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兰爱情故事

依兰爱情故事
  • 主演:周云鹏,何泓姗,卢鑫,蒋诗萌,玉浩,张子墨,邵杰睿,于海
  • 导演:李赫洋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小镇出身的商业大鳄常海因一次意外穿越到了平行世界,回到小镇与自己的初恋依兰过上了柴米油盐的生活。对此充满抗拒的常海想尽办法逃离小镇,却制造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闹剧,最终他如愿回到原来的生活,却发现自己对于幸福的理解早已悄然发生改变。

依兰爱情故事第一集

第898章 确实头有点晕

同喜在信里写道,石九没能进到沈家,就连后来赶到的傅六也同样铩羽而归。

穆东明将信折好递还给顾文茵,凝了眉眼说道:“沈家有古怪。”

顾文茵点头,沈家若是没有古怪,怎么能挡了傅六和石九的脚步?只是……

“阿羲,你说沈重请的这些高手,是一早就为了防备我们,还是他另有目的?”顾文茵问穆东明道。

“一半对一半吧。”穆东明说道。

是啊,一半对一半。

沈重重掌沈家时,就已经以她为敌,又是知根知底的,自然不可能打没准备的战。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顾文茵问道。

“暂时先不管,云叔不在,我也不能亲自跑一趟,沈家不找麻烦,就井水不犯河水,沈重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穆东明眉眼间掠过一抹杀意。

确实,眼下的事情太多,沈重这边说紧要也紧要,说不紧要也不紧要,只要沈重不作死,日后总有一较高低的时候,但若是沈重自己要作,她也不介意穆东明用非常手段。毕竟,成大事者从来不拘小节!

顾文茵将信折好收回妆台下的盒子里。

夫妻两人洗漱一番后,便上床睡了。

一觉到天亮,顾文茵睁开眼的时候,照旧没看到穆东明的身影。

草草吃了些东西,顾文茵去书房写了封信,让多多送去给孟江寄出去。

待钱多多离开后,她便和燕歌商量起香凤的婚事来。

“当初你可是说过,最好中举后再成亲的,那万一今年何文煜失手呢?”燕歌含笑看了顾文茵,“这亲成还是不成?”

“你也说了,我说的是最好中举后再成亲,那要是失手,亲还是要成的啊!难不成何文烛一年不中举,香凤就等他一年不成?那他要十年不成,香凤还等十年?香凤愿意,铁柱也不能答应啊。”顾文茵说道。

燕歌笑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那现在就计划起来,会不会太早了点?”

“不早。”顾文茵说道:“这一年已经过去大半年了,真要是何文煜运气好,让他考中了,明年三月春闱,四月放榜,五月殿试……这婚事怎么也得安排在八月后,我看十月的天挺好,不冷不热的。这样算起来,实打实也就一年准备的时间。”

这个年代,有讲究的人家从女儿出生的那刻起,便开始准备嫁妆。顾文茵自是不敢和这样的人家比,但到底香凤曾经是养在她跟前的,且还有铁柱这层关系在,她愿意尽她最大的能力给香凤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不为别的,就为回报铁柱的那份情义。

这天开始,顾文茵隔三差五的便和燕歌往街上跑,虽然三回有两回是空手而归,但却难挡她的热情。

这样过了半旬,何文煜上门了,只是,叫顾文茵大跌眼睛的是,一起上门的还有马守业。听到燕歌的回报,她好半天没能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他来干什么?”

“你忘了,他也是秀才,何文煜要下场,他也要下场啊!”燕歌说道。

顾文茵点头,想了想,说道:“虽然我挺看他不上的,但上门就是客,再说这还有个何文煜,我就不出面了,你去书房看着吧,要是他们要留下来住宿,你帮着打点下。再和厨房说一声,在以往的菜上多加两道荤菜,添壶酒。”

燕歌应声退下。

不想,一转身却撞上正从外面走进来的穆东明。

“王爷?”燕歌错愕的看着穆东明,“您怎的回来了?”

顾文茵听到声音,走了出来,看着穆东明,同样一脸错愕的看了穆东明,问道:“不是说何文煜他们来了吗?你……”

“他们是来看文章的又不是来看我。”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失笑,知道穆东明这是不耐烦应酬,使了个眼色给燕歌,她上前挽了穆东明的胳膊,往屋里走,“他们俩人,你打算怎么安排?”

