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年代第二季

飞行年代第二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6
探讨波音公司的历史及其对航天技术进步的贡献。(该片由波音赞助拍摄。)

飞行年代第二季第一集

“你在做什么?”

聂之宁起身,忽的发现徐子衿在李虹芮的床前,月光照应在她的脸上,虽然徐子衿面无表情,但是聂之宁蓦然打了一个寒颤。

“哦,没事,睡不着,看看我妈妈的情况。”她说着,给母亲细心的盖好了被子。

聂之宁也没想那么多,还以为她真的是担心母亲。不管她再怎么刁蛮,对母亲还是真感情的。

他上来,想了想,拍拍她的肩膀:“你放心吧,李阿姨肯定会感受到你的母女情,一定会好起来的。”

徐子衿顺势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声音有些颤:“我害怕,我怕我妈妈离开之前,我都没有让她看到我身披嫁妆的样子。我妈妈最心疼我了,一心只想我能婚姻幸福、”

聂之宁又不傻,自然知道她是在催婚。现在他们两个人又重新在一起了,家里的情况也有了改善。再拖,也拖不到哪里去。再说,他上次送别顾青青,说是心里最后一点念想,不是欺骗徐子衿的,是真心诚意的。以后,他的生活里只有他的妻子,不会再有别人出现。

“好,等你妈妈身体好一点,我们就准备婚礼。”

聂之宁的一番话,说的让徐子衿脸色都亮了。自从认识了他以后,她的一大目的就是为了嫁给聂之宁,没想到现在终于实现了!

“你说的是真的?”

聂之宁点头:“当然。我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之前……是有点太不懂事了,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而且又很孝顺。就算没有李阿姨的这件事,原本我也打算今年结婚的。我们等李阿姨身体好了,就举办婚礼,你风风光光的嫁给我,好吗?”

徐子衿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点头。

等后来聂之宁回沙发上休息,她也回了旁边的陪床,一直看着天花板,半天睡不着。

其实就算没有聂之宁的打断,她恐怕之后也是下不去手的。毕竟李虹芮疼了她二十多年,在知道了自己身世之后也没有立即闹大,而是希望遮掩起来。即使有点对顾青青上心也记者让她们不要争执了。

她杀不了李虹芮,那就只能朝顾青青下手了。

如果顾青青死了,到时候就算父母再后悔又有什么用?他们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

想到这里,她辗转反侧了一晚上,最后还是在清晨的时候发了信息。一定要尽快解决顾青青这个祸害。

对方接到了消息,也是在努力的争取机会。

不过,机会并没有这么容易好争取的。毕竟,现在顾青青旁边,有冷斯城在。

----

顾青青的家里。

自从那天顾青青列了三项条件冷斯城毫不犹豫答应以后,两个人的关系终于有了缓和。虽然顾青青还努力在生活里屡屡告诫冷斯城,他们两个人没有结婚,甚至也不算男女朋友,但是冷斯城总是有办法,让自己一点一点挤进她的生命里。

就比如回来的第一天,冷斯城就借故溜进她的房间,二话不说钻进她的被子。

飞行年代第二季

飞行年代第二季第二集

晟泠铺开了信笺,信笺上印着梅花,很漂亮。

这是她昨日跟温沫沫出去玩的时候买的信笺,当时温沫沫说她都没怎么给镜凌写过信这些,晟泠也买了,温沫沫问她的时候,她也实话告知,她要给何若槿写一封信。

但是温沫沫并不知道她要给何若槿写什么信,温沫沫大概以为,她给何若槿写的内容,亦是思念的话。

晟泠握着笔,看着一片空白的信笺,却迟迟下不了笔。

她不知道怎么写才好。

笔墨不小心滴溅在信笺上,慢慢地渲染,一点一点地在梅花印上氤氲开来。

晟泠不知道她就这么盯着信笺发呆了多久,直至坐在书桌另一边的温沫沫放下手里的笔,伸了个懒腰说,“我写好啦!”

