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地突围

西地突围
  • 主演:马卓,张振华,张胤哲
  • 导演:高力强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解放战争时期,参军不到三个月的救护队女兵白鸽,和队长楚天云、负伤的猛虎连连长鲁直一道,在护送伤员小分队时,卷入敌军重兵包围之中。一场惊心动魄、死里逃生、舍身忘我、泣血大爱的突围故事就此展开。

西地突围第一集

我要进楼的时候,大林也跟在了我的身后,而且,还有好几个警察也跟着我们一块上。我立即站下说道:“万一被凶手发现这么多人上去,他会伤害小葛的。”  警察说他们会藏在下面的楼层里,不会上去的。我担心被退伍兵发现,因为他是要让我一个人上去的。万一看到这么多人,一定会对小葛下手,可是,警察说的也有

道理,他们不上五楼,就藏在下面的楼层,我只好答应了。即使我一个人上去,也有把握把他制服,救出小葛的。  我上楼的声音很大,为的是掩盖其他人的脚步声,警察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发不出一点声响。大林为了救小葛,也是轻轻地抬起脚,然后再轻轻地放下。这样,听

起来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往上去似的。  我一鼓作气,快到五楼的时候,抬起头往上一看,看到退伍兵正双手抓着小葛,伸着头往下看着。我站下对他说:“就我一个人上来的,你想对我怎么样都行,但是不

准伤害到小葛!”  他一副狰狞的面孔,“嘿嘿”笑道:“那好,你大胆的上来吧。”’就在我又要抬步往上走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东西从上面落下来,急忙抬头看上去的时候,发现有方凳

子正照着我的头砸下来,而且,还不是一个,我跳跃着,躲闪着,大概有十几个凳子滚落下来,有木头的,也有不锈钢的。退伍兵看来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看到再也没有凳子落下来了,我就继续往上走去。奇怪的是,再没有东西砸下来,也看不到他的人影了。我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踏着台阶,就要到楼梯口的时候,就听到“嗖”地一声,一根钢管狠狠地朝着我砸来。我急忙躲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钢管便不偏不斜的打在了我的身上,由于我没有一点防备,一下子就把我砸到了,而

且,身上立刻疼痛难忍起来。他用力太大,就是想一钢棍就把我砸死。就在我强忍着剧痛,要站起来的时候,他又挥舞着钢管向我砸来。  他这一钢管下来,如果砸在我的头上,非开瓢不可。于是,我就沿着楼梯往下滚了下去。退伍兵大叫着,又举起钢管向我追来,就在到了四楼楼梯的时候,他忽然发

现了持枪的警察,他掉头就往上跑。大声喊着:“你他妈不讲信用,我先把那个小娘们杀了再说!”

就在他返身往上跑的时候,楼梯口突然有民警站在那里:“放下凶器,不然就开枪了!”

他一看不好,就又转身往下跑,而且,还举着钢管,要和我同归于尽。就在这时,四楼的警察也站在了楼梯口:“放下凶器,不然开枪了!”

退伍兵还想反抗,被上边和下边的警察逼着放下了钢管,然后瘫坐在了楼梯上。

大林往上跑去,我也站起身来上了五楼,可是,走廊里却不见小葛。我就对大林喊道:“一定是被关在在了房间里!”

果然,响起了砸门的声音,是挨着楼梯的第四个门。我们过去,看到是从外面锁上的,大林两脚就把门踹开了,他立即跑进去,把还在瑟瑟发抖的小葛抱在了怀里。

过了好久,只听小葛说:“大林,我差点见不到你了。”

“小葛,已经没事了。都怪我,没能叫醒你,害你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大林说。

“怎么能怪你那,是我睡不醒。”患难之中见真情,他们有了这样一次经历,心贴的更紧了。

他们相携着下楼的时候,小葛对我说:“小赵大哥,谢谢你舍身相救。”  “还谢我?你难道不知道他是来找我的吗?他把你当人质,就是为了逼我出来,然后把我杀掉。如果不是找我报仇,他还能把你当人质吗?”我又说道:“都是我惹的祸

