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普照2019

阳光普照2019
  • 主演:陈以文,柯淑勤,巫建和,刘冠廷,许光汉,尹馨,温贞菱,吴岱凌,林志儒,龙劭华,胡鸿达,施名帅,张立东,张少怀,黄信尧,张翰
  • 导演:钟孟宏
  • 地区:中国台湾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9
平凡的一家人阿文(陈以文 饰)和琴姐(柯淑勤 饰)育有两个儿子,叛逆的小儿子阿和(巫建和 饰)与好友菜头(刘冠廷 饰)砍伤人进了少年辅育院,但阿和的女友小玉(吴岱凌 饰)却带着身孕来家里…琴姐不顾阿文反对,将小玉留下来照顾。此时,被砍伤者家属也来找阿文求取巨额赔偿,阿文受不了总是带来麻烦的小儿子,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资优生大儿子阿豪(许光汉 饰)身上,却不知道温暖善良的阿豪心中也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阳光普照2019第一集

“嘎吱!”

走了不远的一段道路,药心便带着叶清三人来到一处连绵的阁楼前,推开其中最华贵的一个三层阁楼的房门,发出一声轻响。

随着房门完全大开,阳光投射进去,将里面古香古色,华贵不凡的家具都映照出来。

药心打量了一下里面,笑着道:“叶清,以后你们三人就在这里住吧!”

“三人?”

闻言,跟在叶清身后的丁原和白剑真都是一愣,尤其是白剑真,一脸错愕的问道:“药长老,难道你就让我一个女孩,和两个大男人一起住?”

“呵呵,你这丫头,这阁楼这么大,房间这么多,你挑一件住还不行吗!又不是让你们睡到一张床上去!”

药心哈哈一笑,抚着胡须道。

沉吟了下,药心目光灼灼的看着几人,略带叮嘱的道:

“其实让你们住在一起还有个好处,那就是这药塔外塔可着实不太好混,其中的老学员,基本都有自己的势力,尤其是你们几个的实力不过大斗师,要是不团结起来,可是会吃亏的!”

听见这话,叶清目光微微闪烁,早在他击杀了丁原的侍从,却没有人责罚他后,他就已经知道这药塔必定不是和气修炼的地方!

丁原也算是老学员,也知道这个道理,唯独白剑真一脸疑惑的问道:“难道发生这些事情,你们这些长老不会禁制吗?”

“为什么要禁止?这种竞争力,就是我们药塔所需要的,想要不被人欺负,你便要用实力证明自己!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没有实力,一切免谈,我们药塔不需要温室培养出来废物!”

药心闻言,眉头一挑,眼中露出一抹凌厉神光。

听得药心的解释,白剑真唯有撅了噘嘴,认同下来,同时向一旁看去,发现叶清平淡的模样,顿时心中暗骂:“这个坏人,恐怕早就知道这规矩了,但却不告诉我,当真可恶!”

“好了,话已至此,你们以后就是一个团体了!”

药心微笑点头,末了,又叮嘱了一句:“在外塔,有着可以修炼的‘斗技场’,炼丹的‘炼丹室’,还有可以买到各种物资的拍卖场!不过这些都需要用积分点来换取,同时积分点可以被人武力获取,你们可要小心些,不要让自己的积分被被人夺走!

“没有修炼课吗?”白剑真闻言,赶紧问了一句。

她在青莲剑宗的时候,尚且有师傅教,怎么这药心的话,好像有放养他们的意思。

“修炼课是有,但是需要你们去拿自己的积分点去换!若是你们喜欢就去上,不喜欢的课程就没必要听,这完全取决于你们自己!”

药心笑着解释。

“这种模式确实可圈可点,难怪药塔在整个斗气大陆都有赫赫威名!”

此时叶清听了半晌,对于外塔的这种高度自由,又高度竞争的模式,心中已经有了了解,不由有些心头火热,一股斗志从心底升起。

“该说的都说完了,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下吧!若是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来找我!这是你们三个的积分卡,每个里面有初始的一千积分,你们千万要保管好!”

将三张通体黑色,刻着草木花纹的半透明卡片教给三人后,药心看着叶清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去。

看着药心的背影,叶清拍了拍手,将自己的积分卡收了起来,微笑道:“去找各自的房间吧,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长久根据地了!”

丁原和白剑真都是点头,各自散去,去找自己的住处了。

是夜,月华如水。

叶清盘膝坐在自己的房间内,将背包中的勾陈月火(残缺)放了出来,让小灵和小紫去一旁自行吸收,增长经验去了。

他自己则是坐在床上,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既然触发了主线任务,那此刻自然是以任务为主,不知道这次的主线任务走到最后,会得到什么!其次,若是有条件,也要多多赚取积分点,还有雷鸣欠我的一百份丹方,纵然他想赖账,但我早晚也好和

他讨要,只不过我现在实力不够,还是要抓紧升级才行!”

