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特工

神偷特工
  • 主演:侯伊建,佴文
  • 导演:张馨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3
1936年,小偷包来顺在罗家湾19号偷了一颗价值不菲的祖母绿,因行踪被发现来不及带走,藏在书房壁炉后一个隐秘角落。包来顺随即被抓坐了三年牢房。1939年,包来顺出狱,正准备伺机去把宝石取出来,发现重庆已经变成陪都,罗家湾19号已经成了插翅难进的军统本部。 不甘心的包来顺无奈报名参加了军统培训班,偷鸡摸狗的专长使得他在培训班中如鱼得水,六个月后,以出色的表现被戴笠钦点进了军统本部。本来想拿到祖母绿立刻闪人的包来顺,由于在参加军统的刺杀任务时表现出色,被安排到军统本部,当他进入本部时沮丧地发现当年藏东西的房间已经变成了戴笠的办公室,他又进不去。他只好滞留下来等待机会,由此卷入军统、日本人、共产党、中统各方人物的纠葛之中,并对女共产党员宋小慈产生了微妙的情愫,最后为救宋小慈付出了生命

神偷特工第一集

三年后,一个漂亮的小男孩静静地坐在长离的诊所里,他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在它如同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像头猪了一片阴影,他把玩着自己手中那小巧的玩具,嘴唇轻轻的抿着。

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娃娃,神态间却透着难得的安宁,可他那低垂的眼中,却时不时的闪过一丝阴郁,很难想象,到底要早会到哪种程度,才能够让一个娃娃表露出这样的情态。

这是苏于惜两个字,苏明轩。

在他还包裹在襁褓之中的时候,苏于惜就将他带到了诊所,并让长离收下他,可即使是三年过去,苏于惜依然没有达成这个目标,当然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收获的,至少这个娃娃能够安然的待在这里,而不被长离驱逐。

这三年间,苏于惜不止一次的,想要让长离答应当初的请求,可长离每次面对他的态度都是那么的冷漠,一次次的试探,让苏于惜失去了冷静,最终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太阳一点点的落下,那瑰丽的色彩竟然上每一片云朵,让这片天空展露出一份惊天动地的美感。

长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如同过往三年的每一天一样,而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的高跟鞋敲击着地面的声音传来,苏于惜又一次踩着点来到了诊所,她脸色发白的看着长离,额角有冷汗冒出,然后对着墙里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抱歉了,“叶医生,又让你照看了他一天。”

长离连搭理她都不愿意了,他径直的收着自己的东西,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她。

苏于惜咬了咬牙,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她脸上的红晕一点点的往回升,然后走到了苏明轩的面前,轻声的说着,“宝贝,我们回家了。”

苏明轩放下手中的玩具,乖巧的任由妈妈抱起,他澄澈的大眼睛在长离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将头埋在妈妈的肩膀,就这样,一母一子离去。

而苏于惜身边的那些如同影子一般保护她的人,也随之离开,这些影子,是乔治的人。

长离可以肯定,当初的那句话一定传到了乔治的耳朵里,最终乔治的态度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可他还是觉的有趣,一个天之骄子,真的能够忍受这般明晃晃的轻视?

他关上诊所的门,对着懒洋洋的跟在他脚边的小猫说到,“走吧。”小猫随意的晃了晃尾巴,当做回答。

云彩一如既往的美丽。风也一如既往的平缓,而长离,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时间又过去了三年,这三年间,苏于惜还是时不时的将苏明轩放到他的店中照看。

这个乖巧的小男孩也十分的聪明,他从来不向长离提出任何一个过节的要求,他也不会像寻常的孩童一般大声喧哗,让人不快,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就好像一个机械的玩偶,可他那过分活跃的神思,却告诉长离,这个孩子是一个真正早思早慧的人。

在一次又一次被长离拒绝之后,苏于惜感觉到了绝望,而这个小男孩眉眼间的阴郁却一日的胜过一日,他的年纪到底还是太小了些,不能够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想法。

长期的寄人篱下,让这个小男孩有着许许多多的隐秘想法,可他却从来不诉诸于口,甚至于在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医生面前,他依然真是这乖巧的表面。

