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雪枫纵横江淮

彭雪枫纵横江淮
  • 主演:刘之冰,刘天佐,张振华,赵晓明,马境,陈铂西
  • 导演:安澜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7
1938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挺进豫皖苏抗日前线。经毛泽东同志亲自点将,时任八路军少将参谋处长的彭雪枫将军将担此重任。当时,处于日军、国民党部队、地方武装割据控制之下的豫苏皖地区局势混乱民不聊生。彭雪枫率领三百多人的队伍进驻豫苏皖,受到地方武装和国民党部队的排挤不说,当地群众对彭雪枫率领的部队也不欢迎。   如何立足豫苏皖,成了摆在彭雪枫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彭雪枫知难而进,很快就通过奇袭日军王集军需库的胜利,在豫苏皖群众心目中树起了新四军抗日救国的形象。奇袭日军军需库的胜利,加上彭雪枫在自办报纸《拂晓报》上的广泛宣传,广大豫皖苏人民和地方武装,踊跃报名参加新四军。日军为防止彭雪枫队伍进一步壮大,对新四军根据地展开扫荡。立足未稳的新四军在日军的扫荡下,和地方武装头领谭育亭、国

彭雪枫纵横江淮第一集

看着宗炜尘对吴胜又是跪拜又是叫师叔的,唐若宁的三观简直要崩溃的一塌糊涂。

在她的印象中,宗炜尘是个沉默寡言,性格冷漠的阴沉男人,甚至每次看到他,唐若宁都会感觉到畏惧。

谁想这样的一个冷漠阴沉的男人,如今竟然开心的脸庞像是朵花似的,简直合不拢嘴。

吴胜本以为老师傅是个无门无派的闲云野鹤,没想到竟然是个大门派的掌门。

更没想到他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的师兄,还有一个师侄,这让吴胜一时有些受宠若惊,人生幸福简直来的太突然了。

“哈哈,想不到唐老今日一来,竟然会带出这么一段缘份,真是可喜可贺。”

孔慈见吴胜终于找到他的宗师门派,心里着实替他开心,目光投向唐振华说道:“唐老,今晚要不您就在这里留宿一晚吧,也让吴胜和他的师侄好好聊一聊师门的事情。”

唐振华正有此意,他让宗炜尘立即给他的师傅打电话,让他放下身边的事,火速来到江州玫瑰庄园。

宗炜尘立即答应着。

得知师傅白炫收的关门小师弟就在江州,欧阳龙城立即把身边的一切事务都交给属下打理,而他以最快的速度飞往江州。

吴胜也给苏筱颖打了通电话,说他在玫瑰庄园遇到极重要的朋友,今晚可能要晚些回去接她。

苏筱颖知道吴胜要喝酒,嘱咐他少喝些,晚上开车不安全。

红玫瑰的厨艺高超,庄园里来了尊重的客人,她自然是亲自下厨,给大家烧上满满一桌的好菜。

玫瑰庄园有自已酿的玫瑰酒,味道香甜甘美,唐振华品尝几口,登时赞叹不已。

一向沉默寡言的宗炜尘打开话匣子,接二连三地向吴胜敬酒。

当年白炫跟欧阳龙城说到新收的关门小弟子是如何的天份高绝时,宗炜尘那个时候也在场,不过他对师祖的这番话有些不以为然。

要知道宗炜尘同样是天资卓绝之辈,年纪三十有余就把天罡诀修炼到第二重初期,已经远远超出他的师傅欧阳龙城当年的成就。

可是直至今天他才发现,自己的小师叔竟然已经把天罡诀修炼到第三重,达到真气外激的神技之境,赞叹之余,心里也由衷地感到敬佩。

“炜尘,小师弟在哪里,快引我去见他!”

正当宗炜尘继续向吴胜敬酒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炸响,一个清朗嘹亮的声音响起,然后便见一道黄影风风火火地冲进玫瑰屋。

“师傅!”