“听何文煜的意思,可能是想住几天再走,不过我后来跟他说了,那几篇文章他可以拿回家看,看完了找个时间送回来就行。”穆东明说道。

“云叔和尚大哥都不在,他们留下来连个陪客的人都没有。”顾文茵发愁的说道:“最好还是让他们借了书回去看吧。”

与此同时,前院书房里的何文煜也在和马守业商量。

“既然王爷说这书我们可以带走,那就把它收好赶在城门落钥前,我们回去吧。”何文煜对马守业说道。

马守业正站在东窗下,看着书房外连着内院的那堵墙出神,听了何文煜的话,下意识的便反驳道:“文煜,平时看你是个聪明的,这会子怎么傻了?”

何文煜不解的看了马守业,“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守业俊秀的脸上绽起抹笑,转身走到门边探头看了看,见四下无人,这才低声说道:“扈君庭固然声名在外,可你却忘了,王爷他出身皇家,自幼又得名师指点,倘若我们能得他指点一二,这金榜题名是不是又多了一分成算?”

何文煜一瞬心动,却在下一刻,摇头说道:“怕是不妥。”

“怎么不妥了?”

马守业皱紧了眉头看向何文煜,心里直骂何文煜是个傻子,背靠这样一棵大树竟然不知道乘凉。他可是听小雪说过了,香凤打小是这顾氏身边长大的,顾氏待香凤极为亲厚。倘若他是何文煜,说什么也得抱紧了这条大腿!

想到那顾氏,何文煜不由得喉头一紧,要说那顾氏当真是天生尤物,这样的人儿抱在怀里……想到纵*情处,不由得面红气喘起来。

“守业,你怎么了?”

耳边响起何文煜的声音。

马守业一瞬回神,连忙摇头道:“没,没什么。”

何文煜却是看着马守业说道:“我看你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莫不是来的路上走得有点急,中暑了?”

马守业自然不会说出真实的原因,他顺着何文煜的话扶了额头说道:“确实头有点晕,你给我倒杯水来。”

何文煜连忙倒了杯水递给马守业,马守业一口饮尽,总算是将心底的野火压了压。

依兰爱情故事

依兰爱情故事第二集

巨大的枪响将街上所有人几乎同时吓了一跳,在有些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行人便已经开始尖叫着奔走。

“开枪了开枪了,有人手里有枪!”这样的呼声开始在人流汹涌起来的街道上出现。

枪声响起的那一刻,贾牧目眦欲裂,可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秘书,此时他的确是离李云道最近的,其余的二部工作人员均在数十米外。

“主任!”贾牧大吼一声,几乎想都没想,便冲那手中持枪的少妇狂奔去,他想抢在那少妇开出第二枪时,夺下她手中的武器。

那少妇确实也没有机会再开第二枪,她甚至连第一枪都能扣动扳机,这是贾牧奔到她面前时才发现的事实,因为一个双眉之间被子弹打出一个巨大血洞的人是不可能再扣动扳机的。

他下意识地看向李云道那边,此时才发现年轻的顶头上司嘴角轻扬着吹了吹手中袖珍的枪管,冲贾牧点了点头,枪口对准了那手中依旧拿着剧毒钢锥的“孩童”。

不过,此时那人哪里还有半点刚刚孩童的模样,凶戾的双眼里透着嗜血的寒光,开口时声音嘶哑沉重:“你……你……你杀了冥娘……”

李云道皱了皱眉:“你是中国人?”

那面如孩童的侏儒脸上凶光毕露:“我……我要杀了你……为冥娘报仇……”说着,那侏儒握紧手中的钢锥便再次冲李云道扑了过来。

李云道不为所动,只是静静地站在秋日的阳光下,看着这个如同疯狗一般向自己袭来的侏儒。

其实,到了此时,也自然不需要李云道自己再动手了。

“留他一命!”李云道淡淡吩咐了一句,下一刻,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子弹分别击中那侏儒的双腿,他原本在飞奔袭向这边,却被子弹巨大的冲击力打得倒飞出去,倒地后滚了数圈,却依旧咬着牙往这边爬来。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他嘶吼着,身后拖出一条惊心触目的血痕。

