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爱你

明天我爱你
  • 主演:潘长江,李明启,栾福仁
  • 导演:杨世光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9
郝三多是河东村年轻的村长,在他的带领下,河东村依靠科技兴农使村民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面对富裕起来的河东村,仅一河之隔的河西村却依然固守着传统的农业操作。在河西村村长老正确的眼里,种好地、多收粮永远是正确的,而河东村违背老传统的做法,对他来说是根本不能接受的,也正因此使他对郝三多非常反感。可三多却与老正确的女儿—美丽善良的小玉相爱着,这又违背了河东村与河西村互不通婚的老传统。为此,老正确费尽心思,从中作梗这可愁坏了热情爽直的三多妈,为了儿子的幸福生活,三多妈亲自出马去找老正确。在她的劝导下,老正确的老脑筋竟也有所转变,当他看到了农业实验基地的高科技成果,以及河东村富足美好的生活后,才真正地感到自己的旧思想必须要有新认识了为了推广农业科技,把成功致富的经验介

明天我爱你第一集

第28章刚刚是装的,为了我抱你?

“霍总,我和他是不能分开的。”贺梓凝说完,觉得自己语气可能有些冲了,于是又软下来道:“他从小就是我带大的,很黏我,我也习惯了有他。如果分开,也不利于小孩子心灵健康成长……”

说着,她又道:“你看,你让我搬家,我马上就答应了,所以,这个小小的条件,你可以答应我么?更何况,你家肯定很宽,他到时候找个角落的房间,平时不会打搅到你的。”

霍言深对上贺梓凝的眼睛,觉得自己又被说服了。

他有些不爽,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为什么总是妥协?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霍言深生硬地道。

“谢谢霍总!”贺梓凝笑了。

虽然她也不想搬家,觉得这里和贺宸晞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也挺好。

但是,她仔细想了,她回头上班或是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晚上可能回家晚或者不回家,让贺宸晞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始终还是不放心。

霍言深家的话,应该就会好很多。估计还有佣人能给孩子做饭,这样更利于他的生长发育。

“今天太晚,明天我会派人过来帮忙。”霍言深抬腿:“我走了。”

贺梓凝连忙道:“我送你。”

“你确定?”霍言深挑眉:“不怕老鼠了?刚刚是装的,为了我抱你?”女人就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他的脑洞要不要这么大,而且,还很自作动情好不好?!贺梓凝微笑:“其实我刚刚就只是一句客套。”

很好,这个女人越来越不怕他了!霍言深又看了贺梓凝一眼,然后,干脆地转身走人。

等他走了,贺梓凝才去了儿子房间。

小家伙显然还不开心着,她进来,他身子都没转一下。

“好了,晞哥,别生气!其实去了那边也没事,有人给你做饭,你不用自己做了。以后天色黑得早,也不用担心你一个人走夜路。”贺梓凝说着,凑在贺宸晞的脸上,亲了他的嫩肉一口:“别生妈妈的气,好不好?”

小家伙撅了撅嘴,不说话。

“好了,今天妈妈抱着睡?”贺梓凝伸臂将儿子抱在怀里。

“妈妈,你就老实告诉我,你们算不算同.居?”贺宸晞终于将脸转过来。

“同.居?”贺梓凝哭笑不得:“哪里学来的词汇?我就是去帮他挡挡桃花,我们搬过去,也是分开住,而且,合约上也说了,我就是扮演他三年的女朋友。之后,就没有关系了。”

“真是这样?”小家伙还有些怀疑。

“真是这样!”贺梓凝说着,去抽屉里拿出合同:“你不是会认不少字吗?自己看看,是不是这么写的?”

贺宸晞将信将疑,不过,看了合同,虽然还有不少字不认识,但是,好像差不多是那个意思。

于是,他将脑袋钻进贺梓凝的怀里:“妈妈,我只是反悔了,我不要你找男朋友,我怕别人把你抢走,我就只有一个人了。”

听到儿子带着几分可怜的语气,贺梓凝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揪痛了。

她抱紧他,认真地道:“怎么会?晞哥,不论什么情况,我都不会放你不管!”

