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满山乡

绿满山乡
  • 主演:赵毅,王宝强,闫学晶,张少华,沙景昌
  • 导演:杨真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8
医院里,孙有成躺在病床上接受记者采访,他已经多次见义勇为负伤。   孙有成伤愈出院第一天就去单位上班,他与助手王小强接手了一个小夫妻俩离婚纠纷案,因为妻子婚前谈了个对象没告诉丈夫,打工在外的丈夫回家就找茬,闹心的妻子欲跳水自杀,被孙有成救起。而丈夫在与孙有成交谈中竟对孙有成将了一军,他说如果孙有成的妻子也这样,他从此不提离婚的事。孙有成为平息小两口的矛盾,违心的承认他自己的妻子也这样,哪想到对方步步进逼,非让他把妻子找来对质,这可是给孙助理出了难题。   孙有成常年接济一个孤寡老太太与孙子明明,他不断给他们送面,送钱。这一次来到老太太家,却意外的听见打闹声,原来是去山西打工的马军在事故中把腿砸断了,他和介绍他去山西的本村工头听信山西老板的敷衍回老家医治,说医药费给

绿满山乡第一集

月满楼断更的第一天,天晴还想着,谁家没有个什么事儿呢,大神也是吃五谷杂粮,所以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也是人之常情。

断更第二天,天晴想,或许明天大神就回来了。

断更第三天,天晴的心有点悬起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大神的坑品一向都很好的,断更这么长时间……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她开始纠结和担心起来了。

可是偏偏,大神断在了什么地方呢?

眼瞅着男主都跟女主告白了,情意浓浓,那小船就要驶向湖心,要开船的节奏啊,卡在这样激情澎湃的地方,真的合适吗?

拜托……真是太不厚道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晴都要抓狂了。

话说月满楼大神的小说真的如同行云流水,让人看着心旷神怡,可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大神总是有点拖后腿!

之前的那几个文,每次浓情蜜意的关头,文章就会戛然而止,接着下一章的开篇就是“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早上”出现的次数太多了,读者们都开始抗议了,说月满楼大神什么都好,可就是不会开船,那简直就是一个清水无痕啊!

但是面对大家的抗议,月满楼却一如既往,稳如磐石,丝毫都没有更多的甜蜜描写,一点福利都不发放,真可谓是油盐不进啊。

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了,在月满楼的文里被虐,只能跑去别的文里面找糖吃。

但是这在天晴看来,才叫有个性!

这叫什么?

威武不能屈啊!

尽管每次到了这种关键时候都会虐得心肝脾肺肾全都纠结到一起,可还是抱着那么一丢丢的小期待。

可是现在,他竟然断更了……都这么多天,也不跟读者们打声招呼,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天晴的心中很是纠结啊。

话说网文作者真的很不容易,能够封神的也就那么多,话说几千年,某个著名的作家曾经在微博上面自曝出轨,称十年婚姻即将走到尽头,自己是个人渣。一时间舆论哗然,粉丝们都被惊得不知所措。

可是到了中午的时候,他的妻子做出回应,称两人并未离婚,作家从前两年开始就患上了早期精神分裂及情感障碍,今年起已出现逻辑混乱和妄想。

话说写作能够把一个正常人折磨疯,也是醉了。

还有很多网络作家都有什么肩周炎、颈椎病、腱鞘炎、腰间盘突出等等,真是各种各样的折磨。毕竟,专职作家很有可能一天坐在电脑前12个小时,来保证有足够多的章节维持更新,长期处于低头状态或者一直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颈椎得不到放松,颈椎病发病率比一般的普通白领和IT人员还要高。

难不成……月满楼月大神发生什么意外了?

不要啊……

天晴终究是忍不住了,在月满楼的小说评论区留言询问情况。

当然了,评论区的留言每天都是几十条上百条,她的询问很快就被淹没在众多的评论之中。

所以,月大神……应该是看不见吧。

毕竟,谁的评论和询问,他都没有回复过。

天晴有点蔫了。

她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杨静笑着说道:“哎呦,是不是咱们社长不来上班,你就打不起精神呢?”

天晴:“啊,跟他有什么关系?我打不起精神,是因为我喜欢的大神断更了!也不知道大神究竟出了什么状况啊……”

杨静:“哎呦,你喜欢哪个大神?”

天晴立刻骄傲的说道:“当然是月满楼月大神啦!”

