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2017

红线2017
  • 主演:郝平,张潮,陈奕鸣,王一峰,李思睿,张京海,张万喆,刘冠霖,王波,彭龙
  • 导演:王野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著名上市公司车间失火,瞒报重大人员伤亡;副市长充当保护伞,只手遮天意图掩盖真相;抢劫、凶杀、围攻政府接踵而至《红线2017》改编自真实事件,以一名安监局长需要在72小时内解决3起不同类型的安全事故为主线,采用多头并进的叙事结构,层层揭开权钱交易、官场斗争的黑幕,惊心动魄,直指人心。

红线2017第一集

是夜,清江新和夜总会。即便是在这样狂风暴雨的夜晚,这个地方依旧有着许多疯狂的年轻人和别有用心的人们在这里放肆地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因为大家都知道,在清江,新和会的王兴平,平哥就是这个道上的老大,没

有人敢来他的场子里闹事,也不会有谁会查到这里来,完全可以放心。

而此刻,在夜总会的一间特大的包厢里,王兴峰缠着绷带和他的哥哥在大声地说着话,周围还站着二十多名精干的汉子,分散在左右。

“哥,上次打我那小子,你怎么还让他活着?”王兴峰嚷嚷着,神色里满是不忿。

“那个小子比你想象的厉害,你懂什么,连我都不是对手。”王兴平冷哼了一声。

“那我的仇就不报了?”王兴峰的神色益发不忿,想到被那个臭小子在人前暴打,他就浑身发燥。

“怎么可能!”

王兴平冷笑,不屑道:“虽然那小子功夫很高,但终究只是个孩子,我哪怕不跟他来硬的,一样玩死他!”

“哥,你已经有对付他的方法了?”王兴峰顿时兴奋了起来。

“那是当然!”

王兴平得意地狞笑,想起了今天孙茂庆告诉他的事,那就是孙茂庆已经喊了江都新和会的闫立成来了。

这可真是让王兴平没有想到。

闫立成啊,这可是江都新和会为数不多的化劲巅峰的高手啊,除了龙头身边的那个第一高手外,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可以比得上他了。

而且不但闫立成来了,一同来的,还有闫立成那一百多个手下,这样的阵势就是灭了他清江新和会都是绰绰有余的。这样看起来,那个叫江轩的小子即便真的有气境宗师的水平,只怕也很有可能会栽个大跟头啊。就哪怕是闫立成真的不行,那么有了这样的大高手垫底,恐怕下一个要出场的就得是龙头身边的那个第一高

手了。

而他王兴平,则只需要坐在这里安安稳稳地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

‘江轩啊,江轩,你功夫高又能如何?还不是得被我王兴平玩弄于股掌之间。’

‘哼,想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想到这,王兴平忍不住心中得意,嘴角的狞笑更盛。

但就在这时候。

“啪啪……”

一阵单调的鼓掌声突然从窗口响了起来,同时一个淡淡的声音说道:“王兴平,你的脑子就是比你这个弟弟要聪明一些,知道想其他的方法来对付我,不错,不错。”

“谁!”

尽管这个声音熟悉,而且几乎表明了江轩的身份,可王兴平和王兴峰兄弟二人还是忍不住心底的骇然,同时喝问着转头看向窗口。

只见窗口处,江轩正悠然地微笑着坐在那里,就像是坐在看戏的看台上一样轻松自然。

而窗外,却仍旧是狂风骤雨,夜色黑沉。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一个江轩,给了王兴平兄弟俩心头一个沉沉的压力,仿佛坐在那里的江轩已经高悬起了一把血淋淋的长刀,压在他们的脖子上。

王兴平看的是心头一阵骇惧,不由自主地按动了身旁的一个红色按钮。

“真的是你!”王兴峰此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怒吼起来,那天被江轩打晕的耻辱再次涌上心头。

而周围,他们手下的那些壮汉也反应了过来,呼啦一下就向江轩冲了过来。

江轩依旧在笑,轻松自然,一翻身,从窗上下来,轻轻掸了掸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雨渍的衣服,看向王兴峰,轻声笑道:“你的精神头还挺好。”

话落,他的身形轻闪,就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人的身前,挥手如刀,向那人喉头斩去。

“噗”一声闷响,那人随声而倒,连一声呼喊都没有,就已经气绝身亡。

而江轩脸上笑容不改,继续闪进。

第二人,一招击头,血雾喷天,顷刻而亡!

第三人,重拳灌顶,全身骨裂,溢血丧命!