。”  “也怪我。我老老实实的在房间不出来也就没事了,我被外面的警笛声惊醒,就往外跑,正好碰上他在找什么东西。他卡住了我的脖子,我就吓坏了,然后他说什么我

就听什么。不然,他真有可能杀了我。先顺从着,再想办法。”小葛说。

我对她说:“你很聪明。这个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顺从就对了。”  到了楼下,警车已经走了一大半,我们就往店里走去。这时,有辆警车停在了我们的面前,郑辉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来到我的面前,说道:“这次你还真有可能立功。

”  我们都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走去。郑辉刚来的时候说的那些话,真的很让我生气。他说我们如果是谎报军情后果会很严重,现在又说我们有可能立功了。不管怎么

样,只要把退伍兵绳之以法,比什么都好,不在乎什么立功受奖的。

老远,潘卓婷他们就都迎着我们跑了过来,小赫扶着小葛,说道:“刚才真是太惊险了,就跟电影中的枪战镜头一样。”

潘卓婷也说:“我们都为你们捏了一把汗,想过去帮你们,警察还不让靠前。真是把我们急坏了。”

这时,我看到汪总站在小食堂门口,就走过去说:“汪总,你来这么早?”

“做饭嘛,就是要早来一些,不能耽误你们上班呀,如果不是出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就可以开饭了。也快了,稍等片刻。”他说着,就进去继续做饭了。  我们就都进了办公室,小葛经过大家的一阵安抚之后,好了很多。当然,主要还是大林的亲呢起了作用。吃饭的时候,我对大家说:“小葛和大林就在家休息吧。小刘

一个人也不要出去了,就在店里帮小潘整理一下样品吧。”  这样,小葛这一组就停下来了,但是小赫和小萱那一组照常出去,我再三的嘱咐孙大明,出去以后一定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千万不能让我们的员工受欺负。孙大明说

:“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

小葛和大林回办公楼去休息了,我就对潘卓婷说:“我有事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我让她坐在沙发上,说道:“是这样,我想去北京一趟。昨天晚上阳阳给我打电话,说媚媚只要是睁开眼就满病房里找我,还哭了。我想去看看她。昨天晚上我还没有决定好,因为我就怕这个退伍兵回来闹事,现在他被抓了,也就剩下那个自称豹哥的人了。他两次找事,都没有得到便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考虑到他现在损兵

折将的,不可能顾得上前来报复,我就想在这个空档里去。”

“你还这么关心她呀。你想去就去吧,那个叫豹哥的再来,我估计大林和孙大明蛮能打过他,那天他吓得腿都发抖了。”她说。

“下午等他们都过来的时候,我跟他们说一下,实在不行我明天就去,早去早回,很快就过年了,我们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那。”我说。  下午孙大明安全的回来了,大林和小葛也从办公楼他们的宿舍过来了,我就把他们叫到办公室,把去北京的事情和他们说了。大林说:“没问题,你就放心的去吧。什

么豹哥狼哥的,我看没有多大能量,那天就是为了保护潘卓婷,不然放倒他真是太轻松了。”

孙大明也说:“弄死他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你别说是去北京,去国外溜达一遭都没问题。”  “你们这样说我心里就有底了。那我明天就去,争取早一天回来。”我说道。

西地突围

西地突围第二集

“他比你早知道,你是他爹。”白小凝又说了一句。

“……”湛临拓扶额,有点没脸,“他怎么能比我早知道!这不……”

“不科学是吗?他还能怀疑养育自己五年的父亲。”白小凝都觉得自己儿子太聪明了,“这智商看来真是随我了。”

湛临拓觉得很丢人啊!居然是小家伙先发现不对!

要不是宫齐找上门来,他这辈子都发现不了!

怎么让他发现啊!那一头金发,怀疑是自己儿子,他脑子坏了,还是想戴绿帽子想疯了?

算了,在他们母子面前丢脸也不是什么

“嘿嘿!”湛临拓还是握着白小凝的双手,低头狠狠亲吻她的手背,“随你,都随你!长的也随你!难怪那么好看!我们儿子就是好看。”

宫齐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早上还把他嫌弃成一坨I屎了,现在就把他夸上天。

这个男人真是善变的男人。

“酒很清醒了是吗?”白小凝没有抽开手,淡然地问。

“清醒,很清醒!”湛临拓是开心坏了,又嘿嘿地点头笑着。

看上去像隔壁村的二傻子。

“那我带宫齐回去了。”白小凝抽回手,转身去拉宫齐。

“别!怎么走了!”湛临拓慌乱地上前,长臂一伸把她抱进自己怀里,“别走了!你这个女人简直把我折磨疯!你到底要把我折磨到什么时候去!我肾不好,现在心脏也要被你整出毛病来!”

