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2019

感知2019
  • 主演:埃里克·罗伯茨,尼克·贝特曼,SandyGardiner
  • 导演:Jensen Noen
  • 地区:美国
  • 类型:悬疑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Accomplished novelist Richard Sykes struggles to come up with a concept for a new book while trying to resolve his troubled marriage to Haley. In the process, he seeks out friends and colleagues to assist him in overcoming his personal demons that may servr to make him or break him.

感知2019第一集

想到这里,忽然霍远觉得很是可笑。

不是什么大事?

那不过是他们自己想到的而已,陈木在自己这里指手画脚的事情还少吗?他是一个个没有和他们说出来罢了。

今天这个事情也不过只是个导火索而已,没有这一次,还会有下一次,她居然还因为这种无聊,甚至是还没有确定下来的事情去找苏晚谈,真是有病。

………………………………

“苏晚,今天有个电视台给我打电话,说是要联系你一块儿演一个综艺节目,你怎么看的?”

康诺趁着苏晚来公司的时候顺道的就把这件事情和她说了,觉得事情的发展有点神奇,因为苏晚道现在事实上还不是太红,居然会有电视台联系她上综艺节目。

“啊?电视台综艺节目?”正在喝咖啡的苏晚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真的是莫名其妙。

“不知道啊,你觉得呢?我都无所谓的……”其实在演员圈的话,虽然她是挺想要好好发展的,但是事实上也并没有什么大的野心,而且事实上吧,她在演艺圈也没有什么计划之类的。

就看康诺怎么和她规划了。

“……”闻言,康诺有点想笑,“你还真是够相信我的啊……”

“是啊……”苏晚笑了笑,“毕竟我都和你签约了吗,自然是要相信你的,而且你再国内的地位也很高啊,我不好好抱着你的大腿怎么办?”

听到这康诺忍不住了,“你这嘴吧,不去上综艺节目真是有点可惜了。”

“算不上吧。”苏晚也没忍住,“主要是感觉上综艺节目就是要立人设的感觉,但是吧,我觉得没什么好立的,所以……很容易形象崩盘之类的,万一以后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不就不好了么……”

康诺闻言点点头,“那倒也是。”

“不过这个综艺节目我看过一点点,感觉上是还行,算不上好的制作,但是水平属于国内中上,有时候会制造一些噱头和绯闻的话题,对于艺人来说有比较炒作的点,所以吧……到底想不想上,看你自己……”

说着,康诺看着对方。

“这个节目叫什么名字,主要是做什么的?他们有没有说是什么人会参加之类的,就是一块儿的合作伙伴……”

康诺想了想,“好像就是一个美食节目吧,做的比较类似真人秀的那种,参加的演员还挺多的,业内的口碑还行,另外就是……还有个,这次你合作的电视剧的男演员似乎也一块儿参加了,你和这个男演员的关系怎么样?”

忽然想到了这个事情,康诺问了一句。

“男演员?什么男演员?”苏晚愣了愣,回想了一波……不由的有点好奇。

“额,就是那个……最近似乎还是挺红的那个,……叫什么来着那个男的??”康诺有点头疼的想着。

这些演艺圈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今天这个红了,明天那个红了,实在是有时候她容易想不起来了。

感知2019

感知2019第二集

肉干对于其他人来说,多数是不喜欢吃的,但对于悬崖村的人,却是美味。

能吃新鲜的肉,谁愿意吃硬硬的肉干?

但肉干保存期长,还有肉的味道,比他们天天吃的干薯、虫子好太多了。

“多谢村长照顾我夫人,过几日我再让人送些食材过来。”江奕淳客气的说。

“好,好,太谢谢了。”吕正显得有些激动,这才注意到大家都眼巴巴的瞅着他手中的袋子,只好叫吕娴爹拿出给每个人分了一点。

他自己倒没吃一口,看向江奕淳问:“不知道大人如何称呼?”

