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传之铁拐李济世

八仙传之铁拐李济世
  • 主演:张春年,王千一,侯杰
  • 导演:韩凤泉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李玄立志炼丹,想救百姓病苦,因为阴错阳差,失去自己原有身体,而得到 叫化子的残躯,在 太上老 君点拨下,他结合这一副残躯,继续行医救人,最后名列仙班,成为 八仙中的 铁拐李。

八仙传之铁拐李济世第一集

种种迹象证明,佳妮小姐养了一条成精的狗,而她对此一无所知,这条狗又连续两次,差点坏了我的大事,所以我打算,尽快深入了解一下,解决了它。

我抱着酒坛子,来到了网吧里。

麦小英睡过一觉,酒已经醒了,我把她拉到一边,告诉她酒坛子很重要,让她帮我保管一下。

麦小英就这点很好,除了出现在我身边的女人,其他的事情,不该问的她从来不问,按照我说的,直接把酒坛子,锁到了网吧二楼,放现金的保险柜里。

我转身要走,麦小英问我去哪里,不在楼上睡了嘛。

我就说我去道观溜达溜达,去看看徐道长。

网吧里的小混混,都在谈论县城扛把子石头哥的死,所以麦小英也猜到这件事跟徐老三有关系,以为我在这件事里也掺和了,所以没有多问,让我走了。

我一路来到道观,不,现在应该叫关帝庙了。

我来到关帝庙,发现大门是虚掩的,推开门进去之后,在东跨院找到了徐老三,他在院子中间摆了一个香案,人正坐在香案后面唠唠叨叨,应该是念经。

我跟徐老三打招呼,他翻了翻眼皮,没理我。

我就当着徐老三的面,把自己带来的一瓶矿泉水,给喝光了,然后走进长明灯所在的房间,对着昏昏欲睡的山彪,吹响了口哨。

山彪对口哨很敏感,很快爬起来,又在小碗里尿了一泡。

我把山彪的尿,又灌进了矿泉水瓶子,对它的好感直线上升,就说道:“小怪兽,乖啊,好好表现,改天哥们带你出去放放风。”

曾经的山彪,毕竟是横扫山林,诸妖退让的神兽。

现在山彪被关在这个大笼子里,虽然有吃有玩的,但是比起跑虎岭莽莽苍苍的几个山头,这个笼子对它来说,实在是有点小了。

所以听我这么一说,小怪兽竟然感动的,流泪了。

山彪动了真情,我感觉自己这次真有点骑虎难下了,之前我的诅咒还没有失效的时候,对我的诅咒免疫的,只有那个稳如泰山的老鳖精,还有这个山彪。

老鳖精虽然好像比山彪厉害,但是至少,灯油还能克制它。

但是这个山彪,现在天天跟长明灯近在咫尺,时间长了,长明灯的灯油,它肯定也会免疫的。

到时我把它放出笼子容易,再想抓回来可就难了。

不过人说话不能当放屁,所以我对刚才的话,有点后悔了。

我不顾山彪期待的目光,拿着瓶子,默默的出了房间。

既然老鼠精伸头去喝灯油,能把灯油污染了,这次那条狗用舌头舔灯油,肯定也会污染灯油。

山彪的尿,能中和灯油里老鼠精的妖气,同理,山彪的尿,肯定也能消除那条狗造成的污染,这也是我今晚再次取尿的原因。

徐老三的经也念完了,看到了我手里的瓶子。

“我都告诉你小子了,山彪的尿,一般人降不了,你再用这玩意当药给别人治病用,肯定会闹出人命的。”徐老三摇着头说。

我就顺杆爬,说这是最后一次,绝对没有下次了。

就在这时,一头大肥猪,满头大汗的闯了进来。

说是大肥猪,其实是个人,不过白白胖胖肥头大耳的,看上去确实像一头膘肥体壮的大肥猪。

来人噗通一声,跪在了徐老三面前,磕了三个头,这才抬头说道:“徐道长啊,在下有眼无珠,冒犯了您的虎威,求您看在我无知的份上,饶我一命!”

