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仙

筷仙
  • 主演:胡影怡,朱璇,周骏,孙晨,李亚真,荣益,王宇,王艺禅,王澜
  • 导演:姬雨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王静(朱璇 饰)是一家私立医院的高级眼科医师,自从丈夫车祸身亡,女儿也双目失明,一连串因筷仙引起的离奇血案在王静工作的医院陆续残忍发生,此时,王静的行为举止也变得异常怪异。同事葛健雄(周骏 饰)决定展开种种调查,终于发现除了王静之外,还有她刻意隐藏多年的惊天大秘密

筷仙第一集

第117章 大变动正悄悄来袭

南坦国的变故很快传遍整个世界,这下全都炸开了锅。而青衫之名,也再次震惊世界。

“那个男人回来了,他回来了!”

“没错,以青衫之名,以血刀之快,他在正式向世界宣告人屠疯子的回归。”

“听说南坦国九柱神的后裔尽数死在他的刀下,就连被奉为唯一真神的安屯神也没能幸免。要不要这么暴力?”

江湖论坛上很多人无法掩饰心中的激动。作为中土国武者,唐晨无疑再次向世界证明了武道并未没落。

“安屯神?那不是两千年前的人吗,怎么可能现在还活着。”

“虽然不可能思议,但他确实一直存活至今,直到昨天被唐疯子一刀斩杀。不过也没必要太过惊讶,不是有传言,天玄书院的那位可是活了五千年。”

“我还有一个更劲爆的消息你们听不听?”

“少废话,快说。”

“我一个叔叔就在南坦国工作,听他说,唐疯子不仅是杀了九柱神后裔,更是可以说将南坦国翻了一个天。你们或许不知,在南坦国一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说重点!”

“再废话我就提着四十米的大砍刀顺着网线去你家。”

在众人的恐吓下,那人只好简短截说:“两千年前,安屯神曾率领无数贫民推翻了当时神明的统治,从而自己做了南坦国的主人。这就与咱们中土国的农民起义和朝代更迭差不多,但不同的是,安屯神被神力迷惑了心智,不仅将当时的所有神明斩杀,更让后人世世代代地喝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从而获得无上神力。”

“哥们,你是说……南坦国现今的贫民才是真正的神之后裔?”

“没事,所谓的九柱神后裔不过都是冒充的,而且大恶不赦。唐疯子一刀可扫除天下不平事,纵然南坦国的邪恶早已根深蒂固,但在青衫面前又算得了什么。我跟你们讲,那一战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尤其最后那道万丈青芒,以及后来的九神大厦倒塌,每一个都足以载入史册。”

“你错了,唐疯子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载入史册。”

众人沉默,这些年来不管唐疯子做的好事还是坏事,无不都是世间之人不敢想,不敢做的。

他就像是一个另类,越是别人害怕的事情,他就越喜欢铤而走险。

但也正是这样,那袭青衫才能让人心生敬佩。

与此同时,另外四国的高层听闻消息后,纷纷从床上起来召开紧急会议。

“真是没想到唐疯子一人就能把南坦国翻了个天,好在他与我们还不是敌人。”东坚国总统感慨道。

“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他的力量太强大了,我认为应该遏制他的成长。”一名上将说道,“总统,十年前我就提议应该将其抹杀,如今已是后患无穷。”

东坚国总统道:“不,我觉得我们能够成为朋友,而非敌人。不说这个了,九柱神后裔乃是南坦国的真正的掌控者,如今包括安屯神在内都已被唐疯子一刀所杀,可以说是真正的群龙无首。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

那名上将说道:“我们曾十次向南坦国用兵,但因为安屯神的存在都被限制手脚,如果阻碍已不在,更应立刻派兵驻扎。”

另外一名将军道:“不妥,当时安屯神活着时,另外三国是观望的态度,如今南坦国之内一片空虚,若我们派兵进入,另外三国必然不会同意。更何况南坦国与我们隔了一片汪洋大海,地利上就输了一筹。”

东坚国总统沉吟道:“进是不妥,不进可惜,这的确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这时,一名议员忽然起身道:“不如暂且观望,此时南坦国外刚经历两大变故,必当是民心混乱,等内战无法阻止时,我们再不防前去帮助他们。”

