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午城

血战午城
  • 主演:刘芳毓,闫庆元,李庆祥
  • 导演:张闻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2
1938年2月侵华日军香月师团占领山西临汾后,挥师西进,企图占领黄河渡口,进犯我陕甘宁抗日根据地。为了粉碎日寇图谋,我八路军总部命令115师集结于隰县、蒲县、大宁一带狙击日军。午城位于隰县、蒲县、大宁三县交界之地,四面环山,地势险要。敌我双方直扑午城,午城大战随之展开

血战午城第一集

锵!~

锵!~

龙天麟顿时狼狈的将陈一飞攻击的那两道光剑抵挡了下来。

可这时,陈一飞已经再次的攻击到了他的近前,干戚斧柄猛地轰击到了他的近前。

龙天麟面对陈一飞这一击已经是力乏,再次被陈一飞震飞了出去,脸色变的阴沉无比。

陈一飞将手中的干戚斧柄对准了龙天麟,满脸冰冷的说道:“龙天麟,就算你是天阶,也没有多少了不起,所以,也别把我当做可以让你肆意斩杀的对象,你没有这个本事。”

“呵呵呵呵。”龙天麟听到陈一飞的话,不怒反笑了起来:“陈一飞,你的确很强,也有资格说这话,可惜的是,你别忘了我还有祈天秘术,而且,现在我没有受伤,施展祈天秘术绝对会超过你的想象,你的结局依然是注定的。”

“那就让我瞧瞧啊。”陈一飞怒喝一声,催动剑符,三道光剑再次凝聚而出,朝龙天麟飞射而去,瞬间的到了他的近前。

而龙天麟的身上,此时竟然也浮现出了一道道的纹路,一股恐怖的气势瞬间的爆发了出来。

“轰!~”

剧烈的撞击声响起。

龙天麟的身前,突然凝聚出了一团血色光罩,上面纹路涌动,竟然将那三柄光剑抵挡了下来,让那光剑难以寸进。

龙天麟身上的纹路越来越多了,而且,那符纹竟然在慢慢的转化为血红之色。

这些纹路爆发的力量有着祈天术的气息,可显然此时也带着一种邪恶的气息。

龙天麟身上的气势越浓,他双眼之中的猩红之色也越发的浓郁了,那股邪气也越让人不舒服。

“陈一飞,这光剑没有用了。”龙天麟冷冷的看着陈一飞,身上的气势瞬间的冲击而出,他所凝聚的那团符纹竟然和那三道光剑同时的泯灭。

见到这一幕,陈一飞的脸色微微的露出了凝重之色。

“陈一飞,今天就从你开始,我会一个个的将华夏的威胁清除。”龙天麟眼神阴寒下来,而随着他的话落下,只见得在其身上,血色光芒疯狂的席卷而出。

那光芒如潮水般的朝倚天剑涌了上去,疯狂的凝聚在一起。

龙天麟将倚天剑缓缓的抬了起来,指向了上空,接着,一柄巨大无比的巨剑虚影凝聚了出来。

那巨剑完全是由真气所凝聚,涌动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而且,剑身的纹路却是栩栩如生,完全和倚天剑如出一辙。

陈一飞望着这一幕,脸色越发阴沉道:“龙天麟,你根本不知道,入魔的你现在对华夏的威胁才是最大的,等你彻底失去心智,你就会化作嗜血魔头,所以,我今天也不会放过你。”

“陈一飞,死到临头,还敢自大。”龙天麟冷哼一声,手臂猛地一挥,那巨大的剑影便朝陈一飞笼罩了下去。

那剑影之下,恐怖的能量掠过,竟然直接在那地面划过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这一剑,恐怖无比。

四周的空气被碾压的已经只剩下了呜咽般的低沉爆炸声。

龙三三人和那些龙天麟带来的人,望着这种程度的攻势,也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头皮有点发麻。

