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漠

杀漠
  • 主演:马新平,文东俊,潘小样
  • 导演:严高山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杀漠第一集

“绝了!”

于谧又狠狠拍了几下大腿,兴奋的吱哇乱叫。

兰温华更是一脸震惊。

说实在的,企划案的效果,和真正拍出来的效果还是不一样的!!

这种以第一视角拍出来的企划案,连她这个年过四十的老女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

夏曦说的果然没错,哪个女人不会被帅哥的夸赞而心动??

尤其是这样一个深情款款又酷又帅又多金的王子殿下,亲自在你耳边呢喃:做我最美的新娘!!

卧槽卧槽,连她都想为曦殿重新套上婚纱了呢!!!

真的太帅了有没有!!!

短短十秒钟就拍出这样的效果,真心不错!

“对了,海报的话就用刚才擦粉的那个镜头。”

夏曦转身,看向兰温华:“兰总觉得怎么样?”

“可以!”

简直很棒!

兰温华满意点头,真的是太棒了!她几乎能遇见到这个广告一打出去,会造成怎么样的轰动!

“等我们把后期制作完毕,就立刻投放!”

“好,那一个月后,我们再来拍第二个。”

“好!”

兰温华信心满满,她开始有点期待第二个广告了!

“曦殿,我们去卸妆吧!”

“我跟你们一起去。”

战御这次不知道发很么神经,竟然跟在了两个人的后面。

BOSS也去??

沈星有点小紧张。

“我先陪她进去,你等会儿进去卸妆。”

“……哦。”

片刻的停顿之后,沈星哦了一声,她总觉得,会发生一些让她羞羞的事情……

BOSS到底打算对曦殿做什么啊???

“你要干嘛??”

进门之后,夏曦忍不住回头问。

战御冷肃的面颊瞬间多了几分红晕,他捂着嘴,视线飘向别处,

“你,坐在那里。”

他指了指化妆间的椅子,这里的椅子装饰的偏欧式,皮质的表面,木质的构架上满是欧式的装饰。

“这样?”

夏曦从容坐下,顺势摆出广告里,王子高坐王座的姿势。

真特么的好看!

战御眯起眼睛,深深盯着夏曦,他觉得喉咙发紧,整个人都有些呼吸不畅。

夏曦勾了勾嘴角,眼底闪过一抹坏笑。

她故意收了收下巴,露出一副高贵傲然的模样,黑眸淡漠无情的扫过整间屋子,恍若在俯瞰整个舞池,而后,她的视线,就这么不经意的落在战御身上。

那一瞬,战御下意识身体微僵,他迎视着夏曦漆黑的眸子,感觉自己好像被吸进去了似的。

而后,他下意识走向夏曦。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全凭借下意识在动作,他怀揣着无比虔诚的心情,一步步走到夏曦面前,单膝跪下,轻轻执起夏曦白皙的手背,无比虔诚的亲吻。

“无礼!”

夏曦的态度异常傲慢,傲慢到黑眸里飘出不屑和鄙夷,偏她的嘴角还带着笑,嘲笑!

这激起了战御心底的狂暴,他倏地站起,双手撑住椅子,将这位傲慢的王子殿下,深深锁在自己身下!

夏曦眯起眼睛,笑着迎视,她的眸子里没有害怕,没有胆怯,反而依旧傲慢,依旧透出鄙夷。

杀漠

杀漠第二集

第402章 哎,又回娘家了

没受到伤害,也受到了十万瓦特的惊吓,不想原谅他,梨诺垂下眸子,扁起了小嘴:“哼!”

平常没见他怎么多话,更多的时候,更惜言如金,但此时此刻,梨诺竟无言以对,他的口才,分明也挺厉害的!

惹她生气了,才会甜言蜜语!平时都不知道多烧点香!