一口蹩脚的普通话,我能听出来,他这是为了表示对徐老三的尊重,用力拿捏,这才说出来的普通话,估计平常方言口音很重。

我马上就明白了。

这个大胖子,肯定就是那个一心要买地皮的大老板。

徐老三没说话,大胖子就用膝盖在地上爬,爬到我身边拉住我的腿,对我说道:“小兄弟,大半夜你还在这里,肯定跟徐道长系好朋友,帮我求个情撒。”

听大胖子这么说,我透过月牙门,看关老爷手里的刀。

明晃晃的青龙偃月刀刀锋,上面蒙着一层朦胧的月光,现在我相信,这个关老爷我可惹不起。

想到石头哥的惨死,我怕关老爷用刀砍我脖子,或者逼什么妖精捏我的蛋,所以哪里敢开口给他求情。

不过大胖子抱着我的腿不撒把。

大胖子哭的眼泪哗哗的,把我的裤子都弄湿了,我低头一看,这家伙竟然哭出了鼻涕,用手在我裤子上一抹,明晃晃的一大片。

我想甩开大胖子,不过他的体重在那,小山一样的重。

眼看裤子上的鼻涕,越来越多,我就对徐老三说道:“徐道长,人家头磕破了,膝盖也磨破了,饶是不饶,你倒是给句话呀!”

大胖子听我这么说,忙的把上衣掀开了。

卧槽,他的肚皮上,包扎着一大块纱布,上面还有血。

“徐道长,今天晚上,我刚从雷们县城会所出来,会所的招牌就掉下来啦,就跟大刀一样,差点把我给劈成了两半!

肚皮都给我削掉一大块,我几道错啦,以后再也不敢啦,求您高抬贵手,饶我一命啦,我上有老下有小……”

听大胖子这么一说,徐老三终于正眼看他了。

我心里也是一惊,没想到关老爷在冥冥之中,对这个大胖子也下手了,看来他老人家是打算除恶务尽,毕竟这个大胖子,才是石头哥背后,真正的主使。

徐老三突然问道:“招牌掉下来的时候,你身边有高人?”

大胖子擦擦眼泪,说没有啊,我身边要是有高人,我怎么还会像傻仔一样,打您这里的主意。

这时我动动腿,说徐道长口风松了,你先放开我吧。

大胖子这才松手,我走到徐老三身边,问他怎么回事。

“关老爷让招牌掉下来,按道理肯定会砸死这个混蛋的,关老爷一般不会失手,除非他身上如有神助,关老爷才放了他一马。”

徐老三趴在我耳边,说出这番话。

我就说难道这个大胖子身上,纹了什么神佛的纹身?

“不会的,纹身没有那么邪乎,纹身的人本身没有根基的话,他的纹身不但不能保命,还会带来灾祸,就像那个石头哥一样。”

徐道长说的有道理。

当初在跑虎岭上,那个跟踪我的小顺,纹了拿着降魔杵的韦陀佛,结果还是没有能挡住山彪。

徐老三说到这里,让我过去,搜一搜大胖子。

徐老三没发话,大胖子也没敢爬起来,我就走过去,说别动,徐道长让我解除你身上的诅咒。

听我这么说,大胖子老老实实的跪着,一动不敢动。

我在大胖子身上摸摸,从他腰上,找到了一枚玉佩。

除了这枚玉佩,他身上再也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了,我就把玉佩,交到徐老三的手里,让他过过眼。

徐老三把玉佩翻来翻去的看,最后摸了摸玉佩上面的四个字。

那四个字,我一个也不认识。

“胖子,你是姓文,还是姓陆?”徐老三突然发问。

“姓陆,姓陆。”胖子连忙答道。

“今天关老爷本想杀你,最后是这块玉佩,替你挡了灾。

你看,玉佩里面,隐隐约约的多了一道裂纹,关老爷是看在这块玉佩的面子上,这才饶你一命,没有出第二刀。既然他老人家放过你,我也不多说了,玉佩还你,走吧,以后切勿作恶,不然你难逃一死。”

徐老三说完,把玉佩递给了我。

这是一块令牌模样的玉佩,用白玉做成。

不过我看不出来,有什么玄机。

八仙传之铁拐李济世

八仙传之铁拐李济世第二集

第854章 你比这个更丑的样子我都见过

姜茵刚刚回到住的地方,他们来采风的这个地方是在一座小岛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用脚丈量需要一天的时间,但又没有大到能开车的程度,所以交通工具只有靠着双腿。

等他们散步回到住的地方,已经快要到晚上十点,姜茵觉得有些累,一时没有想起给家里打电话,等她拿起电话准备打给陆晋阳的时候,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姜茵几乎是立刻接起,脸上不见疲惫,只有笑容,声音也不自觉地放软了下来,“糖糖宝贝,怎么还没有睡觉呀?到点该睡觉啦。”

“妈妈,我想你啦,想到睡不着。”

陆晋阳开着公放,听到女儿撒娇的话,短促地笑了一声,分明这个孩子刚才一直在念叨着玩平板呢。

不过姜茵却是不知道的,所以这句话瞬间熨帖她的心,感觉软化地一塌糊涂,“宝贝,今天跟外公外婆玩得开心吗?爸爸呢?他还没有回来吗?”