而这个时候,岳千帆正好一只脚跨到门里面来,听到天晴的话,脚步一顿,跟在他后面的严玺,直接撞上了岳千帆的后背。

绿满山乡

绿满山乡第二集

第362章 慕司阅

对慕如琛来说,工作上的事情,永远是得心应手的,但是一遇到安立夏,他就会变得笨拙起来,完全的被对方控制。

不过,他倒也很喜欢这种被控制的感觉,反正只要她开心,怎么样都可以。

一家人去看电影去了,司阅起来,找不到人,发现餐桌上给他留了饭,于是,他也不去加热,就这么吃着冰冷的食物。

只是,他感觉好像外面有人靠近,于是,司阅拿着筷子,好奇地走出餐厅。

门口,正有几个人走进来,动作很小心翼翼。

是小偷?

“你们是谁?”司阅警觉地问。

“你是慕司阅?”对方不理会他的话,反而问他。

慕斯阅?慕斯?

他还是提拉米苏呢!

“你们还没说你们是谁,这里是我家,这么随便闯进来是违法的,我要报警了!”司阅拿着筷子,一脸的防备。

“就是他!”

“确定?”

“应该吧?”

几个人在小声的商量,而趁他们商量时间,司阅转身从客厅的落地窗跑出去,只是,刚刚冲出去,就被突然钻过来的人打昏了!

还是没有能跑出敌人的魔抓!

司阅的身体被人放在了车上,然后对方开车离开了。

在车子消失的时候,隐蔽处,欧阳野的身体才缓缓的出现。

在对方靠近的时候,欧阳野就知道,只是却故意没有出现,刚刚那些人,是慕家的,而他们抓走司阅,应该是想让司阅当什么继承人吧?

欧阳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把司先生身上的通讯设备打开,时刻追踪他的位置,如果发现不是带往D国,立刻向我汇报。”

“是!”

虽然他们肯定那是慕家的,但是还是要非常的小心的,万一遇到了什么不测,他们的二爷就没有这么可爱的弟弟了。

挂断电话,欧阳野又拨通了另外一个。

“什么事?”电话那头,慕如琛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是,他好像在很热闹的地方,很吵闹。

“二爷,司先生已经被慕家的人带走了。”

“哦?”慕如琛皱眉,“这么快?”

“是的,我亲眼看到他们把司先生打昏带走的,而且,我已经让人打开了追踪设备,一旦发现异常,我们会立刻去营救司先生。”

慕如琛点头,“谨慎一点。”

“放心吧二爷。”

慕如琛挂断了电话,看来,该来的,终究是要来了。

顾易宸的孤单,也差不多到头了吧?

“爹地,怎么了?”小垣走过去问。

“没事,”慕如琛笑了笑,“你们的阅爸爸去旅游了。”

“阅爸爸好潇洒啊,说走就走!”甜甜喝着果汁,一脸的羡慕。

电影还没有开场,他们一家人在大厅的休息区等候着,原本是看电影吃的爆米花,如今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听说这部电影是根据立夏的漫画拍的真人电影,也不知道会不会好看。”旁边的桌子上,几个人在议论着。

“反正漫画是非常好看,就看导演会不会把漫画毁掉了!”

“不过,漫画终究是漫画,拍成真人的,难度很大的。”

“听说是好莱坞的女星凌怡主演的,应该不会差吧?毕竟凌怡的演技那么好。”

“也是,如果是一般的电影,她也不会出演啊?”

“唉,但是这年头,那个明星不拍几部烂片?”

慕如琛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死丫头非要带他们来电影了,原来今天由她漫画改编的电影正式上线了啊,他居然忘记了这件事了。

眸子,转向一旁的安立夏。

她是在吃爆米花,不是一个一个的吃,而是往嘴里塞。

难怪她一直这么反常,是紧张吧?

慕如琛伸手,揉揉她的头发,“紧张?”

“没有!”安立夏立刻直起身体,“看场电影而已,我紧张什么?”

慕如琛轻笑,“为什么不告诉我,这部电影,是根据你漫画改编的那个?”

安立夏有些不好意思,“你还是知道了啊?”

原本,她不想让他知道的。

“爹地,妈咪的意思肯定是,让你先看,看完问你好不好看,如果好看,那妈咪再承认,如果不好看,妈咪就当事情没有发生过。”小垣认真地说着。

慕如琛笑着,一双宽厚的手,不断揉着安立夏的头发,“一定会很好看的。”

“可是那是漫画啊,一般漫画都会很夸张,根本就不适合电影吧?”安立夏趴在桌子上,“万一被骂了怎么办?”

