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酪陷阱2018

奶酪陷阱2018
  • 主演:朴海镇,吴涟序,刘仁英,朴基雄,吴钟赫,文知允,朴山多拉
  • 导演:金帝荣
  • 地区:韩国,中国大陆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8
中韩将联合拍摄《奶酪陷阱》电影版,剧版男主角“徐正”朴海镇、“白仁浩”徐康俊均已收到出演邀请,朴海镇表示如果是漫画原作者参与则愿意出演。剧版女主角“洪雪”金高银、“白仁荷”李圣经则未接到出演邀请。

奶酪陷阱2018第一集

刚一说明来意,守门的人告诉管家,继而不到三分钟,洛筝手机响起。

一看来电显示,不是顾长夜,又能是谁?

接起电话,顾长夜笑意徐徐:“筝儿,我就知道,你是急性子,不是特意交代,咱们婚礼上见吗?”

“顾长夜,我妈妈在哪儿?”

洛筝不废话,直接一语问上。

对面,顾长夜轻笑一下:“你妈妈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顾长夜,这么耍人有意思吗?你快点告诉我,那个视频是不是真的!我妈妈,她是不是……还活着……”

问到最后几字,洛筝紧紧攥着手机,语气染上一丝丝颤抖。

顾长夜沉默几秒,妖冶带着笑意一回:“你觉得,她活着,她就活着,母女之间……应该存在心灵感应,不是吗?”

“顾长夜,告诉我答案,我要答案!”

洛筝不由提高声音,急急地追问着。

偏偏,顾长夜不再回答,像是思考着什么一样。

终究忍不住,洛筝一手攥着手机,一手攥着伞:“顾长夜,你怎么才肯告诉我?你说就是……”

“怎么都可以吗?”

顾长夜轻笑,透着一股子恶劣。

压抑着情绪,洛筝眸中闪着冷意,肃然一问:“你想要什么,你说!”

“如果,我要你……杀了薄寒城,你愿意吗?”

说这话时,顾长夜明明没再面前,却是就像一条毒蛇,丝丝缠绕在洛筝身上。

洛筝手上一抖,雨伞翩然落在地上,另一手差点握不住手机,周身遍布一层冷意。

顾长夜的话语,不似在开玩笑,不留半点余地,令着洛筝心脏揪起。

半晌,洛筝不开口,顾长夜同样是有耐心一般,静静等着洛筝。

终究,洛筝咬着唇瓣,涔出点点的苍白,才艰难沉着一句:“不可能,我不可能杀他,顾长夜……你休想!你、做、梦……”

“呵,还真是无趣的答案!母亲和男人之间,筝儿选择后者,还真是不孝啊!”

顾长夜玩.弄一般说着,嗓音透着一股子妖冶。

“我想想,要是洛家人知道,你的这种选择,会不会……特别失望?不不不,光失望怎么够,洛家和薄寒城,关系本就敌对!你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们怕是恨不得,把你赶出洛家……”

“你闭嘴!顾长夜,你个变态,就是在故意蒙骗我!我妈妈,她已经死了,死在那场飞机失事上……”

洛筝不待对方说完,狠狠地打断,跟着反驳一句。

“既然,筝儿认定这一事实,何必急着找我?那么,你就当没有看过小视频,就当……洛画薇早已死去!”

顾长夜三言两语,说的风淡云轻,仿佛这一信息,一点都不重要。

顿时,洛筝心头一乱,头顶淅淅沥沥小雨落下,打湿着长长发梢,感到丝丝的凉意。

下一刻,洛筝闭上眼睛,放缓着语气,褪去一身骄傲:“顾长夜,我求求你,行么?我求求你,告诉我……视频上的人,是不是我母亲?”

“筝儿,想要知道答案,总要付出代价。而我的要求,已经说出,是你做不到,所以……怨不得我!亲情和爱情,如果必选一种,你会怎么选择?”

顾长夜说的轻松,没有一点的迟疑,却在凌迟着洛筝的心。

杀了薄寒城,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但是,关于母亲的下落,同样无法放弃,这真的太过两难!

