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青春留不住

既然青春留不住
  • 主演:张翰,陈乔恩,王啸坤,施予斐,郭子千,陈雅澜,廖娟,曹汉超,贾盛强,刘挺,林晓凡,王迅,倪景阳,花粥,姜语心
  • 导演:田蒙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大学校园里,劲辉(张翰 饰)、冯松(王啸坤 饰)等人立下了“兄弟盟约”,希望以此来维持他们之间的友谊。然而事与愿违,冯松喜欢上了名为朱婷(施雨斐 饰)的漂亮女孩,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朱婷的芳心早就有了归属,那就是样貌英俊有着校草美誉的劲辉,然而落花有 意流水无情,劲辉的眼中只有身材性感火爆的周蕙(陈乔恩 饰)。一段曲折离奇的多角恋就此拉开序幕。   一晃眼十年过去,曾经的兄弟好友们踏入社会,各奔东西,某日,朱婷组织了一场盛大的同学聚会,让旧友们重新走到了一起。当众人回忆起曾经的青葱岁月之时,又会有怎样的释怀和感悟呢?

既然青春留不住第一集

来到仙盟,沈逍直奔散仙老祖居住的后山之地。

“沈逍你给我站住!”吴觉龙郎喝一声,拦截住沈逍的去路,“这里是我仙盟的禁地,即便你身为联盟统帅,也没权力私自硬闯。”

这段时间,吴觉龙一直都待在仙盟之内,不清楚此番他前来的目的。

“吴盟主不必担心,我前来找你们散仙老祖,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议。这件事关乎到我们修真界的安危,也关乎到他自身千年劫难的成与败。”

沈逍轻声笑着说道,直接点出关键。

吴觉龙神色一变,冷声喝道:“一派胡言,无论如何,我都不允许你擅自踏入仙盟禁地一步。”

沈逍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对方,朝着禁地之内大声喊道:“散仙前辈,今日沈逍特来拜访,请与我一见,商议大事。我有办法帮你渡过千年劫罚。”

这一句话,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从禁地之内传来散仙老祖沉重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吴觉龙恭敬行礼,“是老祖。”

冷冷的看了沈逍一眼,轻哼一声,不再拦截。

“多谢。”沈逍动身前往,进入禁地之中。

这里有专门开辟出来的洞府,散仙老祖就在这里闭关修炼。

倒是一处难得的修炼圣地,灵气很充沛。

“散仙前辈。”沈逍来到散仙老祖身前,躬身行礼。

对方睁开眼,淡然的看着沈逍,“你方才说,有办法可以助我度过千年劫罚,此话可当真?”

沈逍点点头,道:“不敢说有十成把握,但八成的把握应该是有。”

呼!

老祖当场深吸一口气,八成把握,连他自己都不敢说这句话,没想到居然从沈逍口中说出来。

还真是……不一般的狂妄啊!

“沈逍,我很好奇,你到底从哪里来的自信?”老祖郑重的打量起沈逍,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沈逍笑了笑,“自信源于实力,更是对自身的状态的熟知程度。所以,散仙前辈大可不必担心,这一次千年劫难,有我帮你,自然可以确保无忧。”

看到沈逍并非在说笑,言语之间都透露着一股子自信和坚定,老祖有理由相信,沈逍这句话并非无的放矢。

通过上次交手,短短的五招,不难发现沈逍自身有很多隐秘,这些强大的底牌手段,或许真的可以帮到他。

“说吧,无功受禄,你沈逍绝非那种大善人。这么帮我,是不是有什么要求?”老祖出声问道。

大家都是明白人,不需要兜圈子,有话直说。

沈逍点头一笑,道:“实不相瞒,最近魔族大军一直处于隐匿状态,我猜测,肯定是在等待时机,爆发浩劫大战。而这个时机点,就是跟散仙前辈有关联。”

老祖听明白了沈逍的意思,“这个我能想到,他们的种种迹象都表明,要等我经受千年劫罚之后,再爆发大战。”

“但是沈逍,你应该也清楚,即便我这次成功渡过劫罚,短时间内也无法出手。”

