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

白狐
  • 主演:钟欣潼,张智霖,惠英红,高虎,游本昌,巩新亮,关智斌
  • 导演:牛朝阳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3
古时候,孤仙谷的小翠(钟欣桐 饰)爱上了凡界少年王元丰(张智霖 饰)。当时正处仙魔世界,天地间一片混沌,而元丰身上隐藏的至阳玄魄,乃邪魔妖道的终极克星。身为孤仙的小翠性格孤独且叛逆,很想有一段九尾孤式的爱情,此时正好遇上了看似傻傻的元丰。元丰看似憨傻,实则内心灵秀,他大智若愚,特别是身居奇功后,越发刚猛酷烈、英气勃发。小翠的妈妈孤母(惠英红 饰)一生养育了十个女儿,在她身上既有慈母的温柔又有孤狸的野性。以元丰为首的正义力量与海蝠王(高虎 饰)为首的邪恶势力展开了生死较量   本片改编自《聊斋志异》。

白狐第一集

姚炼丹被他们掐着进了泳池,游泳馆里还有同学在游泳呢,小易喊一二三,扑通一声就把姚炼丹给扔泳池里了。姚炼丹是个旱鸭子,根本不会水,在水里扑通了半天灌了一肚子水。

那些游泳的同学知道杜子通这些家伙不好惹,全给吓到一边去了。杜子通见姚炼丹水也喝的差不多了,对小易说:“你下去把他弄上来。”小易剥了衣服把姚炼丹拖到游泳池边,杜子通拍拍他的脸:“怎么样,这回能说了吧?”

姚炼丹跟只螃蟹似的,嘴里直往外吐水泡,还不服气:“我是姚家人,你也欺负我?”杜子通嘿嘿怪笑:“哥几个,给他树蜻蜓点水玩玩,姚家人肯定没玩过。”

几个人把姚炼丹树起来,头栽到水里,姚炼丹确实没玩过这个,挣扎着喊:“我说,我说了,快放我下来!”几人把姚炼丹放下,恨杜子通这几个家伙太坏,可现在哪里敢得罪他们,只得老老实实把事情交待了。

杜子通捏着下颌在屋子里溜了两圈子,停在他身边:“那好,你把资料也给我复印一份,我也想看看这个老狲相给方奇的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姚炼丹垂头丧气地回宿舍换衣服,他也不想再去打篮球了,这特么刚得到消息,杜子通这狗日的就灌了他一肚子水。看起来得跟他爸说说,给他配俩保镖的才好,不然还不给杜子通这货给欺负死啊。

可是,他一想到自已虽然是他爹的儿子,可是并不是正出子弟,他娘不过是他爹排不上号的小妾。要不怎么会给弄到这所破学校来读这什么炼丹系。

但一想到,自已若是能进入大赛,想必一定能得到他爹的重视,整个姚家也会对他刮目相看的,若能进入家族核心范围之内,那将来也是前途无量一遍光明啊。

方奇回到教室时,孙静怡看到他手里拿本书,却也只是觉得好奇,并没有说话。方奇要过去时被阚萱萱伸出一条腿拦住:“拿的是什么书,让我也看看。”

方奇没吱声,只是觉得这妞妞貌似是大姨妈来了,暴躁着呢,不过跟她还真没道理可讲,把书递给她,阚萱萱看都没看就给孙静怡了。方奇点了点头,回到自已座位上。苗苗和吴艳刘璞玉都没在,吴翠玉王安然她们可来了兴趣,一齐凑到前面去看。

肖晓玲挪到王安然的位子上,探着头问方奇:“是言不谬给你的?什么书啊。”方奇解释了下,“天地五行讲解,我早就知道了,你们要想看,就传着看吧。”

肖晓玲顿时没了兴趣,“不看,阴阳五行有什么好看的。哎,对了,最近我好一阵子没练功,你陪我练练呗。”方奇说:“不好吧,马上就到要上课了呀。”肖晓玲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这节课又是什么理论知识,听的我直想打瞌睡,走吧。”扯起他就往外走。

确实,颜伯谬讲课跟王老板不一样,王老板诙谐搞笑,虽然也是讲的唾沫横飞,可总比颜伯谬说的好。颜伯谬讲课那就是他施展催眠大法的时候。

正好方奇也想问问肖晓玲师父是谁,也问问她是不是觉得体内有什么不对。到时候也好跟人家师父说说,不然随随便便就把人家体内的真元给换了,换谁谁急眼。

两人来到武馆时,里面还有人在练习打斗。去了健身房,里面人更多,无奈之下来到射箭馆,这边门却是锁上的。方奇拿出根银针在锁眼里捅了两下推开门进去反手关了门。

肖晓玲是个女汉子,也不多说什么出手便是一拳,方奇轻松避开那拳头,问她:“暴躁妞,你有没有觉得体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肖晓玲弹起一腿踢来,说:“确实不对劲,我一直想问你,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么。”

“难受,还不功力下降了?”方奇反格她的腿甩手便是一掌,他的手掌从肖晓玲的面前划过,肖晓玲一个后跟翻跳开,说道:“也不算难受,只是觉得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到底怎么回事?”

