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十三
  • 主演:萨姆·赖利,雷·温斯顿,50分,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米基·洛克,杰森·斯坦森,爱丽丝·巴雷特,盖比·霍夫曼,埃曼纽尔·施
  • 导演:格拉·巴布鲁阿尼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为给身患重病的父亲交付医药费,电工文斯(萨姆·赖利 Sam Riley饰)不得已卖掉了房子。一次偶然的机会,文斯在他修理的房间里得到房主的一封神秘信件和一张不知道终点的火车票。一面是房主的离奇意外死亡和完全未知的危险旅程,一面是一笔足够改写人生的巨额财富,文斯最终还是决 定踏上这次神秘旅程。然而当他抵达隐蔽的目的地之后,等待他的却是一场无法全身而退的疯狂杀人游戏。   本片翻拍自2005年法国犯罪惊悚影片《百万杀人游戏》(13 Tzameti),依旧由原作导演兼编剧的格拉·巴布鲁阿尼执导与编剧。萨姆·赖利、米基·洛克、杰森·斯坦森、雷·温斯顿等多位硬汉同台演绎这场生死博弈。

十三第一集

白厉行听见白葭的话,忍不住唇角微微上扬。

看来对付陆言遇这小子,得要找亲妹妹啊!

清月这招曲线救国用的还真是妙!

陆言遇就见不了白厉行那股子得意劲。

他板着脸,坐在那不说话,还把薄唇抿的紧紧的。

白葭那么聪明的人,怎么能不知道陆言遇和白厉行就是为了这事在闹呢?

这种时候,她当然要安抚自己的老公啊!

“老公……”白葭挽住陆言遇的手臂,撅起嘴说,“你要是觉得我做得不对,那咱就不让他们生了!”

陆言遇斜睨了白葭一眼,心情好了许多。

“反正外公外婆也不急着抱外孙,有咱们小睿就够了!你就让清月再干个五年十年,我相信外公外婆不会介意的!而且就连嫂子和哥也不会说什么的,毕竟咱们赚钱重要,孩子什么的,都靠边站!”

陆言遇越听越觉得这话不对劲……

霍思君和梁博琛早就伸长了脖子盼着慕清月给白厉行生个孩子呢!

这事就是明面上,霍思君都说了好多次了,之前是慕清月害羞,口头上没答应,现在慕清月也不羞了,都把这话挂嘴边了,如果就因为他不同意,霍思君和梁博琛不得给他脸色看啊!

再说何雪漫和慕卿书,这两人为了慕清月和白厉行感情稳定,也是一个劲的在催他们要个孩子……

陆言遇深深的感觉到来自白葭话中的压力……

“其实,我也不是反对……”

陆言遇不动声色的扯了一下领带,“只是大哥乍一跟我说这件事,我觉得清月还小,生孩子还可以再等几年,现在想想,大哥都那么老了,还没有孩子,确实有点对不住他。”

白厉行,“……”

在白葭面前认怂就认怂,干嘛非要说他老?

白葭手指勾住陆言遇的下巴,将他的头转过来,笑着问,“那你就是答应了?”

“答应!”陆言遇对白葭温柔一笑,“你都答应了,我能不答应?我不答应,回家肯定要跪键盘。”

“乖……”

白葭奖励性的揉了揉陆言遇的头发,那动作宠溺之至。

他们后面一排的人虽然没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这两人的互动,都酸的牙疼。

而此时,那些记者们和粉丝们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不是说好了七点开始的吗?现在都过了十分钟了,怎么还没开始?”

“对啊!怕不是陆廷遇在跟我们耍大牌?”

