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对岸是山

河对岸是山
  • 主演:高伟中,李彬,大宝,赵宁
  • 导演:张跃龄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电影《河对岸是山》取材自黄河流域特有的打捞尸体事件。本片讲述了在黄河边一个偏僻封闭的小村庄里,十年前,以故意伤害罪锒铛入狱的魏德良,被关十年后,刑满释放。出狱后的魏德良人已中年,回家后发现村中的人和事早已物是人非,父亲老魏又被查出患有血癌,魏德良不得不介入父亲的捞尸工作。两个男人在艰辛的岁月中相依为命,但在他们二人的内心深处,却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河对岸是山第一集

第360章 不是为你,是为小垣

慕如琛发现,顾易宸只有在照顾甜甜和小垣的时候,才会有精神,所以干脆带着安立夏去旅游,让顾易宸过来照顾他们。

虽然很麻烦,但是顾易宸每天给两个小孩子做饭,洗衣服,陪着他们玩,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体居然在慢慢的好转,每天的饭量也开始增加了,甚至一直疼痛的胃,也已经不疼了。

看到顾易宸一点一点的好起来,慕如琛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D国还在内乱,慕家依靠着强大的军队,和先进的军事装备,将千叙打得溃不成军,而一直静悄悄的莫家最近开始了购买军火,甚至有记者无意间发现了他们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为此,一些其他的同盟国开始介入,生怕这种武器会伤害他们国家的人民,而慕家也不敢轻举妄动,局势,似乎进入了僵局。

而这时,慕家的长老再次病危,并被送往了医院,听说,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连医生都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是还没选出合适的继承人,长老始终无法安心。

于是,慕家开始在内部选拔长老,首先,将有资格做继承人的年轻人全部多召集在一起,不管他们是否愿意,统统都抓过来,统一管理。

看到这样的新闻,慕如琛斜唇轻笑,他等待了这么久,好戏,终于要开始开场了么?

办公室里,慕如琛靠在椅背上,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而这时,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什么事?”慕如琛接通。

“二爷,凌怡……在公司楼下,说要见你。”谢东的声音有些犹豫。

“不见!”事到如今,慕如琛对这个人,依旧没有什么好感。

“可是,她说,她打算离开,临走前,有些话想要对你说,我想,二爷您还是见见吧,早点听完她说什么,你也好让她早点离开。”谢东也是怕凌怡的。

上次,凌怡冲他喷香水,让自己的老婆艾米非常的不高兴,所以谢东一般都避开凌怡。

“让她上来吧。”

“是!”

慕如琛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凌怡了,之前说让欧阳野保护她,后来当千叙他们势力撤出去之后,凌怡就自由了,只是让慕如琛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还没走?

不到五分钟,凌怡便走了进来。

她的脸上依旧画着精致的妆容,厚厚的粉底遮住了不佳的气色,像是刚回国的时候一样,自信,骄傲,像是一个女王,只是不同的是,她的衣着已经没有那么暴露了。

虽然依旧时尚,但是却不再坦胸露乳了,这让慕如琛放心不少。

跟安立夏越是相处的时间长,慕如琛越是受不了其他的女人,甚至连多看一眼都不想,尤其是遇到在他面前卖弄风骚的,他恨不得分分钟将对方扔出地球。

昨天公关部有一个新来的女员工,在慕如琛上班走进大厅时候,她居然故意往慕如琛怀里撞,虽然慕如琛及时闪开了,让对方一个娇滴滴的女生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个大马趴,但是他还是将对方当场辞退了。

他受不了这种对他有所企图的女人。

凌怡走到慕如琛的面前,然后停了下来,只静静地看着他,眼睛里流转着太对的感情,然而她只能压抑住。

“有事?”慕如琛低头看文件,并不打算在她的身上浪费时间。

“我要走了,”凌怡笑了笑,“没想到,你还愿意见我。”

如今如此肮脏不堪的她,已经不配再去喜欢他了。

“听说你来告别的?”慕如琛显然是在告诉她,你愿意走,我才愿意见你的。

凌怡惨然地笑了笑,“是啊,我是来告别的,这次,我可能真的就不再回来了,更不会在打扰你的生活了。”

慕如琛翻了一页文件,态度依旧漠然,“你是一个很出色的演员,回去之后,就好好工作吧。”

凉凉的声音,仿佛只是在随口说说。

然而,就算是这样,凌怡也非常的感动。

他居然承认了她身上优秀的地方?