自从他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他们就相依为命。

那时候,她心情绝望,要不是有他,她恐怕早就受不了打击自杀了。

可是,当他一天一天成长,她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感觉到自己还有责任、还有生活的意义,这才坚强地活下去。

他一直是她努力和坚持的动力。

“嗯,妈妈,我不生气了,我相信你。”贺宸晞道。

当晚,贺梓凝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躺在床上的时候,有些睡不着。

她拿起手机随意翻着,就发现微博都被霍氏海选和乔南之的新闻刷屏了。

关于霍氏海选,上面圈点了几个表现比较突出的,贺梓凝发现,竟然有她。

当时她站在台上,只是用了清唱,没有任何技巧,所以,上面点评只是说她声音好听,并没有过多的笔墨。

而写得最多的,自然是关于简安安的。

因为简安安这两年已经跻身一线,这次又在霍氏和乔氏敏.感时期,代表乔氏参加比赛,所以,众人都在猜测,最后的榜首会不会落到她的身上。

看了海选方面的新闻,贺梓凝又点开了乔南之的。

没想到,配图还真是白天时候他晕倒的画面。

上面写道,乔南之在海选现场突然晕厥,送往医院后,依旧昏迷不醒。

还提到了七年半以前,乔南之发生车祸,当时颅内似乎就有淤血,这次的昏迷不醒,说不定和当初的车祸有关,前景堪忧。

如今,乔氏股票跌了3.5%,而且,如果乔南之真有什么,作为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必将对乔氏造成重创。

依旧还是昏迷不醒么?贺梓凝有片刻的失神,可是,看到下一条消息的时候,唇角溢出一抹自嘲。

乔南之怎么样,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这不,作为乔南之的未婚妻,简安安已然赶往医院,一直在病床边守护。

贺梓凝看了照片,拍得很是唯美,好一个王子公主的画面!

她关了手机充电,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霍氏的海选已然结束,而第二轮的比赛,在经过贺梓凝等工作人员的录入和统筹之后,定在了两天之后。

胜出者一共有六十名,届时,淘汰赛将会全程直播。

贺梓凝看了一下自己的工作安排,发现都很满,于是,将自己的比赛日期调整到了周末。

当天下班回家,刚和贺宸晞收拾好了东西,霍言深派来的司机就已经过来了,还带了看起来颇为强壮的女人。

贺梓凝正困惑,就接到了霍言深的电话:“搬家那两个女人就够了,你不用动手。”

“为什么让女人来啊?”贺梓凝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女的做这样的体力活的。

“我女人的房间,不能让别的男人看了。”霍言深言简意赅道。

好吧,一般这样的大少爷思维都是这么奇葩……

贺梓凝没说什么,只听霍言深道:“晚上见。”说完,挂了电话。

不过,他请的两个女人真的是练家子的,一人两个大箱子,便将贺梓凝所有的东西一趟就全都搬了下去。

经过一小时车程,车驶入别墅区,沿途,都是漂亮整洁的绿化带,似乎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贺宸晞毕竟是小孩子,发现周围这么漂亮,不由趴着窗户,好奇地看着。

很快,经过一个‘私人路段’,搬家车已然驶入了一个小型庄园。

两旁,是修剪整齐的草坪,庄园里,都是独立的独栋别墅,有的门口有花圃,有的带着小型喷泉。

而霍言深所住的,在最里面也是最大的。

外面有铁护栏,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露天泳池,周围绿树成荫,三层别墅的顶上,还有个露天咖啡吧台。

“好漂亮!”贺宸晞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样的地方,不由叹息出声。

贺梓凝低头吻了吻儿子的脸:“以后,我们就暂时住在这里,你周末时候,可以在下面跑步运动,晚上,还能去露台上数星星。”