“这我知道,但我想跟前辈提个条件,或者干脆说是交易。我帮助前辈渡过千年劫难,到时候前辈同我一起出手,共同对付魔帝昭。”

沈逍直言不讳的说出他的想法和目的,一切问题都摆在桌面上谈。

老祖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尔后应道:“好,我答应你。不管怎么说,浩劫之下,谁也无法幸免。只要我身体条件允许之下,定然会全力以赴,共同对抗魔帝昭。”

“那好,这件事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什么时候前辈迎来劫难考验了,通知我一声,即刻到位。”

沈逍稍微松了口气,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只有联合这位散仙老祖,一同出手之下,才有可能跟魔帝昭一战。

忽然间,沈逍想到了当初六位散仙老祖一同前往沙洲密地一事。

这件事一直都没有得到有效解答,不清楚当年那个信息是谁传递出来的。

正好可以借助这次机会,询问一下,也算是解开心中的一个疑团。

“前辈,还有件事想要跟你请教一下。当年六位散仙老祖,各自得到信息,纷纷前往沙洲密地,结果一去不回。这件事,不知道跟前辈有没有关联?”

老祖愣愣的看了沈逍好一会儿,轻声道:“你该不会是怀疑,我暗中做的手脚吧?”

“说实话,我的确这样考虑过,但并没有任何证据。只是希望,能从前辈口中得知真相,仅此而已。”

沈逍并没有回避对方的发问,直接表明他的态度。

不过,这样一来,也是一种十分真诚的表现,毫不做作。

老祖沉吟了好一会儿,叹息一声道:“真要说起来,这件事跟我也多少有点关联。当年是我先无意中,得知此消息的,但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便暗中将消息透露给他们六人,我则可以在后方暗中观察,若是没有异样,我再赶过去也不迟。”

说到这里时,老祖微微有些叹息,像是回忆起了当初情形。

“我的谨慎小心,也是让我躲过一劫。要不然,也会跟他们一样,早就殒命的下场。”

沈逍算是解开了心中的疑惑,搞了半天,是仙盟老祖拿他们六人做实验,若是没有危险性,他再赶过去。

这还真是够……谨慎的!

“前辈,你这可是有点拿他们六人当炮灰试验了,真要说起来,可是有点无耻的意思。”沈逍微笑着说道。

老祖脸色一板,正声道:“这件事也怨不得我,毕竟我只是暗中透露给他们消息,并没有强行逼迫他们前去。是他们经受不住,自己主动前往,结果送死下场,也怨不得我。”

沈逍对于这一句话倒是比较认同,老祖说的没错,外在的魅惑条件太多,关键就是要看自己能否保持冷静和理智看待问题。

若是只看到利益驱使,忽略了暗藏的危机,也是活该死路一条。

确实怨不得别人,一切都是败给了自己的心魔作祟,没能经受得住考验!

散仙老祖第一个得到的信息,却并没有立即付诸行动,能按捺住自己的心绪,实属不简单。

当年七大散仙,只有他一人存活下来,并非没有道理。

心性是关键,能够掌控自己的心性,做自己的主人,决定了以后的路,能走多远。

没有跟散仙老祖再多说其他,沈逍匆匆离开了仙盟。

此行目的已经达到,以后也只能看形势发展状况如何,见招拆招。

既然青春留不住

既然青春留不住第二集

这一拍,许诺没想到。

几秒之后,她尖叫的声音更大,“厉漠南,你混蛋,你放我下来……”

挣扎,尖叫,却还是改不了被扛进去的命运。

一进房间,许诺以为自己终于解脱了,她就等着厉漠南放开她,她要反击呢。

结果,人没被放下来,厉漠南直接将她按在了腿上,她就那样趴着,被厉漠南的大手,一下一下的打在了臀上。

啪啪啪……

许诺快要死了。

丢脸死了。

“啊啊啊啊……厉漠南,厉大宝,你敢打我,呜呜呜……你个混蛋!!”

关键不是打这个问题,而是他打的方式,当她是三岁孩子吗?

