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录音棚

恶魔录音棚
  • 主演:戴夫·格罗,泰勒·霍金斯,内特·孟德尔,帕特·斯密尔,克里斯·夏夫利特,拉米·杰菲,惠特妮·卡明,莱斯利·格罗斯曼,珍
  • 导演:比利·约翰·麦克唐
  • 地区: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老牌摇滚乐队Foo Fighters进驻位于洛杉矶恩西诺的一间有着浓郁摇滚历史的豪宅,录制自己的第十张专辑,然而在录制过程中,主唱Dave Grohl发现豪宅中有一股超自然力量正在威胁专辑乃至整支乐队的命运。

恶魔录音棚第一集

送走了龚医生,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妈妈才终于醒过来。

这个过程中,柳映雪一直没走,就坐在小院子里喝茶,顺便拿着pad看新闻。

而妈妈睁开眼睛后,整个人就沉默了很多。

看着她,许悄悄的心都被揪在一起。

刺激源……

许悄悄往院子里看了一眼,扶着妈妈的胳膊,让她走出来。

她看到柳映雪,没有反应,依旧神色呆呆的。

难道说……刺激源不是柳映雪?

许悄悄垂眸,正在思考间,听到外面的声音,“先生回来了。”

柳映雪立马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我去给他说一下今天看病的结果。”

然后就走了出去。

许悄悄看着她的背影,正在沉思,突然听到了许若华的尖叫声:“啊,啊啊啊!”

许悄悄一愣,猛地回头,就看到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柳映雪放在茶桌上的pad,她盯着那上面,眼睛瞪得滚圆,吓得全身发抖。

许悄悄吓了一跳,急忙上前,一把将pad 抢过来,再回头,就看到许若华抱着抱枕,快速的往房间里跑。

可踉跄之下,她被脚下的台阶绊了一下,人直直就摔倒在地上。

“砰!”

“妈!”许悄悄惊呼一声,急忙冲过去,想要将她扶起来,可是她却四肢并用的爬着,冲进了房间里的角落里,整个人啧啧发抖。

嘴巴抖动着,想要说话,都说不出来。

那副样子,病情赫然更加严重。

许悄悄不敢靠近,甜甜更是被她吓得都要哭起来。

保姆听到动静,赶过来,看到这幅场景二话不说往外跑,大喊着:“太太,若华小姐又犯病了!”

-

龚医生去而复返,想要再进行针对治疗,可许若华像是将自己完全封闭,根本不让任何人靠近。

没有办法,最后打了镇定剂,才让她沉睡过去。

等到在送走龚医生,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

许若华即便是在睡梦中,也皱着眉头,明显很痛苦的样子。

看着她,许悄悄握着pad的手上,青筋直冒。

她低头,再次看向pad上。

那上面原本播放着一个视频,在许若华发病时,就被许悄悄按了暂停键。

那是许盛接受采访的一个新闻。

此刻,画面定格在许盛面对着镜头笑的样子。

许悄悄咬住了嘴唇。

她想了很久,一直猜测着妈妈的刺激源到底是什么。

她以为是柳映雪,甚至可能是这个家里其余的什么东西,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许盛。

许盛不是跟妈妈关系特别好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皱起眉头,深呼吸了一口气。

许若华睡得很沉,龚医生说估计要睡到明天,醒过来后,情绪就会稳定。

所以许悄悄在她床边守护了一会儿,就走了出来。

刚出院门,就看到许盛站在那儿,目光幽深的盯着小院子。

看见许悄悄,他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与厌恶,转身要走。

许悄悄往前一步,突然开口:“舅舅。”

许盛站定脚步,回头。

恶魔录音棚

恶魔录音棚第二集

“都回来,茶茶来了!”乐乐冲杀红了眼的十二吼了声,跑过去拽着她往回撤,不可以打扰茶茶灭敌的雅兴。

茶茶吐了吐舌信,硕大的脑袋昂得高高的,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怪物们,见乐乐和十二都跑远了,茶茶这才出手。

硕大的尾巴一甩,平地刮起了龙卷风,比刚才大多了,好些怪物,像剪去线的风筝一般,被飓风卷上了天空,一起一伏的。

体型上的巨大差异,怪物们在茶茶面前毫无招架之力,没几分钟,茶茶就轻轻松松地将大半的怪物给卷上了天,然后再掉下来,有些运气不好的,脖子直接摔断了,暗青色的脑袋骨碌碌地滚开了。

“这些变异人的骨质特别脆,颈骨也是,不需要太大的力气,就能够拧断它们的脖子。”小猪解释。

突然……空中传来了古怪的呼啸声,像是野兽的嘶鸣声,十分尖利刺耳,更奇怪的是,本来还在继续前进的怪物们,听到这个奇怪的叫声后,竟停了下来,并且缓慢地掉转头,朝着原路返回。

“看它们去哪里?”