姜茵以为,可能跟陆晋阳不在家的关系,所以糖糖的声音听上去似乎都带着哭腔。如果有他在的话,应该不至于会这样。

“爸爸在我旁边。”

陆晋阳轻轻咳嗽一声,“茵茵。”

熟悉的声音低沉,姜茵从床上起身 ,走到阳台的藤椅上坐着,外面是漫天的星光,两个人只是简单地聊了几句,因为顾念孩子,所以很快便挂断了电话。在通话的最后,陆晋阳特意问了她回来的时间点,打算到时候去接她。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只要陆晋阳有空,都会送她去,接她回,风雨无阻。

很普通的几句对话,却让姜茵觉得心里很踏实,只是挂了电话之后,思念的感觉疯长,想要回到家里,在陆晋阳的身边,有孩子的陪伴。

人可能就是这么矛盾吧,在家里待久了想要出来,出来之后又想家。

廖琳洗漱好,换上睡衣坐在梳妆台前,她在跟姜景骁视频。姜茵在旁边,虽然不是有意去听,偶尔还是会听到那么一两句,姜景骁这个人谈起恋爱来,怎么说呢,感觉那么欠揍。

“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那个地方不好玩。”

“并不好看,我不需要。”

“敷面膜为什么不能让我看?你比这个更丑的样子我都见过。”

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姜茵真想让哥哥闭嘴。

怎么说呢,直男他可能没有恶意,就是心直口快得特别讨厌。

不过廖琳估计是习惯姜景骁这个性格,面不改色跟他继续聊下去,完全当没有听见。

等廖琳打完这一通电话回到床上的时候,对上姜茵的眼神,便笑了一下,“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不是。”姜茵摇头,“我就是觉得你脾气真好。真的,完全想不到。我说实话吧,虽然那是我哥哥,但真的,听了只想打人。”

廖琳怔忪了一下,旋即不好意思,“他啊,就是故意的,故意说那些话来气我。”

“为什么?”

“因为当面说这种话会被打的。”

姜茵:“……”

廖琳的武力值摆在那里,即便是现在改行不做保镖,依旧是每周都会进行有氧拳击,撸铁更是不在话下,身材保持得跟维密模特儿差不多,所以姜景骁未必是廖琳的对手。

“抱歉。我不知道我哥哥这样皮。”姜茵抱着枕头,忍俊不禁,笑倒在床上,姜景骁真是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难道回去就不会被算账了吗?”

“说真的,刚熟悉的时候,我真的和你哥哥吵了不少次,他那个人还大男子主义,但怎么说呢,可能是一物降一物吧,两个人要是谁都不肯改,谁都倔强,不可能相处下来的。我估计他就是不太懂得跟女人相处,我觉得挺好的,我也没有那么在意是不是浪漫。在我看来,两个人相处,最重要的是两个字,不是相爱。”

姜茵被廖琳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专注地看着她,心里想着,怎么就不是相爱了?难道说是合适吗?

可是说真的,未必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合适的,多得是需要磨合的。

“我觉得是尊重。”廖琳坐得时候仪态都非常好,坐得笔直,长腿盘在一起,“你想想,如果他尊重你,就不会在意你的想法,尊重你的观念,不会擅自替你做主。尊重,比爱所包含的面要更广阔。爱你的人,未必懂得尊重。但没有爱却知道尊重的话 ,至少不会让你觉得痛苦。”

姜茵听她这么一番解释,也觉得很有道理。

“当然,你哥哥有时候喜欢找事儿,就跟小孩子找麻烦寻求关注一样,那样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通常这样的时候我都不理他,让他自己反省,等他好了,我们还能和平相处。因为我那个生父的原因,我知道我自己挺强势的。除了姜景骁,我估计我也找不到其他能包容我的人。当然。我们走到一起,还是因为我对他有感觉。”

不过心动,只是感情的开始,而感情开始却不等于故事的结局。

……

陈宝儿到公司的时候,几乎是所有人都到了。她不用打卡,所以可以这般慢条斯理,毫无顾忌。

部门的负责人知道她的身份,有那个眼色,不会吩咐她办事,更是对陈宝儿的迟到早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纪宴下了她的脸色,陈宝儿喝酒泡吧到很晚,睡得晚,所以起来得也晚。家里人都跟她说不要去了,何必受那个苦,她偏要来,说不定纪宴就是那么想的,还有那个一直没有出现的连月。被情敌如此忽视,说不定等着她打退堂鼓。

陈宝儿没有那么识趣。

是以,这会步子虚滑,头也胀痛,也是忍着,到了办公室冷不丁看到一个人影晃过去,她一开始没在意,因为脑子反应没有那么快,直到她在位置上坐下,这才反应过来,那个人不是连月吗?