许诺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侮辱,她咬牙切齿,大声痛哭,不见得厉漠南下手有多重,但是,听许诺哭声,像是收到了多么中的伤害一样。

外面都能听到许诺的嚎啕大哭,老头子们不放心,奈何就是被人拦住,阮瑶担心,想要去看看,这边还被靳黎珩拦住。

“瑶瑶,放心,床头吵架床尾和,你就别跟着掺和了,来,告诉我,这些青年才俊,你看上哪个了?”

阮瑶圆圆的小脸儿,竟然有点脸红了,自认为瞄了一眼其中一人,没有被人察觉到,但是靳黎珩却看到了。

那位做大学教授的?

靳黎珩凤眸闪过冷光,手臂突然搭在阮瑶的肩膀上,低头,凑近阮瑶耳边,亲昵的很。

“瑶瑶,在你跟青年才俊双宿双栖之前,我们先来算算账吧!”

……

厉漠南终于停手了,许诺哭的声音都哑了。

被厉漠南放开,她二话不说,冲着厉漠南就出手,自己身上学过的招数,不要命的往厉漠南身上使。

但,这些都在厉漠南面前,成为了花拳绣腿。

最后,人还是被厉漠南压在了沙发上,双手被压在头顶上,整个人,被厉漠南压住,姿势有些危险。

许诺愤愤不平,眼眶红着,看厉漠南犹如看仇人一样。

厉漠南沉沉的盯着许诺,手指划过她的眼角,睫毛上还颤抖着一滴眼泪。

“诺诺……”

“不准这么叫我。”

厉漠南无视她的“不准。”

“嫁给我可惜了?”

“呵呵……你不是都听见了?”

“你呢?你也是这么想的?”

“……是!”

许诺的回答,不是那么干脆,但是却是肯定的。

她看着厉漠南黯然下来的黑眸,别过头去,不想承认自己心里的后悔或者心疼。

可下巴又被掰过来,厉漠南贴的更近,他灼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唇角,决断霸道的说:“就算可惜,你这辈子,也只能是属于我。死都是我的。”

不容拒绝的吻,重重的落下来,深深的用力的吮着,啃着,咬着,缠着……

许诺呜呜咽咽,声音都被厉漠南给吞了,要不是场合不对,她必定得被生吞活剥了不可。

就这样,厉漠南离开放开她的时候,许诺都软成了一滩水,有气无力的,被厉漠南重新捞起来,抱在怀中,老实多了。

既然青春留不住

既然青春留不住第三集

“我购买你的股份,并不是富丽的意思,而是我自己要购买,跟富丽完全没有关系,确实如你所说,如今富丽还不可能对飞扬有想法,我以我自己的名义购买,这应该没有问题吧。”

吴良云淡风轻的说。

“这个……”潘东升表示很惊讶。

原来,吴良并不是代表富丽前来,而是为了他自己。

这让潘东升更加的感觉吴良深不可测!

既然已经是富丽二股东了,却又要购买飞扬的股份,并想要成为飞扬的二股东,这野心有点大啊!

潘东升又联想起前段时间吴良投资的综艺节目大获成功,又把价值七个多亿的音乐公园无偿捐出,让潘东升更加感觉吴良这个人深不可测。

“这个吴良,最近动作不小啊!”

潘东升在心中暗忖道。

看到潘东升皱眉沉思,吴良轻松一笑,说道:“潘先生,这样吧,我出两倍的价格,来买你的股份,你考虑一下。”

两倍的价格!

从吴良嘴中,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让潘东升的脸色更加凝重。

他感觉是在做梦,两倍的价格,可真心不是个小数目了。

他在飞扬的股份,价值一个多亿,如果卖给吴良,就能得到两个多亿。

可是,让潘东升感到很不理解的是,吴良为什么会如此爽快的花两倍的钱来购买,难道将来会升值?

“不可能啊!”潘东升在心中否定了这个想法。

飞扬将来已经没有太大的发展前景,即便再如何升值,也无法卖出现在两倍的价格。

“难道,吴良他是个脑残?傻子?”

不过,这个猜测,也被潘东升否定了。

坐在面前的吴良气度不凡,根本不可能是个傻子。

这下可把潘东升给难住了。

他不得不承认,吴良开出的条件,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他想不动心,都难!

