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新人生

放飞新人生
  • 主演:未知
  • 导演:Brando Crawford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一个年轻的阿米什人前往柏林寻找他的根、探索其他生活方式、坠入爱河,还面临着一个重大决定。

放飞新人生第一集

“好!”

“既然众卿没有意见……”说话间楚阳大袖一挥,神色严肃的直起身,开口道“牛混听令!”

大殿中牛混甲胄铿锵作响,一步踏出,声音洪亮的抱拳道“末将在!”

伴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一股滔天的杀起从他身上爆涌了出来,此时在众人眼中,牛混就像是一尊杀神一般,站在那里,威风凛凛。

众多大臣看到他的威势一个个皆是慢慢的点了点头。

“准!”

楚阳开口间,天降金霞,加持在了牛混的身上,轰然间,牛混身上的气势越发的强横起来。

“牛混,着你即刻点兵五万,替朕踏平火云世家!”

楚阳说话间,大楚皇宫上方的上空原本金霞弥漫的宫殿中飞出一道令箭,射向高空。

轰!

巨大上的轰鸣在半空中瞬间爆发,空间震荡。

“臣遵旨!”

牛混抱拳声音铿锵作响,旋即一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墨阳!”

“申屠天龙!”

“赵玄!”

“敖黑凌!”

在牛混离开的瞬间,楚阳抬头看向下方伺立着的几大武尊强者。

“臣等听令!”

四人闻言,整齐踏出一步,目光中闪烁过一道坚定之色。

感受着从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楚阳眸子深沉,点点头,道“命你等四人分别带领五万大军给我将另外四大家族的援兵挡在他们的地盘,绝不能让他们前去支援火云世家!”

“臣等遵旨!”

……

群臣退去之后,大殿中只剩下刘峰和三大国师。

“陛下,申屠将军那边情况紧急,他已经被大阵围攻十余天了,臣怕他支撑不住了!”

人帝师皱了皱眉,神色中带着着急之色。

“哼!”

“火云世家屠杀我大楚子民,如今还该对我大楚大将不利,简直就是找死。”

“我们走!”

楚阳面色阴沉,手一挥大殿中的几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在火云世家护族大阵不远的一座山谷中喊杀声震天动地,伴随着兵器交锋之声传出,一道有一道巨大的劲气波动传递而出。

在山谷中央,那是一个足有数十里宽阔的巨大平地,在哪山谷中央迷雾汹涌,伸手不见五指。

而那恐怖的喊杀声就是从那迷雾之中传出的。

在哪迷雾外围四方端坐着四个身着火云世家衣服的老者,这四人一个个相貌阴冷,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暮气,但是那眼睛中却是闪烁着凛冽的杀气。

他们每一个人都具有五星武尊的实力,举手投足间能量弥漫,罡风浩荡,像是四尊巨人一样耸立在天地之间。

在这四人剩下是一个雕刻着密密麻麻纹路的阵盘,四块巨大的阵盘彼此构建,相互联系,彼此交织,最后化为无尽的符文,融合进那浓烈的迷雾之中。

“哼,区区五万大军,在迷雾杀阵中能坚持十余天已经是很不错了,如果不是我们的敌人,老夫都想将这支军队收为己用,可现在,老夫只能将尔等全歼与此了。”

“得罪我火云世家的下场只有一条路,哪怕是死!”

“即便是如今的大楚运朝也一样!”

其中一个老者目光幽冷,张口吐出一道黑雾,那黑雾在出现的瞬间,发出一阵阵恶鬼狞笑的声音,在大阵外围徘徊了片刻之后,瞬间像是饿狼闻到鲜血了一样,冲了进去。

与此同时,在哪黑雾涌进去不久,大阵中瞬间爆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片刻后,那黑雾再次翻滚而来,进入了老者的口中。

“咔嚓咔嚓……”

那老者一脸享受的砸了咂嘴,同时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张口再次一吐,那黑雾再次进入了大阵之中。

“桀桀,这些士兵们的魂魄味道正不错……”

“老夫修炼幽冥大法正好缺少生魂,现在只要吞噬了这五万人的灵魂,老夫的修为定能更进一步!”

“桀桀……”

轰!

而就在此时,忽然间,四道身影从高空中闪电般落下,将那四个老者牢牢的围在了当中。

“谁?”

“什么人?”

“轰……”

四个老者反应迅速,在察觉到来人之后,四人瞬间长身而起,毫不犹豫的对着那落下的四人攻杀了过去。

“哼!”

“火云世家的孽种,你们好大的胆子!”

“给朕……死!”

轰!