心头还梗了些闷闷的情绪,梨诺也没松口。

见她不似刚刚的冲动抵触,封以漠也知道自己的做法过分唐突了她,宠溺地捏了捏她的小脸,也没再说什么。

把两人清理好,直接将她抱上了床,一晚上这一折腾,已经凌晨十二点多。

都有些疲累,梨诺也没再闹,但第一次,躺下,她卷着被子直接背过了他,长长的睫毛眨巴着,她的心情是空虚、激荡、更是震撼的。

心,抽疼了几秒,封以漠躺下,依然自背后将她整个搂在怀中,这一次,他也没再说什么,其实,除了道歉,他真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只是不自觉地,他的人是贴靠在她的身上,手上的力道都是加大的,他怕,怕两人之间有距离——

迷迷瞪瞪地,倦累的两人都缓缓闭上了眼睛。

清晨,封以漠是一阵悉率的响动给摔打醒的,睁开眼,就见梨诺缩着身体,哼哼唧唧还手舞足蹈地:

“嗯,不,不要!”

“输了……输了!”

“我怎么办?怎么……办?不要……别赌!”

猛不丁地,一个“赌”字刺破耳膜,封以漠抓着她手腕的动作都整个顿了下来,见她眉头深索,身体也整个佝偻着,收回的手不自觉地就环在身前。

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拘谨、防护的睡姿,完全不像以前那个大大咧咧,恨不得将整张床都给霸占掉的女人,封以漠也禁不住心疼地一阵颤动:

真得把她吓着了吧!

她是有多恐惧,连做梦都会如此不安?

一点点地,小心地按下她仿佛要极力反抗的手脚,封以漠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亲:“没事了,不赌,不赌了!你是我的宝贝儿,以后都不……”

以后都不会拿你做这种事了!

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中,封以漠的情绪也一阵莫名的浮动,也不知道是听到了他的心声,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温暖,寻着一个安全的位置,窝着,梨诺就乖乖地不再动了。

平静的呼吸声传来,封以漠却再也睡不着,但是,只是感觉着怀中的软热,他的心情整个也是温和而美好的。

***

因为这件事,梨诺接连的几天,都没给封以漠好脸色看。

这天,办公室里忙活了一通,同事就帮她捎了一个包裹上来:“梨姐,你的快递!还写着让你亲启呢!贵重物品?”

探了探头,吕小萌也好奇地问了一声:“梨姐,你最近网上买东西很频啊!什么东西?这么大件?”

“没有啊!”难道又是谁的礼物?她的生日过了啊!

掂量了下,梨诺随手拆开,拎出了一个十分精美的玫红色半大不小的方包。

“哇,太漂亮了!梨姐,太幸福了吧!Witch&Q今年的限量定制款啊,居然还是最稀少、大热的玫红色,上面的挂扣,好像是真白金跟钻石,这少说也得四五十万吧!谁这么大手笔?女巫皇后的包,居然用普通快递?”

“不是封少吧?这是要羡慕死我们啊!简直大开眼界!有钱人的世界,我们是不懂啦!”

“我怎么觉得跟A货也没多大区别?有这个钱,我宁可存银行!淘宝几十块用着新鲜,扔了不心疼!这还不得专门弄个保险柜?”

“哈哈,所以,该去看眼科了!这品质能一样吗?有钱人,几十万,不跟我们几块钱一样,几块钱的东西你还当回事?不过,幸福感,应该是一样的吧!毕竟,起点高!等你有个千八百万,几十块的东西,你自然也看不上眼了!”

……

几个同事还在热议,梨诺心里却一阵滋滋的冒火:要讨好她,不会拿回家,干嘛弄来公司,不是让她招嫌吗?

正郁闷着,一边,吕小萌已经把调出的卡片摊了开来,上面,是一串规整有力的字迹:

[嫂子:小小礼物,权表歉意,望见谅,请笑纳!]