后面熙熙攘攘的传出一些抱怨的话来,渐渐的,人群开始骚1动起来,就连坐在第一排的那些嘉宾都开始不停的看时间。

方必民这个人性格有点急,倒也不是他真的性子急,而是他后面的行程都已经排满了,是特意抽空过来参加电影首映式,参加完之后,还要连夜坐飞机离开。

他看还没开始,便站起身来到白葭这边。

“白葭,陆总,首映式不是说好了七点?陆廷遇也没见着,主持人也没上台,这……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白葭从后台过来也有一会儿了,她抬手看了下时间,可不是,都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了。

按照道理来说,一边时间要推延,主持人或者身为导演的陆廷遇应该来到前场跟大家交代一下,但现在没人出来说,这事确实有点奇怪。

白葭站起身,笑着对方必民说,“方导,您再坐坐,我去后台看一下。”

“好,好,你快去。”方必民索性就在白葭的位置坐下了,“有什么事说一声,如果要取消请提前给我说一下。”

“好的,您放心。”

白葭拿着自己的包,快速的绕过前场,进入后台。

刚进去,就看见里面乱成了一锅粥。

陆廷遇拿着对讲机,一双眼睛喷火似的,对着对讲机喊,“什么?没人吗?”

对讲机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陆导,没在这边。该找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都没看见啊!”

“那么大一个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你们在搞什么!?”

白葭走过去,扯了扯陆廷遇的手臂,陆廷遇转过头来,见是她,表情稍稍缓解了一点,但还是难以压制住内心的火气,“嫂子,你怎么来了?”

“我能不来吗?”白葭看了看旁边来来回回跑的人,担心的说,“首映式时间已经过了,外面的人都等得很不耐烦了,小廷,发生什么事了?如果时间推迟,你还是要去前场安抚一下记者和粉丝的情绪。”

“我现在哪里还有那个心情!”

陆廷遇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即便是面对白葭,说话的声音也骤然拔高,忍都忍不住,“楚秋不见了!”

“楚秋不见了?”

白葭惊讶的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说,“不会啊!我刚刚也在化妆间啊,还跟秋秋在一起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才去前场没多久,怎么就不见了?”

“是啊!”陆廷遇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就是十几分钟之前不见的,我正准备让主持人上台,楚秋的助理跑过来跟我说,楚秋去上了趟厕所,人就不见了!”

上厕所?

白葭皱眉,楚秋上个厕所还能上不见了?

整个后台都是陆悦的人,谁不认识楚秋啊,如果真出什么事,肯定早就有人来说了啊!

楚秋的助理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小姑娘吓得都哭了,“陆导,我,我,我找过了,都找过了,厕所里也都仔仔细细的找过了,没,没看见秋姐……”

“特么的!”

陆廷遇一把推开楚秋的助理,气势汹汹的朝着厕所走去,“我亲自去找!”

刚才楚秋的助理就说,楚秋一个人进的厕所,她在外面等着的,等了半天都没有看见楚秋出来,所以进去喊楚秋,但是没有得到回应,就挨个位置找了一遍,竟然发现楚秋不在里面了。

她是一直守在厕所外面,所以,如果楚秋出来,或者被人带出来,她都能看见,但是她没看见,就证明楚秋没有出过厕所!

而作为电影女一号又是编剧的楚秋,她失踪了,首映式根本就没办法开始!

十三

十三第二集

第1205章 还是三招

修炼一途,越到后面,每一阶的提升也就越大!

铠甲男虽然只比之前的胡茬男修为高出一阶,但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铠甲男都比胡茬男高出不止一丝!

虽然铠甲男现在表现出来的速度不如胡茬男,但别忘了铠甲男可是一身铠甲!

大砍刀带着浓重的破风之声,瞬息之间已经到了萧千寒的身前。

刀刃还未及身,那凛冽的破风就已经朝着脸上、身上疯狂的砸来!

若是修为弱一些的,当场被破风砸成重伤也不是不可能!

萧千寒屹立不动,稳如泰山,周身气势猛然爆发,衣袂翻飞,长发更是迎风肆意,颇有几分冰寒不羁!

而那大砍刀竟被那突然爆发的气势挡的顿了一瞬!

虽然只是一瞬,但那可是铠甲男实实在在的进攻!竟被一股气势就挡了一瞬?