但,那又怎么样呢?

凌怡看着慕如琛的漠然,“我不打算的做演员了,我想,我已经不配了。”

名誉都没了,她还怎么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怎么享受别人的崇拜和敬仰?她不过是一个不堪的女人,甚至还留下了那么多不看的视频,万一流传出去……

“如果你是担心那些视频的话,那就没必要,”慕如琛继续看文件,“小野他们已经找了,并且在很久之前就已经销毁了,相关的人也都已经处置了,所以,不会有人知道你曾经发生了什么。”

凌怡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慕如琛。

他居然……费心去为她做这种事情?

“我不是为你,”慕如琛抬起头,“我不想让小垣知道这些不堪的事情。”

小垣还小,虽然他注定要接触到这个肮脏的世界,但是毕竟他还小,慕如琛想让他无忧无虑的长大,哮喘病已经折磨他很久了,够了。

即便如此,凌怡还是很感激,“谢谢你。”

“不客气。”

慕如琛的态度,依旧冷得彻底。

“没有这些不堪的视频,我就可以继续去做演员了,谢谢你给了一个继续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的机会,至于小垣,我想,我不配做他的母亲。”

“嗯,你是不配!”慕如琛看着她,一双黑眸里带着冰冷,“不是因为你的不堪,也不是因为你内心有多阴暗,而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在用心去爱他。”

之前,她拼命地抢走小垣,不过就是为了要得到慕如琛而已,她哪有一秒是真正爱小垣的?

因为不够爱,所以,她不配做小垣的母亲。

凌怡忍住眼泪,然而,眼泪却还是涌了出来,“我要走了,再见!”

在自己崩溃之前,凌怡转身离开。

她不想再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自己狼狈的一面了。

凌怡伸手去打开办公室的门,然而,门口,安立夏正好走了过来。

似乎是刚刚过来的,手里还提着饭盒,脸上还带着笑容,身边跟着甜甜和小垣,他们的脸上,同样都是灿烂的笑容。

河对岸是山

河对岸是山第二集

沈元珠笑着叫道:“哎呀,你还敢跟我动手,我可是警察,你这是袭警你知道不?小心我抓起你来。”说着话,素手伸到他肋下,隔着衣服乱扭一气。

李睿被她撩得火大,两手探出抱住她,把她按坐在腿上,凑嘴就去吻她。沈元珠嘻嘻笑着躲开,低嗔道:“别闹,门没关。”李睿醉意熏熏的道:“我管你关没关呢,把脸转过来,让我咬你两口!”沈元珠不听话,只露个马尾辫给他,笑着挣扎,却并未用力,小声道:“要是进来人咱俩就完了,别闹……”李睿道:“谁跟你闹呢,赶紧转过脸来。”沈元珠笑嗔道:“不行,凭什么呀,直说又不是我灌醉你的,你少欺负老实人。”

李睿闻到她散发出来的女人香,邪念炽烈,懒得再跟她废话,一把将她身子扳过来,蛮横的吻住她红嫩小嘴。沈元珠见已经躲不开,索性温顺乖巧的跟他做了个嘴儿,却趁他不备,忽然出手推开他,起身后退两步,望着他吃吃的笑。

李睿刚刚尝到甜头,自然是意犹未尽,哪肯放她走,偏头看看屋门,想让她把门关了,又怕那样会欲盖弥彰、反而出事,可要是不关门吧,又会十分危险,心中左右为难。

沈元珠笑着小声说道:“你打也打了,抱也抱了,亲也亲了,这回可以满意了吧?我看你根本就没醉,就是故意装醉,好引我过来欺负我,亏我那么关心你,听小佳说你喝多了就赶紧过来瞧你来了,你却趁机欺负我……得了,没醉就别装了,走吧,出去喝酒,你今天必须得敬我一杯,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李睿面带邪笑看着她,心说这位姐也学聪明了,以前跟自己相好的时候,她总是扮演主动积极的那一方,却屡次被自己各种推拒;如今轮到自己扮演主动的一方了,她却开始玩欲迎先拒的把戏,她是不是已经想明白了,男人都是贱骨头,上赶着的不要,不给的才抢?笑道:“不用出去喝酒,你过来,我这儿就有酒,我好好敬你几杯。”