晟泠回神过来,刚抬起头,温沫沫就已经一脸好奇地凑了过来,神神秘秘地说:“看你写了什么。”

晟泠二话不说折上信笺,起身拉起温沫沫的手往外走,“走,我们去梅园。”

“等等嘛,我还没看你写了什么呢。”

“什么也没写,明日再写。”晟泠不由分说拉着温沫沫走出了屋外,四下张望,“你爹娘呢?”

说到他们,温沫沫就忍不住要哼唧两声了,“可别提了,他们抛下我出去玩了。”

“没事,那我们就玩我们的好了。”

晟泠跟温沫沫一同去了梅园,温沫沫拉着晟泠的手晃啊晃,忍不住跟晟泠讲了个很浪漫的故事,“阿泠我跟你说,娘亲跟我说过,说她跟爹爹就是因为梅园才决定走在一起的,听说爹爹给娘亲种过一株梅花树,他们当初分开以后,本来说好了永不相见的,后来,娘亲在除夕夜那天回到梅林,她当时只是想回来看看那一株梅花树就走的,但是没想到爹爹那天也来了,然后……”

温沫沫顿了一顿接着说,“然后,爹爹娘亲就在一起啦……所以,我一直都觉得,互相喜欢的人,一定是会心意相通的。就比如,”温沫沫忍不住嘴角微翘,软绵绵的语气,“我现在在想着哥哥,哥哥肯定也在想着我。”

晟泠听她说了半天,呐呐道:“你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最后一句话吧。”

温沫沫脸红了,却还要嘴硬道,“我才没有。”

进了梅园以后,温沫沫感觉梅园里的不少梅花树比前年来的时候看到的更高了些,她忍不住带着晟泠跑到挂着纸鹤的许愿树那边,旁边有个才五六岁的小女孩,红丝带绑着两条小辫子,坐在一张小木桌前,手里捏着小泥人,木桌上放着一大叠折纸鹤的信笺和笔墨纸砚。

温沫沫蹲了下来,对小女孩招了招手,露出很可爱的贝齿,笑吟吟地说:“阿离,还记得我吗?你又长高一点啦。”

小阿离抬起干净的大眼睛,定睛看了看她,点头道:“沫沫小姐姐。”

温沫沫忍不住把一旁的晟泠介绍给她认识,“这还是阿泠小姐姐,我们来许愿的!”

飞行年代第二季

飞行年代第二季第三集

第三百一十八章:突破后的古清扬!

摇了摇头。

像是知道青修宏的意思,此刻青元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便认真道:“我看天仇体内的能量纯正,绝非邪功。”

“可不仅如此,我是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口中一叹,青修宏见过不少天才,当年在青芒宗,他也算是一个人物,要不是后来修为被废,自己一路艰苦的重新修炼至元神境,怕他早不知道死在那个疙瘩窝里了。

所以对于元武大陆的一些情况,还是深有了解。

一些天赋极好的,如果没有大宗门、势力的庇护,别说成长,只怕才崭露头角,就要被仇视着、有心者斩杀,或者利用——

运气好一些的,这些有心的势力设个局,将其收拢在侧。

惨一些的,威逼利诱,甚至将奴仆一样按在脚下,天下许多资质不错的孩子,往往大多难逃这种命运。

所以自从离开青芒宗后,青修宏便想着,收些能够修炼元气的孤儿,至于资质与否,还是其次,总之比他们在外面到处流浪要好的多。

当然,对于这种情况,大陆上自然也有更大的门派在做。

但元武大陆何其之大?

念及至此,青修宏突然又有些踌躇着,不觉喃喃道:“以后的路,怕真要他自己走了——”

可就在这时候,青元却突然大笑道:“哈哈哈——”

又些不解,青修宏转过头,那目光中带着几分疑惑,却听青元拍了拍他的肩膀,反而轻松道:“我看你呀,是心都被这群孩子牵着走啦,别说天仇了,便是我们、甚至你这段时间才收养的弟子,哪个不是经历颇多?而且我看天仇并非一个胆小懦弱,畏惧困难之人,你呀,也别太杞人忧天啦!”

对于青修宏的所作所为,其实青元一直看在眼里。

而他也知道,青修宏一直想回到青芒宗,毕竟那里怎么说,也是青修宏的家。

但此刻宗内情况颇多。

闭关的宗主、执掌外事的秦家,内部争权的四门,所以芒府想要去青芒宗,怕只能看擎天仇,在青芒宗是否能够大放异彩了!