方奇招招手:“你坐下,我给你检查下。三味真火虽然好,一般人可是承受不了。”肖晓玲大吃一惊:“你在我体内输入了三味真火?那不是传说中才有的东西吗,你怎么会使用的?”

面对她这连珠炮似的问题,方奇还真无法说出实情来,把手按在她的手腕上,“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不过上次你的真元外泄,要是不救你,难道看你变成植物人?你师父如果来了,你告诉我一声,我来解释。”松开手,检查倒是没问题,她体内确实是有很强的一股气息。

肖晓玲有点骇然:“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是三味真火?”她还真不确实方奇是不是骗她的。

三味真气是炼丹最为厉害的火焰,又是神仙之火。虽然说人体内也有三味真火,可那毕竟只有修炼多年的高僧和道士才会有的,普通人根本感觉不到,更无法使用。方奇居然可以使用三味真火,这太出乎意料了。

“呵呵,”方奇看到她这种表情,果然说真话是需要勇气的,太惊世骇俗的事情说出来也没人敢相信。好在自已是编剧,可以编啊。解释道:“你恐怕想多了,我也不确实是不是真的三味真火,只不过我认识一个老和尚,他教我修炼,就炼化出这三种霸道的真气,不是很多。上次一急之下就把这三种真气凝练在一起给你输入进去了。”

肖晓玲这才明白,原来是不知名的真气,并不是真的三味真火,大概这家伙是为了显摆显摆。就问:“那你是不是可以凝练出丹火来,让我也看看。”

方奇手指一捻,手里出现一团黄色火焰,这团火焰即使是最差的火焰,也比较普通炼丹者凝练出的丹火也精纯了许多。炼丹需要的就是精纯火焰和精确的控制。

肖晓玲很是好奇,凑到跟前来看:“会不会烧到我?”方奇坏笑,“当然不会,不信你摸摸。”肖晓玲伸手放在火焰,果然没事,方奇一催真气,烫的她赶紧缩回抱着手,疼的眼泪汪汪的。

白狐

白狐第二集

……

巨大的能量灌输进了传送阵,节点一个个的被点亮,爆发出了一道道光柱。转瞬之间,所有光柱汇聚成一道巨大的光柱,如镭射激光炮般飚射而出。

“轰!”

空间节点受到重击,剧烈颤抖着,扭曲着,发出了隆隆雷声。

地球文明远不是现代人类看起来,那么一个结构简单的文明。在地球诞生后数十亿年间,不知道有多少外星文明登陆过地球,或许是匆匆造访,或许是散播一些文化知识。

而现代人类,也绝非是地球上第一个智慧种群。根据种种迹象和证据显示,地球上的文明崛起,迄今至少是第五次了。前面的四次文明崛起,目前已经彻底消亡。

人类在这五次文明崛起之中,也绝非是最厉害的一次。

就拿王焱遇到过的艳尸缪依来说,她就是第一次文明三眼族留下的后裔,可惜,她仅仅是以僵尸形态活下来而已。

外星的,本族的,地球上留下的古老传承数不胜数。

利用天地法则布置阵法,对当前地球人来说,也不算稀罕。仅以华夏国而言,还是有不少人是专门研究符文阵法体系的。而原本的大阵要驱动起来,使用的都是天地能量。

可华夏的符文科技研究所,就像是开了挂一样,竟然研发出了利用核能给天地大阵充能。虽然这项技术还远谈不上成熟,但已经能勉强使用了。

剧烈扭动的空间节点上,蓦地出现了一个针眼大小的黑点,那黑点如同漩涡般飞速旋转着,越来越大,几乎眨眼间就有了五六米直径。

即便是王焱这等实力,也感觉到那个黑色漩涡散发着令他心悸的气息。

天地宇宙是何等伟岸,哪怕是掌握了些许天地法则的传奇级强者,也显得渺小而无力。王焱相信,如果自己胆敢闯入那个黑色漩涡之中,不出一秒钟就会被碾成齑粉。

“轰轰轰!”