签名,是一个圆圈,里面写了个3,后面潦草的字迹像是一条横线,也不知道是写得什么。

“嫂子?梨姐,原来是给你道歉的啊?这也太有诚意了?做错了什么事,这么大手笔?要是有个富二代这么跟我道歉就好了!”

捧着卡片,吕小萌一阵猛做白日梦。

扫了一眼,梨诺顿时就恍然了:原来是那三个人送的!想必是为了赌场的事儿吧!

顿时,梨诺的脸上就有了笑意: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把我的包给弄坏了呗!还害我把客户资料都丢了,上门给人道歉解释的!赔个包不应该吗?好了,别看了,指不定真是高仿的!这个Ivan,见谁都叫哥,是出了名的抠——”

三两句话,梨诺就把事情给搪塞过去了,还用一个陌生人堵了所有人继续好奇的口。

一行人散去,她才发现手机上收到了一条陌生的信息,是汤励晟发来的,大概就是解释那天的事儿,跟她致歉,还有说包的事儿。

存了号码,梨诺也给他回了一句过去:[我没那么小气!包,很喜欢,谢了!]

不管这几人,是不是始作俑者,梨诺都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怪在他们身上,于情于理,这个包,她都必须收。

因为不管在不在意,收下,才表示接受歉意,才能这件事就此真正的打住。

虽然知道人生不可能完美,自己也不该活在未发生的假想中,但这件事,却像是在她心头落下了一根软刺,梗地她难受。

所以,下了班,梨诺脚上就像是长了意识,自动地又去了紫园。吃完饭,她就懒散地窝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发呆。

封以漠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一对上那一片黑暗的幽冷,他的心一沉,不自觉地幽幽叹了口气:

又回娘家了?第四天了吧!

杀漠

杀漠第三集

方案是完全正确的,虽然需要消耗的时间会长很多,但是这种方案可以至少达到90%治愈的效果,也就是说,这位老兵在余生中,不会再遇到像现在这般,浑身都是病,却没办法治愈的情形了。

他下手和施针的速度都很快,而且运用他自己特殊的方法暂时让这些病原体不再侵害老兵的,似乎很快就达到了治愈的效果,但是叶尘知道,想要将这些病原体完全引导至某一处的话,至少也需要3天的时间。

比赛中肯定是没有这么多时间等待的,不过这样的话,也可以算是他已经成了,至少他的治疗方法是正确的,而且下针的手法什么的也都算是优秀,只不过完成度不算很高。

这几位裁判虽然对叶尘有着强烈的敌意,但是他们自身的能力和眼光都是非常高的,当然也能看出来这位选手的方案。

于是覃海山说道:“这位选手虽然完成度不是很高,因为还需要后续的治疗,不过他的手法和下针的速度都是非常高的,在这里,我们经过综合评判,可以算他达到了90%的治愈效果。”

也就是说,这位选手是要领先第一位选手的,要知道90%治愈效果的话,就算是非常厉害了。

至少在接下来的这位选手,最后只拿到了85%的治愈效果的评价而已,最后一位就是叶尘了。

当叶尘需要诊治的病人被抬上来之后,叶尘眼中冒出了怒火,叶尘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但是这位病人的伤势却是刚发生的。

病人已经彻底昏迷了,瘫痪在担架上,而且浑身上下多处受伤,叶尘赶忙上前,三指搭在病人的腕间,然后左手轻轻从病人上方拂过,左手掌心中已经散发出一缕气息笼罩了病人。

叶尘在十个呼吸的时间之内已经诊断出了结果,这身伤势不过发生在之前不足一刻钟,病人全身上下被打断了二十三根骨头,遍及全身上下各处都有,更为的是,四肢筋脉虽然没有外伤,但是却被人用暗劲全部震断了。

这种伤势如果是放到西医来诊断的话,估计全身上下至少要开出几十个刀口了,而且手术的时间至少要在10个小时以上。

叶尘的愤怒来自伤人者的残,不过这些伤势他自然是可以治疗的,毕竟叶尘对于柳枝接骨还是非常擅长的,但是因为伤者除了断骨之外,还有严重的内伤和筋脉断裂,所以不能简单的只用柳枝接骨来治疗。

