?龙霄古星被大统领一刀劈成两半,凌竹道人的至宝长生竹也被大统领斩断,龙霄商会的人怕是已经撤离了龙霄古星。大统领方才那一刀,龙霄商会的人,应该都感觉如同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回吧。”

蒙格星主思索着道。

“不急着去祖神城,先去擎天古神殿看看吧。我当初进过擎天古神殿,没见着任何生灵,今日擎天神影现世,我想知道究竟是谁进了那座古神殿,开启了擎天神影。”

陈正收了弯刀,右手抬起对着郎煌星上方虚空中的浩大八部浮屠塔一招,八部浮屠塔一下化作血煞幽光,才一个眨眼功夫,就没入了他眉心中。

“擎天古神殿......那据说与神葬之地有关,说是从神葬之地中飞出来的一座古神殿,只是无人知道擎天古神殿到底什么来历。”

蒙格星主低语。

“有北辰商会的半步道祖偷偷来了郎煌星,蒙格你去接应一下吧。”

陈正目光一动,朝着下方千机古城内看了一眼,淡淡一笑,又是随手一招,星槎浮现。他带着小妖女掠上星槎,星槎流光一闪消失不见。

“......”

蒙格星主当场懵逼。

“嗯?至宝?神秘人已经离开郎煌星了吗?他是感知到我来到郎煌星了吗?”

下方千机古城内,一看起来与凡人没有任何区别的白衣老者猛地抬起头来,朝着虚空之中看去,这一看眉头拧成了一条线。

他是北辰商会的半步道祖,通过擎天神影看见了之前龙霄古星发生的那一幕,在推算出一些东西后,悄无声息就来了郎煌星,目的就是拜访神秘弯刀的主人。

“到底是哪一位大能,神秘弯刀从未见过,一刀斩断凌竹道人的长生竹,一刀将龙霄古星劈成了两半,那神秘弯刀绝对不是至宝那么简单,可惜他似乎不想见我。嗯?我要知道他的去向,问一下郎煌星主不就行了吗。”

白衣老者神念一动,直接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就出现在千机古城上方那艘战船上,出现在了蒙格星主身前。

“北辰商会......燕赤峰会长?”

蒙格星主看见了白衣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惊色,接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白衣老者点点头,进了战船内,蒙格星主紧跟而入。

......

擎天古星域西北之极。

这是一片被星尘遮挡的虚空。

擎天古星域的生灵都知道这片虚空的存在,也知道擎天古神殿就在这片虚空中心之地,很多人也曾来探查过,只是基本上都是一无所获。哪怕找到了擎天古神殿,到了擎天古神殿大门前,也进不了神殿。

“是谁呢。”

此刻擎天古神殿那暗沉色铜门前,陈正似笑非笑说了一句,右手一抹神殿暗沉色铜门就缓缓开启。

哗!

璀璨神光一闪而逝!

在这一瞬间!

陈正与身边的小妖女双瞳都化为了一种纯白!

纯白无垢!

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间,两人双瞳很快恢复正常,小妖女露出疑惑之色,下意识伸出手抓住了陈正身上仙衣的一角。

“你好歹也曾是上苍候选人,虽然轮回转世忘了太多东西,这也只是一座古神殿,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陈正轻笑,小妖女一愣,似乎有些没听懂,小手牢牢抓着陈正仙衣一角,似乎在没确定神殿内是否有威胁之前,她是不准备放开。

对此陈正也只能轻轻摇摇头,带着小妖女进了古神殿。

轰!

两人刚一进古神殿!

古神殿那暗沉色铜门就轰然紧闭!

哗!

哗!

哗!

古神殿附近星尘之中,有数道身影此刻现身,这数道身影全都皱起了眉头,飞快交流着眼神!

“刚才门开那一瞬间就该动手!”

“动手?你想死就动手!此子虽然只是一个天仙,可一来就打开了擎天古神殿之门,你们真觉得此子是一个天仙?还有一点,擎天古神殿前脚才开启了擎天神影,此子后脚就来了,此子绝对不简单!”