铠甲男擅长力量,对方连手都没动就挡了他的攻击?

这是什么概念?

而且,眼前的萧千寒不过是一个女子!而已!

瞬间暴怒!

没有任何迟疑,铠甲男瞬间暴怒!双眸血丝升起,双手青筋暴露,臂膀的肌肉狂然爆发!

多层力量的叠加,全都加持在那柄大砍刀之上!

可以说,这仅仅刚开始的第二招,他就已经用上了十成十的力量!

被一个弱女子只用气势就让他的攻击停顿,这是莫大的耻辱!

“吼!”铠甲男一声爆吼,脸色都跟着赤红!

泰山稳稳如前,萧千寒眸光一凝,手中凤烈剑闪电般出现。

无人看清凤烈剑的样子,就直觉一道让人莫名心颤的寒光闪过,然后原本狂暴的擂台上忽然变得寂静!

铠甲男的动作,如之前一样,未曾有所变动,但是眼中,手中,手臂,脸上的红色全都退去。随之退去的,还有力量!

不是他不想继续进攻,而是不能!

手中的大砍刀随着那一道寒光,已经断成两阶!

那可是他花费了数年光景专心打造,坚固非常的砍刀!

没有因为暴怒,狂怒而呼吸急促,铠甲男双手张开,任由断刀落地。抬眸看向萧千寒,语气低沉,“那柄剑,就是你扬言毁掉浑天钵的剑?”

萧千寒点头。

看来,她的资料应该让知无不言大赚了一笔。随着她在大比之中的名次越来越高,知无不言中,她的资料的价格也会越来越高吧。

“两招。”她淡声提醒。

铠甲男闻言冷笑,“你是在说还有一招,就要将我击败吗?别以为我的兵器断了,就不是你的对手!”

“吼!”

一声怒吼,毫无征兆!

随着这声怒吼,铠甲男周身的铠甲全都碎裂开来!沉重的铠甲落地,甚至都将地面砸出大大小小的裂纹!

要知道,这是幕府号称有史以来最坚固的擂台!可见,那铠甲之重!

铠甲碎裂,露出里面的轻便劲装。

轻轻歪头,发出‘嘎!嘎!嘎!’的响声,铠甲男张狂冷笑,“你以为我只擅长力量吗?忘了告诉你,我十年前的外号叫无影人!”

“唰!”话音落地,铠甲男的身影已经消失!

没有留下虚影,也看不到模糊痕迹,而是从擂台上消失!因为速度太快,而彻底看不到踪影的消失!

顿时,台下响起阵阵惊呼!

“无影人?他竟然就是无影人?”

“不能吧!当年的无影人只是双腿肌肉暴强,可是上身普通啊!”

“废话!人家不能练啊!没看那大砍刀啊!周身铠甲重达万斤,除了无影人能做到,我没听说过还有谁这么做!”

……

铠甲重达万斤?元殊闻言挑眉。他倒是很想上台去看一看,那些铠甲是不是真的那么重。

一转头,他刚要跟龙钰讨论一下这件事,去忽然发现龙钰不见了。

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也没有龙钰的人影。

“千寒正在比赛,这小子跑哪去了?”他低声嘀咕了一句,看了云默尽一眼,没出声。

龙钰离开的动静,他不知道,但殿下应该是知道的。

此时,云默尽的一双黑眸落在台上,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看不出什么。

擂台上,萧千寒仍旧稳如泰山,一双眸子竟然还缓缓的闭了起来。

双方对战,靠眼睛捕捉对方的动作。但如果速度快到一定程度,眼睛已经无用。

任由那铠甲男在擂台上飞速奔驰,她自巍然不动。

不过,云默尽却看见,在萧千寒自然垂在身侧的手上,小拇指仿佛不经意的在动。

而每动一下,擂台上就多了一个不大的禁制。

不一会儿的功夫,擂台上就大大小小几乎布满了禁制!

就在此时,萧千寒一声轻喝,“起!”