叶清心中打定主意,便取出白相柳教给他的那块药王令,打量一番,他准备有时间便去藏经阁看看,找些他以前没有看过的丹方,增长经验。

同时他也准备用积分点去换取药材,现在的他,由于炼丹术晋级为中级,很多以前他没法炼制的高级丹药,他此刻也能炼制,只要有足够的药材炼丹,就算光嗑药也是一大笔经验!

到时候,他在药塔的修炼速度,应该会很快,这般想着,叶清将药王令收起来,心中已经已经升起一股名为斗志的火焰!

“药塔,将是我蜕变成强者的舞台!这里将是我的新起点!”

握紧拳头,叶清眼中泛着热烈的光芒,待他将未来的计划理顺,平复下心情后,便躺在床上休息。

就在叶清睡觉的时候,远在千丈之外的星辰之塔,最高层的会议室中。

白相柳,苏沐笙和雷鸣三人各自落座,坐在三个角落,都是面色阴沉。

在他们身前,空间都微微扭曲,化作无数的空间乱流,形成一个巨大的薄膜,好似锅盖扣在地面正中的空洞上!许久,苏沐笙才擦了擦汗水,睁开眼睛,轻启朱唇道:“这次勾陈月火本源暴动,还好药尊者阻止的及时,才没有酿成大错!不过今日月火本源虽然平息下来,但却仍有爆发的趋势,药尊者,你看这事怎么

办才好?”

“唉,我也没想到把一团残缺的勾陈月火本源给叶清会发生这等事,不过事已至此,唯有这样了!今后几日,就劳烦两位现在星辰之塔停留一段时间,等将封印巩固后,再回九阳昊天塔!”

白相柳也是大汗淋漓,闻言叹息一声道。“哼,叶清这小子我看就是个祸害!而且他那手炼药术,你们也都看到了,这种神乎其技的炼药术唯有中州姜家才做得到!这小子定是外人派来的奸细,想要进入我药塔图谋不轨,我看就应该把他抓起来拷

问!”

雷鸣此时也是冷哼一声,略带不满的说道,眼中满是怒意。“够了,叶清要真是姜家子弟,又何必来我药塔当一个弟子?雷鸣,你不要因为之前跟叶清结怨就迁怒与他,要知道我们药塔能常存于世,靠的就是一份不与人争,只是教书育人的精神!再说,你还欠叶清

一份赌注呢,难道你是因为不想给才这般说的?”

白相柳冷冷的看了雷鸣一眼,不满的说道。

听见白相柳的话,雷鸣顿时冷哼一声,不过他确实理亏,当即扭过头去不再多言。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我们还是加紧时间封印吧,别让星辰之塔因为这件事情被迫关闭,给药塔造成更大的损失!”

苏沐笙看着两人,无奈的摇头劝解。

星辰之塔毕竟是淬炼宠物,帮宠物升级的重要地方,要是关闭了,定会引发外塔全体学员的不满。

白相柳和雷鸣闻言,也都是停止争吵,各自屏息凝神,继续加固着手中的封印。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叶清早早起床,收起勾陈月火本源(残缺),带着自己的两个宠物从楼上走下,便看到大厅中两道身影闪烁交错,雄浑的斗气散发而出,直将地面的桌椅都震碎。

大厅中,白剑真正站在不远处,一脸焦急的看着场中,似乎要出手阻拦,她肩膀上的流云也是振翅飞舞,显得十分焦虑。

听见脚步声,白剑真瞬间回头,看见叶清,顿时一脸惊喜的道:“叶清,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发生了什么?”

叶清皱眉向场中看去,发现争斗的两人正是丁原和一个他不认识,面容英俊的青年,这青年头上标记着一个大大的‘LV.28柳传神,好感度:0【敌对】’的标记!

“九星大斗师,难怪丁原不敌!这人是谁,难道是来找麻烦的?”

看见这青年,叶清顿时眼睛微眯,此刻场上丁原在柳传神的攻击下,已经是节节败退,但是柳传神好似不急着击败丁原一般,带着一种猫捉老鼠的从容!

“叶清,这人是今早突然来的,说要收取什么新生保护费!丁原和他好像还认识,两人就这么聊了几句,便打了起来!”

