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汗党2017

不汗党2017
  • 主演:薛景求,任时完,全慧珍,金熙元
  • 导演:卞成贤
  • 地区:韩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7
讲述了犯罪组织头目载镐(薛耿求饰)与组织内性格强势的新人贤洙(任时完饰)产生交集,江湖兄弟之情与捉摸不定的背叛也由此展开。

不汗党2017第一集

一杯热咖啡泼在那姑娘的头发上,泼咖啡的那青年骂道:“臭娘们,以为躲在这里就找不到你了?罩着你的人哪?找来啊,你倒是再找来啊。”

原来是故意找茬的啊。

陈艾佳看了一眼餐厅的经理,对这种人,餐厅不应该管一管吗?经理保持着公式化的笑脸,一板一眼地告诉陈艾佳,这个小姑娘是前两天才来餐厅的,原本在后厨帮着做事,这几天餐厅生意虽然比以前差了点,但服务生也辞职了几个,看着这小姑娘做事不错,才把她

提到侍者的岗位上。“顾客是上帝,她自己招惹的人,自然要她自己去处理,按照餐厅的规定,我必须让她赔偿所有的损失,包括对餐厅形象的损坏。”经理面无表情,可能心里还在谩骂,好好吃你的饭,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

小姑娘一个劲鞠躬,嘴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我大哥这身衣服,光洗一次的费用就要好几万,算了,下班后跟我们走,给我大哥把衣服洗干净,这次就算你走运了。”那青年用刀叉敲打着咖啡杯,食客们的麻木,餐

厅工作人员的不作为,更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甚至伸手向小姑娘腰里抓了过去。

小姑娘连忙退了两步,领班呵斥道:“退什么退?忘了餐厅的规矩了吗?一个月五千块钱,是请你来当大小姐的吗?过去,给顾客好好赔罪。”

餐厅的玻璃门突然被人从外面重重推开,有人冷冷道:“我如果不同意呢?”

陈艾佳又惊又喜,他看到,杨长峰带着安雅就站在门口,安雅手里提着塑料袋。

原来,两人刚在超市买生活用品,杨长峰收到徐洁儿发过来的短信,说她在埃菲尔碰到了以前纠缠她的那帮混混,他们要让她赔好多钱,就因为他们故意碰翻了咖啡,把一个混混头子的衣服弄脏了。

如果这世上还有杨长峰牵肠挂肚的人,徐洁儿是绝对的第一个。

老战友的亲人,那就是他的亲人。

一时怒不可遏,杨长峰差点连钱都没给,带着安雅搭车直奔埃菲尔而来。

安雅心里惊讶,这小姑娘是很漂亮,她跟姓杨的是什么关系,让他这么着急?

“哥!”见到杨长峰,徐洁儿眼泪扑簌簌一个劲往外涌,她现在才知道,这世上,自己还是有一个可以依赖的人的。

十几分钟前,她自己都没抱多大信心发了那个短信,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赶过来。

杨长峰心里一震,嘴角动了动,招招手:“妹子,来,这破工作咱不做了。”

扯下那套侍者制服,杨长峰看了一眼板着脸过去的经理,冷冷道:“你是现在的经理?”

“对,你是什么人?用餐请就坐,不要打……”经理推开要拦着他的几个侍者。

那几人急的想骂人,这人惹不起,你他妈不能等我们介绍一下吗?

杨长峰手里的制服砸过去,包在那经理的头上。

“你们老板没在吗?”杨长峰认出一个侍者,指着他警告道,“最好告诉你们老板,这地方早晚让我砸了。”扯着经理的领口扔到一边,杨长峰面容阴冷,大步走到那张桌子旁边,那几个小混混可都记得他,一看还真来了,连忙往最里头缩起来,那伸手的青年讪笑道:“大哥,误会,误会,我们是开玩笑的,真的

。”杨长峰狞笑起来,拽来那青年的胳膊,在食客们惊恐的注视下,反向狠狠一折,咔嚓的一声脆响,他竟生生折断了这小子的一条胳膊,是真的折断,手肘反着弯曲起来,骨头茬子刺破皮肉,白森森地露了

出来。

“这是我唯一的亲人,是我妹子,我告诉过你们,可你们不听,我也没办法,上次受罚,这次就受死吧。”杨长峰不依不饶,拧着那青年另一条胳膊,故技重施又折断,随后提着他的领口高高举起。

那人疼的嗷嗷哭,吓的一个劲叫饶命。

“饶你容易,先拿命来!”使劲往地上一砸,就这一下,是个人就受不了,那人在地上翻滚两圈,满身是血躺着不动了。

拿起一把餐刀,杨长峰指着那个头目,淡淡道:“我会割断你的喉咙,你现在可以开始跑,从这里跑到门口,正好能看到你的脑袋从脖子上掉下来,享受你最后半分钟的生命吧,死!”

