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治疗

特别治疗
  • 主演:钟镇涛,林凤娇,李立群,方正,楊佩春,王宇
  • 导演:刘维斌
  • 地区:中国台湾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1
鐘鎮濤飾演一位感情出軌的花心攝影師,林鳳嬌飾演其妻子。一次鐘鎮濤在和情人約會的過程中被妻子的姐姐雇傭的私家偵探拍攝到了他們偷情的照片,林鳳嬌看到后傷心欲絕,多次與鐘鎮濤的助手方正傾吐苦水。鐘鎮濤得知妻子知道自己有外遇后遷怒于方正,還誤以為他和妻子有染,對其和林鳳嬌大打出手,卻失手從樓梯下滾落還被家裡的寵物狗咬了一口。衛生局的人以其得了狂犬病為由要將其收入醫院救治,卻被害怕住院的他嚇得四處逃竄,逼不得已時他又回頭去向林鳳嬌求救,心軟的林鳳嬌將鐘鎮濤帶到某診所,即將展開一場「特別治療」

特别治疗第一集

花暮年内心一片动容道:“我也是……”

黑风的鸡皮疙瘩,越起越深了。

作为一个正常性向的男人,是接受不了这种畸恋的。

顾南锡却早就习惯了,在凡尘中见过他们很多相处的画面了。

“你们,还能坚持住吗?”

“什么?”

“身上的伤?”

“这点伤,没啥!你们下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

“查探一下天坑的来源……”

“不用查探了,那里面你们根本就进不去。”

“为何?”

“不知,我想,一定要超越魔尊实力的级别,才能进入那里吧!”

“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们领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这魔坑内所有的空间,我们都踏入过,唯独那里,根本就靠近不了。”

“好,既然来了就必然要过去看看的。”

一行四人,朝着纳兰泽说的那地方走去。

却发现,越靠近,那种窒息感就越强烈。

内心止不住的恐慌起来。

黑风皱眉道:“兄长……这定然就是那衍生魔气的地方了。”

顾南锡苦笑道:“这还真是需要超越魔尊的实力,才能勉强进入到这里啊!”

“无妨,以后总会有机会的,你我本就已经是魔尊实力了。”

“感觉这入口的魔气,更加精纯,黑风,我想在这里修炼一番!”

“那兄长,我带着两个人先上去?”

“去吧,这里没有任何危险,你先带他们上去,交给司徒枫他们,我在这里修炼,完了之后再上去。”

“好,只是我心底有一丝存疑。”

“什么?”

“当初魔皇是怎么将这一片天地封印在这里的,而现在,我们又怎么将这一片天地给带走,若是带不走,我们往后的那些族人们,依靠什么修炼?”

顾南锡沉思了一会儿道:“等出去以后,我们一起想办法处理这件事,既然我们的祖宗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一定也可以。”

“好的,兄长,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多加小心。”

“好,纳兰泽,暮年,你们先随我族弟上去吧,司徒枫和陈青青都在上面。”

“好,那你多加小心!”

两人一起跟着黑风离开了。

已经记不清在这里待了多久了,但每一天的记忆都是美好的。

离开的时候,纳兰泽和花暮年相视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不舍了。

因为在黑暗中待久了,已经适应这里的光线了。

只是,出去以后,那刺眼的光芒射入眸中,两人几乎都一瞬间的失明了一般,难受的捂住了双眼。

顺利的被黑风带着一起落入地面。

陈青青和司徒枫就看到黑风带着两个乞丐一般脏兮兮的男人上来了。

因为捂着眼睛,还真分辨不出来,这到底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只是司徒枫止不住的皱眉道:“他们……魔化了!”

“啊?”

“不过也是,在魔气这么浓郁的地方,还是魔气起源之地,他们实力也没多高深,不被魔化才怪!”

“司徒枫,你的意思是他们已经都彻底的魔化了?”

“是……”

“修炼不回来了?”

“嗯……不过这样也好,以后……他们就跟着南锡一起,这样就不用回到神族了,就没有人会阻挡他们了。”

魔族和妖族都一样,都是很自由的种族,也就神族的人自命清高,规矩多。

可规矩多,才能长久啊!