“但愿吧——”

心下一叹,青修宏也知道,从此以后,擎天仇怕不在是当年的那个孩子,未来的路,他总得自己去闯荡,去经历,而芒府,从今以后,也只能站在他身后,去期盼,祝福这个将要离开的小子了。

念及至此,青修宏突然朝着青元施了一礼,便认真道:“贤侄,怕从今以后,这臭小子就要劳烦你看管了,要是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只管收拾他!”

其实对于擎天仇,青修宏也是有着不少感情。

如今想想这小家伙成长的这么快,终是不由的有些感叹。

要知道从芒府出去的小辈并不少,立府这么久,一些有所成就的小辈也有,而每次这些小家伙的离开,都其实是青修宏最欣喜的,能看到这些小家伙成长,丰满,对于青修宏来说,一切才不算白费。

“放心吧!”

认真的点了点头,对于擎天仇这个孩子,青元自然看好,不论资质人品,怕在青芒宗内,都没得挑,而对于擎天仇的未来,青元当然也是期待的,要知道见证一个强者的诞生,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但谁都没想到,二人的期盼——

却在日后擎天仇离开芒府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此话后说,但当青修宏与青元离开,整个后山又重归与平静,此时在古清扬的洞府中,擎天仇坐在石凳上,像是三堂会审似的,不仅往日不怎么说话的静姝,便是那练话都说不清的天狼,此刻都叽里咕噜的问个没完。

但对于自己发生的一切,除了在国都内的事情,擎天仇讲了个大概后,其他一切的一切,也并非擎天仇不想说,而是那些事情太过离奇,其实擎天仇现在,自己都将那个被血矛穿透后的情况,归结为‘梦’。

至少不是他现在能够真正了解的,所以说了也无用。

而当擎天仇得知,是天盛去国都要回了他的身子,擎天仇便赶忙扯开话题,随后好奇道:“我记得国都里可有不少好手,你小子怎么把我这身子从里面带出来的?”

这话落下。

却在古清扬与静姝那一脸神秘莫测的神情下,让擎天仇更加的纳闷起来——

“哥,你当我还小孩呢?”翻了翻白眼,萧天盛一催体内元功,一股黝黑色的能量猛地从掌中蹿起!

瞳孔一缩,擎天仇心下一惊!

整个人有些不可置信,但还是结巴道:“怎,怎么可能,我才走了几天,你这就元丹境了?!”

“老哥,你再看看师父!”没有回擎天仇的话,萧天盛却把擎天仇的目光引向了古清扬,在后者诧异中,古清扬淡淡一笑,随后一股足以媲美元神境的修为猛地炸开!

“嘶!”

立刻战了起来,擎天仇不是没感受过元神境的气息波动!

且不说与他交过手的一些元神境存在,便是那日生死间决斗的血主身上,就有着清晰的元神境气息修为波动。

而对于元神境的能量波动,擎天仇真的不算陌生。

但此刻,古清扬体内,竟也有着这种能量波动!

要知道没有元神境,哪怕你战力直逼元神境,甚至超过元神境,也不会有这种特殊的波动!

就好像体内的元神,真正的成长起来一样,纵然魂力不强,但被元气滋养后的元神,却是实实在在的不弱,虽然无法外放,但对于体内的情况,元神都将更好的掌握,这种能力,绝对不是一般的元丹境修士能够媲美的!

“没想到把,师父知道你死后,竟生生突破了,那日与府主打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要不是我带着老哥你那身子回来,此刻还不知道战局如何呢!”萧天盛有些夸张,还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阵。

却见擎天仇还是一脸呆滞,便又调笑道:“我看老哥你再死几次,大家的修为怕都能冲上生死境了!”

“呸呸呸!”

一旁的静姝白了天盛一眼,就好气道:“臭小子,盼着你哥死呢?要是突破修为得用这种代价,我可不答应!”

“嘿嘿,我就随便一说嘛!”这会的萧天盛,像是没有任何负担,整个人嬉皮笑脸的,连擎天仇离开后那冷清的神色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