他之所以会怀疑,会犹豫,还是因为吴良开出的条件很具有诱惑力,让他感觉天上没有掉馅饼这种事。

一时间,潘东升陷入了纠结。

而吴良,则是气定神闲,没有乱了阵脚,心态贼稳。

有钱能使鬼推磨,就不信你能抵抗住诱惑!

“潘先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要清楚,飞扬可不只有你一个股东,错过了这次机会就真的失去了,我吴良喜欢爽快一些的合作伙伴。”吴良轻声笑道。

虽然吴良说要给潘东升三天的考虑时间,但是越快越好,不给对方施加点压力的话,对方怎么会知道机会难得呢。“只是,我在飞扬的股份,是继承了我爸的,他是倪大鹏的老部下,如果我就这样直接卖掉的话,我担心我爸会生气,老人家身体不好,我不敢怠慢,所以这件事我不能立刻做决定,我需要跟老人家好好商

量,你只给我三天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潘东升说。

潘东升想要把时间拖一拖,他还需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能下决定。

当然,他对吴良说的这句话,也并非全都是他拖延时间的借口。

潘东升的老爸,确实身体不好,年纪大了,各种病也随之而来。

但是,吴良只想给潘东升三天的考虑时间,若是时间太长,耽搁了任务,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吴良看着气色难看的潘东升,决定使出杀手锏。“潘先生,事在人为,只要你答应了,你老爸那边也容易多了,让倪大鹏知道了又怎样,我代表的是自己,又不是富丽,而且我个人认为,你留着飞扬的股份也没用,你已经半年没有去飞扬了,还能希望飞

扬有什么发展?我劝你抓住机会,将股份转让给我,赶紧捞一笔,过你的自由生活,逍遥自在,不是更好吗?”

吴良话锋一转,开始隐晦的提起潘东升的私人问题。

就这点来说,吴良所做的已经相当客气,没有直接挑明潘东升那方面有障碍,很够意思了。

果然,在吴良提到潘东升已经有半年没有去过飞扬时,潘东升的眉毛一挑,露出严肃之色。

毕竟,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自己那方面的功能障碍会被外人知晓,所以平时会很敏感。

“吴先生,话虽这么说,可是飞扬是个大靠山,我若是要决定放弃这座靠山,必然要经过深思熟虑,三天时间太短,还请吴先生给我一个可以立刻答应你的理由。”

潘东升还是不敢贸然答应吴良,即便是吴良开出的条件十分诱人,可是考虑到一系列其他因素,潘东升还不能立刻答应,除非他欠吴良恩情。

“理由嘛,让我再想想,一时间想不起来。”吴良微笑着,淡定的说道:“我看潘先生气色不太好,怕是有顽疾缠身。”

向来很敏感的潘东升,听到这话,脸色不悦的冷笑:“呵呵,难道吴先生还懂得医生望闻问切那一套?我感觉我气色很好,吴先生就别开这种玩笑了!”

“潘先生别紧张,如果现在不方便说,我们两个可以换个环境,跟你说实话吧,我很清楚你的病灶所在。”吴良认真的说。

潘东升感到很意外,他没想到吴良会神秘兮兮说出这样一段话,这让他更加的敏感和疑惑。

敏感是因为这是他本能的反应,毕竟这种事情被人知道会笑话他。

疑惑是因为吴良竟然能看出来他有顽疾缠身,有顽疾缠身这确实属实。

不过,很快,潘东升就又在内心否定了猜测。“不可能,吴良是一个富豪,又不是医生,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身体出了状况,肯定是因为我半年多没有去过飞扬了,所以吴良才会猜测我被疾病缠身,吴良很聪明,不过他想忽悠我,以此来跟我套近乎还

嫩点,我不可能上当!”

潘东升认为,自己的病是男人比较隐私的一种病,吴良不可能仅凭观察就能知晓。

“吴先生,你真会开玩笑,不过以后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了,我明明没病,你却说我有病,怪不吉利的!”

潘东升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起来,他认为吴良是在他面前秀智商,他讨厌这种耍小聪明的人。甚至,吴良给潘东升的印象,被大打折扣!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