二部的工作人员配合得很默契,一部分往场中集合以保护顶头上司,另一部分人已经迅速地进行了清场,此时原本行人如织的街道上空荡荡的,只有带着江畔水腥气的秋风在两侧的两层楼间穿梭。

已经有人上来缴获了那人的剧毒武器,被几把手枪同时顶着脑袋,那侏儒杀手依旧固执地往李云道这边爬着。因为有李云道“留他一命”的吩咐,众人也只能防备着他,但见他双腿血流如柱凄惨地在街心间爬着,不由得有些动容。

“如果我问你是什么人,你一定不会说,对不对?”李云道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出手便是毒招的侏儒杀手。

那侏儒杀手咬牙道:“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真话的!”

李云道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那早已经仰面倒下的少妇,也就是侏儒杀手口中的冥娘,轻笑一声:“那如果我问她呢?”

那侏儒杀手愣了一下,显然没明白李云道的意思,冥娘已经死了,他还能问出

什么?

李云道走到那尸体旁,粗粗地检查了一遍,笑道:“她是你媳妇儿吧?”

那侏儒杀手明显没料到会被敌人一语中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终究还是想起良人已逝,继而越发悲痛:“我要杀了你为冥娘报仇!就算我杀不掉你,我也会有人前赴后继地来要你的性命!你死定了!”那侏儒杀手大笑起来,身上的铃铛伴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叮叮铛铛的清脆声响。

李云道检查了一下那女杀手的双手,虎口和掌都覆有一层厚厚的老茧,一看便是常年练枪和某种冷兵器的,刚刚若不是自己反应快,又随身带了一把袖珍枪防身,怕是这会儿倒在血泊里的就是自己了。

突然,他看到那女子喉咙上有凸起的明显喉结,不由得微微一愣,诧异地看向那侏儒杀手:“他是男人?”

那侏儒杀手嘶吼道:“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女人……”他的声音越来越轻,短时间内的快速失血让他的面色看上去有些苍白,说话的中气也越来越弱。

李云道示意一旁的二部工作人员退开,走向侏儒。

“主任!”贾牧心有余悸,想劝阻,但最后还是下意识地跟了上去,顺手将刚刚女杀手的那把组装枪拿在了自己手里,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这次回了京城,自己一定要去好好参加集训,否则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还会如同今天这般束手无策。

李云道知道这侏儒应该武力值不低,为防他暴起,在离他还有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蹲下身,看着这个皮肤和样貌与孩童无异的杀手,喃喃道:“我在一本古籍里读到过,有一种从远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秘术,可以用秘方药物控制孩童的生长速度,造就人为的侏儒,这种侏儒长大后,可以用在各种场合,包括满足一些有特殊癖好的贵族,当卧底密探,乃至于培养成杀手。没想到,这都要9012了,居然还有人用如此残忍的方法来控制别人……书上说,被弄得人为侏儒的,每天的大多数时间都生活在剧烈的疼痛中,而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造就出最顶尖的杀手……”

那侏儒杀手微微张了张嘴:“你……你居然听说过我们……”

李云道想了想,突然正色地起身道:“我大概猜到你们是谁派来的了!”

那侏儒杀手一愣,正欲说“你不要乱猜”之类的话时,李云道已经举起手中的手枪,对准了那杀手的脑袋:“我知道你其实也很痛苦,所以还是让你解脱吧!”

侏儒杀手正欲摆手,手还没来得及抬起,手中的不字还没有成形,便听得再次一声枪响。

秋风将血腥味带去也很远很远的地方,惊起了一群在江边栖息的鸟雀。

很快,尸体被装进了收尸袋送去了距离双子城最近的解剖地点,小街上的血渍也被二部的工作人员打扫得干干净净,网络上关于双子城小街的某些文字、图片和视频被夏初那支已经正式划归二部新成立的信息特战处的精悍队伍清理得一干二净。

闻讯而来的小师叔两只眼睛都快

要瞪出来了,围着李云道走了两圈,才道:“就我前脚刚走,后脚就出事了?”

李云道笑了笑:“你不用自责。”

龙五挠头,转发贾牧道:“我听说你刚刚很勇猛啊!”

贾秘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就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时冲动一时冲动,这会儿想想两腿都发抖呢!”

龙五笑道:“要不,回去我教你两招?”