就好比神族,绝对是天界发展最快,现今最强的一种种族了。

若论单打独斗,妖族和魔族都不会是神族的对手。

本就因为神族中人都智商高,会谋算。

天才一个紧接着一个的出。

纳兰泽和花暮年终于适应了光线了,双眸微微眯开了一条缝,就看到那两个觉得熟悉,又觉得很陌生的人。

那是他们曾经在凡尘里的伙伴,离开凡尘后,变再也没有见过了。

陈青青,司徒枫……

那浑身所散发的气势,和那容貌身姿……似被一层神圣的光芒给照耀着一般,显得神圣极了。

比凡尘中的他们,还要美上十倍百倍!

感觉他们是那么遥望不可及的人……

一时间,纳兰泽没有动。

可花暮年脑子里却不会想那么多,几乎第一时间朝着陈青青冲过去了。

“青青!我终于又再见到你了!”

陈青青直接张开了双臂,两人来了个闺蜜之间的大拥抱。

是真的很想念啊!

回来天界之后那么多事儿,可很多时候,都会想起这两个人。

以为他们私奔了,不要他们了,也以为他们遇难了……

却不想影响大家的心情,都闭口不提。

紧紧的相拥在一起,那是满心的感慨啊!

“花暮年,我想死你了。”

“丫头,我也想死你了。”

两人都是多愁善感之人,居然都流下了泪眼泪了。

纳兰泽却依然站着没动。

司徒枫眸光淡淡的扫向他道:“臭小子,不认识了?”

纳兰泽看着司徒枫一身雍容华贵的装扮,那是因为司徒枫从天宫离开之后,一直都没来得及换衣服。

而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满身的狼狈……

苦笑道:“认识,却不敢认……”

司徒枫走过去朝着他胸口锤了一把道:“臭小子,你至于吗!”

“差别太大了,你都已经是天尊了……可怕。”

“修为罢了,能影响什么?凭你小子的天资,还怕修炼不到我这种境界不成。”

“倒不是,只是觉得,多日不见,物是人非了……”

“就你小子想得多!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和花暮年怎么会突然间失踪,和依依他们脱离了队伍?”纳兰泽苦笑道:“那日,我不甘心……他说要放弃我,我不甘心,就在回归天界的半道上,将他给拦截住了,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打算谈谈,就回去的,谁知道……来了

这鬼地方,进的来,却出不去。”

“还以为,你们私奔了呢……”

“不会,要私奔也会跟大家商量着一起私奔啊!”

“那个啥,我听说……你们是准备殉情的?”纳兰泽嘴角一抽道:“臭小子,事情都过去了就别提了。”

特别治疗

特别治疗第二集

白浪浑然未觉宫爵语气里的不善,得意道:“对呀,我新交的朋友,怎样,特帅气吧?我这个颜狗,就喜欢这样颜值正义的朋友,哎呀等会儿介绍给你认识……不对,我怎么听有人谣传,你也喜欢叶公子?爵爷啊,我可和你讲,你已经有小妖精了,就不要男女通吃了,不要和我抢了好不好,这小帅哥你就留给我……喂喂,你挂我电话干嘛?”

白浪还不知道,某男人已经脸色铁青,在考虑把他送回非洲的事情了!

居然敢和老子的女人合影发朋友圈秀恩爱!

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白浪哪里知道宫爵醋缸又爆了,径自嘟嚷着:“真是的,小爵爵你喜欢你的小妖精,我追求我的叶公子,互不干涉,这样不好吗?”

宫爵挂了电话,眸光阴鸷地盯着屏幕。

路副官小心翼翼建议:“爵爷,那位叶公子,不是在隔壁房间么?要不要告诉白浪公子啊?”

宫爵冷冷瞪了他一眼:“你很闲?”

路副官闭嘴了:“……”

难道,爵爷真的像传说中那样,移情别恋喜欢男人了?

还去抢男朋友的男朋友,好羞耻嗷嗷嗷。

唉,可怜的柒柒姑娘可怎么办呐。

此刻。

白浪也在自怜自艾。

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三分钟了。

主持人已经上台宣布比赛规则,各国代表团也已经就位,只差他们白氏国医堂的团队,还空着重要的一个位置!

叶公子没来!