“筝儿,慢慢的想,想好答案的话,随时告诉我。不着急,你还有十天时间,只要婚礼之前,给我答案就好……”

顾长夜一字字道出,冰冷而又残忍,像是魔鬼一样,折磨着人类取乐。

而在这时,洛筝身上已经遭到雨水淋湿,雨滴从着脸颊流下,汇聚到下巴,形成一条蜿蜒的线条。

“你的要求,我做不到。哪怕不是薄寒城,我一样做不到!”

洛筝冷然的说着,眸光突然一闪,决定另辟生路。

下一刻,带着几分刻意,洛筝不屑的嗤笑:“顾长夜,像你这种冷血的人,就该得到报应!婚礼?呵,真是一场笑话,齐素梅给你戴的绿帽子,看来还不够!说不定,她什么怀上顾靖轩的野.种,你还要替他养孩子!哦,这样也不错,毕竟……你不能人道,注定不会有孩子……”

“闭嘴!你给我闭嘴……”

打蛇打七寸,洛筝说的这些,无不一一刺激着顾长夜,令他终于失去镇定自若。

“怎么,我哪里说的不对?顾长夜,我也真佩服你,竟然还能迎娶齐素梅!不得不说,你心真大,不是一般的心大……”

杀了薄寒城,换取关于母亲的信息,洛筝不可能答应。

且不说,这种事情毁三观,她下不去手。

万一,得到的消息,是母亲没有活着,视频里的人不是母亲,她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剩下迅速想出的办法,就是刺激顾长夜,让他更改意见……总不过,没有比刚才的选择,更坏的结果。

听着电话那头,顾长夜喘着气,似是气急一般,洛筝不由屏息凝神,生出极致的紧张。

片刻,顾长夜慢慢平静,轻笑着一问:“筝儿,你是在故意……激怒我吗?是想藉此,让我换一种要求……”

主意被他一语道破,洛筝无视打在身上的绵绵细雨,聆听着下面话语。

却是不想,顾长夜只是一叹,带着几分兴奋一般:“呵,有趣,实在有趣!”

莫名的,洛筝有种不详的预感,依着对于顾长夜了解,他绝不是什么正常人……和这种人相处,必须小心翼翼,还要防止他设下的陷阱。

恍然间,想着薄寒城的真实面目,似乎也是这样……不,不一样,薄寒城不会这么恶劣,心思这么狠辣。

洛筝面无表情,冷冷的道:“那么,你要不要换要求?”

他明知道,提出让自己去杀薄寒城,这点不可能做到!

“换,怎么可能不换?杀了薄寒城,我知道筝儿做不到,不如这样……你捅薄寒城一刀,如何?”

奶酪陷阱2018

奶酪陷阱2018第二集

林雪立即就趴在了他的怀里,声音楚楚动人:“崇光,我好怕……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怕,随时会有人伤害我!崇光,怎么办?”

周崇光搂了搂她,声音很轻地说:“乖,晚上我陪你!”

林雪的小脸上绽出一抹很漂亮的笑:“那你不回家了吗?”

“嗯,陪你,不高兴?”他伸手捏了她的小脸一下。

林雪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就看着顾媚:“其实败在秦沐的手下,我是心服口服的,但是就是你……也配?你和我们这些戏子,有区别吗?”

说完,又娇笑一声:“崇光,你会不会怪我得罪你的妻子?”

“怎么会?你现在是我的宝贝!”周崇光将林雪按在了门板上,倾身吻住她……

林雪热情地抱着他的脖子,满意地哼了一声:“崇光,到里面去……呖”

他略抬了头,看着她,然后伸手抱起她,踢开了办公室的门。

顾媚一直呆着,呆呆地看着,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进去了。

她才想冲进去,但是门板在晃动,有节奏地晃动。

傻子都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顾媚刚才心酸,但是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最深的羞辱。

他在她面前就和林雪做一爱了!