贾牧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婉拒道:“我资质有限,底子又差,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我回头去情报学院跟着上些课,应该能有所改观!”

龙五瞪眼,转向李云道问道:“你上次是不是忽悠我去学院教学生来着?”

李云道冲贾牧耸耸肩,这种时候,秘书就只能用来“出卖”了。

“你要是肯来,贾牧在的那个班,就交给你来带了!”李云道笑道。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这就商量好了,丝毫没顾及在一旁苦着脸的贾秘书。

等小师叔离开,贾牧这才苦笑道:“主任,我这算不算是被殃及的池鱼?”

李云道却问道:“你不喜欢小师叔?”

贾牧连忙摇头道:“不不不,不是不喜欢,而是……而是他那样的人,原先总觉得离我的世界太远了……嗯,您知道每个男孩子都有一个武侠梦,我也曾经是金大侠和古龙的铁粉,原本只觉得那是写在小说里的人物和世界,等发现现实生活里真的存在像龙五先生这样的人时,我才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份敬畏心。像龙五先生这样的人,应该是用来干大事的,我这种就算练了也是三脚猫功夫的,就不要浪费他们的时间了。”

李云道笑着指了指他道:“妄自菲薄啊!你和冉雨早就站在了跟他一样的战线上了,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有发觉吗?”

贾牧又恍惚地想起刚刚自己发了疯一般的冲那女杀手奔去的场景,那时是什么样的心情,自己这会儿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有一点却是一直很清晰的——眼前的年轻顶头上司于国于民,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能死,这是一个站在华夏的国门处便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士,哪怕他长得很斯文,更像是大学里的年轻教授,但他所拥有的力量和能为国为民做的事情,贾牧却是相当清楚的。

“贾秘书!”李云道开玩笑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样儿的!”

贾牧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般一般……”

走出两步,年轻的顶头上司突然回头道:“嗯,这样算的话,我欠你一条命!”

他刚想说“主任言重了”,那年轻的二部掌舵人哈哈笑着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走,贾牧,我们回去看看哪些跳梁小丑胆敢在我华夏的心脏上蹦跶!”

他在前面走着,贾牧在后面小跑地跟上去。

走了几步,贾牧又听到年轻的上司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一个一个嫩死他们!”

依兰爱情故事

依兰爱情故事第三集

这么被老凤凤看见,那多不好啊!

可是现在她也没地方躲了,还侥幸地以为连羲皖看不见自己,她连忙拿横幅来挡住自己的脸,但还是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炯炯有神地偷看。

连羲皖步步走来,天王的气质和气场不是一般的演员能比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尊贵和气场即使相隔几尺也能感受到,他走过的地方,仿佛有一道疾风拂过人的面,让人震撼。

一道人影在江梦娴的瞳孔之中不断扩散,挺拔的身形和俊美的五官无限放大,直到占据了她的整个灵魂,她眼里,似乎只有他。

忽然,一只温暖的大手猝不及防地落在了江梦娴的头顶上,还轻轻地揉了揉,顿时,她整个人脑袋一片空白。

等连羲皖走出去老远,江梦娴才回过神。

刚才连羲皖摸她的头了!

温柔的触感和温暖似乎还停留在头顶,可是连羲皖已经走出去老远了,一大群粉丝也跟了上去,目送着男神上了车扬长而去。

男神走了之后,粉丝群的大家聚在一起激动无比地描述着刚才的情形。

“刚才澣哥摸我的头了,你们看见了吗!”

“天啊,凤总刚才从我面前走过,好激动,第一次看见小凤哥真人!”

江梦娴回过神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发现不少粉丝都得到了秦扇的摸头杀,连羲皖却唯独摸了自己。

一定是因为大家都戴了帽子,自己没戴帽子的缘故!

这么多人,他一定没看见自己。

江梦娴自我安慰着。

粉丝圈今天算是圆满了,终于见到了男神,等男神们走了之后,大家商量着去吃饭,江梦娴本想回家,可是才走两步,手机就振动了,收到了名为‘男神’的人发来的短信:和粉丝们吃了饭再回来吧!

江梦娴的脸更红了。

他已经看见自己了……

她回复:好哒老公!

放下手机,她的心情是无比纠结,脸一阵阵的潮红。

完了,追星被发现了!回家多难为情啊!