看到欧阳龙城出现,宗炜尘连忙起身上前去行礼。

欧阳龙城扶起宗炜尘,环视着四周问道:“炜尘,你说你见到了你师祖新收的小师叔,他在哪里,快让我看看!”

吴胜看着眼前这位穿着黄色长袍,鹤发童颜的老人,感觉到他的体内涌动着跟他极为相似的武道真气。

同样修炼的天罡诀,自然是有一番共鸣之力。

吴胜立即在体内动起天罡诀,一股股强大的武道真气瞬间释放出来,算是他献给这位初蒙面的二师兄的礼物。

欧阳龙城立时察觉到吴胜体内的散涌出来的强大真气,眼睛登时一亮,直直地盯着吴胜,面露惊喜错愕之色。

吴胜连忙上前,朝着欧阳龙城恭敬一拜:“吴胜拜见二师兄!”

说着,吴胜朝着欧阳龙城拜了三拜。

欧阳龙城感受到吴胜体内那股汹涌澎湃的浩瀚真气,登时狂喜不已。

见吴胜要拜三拜,欧阳龙城连忙伸手要把他搀扶起来,喜道:“小师弟快快请起!”

在搀扶吴胜时,欧阳龙阳已经运起天罡诀,使用第二重巅峰武道真气要扶吴胜起来。

这股力量着实惊人,别说是搀扶个人,就算是掀翻一层楼房也是绰绰有余。

然而令欧阳龙城无比震惊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把吴胜搀扶起来,而吴胜强行压着欧阳龙城的胳膊给他拜了三拜,然后才站了起来。欧阳龙城登时打量着吴胜,露出惊讶狂喜之色,双手扶着吴胜的肩膀,由衷地赞叹道:“之前曾闻师傅谈起过小师弟,说你是难得的习武奇材,师兄当时并不觉得如何,今日一见,果然真如师傅所言,小师

弟确实是千年一遇的武道奇材啊!”

如今跟欧阳龙城见面,吴胜登时感觉到无比的亲切,想不他孤苦无依,如今竟然多了这么多的新人,这让他登时无限感慨,上天果然是待他不薄啊!

“二师兄过奖,只是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现在可好?”

见到师兄和师侄,吴胜突然间非常想像老师傅。

自从他从老师傅那里修得天罡诀和其他本领后,老师傅就摇头说再无其他可教,翩然离去。

如今也隔数年,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是否安好。

欧阳龙城告诉吴胜,师傅他老人家两年前曾经出现在京城,当时还提及过他。

之后白炫又继续云游四海。

如今他也没有师傅的音讯,但是想到师傅一身本领,肯定不会有危险。

吴胜挨着欧阳龙城坐下,向他敬了几杯酒,然后又向唐振华敬酒,一饮而尽。

唐振华看向欧阳龙城笑道:“欧阳老弟,看来你的卦象不准啊,你知道是谁把我的体内的血蚕毒王给除掉的吗?”

“难道不是孔慈孔老先生吗?”欧阳龙城好奇地说道。

孔慈摇摇头笑道:“欧阳兄实在是太抬举我了,我这点本事怎么可能把血蚕毒王那种邪物给驱除,是你的小师弟出手帮的忙。”

欧阳龙城用无比惊讶的目光盯着吴胜,神情激动地说道:“原来是小师弟帮唐兄清除的毒虫啊,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啊!”

唐振华用调侃的语气笑道:“欧阳老弟,你之前不是说过,能医好我病的人名字里必有一个‘麒’吗?”

欧阳龙城登时露出尴尬之色,摇摇头叹道:“卜筮之法,不可尽信,我的功力未达臻镜,实在是让大家笑话了,我自罚 一杯!”

欧阳龙城端起面前的一杯玫瑰酒,准备仰头饮尽。

当他要喝时,吴胜却伸手把他拦住。

吴胜将视线投向唐振华,呲牙笑道:“唐老,其实二师兄他算的卦很准,并没有出错。”

唐振华登时露出诧异之色,问道:“吴胜应该是你的真名字吧,难道你还有其他名字?”

