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河谷

伊犁河谷
  • 主演:宋佳伦,傅天骄,冯文娟,李泓良
  • 导演:金韬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电影《伊犁河谷》讲述的是 在新疆兵团屯垦戍边历史背景下凄婉动 人的爱情故事。该片以大美新疆、伊犁 热土作为唯美画卷,艺术描摹了兵团第 一代屯垦戍边军人和“军垦母亲”的绮丽哀 怨的悲欢历程,其间播撒了浪漫的纯真 情爱,流淌着恣意的异域风情。故事表 现了一代屯垦人的侠骨柔肠,渲染了艰 苦卓绝的兵团精神,折射出耀眼的人性 光辉。

伊犁河谷第一集

媒体齐齐捕捉着意气风发,跑了5公里一点都没有疲惫迹象的总统大人,以及快要断气的慕凝芙。

慕凝芙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随着比赛进入白热化,场外媒体的推波助澜。

此番马拉松,因为颜值颇高的总统和第一夫人参赛,已经变成了全名观看的直播赛事。

Tweet和ins,各大互联网平台的直播中,一瞬间突破了三亿观众大关,网友们纷纷弹幕,表达了自己激动之情。

“早知道君临天要参加,我就该报名参赛,就算跑不完全程,和他跑一块儿一小段路,这辈子也是死而无憾。”

“好体力啊,总统阁下,马拉松跑到8公里丝毫不喘气,艾玛,总统阁下怕是到了晚上......那个体力也是......持久不谢啊.......”

“呵呵呵,我也是这么想的,慕凝芙一看就是肾虚患者,看她跑得快断气了。”

“哎哎哎,怪不得总统要带她参加马拉松啊,就是为了锻炼她的持久体力,不然的话,晚上交不出公粮啊,嘿嘿嘿........”

“慕凝芙!第一夫人!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放开我临天,让我来,别说马拉松了,晚上的折磨,我也能坚持一夜!”

网民们炸开了锅,纷纷表示对君临天持久超强体力霸气侧漏的抓狂,无数的YY,纷纷砸向总统阁下。

而现场,原本能够跑向第一梯队方正的女选手们,却都纷纷掉队,簇拥在了君临天身边,一双双桃花眼痴痴的看着跑步中意气风发,运动感十足的火热型男总统阁下,愣是忘了自己是来比赛的。

也有很多的弯了的男选手.......

慕凝芙眼见数千人大军痴痴盯着自家男人,环肥燕瘦,黑人妹纸,白人妹纸,远东妹纸.......也是满头黑线。

“都不是来比赛的了,都是来看你的!你跑快一点好不好,身后上万美女追着总统阁下的情形,明儿一定能够上CNN break头条!”

“那不行,那样就不好玩了。”

“喂,你还想怎么玩?”慕凝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看路标,这不知不觉的,已经跑了十三公里了。

天哪,她可从来没有跑过那么远的距离,可是......可是还有三十三公里!这怎么活啊!

“当然,是要来点惊心动魄的了!”君临天边跑,边朝着自己老婆,释放了一个无敌软魅,魅力四射的电眼。

慕凝芙被电的不轻——然后……

就跟电频车充电成功似的,瞬间又有了跑下去的动力。

再然后,君临天开始了!开始了!

哦卖糕!哦卖糕!不要啊!

现场媒体采访车紧跟在君临天后面,四面八方的媒体人齐齐见证了历史性的时刻。

跑得浑身汗水淋漓的君临天总统阁下——脱衣服了!

“啊啊啊!——不要脱!不要脱!我们会受不了的!”现场数千跟在君临天身后的女选手们不淡定了,齐齐爆发了!

“现场直播!是的,你没看错,君临天要当街脱衣服了!”