东坚国总统拍了拍手,笑道:“好,我一向最愿意帮助别人。”

西盟国。

“各位都醒醒,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须尽快有一个应对方案。”西盟国首相拍着桌子喊道。

“首相不必着急,我已得知东坚国将会暂且观望,并不会动兵。”一名还没睡醒的议员打着哈欠说道。

“克利福德,你从哪得到的消息,东坚国对南坦国虎视眈眈已久,若非觊觎安屯神那个不死怪物,恐怕早已大兵压境。如今安屯神已死,他们能忍耐得住?”

议员笑道:“不是不忍,是必须得忍,目前谁也不知道中土国的态度,更重要的是不清楚唐疯子有何打算。若是冒然进入其中,惹怒了那个男人,你觉得会有好果子吃?更重要的是,最近世界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组织,当时有人看到他们也出现在了南坦国。我认为,此时按兵不动才是最好的选择。”

西盟国首相道:“尽管如此,也应做好充分的准备,集结军队并告诉魔法师工会,让他们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与其他国家的大动干戈不同,事情发生后,中土国上头那位只把少年校长请去聊了会儿天,喝了杯茶,根本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但谁都知道,在这样一个大变动中,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

最终,四个国家仿佛是商量好的一般,都选择了暂且观望。

既是观望南坦国内的形势,也是观望唐疯子的态度。

秋小白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跟唐晨打去了电话。

“小鹿和小小白都没事吧?”

“放心,都很好。”

“师父,小师公除了有些偏心,其他的对我可好哩。”韩安白大叫道。

秋小白笑了笑,声音沉重地问:“地下山海经给他们了?”

“嗯——”

“看来是不可阻挡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尽快。”

挂断电话后,韩安白笑道:“小师公,你是不是当着我们我俩的面不好意思跟我家师父卿卿我我呀?”

唐晨瞪了她一眼,道:“电话费太贵。”

“借口,敷衍。”小丫头很不满意。

在所有人都在讨论南坦国的时候,却不知一场巨大的变动正在悄悄袭来。

说不上好坏,但整个世界都被卷入了其中!

咚——

咚——

咚……

筷仙

筷仙第二集

第二天。

阮若水一觉醒来,身体像是被车碾过般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她坐在床上半天没有动。

薄承勋推门进来,看到她这样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还行么?”他问道。

阮如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道:“求抱抱。”

薄承勋笑着将她抱紧了浴室。

牙刷什么的都已经提前给她准备好了。

昨晚他在看到阎寒训练她的那样就已经预料到今天这种情况。

“你第一次训练也是这样么?“阮若水问道。

“我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两者没有可比性。”

她这训练量才哪到哪,但他不好开口打击她,毕竟,他们两人训练的目的不一样。

阮若水多聪明的人,她怎么可能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音。

“你把我放下来,让我自己来,你能行的,我也能行。”

“那可不一定哦!”

薄承勋笑着将她放了下来,双手插在口袋的半倚在门框上看着她。

“我能行,你都能行,那你还要我做什么?”

“诡辩。”

阮若水一把将他推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她才不要被他看到自己的囧样。

薄承勋非常懂她的离开了。

另一边。

陈媚想着阮琳琳他们都已经不再国内了,便想着将秦芷菱转回江城国际学校,毕竟,这所学校的教学质量在江城是数一数二的。

最重要的在里面就读的孩子全都是非富即贵的家庭出来了,只有极少数来自平民家庭,如果秦芷菱能回去,她相信以她的能力一定能让菱菱逆袭。

秦云峰本来是不想再踏这趟浑水的,可他耐不住陈媚的巧舌如簧,最后还是被她说动了。

前段时间的出轨事件对他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

秦斯宇兄妹又拿他当敌人。

现在他身边就菱菱一个孩子。

他没道理不去培养她。

他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拨通了江城国际学校校长的电话,哪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家堵了回来,搞得他颜面大失。陈媚听了他的话以后,趁他不注意将电话给曹炳荣打了过去。

不等她把话说话就听见曹炳荣说道:“那个薄少给江城的各所学校都下了死命令,不许他们收留菱菱,你就别再白费力气,江城二中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差,更何况,你那边不是还给她请着私教么?”