孩童,其实远比大人所想的聪明,也远胜过大人所想的敏感。

可对于长离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聪明的人,他见过许多聪明的孩子,也并非没有,而能够聪明到让他动容的地步,太少太少,至少苏明轩不在这一类。

这一天,苏明轩正乖巧的坐在长离的诊所中,只不过他的手中拿着几本浅显的高数教材,这些教材是长离用来教导小猫的,只不过每次教导的过程都让小猫十分的痛苦。

可苏明轩对这些东西却好像天生多了一份兴趣,这份兴趣,让他能够专注的看着手中的这本书。

相比其他母亲想让她学的中医,苏明轩觉得这些繁复而又高深的东西更让他喜爱,虽然以他现在的学习进度,仅仅只能看懂书上几个浅显的数学概念。

到了傍晚时分,他手中的书已经翻过了一半,当然这一半中有多少能够为他所动,却是个未知数,而这个时候,也到了长离打烊的时候。

苏于惜依然准时的来到了长离的诊所,六年的时间,让这个生涩的小姑娘多一份成熟,也多了一些浮躁,可她的眉眼间却始终保留着一份纯真,就好像沾满了尘埃的百合花,褪尽喧嚣,依然显露出本色。

这一次,她没有先向长离问候,她抱起了苏明轩,用心的安抚了他一会儿。

这对母子的相处情况总是这样的,苏明轩总是很乖,乖到苏于惜时时都能将他忘记,所以在想起他的时候,苏于惜总是会很愧疚,可这份愧疚,却不能够让处在繁忙中的她亲自照看自己的孩子。

她并不是个不合格的母亲,苏于惜有时候想,可她也是没办法。毕竟是寄人篱下,即使乔治没有赶她们母子走,苏于惜却不能不时时的提心吊胆。

只有当她行走在那浮华而又喧嚣中的舞会的时候,她才能够稍稍的安宁下来,似乎眼前的奢靡蒙蔽了他所有的感官,让她沉醉在那奢华的梦境里,无法自拔。

与儿子玩了一会儿之后,苏于惜才牵着他的小手走到了长离的面前,对他说,“叶医生,我们要走了,离开这里。”她的声音很轻,轻的,就像风中的柳絮,带着一股娇弱的意蕴。

这种声音似乎格外的难惹来男人的怜惜,可长离却没有其他的反应,他点了点头,然后说了一句,“一路顺风。”

苏于惜看着他这副八风不动的模样,心里升起一股寒流,她不禁自嘲,不是早就放弃了吗?为什么心里还是会有一丝的侥幸,可最终她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她对着儿子说道,“明轩,和叶医生告个别吧,毕竟,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神偷特工

神偷特工第二集

第149章:亲生父亲是谁这个秘密

夏倾城也没有多说关于在医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随口搪塞:“我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但是,分明从闺蜜的眼睛里,苏吟能看出一丝逃避的神色,她就继续追问:“亲爱的,就凭着咱们的关系,你觉得你难道还有可能跟我隐瞒什么吗?”

放在以前,夏倾城真的是什么都会跟苏吟说的,但是今天,她完全不想讨论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因为在她的心里,还有另一个事情,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维。

夏倾城淡淡道:“苏苏,咱们能不提医院的事么,我有个事情,想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征求我的意见?”苏吟听了,有些意外,忙问,“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让你觉得为难的事情了?”

还记得上一次夏倾城魂不守舍,一脸茫然的时候,还是她母亲刚去世的那段时间,而且那时候还是苏吟看不下去了她的颓废,才出手相助的。

但是这一次,闺蜜主动说需要征求别人的意见,苏吟就更加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了。

难道说,是顾蓦然揭穿了所有的一切了?