顾媚几乎要疯掉,想上前,但是赵子毅拦住了她,“顾媚,你还不明白吧,崇光他对你没有一点点的内疚了!”

一点点的内疚也没有了?

顾媚仍是呆着,喃喃自语:“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

赵子毅的声音沉痛:“是你将他逼成这样子的!他不爱你,是,他是想要你生下孩子,但是你更可以不将那个孩子生下来的。”

顾媚看着他;“可是,水木是我的孩子,他怎么能秦沐抚养呢?”

赵子毅无言以对,他冷笑出声:“害死你孩子的,不是秦沐吧?”

顾媚的脸色苍白无比,她看着赵子毅,退后一步:“你也觉得是我不好,是不是?”

“你自己觉得呢?”赵子毅轻轻地笑了一下,“顾媚,你觉得崇光还会爱你吗?离婚吧,你和他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就是朋友也当不成了,崇光一直对你还是顾念旧情的,是你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怪不得别人!”

顾媚扬起了下巴:“我不信!”

“不信的话,门内就是最好的证明,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漠视到这样的地步,应该不用再说了吧?”

顾媚抿着唇,不愿意再看那门板,那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赵子毅没有再说什么了,话已至此,剩下的就看顾媚自己的决定了。

他扶着小秘书,声音温和:“我替你将脸抹下药吧。”

小秘书有些受宠若惊,“怎么能麻烦赵总呢!”

‘没事,女孩子嘛,还是要爱惜的!都是血肉之躯。’他说着时,有意无意地看着顾媚一眼。

顾媚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顾媚,还是有几分善良的,但是现在她的性子完全扭曲了!

现场剩下了顾媚一个人。

而门内,林雪自己撑着门板,一会儿就问一旁抽烟的周崇光:“周总,这好了没有,我没有力气了!”

就是演戏,也没有这样累啊,这门这么重,推着要晃起来,要了她的命!

明天补更一章

奶酪陷阱2018

奶酪陷阱2018第三集

“我会照顾好他,你不用担心,自己在外面办事也小心点。”

这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孩子,照顾好他仅有的亲人,即便不是他亲生的父母还有妹妹,但是养恩也大于生育之恩,如果在那个紧要的关头,陆家没有收养陆之禛,那后果谁都想不到会怎么样。

所以不光是他,她也很感激陆氏夫妇。

“我相信你,无论如何,要是遇上有危险,保住自己的命要紧,知道吗?”

陆之禛握住她的肩膀,眼眸看着她,四目相对,声音里透着严肃。

能让他这么紧张,看来这件事,不会太简单。

苏慕谨点了点头。

等到她的反应,陆之禛似也松了一口气。

“对了之禛……”

“嗯?”陆之禛应道。

“司祁锐的妹妹司念,好像跟黎君北在一起了……”她说的是好像,因为并不是十分的确定。

陆之禛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紧紧的拧起。

“你知道了?”从他的表情里,苏慕谨似乎看出了点什么。

陆之禛薄唇紧抿,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点了点头。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所以这件事变得棘手起来。

因为黎君北一直和他是敌对关系,这代表了什么……

他有些隐藏的东西,很有可能因为黎君北暴露出来。

苏慕谨抚上他眉头的褶子,“睡吧,老公!水来土掩,兵来我们一起挡!”

她大概也猜到了,估计就是因为黎君北也和司家牵扯上了,这让他有些举步艰难。但她不会对他说抱歉耽误他前途的话,她一向是既然选择了,就一起面对。

……

这边,和陆之禛一前一后从帝都回来的黎君北,一路开车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外面的绚烂的灯光透过车窗打在黎君北侧脸上,还有那微勾的唇瓣。

陆之禛,你以为你能置我于死地吗?