他看到陈艾佳了,和一个形象气质穿着都很不一般的人在一起,心里仿佛明白了,原来她是真的要赶人走啊。

这也好,安雅说的对,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王虎已经没能力对抗她陈总了,她当然也就不需要自己了。

心中怒火汹涌至极,杨长峰只想杀人,只有鲜血,才能熄灭他心头的愤怒。

徐洁儿吓坏了,她没想过找杨长峰来给她报仇,只想能让这些人不要再来找麻烦。

杀人,这怎么行?

“哥,你别杀人,那是犯法的,你让他们不要再来就行了。”徐洁儿连忙推开安雅,抱住杨长峰的胳膊,眼泪还没擦干净呢,眼眶红通通的,眼睛里既有不熟悉的欣慰,也有恐惧。

她还是怕再被报复。“没事,以后他们不会再出现了,杀了他们,这世上就清净了。”说完,杨长峰扬声道,“各位,在不了解怎么回事之前,我请各位不要乱发视频照片,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唯独会跟人死磕,谁要给我惹事儿

,我这条命,舍得跟他鱼死网破,各位都是有家有业的人,别给自己找麻烦,好吗?”

偷偷拍视频的一些人顿时噤若寒蝉,是啊,他们都是有家有业的,跟一个亡命之徒纠缠上,那可是要被害惨的。

徐洁儿轻轻道:“可是,哥……”那头目还算有眼色,一看杨长峰起了杀心,立马跪下,冲徐洁儿使劲磕头,一边磕,一边抽自己耳光,一个劲求饶:“徐小姐,是我不好,是我不是人,是我瞎了眼,您就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会找你了

,不,我们马上离开江州,马上就走,再也不出现了,饶命啊,饶命!”徐洁儿有些犹豫,她不敢反对杨长峰,他毕竟不是亲哥哥。

不汗党2017

不汗党2017第二集

一道清雅的声音响起:“醒了?”

他示意一旁的护士将她扶起来,可是叶凉秋不肯,她疯狂地挣扎着,叫着秦安澜的名字,此时她已经全都记起来。

记得耳边一声爆炸的声音……

她昏过去,但仍听得到。

“安澜,我要去见安澜。”她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但却是徒劳。

她虚弱得要命,可是即使这样,她还是闹着。

眼角的泪水滑过,一片水光……

杜月笙终于还是起身,用目光示意了护士,护士松了手,叶凉秋便跌在了他的怀里。

她不肯,拼命地挣扎,但是她的力气又怎么抵得过他?

只微微用力,就困住她整个人。

向来严肃的男人,在她耳边低沉地开口:“他不在了,冷静点。”

虽然残忍,但是他轻易地说出口了。

她会闹,但是不说,对她更残忍。

叶凉秋呆住了。

不在了?

什么意思?

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杜月笙,在他的脸上,在他的眼里搜寻着什么,像是要找着答案一般。

“你在说什么?”她的声音很轻:“能告诉我安澜在哪里吗?他在哪……他是不是也在医院,他受伤了吗?”

她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像是不敢大声,一大声,心里最后的梦也破灭了。

那样的她,让他心碎。

而她的脆弱,她的痛,全都因为别人。

杜月笙还是太儿女情长的人,必要的时候,他可以很心狠。

既然是想要得到她,是想要和她长长久久,那么,别的不再重要了。

他的声音有些沉痛,“秦安澜,他死了。”

死了?

死了……怎么会死了?

不会的,他一定是骗她?

安澜他那样无所不能,他那样聪明的一个人,不会为她死,他是一定有办法逃出来,他是那种有万全之策才去做事的人。

他不是冲动的人。

他怎么会死?