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剩下的怪物,虽然断手断脚,受了重大的创伤,但却毫不犹豫地往回走,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它们果然回花园了!”

怪物们都朝花园走去,让人费解的是,明明有那么多的怪物,可只要一踏进花园,整个人似是凭空消失了似的。

最终……所有的怪物都走进了花园,然后消失了,要不是地上遍布的头颅和断手断脚以及碎肉,他们都会以为刚才发生的,只是一场梦。

“这个阵法有障眼法的作用。”小猪皱紧了眉,想了想又说道:“这个不是单纯的诅咒之阵,宁辰轩还加进了其他的障眼阵法。”

“现在怎么办?进去找它们吗?”闹闹跃跃欲试。

刚才他还没杀过瘾呢,让茶茶一下子就给灭了。

“暂时不进去,我怀疑这些怪物是被控制的,你们听到了刚才的声音吗?”小宝问。

“听到了,怪物就是听到了那个古怪的声音后,才会离开的,难道这个花园里还有人类?”乐乐更觉得奇怪了,如果有人类的话,这个人类是靠什么活下来的?

总不可能天天吃球茎吧!

小宝立刻否定了,“决不可能是人类,我怀疑是怪物的首领,先休息一会儿,一个小时后我们再进阵!”

他拿出了瓶子,将药水滴在地上,从篝火中抽出了一根燃烧的木棒,扔了过去,登时燃起了熊熊大火,不一会儿,地上便干干净净,只是泥土被熏成了黑色。

地上的杰森哼了声,幽幽醒转,迷茫地看着他们,下意识地问:“那些怪物呢?”

“跑了!”

杰森摸了摸后脑勺,地上干干净净的,没有脑袋,也没有断手断脚,但空气中还有好闻的茶香,只是变淡了些。

“你们闻到了茶香……”

小宝厉声打断了他的问话,指着地上的皮埃尔喝道:“他被感染了!”

闹闹当即抽出了回旋刀,冷声道:“杀了他!”

恶魔录音棚

恶魔录音棚第三集

第2451章 他去了

中年男人兴冲冲地离开了,女人在家里向来没有发言权,即使很担心他的身体,却也没有下楼强行将他留下。

只要是男人自己决定的事情,她是不可能让他改变主意的。

女人望着那空无一人的门口,沉重地叹了口气,然后缩回了被窝里……估计他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夜,已经深了。

男人兴奋地下了楼,他照着热线电话拨打出去,怀着一颗激动的心询问了相关事项,然后迅速走出客厅,开车离开了。

可千万要赶上!要赶在别人配型成功以前啊。

同样的深夜……

某高档别墅小区,几百平米的大型别墅里。

温馨的卧室里,宁嫣已经安然入睡了,五岁的她像个小大人儿,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每天都会整理得特别干净。

漂亮的小夜灯散发出黯然的光,照耀在孩子安静的小脸上,呼吸是那么平稳,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特别特别漂亮。

宁嫣是个小美人儿,皮肤也好。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一直以为阳童童是妈妈,沈君浩是爸爸,所以她是幸福的。

隔壁小房间里,四岁多的沈浪也独自睡在小床上,他的皮肤很好,五官也很精致,像个小王子。

沈家人对孩子的教育特别重视,从三岁开始他们就开始自己睡觉,培养独立的意识。

孩子们在沈家人的照顾下,变得特别独立,性格也好。

再隔壁的房间里,阳童童坐靠在床上看书,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窗帘是拉上的,主灯已经关了。

她对林微因的故事特别感兴趣,这会儿在看她的传记了。

沈信时和张铃儿的卧室已经熄灯了,男人的手臂枕着女人脑袋,两人进入睡眠状态。

随着沈信时事业的东山再起,他与张铃儿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过去的事情真正翻篇了。