喝多了酒的湛临拓,撒起娇来实在是很让人受不了。

他从身后抱着她,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脸蹭着她的发丝,闻着她的发香。

实在是太久没有这样贴近她了。

抱着她的感觉很踏实。

他喜欢极了这样的感觉。

可是白小凝却只闻到他满身的酒气。

“肾不好还喝那么多酒!”白小凝皱着眉头想要躲开,她许久不喝酒,闻到酒味居然反感。

白小凝偏开了头,可是身子却没挪开。

湛临拓开心得唇角扬起很大的弧度,他的手臂抱着她越发的箍紧了。

“小凝,我想你呢……”他突然在她耳边说。

气息擦过她的脸颊,嘴唇轻轻地咬住她的耳垂。

白小凝浑身一个机灵。

下意识的去看宫齐。

宫齐双手捂住眼睛,却在指缝间偷看。

白小凝瞪他。

想要推开湛临拓。

小孩子面前,这样的举动真是忒不好!

湛临拓感觉的出白小凝没有以前那么抵触,更是欣喜若狂地想要留住她。

扳过她的身子,薄贴就想贴过去。

白小凝抬手捂住他的嘴巴,“宫齐在!别闹!”

她让他住手,可是语气却带着娇I嗔。

湛临拓反手掐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抱住她的腿,大步就往房间里走。

“砰”一声关上了门。

把宫齐留在卧室外面了。

宫齐耸肩,好无奈的样子。

爬到椅子上坐到桌子前,从书包拿了一本书看。

房间里,白小凝的后背重重地撞在门上。

撞得她眼泪都快出来。

还没骂人。

湛临拓已经倾身盖住了她的双唇,他的吻跟他的人一样,带着狂风暴雨般的肆I虐,像似想把她整个人拆骨入腹。

---

双:今天更新完毕。嗯,最近良心发现,想对你们好点,打算写点宠文

西地突围

西地突围第三集

棉花并不多,弯腰修理一会儿院子栽着的一畦子棉花就全都被去顶了,这时关着的大门上传来轻拍声。

听着这熟悉的有节奏的声音,宁宴不用问就知道门外面是谁,除了她家小崽子谁会这么这么有礼貌。

宁宴打开门,外面站着两个小孩子,除了宁有余还有一个比宁有余还要小的男孩。

“这是?”

“娘,这是我朋友。”宁有余扬起小下巴,有朋友对于宁有余来说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好,那还不请朋友进去,让人在外面站着算什么?”

“吴宝时你进来。”宁有余推开他房间的门,对着另一个小孩儿招招手。

宁宴听见吴宝时三个字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僵硬一下,随后恢复常态,吴宝时不就是吴怀山的儿子。

……

跟吴家的关系似乎有些扯不断。

不过,吴宝时是宁有余第一个朋友,宁宴自然不会因为大人之间矛盾就不让两个孩子来往。

站在院子里听着宁有余房间里传来两道清脆的笑声,宁宴更是觉得她的决定是对的。

至于吴宝时会不会有问题。宁宴自然不会把小孩儿性格上的问题当一回事,毕竟才四五岁,就算长歪了也能掰正了。

往灶房走去,本来想要蒸些糕点出来,走进空荡荡的灶房,宁宴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咬着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那群强盗,想拿她的东西,哪里有这么容易。

回到房间把陆含章吃剩下的几个狼肉火烧放在锅里热一下,往宁有余房间走去。

拿出狼肉火烧递给吴宝时:“吃点儿东西。”

“肉饼。”吴宝时眼睛亮了一下,随后往后退了一步。

“不吃吗?”宁宴问道。

吴宝时没说话,转头看向宁有余,宁有余点头之后,才从宁宴手里把肉饼捏起来。

小口小口吃着,越吃速度越快,只是时不时会防备的看一眼宁宴,似乎害怕宁宴会上*。

如果不是有着原主记忆,宁宴都要怀疑眼前的小孩儿到底是不是吴怀山的儿子了。

吴怀山本身也是一个猎人,按理说,作为猎人的儿子,吴宝时不应该在看见肉饼的时候露出惊喜的样子。

想到吴梅,宁宴似乎懂了什么。嘱咐宁有余跟吴宝时好好玩就往薛先生那里走去。

她记得薛先生那里有曼陀罗花!

