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家:最后的特普伊山

探险家:最后的特普伊山
  • 主演:亚历克斯·霍诺德,MarkSynnott
  • 导演:雷纳·奥斯托克,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攀登家于1000英尺陡峭悬崖的真实体验,为求于悬崖壁上寻找未被发现的动物物种。

探险家:最后的特普伊山第一集

躺在床上的时候,萧聿却怎么也睡不着。

苏妍心成了他心里的一块心病。

她不肯跟任何人说她的病,那是她心里最大的秘密,她不是讳疾忌医的人,她不说,一定是因为难以启齿。

特别是现在,韩小安出了事,而她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了被怀疑的对象。

萧聿在猜到她可能有精神疾病后,对于她的消失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她本身就知道自己有精神疾病,如果她自己也不确定韩小安是不是她杀的,那么她在正常情况下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疯掉?

正常的她,是不可能去杀人的啊!

可是万一她精神失控的那一面出现,杀了韩小安呢?

以上只是假设,并没有说苏妍心精神失常的一面真的杀了韩小安。

而是苏妍心若告诉别人自己精神有问题,那么别人一定会这么怀疑。

一个精神病人,是不值得去信任的。

所以……苏妍心不敢对任何人说自己的病,特别是这个节骨眼上。

只要她一说,别人就可能真正怀疑上她。

大概在早上六点左右,手下查到了苏妍心的去向。

苏妍心昨天下午从萧家离开,步行到街上,拦了一辆车,去了机场。

苏妍心去了机场……

所以她现在可能已经不在国内了。

在国内找一个人,或许没那么难,可是在国外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

苏妍心去国外,绝对不是为了避难。

不知道为什么萧聿会这么肯定。

苏妍心的性格或许内向了一点,但绝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如果她确定自己杀了韩小安,她是绝不会畏罪潜逃的。

她去国外……难道是因为身上的病吗?

她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杀过人,甚至没有那一段记忆,所以想找回那一段记忆?

这是萧聿能想到的最符合苏妍心性格的可能。

想到这里,萧聿的心情莫名安定了些。

至少她现在是安全的不是么?

所以现在萧聿要做的,应该是联合警方那边,找出韩小安死亡的真相。

不管是不是苏妍心做的,先把真相解开再说。

如果不是苏妍心做的,那么苏妍心不管有没有病,跟外人无关。

如果是苏妍心做的,萧聿再想办法……

因为她有精神疾病,所以她杀了人也不会判死刑。

虽然萧聿已经考虑到了这最坏的一点,但萧聿还是十分确信,苏妍心不会杀人。

就算苏妍心有精神病,苏妍心也不会杀人。

上午九点,萧聿拨通了李警官的电话。

“你那边有没有新的进展?苏妍心现在不在,但是我能配合你们。”萧聿平静开口。

“苏小姐还是没找到吗?”李警官觉得苏妍心现在是最关键的点。

苏妍心不在,事情也不好展开。

“不用找了,她要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你们要是能先证明人是她杀的,我就去帮你们把她找回来,否则你们先查案吧!”萧聿的态度摆出来后,李警官有一种碰壁的感觉。

萧聿就是在护着苏妍心。

探险家:最后的特普伊山

探险家:最后的特普伊山第二集

某别墅区外寒风中,许颖一直站在车边等着,忐忑激动,直到唐准毫无征兆出现在他身侧,许大少才吓了一跳,后退两步时看清就压下心惊,苦笑着开口,“唐先生。”

这家伙也太神出鬼没的,大半夜的要吓死人啊。

“你还不错,及时给我汇报,没有跟着她一起胡来。”唐准笑着开口,指了指别墅区,“于美琦在里面住?”

这片别墅区也是联排别墅,和金河湾的区别就是没有河道。

“我哪敢,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啊,于美琦虽然影响力不输于谷少,但那种人竟然……唐先生,你要怎么做?”许颖急急忙表忠,随后才小心问询。

他还真不确定唐准对这事是什么态度。

“几号别墅。”唐准平静反问,许颖也不敢多问,“19号。”

“19号,一个人,这女人脑子有病,给点小惩戒吧。”唐准已经感知到了19号别墅里正在喝红酒思索什么的于美琦,感知中那的确是一个美女,但这不会让他有丝毫怜悯。

手一挥,6级厄运术就飘荡而下。

于总不知不觉里就被厄运洗礼。

“好了,可以走了,这次的事不要说出去。”

“……”

唐准说完就走了,一步跨出在夜色下犹如幽灵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许颖懵的厉害,走了,这就结束了??!