白剑真紧跟叶清身后,一脸焦急的解释道。“叶清大人,你快走!这柳传神是高级班的学生,和木萸是一伙的,想必是因为你昨天大比上击败木萸,他这才怀恨在心,想找你的麻烦!那个新生保护费,恐怕只是他想要抢夺你积分点的借口,大人千万

不要给他!”丁原听到叶清的声音,顿时面色一喜,抽空转过头来解释。

阳光普照2019

阳光普照2019第二集

“我知道!”蓝宇的声音很低:“但是你还是一个蠢货。”

秦晨轻哼:“这就是你表达感情的最佳方式吗?”

秦晨抿了抿唇,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肩头,“你这样,很蠢,一个餐厅的人都在看着我们。”

“那就让他们看!”蓝宇不在乎地说,随即就捧着她的唇,深深地吻下去。

他吻得很深,秦晨的两颊都深深地陷了进去。

她拍着他的肩,也没有能阻止他,只有在喘息的空档,拍着他的肩,“蓝宇,你想上社会新闻吗?”

“那就上。”他稍稍退开一些,凝视着她的眼:“最多会写,两个男性搂在一起亲吻,是不是?”

“随便他们写好了,我现在想吻你!”蓝宇的声音,变得十分地缠绵。

他的吻,也开始十分地温柔,轻轻地吻着她的唇,声音沙哑:“如果不是在餐厅里,我会选择抱你去卧室。”

她根本不知道,她就是一剂最强的村药。

蓝宇以前,没有这样放纵的。

秦晨轻咬了他一口,虽然阻止,但是声音却是带着纵容的:“好了……回去,嗯?”

大概是得到了她的承诺,蓝宇这才松开了她。

他的面容十分地克制,很禁欲。

但是他方才的行为,又有着艺术家才会有的浪一荡。

秦晨说自己是个医生,严谨得和蓝宇这样的人是格格不入的,但是他们就是奇异地在一起了。

而且很和谐。

餐厅里的灯光,重新亮起,而他们在烛光中接吻的照片,也迅速地登上了所有新闻的头条。

蓝宇和秦晨的身份,被扒出来,干干净净的。

一个是顶级连锁酒店的总裁,一个是世界级天才医生,身份是和拍的,但是关键是,两个都是男人。

照片上的拥吻,画面很唯美,但也改变不了是两个男人的事实。

当晚,雷鸣电闪。

秦晨的公寓靠得比较近,他们跑到她的公寓。

到了门口,发现对方都是落汤鸡。

秦晨倚在门上,轻轻地笑,一手勾起蓝宇的领口朝着自己那边轻轻拉过去。

她的声音呢喃在他的唇边:“过了今晚,明天我们就是名人了。”

“不用明天,今晚大概就会散布全世界。”蓝宇低笑,亲吻她的嘴角:“你准备好了吗晨晨?如果你没有准备公布自己的性别。”

“你在意吗?”她享受着他的亲吻,仰着头,望进他清亮的眸子里。

蓝宇轻笑,“要看你的意思,你想当男人的话,那么我无所谓。”

秦晨伸手抱住了他,红唇凑在他的耳边:‘蓝宇,抱我!’

她一手刷开自己的门,另一手搂着他,由着他将她抱进了漆黑的屋子里。

以前,她很怕黑,但是现在,她似乎是不怕了。

因为蓝宇在,他身上热烘烘的。

她被他放在了沙发上,就着幽暗的光线,他除去她所有……

在黑夜中,她如同维纳斯女神一般,为他绽放。

蓝宇叫着她的名字,一遍一遍……

他爱着她,一遍一遍,仿若不知疲倦……

阳光普照2019

阳光普照2019第三集

就在归国前夕,杜靳之忽然一脸歉意的找上门来。

“怎么了?”

顾心柠看着他为难又焦躁的样子,心想他肯定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干脆就自己主动开口问了。听到她的话,杜靳之的脸上浮现出愧疚来。

“发生什么事了?”

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宁宁。”杜靳之看着顾心柠,欲言又止。他的眉头紧皱,一脸懊恼挫败的样子,几经挣扎后,苦笑着说:“本来咱们明天就能直接回国了。可是……我爸忽然说让我订婚才能走。说是那个女人还不死心,如果我不订婚的话,就不让我们离开。”

明知道两人的关系是假装的,这样的情况下,说出订婚的话,任谁都会为难。

所以杜靳之才会说不出口。

顾心柠虽然心里也跳了一下,却很快就平静下来。

“没关系,我们可以小范围的订婚,先回国再说。毕竟只是订婚而已,又不是结婚,随时都可以解除关系。”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的身份都不是真的。

以一个假身份跟杜靳之订婚,很显然是根本就不成立的。

所以虽然顾心柠隐约有些担忧,却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她知道,杜靳之肯定是经过一番挣扎,不得已才找自己的。