随着一道宏大的呵斥之声响起,忽然间一道身影缓缓从高中走了下来,在临近四人的瞬间,那声音通体金光爆发,狠狠的一脚踏了下来。

轰隆隆……

随着他的动作,下方的整个山谷瞬间一震,山峰碎裂,大地沉陷,连带着那四个老者在内,那座迷雾打针,瞬间被踏碎,瞬间气浪滚滚,大地开裂。

“杀!”

而在那大阵破碎的瞬间,从哪迷雾大阵中瞬间杀出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身影。

这些人一个个铠甲破裂,伤痕累累,披头散发,身上的杀气更是翻滚起来如同实质。

“臣,申屠苍龙,拜见陛下!”

忽然间,一道震天动地的宏达身影浩荡响起,伴随着无尽的迷雾荡漾,忽然间,一道昂扬霸道的身影徐徐走了出来。

咚咚咚……他每一步落下,大地都会颤抖一下,周身恐怖的灵气荡漾开来,化为劲气,至极将两便的大树连根拔起,山石炸裂,在出走迷雾的瞬间,那高达凶悍的身影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向楚阳恭恭敬敬的行了一

礼。

而在见到这句身影的瞬间,在场的数万人大军瞬间沉寂了下来,然后一个个将目光投向了高空中之中,右脚保持前踏姿势的大楚帝君楚阳。

毫无疑问,他们是被陛下所救,再看那楚阳脚下的四个满联通红,浑身都在颤抖的老者,众人恍然,同时也心有感激,只有他们才知道这十几天中在哪迷雾中发生了什么事。

血腥恐怖,堪比地狱一般。

如不是申屠苍龙全力出手,抵挡大阵之力,只怕众人根奔坚持不了这么多天。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没有丝毫迟疑,惊呼三万多大军齐声跪地,大吼起来。

放飞新人生

放飞新人生第二集

“刺啦!”

就在王小川想要追击阿卡多两人的时候,斜刺里忽然有一道白芒自他脚下出现。

“嗯?”

王小川没想到竟然会有攻击从自己的脚下出现,身子来不及反应,只能下意识往后一扬。

接着,他便看到一把锋利的匕首从自己鼻尖前擦过,他甚至可以看见那匕首上泛动着的妖艳蓝光。

堪堪躲过刚才那一击,王小川定睛一看,才发现之前从自己脚下发动攻击的,竟然是那神秘的“心宿三”。

斗篷之下的“心宿三”,身穿的是一套黑色的贴身短衣,看起来简洁干练,就如同一条黑色的美女蛇一样。

一击不中,“心宿三”扭头看了王小川一眼,下一刻,却竟然再次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而与此同时,阿卡多和拜森两人,也自左右再次夹击而来,再加上隐藏在暗处不知所踪的“心宿三”,在这一刻,王小川竟然是要以一敌三了!

“三个一起来吗?那就来吧!”王小川哈哈大笑,眼中战意冲天。

而周围旁观的那些749局成员,还有躲在安全区里的那些人,却都是心中担忧万分,对他并不看好。

就算王小川再怎么强大,可是他也终究只是玄通境的修炼者,至多不过是玄通境大圆满的境界罢了,而拜森三人,也同样都是堪比玄通境后期的强者,大家修为差距不大,单对单或许王小川赢面很稳,可若是以一敌三,情况就很难说了。

“咚!”

这一回,阿卡多率先冲到了王小川面前,他势大力沉的双拳被王小川轻易接住。

“吃了几次亏了,难道就没长记性吗?”

王小川眼中火光一闪,正想再次施展炽火相,却不料在阿卡多背后,“心宿三”忽然冒了出来,一把匕首贴着绕过阿卡多腰间,冲着王小川肚子高速刺来。

“怎么会?”

王小川心中一惊,刚才阿卡多攻来的时候,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心宿三”压根就不在他身边,怎么现在却又忽然冒了出来?

他连忙一脚踹开阿卡多,然后借着反冲之力往后退去,同时右手虚空一抓,抓出一把破魔剑,横档在胸前,拦住了“心宿三”的匕首。

“心宿三”手中的这把匕首的锋刃上泛动着蓝光,显然是刀上有毒。

虽然王小川身为玄通境的修炼者,肉体已经修炼的百毒不侵,不过他也不敢托大,对方竟然敢用这把匕首,那匕首上的毒液,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叮!”