一个激灵,瞬间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待她起身去找却是没有结果,怀疑是眼睛出了问题。

“今天连月有没有来过公司?”

陈宝儿问部门的主管。

部门主管摇头。

陈宝儿不信,自己去找人去查连月这会人的位置,得到的大概消息是连月人还在国外出差。

纪宴这会也不在公司里,一个上午都没有出现,所以不可能说纪宴不在场的情况下,连月跑到公司里面来。

揉着太阳穴,陈宝儿郁闷得低语呢喃,“我昨晚上可能喝太多了。”

……

机场的广播声音响起,连月从机场里面走出来,微凉的风吹来,今天的C市,天气不太好。纤瘦的人拢住身上的披肩,站在出口的位置,视线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四处流转。

想多了吧。

连月自嘲地笑了一下,戴上墨镜,朝着停车场走去。她的司机已经在那里等着她。

连月算是提前从国外回来了,可能是因为陈宝儿,也有可能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多,不能耽误。

八仙传之铁拐李济世

八仙传之铁拐李济世第三集

尤其是她最不能看李太医,要不是他多嘴,她怎么会有那种烦恼?所以让他们留在这里,对她根本没有好处。

百里绝尘突然轻笑出声,点了点他的额头道:“你确定不是因为那天李太医没有听你的话,跟你联合一气欺骗我,拆穿了你的小把戏,你对他怀恨在心?”

“就是,怎么了?”云凉音翻了个白眼。

“好好,既然你不想看到他们,就让他们先回去,但是隔一些日子,必须要让他们过来为你把一次脉。”百里绝尘无奈的妥协。

云凉音顿时眉开眼笑,主动凑到他的唇边吻了一口:“可以。”

可是,她还是很烦心,这两个太医毕竟是宫里最有名的御医,就算他们不如君夜辞高明,可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自己要是服用一些避孕药什么的,还是会被他们给发现,看来,她他还是要找一趟君夜辞,从他那里要了一些高级的避孕的药。

“虽然天很冷,但是你多少也要到处去走走,否则会对身体不好的。”百里绝尘对她道。

“可是宫里虽然很大,但是我却没有哪里是熟悉的,叶姐姐倒是每天也都会过来陪我说说话,我又不觉得无聊,不出门,也没有什么。”云凉音懒懒的说道,这大冷天的,她为什么要出去受冻?

“那你每天下午就来墨御殿一趟吧。”百里绝尘想了想说道。

“不想去。”云凉音连连摇头。

见这女人又不听话忤逆他,百里绝尘又好气又想好笑,捏了捏她的小脸,“你敢违抗朕的旨意?信不信我罚你。”

云凉音忙将他推开,无奈的妥协:“我去我去行了吧!”

百里绝尘眯起眼睛望着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这女人自从从外面回来,脾气越发见长。

但也没有呵斥她。

于是一连好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云凉音,这些日子每天下午都去墨御殿里坐坐。

去了也没有干什么,百里绝尘在那里处理着公务,她就在旁边,没事发呆睡觉,顺便陪他唠唠嗑。

百里绝尘抬头看着那个无聊又摆弄起花草的女人,说道:“时候不早了,让刘月送你回去吧。”

云凉音站起来说道,“不用如此麻烦,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过,之前他都是要她在这里呆到好久才放她走,今天她只不过来没多久,就让她回去,难道他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百里绝尘点点头,然后牵着她的手,把她交到了清霓的手里,“我今天晚上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过去了。”

“好。”云凉音乖顺的点点头,转身离去。

走出墨御殿,云凉音看着装修好的飘雪宫,不由眼睛一亮,看来皇后跟皇贵妃还真的没少在这飘雪宫下功夫,这装的华丽的节奏,都比上皇后的谴云宫了。

“我们快些回去吧,外面这么冷。”清霓为她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说道。

“嗯。”云凉音点点头,又笑道:“待会儿去请叶姐姐过来说说话,顺便让她尝尝你新做的糕点。”她一边说着,一边离开飘雪宫。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