太快了吧?唐准做了什么,还是什么都没做?

但许颖什么都不敢问,只是上车,开车走了。

………………

第二天上午,想了想没忍住,许颖又给于美琦打了电话,第一次没通,第二次没人接,第三次……

“琦姐,你不是让我帮你约唐准么,今天怎么样?”虽然昨天晚上转身就把于美琦卖了,但卖掉前他的确是电话里答应对方的。

今天继续打个电话问问是正常的。

他实在是很好奇,唐准到底做了什么。

许颖不问还好,一问,对面直接响起了于美琦的骂声,“别说了,老娘快烦死了,那还有心情搞那些事。”

“……”

许颖忍不住反问时,于美琦才哭着开口,“卧草,我住院了,昨晚洗澡时摔了一跤,原本以为没事,结果有些地方越来越疼,就想去医院看看,谁知道半路就出车祸了,我腿上一疼把油门当刹车,撞墙了。”

“现在医院包的和木乃伊一样,听医生虽然没危险,但至少一个月内别想下床,今天一大早,投资的几只股票全部跌停,损失上千万,艹,别跟我提什么唐准了,老娘就是认识他后才突然这么倒霉,那个扫把星!”

…………

等于美琦骂骂咧咧一通,像是发泄式的挂了电话,许颖懵逼了。

懵了好久好久,他才一个机灵直打哆嗦,这是唐准昨晚做的事?当时,对方表现的平平淡淡,似乎表面上都看不到他做事。

可问题是,理智思考唐准既然去了,应该不去白去。

不然还跑去那一趟干嘛?

应该是对方能力太夸张恐怖,他想不到而已。

可他万万没想到,于美琦下场会这么惨,洗澡摔一跤?正常,卫生间里喝多了摔一下多正常,紧跟着去医院直接撞车就不正常了。

手持的几只股票全部跌停?损失上千万?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他就算是想对付我和老谭那样,让她体内也依附一只厉鬼,我都不奇怪,可这些……”

“摔跤和撞车还可能说是唐准操控能量鬼怪影响的,多只股票全部跌停,就不可能是了吧?这是运气?命运?”

……

许颖真的不笨,越想越多,他都再一次不寒而栗。对唐准的恐惧也更深刻入骨了!他知道于美琦也多少有些迷xin的,谈不上真迷,就是分公司开业找大师看看风水,求个心安,有困难偶尔拜下佛,平时基本不去理会,那么突然在接触唐准后遇到一连串这么悲剧的事,对方至少一个月不能下床,完全恢复得多少个月?这种情况把唐准视为扫把星没了一丝兴致,正常。

冰寒刺骨片刻,许颖直接拿出手机拨号。

………………

“我知道了。”

金河湾别墅,唐准在得知于美琦汇报后,也笑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致命的厄运之力,修养几个月就恢复了,损失千万也算是个教训了吧。”

对于自己被富婆打主意,哪怕有一丝丝怪异感,唐准依旧不会留守,于美琦得到应有的一点教训也就可以了。

接下去的时间,他就是继续看书,看书之余,也开始书写起了道韵图。

还是陈佳瑜发愁怀孕一事,能轻松想起来的有三个解决办法,一是关键时刻施加大运术,但依旧是概率不稳定。

二是调理营养液提升到三级形势巅峰,但这方面人体DNA序列巨变不断向更完美程度进化,外观会有大变,没法对外解释。

第三,就是把最基础道韵图写出来啊。写出来给她看看,如果觉醒某一种异力,就可以私下里坦白,让她成为异师。

以唐准目前的实力,基础异力、特殊异力所有类型全部写出,也就是一天的事,还是指种类齐全,未来时代探索出的一种不差。

如果几十种异力,她一个都不是?