吴胜摇摇头:“不,我只有吴胜这么一个名字。”

唐振华露出不解之色:“既然是你的真名字,而你的名字里又没有麒字,为何又说欧阳老弟的卦象没错呢?”

吴胜露出一抹神秘笑意:“其实我在部队的时候,我的战友们给我起了一个绰号,他们管我叫‘麒麟’!”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愕然,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到吴胜身上。

尤其是坐在对面的唐振华,猛地站了起来,眼睛直直地盯着吴胜,嘴唇哆嗦着。

欧阳龙城和宗炜尘也同样用无比惊诧的眼神盯着吴胜。

他们三人投来的眼神让吴胜感觉很不安,好像他刚才说错什么话似的。

唐若宁同样露出诧异之色。

她见唐振华神色惊惶愕然,有些担忧地拉了拉他的衣袖,轻声问道:“爷爷,难道有什么问题吗,您的样子好可怕!”

唐振华并没有理会孙女的话,一双浑浊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吴胜。

半晌,他才张开嘴巴哆嗦着说道:“华夏龙组,最强麒麟,你就是那个麒麟?”

吴胜没想到唐振华竟然听闻过自己的绰号,登时愕然,只得点点头答应着。

宗炜尘见吴胜竟然就是传闻中的龙组麒麟,露出无比惊诧的表情,急忙问道:“可是……可是我听说龙组麒麟在一次伏击战中被敌方炸得粉身碎骨!”

宗炜尘问的问题也是欧阳龙城问的问题。

他是真的没想到他的小师弟竟然就是传闻中华夏国最强的特种战士麒麟。听闻这件事,吴胜叹了口气,脑海里回忆起那一天的不幸场景,无比痛楚地说道:“其实那一天,我带领麒麟小队前去阻击敌人,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臭名昭著的眼镜蛇联盟,我们遭遇伏击,损失惨重,战友

们为了保护我而牺牲。其中有战友在临终前嘱咐我替他照顾他的妹妹,所以我把自己伪装成牺牲的样子,然后来到江州,找到我战友的妹妹。”

坐在对面的红白玫瑰两姐妹对视一眼,她们立即想到吴胜口中提及的那个战友的妹妹,恐怕就是苏筱颖吧。

说着,吴胜的眼睛红红的。

他举起酒杯朝着众人敬了一圈,即声说道:“我知道我是个逃兵,但是我答应过战友要保护他妹妹,时至今日,她依旧还不知道她哥哥牺牲的消息,所以我敬请诸位也替我守护这个秘密。”

稍后,吴胜将杯中酒饮尽,视线投向唐振华,起身站的笔直道:“唐老,您是老将军,也是我的首长,我是个逃命,理应要受到惩罚,所以请您下达惩罚命令,我绝对执行您的命令!”听到吴胜这么一说,唐若宁连忙拉着唐振华的袖口道:“爷爷,吴大哥刚刚救了您,您不能惩罚他啊!”

彭雪枫纵横江淮

彭雪枫纵横江淮第二集

温热的包裹,小丫头觉得好神奇,这种感觉和以前她感受到的完全不一样,她眨了眨眼睛,歪头看着他。

“宝宝,我是爸爸!就是生你的人!我不是坏人,你摸摸。”龙司爵握着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脸上,让她摸自己的脸。

小丫头摸着面前这个两条腿的家伙的脸,果然是温温的,很光滑,和自己的触感是一样的,和她以前遇到那些动物触感都是不一样的。

就在小丫头摸着她的脸的时候,突然一个狮吼响起,把龙司爵给吓了一跳。

他眼神凌厉的看向那头靠过来的公狮,整个人都警惕起来。

小丫头看到‘爸爸’很激动的向着公狮跑了过去,龙司爵紧张的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可是想到女儿在森林长大,刚刚那些猴子对她的爱护,他便没动,只是死死的盯着那头狮子。