“那个叔叔为什么住这么好的房子?他是做什么的?”贺宸晞第一次想要知道霍言深的身份。

“他叫霍言深,回头你上网搜索应该能看到他的资料。”贺梓凝道:“他家是做全球连锁星级酒店的,总部在美国。”

贺宸晞想了想,然后憧憬道:“那我将来也要好好学习,争取挣很多很多的钱,也让你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好。”贺梓凝看着孩子眼底的光,不忍心告诉他,其实,这个社会生来就是不公平的。

这样的财富和地位,单凭一个普通的出生,恐怕穷尽一生都是无法达到的。

真正白手起家的人,又有几个?

没有从小培养的眼界和思维、没有良好的人脉和机遇,在这个处处讲究后台的社会,想要出人头地,真的很难。

可是,小孩子总是有梦想的,大人就要鼓励他这样的梦想!

到了霍言深家门口,贺梓凝牵着贺宸晞的小手,正要按门铃,门就开了。

霍言深走到门口,冲贺梓凝道:“来,带你看看你的房间。”

说着,他去拉她的手。

她有些不太习惯,可是,她越挣脱,霍言深拉得越紧,于是,只好作罢。

贺宸晞虽然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毕竟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心里还是有些胆怯。

他把贺梓凝拉得很紧,母子二人一起,走进了他们未来要生活的地方。

霍言深带着二人上了二楼,“指向走廊尽头的那间:“那里是书房,第二间是我的卧室,其余卧室,随便挑。”

贺宸晞只想离他远远的,于是冲贺梓凝悄悄地指另一头的房间:“我们住那边吧?”

贺梓凝看了霍言深一眼,发现他没有反对,于是,就听儿子的,道:“霍总,我和他就住楼梯旁边的两间,你看行吗?”

“可以。”霍言深直接吩咐搬家的两个女人,将箱子都抬了上来。

“餐厅在楼下,每天会有厨师做饭。”霍言深说着,率先下楼。

贺梓凝二人洗了手跟在他身后,当看到偌大一个长条形餐桌的时候,不由愣了愣,这,也太大了吧,上面能睡好几个成年人!

明天我爱你

明天我爱你第二集

等他们跑了一圈回来,芷兰就有些落后了,浩源是不会让着她的,玩儿嘛,就是要尽兴。

很明显,芷兰输了,小草嘟嘟嘴,“姐姐输了。”

祺祐一笑,心说芷兰是女孩子,肯定会输啊,

小草皱了皱眉,“大哥哥,你看芷兰姐姐都哭了,她是不是输了太难过了啊。”

祺祐闻言愣了愣,然后看向了芷兰,不过这会儿芷兰已经背对着他了,也看不见。

小草要下去,祺祐便把她放在地上,“你小心些啊。”

“知道了。”

然后她小跑着到了芷兰边上,伸手去拉着芷兰的手,轻轻地摇了摇。

“芷兰姐姐,不要哭。”,小草仰着头看她。

小草这么一说,浩谦浩源才知道芷兰哭了,浩源一愣,赶紧下马过来。

“芷兰,你别啊,这不就是玩儿吗?输就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什么时候在意这个了啊?”

芷兰没想到会引起大家的关注,刚刚她也就是没忍住,所以边骑马就边哭,流了一脸眼泪,可是小草却看见了。

这会儿浩源过来问她,芷兰只能说了句,“输了,我就是输了,怎么样?我就是争不过,输了还不能哭啊?”

说着,她像是放开了自己似的,蹲在地上痛哭流涕,浩源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浩源在这些事上面就是少根筋,但是浩谦就要比他看得明白些了。

芷兰这话……说的应该不是刚刚赛马的事吧?

而是……

他回头看了眼祺祐,见祺祐正在远处看着这边,边上还站着小艾,他也就没说什么了。

浩谦下了马,笑了笑,“芷兰,浩源他就是不懂分寸,你是女孩子他也不让着你,等会儿我们俩来跑,也让你赢好不好?”