他想玩之前张薇跟他玩的那套喝酒的把戏,那套把戏很看关系的,关系不到可是玩不起来,而他跟沈元珠的关系正好玩这个把戏。

沈元珠秀眉一挑,哼道:“你酒在哪呢,我怎么没看着?少骗我了。”李睿道:“你过来就知道酒在哪了,快来啊,难道我还会害你吗,呵呵。”沈元珠笑盈盈的逗他道:“我管你酒在哪呢,反正我得出去了,要不然我老跟你在这儿腻着算是怎么回事啊,呵呵,你想闹绯闻啊。”说着转身便往门口去,嘴角边洋溢着戏谑成功的笑意。

李睿想起身拉住她,却也知道她的话很有道理,何况谁知道纪小佳什么时候过来,只能强自压制住身内邪火,目送她出屋。

沈元珠出得更衣室,回到酒席上,跟一众领导同事说笑几句,又转着敬了几杯酒,随后找到服务员,要了一壶茶水,拿了一个干净茶碗,步履盈盈又回了更衣室。

李睿正在床上闷坐,见她去而复返,喜出望外,刚刚压制下去的一腔邪火又燃烧起来。

沈元珠倒了碗茶水,却没递给他,而是放到进门旁桌上,走到他跟前,打趣他道:“一个人有意思吗李处长?”李睿笑道:“没意思,你陪我就有意思了。话说回来,还是我们家元珠好啊,还知道给我送水。”沈元珠撇撇嘴,似笑非笑的道:“谁给你送水啊。我这是跟你学的,做个假样子给外人看的,让外人以为我是来给你送茶醒酒,其实并不是。”李睿心头大乐,道:“其实你是送自己过来的,想让我继续收拾你。”沈元珠妩媚的白他一眼,不无幽怨的道:“该来劲的时候你不来劲,不该来劲的时候你却偏偏来劲了。”

李睿知道她在翻旧账,很有些尴尬。沈元珠却已经走到卫生间门口,开着门探头在里面看了半响,不知道在看什么,看过后面带古怪笑意的对他招招手。李睿缓缓起身,走几步到她身边,纳闷的问道:“干什么?”沈元珠也不言语,拉着他走进洗手间,反手把门虚掩,表情妩媚的觑着他,小声道:“你不是还想收拾我吗,那就在这收拾吧。这儿比外面强多了,起码外人突然闯进屋来瞧不见咱俩在干什么。我估摸着,外人应该不会过来,要来也是小佳过来,她来了我就说你喝多了想吐,我就带你到洗手间催吐来了……”

李睿听到她这番思虑周全天衣无缝的说辞,又惊又喜,急不可耐的抱住她就亲。

沈元珠却又闪躲开去,呵呵笑着说:“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打算怎么收拾我,我好有个心理准备。”李睿大手已经放到她臀瓣上,语气炽烈的道:“我想吃了你。”沈元珠脸色微变,撒娇道:“不行,至少在这儿不行,动静太大不说,还危险。你想的话咱俩等酒席散了,到外边找个地方。”李睿道:“可我过会儿要去省城,没时间啊。”沈元珠扁扁嘴,道:“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等你有时间了再说……”

话音刚落,外面忽然门声响动,紧跟着响起一个年轻女子的说话声:“咦,人呢?小睿哥?”

“是小佳!”

李睿听出是纪小佳的声音,吓了一跳,哪还敢再抱着沈元珠,忙松开了她,转过身去。

沈元珠略微整理下衣服,顺手在他肋下捏了一把,这才对外面道:“小佳,在厕所里头呢。”说完就把门开了。

纪小佳循声而来,脚踩高跟鞋,“噶的噶的”的走到洗手间门口,一见两人正在马桶前站着,纳闷的问道:“你们俩怎么在这待着呢?”说完秀美的俏脸上已经浮现出难忍的笑意。

沈元珠抬手在李睿手臂上打了一下,嗔道:“还不是这家伙,突然要吐,吓了我一跳,赶紧扶着他进来了,结果给他拍了半天他又不吐,呵呵,纯粹折腾我玩……”