传送阵法中,又是一道道光柱轰在了黑色漩涡上,强大的能量,竟然轰得它停了下来。数米直径的空间漩涡,实际上仅够一人穿行。

王焱不在犹豫,气劲溢满全身,浑身散发着阵阵金光,犹如一尊佛国下凡的吒怒金刚,凭空拔地而起,从那停止的空间漩涡中窜了过去。

甫一窜过,那个被轰开的空间漩涡就在激荡之中,迅速恢复了原状。

空中,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这一切被无数高端探测器捕捉,传回了研究所内,大量的科学家连夜研究这些宝贵的数据。深渊战争已经濒临,人类也在此压迫下,迸发出了无穷的潜力。

表面上一切看起来都差不多,可实际上全球各大组织已经全力以赴运转起来,各种原本禁止的大威力武器也在不断开发和制造之中。

对于空间穿梭技术,更是人类研发的重中之重。根据地球抗灾指挥部的最高指示,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人类有很大的可能性会率先进攻深渊,防止地球位面被打得粉碎。

这一切,都暂且和王焱无关了。

他在短短的一瞬间,已经突破了四维空间和三维空间的节点,也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他驾临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带着浓浓硫磺味道的热浪,凭空扑面而来,熏的王焱鼻腔中也有些发烫。

若是没有觉醒的普通人,恐怕坚持不了几秒钟,就会被那股子热浪熏成了硫磺干肉。好在王焱早已经是传奇级人物,体魄强悍无比,更是兼修了不动明王琉璃金身。

哪怕纯以体魄而言,同阶之中能和他掰掰腕子的,也是寥寥无几。

仅仅是转瞬之间,王焱便适应了过来,入眼的是一片和地球迥然不同的景象。到处都是沸腾的岩浆湖泊,红红的赤色岩浆,如潮汐波浪一般翻滚不休。

不远处,更是有几座喷射着浓浆黑烟的火山,高耸矗立,尤其是那些浓郁黑烟,如同滚滚巨龙一般窜向空中数十里高,气势磅礴万千。

王焱在地球上,也曾见识过,甚至主导过火山喷发。

可地球上的那些火山与之相比,就像是炮竹和大炮之比。王焱完全有理由相信,哪怕是太阳系中最大的奥林匹斯火山在全盛时期,放在这方世界中,也不过是一座不起眼的小火山。

放眼地球,也唯有王焱麾下那头上古炎魔生存的小型次空间,才和这方空间略有相似之处。

“嘶~”王焱深吸了一口气,除了浓浓的硫磺味道外,火焰元素能量异常充沛。仅仅是一个深呼吸,他都能感受到自身气机壮大了一丝。

别小瞧这一丝半缕的气机壮大,事实上到了王焱这种层次级别,每一丝一毫的进步,都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也是由此可见,这一方空间在天地间游离能量的充沛程度上,远远超过地球空间。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生灵,哪怕不懂修炼,也会比地球生物强大许多倍。

在那些熔浆河流或熔浆湖泊中,似乎生存着不少生灵,王焱的精神力笼罩住了方圆十几里,竟然发现数股气息程度达到a级的存在。

要知道在地球上,实力达到a级,已经算是称霸一方的大佬了。而在这里,a级的存在似乎随处可见。

那些a级的存在,同样感知到了王焱精神力的窥探。它们迅速脑袋一缩,惊恐万分地将身体缩进了岩浆深处,不敢对王焱有任何挑衅。

看来拳头大手臂粗的道理,放眼宇宙任何一个角落都是共通的道理。

王焱没有搭理那些躲藏起来的a级存在,而是回头一望,却见四维空间节点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激荡的空间早已经自愈。

这种空间与空间之间的壁垒极其坚固,能制造一个临时通道已经不容易了,在当今科技下,想建立一个长期稳固的通道,无疑是痴人说梦话。

不过,国非局对此早有对策。

王焱打开储物手镯,取出了一台充满科幻和玄幻色彩并存的大型金属仪器,开始摆弄了起来。

“滋滋,滋滋滋滋~”

“我是王焱,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王焱对着仪器说道。

可传来的,依旧是一阵阵的嘈杂之音。

王焱也不气馁,继续根据说明书,仔细地调试着机器。足足两三天后,机器中才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滋滋,我是云滋滋,王焱你,滋滋~

虽然声音很微弱,而且有着严重的干扰杂音,可王焱却是脸色一喜。

……

白狐

白狐第三集

离心脏最近的位置,放置着二人的钻戒,闪着钻石的光芒,林唯唯觉得那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钻戒。

因为顾景琰‘特殊’的身体状况,不需要要单膝下跪,高度就刚刚好,只见他一只手握住林唯唯的芊芊玉指。

缓缓,但又坚定的,将手中的钻戒戴到她的手指上。

右手上那枚小小的钻戒闪着金属的光泽,衬得林唯唯的手更加白皙,但那不仅仅是钻戒。

而是一个承诺,一份约定。

关于爱,关于守护。

林唯唯也效仿顾景琰的动作,弯下腰将戒指戴到了他那宽厚有力的大手上。

“礼成,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未婚妻了。”司仪满脸的笑意盈盈。

顾景琰握着林唯唯的手忽然一用力,将她抱了满怀。

扑通,扑通。

是谁的心跳?