沈信时不但对君浩视如己出,对君浩的孩子更是疼爱有加。

别墅书房里灯火通明。

穿着衬衣西裤的君浩坐在书桌前,双手在键盘上敲打着,他很专注。

在他身后是一排排放满书的书柜,有世界名著,也有经济学跟一些哲学方面的书。

君浩在编程,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无数的代码,他很努力。

今天的他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早在一年前他就离开了穆氏集团。

穆亦君知道他总有一天要自己创业,所以并没有挽留,而是大大方方地送出了祝福。

在计算机领域里站稳了一片天,君浩真的很出色。

而且他真的很努力,他公司招的全是应届毕业生,全是一些怀揣着梦想的人。

年轻人对工作对生活更热情,他仿佛看到了刚毕业时的自己。

他的公司开了整整一年,已经步入了正轨,市值近百亿。

这对于沈君浩来讲,只是刚刚起步,他未来的事业将达到一个顶峰,在这个独有的领域里,他一定会是佼佼者。

他认为自己刚刚起步,但事实上所有人都对他钦佩不已,真是像极了一匹黑马。

君浩写完编程已经差不多十二点了。

将电脑关上的时候,一股倦意朝他袭来,他还伸了个懒腰。

盖上电脑,拿起手机起身离开。

他边往外迈步边打开了手机,一条新闻推送显示在屏幕上,标题赫然醒目。

看到上面的内容时,令他脚步一滞,心惊地拧了眉。

什么?!!

萱姐得了白血病?!需要找相匹配的骨髓??

这是什么情况??

他站定脚步,赶紧点开了新闻,仔细地阅读着相关信息!

当他看完这条新闻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盛家亲人的骨髓居然都与她不相匹配?

她儿子的也不行?

父母的不行,盛誉的不行……

一个亿……

盛誉正花一个亿在全球范围里寻找骨髓!保护了萱姐五年,终于一石激起了千层浪。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萱姐是不可能上新闻的。

看来……这回真的是遇到了前所未前的难题。

新闻是晚上发布出来的,这也说明一个问题,情况紧急。

一个念头在沈君浩脑海里冒出来,他握着手机跑出了书房!

大半夜地匆匆下了楼!

漆黑的院子里,他拉开车门坐入驾驶室,车灯亮起,没一会儿车子朝院外开去……

夜色已深,寂静。

风微凉,君浩双手握紧方向盘,深邃的眸子注视着前方,车子朝领御开去。

车窗是打开的,那晚风能吹动他的发,却吹不透他清冷的目光。

最近工作有点忙,有一个礼拜没有去看望萱姐了,没想到她居然得了白血病……这是令沈君浩怎么也无法接受的事实。

怎么会这样?

而且盛家这么多亲人都做了配型检查,居然没有一个匹配成功的?

那还有希望吗?

虽然新闻散布出去了,虽然一个亿诱惑很大,但是能配型成功的人又有多少?

连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不行,陌生人就有希望吗?

君浩真的不敢想。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捐赠者,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萱姐会死?

她昏迷了五年,等待她的就是死亡吗?

车子不断加速,朝着领御疾驰而去。

在这样寂静的深夜里,君浩又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土耳其的日子……萱姐对沈家人无微不至的关怀。

提供住处,问候心情。

君浩好难过……

他觉得自己力量好渺小,什么忙也帮不上。

看了新闻以后的他特别着急,甚至都忘记了此时是几点。

车子停在领御紧闭的大门外,君浩望着医务室灯火通明,他心想顾之一定还没有睡吧?

君浩很难过,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

此时,医务室某卧室里。

锦琛陪在盛萱身边,小家伙挽着妈妈的手臂,他已经睡着了。

顾之刚从药品研究室里出来,刚进卧室还没一分钟,手机便响起了,他拿出来看了看来显,接通,“喂,君浩。”

“姐夫,你睡了吗?”君浩轻声询问。

“还没呢。”顾之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疲倦,尽管他已经在极力掩饰。

君浩低声说,“我在领御大门外。”

“……”顾之微怔,往门口看了一眼。

没一会儿,通话结束了,坐在驾驶室里的君浩握着手机愣了愣,然后看到了顾之朝这边走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