他们毫不怀疑,那巨剑如果对着他们斩来,他们恐怕会直接被这巨剑撕扯粉碎。

“小飞,小心。”穆莹莹看着那巨大剑影携带的恐怖力量,也是绣眉紧蹙的喊道。

而此时,陈一飞的双手也是突然在此时飞快的凝聚出了一道特殊的符纹,闪电般的印在了那剑锋之上。

只见那剑符之上,光芒大作,三道光剑瞬间的凝聚了出来。

这一次,和之前明显不同,光剑更加的凝实,而在那光剑凝聚出来的瞬间,那剑符上也出现了一道裂痕。

这一次,陈一飞催动这剑符的力量彻底爆发了出来,这一次过后,这剑符就会彻底碎裂报废。

可面对龙天麟这一招,他也别无选择。

望着那斩下的巨大剑影,陈一飞猛地一挥,三道光剑便瞬间的迎了上去。

第一道光剑首先撞击在了那巨大的剑影之上,可面对那巨大的剑影,那光剑在碰撞的瞬间就被逼退了。

“陈一飞,我说过了,这光剑已经没有用了。”龙天麟冷喝一声,挥动倚天剑,那巨大剑影压下的速度越发的快了。

那一柄关键根本抵挡不住。

而就在这时,剑符的第二柄光剑已经瞬间的冲击在了那巨大的剑影之上。

可显然,这样依然是不能够抵挡住那巨大的剑影,还是被一点点的往下压去,很快就会斩到陈一飞的身上。

轰!~

第三道光剑瞬间的轰击在了那巨大剑影之上。

三道光剑挡住了巨大剑影斩下的速度,可显然,还不够,以这种趋势,那三柄光剑很快就会被那巨大的剑影撕碎。

到时候,依然挡不住那巨大的剑影。

“陈一飞,就凭这三柄光剑,你根本抵挡不住我,而我猜的不错的话,你也只有三柄光剑。”龙天麟得意的大笑了起来,身上气势再次爆发,压制着那三柄光剑发出啪啪的声音。

“哼,你得意的太早了,你以为我的手段就这样吗?”陈一飞冷哼一声,突然猛地将那剑符推了出去。

那剑符竟然漂浮在他和那三柄光剑的中央,一道道能量疯狂的朝那三柄光剑涌了上去,最后在那三柄光剑中间凝聚出了一道符纹。

那符纹就是和剑符上的剑形纹路一样。

在这符纹之下,那三柄光剑竟然慢慢的光芒大作,融合到了一处。

而这个过程之中,那剑符上的能量也是完全涌入了那三柄光剑之中。

终于,那剑符碎裂了,化作了粉末消散了开来。

而这时,那三柄光剑也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凝聚出了一柄更为巨大的光剑,

那光剑和龙天麟凝聚的巨大剑影,简直不相上下,涌动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你怎么做到的,不可能!”龙天麟的脸色明显变了,发出了惊声,陈一飞凝聚的那光剑完全出乎了他的意。

血战午城

血战午城第二集

不过秦墨过去时,艾嘉早就到了,公司里的气压有些低。

秦墨却是不以为意,他向来算是公司分明,艾嘉于KING既不是股东,也不是高管,他不知道他手底下的人为什么要看她的脸色!

所以,秦墨进入了KING娱乐的分公司,脸色就不大好看,那些没有眼色的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艾嘉已经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了,秦墨在门边看了几秒,走进去,吩咐这里的秘书倒了两杯咖啡。

艾嘉的声音有些紧绷:“我听说你把《不要说他说话》的女主换成了艾萌萌,是不是?”

秦墨浅浅地喝着咖啡,半响才很慢地说:“这是公司的决定。”

“这是何欢的决定吧?她不想让我拍片,不想我留在你身边是不是?”艾嘉的声音有些紧绷。

秦墨仍是静静的,“何欢不是KING娱乐的员工,无权决定,另外,这部片也从来没有定下来角色,艾嘉我不知道你现在跑到C城是什么想法,不过我也正好有事情要和你说。”

艾嘉看着他,表情不太好看。

秦墨按了一下内线:“把文件送进来。”

秘书过来,放下一份文件,轻声说:“这是何秘书传过来的秦总。”

秦墨示意她先出去,等门带上,秦墨很轻地说:“艾嘉这是一份补充协议,我想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不适合拍戏,这里有写违约金,三天内全都打入你的账户里,你注意查收一下。”

艾嘉就愣住了,好半天才低语:“秦墨,我不信你会这样对我!”

秦墨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艾嘉,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都要学着放下,我是,你也是。”

“是因为何欢,是不是?”她轻轻地笑着:“哪怕我对你们的生活没有影响,哪怕我只是想看看你怀念秦陆也不被允许,是不是?”

艾嘉拿起那份文件,“如果我不愿意呢?”

“赔偿协议是自动生效的。”秦墨很淡地说,然后就看着艾嘉,“我让你送你去美国疗养。”

艾嘉垂眸,“秦墨,合约我可以不要,但我也不想回美国,我想在秦陆生存的土地上生活。”

说着,她走了出去,也没有去看那份协议。

秦墨握紧了手,一会儿秘书进来,“艾小姐离开了。”

秦墨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我知道了。”

他走出去,坐在自己的车上,好一会儿和开车回到住处。

*

另一侧,何欢接到了艾嘉的电话,艾嘉的声音很轻:“能聊聊吗?”

几乎是立即的,何欢听出了艾嘉的声音:“你是艾嘉?”

“对。”艾嘉坐在白色的跑车里,拿下了墨镜:“我就在片场外面的路上,路边有一家咖啡厅,我们坐下喝一杯咖啡可以吗?”