因为上一次的教训,这一次拿过来的银针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这么重的伤势恐怕至少要九针才能封住了。

叶尘施展仙九针中的前九针,这里说是并不是九九归一的针法,那就是八十一针了,这次只是仙九针中普通的九针之法而已。

先将伤者的伤势稳定住,保证在施展柳枝接骨的时候不会影响到的其他,九针定住伤者的伤势之后,叶尘马上施展柳枝接骨之法,将全身上下断裂的二十三处断骨给接续上。

至少在大部分参赛者的眼中,是不知道叶尘在做什么的,就更不用说那上千的吃瓜群众了,只不过是看到叶尘双手在昏迷的病人全身各处不住的翻飞,还以为是在帮助病人呢。

只有台下的4位金丹期高手和上面的3位裁判才知道,叶尘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但是叶尘的手法竟然是之前没有见过的,虽然同样是柳枝接骨,但是他的手法明显要深奥许多,这不让这几位金丹期的修士都起了觊觎之心。

叶尘这时候哪里顾得上这么多既然为医,自然是以治病救人为第一己任,叶尘只用了2分多的时间就已经帮病人将23处断骨接续,只是筋脉的接续就要稍微耗时一些了,全身筋脉断了8处,叶尘将背部挡住台下4位金丹期修士的视线,暗中运转灵力快速的将病人的8处筋脉修复完成。

至于病人所受内伤,只需要用后天的内劲直接逼迫出来就可以了,内劲不断的在病人的,将所有内伤的淤血逼到病人的嗓子眼处。

叶尘突然一指点下,病人紧闭双眼猛然坐了起来,一张口,突出一大口的淤血,然后又缓缓的躺了下去。

此时叶尘将病人身上的九枚银针拔出,三个呼吸之后,叶尘一声断喝:“醒来!”

病人真的睁开了眼睛,叶尘拍了拍手,站起身来说道:“治疗完毕,一共耗时6分半。”

然后便盯着台上的3位裁判不再说话,这3人是对叶尘的治疗过程全程目睹的,他们根本没想到,这种伤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治疗完成,可是就算是心中再有怀疑,也没办法说出违心的话来。

依然还是覃海山开口说道:“我还需要检查一下治愈度,没问题吧?”

“当然了,请……”叶尘伸手一个请的手势。

覃海山走上前来,蹲体,将手指搭在病人的脉上,覃海山不有些惊骇了,在短短的6分半钟之内,竟然治愈度达到了95%以上,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已经远远的超越了国手的水准,可以说是神手了。

不过他内心的惊骇并没有在表情中显出来,而是默不作声的站起身来回去跟另外两位裁判商议去了。

这次足足商议了5分钟的时间,覃海山在回过头来有些无奈的宣布:“最后一位选手叶尘,经过我们的综合评议,他的治愈度达到了91%。”

叶尘嘴角微微上扬,他当然知道,这已经是在故意打压他了,不过他们还算是明智,没有将自己的治愈度也放到90%以下,否则的话,他一定让这几个老不死的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既然叶尘的治愈度是最高的,那毫无疑问,这次的中医交流大会,最后的冠获得者就是叶尘了。

叶尘对于什么冠之类的头衔并不在意,而是伸出手对覃海山说道:“黄粱针呢?既然我已经是第一名了,这部针法的诀要,自然也就归我了吧?”

覃海山望着台下的4位金丹期修士,其中一位修士缓缓的点了点头,覃海山才从自己的袖中将一本小册子拿了出来。

叶尘眉头微微一皱,这明显不是原本,不过这也不是很重要了,只要诀要是真的,是不是原本倒显得不重要了,而究竟是不是真的,自己一看便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