第四人,第五人,第六人……

众人就见到江轩的身影在人群中轻松而过,每过之处,必有一人死亡,这些人死状之惨,即便是王兴平和王兴峰这一对狠辣无比的兄弟看的也是浑身颤栗,心惊胆寒。

“啊——”

终于有人忍不住这样的骇人的场面,转身而逃。

但江轩却淡笑着挥手凭空而斩,灵力出体,顿时间就将那几个想要逃跑的人全都一一斩杀。

顷刻间,屋内空荡了下来,徒留一片血泊和浓浓的血腥之气。

江轩停了下来,望向瑟瑟发抖的两个兄弟,还是淡然笑着。

此刻两兄弟已经是骇然欲绝,全都惊恐地望向江轩,他们惊恐着江轩那强悍之极的杀人本领,但是更令他们惊恐的则是江轩那谈笑间杀人不眨眼的态度。

他们都是在社会上混黑的,平时手上也是沾染过他人性命的。

可是他们做不到,也没有见过,哪个人能够像江轩这样眨眼间就杀了十来个人,而且杀人时和杀人后都是如此的淡定从容,仿佛杀得不过是十来只蚂蚁一般。

太可怕了!

直到这一刻,这两兄弟才真正地认识到了江轩的可怕!

“你们想找我报仇对吗?”

江轩这时淡淡地冲他们轻声说着,语气依旧轻描淡写,但是却像一记血刀捅进了两个兄弟的神经。

“噗通”,王兴峰跪下了,脸上刚才的凶狠全然不见,只剩下一片的恐惧,口里只知道说:“饶,饶命。”

而王兴平则一脸骇然地连连摆着双手,“误会,都是误会。”

江轩走了过来,瞄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王兴峰,突然飞起一脚,正好踢在王兴峰的下颌,顿时间将他踢的口喷鲜血飞在空中,落地时,抽搐了两下,就已经丧了性命。

“……”

王兴平哪里料得到江轩随手又杀了他弟弟,登时吓得张口无言,瞪大了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王兴峰,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恐惧,彻底就瘫软了下来。

江轩轻笑着到了他的面前,坐了下来,低头对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误会?”

红线2017

红线2017第二集

第339章 午夜的守护

“行了。我得走了。”唐天豪说道。

“你不上去了?”唐傲问道。

“不上去了。免得她们再哭,到时候又得难过。”唐天豪回答道。

“好。”

接着,唐天豪在保镖们的护送之下,离开了这里。

唐傲在这里一直等到对方的车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方才回去。

泪水,已经悄然落下。

他来到了洗手间。

洗了一把脸。

他不想让苏菲菲和秦岚等人看到自己哭过,免得到时候她们问东问西,让他没有办法作答。

等到他将自己重新收拾一番,然后来到了病房前面。

丧母之痛,让他心如刀割。但是,在这里,他不能说。

“怎么只有你自己回来?唐伯伯呢?”苏菲菲上前问道。

“他已经走了。”唐傲回答道。

“啊?不是吧?他这么快就走了?他跟你说了什么?”苏菲菲问道。

“没说什么。时间不早,你躺下休息一会吧。”唐傲说道。

“我不困。”苏菲菲说道。

“阿岚,你也不困吗?明天不用上班吗?”唐傲问道。

“上。不过我想留在这里陪陪菲菲。”秦岚回答道。

“这里只有一张床,你们两个如果困了的话,倒是勉强可以躺下。如果不行的话,我再去买一张折叠床。”唐傲说道。

“不用。一张就够了。不过你怎么办?要不你回去睡一会儿?”秦岚建议道。

“你们不用管我。我就是三天三夜不睡觉,也不困。”唐傲微微一笑,说道。

“老A的人果然变态。”秦岚看了他一眼,说道。

唐傲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我爸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苏菲菲说道。

“等我师傅回来,你爸就可以醒过来了。”唐傲说道。

“还要那么久吗?师傅,你说我爸不会有事吧?我真的很怕失去他。”苏菲菲说到这里,眼圈一下子又红了。

“不会的。放心吧。”唐傲抚摸着她的秀发,安慰道。

苏菲菲扑进她的怀里,嘤嘤哭泣。

秦岚在旁边看着,眼圈泛红。

尽管秦家和苏家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她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矛盾。尤其是现在认识了唐傲,她们之间的走动也变得比以前频繁。

看到苏菲菲难过,她的心里也不好受。

过了一会儿,苏菲菲停止了哭泣。

唐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细心的帮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我没事了。”苏菲菲望着他,说道。