“可这能一样么?”

陈媚一早就猜到这背后的事情了,可她没想到真的是薄承勋在背后搞的鬼。

曹炳荣道:“我知道你不甘心,可眼下阮若水有这个薄少护着,我们根本就奈何不了她,甚至还会被她们给制约,与其这样,咱们不如暂时避开这个风头,我打听过了,这个薄少只是来江城就读一年,一年的时间很短的。”

“如果一年到了,他没走了?”陈媚反问道。

曹炳荣笑道:“那可就由不得他了。”

陈媚咬牙道:“那我听你的。”

不就一年的时间么?

她等的起。

她倒要看看没有薄承勋的庇护,阮若水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筷仙

筷仙第三集

做狗也愿意?

这话,可就有点狠了。

慕天羽愣了愣,完全没料到白夜渊对他的敌意是这么的浓。

“我……”他正斟酌着措辞,想要如何得体回复白夜渊的诘问。

萧柠却已经急得快要哭出声来了:“天羽哥哥,我要和小舅舅回家了,这饭我不吃了,你……你也快走吧!”

走?

走了这出戏唱给谁看?

白夜渊看到萧柠这么一心一意护着慕天羽,生怕自己欺负了慕天羽的模样,心头怒意更浓。

他脑海中不停地闪现秘书发给他的那些照片。

一张张接连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当时,他的理智在秘书最后发来一小段录音时,彻底击溃!

“好的,天羽哥哥我听你的……吃完饭我们通宵干……”

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声音,那娇憨的称呼,彻底让他狂怒。

哥哥?

通宵……干?

小柠檬你真是胆子肥了!

此刻耳畔回想起萧柠对慕天羽说的话,再看到萧柠这般维护慕天羽,非要让慕天羽离开的焦急,白夜渊眸底霎时间染上了一层浓浓的血腥之色。

他真的,想要弄死他们!

越是怒,他的语气反而越是表现的平静又慵懒,仿佛玩味一般:“急什么,三个人吃,你好像还没试过吧小柠檬,嗯?想不想试试?”

萧柠脸快要红得如熟透的虾子了。

小舅舅每一句话都听起来那么正常。

而只有她知道,他绝不正常。

他语气越平静,那他心里的风暴越猛烈,如果再这么积累下去,她可能真的会被他弄死的。

她死了不要紧,天羽哥哥也被连累,那她死也死不安宁了。

她语气哽咽着:“不不不,我吃饱了,我们回家去吧,真的,我求你了……”

慕天羽皱着眉头,他是真的想不明白!

“柠柠,你今晚真的还没吃饱呢,现在坐车回家对胃不好……”

“这么心疼她?放心,我会在这里喂饱她,哪里还用等到回家?”白夜渊把修长冰凉的手指,从萧柠眼皮上移开,转而托着萧柠的下巴,强迫她往上看着他的脸,“是不是,小柠檬?听没听到,你的天羽哥哥也赞同呢……”

萧柠噙着泪珠,想掉又不敢掉:“不是的,他不是这个意思,小舅舅你误会了,我,我还是想回家……”

她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哀求地看向白夜渊那张森冷禁欲的脸孔。

然而白夜渊回以冷静到几乎冷漠的凝视,声线听起来那么正常甚至还有一丝丝宠溺:“真是不乖,老想着回家是怎么回事?出都出来了,在外面玩个尽兴不好吗?嗯?我看这个酒店的餐桌餐椅也是很适合的……”

适合什么?

适合……爱吗?

萧柠紧张地脚尖都并拢在一起。

不管白夜渊脸色多平静,但她知道这个男人内里的疯狂和这张平静的脸是多大的反差。

现在有多平静,等他真正开始惩罚她的时候,就有多疯狂和狠戾!

她抖着唇,艰难地开口:“小舅舅,我真的吃饱了,我……我喝了太多水,我想上洗手间……你,你陪我去好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