“小叶子,你不会这么狠心,放我的鸽子,让我这么命苦吧?”他一边哀嚎着,一边刷着朋友圈。

令人疑惑的事情发生了。

他十几分钟前,发送的那张朋友圈消息,也就是他和叶公子的合影,居然凭空消失了。

删了!

被删了!

“见鬼了!我自己没有删,难道是系统删的?一定是系统嫉妒我们秀恩爱!这个不宽容的世界对本公子独特的感情充满了恶意!”白浪哀嚎。

比赛倒计时一分钟。

叶公子还是没有出现。

台上,组委会的主持人,冗长的介绍已经接近了尾声:“……总之今晚的比赛,大家可以各显神通,给评委和观众们展示你们最拿手的研究项目,可以是新药,也可以是最新的手术技能,最终我们会由专家组统一评定技术分数,再加上现场和网络观众的投票决定市场分数,两者取总分,就是今晚的比赛成绩!下面,请看大屏幕,我们的专家评委团和观众亮相!”

电子大屏幕上,一阵漂亮的片花闪过,大赛的徽标耀眼地突出在中心。

下一秒,本该依次出现一个个专家的特写镜头。

然而,屏幕忽然一黑!

这样世界级的大会,怎么会出现黑屏的故障?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莫名其妙的时候,人群中的顾美凤,扬起了唇角。

看来,自家女儿是已经得逞了,已经迷倒了叶公子

下一步,应该就是叶公子浑身精光,猥琐地躺在贵宾休息室里,做着不堪入目的动作吧……?

特别治疗

特别治疗第三集

第377章狩猎赛车山谷

“实习生,你莫非是来参加山地越野赛车?”赵玲珑满眼疑惑不解,她实在想象不出周云凡带她带这里做什么。

“嘘!”周云凡发出了噤声,示意她安静下来,自己驾驶银色奥迪A8,又不是越野车,参加啥子赛车,除非脑残了。

到了一个十分隐秘的路段,在一个柏油路的岔路口旁边,周云凡把车藏好,示意赵玲珑下车。

赵玲珑的眼前晃荡着一个超大型疑问号,周云凡不给她答案,只是让她同行潜伏。两个人选择在一个山石上,远远眺望,只看到那些赛车不规则地排列暂停。

山地越野赛车,惊险与刺激并存,很多喜欢极限运动的人厌倦了现代化公路上枯燥的训练和比赛,就寻找陌生的山区丘陵环境,进行新的竞技和挑战,这是一种全新的时尚极限运动。

周云凡神识触动左手中指上的“玄空剑戒”,从中取出两部高倍红外线夜视望远镜,同赵玲珑一人一部:“玲珑姐,咱们这次不是狩猎野猪,而是捕猎一个名号叫‘癞大头’的江湖大盗。”

“他就是雇凶对我们下黑手的渣男!”周云凡到这个时候才抖开包袱,揭示谜底,还真让赵玲珑不但原谅了他先前的隐瞒,而且觉得有趣。

赵玲珑双手拿着那部高倍红外线夜视望远镜,满眼怒视,搜寻那个“癞大头”,当初她同周云凡参加义诊,在五环县山门镇木山村,那天晚上随同戴村长,猎杀七头野猪,如今让她记忆犹新。

周云凡把赵玲珑安顿在大山石上面潜伏后,立即如同猎豹一样,攀爬到不远处那株大槐树的树枝上,树冠很大,便于藏身。

赵玲珑转头一看,不由得望树兴叹,这么高的槐树,她确实无法攀爬上去。

周云凡立即从“玄空剑戒”里面,取出那支配备了仿俄制夜视瞄准镜的仿国产88式狙击枪,在树杆上面俯视前方,从夜视瞄准镜里,很快锁定了“癞大头”。

这个江湖大盗酷爱山地越野赛车,这是他捞钱的手段之一,只不过太过喧闹,让他的警惕性被掩盖被衰减,做为地下赛车手,见过太多的意外事故。

当几个打扮很野很浪的女人,朝空中抛飞贴身衣物的那一瞬间,今晚的山地越野赛车,立即拉开序幕,不难看出今晚赛车的赌注很大,超百人的规模,六七十部越野车参赛。

周云凡趴在那株大槐树杆上,通过夜视瞄准镜一直锁定“癞大头”,还真别说这家伙的车技真不赖,只不过今天晚上他的好运到了尽头。

“癞大头”驾驶那辆改装过的黑色三菱越野车,遥遥领先,奔驰在前头,爬上一个陡峭的土坡,快要消失在众人视线的时候,这对周云凡来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周云凡果断地开枪击穿“癞大头”的左肩,导致他的左臂立即失去知觉,驾驶失当,整辆黑色三菱越野车,如同驴打滚一般,从陡峭的土坡顶端,翻滚下来!