小丫头跑到狮子面前,便抱住了他,在他柔软的鬃毛上蹭来蹭去,小脸上全是满足的表情。

公狮子一边盯着龙司爵,顺便蹭蹭小宝宝,伸粗舌头甜着她的小脸,小丫头一脸的享受。

龙司爵确定这头公狮对宝宝没有任何威胁,应该是喜欢宝宝的,他才松懈下来。

狮子见他松懈下来了,它也松懈下来,甚至卧了下来。

小宝宝搂着它,又回头看向龙司爵,依然是一脸好奇。

龙司爵一直看着一人一狮,他向着小宝宝伸出手,“宝宝,过来,过来找爸爸。”

小丫头疑惑的看着他,似乎不懂他在说什么,龙司爵心里明白了,宝宝这是完全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她竟然不会人话。

想想也是,她那么小就来到森林里了,怎么可能听的懂人话呢?

她能听懂的应该是兽话。

龙司爵想到这里,便也坐了下来,他也累了,而且是太累了,他望着宝宝眸光柔和,他想如果苏千寻在这里,她一定会特别开心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总算找到宝宝了。

龙司爵想到这里心情特别好,什么苦啊累啊都值得了。

公狮子也在盯着他看,不知道为什么,龙司爵总有种这头狮子能看懂他的感觉,难道狮子成精了?

龙司爵偶尔看狮子,偶尔看宝宝,视线不停的在两个人之间穿梭,最终视线停在宝宝身上。

他看着宝宝的样子,应该是很健康。

这些年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想着她被猴子保护的样子,他想应该是这片森林的动物护着她长大的。

这头狮子应该是她最信任的动物了吧?

龙司爵突然就想到那些狼和蛇群,他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该不会那些动物们都是听了宝宝的指挥才去攻击他们的吧?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宝宝看,越看越觉得是这样,这是动物的领地,他们应该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有人过来,她就会想办法把人赶走。

龙司爵想到这里便了然了,他还是先让自己的人撤出去吧,否则,他就成小家伙的敌人了。

“宝宝,过来我这里好吗?”龙司爵声音温和的对着小宝宝说话,手也向她伸了出去。

小丫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继续搂着狮子没动。

她不动,狮子突然动了,它站了起来,调转身准备离开。

小丫头立刻起身骑到了它的背上,她回头看了一眼龙司爵,然后狮子便载着她飞快的离开了。

龙司爵看着女儿被狮子带走,他反而放下心来了,他知道这里的动物全都是女儿的守护神,它们会守护着女儿的安全,不会让她受到一点危险和委屈。

外面突然传来枪声,龙司爵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往声音来源的方向跑。

他不能让自己人伤了这里的动作,以动物们对女儿的保护,如果这里的动物受伤了,女儿怕是会很生气。

龙司爵赶到的时候,地上躺着不少的野狼,远处还有一群狼在观望着。

许西见他赶了回来,激动的冲了过来,“少爷,你没事吧?我们都快吓死了!”

“快住手,这是怎么回事?”龙司爵看着地上的几头狼,紧张的询问。

许西察觉事情不太对,看着他解释,“这些狼和之前那群不同,对我们都是下死手,我们也是不得已才把它们打死的!”

龙司爵听说这些死的和之前的不太一样,心里稍微松快了一些,他上前查看了一下,这些狼是土灰色的,之前的狼有绝白色,有灰色的,但毛色不太一样。

“少爷,那边还有一拨,是之前攻击咱们,把咱们冲散的。”