她捂着头,拒绝这样的答案,拼命地说:“不会,不会的,他不会死,你骗我!走开,走开……我要安澜,你走开。”

她的牙齿死死地咬着唇,咬出血来,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殷红殷红的。

杜月笙微叹一声,“凉秋,节哀!”

她不要节哀!

她节的什么哀?

她的安澜没有死,她不需要!

她现在就要去找安澜,现在就要。

疯狂地推开杜月笙,朝着外面跌跌撞撞地跑,跑两步腿一软,就倒下来了。

爬起来,又跑,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跑出去,跑到门口时,整个人已经是虚弱不堪。

小护士担心地说:“杜先生,您看,我们还是用安定吧?”

“不!”杜月笙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她怀孕了。我跟着她,你们不要过去。”

说着,他跟在叶凉秋身体,看着她拼命地朝着前面跑,拼命地叫着秦安澜的名字。

她推开一间间的病房,一间一间地找,叫着他——

安澜,你出来,你在里面是不是?

你一定是还在生气,对不对,所以你故意让人告诉我,告诉我你不在了!

我才不信,我才不会上当——

秦安澜怎么会死,他们一定是骗我了!

不汗党2017

不汗党2017第三集

每个分堂都要对战,但秦奎还是觉得,抽到其他分堂比较好。

阵堂的人看到抽签结果后,朱河抬头看向苏陌,眼中全是杀意!

“大师兄,接下来靠你了。”苏陌对着长孙玄致甜甜笑着。

她负责闯阵,长孙玄致负责布阵。

戒指早就交到长孙玄致手中,有云谷老人在,苏陌一点都不担心,朱河会提前出来。

“谢玉,准备吧!”

朱河从阵堂走出来,寒声道。

阵堂与战堂对战的时候他并没有出手,因为他没把战堂放在眼中,那种货色,不值得他出手。

他认为亲自布置一道阵法给苏陌,让苏陌死在他的手里,苏陌应该感到荣幸。

“你准备吧,准备好了我自会破了你的阵法。不过你要闯的是我大师兄布置的阵法,祝你好运。”苏陌十分惬意的坐在椅子上,那叫一个舒服。

“他布置阵法?你想耍赖?!”朱河愤怒起来。

他挑战的人是苏陌,觉得这个约定也是单独与苏陌的约定,任何人不能插手。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当初你说的是各自布置一道阵法,然后你们去闯对方的阵法,谁先出来谁获胜。

苏白也是兽堂的人,为什么不能布置阵法?

你要是没把握,可以让你们阵堂所有人一起帮忙,我们都同意。”

“没错,而且闯阵的是谢玉,不是别人。”

苏扬和沈玉马上站了出来。

话说到这份上,朱河自然不会再说些什么,当初的确没有特别说明只能两个人布阵和破阵。

但只要苏陌进入他的阵法即可。

“开始吧!”朱河扔下一句,转头就要去布置阵法。

“等一下!”苏陌突然开口。

“你还想说什么?”

朱河显然十分不快,他迫不及待的要布置阵法去杀了苏陌。

苏陌站起身,朝着阵堂的方向看了一眼,唇角轻轻上扬,“我想起一件事来,阵堂有两位师兄与我打了赌,时间已到,是不是该出结果了?”

阵堂带着人找茬那天,与苏陌定下了赌约。

二人拿着书回去学习,在今天进入驭兽入门级,就算苏陌输。反之,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先苏陌和兽堂道歉。

苏陌的话落,很多人打探起来,毕竟这件事只有少部分人知道。

在得知赌约后,全都幸灾乐祸起来。

无论谁输谁赢,都有热闹看。

大比昨天开始后,阵堂那两个人就一直忐忑着,一天过去,还以为苏陌忘记了,稍微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苏陌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呵呵!人呢?别和我说他们生病了没来。”苏陌嘲讽道。

阵堂的人真打算说那两个人没来,虽然他们只代表自己,但在众人眼中,就是阵堂败了。

朱河马上就要与苏陌对战,这个时候阵堂的人出来道歉,不是承认自己不行吗?

“怎么回事?!”赵震天寒着一张脸道。

“是这样……”有人赶忙说了事情经过。

听到这里,赵震天的脸色越发难看,“让他们两个滚出去,从今天起,他们不在是阵堂的弟子!”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