现场惨叫声,尖叫声乱作一团,媒体们的摄影镜头,长枪短炮也是“擦擦擦”一阵疯狂拍摄。

伊犁河谷

伊犁河谷第二集

叶柠不在意的说,“感谢我干嘛。”

“你跟雅惠让我在这个时候来拍摄《黑白》,才让我走出了低谷,昨天我有新的片约了,我本来以为,我要过很久才能有人理我。”

叶柠看着那么看着他,“本来这个对你就不公平,这是你应得的,而且,你感谢我真的没用,我也不知道何姐会找你,你啊,还是多多感谢她一下吧,约出来吃饭好好感谢。”

司文屿不好意思的挠头。

这时,后面,叶小文也正从洗手间出来。

一下看到了也柠跟司文屿,愣了愣。

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应该就是他们了。

尤其是在今天这个所谓的庆功宴上。

本来,他们电视剧,可以说是独占鳌头,谁知道,他们竟然后面赶了上来。

现在闹成这样,多少人在看他们的笑话。

天后出动,竟然不如一匹黑马。

说到底,这还不是她叶小文的笑话吗。

此时她扯了个笑容,看着两个人,“这么巧啊。”

司文屿一如既往的一脸老好人样子,“是啊,这么巧,你们也在这边吃饭啊。”

叶小文打量着叶柠,似是第一次,正眼在看她,“这次不错啊,很有我当年的风范。”

她当年的风范?

司文屿笑了笑,说,“哦,小文姐当年也是一个剧一炮而红的,你应该看过的,射日。”

“啊?没看过……”

叶柠对过去Z国的电视剧,不是特别的熟。

一句话,让叶小文脸都黑了。

这个新人,真是太没素质了。

她是看着自己红了,故意不给老前辈面子吗?

叶柠一脸无辜,“我以前不怎么看电视剧。”

叶小文咬牙切齿,司文屿救不了她了,赶紧转移了个话题,“哦,对了,听说你们破了纪录。”

叶小文现在再看司文屿,也是只能淡淡的笑笑鼓励着,“这个都无所谓了,我也就是看公司签过了,才回来拍的,成绩怎么样,我都无所谓的,不过你们这个剧不错的,文屿,你现在也正需要一点好成绩,对你有帮助的,你加油啊。”

司文屿呵呵的笑笑。

叶小文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她现在也不敢用瞧不起的语气来说他们的剧了,因为直接超过了他们的单集播放量和口碑,她也无话可说,只能说点这种话来抬高自己的身份了。

这时,却听后面有一阵的骚动传来。

前面的人说,慕夜黎来了。

叶柠顿了顿,看向外面。

心里还奇怪的想,他没说今天晚上要来啊,怎么跑这里来了。

叶小文看了,在那说,“哎呦,这些人啊,不就是慕夜黎来了吗,兴奋成这样。”

司文屿看着她,又看看叶柠,笑道,“也不是每个人,都像小文你这么见多识广的吗。”

“也不是我见多识广,不过,慕夜黎吗,我见过很多次了。”

“是吗,这么熟悉啊。”司文屿再次看向了叶柠,笑意已经浓烈的仿佛要溢出眼睛了一样。

叶柠收到了他传来的讯号,在一边淡淡的站着不说话,看热闹。

伊犁河谷

伊犁河谷第三集

第821章:出手

“无黄村简直欺人太甚!”

凯利怒气冲冲的归来,当即着急了澜山村村民,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告知了众人。

原来,这无黄村今年狩猎队收获的猎物少得可怜,根本没有能力上缴今年的赋税,按理说必定是整个村子都要倒霉。

奈何,无黄村中出了一位武者,被收入了森罗宗中,一下子成为了人上人,而且颇受森罗宗一位长老的喜爱。

无黄村交不了这么多税,即便那武者想要说清都没有机会。

这一批赋税关系着森罗宗的大事儿,根本不可能有所减免,那武者灵光一闪,听说这一次澜山村收获颇丰,索性将黄屋村的赋税加在了澜山村的身上!

听到这,澜山村村民可谓是义愤填膺。

上一次无黄村抢夺澜山村猎物的事情还没有过去,这一次无黄村做的更是过分,直接将沉重的赋税嫁接到自己等人身上。

“无黄村人欺人太甚,大不了和他们鱼死网破!”

“我等活不下去,他无黄村也别想好过!”

澜山村村民群情激奋,他们都已经被逼到了绝路,纷纷叫嚷着要与无黄村鱼死网破。

而凯利这一次召集大家来的目的,也是如此。

一个月内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那沉重的赋税,既然完成不了,明摆着死路一条。

那罪魁祸首也不能逃得了好,索性和无黄村鱼死网破!