李睿听得暗笑不已,转回头看着她,心说你沈元珠去参加金像奖评选都没问题了,怎么也能拿个最佳女配奖,这瞎话说起来连眼都不眨一下,还偏偏天衣无缝,怪不得人们都说呢,女人最会骗人,而金庸大师又说:女人越漂亮越会骗人,真是名言至理啊。

纪小佳信以为真,关切的打量李睿几眼,道:“你没事吧,你还真喝多了啊?”李睿笑笑,道:“没事,你不要担心。”说完一摇三晃的走出洗手间。

纪小佳忙扶住他,搀着他走到床上坐下。

沈元珠道:“小佳你来了那你就看着他吧,我出去转转,招呼招呼客人。”说着朝门口走去。纪小佳抬头对她道:“好的元珠姐,你去忙你的吧……”说到这忽然发现了什么,忙叫道:“哎,元珠姐,你裙边卷起来了!”

沈元珠停下脚步,回头往下一望,果不其然,短裙左后面下边卷起了两寸多高,都已经露出长筒丝袜的蕾一丝袜端了,再往上卷一点,可就要露出**了,心知肚明,这是李睿干的好事儿,刚才他滚烫的魔爪可是往里钻来着,不动声色的把卷上来的裙边拉下去,抬头对纪小佳一笑,道:“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卷起来的,多亏小佳你提醒,要不然我可出丑了。”说完恨恨的瞪了李睿一眼,道:“姓李的,你刚才没瞧见吧?”

李睿忍住笑,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要瞧见了肯定会提醒你的。”

沈元珠极有风情的横他一眼,扭扭哒哒的出了门去。

纪小佳自然不知内情,也没多想,走到桌前,端起桌上那碗茶水,回到李睿身边,递到他手上,随后坐在他身边,道:“多喝点茶水,解解酒。”

李睿嗯了一声,将茶碗接到手中,低头轻啜几口,目光无意间瞥见旁边那**长玉腿,只看得心头一跳,忙转移了视线。

纪小佳等他喝过,将茶碗放回桌上,又坐回他身边,表情亲昵仰慕的看着他,略有几分腼腆的说道:“小睿哥,我……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李睿呵呵一笑,道:“小佳,你怎么跟我越来越见外啊?难道嫁出去了就不是你纪小佳了?咱俩什么关系,你还用这样?有什么话直说就得,我是一定会答应的。”纪小佳听后非常高兴,对他嫣然一笑,当真是笑靥如花,娇艳照人,柔柔的道:“我想跟你结干亲。”李睿微微一怔,道:“结干亲?”纪小佳道:“我想认你当干哥,做你干妹妹。”

李睿又惊又喜,一下子怔住,呆呆的看了她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好。

河对岸是山

河对岸是山第三集

纽约,呼延家族古堡。

“咳咳咳……”大公子手握丝绸布捂住嘴,剧烈咳嗽。

刚刚走进来的温妮莎看到这一幕,赶紧放下手中的饭菜忙关心问,“大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大公子摆摆手,苍白的脸因为过分咳嗽,脸上浮现一丝不正常的红,“没事,老毛病。”

温妮莎深深叹息,眉头紧锁,自从大公子手臂断后,整个人的精神都大不如前,这让温妮莎看在眼里着急在心里。

“大公子,您吃点饭吧,我让厨师给你多做了两道菜。”温妮莎把把饭菜从托盘上拿下来。

大公子有气无力摆摆手,一点食欲都没有,“放那吧。”

“大公子,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你要放宽心,我已经让人四处去拜访名医,说不定就会有消息的。”温妮莎宽慰道,但底气根本就不足,对此她基本都不抱有什么希望的。

大公子又咳嗽两声,面色略带一丝颓然,“别浪费精力了,把他们招回来,那种根本就没有效果的。”

大公子自己看地清楚。

“占卜师上次说不是会有外星人么?可是他们究竟在哪?要是我们知道的话,我们还真的愿意去试试。”温妮莎叹息。

大公子哼哼鼻子,除却当时高兴一下,现在冷静下来,只觉得是天方夜谭。

他侧眸瞥一眼空袖子,心中产生一抹郁恨,当初要不是杨逸风,他也不用被逼到自断袖子手臂的份上。

“大公子,你见多识广,难道所认识的人中就没有什么能人?或者是听说过有谁医学高超吗?”温妮莎问,但对此并不抱有多大的期望。

“医学高超?”大公子拧了拧眉,单手扶额,思索,“但凡有点能力的我都已经找过了,但结果无一例外,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未必拯救得了我。”

大公子满心苦涩,本身畸形,身子又不好,现在又缺了一条胳膊,让他怨恨情绪特别的重。

“既然如此,大公子,我还是再派人到处去打听打听,说不定就会寻找到一位高人的。”温妮莎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公子的眼睛却是陡然散发一种灼热,好似想到什么好主意似的,“我想到办法了!”