和粉丝群的人吃完饭K了歌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今天大家都激动坏了,还喝了点小酒,江梦娴也小喝了一杯,脸一直红红,出来的时候看见天都黑透了,天还下雨了。

又在外面喝酒,又玩到这么晚,连羲皖一定很生气。

江梦娴耷拉着脑袋站在K厅门口。

她一起来的黑八和黑九不知道开着车去哪儿了,打电话也不通。

今天大家都玩高兴了,纷纷告别回家了,有些人打车,有些人家属开车来接,有些人没人接,也打不到车,只能等了。

江梦娴正在街边,等着黑八来接她。

今天玩得太高兴了,晚饭就吃了一点,现在肚子也饿了,又冷又饿,可怜巴巴。

她揉揉肚子,还在想今天被抢走的帽子和男神的摸头杀。

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她还以为是黑八,但却是个预料之外的人,她惊喜了一下,连忙接了起来;“喂,老公?”

电话那头传来的低音炮性感迷人:“车牌号京B788X,我来接你。”

她慌了,忙说:“老公——”

可是对方已经挂了,与此同时,一辆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大众车停在了K厅门口,车牌号:京B788X。

车子停在了雨幕之中,驾驶室里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仿佛和黑色融为一体,从江梦娴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冷峻的半张脸。

连羲皖,还真的来接她了!

他难道就不怕被粉丝发现了走不了吗!

江梦娴忙和众人告别,撑着伞上了副驾驶。

她上了车,车就开动了,连羲皖没说话,认真开车,江梦娴坐在副驾驶上,也不敢说话。

他不知道连羲皖对于她‘追星’的事儿是生气还是赞同。

她追的也不是别的星啊……

江梦娴有点害怕,怕连羲皖生气了。

和粉丝群的人吃饭,也是他允许的啊,别家的爱豆都会出钱请粉丝吃饭,连羲皖这么高冷,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帮他请了也不算做坏事吧!

今天吃饭的地方比较贵,江梦娴本来想请大家吃的,可是那群小粉丝没什么钱还偏要AA制,她只能偷偷地串通了服务员把饭钱说便宜了一半,一半的饭钱都是她给的。

江梦娴在车上坐着坐着就睡着了,车停在车库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她揉揉睡眼,一看到家了就开车门往家里走了。

连羲皖锁了车去抓江梦娴的胳膊,发现那上面几道抓痕很明显,虽然不是什么很重的伤势,但是被锋利的指甲抓下来,还是会很疼的。

平时江梦娴可厉害了,大仇小仇锱铢必较,连张瑶瑶打断她两次腿的账都记着,张瑶瑶打她哪儿,她就还了哪儿,今天被一群脑残粉围在一起欺负,居然都没还手,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黑八当时就远远地看着,这种事情他也不好出面,本以为江梦娴会出手,但没想到,她愣是全场装柔弱,一点都没还手。

她知道,她今天可不代表的是自己,而是羲小凤的粉丝,一旦出手,人家就把账都算在羲小凤的头上。

连羲皖揉揉她乱糟糟的头发,瞧着她那满是疲惫的小脸,什么话都放在一边了:“回家吃点东西早点睡吧!”

江梦娴打个哈欠,和连羲皖手牵手地回家了,两人奇迹般的都没有提今天的事儿。

到家之后,连羲皖就进了书房忙他自己的事情了。

一进书房,他发现自己书房里堆满了各种小玩意,都是粉丝自己做的,有精美得像大师杰作的油画,也有丑得要死的泥塑,实在是又可爱又别扭,就跟今天的江梦娴一样,他从3号出口出来一眼就看见了人群里的她,脸化得粉嘟嘟的,穿着粉嘟嘟的衣服,还带着粉嘟嘟的翅膀,那造型简直了……

黑九还偷拍到了好几张高清正面,被连羲皖偷偷地存着,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江梦娴不想麻烦人,她昨天炖的土鸡汤放着正好拿来做宵夜,可打开冰箱,却发现盛汤的汤盅都被洗干净了。

她的鸡汤除了球球应该没人会动的,球球就算再能吃也不可能吃这么快啊!

小春看见她在找冰箱,说:“哎呀夫人,今天老板回来就把汤都喝完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