那就先用大运术试试了。

每次千分之一概率,六级大运术有没有用,唐准依旧不清楚。

…………

一天时间一晃而过,唐准刚刚写完所有异力道韵图,正在泡茶休息时,金河湾别墅外,随着一辆出租车抵达,一个沉稳儒雅的中年,就和一个青年女子走下出租。

看一眼别墅正门,女子才低声道,“何处,真要找那个唐准……”

“到都到了。”何处长平淡一摆手压制了女子后续的言辞。

“我只是觉得你有些脑回路太大,一个书法家而已,需要亲自来?”女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语气都从之前的轻微疑惑变成哭笑不得,还有一丝郁闷。

何处长也无语,瞪了她一眼不多说了,谁让这是他恩师家的小孩,从小看着长大的,没法摆谱。

下一刻,夹着公文包走向别墅正门,被门口门卫拦下问询时,何处长才平静拿出一个证件,“国安局办案。”

门卫懵逼了,懵了好久到两人走入别墅区内,两个门口都还有些无话可说,国安??什么情况?那是国安家全部门啊,也算是国家对外承认的唯一一个情报部门,想到这里两个门卫脸都白了。

探险家:最后的特普伊山

探险家:最后的特普伊山第三集

慕流川这部车,是最新款的豪车。

最值钱的,就是车身一道流线型装饰条的设计。

据说是用了一块什么航空高科技纳米材料,坚固度一流,特别炫目!

当发生车祸意外的时候,那一小条材料,就能为车身化解大部分震力,从而保障车身在猛烈的碰撞之下都不变形。

所以,当他将车身横在大门口的时候,固然有拦截的意思,同时也有炫耀的意思!

你个穷鬼,也敢拿一部没牌子的车,来抢本少爷的未婚妻?

本少爷这个车可是值钱的很,老男人你那破车靠边站吧。

然而。

当宫爵从另一条车道驶出的时候,1号的整个车身清晰地展现在视野之内。

慕流川的眼神,顷刻间变了!

“不……这不可能……这……这是……”

他失语地看着1号的车身。

握着方向盘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

他一定是看错了,那辆车的整个车身,怎么都好像是那种高科技航空纳米材料铸就而成呢?

顾雪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在怂恿他:“流川哥哥,你不是说,要把我姐带回来,劝她迷途知返吗?你怎么不动了?”

最好让慕流川和那个老男人杠上,哼哼,这样两个男人都能看清小贱人浪荡的本质!

小贱人的名声,越臭越好。

慕流川抖着手,眼看着宫爵的车子一个加速,要狠狠撞过来的节奏!

吓得他赶紧一打方向盘,紧急倒车,给宫爵让路!

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他掌握不好倒车的力度,车屁股“嘭——”地一声撞在了校门口的护栏上。

而宫爵却潇洒地越过了他。

在超车的一瞬,1号的车屁股傲娇地一摆,直接把慕流川左前侧的车灯,撞了一下。

“噼噼——!”

车灯,爆了!

几秒之间,慕流川被爆了车前灯,爆了车屁股,狼狈万分!

“流川哥哥,怎么了?他们居然敢撞你!我们追上去找他们算账!”顾雪雪尖叫着添油加醋。

慕流川原本被1号的车身震惊得有些胆怯,此刻被顾雪雪挠的又有些蠢蠢欲动。

虽然那个车看起来很厉害……但,说不定只有个空架子呢?发动机肯定不如他这一部。

再加上老男人驾驶技术肯定不行。

他若是能超车过去,那老男人一定会怕了他吧?

到时候还不是乖乖把顾柒柒交出来?

慕流川咬咬牙,一踩油门,轰然跟上。

宫爵本以为爆了慕流川的车灯,慕流川会知趣滚蛋,没想到这个蠢猪居然还追上来了。

他眸光顿时一寒。

踩了踩刹车,降下了速度。

慕流川看到前车减速,心头一喜,以为宫爵怕了他,赶紧更加轰了轰油门,超速赶上。

就在他的车要接近宫爵的时候。

1号又一个轻巧的摆尾,直接把慕流川的另一个车灯,也给爆了!

一地碎片。

慕流川的车前胎,扎了车灯碎片,也开始缓缓漏气……

“靠,那混蛋XX养的!”

慕流川苦苦维持的谦谦君子风度,再也维持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他面子搁不住,发了狠,继续追上。

而宫爵就像是猫逗老鼠一般,减减速,等他追上来,撞他一下,再提速离开。

撞了,离开,再撞了,再离开。

如此反复几次,慕流川彻底崩溃了。

是谁说他这部车是豪车中的战斗机?

为什么在前面那部没有牌子的破车面前,就像个任人宰割的菜鸟一样啊,完全是被人家吊打!吊打好么?

【云爷:晚安吻!妖精们,求票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