“心宿三”手中的匕首恰好顶在了破魔剑上,被其睁开,而就在她往后退去的同时,王小川也左手一挥,无数把破魔剑穿过虚空,从芥子空间内窜了出来,仿佛无穷剑雨,冲着“心宿三”直追而去。

恰好“心宿三”此时因为刚才的一击失去了平衡,身子正在往后退去,躲避不开,若是被这些破魔剑追上,必然万箭穿心。

但以三对一,阿卡多三人自然有其优势,再加上这一回湿婆瓦在空中仔细控制,三人的配合几乎达到了极致。

就在王小川的破魔剑即将追上“心宿三”的时候,就见到拜森横插进来,用自己的身躯替“心宿三”挡下了这些破魔剑。

虽然拜森的身躯无法阻挡住破魔剑的锋刃,瞬间就被这些破魔剑扎成了筛子,但是凭借着近乎神奇的恢复能力,他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身体上下肌肉一抖,竟然就将扎入身躯中的这些破魔剑给震了出来。

他的身子再次一抖,那些被破魔剑所伤的伤口,就恢复了原状。

“真是麻烦!”王小川嘴角一抽,心中暗道。

这三人,拜森肉体强横,如同肉盾,阿卡多实力均衡,还能施展血族之术,可攻可守,如同辅助,而“心宿三”则是攻击力超群,同时行踪隐瞒,如同隐藏在暗处的利剑。

这三人,攻守辅,刚好组成了一个黄金三角,再加上使出真本事的湿婆瓦的操纵,让三人配合无间,的确是格外麻烦。

不过在他看来,说起麻烦,三人当中最麻烦的,还是要属神出鬼没的“心宿三”,她的能力着实有些奇怪,以王小川的神识感知,竟然都无法察觉她究竟是如何做到一会儿出现又一会儿消失的。

“不行,如果不破解她的能力的秘密,这战斗就没法打了。”

想到这,王小川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计划。

“嗜血蝙蝠!”

就在此时,躲在一边的阿卡多忽然双掌派出,从他身躯之中,骤然便冒出了无数半个人高的巨大的蝙蝠。

这些蝙蝠数量至少在近千之术,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地冲着王小川扑了过来。

王小川看的真切,知道这些蝙蝠,都是阿卡多用他血族的鲜血之力所化,并非真实。

他心中暗道一声雕虫小技,手中从虚空里抓起一团火球,便冲着这些蝙蝠扔了过去。

巨大的火球冲入蝙蝠群中,瞬间就在这蝙蝠群中打出了一个大洞,然而那些蝙蝠却根本悍不畏死,继续朝着王小川冲了过来。

而且,就在这些蝙蝠靠近王小川的同时,并且在她的背后,还多了一对如同翅膀一样的刀翼。

这一对刀翼完全由锋利的匕首组成,却是如同真正的翅膀那样,在“心宿三”的背后不停扑扇。

接着这对刀翼之力,“心宿三”骤然加速,一边高速旋转,一边冲到了王小川面前,此时,她被背后的刀翼也已经转倒了她的身前,如同旋转的利刃,朝着王小川就劈了下来。

“当!”

王小川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破魔剑,挡在自己身前,与“心宿三”的刀翼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尖锐的刺耳声音。

但在声音响过之后,王小川的破魔剑竟然就被对方的刀翼斩断了!

每一把破魔剑是王小川亲手打造的法器,虽然是他修为尚且之时打造,但论硬度,却是比钢铁还要坚固,想不到如今却竟然被对方斩断。

见状,王小川也是忍不住一惊,忍不住眼睛微眯,仔细看向“心宿三”的那对刀翼。

放飞新人生

放飞新人生第三集

第1388章 小姐在哪

不知不觉中,自己在这酒楼里已经待了快一个时辰了,桌子上面的饭菜早就已经凉透了,可是杜鹃却依然没有胃口吃得下去,时间耽搁得越久,自己就越是担心小姐的下落,取个银子而已,也用不得这么长时间吧。

就在这时,雅间的门却被人敲响了,怀有心事的杜鹃顿时被吓了一跳,小心地问道:“谁?”

等到门被推开的时候,进来的却是酒楼的小二,看着桌子上压根就没动弹的几道菜,小心地问道:“姑娘,是不是这些菜不合你的口味?”

“哦,不是,我只是不饿而已。”杜鹃随意地找了个借口。

“哦,那就好,那就好。”小二点了点头,似有什么话要讲似的,看着杜鹃的脸色不太对劲,自己又咽了回去,重新把门关好。

等到小二走掉之后,杜鹃心里的不安却是越发的浓重,就在自己琢磨着要不要去试探一下的时候,眼神却注意到了街的另一头走来了一支商队。

吸引杜鹃注意的却是这支商队跟其它商队有些不一样,别的商队周围都是由一些伙计组成,马车上面也大多插了许多的旗子,上面写着这些商号的名称,可是这支却有些不同,光是有人和马车,却连一支旗子也没有,而且更让人怀疑的是那么大的马车上面居然只拉了一只箱子,还空着很大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杜鹃一脸好奇地盯着车队看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自己见到那张面孔的时候顿时一愣,接着立刻条件反射般地退到了窗户后面,小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了起来。

周简白?他不是在山寨看家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实在想不透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杜鹃又小心地顺着窗缝往外望去,眼看着车队走到楼下的时候,突然听到车队里有人闷声喊道:“奶奶的,快点把箱子打开点,憋死俺了。”

这,不是马满江的声音吗?自己可是亲眼看到他跟小姐一起走的,现在他被关进了箱子里面,难道说……

杜鹃瞬间便把谢沁湖跟这些箱子联系到了一起,怪不得这些箱子这么的可疑,原来里面装的全是人,说不定这里面有一口里面装的还是自家的小姐。

这下该如何是好?