“等吧等他出来,我有一股预感,今日我们或许有幸能知道古神殿的秘密!”

“那个......我刚才用神通听见了他说的话,他提到了什么上苍候选人,而且似乎就是说他带来的那个小妖女是上苍候选人......”

“哼!上苍候选人?可笑!那小子多半是神念感知到了我们的存在,故意装神弄鬼!上苍候选人?上苍就是天就是天道,那小妖女难道还能是候补天道吗?这个时代的年轻一辈,就喜欢生编乱造一些名词,听起来有些唬人,实际上毫无卵用!”

古神殿内。

有滴答滴答声响起。

小妖女那澄澈眸子中,露出了害怕之色,抓着陈正仙衣一角的小手又紧了几分。陈正脸上带着淡淡笑意,跟着滴水声朝着古神殿最深处走去。

片刻之后,陈正带着小妖女踏入了古神殿最深处。

“有人!”

小妖女才看了一眼,就惊呼一声,一下躲在了陈正身后!

“人?哪里是人?”

陈正轻轻摇头,看向了这座古老大殿上方坐在蒲团上的那道身影。

“我是鸿古道人,是不死不灭的仙,我知道你是那把弯刀的主人,我开启了神殿内的神影,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你来,我只要一件东西,那就是你的那把弯刀。我也不会让你白来,我有圣眼,一眼就能看透你肉身与元神的缺陷以及你的来历,你可以对症下药......嗯......!”

那蒲团上的身影抬起头了头,一双纯白无瑕双眸扫了过来,似乎是习惯性的高人指点晚辈的状态,只是当多看了陈正几眼之后,那道身影一下愣住了,其纯白无瑕双眸上此刻出现了两个黑点!

寂静!

无声!

片刻之后!

才有一声低沉至极的惊诧声!

“你......你竟然是上苍体质,你身边的小丫头竟然也是上苍体质!”

虫变

虫变第三集

不大的空间之内,虽然人数众多,但在这一刻却是十分安静。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跪在地上双腿血流如注的侍卫,跟六皇子云天江的身上来回移动。

云天江出手,那个侍卫就算死无全尸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若是萧千寒出手,那个侍卫就算是掉了一根头发丝,也是一件不小的麻烦事!

至少作为主人,云天江必须有所表示,而且也有了出手对付萧千寒的理由!

云天涛的目光微微流转,看了一眼萧千寒,又看了一眼擂台上的云默尽,不语,嘴角藏着意味深长的笑。

云烟笑跟云清歌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原地不动。

察觉气氛不对,云娇儿微微皱眉,朝着萧千寒低声道:“你闯祸了。”

萧千寒微笑,看了云娇儿一眼,然后迈步向前,几步来到擂台之上。

“没错。我伤了六皇子殿下的人,应该就是得罪了六皇子殿下吧。六皇子殿下可是要杀我给你的手下报仇?”她淡然站立,脊背笔直。

这个动作,倒是让诸位皇子公主有些意外。

虽然萧千寒只是站在擂台边缘,但那就是擂台,就算云天江没有理由动手,擂台就是最好的理由!

那里纵然可以最快的跳下擂台认输,但是云天江可是水旋境九阶的修为,萧千寒不过一阶,就算是跳下擂台,也要来得及才行!

而且,别忘了云天江乃皇室中人,身上不乏宝物,云默尽被控制住,并且修炼也被压制,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禁锢人行动的宝物更容易得到,以云天江六皇子的身份会缺?

所以,萧千寒的这个动作,就是自寻死路。

云娇儿微微皱眉,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擂台上的云默尽悄然迈步,直接挡在萧千寒跟云天江的中间,黑眸沉凝。

只有云天江笑了。

看见萧千寒上台,看见云默尽移动,他冷笑了两声,目光光芒闪烁,“还真是伉俪情深啊!既然都已经上台了,总要留下一个人吧!阵,起!”

随着他的一声爆喝,在擂台边缘忽然出现一个阵法,将擂台罩在其中!