“那些没伤亡吧?”龙司爵猜测那些应该是女儿的伙伴。

“那些没有,那些狼太贼了,咱们根本抓不住啊。”许西回答。

“那就行,先撤吧。”龙司爵吩咐下去。

“啊?撤?少爷,不找小小姐了?”许西紧张的询问。

“先撤,告诉大家,不许伤害这里的任何动物。”龙司爵吩咐下去了。

许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坚定的按照龙司爵的吩咐交待了下去。

放到森林里的人全都撤了回去,把人都留到了这片森林的周围,不让人靠近这片森林,不让人伤害这里的动物。

许西一脸懵逼的照做了。

龙司爵回到住处的时候,苏千寻刚把孩子哄好,刚刚发生的事,没人敢告诉她就是怕她担心。

龙司爵进去后便紧紧的抱住了她,苏千寻被他抱着有些懵,看着他激动的表情,这是她很罕见见到的。

“我见到女儿了!我见到她了!”龙司爵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说什么,你说的真的!”苏千寻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吧,否则怎么会听到他说见到女儿了?

“是真的,我真的见到女儿,她现在很漂亮,也很健康,跟动物们生活在一起,动物们都是她的朋友,而且我看的出来,她过的很好。”龙司爵很高兴的跟她分享见到女儿的事。

“真的吗?那你怎么没把她带回来?她是不是不相信我们是她的爸妈?你快带我去见见她!我亲自告诉她,我就是她的妈妈。”苏千寻抓住他的手便往外走,恨不能立刻见到女儿。

彭雪枫纵横江淮

彭雪枫纵横江淮第三集

第四十七章:再无夫妻情分

“宫总,不好意思啊,还要麻烦您跑一趟!”陈运恒强装笑脸,伸出手去。

“陈总客气,孩子被我惯坏了!”宫云祥微笑着,两个人握手。

宫穆瑶没说话,看着两个人虚伪的笑容,忍不住的恶心,但是没办法,不来自己的目的达不到啊!

“宇航哥,你来了!”走廊里,传来陈月儿惊喜的声音,宫穆瑶的眼睛,瞬间冷了下来,他怎么来了?

“姐!”宫文昊感觉到了宫穆瑶的变化,担心的看着她。

宫穆瑶摇了摇头,微笑着,伸手抚上了弟弟的发顶,意思是自己没事儿。

没事儿才怪,心里瞬间疼的厉害,就像刀子划过一样!

对,就是刀子划过的痛!

“顾总,您来了!”陈运恒起身,承让着刚走进门来的顾宇航。

顾宇航走到最靠边的沙发上坐下,才对着宫云祥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结婚两年了,宫穆瑶都不喊他爸,自己更没必要上赶着,迎着那道不善的目光看过去,倒是感觉到了莫大的冷意!

“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就商量一下两个孩子打架的事儿!”陈运恒清了清嗓子,顾宇航来了,心里底气大增,宫家的人,怎么也得给足他面子。

“宫总,我是这么想的,我们这边已经退了一步,您那边是不是也撤诉,这样咱们你好、我好、大家好,哈哈……”陈运恒笑的有点干巴,最后连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了,轻咳了一声,止住。

“陈总,我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就是律师是瑶瑶帮着请的,怕是不太好办啊!”宫云祥将皮球踢给了宫穆瑶,知道她为了自家儿子好,所以不能直接答应对方,看到顾宇航为这事儿过来,心里也是老大的不痛快,再不济,他也是宫家的姑爷。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宫穆瑶,大名鼎鼎的箫瑶事务所,真的是她找来的。

宫穆瑶抬头,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尤其顾宇航紧盯着自己的眼神,心里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淡淡的开了口。

“箫瑶事务所的一个资深律师,是我的粉丝!请他们来也是迫不得已,毕竟陈小姐为了瞒天过海,将监控的证据都销毁了!我就这么一个弟弟,绝对不会让他受任何的委屈!”

宫穆瑶根本没客气,你不是把顾宇航找来了吗,那么我就把你的脸打得啪啪的!

陈月儿的脸色一白,小手紧握着,小心翼翼的看了顾宇航一眼,见他一直盯着宫穆瑶看,脸色白的更加厉害。

宫穆瑶看着看摇摇欲坠的陈月儿,在看看不动声色的顾宇航,心里稍微痛快了一些:“陈总,既然你们退一步,那么我也不会不通情理!”