“抱歉,我也没想到……”

杜靳之露出一抹苦笑,整个人几乎被愧疚淹没。

“没关系的。你救了我,还一直照顾我,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为你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更何况只是假装订婚而已。”

顾心柠笑着摇头,温和又善良。

看着这样的她,杜靳之的心狠狠的紧缩了下。想到什么,他的眼底极快闪过一抹挣扎,却又很快消失。

“国内的交流会还有差不多一周的时间,订婚仪式就在三天后的晚上。抱歉,我这边接到通知的时候,我爸他们已经开始准备了。”

“没关系的,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真的。”

顾心柠笑着安慰杜靳之。

“那好,你先好好休息,我还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恩,你注意安全,开车小心。”

顾心柠起身,目送杜靳之的车子离开才转身回了公寓楼。

而杜靳之在把车子开出小区之后就停在旁边的路上,抬起双手狠狠地搓了把脸。

“宁宁,抱歉。”

这一声自言自语的道歉声音很轻,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就听不到。

接着是一声饱含了苦涩的,无奈的叹息。

颓然了一瞬间过后,杜靳之很快就打起精神来。他深吸一口气,发动车子,离开。

像杜靳之说的一样,杜家很早就开始准备这个订婚典礼。

顾心柠在第二天被通知去试礼服。

在公寓等了半个小时,杜靳之开车来接她过去。试礼服的地方不算远,开车过去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以杜家的地位跟名望是有专门的高级裁缝和设计师为他们服务的。

所以整个工作室就只接待了顾心柠跟杜靳之。

礼服很漂亮,很合身。

顾心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有股这个礼服是量身为自己订做的感觉。继而又觉得好笑,既然是杜家张罗的自己跟杜靳之的订婚宴,礼服当然是为她量身定制的。

可不知道怎么,顾心柠心里总有股感觉。

挥之不去。

她以为杜家只是想要一个订婚典礼,礼服过的去就行。

可自己身上的这套,却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怎么了?”

杜靳之穿着挺括的西装,看到顾心柠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不由走上前问。

“礼服很合身。”

“那就好。”

杜靳之笑笑,跟顾心柠并肩而立,两人一同看向巨大的穿衣镜。

礼服华美精致,两人又都属于丢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被注意到的、出类拔萃的类型。他们并肩站在一起,身后的工作人员连连夸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郎才女貌,多么美好。

杜靳之含笑看着顾心柠,眼神里是他无论如何也掩饰不去的深情。

而顾心柠在看了一眼镜子里并肩而立的两人后就下意识的垂下睫毛,心里总有股违和感。就好像,应该跟她并肩而立的人不是杜靳之,她身边曾经有过那样一个人。

也因为她垂着眼睛,所以才没看到杜靳之眼神里的深情。

“很漂亮。”

他情不自禁的夸奖,听到顾心柠的笑声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太过于外露。杜靳之努力把眼里的深情收起来,不让顾心柠看到异样。

“礼服很合适,不需要修改。”

设计师在看过之后赞叹道。

“那就好。”

杜靳之点点头,跟顾心柠一起去换掉礼服。

礼服会放在这边做最后的加工,等到订婚宴的当天才会送到杜家。

“走吧,我们一起去吃顿饭。这边有一家新开的餐厅,据说味道不错。而且环境也很棒,我想你肯定会喜欢的。”

礼服试完差不多也到中午了,所以顾心柠没有拒绝杜靳之的提议。

开车到餐厅也不过十几分钟。

杜靳之先下车,绅士的跑到副驾驶旁边替顾心柠打开门。她下车的时候他的手还放在车顶,避免她撞到头。

餐厅门口的泊车小弟已经训练有素的走了过来,接过杜靳之的钥匙,麻利上车把车开走。

这里的环境的确很棒,耳边是优雅的钢琴声。

中间是一个特别具有艺术性的小型花卉园林。各种绿植摆放的错落有致,中间还有潺潺溪水,看起来特别有意境。

“我预约了位置,那边可以看到更多漂亮的景致。”

杜靳之跟顾心柠并肩走着,一边跟她介绍起来。

看两人是从花卉园林左边走过去的,而恰好右边有个人走出来。

他的脚步忽然停下,狐疑的看向花卉园林的左边。

只看到了两个背影。

因为停顿了一下才走上前,所以他没找到刚才姑且算是擦肩而过的两人。

“听声音很像,不过也可能是听错了。”

这人是席州。

他自言自语的说完就摇摇头离开了。

这些年好友一直都在找顾心柠,他自然也没有放弃过帮忙打听消息。只是一直都没找到,不可能这么巧合的在餐厅跟自己偶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