他能在官场,不凭任何黎家的支持屹立到今天,不是靠的运气,而真正的是能力……

黎君北的手停顿在门上的电子锁上,唇瓣的弧度渐渐僵直下来。

带着一丝警惕,黎君北按下了密码。

推开门,并没有立刻踏进去,而是一眼往里面扫去。客厅的灯光大开,当锋利的眼眸看到卧躺在沙发上阴森的男人,黎君北提起的一颗心才落了下来,但同时脸上也染上了一丝愤怒。

“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原来是虚惊一场,刚才有那么一刻,他还以为是陆之禛派人来要杀了他……

他和谭奕聪其实就见过一面,之后有什么事都是用电话联系,没想到他知道自己住在这里也就罢了,还轻而易举的进了自己的家。

“你怕什么……”

沙哑无比的声音响起,谭奕聪从沙发上坐正身子,倾身喝了一口茶几上的半杯茶水,完全像是自己家里一样随意。

黎君北瞥了他一眼,也懒得跟他解释这么多。

“怎么?不欢迎我……”谭奕聪是个聪明人,察言悦色他不是不会观察,也非常直白的将话问了出来。

他们是一黑一白。

除了暗地里的交易之外,他们在见得光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同类。

这一点,黎君北再清楚不过。

就算是需要他帮自己做一些自己做不了的事,但两个人一起摆到台面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知道就好。”

谭奕聪问得直白,黎君北也回得直白。

“有事,我们电话联系就好了,你来我家里,是想干什么……”

现在他本来就是非常时期,好不容易通过司念与司祁锐有了一定的联系,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跟黑道上的人有关系,司祁锐疑心本来就重,万一怀疑点什么,那么他之前所做的不就功亏一篑了!

他们这种身份,最要不得的就是沾黑。

“干什么?当然是谈笔交易,对你有利的交易!”

谭奕聪平时最不屑的就是这种,既要你替他办事,又想跟你撇得一干二净,在外人面前装得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以为他做的是多么伟大的事,实则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如果不是自己这一次被陆之禛逼得走头无路,他也不会找上他。

黎君北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听到交易两个字,倒是多了点兴趣,眉梢一挑,“说吧,什么交易……”

谭奕聪也不再打什么官腔,混在这一行习惯了有话直说,“你不是现在跟司家的人走得很近吗?”

闻言,黎君北放杯子的动作重了一些,似乎也在表示自己的不满。

“你让人查我?”

这件事,他一直隐藏着,毕竟和乔夏的婚事还在,这个时候被媒体爆出他和司念非同寻常的关系,终究不妥。

这个男人能知道,那肯定是私下查过他。

“我说你们这些自认为正义之士都这么沉不住气的吗?”谭奕聪双手放在沙发背后,一副闲散与自得的样子,显然这件事,依目前的情况来看,是他占据了上峰。

黎君北垂眸,喝了一口水,平复自己过于燥动的心。

要知道这件事对他而言很重要。

看他不再说话,谭奕聪这才缓缓开口,暗哑的声音比他口中溢出。

“你不是一直跟陆之禛合不来吗?正巧,我也是……”

“那之前我让你动手杀了他,你还留了他一命。”显然对他的话,黎君北表示怀疑,口气里带着不屑。

谭奕聪也难得静下心来,好脾气的解释。

“杀了他?你觉得我有那个本事吗?”

“什么意思?”对于谭奕聪这样自负的男人而言,居然有贬低自己抬高别人的时候,这不得不让黎君北另眼相看。

“你不也一直和他在官场上斗志斗勇,一直败于下峰吗?”

被直戳痛处,黎君北脸色一黑。

“所以我杀不了他,你斗不赢他,那如果我们两个人联手呢?”

这个提议让黎君北觉得新鲜,也来了兴趣。

一开始自己只是想夺到自己想要的,但是次次被陆之禛压在下面,是个男人都不会甘心。

渐渐的,由单纯的争夺战,已经演变成了一山容不得二虎,非得把陆之禛赶尽杀绝不可,因为他不死,那么就永远就是自己的一个心腹大患。

“你想怎么个联手法?”想必他能来找自己,心里肯定有了一定的计划。

谭奕聪整个身子前倾,嘴唇扬起一抹邪恶无比的弧度。

“把我介绍给司祁锐!”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