“伯母年纪大了,估计一会儿也会困。你先睡一会儿吧,一会儿进去换她。”唐傲商量道。

“好。”苏菲菲点了点头。

接着,她上了床。

唐傲给她盖好被子。

可能是哭了那么多次,再加上精神的冲击,苏菲菲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阿岚,你也回家吧。你白天还要上班。”唐傲说道。

“没事。师傅,你真好。”秦岚说道。

“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唐傲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看到你对苏菲菲真的很用心。”秦岚说道。

“她是个好姑娘。他们一家都是好人。我欠他们的,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我对她多么好,都是应该的。”唐傲说道。

“刚才那个男的是傲天集团的董事长吧?”秦岚问道。

“对。他跟苏伯伯是结拜兄弟。”唐傲回答道。

“是吗?他们之间还有这层关系?我还真是不知道。”秦岚显得颇为诧异。

唐傲没有说话。

“他喊你出去做什么?”秦岚问道。

“没什么。就是跟我聊了几句,让我好好的照顾苏菲菲。”唐傲回答道。

“哦。”秦岚点了点头。

“凶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抓到。你的同事那边,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来吗?”唐傲问道。

“还没有。东海市白色的雪佛兰,数量不少。想要找到那一辆,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秦岚回答道。

“确实。等到苏伯伯醒了以后,我会参与调查的。”唐傲说道。

“嗯。我也会全力调查的。”秦岚说道。

唐傲没有说话。

他想的是失心散。

要知道,失心散是明月宫的独门毒药。炼制起来,并不容易。

所以不会轻易的使用。

主要是这种毒药无色无味,防不胜防。

但是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只有苏建国自己中了失心散的毒。

换句话来说,一定是有人在他吃的东西或者是喝的茶水里面下毒。

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毕竟,苏建国平日里还是非常注意饮食的。

他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等到苏建国醒来以后,好好的问问。看看昨天苏建国都喝过什么,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秦岚眼皮子开始打架。

唐傲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

“让你回去,你还不回去。这样,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再去买张折叠床。”唐傲说道。

“不用。”秦岚摆了摆手,说道。

“你都困成了这个样子,要是再不睡一点的话,白天也不用工作了。”唐傲说道。

“可是这个点,哪里还有卖折叠床的?”秦岚问道。

“说的也是。要不我直接回家吧。我记得家里好像有。”唐傲说道。

“家里有吗?我怎么不记得。”秦岚有些纳闷的问道。

“我说的不是你的住处,是我刚回来的时候住的地方。那里有张折叠床。”唐傲回答道。

“这样啊!我跟你一起去吧。”秦岚说道。

“不用。你在这里吧。菲菲在睡觉,伯母在里面看着伯伯,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你还可以帮忙。我很快就回来。”唐傲说道。

“好吧。那你小心一点。”秦岚说道。

“嗯。”

接着,唐傲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他开车直接来到了天悦小区。

拿了折叠床和两床被子,然后返回了医院。

他将折叠床放开,然后将被子铺好,冲着秦岚说道:“你快睡一会儿吧。”

“你真的不困吗?你如果困的话,你先睡吧。”秦岚问道。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你快睡吧。”唐傲说道。

“嗯。”秦岚点了点头,上了床。

唐傲坐在旁边的排椅上,耐心的坐着。

红线2017

红线2017第三集

季紫瞳马上拿起自己的手机,在浏览器里搜索一个名字‘水烟’。

她的手机上马上显示出水烟的个人介绍来。水烟是一年前因故去世的一个影视女演员,刚刚在娱乐圈崭露头角,主演的一部电视剧大火,眼看她就要因此大红大紫挤上一线演员,谁知,这个水烟却被爆在家中自杀身亡,她身亡的那一天,正是她二

十岁的生日。

一个花季的女孩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她的母亲是个单亲妈妈,父不详,自小学习成绩优异,是妈妈眼中的乖乖女,进入娱乐圈之后因为清纯甜美的长相获得大批宅男粉丝。

又主演了一部大火的电视剧,本该星途熠熠,却突然选择自杀了却自己的生命,留下了失去了独女之后伤心欲绝的母亲。因为水烟是自杀去世,现场也没有留下遗书,所以,水烟的自杀案便不了了之,所有人都以为,水烟喜欢当时她主演电视剧里的男主角,可因为男主角已经有了家室且有了孩子,因为爱而不得,所以选择

死亡。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几乎没有人记得那个长相甜美可人,演技好的水烟了。

看完了有关于水烟的新闻,季紫瞳从中看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她又翻了翻新闻的页面,一个新闻暴露在季紫瞳的眼中。

新闻的标题是:疑似水烟的女演员与男人街头拥抱。

照片里只是一个背影,背影很像是水烟,而那个拥抱住水烟的男人,背影怎么看怎么像是杜少。

而他们拥抱的背景,赫然就是青色酒吧。

看到这张新闻照片,季紫瞳的瞳孔骤然收紧。

她一直想找的联系,就在这里了。

季紫瞳正想返回酒吧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有人打电话过来。

季紫瞳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是郭石林。

“喂~~”

“angel季,你快来。”

季紫瞳皱眉:“怎么了?”