看着下面这么多的人,杜鹃明确地放弃了解救谢沁湖的想法,自己又不能就这么逃掉,犹豫再三之后,自己决定先悄悄地跟上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把小姐给救出来。

拿定主意之后,杜鹃便匆匆离开了酒楼,酒楼的伙计望着她消失的背影还一脸的迷茫,自己当伙计这么久了,还第一次见到有这样的人,花银子在楼上待了这么久,居然连一口菜都没有吃,真是个怪人。

跟随着车队走了一阵,杜鹃却赫然地发现,车队居然是要出城,自己想了想,又在担心万一谢沁湖不在这里面该怎么办?一时间又陷入了迷惑之中。

不管那么多了。

看着车队随时都有可能从自己眼前消失掉,杜鹃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自己已经出来了,那就抓紧跟上去,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就这么让周简白从自己面前消失掉。

随手买了一顶大大的草帽带在头上,杜鹃也跟着车队走出城去。

这么一跟,怕是就有两个时辰左右,直到太阳开始西沉时,车队才停了下来,就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把车仗围成了一个圈,接着便开始埋锅做饭了起来。

杜鹃小心地找了一个隐蔽地位置藏了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对方的位置,大概也是因为离京师并不太远的缘故,整个营地显得放松得很,也没见有什么人出来放哨,全都聚在一起,等着饭好。

就在这时,杜鹃见到有人来到了那些箱子面前,伸手把车厢盖打了开,接着又向里面说了些什么,还拿着馒头往里面扔了进去。

自己好像没有猜错,里面的确是马满江他们,那么小姐在哪里?会不会也在这箱子里?自己离的位置还是有些远,杜鹃也看清有没有谢沁湖,犹豫了一下之后,自己也只有等着天黑的时候冒险一搏了。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酒足饭饱之后,这些人也开始纷纷钻到自己的营帐里睡去,直到确认他们都睡熟了之后,杜鹃这才借着依稀的月光,小心地向营地走了过去。

离这里越近,杜鹃的心情就越是紧张,好不容易来到了马车的旁边,自己先是小心地听了听附近的声音,这才站起身小心地往箱子里面望去。

虽然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不过从里面传出来的呼吸声判断,这里面肯定有人。

该怎么确认小姐在哪个箱子里?杜鹃顿时为难了起来,自己又不能挨个挨个把人喊起来,琢磨了一会之后,她倒是真的想到一个主意。

在玉泉山庄住的时候,师管家曾经送给小姐几瓶香水,说是用来喷在身上好几个时辰都不会消失的,自己清晰地记得小姐出来的时候是喷过香水的,这样的话,只要自己闻到这味道,就能知道小姐到底在哪个箱子里。

杜鹃兴奋地在这些箱子边小心地嗅来嗅去,只是嗅了一圈之后,自己却根本没有闻到任何香水的味道,自己顿时一愣,难道这里面没有小姐?

那小姐到底去了哪里?

就在杜鹃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座帐篷的门帘一挑,接着一个黑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一下顿时把杜鹃给吓了一跳,连忙弓起身子藏到了黑暗之中,看着那黑影原地磨蹭了一会之后,终于一跺脚,往不远处的一座帐篷走了过去。

夜色中传来周简白微弱的声音:“沁湖,你睡了吗?我想……进来跟你聊聊天。”

“咱俩没什么好聊的,你还是回去吧。”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杜鹃心里一紧,错不了,这就是小姐的声音,没想到她并没有被关在这些箱子里面,而是住在帐篷里。

听到谢沁湖的拒绝声,周简白还有一丝不甘,轻哼道:“谢沁湖,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早晚都是我周简白的人,早一天晚一天又能怎么样?难道你真的不在乎你这些兄弟的命了吗?”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周简白,你少用他们的命来吓唬我,反正毒药我已经吃了,你要是杀了他们,大不了我谢沁湖赔他们一起死罢了。”

“你……”周简白被谢沁湖的话噎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自己重重地哼了一声接着便钻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中。

时机终于到了。

又等了一会之后,杜鹃小心地弓着身子向谢沁湖的帐篷走了过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