“我姓江,在皇上身边当差。”江奕淳随意的说。

不少人投去羡慕之色,可不是谁都能在皇帝身边当差的,而且这位大人又长的这样好看。

“不知道大人可寻到我那不懂事的孙女?”吕正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这山里挺大的,不知道她躲哪去了。”江奕淳说道。

他耐了性子没掉脸,换做别的时候,他早就发脾气了。

他已经听卫九说明了情况了,虽然害的不是白若竹,但害的是他家娘子的手下,就等于是他的手下,他最是护短了。

而且如果他家娘子走在最后呢?他已经吩咐过下面的人,如果抓到了吕娴,就把她掉在山崖上,让她好好享受享受。

吕正有些失落,但很快他收起情绪,又给江奕淳一行安排了借住的人家。

大概是他们那包肉干的缘故,又或者是江奕淳承诺过几天还要吃食,这一次好几户人家都抢着要把树屋让出来。

天慢慢黑透了,白若竹和江奕淳回了树屋。

江奕淳得知昨晚白若竹他们都睡一个屋子,脸立即拉了下来。

但这里条件有限,人家傲松也不是这样过的。

“叫你别急着来,你怎么不听。”白若竹埋怨道。

“陛下在催了,说三日内一定要离开了。”江奕淳说道。

“那他自己走就是了,我处理完这边再过去。”白若竹没好气的说。

江奕淳露出为难之色,“你真以为他没脾气吗?”

“呦,我可是知道他那皇帝脾气。”白若竹瞪了他一眼,“好了,不跟你废话了,今晚这里有情况,别让我们分心。”

傲松察觉到白若竹对江奕淳态度不好,但她还不知道舞姬之事,心里好奇起来,嘀咕着这两人肯定吵架了。

“傲松,你和占星多留心些吧。”白若竹说道。

傲松冲占星挤眼睛,“出去盯着点。”

她可不想做电灯泡了,占星会意,点头跟了出去。

江奕淳狐疑的看着他俩的背影,嘀咕道:“他们很熟了?”

“他俩不般配吗?”白若竹反问。

江奕淳皱眉,“傲松不是喜欢桑塔吗?你在给她和占星牵线?”

“呦,我没发现你还挺替桑塔着急的?”白若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我是怕桑塔没了女人,又来缠着你,尤其是你还负责和蛮族通商的事。”江奕淳也有些生气,“我越来越弄不懂你想什么了。”

“你什么意思?我能想什么?你现在是怀疑我故意不想傲松和桑塔在一起?好让桑塔继续来找我?”白若竹一下子火大了,江奕淳这是怀疑她的人品。

江奕淳叹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白若竹没心情跟他争吵,留下来还有别的目的。

“从我听到傲松她家里想让她继承家业之后,我就担心起来了。”她叹了口气,“你忘了傲松以前提过钟家的传统,说她家的人一生只有一个孩子,如果她要继承家业,她的孩子必然也只能待在钟家,可桑塔是蛮族的王,也需要子嗣继承王位。”

“他们俩对家族、族人都有责任,难道让桑塔跟别的女人生孩子继承王位吗?”白若竹又叹了一口气,“以前看傲松洒脱,我也没想那么多,但这次傲松提到她家里时的眼神就和以前不同了,没了那种洒脱肆意。”

江奕淳沉默了,这些他都没想到,如今细细想来,白若竹的担心不无道理。

这时,小毛球飞了进来,对白若竹嗡嗡的说着什么。

“它说多了一些东西,不是人。”白若竹解释道。

江奕淳从窗户看出去,周围空荡荡的,没任何发现。

白若竹则看到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她眯起眼睛又细细看了看,还是模模糊糊的。

“什么都没有啊。”江奕淳说道。

“你看不到那边有模模糊糊的东西?”白若竹吃惊的问。

江奕淳摇头,“看不到。”

小黑在空间里和白若竹说话了,说小灰可以看到,让小灰出去吧。

白若竹悄悄放了小黑和小灰出来,小灰是狼魂,很轻松就能看到那些东西了。

“都是人死后的魂魄,他们在交谈。”小灰侧耳倾听,“他们说每个月可以回来一次,怎么今天没什么人迎接他们呢?”