“不会的。”慕如琛可以肯定。

“你打算把骂我的人都扔进大西洋吗?”安立夏苦着一张脸。

“电影是大制作,导演制片人全部都是一流的,他们还没有拍过烂片,所以你不用担心。”

“可是万一我就是那个例外呢?”

慕如琛皱眉,“安立夏,你的自信呢?”

“被狗吃了。”

“……”

然而,不管安立夏如何担心,电影还是开播了。

剧情很好看,人物也很美,但是对于慕如琛来说,每次看到凌怡的脸,他就会出戏,看来让她拍这部电影,果然是最错误的决定。

但,还是有很多人喜欢凌怡的。

安立夏也不喜欢,也频繁出戏,所以觉得这部电影差劲极了。

电影散场,安立夏死气沉沉地靠在座位上,心里想着,完了,肯定要被读者骂死了。

“妈咪?”甜甜担忧地看着她,“很好看的。”

“真的妈咪,非非常好看,大家也都会喜欢的。”

安立夏知道两个孩子是在安慰自己。

慕如琛看着死气沉沉的安立夏,一把拉住他的手腕,走到门口,然后伸手拦住了出口!

精致如仙的脸,带着王者的威严,“我们是电影公司的,来这里做一个调查,你们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告诉我这部电影好看还是不好看。”

安立夏诧异地看着慕如琛。

慕如琛指了指一个女人,“从你开始,排着队,一个一个的来!”

“好看。”

“好看。”

“非常好看!”

一个个人从慕如琛的面前走过去,说着自己的看法。

安立夏看着慕如琛,尊贵如他,却为了她,一次又一次地做着有损自己身份的事情,安立夏突然觉得,好看不好看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慕如琛不嫌弃她就好了啊?

绿满山乡

绿满山乡第三集

入冬后,南秦下了今年最大的一场雪。

问灵山山上的腊梅早早开了一枝头,晶莹的雪花裹着粉红的花骨朵,在寒风中自顾摇曳。

通往山上的弯曲小道积雪很厚,一个身穿红色软绒披风的女孩儿,蹦蹦跳跳朝山来。

女孩儿长得漂亮,白皙的小脸被冻得通红,她也不做理会,用脚淘气地深深踩在雪地里,扬起无数雪花。

她在纷飞乱舞的雪花里笑开了眉梢,眼角飞扬流转的,潋滟无双。

玩得差不多了,她挥舞着双手朝身后的人欢欣地喊:“姨娘,你走快点。”

迂回的山路缓缓走来一个女子,裹着浅绿色的嵌绒披风,容颜秀美沉静,温柔地笑着看向小女孩儿。

轻声叮嘱:“公主,跑慢点,别摔着。”

腊梅香味卷风而来,丝丝缕缕入了鼻息,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小女孩儿神采飞扬地挥舞着双手,一团软红,如同霜雪天地间一团灼灼燃烧的烈火。

张扬着强烈生动的生命力,于狂风中怒放。

绿衣看着看着就有些晃神,公主眉目已经长开,眼角眉梢上笑意轻快,总教她有几分恍惚。

隐隐约约看到了当年的重门欢。

时光仓仓皇皇十载,这风雪下了一年又一年,当年襁褓里的小包子,悄然间已长成了小小少女。

多年岁月苍茫,独不见当年那倾城女子。

风寒烈地吹入眼底,绿衣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微微眯了眯才拾步继续朝山上走去。

女孩儿窜过来,牵起了她的手。

隔着丝线手套儿,绿衣紧紧地把女孩儿的手笼在掌心中,轻轻呵气温暖她的手,心疼地数落她:“莫要再用手去捧雪,冻坏了姨娘可得生气了。”

女孩儿唇红齿白,软软地撒娇:“哎呀姨娘,这里可好玩了。”

问灵山风景自是入画,不然,那个名扬天下的画骨人,也不会在这里安了家。

这山间尽头,是那座神秘诡异的画骨楼。

能入此地之人,皆是执念深沉之人。

雪下得大了,青山环绕雾色苍茫,仙境之中遥遥见着一寸飞檐。

“走吧,快到了。”绿衣牵着女孩儿,踏碎深深积雪一步步走去,雪花在身后打着璇儿转悠,银白晶莹。

女孩儿走路不大有正形,偶尔蹦跳偶尔安静,小嘴里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呵出一圈白雾,声音稚嫩地问:“姨娘,父王为何要到这里来?”