这样的事故在山地越野赛车,并不少见,参赛的赛车选手,有众多看热闹的人,先前都不觉得什么。

只不过当黑色三菱越野车滚落到坡底,“癞大头”满身血汗地爬出来的时候,周云获得战机,立即射出第二枪,砰然一声,击穿他的右腿胯骨位置。

“癞大头”立即只剩下一只好手,一条好腿!事发突然,又是在晚上,弹头击穿“癞大头”后,钻入土层,在这尘土飞扬的土坡,还真没有人注意到“癞大头”被人狙击。

藏身在那块大山石上面的赵赵玲珑,手持高倍夜视望远镜,暗自感叹一句可惜了,实习生的射击水平也太烂,开了两枪,竟然都没有击毙“癞大头”。

周云凡把那支狙击枪再次藏入“玄空剑戒”,如同夜魅一般,从大槐树上面下来,然后拉起赵玲珑的手,飞速返回那辆银色奥迪A8。

赵玲珑快速抢占驾驶室,周云凡只好陪坐到副驾上,从赵玲珑手里拿到那部高倍夜视望远镜,看到赵玲珑准备启动车子的时候,周云凡伸手把她的头往下一压:“藏好!先不要着急。”

不明所以地盯了周云凡一眼,赵玲珑再次被他搞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感觉自己又成了木偶,她的心情再度郁闷了。

好在这样的时间并不多长,很快有几辆越野车从身旁闪过,疾驰而去。周云凡低声指令:“玲珑姐,还等什么?快点跟上啊你!”

赵玲珑突然明白过来,一个死了的“癞大头”,自然没有活着的“癞大头”有用。她立即驾车,车头掉转,风驰电掣一般追踪而去。

“癞大头”重伤很惨,他的手下,还有几个赛车手载他去了几家小医院救治,没人敢接,几经周折,最后还是选择最近的东江市中心医院。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三更,看到“癞大头”送进中心医院第5急救室,一直跟在后面盯梢的周云凡和赵玲珑,两个人会心地笑了。

晚上忙活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周云凡立即打电话给朱婉容,这位警花才刚刚回到市局职工宿舍。

接到周云凡的电话后,她听到“癞大头”送进市中心医院5号急救室,立即汇报市领导。

得到领导的指示,朱婉容召集手下警员,飞快赶赴到中心医院,立即把5号急救室,实施警戒,让“癞大头”插翅难飞。

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的“癞大头”,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落入警芳的包围圈,就连他最得力的三个手下,无一幸免。

忙碌了大半夜,总算可以消停了,周云凡和赵玲珑回到“碧湖花园”D区二栋66号房,赵玲珑的心思还处在激动当中,她没想到自己也有天生的冒险因子,喜欢刺激的活动。

周云凡带给她三次精彩纷呈的刺激活动,猎杀野猪,服装城地下车库的同歹徒的对决,还有今晚的狩猎。

刚进房子,赵玲珑就施展藤蔓缠树,扑到周云凡身上,把全身的激请全方位释放,除了坚守底线不让周云凡碰之外,其它的都对实习生开放,让他放肆地探秘。

欢闹了一阵,两个人分开,各自洗洗睡。第二天早上练功吃了早餐,双双对对驾车来到中心医院,赵玲珑得去参加早上例会,周云凡打电话给朱婉容。

两个人很快相聚在“癞大头”转入的重症看护病房,周云凡为了抓到这条大鱼,对他刑讯,可谓是大费周章。

接下来对“癞大头”施展搜魂术,周云凡和朱婉容听到的全是耸人听闻的血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