“我知道了!”白若竹恍然大悟,“这里神奇之处是每个月可以让死魂回来一次,村长不肯走的原因是舍不得死去的亲人。”

这时傲松和占星悄悄返回,两人和她的发现一样。

傲松拿了符纸贴在了白若竹和江奕淳身上,“好了,这下子你们能看到也能听到了。”

一瞬间所有模糊的画面都清晰了,就好像近视的人戴上了合适度数的眼镜,或者是相机终于对上了焦。

外面变的异常热闹,就好像回到了旬阳城中的街市一样。

“今天怎么了,他们还不出来?”

“听说来了不速之客,他们怕引起外人的注意。”

“哦哦,那我们也小心些。”

“不怕,那些外人可看不到咱们,要是看到了,非得把他们吓个半死不可。”

“都是什么人啊,不会是觊觎仙家宝贝的吧?”

“仙家的宝贝岂是他们能惦记的?放心吧,他们明天就滚|蛋了。”

“……”

这些鬼魂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树屋里的人,或者说他们以为树屋里的人根本看不到他们,也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白若竹朝傲松做了个口型:仙家宝贝。

感知2019

感知2019第三集

封以欢坐在副驾座上,两人从封家出来以后,像是放笼的鸟儿一样。

“欢欢,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我自从跟卓大宝在一起以后,他管得我更严,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来偷偷吃个麻辣火锅。”

她们俩在这一点的口味上,简直都是一模一样的。

两人都喜欢吃辣的,偏偏肠胃还不太好,容易拉肚子。

封以欢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我懂你,我也好久没吃,在维也纳,就算是吃辣的,也不正宗。今晚,我们一定要吃个痛快,我已经把药都准备好了,吃完我们就吃点药再回去。”

在这一方面上,封以欢想得还是挺周到的。

她出国那么久,更加是想念这边的美食。

两人先是去了商场,挑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顾明珠还是喜欢跟欢欢逛街,卓大宝那种人,是不爱逛商场的。

而且,他就只会给钱。

再重要的一点,要是跟他一起出现,不免会被人围观。

所以,没事的时候,顾明珠都不喜欢跟他逛街。

卓以凡对于陪女朋友逛街这种事情,也不是怎么喜欢。

要是她想逛,他倒是想直接清场,不喜欢在人群里挤来挤去的。

封以欢跟欢欢刚进去挑了一款手表,这时,欢欢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明珠看着她正在试带手表,顺势帮她把手机拿出来。

她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发现是叶恒打过来的。

“欢,叶恒打过来的。”

封以欢听到是叶恒打过来的,眉头不由得拧了一下,然后把手表放了下去,“这款我一会再试。”

她不知道叶恒要做什么,但不免是有些紧张的。

所以,逃避也不是问题,起码要搞清楚对方的意图。

她接通了电话,“喂,叶恒,有事吗?”

她的语气清冷疏离,就是面对着一个最普通不过的朋友。

“欢欢,本来还想再见你一面,但是来不及了,我得赶回帝都。等你的演奏会开始,我到时一定会来的。”

本来吧,她听到叶恒要回帝都,心里是松了口气的。

但是听到他后面那边话,一口气还没有松完,又被他吊了起来。

她不由得揉了一下眉心,“叶恒,其实如果你没有时间,可以不用勉强的。有些事情,我想,我跟你已经说得很清楚。”

有些话,她也不想说得太狠。

毕竟,叶恒只是喜欢她,他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只是,她实在不想让他抱着希望,否则将来只会更加失望而已。

这时,她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催促登机的声音。

“叶恒,你快上机吧,我先挂电话。”

说完,她直接就掐掉了电话。

机场里,叶恒看着被掐掉的电话,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这真是一个狠心的丫头,就连再见都没有说,她就这么怕他吗?

叶恒知道,如果他没有表白的话,或许他们现在还是好朋友。

但是,他一点没有后悔。

未来的日子,他不想只做她的女朋友。

他想的,还要更多,想要拥有有她的未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