芷兰哭过了,心里觉得舒服些了,也就需要个台阶下,站起来点点头,“好吧,一会儿你要是敢赢了我,你看我还理不理你们两个。”

“放心,肯定让你赢。”,浩谦笑着道。

小草拉着芷兰的手,安慰她道,“芷兰姐姐你放心吧,二哥哥最好了,他肯定让你赢。”

寥寥也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就是,芷兰姐姐不哭了,三哥欺负你,回去我告诉娘亲,让娘亲骂他。”

芷兰顿时被这两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小丫头给逗笑了,擦了擦眼泪,笑着点头,“好,你们两个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紧接着芷兰和浩谦又上了马,要跑一跑,其他人就在边上呐喊助威。

芷兰骑马骑得很好,从小就接触这些,自然不一样,张家也没把她当个大家闺秀来养。

等他们跑出去了,小艾笑了笑,“祺祐,张小姐骑马好厉害啊,什么时候我才能这么厉害?”

祺祐有些出神,闻言看向她,“你这么聪明,学一阵子就会的。”

等跑出去了一段距离,浩谦忽然慢了下来,芷兰也停下来,笑着回头道,“浩谦,你就是要放水让着我,也不用这么明显的吧,我也是要面子的,你这样我很丢人哎。”

明天我爱你

明天我爱你第三集

阿丑瞅向方奇,他在等待方奇下令,把这不知道死活的人渣弄死。可是方奇只是冷冷地看向那小子,阿丑马上就明白了方奇的意图,上前劈手揪住那小子的衣领,甩手便给他两个大嘴巴子,抽的那小子顿时鼻血横流。在他身后嚣张跋扈的两个小子跃跃欲试想冲上来,可鼓起半天勇气也没能冲上来,反倒是往后面退了好几步。

“狗日的,你敢跟我们大小姐这样说话,你丫的不想活了!”阿丑凶神恶煞地双手搡着坏小子狞声低喝着。

那小子像只小公鸡一样徒劳无助踢腾着双腿,他完全就是个有钱人家的二世祖,看见苗苗这么漂亮,又犯起了混账病。仗着老子有钱儿混蛋,有钱就能任性的想法才上前来想耍耍派头,借以显示他爹不差钱。

可他遇到阿丑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狠人,他算是踢到铁板了,被揍的懵逼几分钟后又恢复了嚣张气焰:“你知道我是谁,居然敢打我?”

阿丑也没跟他辩解,直接抡起大巴掌招呼,几个大巴掌抽下去,这小子就老实了,一个劲地告饶:“别打了,我错了,我有钱,我给钱,还不成吗?”

方奇怕阿丑把这小子打残废了,赶紧说:“行了,带过来,我有话说。”阿丑把坏小子揪到方奇跟前,方奇皱了皱眉头:“小子,你就算要浪,也要找对人吧。现在,我来问你,你是不是看见跟我们一道的有位很好看的小姐姐被人带走了?”

坏小子瞪着斗鸡眼说:“呃,哥,我确实是看见了,不过,她好像是自愿跟那家伙一道走的。那位小姐姐愿意跟人家走……”说着还看了看苗苗,好像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来找苗苗就挨揍了呢。

方奇和苗苗相互对视了眼,不知道小白怎么就愿意跟别人跑了,不用说,他俩也知道小白肯定是去搞事情的,而不是愿意跟别人走的。

“那你知道,带小姐姐的是什么人?”方奇问道。

坏小子结结巴巴地说:“那人长的很高,呃,看起来好像很帅,小姐姐从卫生间出来之后,那个男的就上前搭讪,然后……然后他们就走了。”

原来这坏小子就准备去勾搭小白的,未料那个家伙什捷足先登直接就把小白带走,这小子自忖不足以对付那个大个子又帅又多金的家伙,只得悻悻退回去守候着,等着第二位小美女的出现。