北凉到南秦,千里路,冰封万里一路凄苦,父王不骑马不乘车,一步步走完了这千里路。

到了这问灵山。

女孩儿仰着红扑扑的小脸瞧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有星辉,懵懂殷切。

绿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拉着她继续前行,散落一句轻飘飘的话语:“你父王,心有执念。”

“何为执念?”小女孩儿皱了皱秀气的眉头,她还太小,不懂这执念为何物。

只觉得,父王走那一千里路,定然很苦。

山路尽头,到了一处空阔平台,高耸在云端的画骨楼如漂浮在白雪雾气里,神隐莫测。

脚下,是蜿蜒几十里的群山,举目看去,银装素裹,雾气缭绕。

绿衣刚踏上平台,便见着积雪空地里有两个人,灰袍侍卫立在旁侧,身边跪着一人,着黑色狐裘凤衣,衣摆铺开落了厚厚的雪,雍容贵气的男人,黑发里已有银丝。

他跪得笔直,虔诚如佛前信徒,白絮飘雪里,发上肩上皆积了雪,他也不去理会,劲挺如松长在这画骨楼外。

绿衣心中难过,小遂愿刚问她何为执念。

执念,应该就是如苦行僧一般行千里路,过千山万水,掠寒苦风霜,虔诚求见画古人,画心中所爱的赫连铮。

十年岁月变迁,什么都在变,赫连铮发上已生了银丝,可他却把那颗心,留在了岁月最初。

心不变,亘古执着,便生了执念。

“父王。”小遂愿欣喜地朝着赫连铮跑去,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脖颈,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后背上。

跪了很久了,男人冻得僵硬的身体艰难地动了动,刀刻般棱角分明的冷峻面容,露出了浅浅淡淡的微笑。

是宠爱,见她心喜。

“父王,你怎么跪着,这里这么冷,快起来。”小遂愿眉头揪着,已经懂得心疼人。

绿衣连忙把她从赫连铮的身上拉了下来,柔声哄着:“公主,乖,听姨娘的话,别闹王上。”

小遂愿歪着头,骄纵的女孩儿,已有薄怒:“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让父王跪在这里。”

她长在北凉皇宫,自小高贵娇宠,见多了世人跪父王,却从来没见过父王跪过任何人。

“愿儿。”

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几分疲惫,几分威严。

每每赫连铮这般口气,小遂愿便知道父王不高兴了,不敢闹腾,咬着粉嫩的唇瓣委屈巴巴地看着赫连铮。

绿衣低着头,惶然地为小遂愿求情:“王上,都是奴婢不好,公主这小半年见不着你心里挂念,奴婢便把她带来了。”

赫连铮离开悲凉半年多,只带了贴身侍卫云隐,涉水过山到南秦。

自小日日跟在赫连铮身边长大的遂愿,自不肯罢休,闹了许久,绿衣才不得已带上她赶来。

她知道,赫连铮定是来了这问灵山。

十年苍苍莽莽,赫连铮的心,她最清楚。

赫连铮冷硬的眉目缓和了几分,低声哄女孩儿:“跟姨娘下山等父王。”

“我不。”

女孩儿撅着唇抗议,小小的人儿生气了:“我要去找里面的人,问问谁给他们的胆子。”

小女孩儿轻纵娇蛮,灵活地跑了出去,就要去敲那扇红色朱门。

多年风雪侵蚀,朱漆大门已有些斑驳,薄薄结了一层霜。

她刚上了台阶,朱门就在这个时候,吱吱呀呀地打开,从门里缓缓走出一个女子,灰白色的袍衫素淡,低睨着遂愿。

一见到她的脸,小遂愿呀一声吓了一跳。

寒风呼啸里,她看见门后的女子半张脸上爬满了暗褐色的伤疤,容颜尽毁,丑陋不堪。

狰狞的脸上一双眼睛正淡漠地看着她。

小遂愿气冲冲的意气,登时消了好几分,小手绞着披风,怯生生地站在门口,也不敢说话。

那面目可怖的女子静静地看了她好久,怔了怔,发出低低哑然的声音:“风寒雪重,小公主领着你父王回去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