这种阵法一般是用来保护擂台,让外面的人避免被擂台上的打斗波及。

这个擂台,因为没有裁判,所以阵法多了一个功能,那就是禁锢!

一旦阵法被激活,擂台上的上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也就是说,不论是认输,还是跳下擂台,都要对方答应才行!

这种阵法一般很少被启用,没想到今日被云天江开启了。

阵法一出现,萧千寒跟云默尽的眸光双双微沉。

他们不怕禁锢,但是这阵法的出现,证明云天江已经起了杀心!至少对萧千寒是如此的!

“阵,撤!”忽然又一道娇斥传来,云娇儿上前一步,脸色冰冷,“云天江,这里是我的切磋空间,别当成你自己的!”

那阵法又随之撤去,干干净净。

云天江表情一僵,目光意外的看着云娇儿,语气微冷,“云娇儿,你什么意思?你要因为他们得罪我吗?”

此话一出,颇有几分气势!

按理说,皇子的地位是要比公主高的。

不过,那也只是按理。在北武洲,一切都只看实力,不看男女。

而云娇儿的修为,刚好比云天江高上那么一丝。

“得罪你?”云娇儿扫了一眼,“又如何?萧千寒是我的朋友。”

萧千寒闻言,心中却是一震。

因为云默尽身份的关系,她的身份也变得有些敏感,至少跟诸位皇子公主不会是友好的关系,云娇儿在这个时候说跟她是朋友,可不真的只是朋友那么简单了。

果然,众人看向云娇儿的目光有了一些的不同。

“三姐,你开玩笑的吧!跟那个贱婢是朋友?”云清歌不咸不淡的开口,目光冷冷的扫了萧千寒一眼。

之前在小院发生的事情,她可不曾忘记!只不过,这个萧千寒的修为怎么暴涨的如此之快?

“就是啊三姐!萧千寒是云默尽的手下,就算云默尽得到承认,也最多跟我们同辈而已,你跟他的手下成为朋友,这也太……”云烟笑也微微皱眉,有些难以理解。

“闭嘴!”云娇儿一声冷斥,另外两位公主立刻闭口不言了,“跟谁交朋友是我自己的事情,难不成还需你们点头准许?”

全场随之静寂无声。

云娇儿的说话力度,在这里仅次于云天涛。当然,云天江心里是不服的。

“说得好。”短暂的安静之后,云天涛忽然开口了,“我等虽是皇室中人,但切不可因此目中无人。我们的身份地位,都是先辈依靠实力,用血汗打下来的!如果有朝一日,出现比我们更加强大的敌人,那么我们的一切就有可能全部消失!”

“实力为尊!萧千寒不论是修为,还是城府,又或是实力,都是难得一见的人才!跟其成为朋友又如何?我不但不觉得丢脸,反而还有些高兴!”

他说完,把目光转向萧千寒,嘴角微微带笑,“如果萧小姐不介意的话,我云天涛也愿跟萧小姐成为朋友。”

静!这番话之后,全场更静!就连云娇儿也很意外。

云天涛主动想跟萧千寒成为朋友?

云天涛的冷傲,可是众人中之最!

萧千寒挑了挑眉,没去看云天涛,目光锁定云天江。

水旋境九阶,她跟云默尽一起出手的话,也许会有胜算!当然,前提是要先让云默尽的修为恢复。

云天江冷眸相对,眉头紧皱。不语,不动。

他不明白,云天涛到底是什么意思?跟萧千寒成为朋友?还请求?这还是云天涛吗?

因为摸不准云天涛的想法,所以他按兵不动。

“萧千寒,我家殿下问你话呢,你聋了吗?”见萧千寒久不做声,云天涛的一个侍卫立刻出声呵斥。

“啪!”

“闭嘴!”云天涛的声音微冷,没见他如何动作,但那侍卫的耳光确确实实是他打的。

“噗通!”

那侍卫立刻双膝跪地,“属下知错!请,请殿下饶命!”

“滚!”云天涛语气不耐。

“谢殿下。”侍卫如蒙大赦,快速退到一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