“唰!”

擂台上已经消失多时的铠甲男的声音蓦然出现,而且还是以一个狗啃屎的姿势撅在擂台上,双脚无法动弹。

“你应该知道,我还懂阵法。”萧千寒的声音轻描淡写,“这是第三招。”

铠甲男不服的用力抽了抽双脚,竟发现已经牢牢的被困住,就好像已经长在了擂台上一样!不要说挣脱,就连挪动一丝都难于登天!

就这样还想赢?

“咣!”愤怒的捶了一拳擂台,铠甲男怒吼,“我不服!”

萧千寒淡笑,“我不需要你服。”话落,她转头看向裁判,是时候宣布结果了。

裁判看了一眼,朗声道:“萧千寒,胜!”

萧千寒迈步走下擂台,同时撤掉了所有禁制。

没有了束缚,铠甲男瞬间挑起,一个闪身就来到萧千寒的面前,挡住去路,“有胆,你我就再战一场!”

“没那个必要。”萧千寒一抬手,两道禁制再次将铠甲男禁锢住,然后迈步下台。

“你!”铠甲男又变成了想动动不了的状态!

早知今日,他就专门花时间去研究一下阵禁之术了!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想要再战不是没有机会。大比结束当日,来小院找我。记住,你若再输,就是我的附属者!”

忽然传来的萧千寒的传音,让他一顿,然后果断回应,达成赌约!

走下擂台,萧千寒没有迟疑,也没有回到座位,而是直奔另一个擂台下。

汤无锋的战斗已经开始,她要看一看。

十三

十三第三集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两位大煞星

“是,大小姐!”

关金鹏二话不说就要动手,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后都兴奋异常。

就在这时一个青年的出现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来人正是史昆鹏,史昆鹏如今已经基本成了高人集团的掌控者,而他的父亲则退居了幕后。

史昆鹏能力出众,尤其是与玄阳集团合作之后,丁阳对他十分器重,史昆鹏宛如当初的赵志东一般,在丁阳的提携之下,一下便鲤鱼跃龙门了,当初史昆鹏虽然在高人集团的荫蔽之下,也算是一位青年才俊,但是如今跟了丁阳的史昆鹏神华内敛,隐隐透露出了几分上位者的气势来。

今日便是以史昆鹏一手操办的慈善晚宴。正主来了,难怪会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史昆鹏一进场就看到了众人围聚在一起,显然是有人在闹事,史昆鹏二话不说便朝着人群中走去,史昆鹏办事老练,所以他打算以自己的威信去把事情压下去,毕竟这次晚宴是自己亲自张罗的,万一出些什么岔子,他也不好想丁阳交代了。

史昆鹏本来打算过来劝和,可是当史昆鹏走近一看,看到洪欣然那张俏脸后,他顿时头就大了。洪欣然的“威名”史昆鹏如何能没听说过,洪家大小姐可是出了名的女刺头,仗着自己家世斐然,以及她武艺高强,洪欣然在各种各样的大型场合,没少让人吃瘪。

史昆鹏无奈的看向那个要被欺负的“倒霉蛋”,招惹到洪家大小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史昆鹏出马,今天这个倒霉的家伙怕是也免不了被扔出去的“厄运”了。

可是当史昆鹏看到那位和洪欣然叫板的青年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俊美的青年不是自己的boss丁阳,又能是谁?

刚才史昆鹏看到洪欣然只是头痛,此时看到丁阳后,史昆鹏简直就是一个头两个大!