“大公子,究竟是什么好办法啊。”温妮莎着急问。

“有一个人也许能帮得了我。”大公子眸中散发激动和热切,回神他抓紧看向温妮莎,“赶紧给我去定前往英格兰伦敦的机票。”

温妮莎虽然还是不清楚大公子究竟想要去找谁,但看到他焦急的样子不敢耽搁急匆匆去准备。

…………

英格兰伦敦,别墅客厅。

“大公子,您怎么亲自到这了?你要是有事情的话,完全可以知会我一声。”顾云端从门口走进来看到大公子坐在沙发忙笑着说道。

大公子面色过分泛白,以为戴着面具,无法看到他的真容,但浑身透露的冷郁令人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我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坐下说话。”大公子朝顾云端打个手势,他实在是等不及了,不想再顶着残缺的身子过日子,这才迫不及待赶来。

“温妮莎,去倒两杯茶。”大公子看向温妮莎吩咐一句。

“是,大公子。”温妮莎应一声离开。

“大公子,你实在是客气啊,有什么事情,你直说便是。”顾云端坐在大公子的对面,眼里流动好奇,虽说之前,两个人合作的并不是太愉快,大公子价钱没给到位,但呼延家族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得罪了只会给自己树立麻烦。

“你医术高超,有没有办法帮我把胳膊接起来令他恢复如初。”大公子沉闷开口,这段过往他并不想启齿。

听大公子这么说,顾云端赶紧看向大公子的手臂,果然发现有一只袖子是空的,他着急问,“大公子,你这是怎么回事情啊?”

大公子脸色变得难看不少,一拍桌子咬牙切齿恨声说,“都是因为杨逸风,老子的胳膊才没的!”

实际上呼延英豪也要承担一半的责任,当初要不是呼延苍昊要保下呼延英豪也不会让他去顶罪,但这些大公子都暗暗记在心里,等着以后有机会在反击报仇。

顾云端一愣,随即惊愕,震怒无比,“这家伙怎么这么可恶?他怎么敢对你下手啊?”

明明上次杨逸风逼问他关于为谁提供大熊猫标本防腐剂的时候,他说的是呼延英豪啊。

但这话滚云端可不敢向大公子透露,但实际上大公子早就知道顾云端干的好事情了。

不过现在计较这些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他只想尽快把手臂恢复。

“这件事情暂且搁置,我就问你有没有办法让我恢复,我不想当独臂。”大公子看向自己的断臂,眸含戾气。

顾云端愕然,为难,“这个……我可以看看伤口么?”

大公子点头。

顾云端赶紧走过去查看。

温妮莎这个时候走上前把两杯茶放在茶几上。

“大公子,你这断臂有一段时间了,虽说我医术不错,但还不至于达到如此登峰造极之地,你这手臂真的是难以恢复。就是放眼天下恐怕也难以医治啊”顾云端无奈摇头,虽然他很想挣这比钱,但不好挣啊。

大公子眼里的光芒彻底暗淡下去,“就真的没办法了?”

“这位先生你在想想办法啊,只要你能想到,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温妮莎赶紧说道,字里行间透露焦急。

顾云端一脸为难,“不是我没办法,实在是……”说到这,顾云端的眼睛陡然亮起来,“我是没办法,但不代表我师傅没有啊,几位稍安勿躁,我回去问问我师父,说不定他会有什么好办法的。”

大公子死灰的眸子猛然因他这句话燃起希望火光,他看向顾云端认真叮嘱拜托道:“如果你能想办法使我恢复,我定会厚谢。”

顾云端听得心动,虽大公子没具体说明数额,但他的态度已经代表一切。要是做成这单生意,好处大大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