“警察突然派人过来,又把老大给抓走了!”

季紫瞳:“……”

……

接过郭石林的电话之后,晏北辰载着季紫瞳立刻赶往派出所。

郭石林在派出所门前不停的来回踱步,看到晏北辰和季紫瞳二人到了,欣喜的迎上前去。

“晏先生,angel季,你们终于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那个,唔……”郭石林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不说话是要急死人吗?

季紫瞳拉下脸来。

“你还想不想救你们老大了?”

“当然要救了!”郭石林吞吞吐吐的说:“就是,我们老大的对头给老大打电话,约我们老大去城外见面。”

季紫瞳:“……”

约付余声去城外见面?付余声现在的情况特殊,他的身体是不能离开松城的,难道他不知道吗?

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季紫瞳便沉声质问:“然后呢?”

郭石林不敢直视季紫瞳的眼睛,心虚的回答:“老大本来是不想去的,但是……对方说……说……如果老大不去的话,他就是孬种,我们老大当然不想当孬种,所以就……”

季紫瞳冷笑着一字一顿:“所以,你们老大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孬种,就跑去跟人见了面?”

现在她总算明白付余声为什么又会被人给抓了。

“是!”

他还有脸回答是:“你当初为什么不劝着他?”

劝?他怎么可能劝得了付余声?

再说了,对方的口气连他们这些手下听了都生气,他们都忍不下,谁知道付余声的电子脚铐那么灵敏,他们才刚到了城外,警察们就追了上来。

看郭石林不说话,季紫瞳恨不得狠狠的敲他一记脑袋。

接下来,季紫瞳在派出所里,苦口婆心的跟那些民警们保证付余声以后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并表明这是一个误会。

在民警们的表情有一点松动的时候。

一旁等得不耐烦的晏北辰走了过来:“我是晏北辰,我为他担保。”

结果,那些民警们二话不说的便准许了季紫瞳的保释申请,并交待他们以后万不可再犯同样的错误,否则,以后付余声没有第三次的保释机会。

在去接季紫瞳的途中,季紫瞳始终用仇权的目光瞪着晏北辰。

她好说歹说说了半天,民警们的神情才终于有一点松动,后面还不知道要说多久,对方才愿意将人放出来,而晏北辰只说了一句他是晏北辰,他来为付余声做担保,那些民警们二话不说就同意放人了。

这让作为律师的她情何以堪,让她能不仇权吗?

晏北辰感觉到了季紫瞳的目光,转过脸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怎么了?”

“没什么!”季紫瞳笑眯眯的答了三个字。

晏北辰:“……”

不一会儿,季紫瞳便看到了重新被放出来的付余声。

一出门,付余声便吐槽了开来。

“这些警察也太大题小作了,我不就是去城外见个人吗?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吗?”

季紫瞳:“……”

呵呵,现在怪别人兴师动众,你当初答应别人去城外见面的时候,怎么不想到这个后果?

郭石林在旁边不停的给付余声使眼色,让付余声不要说了。

付余声发现郭石林不停的朝自己挤眼,付余声皱眉瞪了他一眼。

“你眼睛怎么了?一直挤呀挤的,是不是眼睛有毛病了?”付余声劝道:“既然眼睛不舒服,就赶紧到医院去看。”

郭石林:“……”

好吧,他这老大他是劝不下去了。

季紫瞳阴沉着一张脸:“呵呵,付先生,你觉得你去城外见人,并没有做错了?”

“这有错吗?那些警察们……”付余声还未说完,季紫瞳便恼怒的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是三岁小孩吗?你就不能有点脑子?你明知道你现在不能出城,出城就会变成逃犯,你还一意孤行跑去跟人见面,你这么在乎你的面子,就不怕变

成逃犯更丢人?如果你觉得自己没错,你现在再去,我绝对不拦你,但是,以后我也不会再管你,再管你,我就不姓季!”付余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