何欢还是去了。

她穿得十分随意,和艾嘉的精致完全不同。

两个女人分别坐着,服务生送来了咖啡。

何欢看着艾嘉:“怎么有空来找我的?”

艾嘉的目光直直地落在何欢的面上,许久才低语:“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你!”

血战午城

血战午城第三集

我有点傻眼了,完全没想到七刀会一下捅了我的老底儿!

他不仅猜到阿克拉港口的事情,还把我日本的事情也纠了出来!

“怎么了?不说话?被吓到了?”等了足足半分钟,七刀见我不吭声才连着问了几句。

我张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对方既然都点破了,我遮遮掩掩也没意思,所以我开口道:“这些事......说来话长了。”

可七刀却笑了起来,听上去挺乐的:“是很长,关于你的报告都有三四十页,我刚看完!别在那边墨迹了,麻溜的想办法来大使馆,我等你!”

“大使馆?我......”

“赶紧来!大使馆相当于国家的领土,没人敢进来抓你。要是你还在外面晃悠被抓住,那一切都很麻烦。就这样,挂了!”

七刀催促一声就挂了电话,显然他也看出来我处境不妙。

我稍作考虑,硬着头皮决定去一趟大使馆,不管怎说我也是个华国人,而且所做的事情没一件是伤害国民国情的,所以也稍稍有点底气。

等从楼顶下来,又走了两条街才找到一辆出租车,在大约二十分钟后我们很快来到大使馆门前。

真大!

我原来以为华国驻加纳大使馆就像电影里那样,只是一两栋联体建筑。但眼前宽度超过两三百米的白色建筑群吓了我一大跳!要不是建筑前那面国旗,我还真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但这时只有草坪周围的围墙灯和主体建筑里的几个房间灯亮着,连大门都已经关闭了。更让人郁闷的是,草坪围墙外的大门两边,根本没有守岗的人。

我等了十几秒,甚至走到大门一角的摄像头前摆了摆手,看到大门还是没动静,这才拿出手机打给七刀打电话。

手机刚刚掏出,号码还没来得及按下,只听一片轰鸣的引擎声划破了安静的夜空!

是一片而不是一阵,车队!转头一看,只见四辆黑色越野打着大灯已经冲到路边!

刺耳的刹车声中,车上迅速跳下八九个身着西装的外国男子向这边冲来!

我眉头一挑,周围只有我一个人......这他娘是冲我来的!

我顿时心里大骂七刀,来了不给开门,这不是要玩死我的节奏么?

“放下你的枪!”

“双手抱头!”

我这边刚拔出沙鹰,厉喝声便从人群中传来。他们很快形成一个半圆将我包围在门口,用手枪指着我。

一听这标准的美式英语,我立刻明白了来人的身份。

八个人......我能跑掉么?也许生之力加持可以幸运的躲过一两枪,但在这么近的空旷处,我能躲过几枪?这时候我可真想念那把血刃,要是那玩意儿在手,眼前的阵势只是小菜一碟!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放下枪!”正中间的金发男子又向前逼近一步,他似乎连一秒不想多等,手指已经压在了扳机上!

我眯起眼睛,心里在快速计算将他掳为人质的可能性。

但这个念头刚刚响起,我背靠着的大铁门突然发出“咔哒”一声开启了!而我一个不稳,向后闪了一步!

“混蛋!该死的!”为首的金发男子愤怒的咒骂一声,竟然将手枪的枪口压低指向地面。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面前的美国使馆特工都放下了手枪?

我突然想起......大使馆就是一个国家的领土,那我踏入铁门的那一瞬,就意味着我已经站在了祖国的土地上,他们不敢开枪!否则这就是一起极为严重的侵犯领土外交风波!

我咧开嘴巴有点想笑,但怎么也笑不出来。这时我才感觉到背后全是冷汗,那小风一吹,后脊梁飕飕的冷。

要是早想到这个,我就是翻墙也翻进去,何苦在门口和他们对峙?

“你们在华国大使馆门口做什么!”身后传来厉喝,一转头就看到七刀穿着一身军服走过来,他身后还有十个人,个个都是一脸肃杀之气,全副武装!

金发男子挥挥手示意所有人收起手枪,然后跨前几部,不多不少的站在铁门下面的黄线外:“他是刚刚杀害了我们三名使馆人员的杀人犯!我们要将他带走!请你立刻通告你们的孙宝红大使!”

“哦?”七刀一听乐了,压在99式突击步枪上的那只手松了松哼道:“不管你们说什么,请按正常程序来。这里是华国驻加纳大使馆,不是你们美国!”

金发男子眉头快拧成个疙瘩,冷声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前一阵子在埃塞俄比亚杀害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那个李山,原名叫李三栓!他在日本和加拿大都有命案在身!你们这样保护他,是想和所有国家作对?”