方奇冲着阿丑示意,阿丑把那张丑脸凑到坏小子跟前一呲牙,吓的坏小子嗷地一嗓子赶紧护住头,阿丑顺手把他甩开:“滚!”坏小子赶紧一溜烟扭头就跑,带着他的两个保镖跑的没影子了。

方奇正想出去问问有没有消息,那两名顾府大汉匆匆进来:“方先生,白小姐回来了,她没事。”往两边闪开,只见咱们的白大小姐好似刚刚散完心似的,全无心理障碍,一脸天真无邪人畜无害萌萌哒的表情。

“哎呀呀,我的小姑奶奶,你到底跑哪儿去了?”苗苗迎上前问道。

一贯冰山美人的小白脸上竟然露出笑容,拉着苗苗的手像是炫耀般的说:“嘻嘻,苗苗,可好玩了,我把那家伙废了。我还以为那小子是个修行高手呢,哪想到那么不经揍。这下好了,他再也没法勾搭女孩子了,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啊,你到底把那人怎么了?”方奇急忙问。

“死了,有人把他拖走了,跟拖条死狗一样。”小白无比轻松道,“让你们担心了吧。”

天哪,这妞还真是凶残的紧呢,她嘴里的废了其实就是死了,杀人跟说话这么轻松,完全没拿人命当回事。以她的身份杀个普通人不算什么,可是在龙城这种地方,又是当街杀人,这麻烦不算大,也不算小啊。好在就算她闯下塌天大祸,也会有人擦屁股。

顾府那两个大汉适时解释道:“没事,近卫队已经把那家伙送医院了。现在可以跟我们走了吗?顾先生可是一直在府上等着几位呢。”

方奇刚想说话,忽然看见那个东洋耍酷男子正起身要走过来,对着身边的大汉耳语了几句,大汉朝那边看了看,向方奇点了点头:“方先生放心,没人敢找你们的麻烦。”回头对身边的汉子说了几句,那人拿出手机直接呼叫增援。

“这下可以走了吧。”汉子回头来无比恭敬地说道。

“OK,咱们走吧。”方奇对还拉着手亲热说话的两个美女说道,可是,就在这时突变陡生,还远在餐厅里的东洋鬼子倏然便到了他们眼前,阴测测地说:“刚刚见面,怎么就走了,不科学啊。”

顾府的两个大汉也看出他的身法,愕然不已:“修行者!”可随即回过味来,上前客客气气说:“方先生是顾先生要请的人,如果先生有事说,请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东洋鬼子可没那么好说话,把这两人视若空气,两眼炯炯地看着方奇:“你是害怕了,这么快就要走吗?”

方奇嘴角勾起一抹不屑:“害怕?不好意思,我的词典里还没有害怕这两个字,如果你带了字典,麻烦你给查查。”东洋鬼子完全没有放弃的意思:“别跟我绕弯子了,你们做的事,就想这么就算了吗?”

方奇没说话,两个汉子只想赶紧走,并不想得罪这个修行人。在修行界的世界里,修行人绝对是高人一等的特权阶层,可不是他们能得罪的,忙着拦住小鬼子:“先生,请给顾先生一个面子吧,他们可是顾先生要请的人。”

然而,他话未说完,两人脸上就挨了四个大巴掌,这四个巴掌抽的实在是太狠了。纵然两个大汉也是武修之人,也给抽的头昏脑胀眼冒金星。

方奇、苗苗和小白没动,可是在身后的阿丑却再也忍不住了,走到东洋鬼子面前狰狞着丑脸又耍起横来。这个东洋鬼子能控制火鸦没错,可是他的本事也就是跟绵羊老道差不多,只是能控制法术强大罢了。被骤然蹦出来的阿丑吓了一跳,刚想喝斥,但是,两个清脆响亮的大巴掌就让他懵圈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