“是、是、是,宫小姐,你说说你的条件吧!”陈运恒点头,眼巴巴的看着宫穆瑶,自从顾宇航进门,眼睛一直看着她,暗自思付,怕是今天这关,不太好过啊!

“陈总,痛快!那么我就不客气了,下面说说我的条件!”

宫穆瑶伸出来第一根手指头:“第一,宫家垫付的医药费,你们要全额返还,一分都不能少!”

“第二,以后你儿子无论做任何事儿,都不要打着别人的旗号,如果我知道了,打无赦!”

“第三,酒店被砸的东西和当事人,你们要做出相应的赔偿,如果做不到,那就把牢底坐穿!”

“我声明,所有的钱都必须你们陈家自己出,如果要我知道是别人帮着拿的钱,这事儿没个完!”

宫穆瑶说完,不屑的瞟了一眼浑身哆嗦、脸色发白的陈月儿,在看看脸色铁青的陈运恒,最后视线落在顾宇航身上,如果他敢说一个字儿,回去可就不是烧沙发那么简单了!

陈运恒眼睑抖动着,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丫头拿捏着,要不是箫瑶事务所声称掌握了所有的证据,自己真控制不住上去抽丫的!

看看顾宇航,见对方不动声色,心理有些后悔了,看来今天女儿使出来浑身的解数,才将他骗到这里来的一步棋,走的简直是失败!

本以为让顾宇航过来,宫云祥肯定会给他面子,也就是给自己面子,谁想到宫穆瑶会一起跟了来,根本不留一丁点儿的情面!

“怎么,陈总有意见?”宫穆瑶说完,感觉口渴了,从包里掏出来水杯,自顾自喝了一口,谁都不看。

“宇航哥!”陈月儿缓缓的开了口,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文昊,我们走了!”宫穆瑶站起身来,拉着宫文昊的手,就要往外走!

“我答应!”陈运恒见顾宇航不说话,知道这事儿没有了缓和的余地,现在宫穆瑶遥遥占领上风,自己不得不低头,毕竟来日方长。

“陈总,痛快!好,把这个签了吧!”宫穆瑶从包里,拿出来几张纸,递了过来。

陈运恒咬了咬牙,脸色发青,最终还是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毕竟独生儿子不能进监狱啊!

宫穆瑶拿过来,爽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吹了吹,递给陈运恒一份:“陈总,药费三日内还给宫家就好,其他的赔偿也在三日内赔付,箫瑶的律师会全程跟踪!”

宫穆瑶说完,转身走出病房,宫文昊赶紧跟了出去,顾宇航起身慢了一步,胜在腿长,大步追了出去。

陈运恒看着离去的背影,紧咬着后槽牙,陈月儿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瑶瑶,你听我解释!”顾宇航大步流星的跨过来,拦住了宫穆瑶的去路。

“让你的解释见鬼去吧!”宫穆瑶抬手,对着顾宇航那张脸就打了下去,让你招蜂引蝶,直接毁了得了!

“瑶瑶!”宫云祥低声怒喝了一声,怪不得顾宇航一直对她不喜,感情这个死丫头一言不合就动手!

宫穆瑶根本没有收回拳头的意思,差一点儿打到那张俊脸的时候,顾宇航偏了偏头,一把抱住了她:“瑶瑶,听我解释,我不知道今天过来,是为这事儿!”

“哼,别编了!只要是陈月儿的事,你从来都是义不容辞的!”宫穆瑶挣扎不过,抬脚对着顾宇航的脚就剁了下去!

顾宇航吃痛,禁锢她的双手松了一下,宫穆瑶挣脱开来,牵着目瞪口呆的宫文昊,大摇大摆的进了电梯,门关闭的一刹那:“顾宇航,从今天开始,你我再无夫妻情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