“所有国家?啧啧,你们美国人可喜欢代表别人,真是一贯的自我感觉良好......这个人已经来到我们的使馆内,从他踏入使馆的那一刻开始,就受到我国的保护!不管他犯下什么罪行,我们都会查清楚并予以解释,如果你有任何不满意请走正常渠道申请。现在么......离开我们使馆的大门前!”

七刀一边说一边向前走,竟

然直接就迈出了那条黄线,几乎要和金发男子脸贴脸顶在一起!

“如果我不呢?”金发男子直接解开自己的西装衣扣,掏出手枪向后扔去,然后头向前顶,额头和鼻子直接与七刀撞在了一起!

“我只给你三秒的时间,从这里......滚!”七刀褪下枪带,一把将99式突击步枪向后扔去,然后一个士兵迅速将步枪接住。

我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七刀这么猛,这时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么?

“七刀,你......”我正想劝他回到线内,却看到美国那个金发男子摘掉西装领口的国旗胸针,然后将上身西服脱掉,再次向后扔去。

他眉毛一挑对七刀说:“怎么样,有本事出来玩玩?”

七刀一看居然也卸下武装带,然后将军帽和军服脱掉,露出里面一身腱子肉就向前走去。

“七刀,别上它们的当!”

“赶紧进来,别惹事!”

我身后的华国军人喊了起来,一脸的焦急。我甚至看到有人向后退去,拿出一个对讲机飞快的说着什么。

七刀根本就没理会自这些人喊什么,突然间双手前探,膝盖曲起向金发美国特工顶去!

而对方显然早有准备,竟然一矮身用双手下压,直接撞向七刀的胸口!

眼看着双方各挨了对面一下稍稍喉头又要冲到一起,一阵急促的鞋跟砸地声钻入了我的耳中,安后便是一个底气十足的女中音:“都住手!”

又是什么人?

金发美国人和七刀倏然分开,美国人不停的揉着手腕,显然刚才七刀那一膝磕的力道非常大......而七刀却若无其事的走回来,对着刚跑过来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敬礼。

我这时才看清,女人穿着十分得体,典型的工作装,只不过无论是样式还是材质用料,显然要比普通女式工作装上档许多。

“关门!”中年女人并没有和门外的美国人废话,轻斥一声,瞪了七刀和我一眼转身就向使馆建筑走去。

“刚才哪一膝漂亮啊兄弟,你牛!”

“那美国佬吃暗亏了,七刀在雪豹是出了名的拿身体当暗器:肘、膝、肩、脚、头、手,外加那得理不让人、没理还拗三分的脾气,可件件都像刀一样犀利,现在你们见识了吧?当年我还是在国际特警大赛......”

“还没闹够!?”就在一群士兵围在七刀身边兴奋的叽叽喳喳时,走在前面的中年女人突然回头厉喝,一下让场面安静下来。

她挥挥手示意其它人先走,那些士兵立刻整队持枪,一路小跑着向大使馆过去。而这个中年女人则叹口气道:“七刀,你刚来就想捅娄子,是不是想让我给你爷爷打个电话把你弄回去?”

“别啊,红姨!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机会出来执行海外任务,你要是一打电话,别说我爷爷了,老爸都得抽我一顿,立刻就得回国。红姨,你不会这么残忍吧?就看着我这么灰溜溜的回去让人笑话?”

七刀一听立刻嬉皮笑脸,就像个小孩子似得,抱着中年妇女的胳膊直晃悠,那感觉和这个女人关系很熟。

我看得目瞪口呆,我已经猜出这个女人的身份,她就是驻加纳的大使孙宝红。

但七刀挺热血的一爷们,居然在这个女人面前这般模样,实在让我......颠覆了他的形象。

“多大的人了!”孙大使迅速朝我看看然后推开七刀,开始整理衣服袖子上被拉得褶皱了的地方。

七刀一看一听,立刻站得笔直,脸上却是满满的笑意。

“李三栓?”

“孙大使你好,是我!”我走上前一步,规矩的伸手,但心里却忐忑不已。因为我之前那么多的烂事都被她和国家知道了,怕她会介意和我这样一个国际通缉犯握手。

“李三栓啊李三栓,要说七刀小打小闹,你可是搞了个翻天覆地!刚才又差点儿搞出大新闻!要不是......算了,进来再说!”孙大使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转头就走。

要不是什么?她和我握手了?她居然没有跟我摆一点官架子......这可真是神奇了!

我正想低声问问七刀,却发现他默不作声的跟在孙宝红身后,还很隐蔽的朝我勾勾手指,示意我和他并肩而行。

我一脑袋雾水的快速走过去,可就在我刚并肩一起走时,七刀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掌,用手指在我掌心划拉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