跳的好快,几乎要溢出胸膛。

不,不仅仅是自己的,还有,顾景琰的。

两个人的心跳交织在一起,伴随着唾液的交换,心里传来的悸动,遍布林唯唯的全身,顾景琰亦是如此。

这一天,他等了真的好久,终于,得偿所愿了。

一吻毕,林唯唯靠着顾景琰的胸膛不断喘气。

而一直看着这一切的肖敏,目光忽然触及到林唯唯锁骨前的衣带,忽然笑了笑。

林唯唯该出丑了……

这件礼服可是好的很呀,

用其他人都听不到的声音,顾景琰在林唯唯的耳边轻声说。

“这下,你终于是我的了。”

林唯唯不甘示弱,“你也是我的,以后不许拈花惹草。”

我是顾景琰的,顾景琰也是我的。

场下的众人看着二人旁若无无人的亲密,与顾景琰交好的几个朋友,以许知远为代表的忍不住起哄。

听到场下哀嚎的‘虐单身狗啊’‘撒狗粮’等话语,林唯唯红着脸想要从顾景琰身上起身。

只见顾景琰淡淡扫过场下的某几个人,固定着林唯唯的腰肢,不让她有所动作。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意外发生了。

衣带断了。

没有丝毫的准备,在众目睽睽下,林唯唯只来得及护住自己心口的衣料,不让它掉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的几个动作太过猛烈,林唯唯只听到噗噗几声,后面的布料都变成了碎片。

此时此刻的林唯唯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再有其他的地方破碎了。

那顾景琰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状况,愣了一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迟迟没有出现的许知可像一阵风一样出现大家的面前,将外套包裹林唯唯的上身,刚好掩盖住了破碎的地方。

“唯唯现在身体有一些不舒服,我现在带她下去休息一下,等到休息好了再过来,好吗?”许知可拉起林唯唯,冲着她眨眨眼睛。

林唯唯反应过来,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从表面看起来是真的不舒服。

这个时候,顾景琰也出声了。

“唯唯这两天感冒了,不能太受累,让她先去休息吧。”

然后许知可就带着林唯唯快步离开。

“你怎么知道今天礼服会出现意外?”

林唯唯看着许知可处理礼服,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那外套是跟礼服是一套的,明显就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但是知可又是怎么提前知道的呢?

“难道你今天这么晚,来就是为了给我准备这些吗?”

“嗯。”许知可点点头。

怪不得明明她答应过自己会准时到,但是会在马上开始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说有事来不了。

“我今天在检查礼服的时候,发现礼服有异样,不知道是被谁动了手脚。但是要当时告诉你的话,肯定会引起慌乱,所以我就直接去看看有没有补救的办法,因为发现了这套外套。”

“这次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的话,场面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说过了我会守护你的。”许知可很开心,终于能为林唯唯做些事情了。

“一会儿我会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要是出意外的话,还可能有及时应对的方法。”

“嗯”林唯唯点点头。

不知道许知可从哪里变出来一套新的礼服,做工款式都和这个差不多,要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差别。

在林唯唯和许知可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肖敏和林安雅的脸色都有些不好。

这边的顾琰城,看着如此美丽的林唯唯,握紧了手中的酒杯,为什么这样的人不是自己的。

订婚的流程很快结束,帅气的司仪因为说话讨喜,被赏了一个很大的红包,一晚上都乐滋滋的。

因为有许知可在自己身边协助,所以林唯唯很快的跟着顾景琰走完了全场,挨个敬酒。

等到几个业界的人来找顾景琰攀谈的时候,不得已,他才离开林唯唯的身边,而许志可也被自己的家长说着一些事情。

‘落单’了的林唯唯为百无聊赖,找一个偏僻的角落,悠悠闲闲的吃着小甜点,

而这时,已经有几个人蠢蠢欲动想要去林唯唯的身边了。

最后,还是顾琰城先起身来到林唯唯身边,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唯唯,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我来敬你一杯。”

林唯唯的目光由看向远处的顾景琰收回到顾琰城的身上,虽然没有明显表露出嫌弃,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很不爽的。

看见林唯唯没有动作,顾琰城笑了笑,很无奈。

“怎么,连我敬一杯酒都不可以吗?这么多人看着呢,林大小姐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吗?”

林微微扫了扫周围,已经有两三个人看过来了,叹了一口气。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景琰打断。

“没错,就是不可以。”顾景琰强势的推着轮椅过来,挡在了林唯唯的面前,一扫眼就看见顾琰城在靠近林微微,顾景琰想都没想到就赶了过来。

“你要是想喝酒的话,来找我,我陪你喝。”

然后给林唯唯一个眼色,让她先去找许知可,林唯唯明白顾景琰的意思,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不宜说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