“无黄村咄咄逼人,我们澜山村硬是被逼到了绝路。既然他们不给我们活路,就算是死,也要从他们的身上撕下一块肉了!”凯利目光狠厉的说道。

澜山村村民连连附和,高举的火把愈发明亮,火光下映照的每个人都面露坚毅和狠厉之色。

“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

澜山村村民口号声震天,生死存亡之际,连女人都加入了其中,露出了凶栗之色。

李玄和袁满都没有掺和在里面,他们可以为了偿还恩情帮助澜山村村民捕猎,但绝对不愿意掺和进森罗宗的事情里。

眼下他们伤势没有好,一旦卷入其中,或许会带来杀身之祸。

在没有实力自保之前,一切的张狂行为都是傻缺!

李玄看着澜山村村民,突然道,“有人来了。”

“鱼死网破,你们配吗?”

李玄的话音刚落,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村外亮起了许多的火把,约莫着有上百人,迅速的涌入了澜山村中。

澜山村民纷纷跑回家中,取出刀兵归来,警惕不已的盯着冲入村里的人群。

凯利人高马大,自然是一马当先的站在前方,冷冷的呵斥道,“古斯参,你来做什么?”

一个看起来与凯利一般高大青年往前走了几步,面露轻蔑之色,“自然是来看看,你澜山村凭什么与我无黄村张狂!”

李玄和袁满神情有些凝重,这古斯参实力虽然只有区区紫府境二三层的样子,但绝对不是澜山村这群普通人可以对抗的。

更别提,这古斯参还率领了无黄村的青壮。

一旦爆发冲突,澜山村危矣。

“莫以为你加入了森罗上宗,就觉得可以骑在我澜山村的头上了吗?”凯利紧握拳头,眸子中冷光闪动。

古斯参‘呸’了一口,神情骄傲道,“何须宗门参与,灭尔等不过是翻手之间!”

古斯参身后的一众无黄村村民亦是有恃无恐,两个村落在这片大山里为了点点资源冲突不断,早已经是仇深似海,能够灭其族,绝对不会放过。

如今,无黄村中出了一位天骄,加入了森罗上宗,而且还颇受器重,无黄村民都与荣有焉!

“乖乖的做我等的奴隶,日后便是我等照料你们,否则今日便是你们澜山村的覆灭之时!”古斯参面露凶光,身后的无黄村人亦是凶气爆发。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很霸道的威胁!

要么臣服做无黄村的努力,要么就在今日灭族!

“真以为加入森罗上宗你就是个人物了,我打死你!”澜山村民有人怒不可遏,当即高举长刀往古斯参砍了过去。

古斯参却是看也不看,面露不屑之色。“区区凡人也妄想伤我,自找死路!”

他一拳猛的往前回去,那长刀好似打在了精铁之上,径直崩断,连带着人都横飞了出去数米,生死不知。

澜山村村民一阵心悸,这是多大的力道,而且还不惧刀兵加身,内心不由得涌现绝望之意。

轻松的解决到一人,看到澜山村村民们惊恐的模样,古斯参大笑起来,“我的耐心有限,劝你们早些决定,莫要让我大开杀戒!”

原本怒气冲冲的澜山村村民犹豫了起来,古斯参的实力给了他们很大的威慑。

若是为奴还有一条生路,万一爆发冲突,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澜山村村民将视线投向凯利,凯利本身就是澜山村中的实力第一人,否则狩猎队队长也不会是他。

若是凯利能够与古斯参一战,澜山村村民肯定会殊死反抗。

但若是连凯利都不是古斯参的对手,澜山村村民为了活下去,极其可能为奴求一线生机。

秀丽妇女担忧的拉了拉凯利的手,不愿意让自己男人送死。

古斯参似笑非笑的盯着凯利,冷笑道:“凯利,敢不敢和我动手?”

在众目睽睽下,凯利不愿意短了自己的气节,更不愿意给无黄村为奴。

他没有理会秀丽妇女的劝阻,而是握紧了手中的长刀,猛的冲了出去,视死如归的劈出一刀!

见到凯利向自己杀来,古斯参摇摇头,冷笑道,“蠢货!”

雪亮的刀芒在黑夜中亮起,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凯利人高马大,一柄长刀劈下的威势很是惊人,隐约有刀气溅出,煞气凌然。

古斯参一把夺过身旁之人的长刀,爆出可怖的速度,刀芒锋锐可怖,刹那间降临!

那股寒芒让在场之人都如坠冰窖,澜山村中已经有人闭上了眼,不愿意看到凯利血溅当场的一幕。

暗中的李玄叹息一声,凯利不论怎么说都救了他一命,现在有难,他不可能见死不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