曼陀罗花是配置麻沸散必不可少的东西,有了麻沸散,那群抢了她家粮食的一个都跑不了。

薛先生正百无聊赖,手里拿着蓍草,给自己的小童子用蓍草算命。

只是,算上十次有九次结果是不一样的,蹲在地上小童子听着自己一百种死法,一脸的生无可恋。

宁宴的到来让小童子解脱了。

“宁丫头来了,那只狗崽子还活着没?”

“活的好好的,以后要比你这边儿养的狗子还凶猛。”

“宁丫头倒是自信,就不怕闪了舌头。”这是夸赞的话吗?宁宴有些郁闷,顺着穿廊往里院走去,停在放置药材的门前。

“说吧,你又想要什么,老规矩,药方交换。”

“老规矩?什么时候定下来老规矩的?”宁宴问道。

薛先生一点儿也没有不好意思,说道:“现在,想要从我这里拿东西,总得付出一些吧。”

“……”对于麻醉药,宁宴倒没有想要藏着掖着。

毕竟这东西能够带动医学发展,敝扫自珍要不得,这年代生不起病,不敢生病。

把麻沸散拿出来,医学疯子才会继续研究,医学才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宁宴自己也不敢保证以后不生病,所以自从知道薛先生除了神棍之外还是大夫之后,对薛先生越来越尊敬了。

“要曼陀罗花,羊踯躅、荣莉花根、当归、菖蒲。”

“你竟然还知道曼陀罗花这东西。”薛先生有些肉疼。

他算是发现了,这个丫头只要来这里,总会弄点好东西回去,上次把他的棉花搬走,现在又看上了曼陀罗。

“要的就是曼陀罗,这东西很有用,有大用,当然我不会直接告诉你这副药是干什么的,你自己研究。”

“研究就研究,你要多少曼陀罗。”

“越多越好。”想到村长说,那些官兵总共有着百十个人。

只有加*醉剂量,才能确保自己安全。

“给你给你,拿了赶紧走。”薛先生着急研究宁宴带来的药方,给宁宴准备好东西,推推搡搡的就把宁宴赶了出去。

宁宴也不恼,年纪大了,总会有些脾气,比起后世那些大脾气的博士研究员,薛先生还算温和的。

拎着药往家里走去,把药处理好,放在房间里再次走出去,出门之前也没有忘了把门关。

宁宴的动作自然没有瞒过陆含章。

陆含章推了推宁宴房间的门没有推开,看一眼大门,犹豫一下没有尾随出去。

白天不好出去,晚上就不一定了。

宁宴走到黄婶子家,再次把张铁柱从锻造房里赶出去,想着后世用过的*,在心里把*的设计改的简单了一些,用简单的工艺也能锻造成的,手指在手心划了几下,心里有些决定。

铁锤敲起来,从下午直接敲到了晚上。

宁宴停下手臂,看一眼手里的配件,眼里终于有了笑意。

扔下手里的锤子,把锻造房还给张铁柱:“好了,我回去了。”扔下一句话,起身往外跑去。

黄婶子听见宁宴说话声,走过来的时候,宁宴正好已经离开了。原地只剩下张铁柱愣愣的站在原地,视线落在宁宴离开的方向。

瞧见儿子这种神色,黄婶子心情有些复杂。

宁宴这个丫头她也喜欢,但是那是基于不是一家人的情况下才喜欢的,如果要给儿子去一个续弦,宁宴这样的最不合适了。

这一段日子相处下来,黄婶子对宁宴已经有了初步了解。

不吃亏!

这两个人一起过日子,总会有吃亏的时候,如果宁宴不能吃亏,那就是她儿子吃亏了。

生儿子,养儿子这么多年下来可不是为了看着儿子吃亏的。

“小草他娘去了好几年,你如果有想法,正好现在咱家生意也不错,我让你刘奶奶给你留意一个黄花闺女。”

“娘,我没着急。”

听见黄婶子的话,张铁柱的脸在炉火的映衬下泛出红色的光。

“是是是,你不急,但是小草不小了,你也应该有个儿子了,你放心有我照看着,不会让小草吃亏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