两位大煞星撞在了一起,这还不是火星撞地球啊,他史昆鹏在旁人眼中还被人尊称一句“鹏爷”,可是他在这两位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小喽啰。

洪家大小姐和丁阳的对抗,那就是神仙打架,他这个凡人遭殃啊。所以史昆鹏心中一合计,为今之计只能稳住双方。如果他此时去揭露了丁阳的身份,恐怕洪欣然定然会下不了台,要是丁阳和洪家对上了,那就真的不好办了。

史昆鹏打定主意之后,陪着笑脸来到两尊“神仙”面前,笑嘻嘻的说道,

“今天是慈善晚宴,两位高台贵手,给小弟一个面子,不要闹了。”

说罢,史昆鹏恭恭敬敬的看了丁阳一眼,似乎在用眼神询问丁阳自己这般处理是否得当,丁阳没有任何表示,这才让史昆鹏悬着的一颗心落在了肚子里,他生怕因为自己怠慢了丁阳而被丁阳训斥一番。

丁阳自然不介意这些细枝末节,丁阳已经做好了打算启程前往北方极寒之地寻找生命之树的下落,所以他不希望被这些凡俗之事打扰。

洪欣然听到史昆鹏这么说,仍旧想要得理不饶人的继续和丁阳干下去,结果关金鹏给洪欣然使了一个眼色,洪欣然才作罢。

关金鹏虽然自负,但是他做事还算沉稳,不然这次打探丁九阳的消息也不会派他出面了。

毕竟今天的晚宴就是玄阳集团举办的,如果此时不给史昆鹏面子,在这里大闹一场,难免会打草惊蛇。尤其是临走前,洪千军千叮咛、万嘱咐,万万不可和丁九阳产生正面冲突,关金鹏自然谨记于心。

洪欣然虽然被关金鹏给劝住了,不过还是朝着丁阳放了一句狠话,

“哼,算你运气好,今天看在史哥哥的面子上就懒得理你了!”

丁阳看都没看洪欣然一眼,径直朝着角落的一个座位走了过去。

史昆鹏的意思是玄阳集团前不久曝光出了一些负面新闻,虽然后来澄清了,不过网上还是有不少黑子,故意抹黑玄阳集团,据史昆鹏的猜测,这些黑子八成是玄阳集团的竞争对手雇的水军,来扰乱舆论,企图打压玄阳集团。

这些手段在商业场合,史昆鹏早已见怪不怪了,于是史昆鹏这才想到举办一下大型的慈善活动来重新让玄阳集团的形象好起来。

丁阳本来不想参加这些活动,但是史昆鹏邀请了丁阳好几次,丁阳才勉强同意。

史昆鹏没料到,丁阳好不容易出席一次这样的活动便险些出了岔子,今天如果丁阳真的和洪欣然杠上了,最难做的恐怕就是史昆鹏了,他看到两尊“大神”总算消停了,史昆鹏也长舒了一口气。

待丁阳走后,洪欣然一脸不忿的说道,

“关叔,为啥不让我教训一下那个小子,看他那副嚣张的模样就像收拾他!”

“欣然,今天可是人家玄阳集团举办的慈善晚会,打狗也要看主人啊,既然史昆鹏都出面了,咱们万万不可打草惊蛇。万一让那丁九阳知道了,就不太好了。”

“切,又是那个丁九阳,关叔,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吗?我不信!”

关金鹏顿时豪气云天的说道,

“区区丁九阳又如何,我关金鹏出道二十余年还从未惧怕过谁呢!”

关金鹏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让洪欣然听了心中无比舒畅,她及时的拍着马屁说道,

“就是,关叔一出马,一个顶两!关叔,既然你不怕那丁九阳,那咱们为何还要如此谨小慎微呢?”

“小丫头,你有所不知啊,玄阳集团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企业,丁九阳除了有玄阳集团作为依仗以外,听闻丁九阳还将东三省地下势力整合了,不仅如此还收了几个大门派成立了玄阳派,恐怕玄阳派的实力不在我们洪门之下啊,连那于海波都投入到了玄阳派门下了,我们如何能不小心一些。”

洪欣然听罢暗暗乍舌,没想到丁九阳这般厉害,玄阳集团差不多已然成为了华国前三大企业,而他还同时成立了玄阳派这样的超级大派。之前的小觑之心也收回了不少。

“关叔,那个丁九阳居然这么厉害啊?能把号称术法无双的于海波都给拉拢过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