想着,苏吟忙不迭又补了一句:“要是关于夏意外的事情,那么咱们真的要好好聊一聊了。”

夏倾城听了,皱着眉头,微微点头:“确实是有关于夏意外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好到底要怎么弄,我现在很纠结,又想这样,又想那样的,但是我真的希望,我的决定不会让夏意外以后恨我,我也不想自己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

看着闺蜜如此纠结的模样,苏吟也是于心不忍,下意识地问:“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一起相办法,就算暂时这个事情没有办法解决,我也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你先不要紧张,先说了再说。”

夏倾城感激地看了一眼闺蜜,才道:“是这样的,我在医院里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就是关于夏意外亲爹的这个事情,我觉得很自责,而且我还觉得,我不让他去认识他的亲爹,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尤其是我一边想着要他不陷入豪门恩怨之中,想要他跟别的小朋友一样无忧无虑,可另一边,我却连最基本的父爱,都给他剥夺了,你说,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有很多事情,不是说光光只是用对还是错就可以下结论了。

就好像夏倾城不让夏意外的身份曝光的这个事情,从一开始的时候,苏吟就知道,闺蜜的心里,其实背负了许多的压力,而这些压力,不是旁人所能想象的。

想着,苏吟安慰夏倾城:“夏夏,你也不要多想,你之前不让夏意外的身份曝光,其实也是为了夏意外好啊,因为当时你也不知道,顾蓦然在知道了夏意外的存在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反应,而且当时,夏倾心不是还骗你来着,那当时的你,肯定更不能让夏意外的身份曝光了啊,不然会引起很大的波澜的。”

说着,她顿了顿,又继续给闺蜜分析:“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顾蓦然是单身,你之前也说了,他可能已经猜到了夏意外的身份,但是从他的表现来看,似乎并没有马上要抢走夏意外的举动,那么就证明,或许他对这个孩子,是抱着想要抚养下去的心态的,甚至,他对你,按照我的看法,也是保存着一分爱意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你要是要告诉夏意外他亲生父亲的身份,我觉得也无可厚非。”

“可是…”夏倾城脸上,有明显的迟疑,顿了半秒,才说,“我又怕夏意外不接受这个事情,我怕他心里无法承受这样的事实,毕竟,我瞒了他四年,而在这四年里,其实他一直在照顾我的感受,所以才没有问关于亲生父亲是谁的这个问题。”

苏吟听了,立马说道:“既然你觉得你儿子一直在照顾你的感受,就证明小家伙其实有着强大的心里素质,他那么小,就那么懂事,还替你考虑的话,就算你公布了他亲生父亲是谁这个真相,他也不会表现出太过抗拒的情绪的。”

“而且,他不是挺喜欢顾蓦然的么?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他还把顾蓦然介绍给你认识,说要让顾蓦然做你男朋友不是?”苏吟这样问着。

可就算如此,夏倾城的心里,还满是担忧。

她迟疑着开口:“夏意外给我介绍男朋友,这个事情确实是事实啊,但是我总觉得,我骗了夏意外四年,而且就算他亲生父亲站在他的面前,我都不告诉他那是他亲爹,他应该不会轻易原谅我犯下的错吧?”

“无论怎么样,你是夏意外的亲妈,只要让他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他,是为了他好的话,我相信,聪明如夏意外,是绝对不会恨你的,甚至还会觉得,自己的妈咪这么做,是一件很辛苦,很伟大的事情,毕竟,你一个人带着他生活了四年,那种艰苦,也就只有你跟他两个人懂的吧?”苏吟这样安慰着。

事实上,她的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或许告诉夏意外所有的真相,在目前的情况下,还是一个可以尝试的选择。

夏倾城有些迟疑地看着面前的闺蜜,似乎还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下这个决心,走出这一步的棋?

直到考虑了很久,她才终于打定了主意,告诉苏吟:“那我明天就告诉他,关于他亲生父亲是谁的这个事情,然后我还会告诉他顾蓦然的现状,然后让他自己做选择,看是不是要跟父亲相认?”

苏吟听了,露出了淡淡的笑,鼓励夏倾城:“嗯,夏夏,你就先这个办好了,我相信夏意外他一定会理解你的良苦用心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嗯。”夏倾城肯定地点头。

她也希望,这个事情可以朝着圆满的角度发展,她更希望,一切都能顺顺利利,没有波折…

这一夜,夏倾城睡得特别安稳,似乎是因为自己想通了一件大事,心里轻松了不少。

第二天一早,她早早地起来了,准备跟儿子坦白。

但是,门铃却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了…

神偷特工

神偷特工第三集

赵铁柱还真没想到袁航会来,连陈家也直来了陈雨绮一个,黄家直接就不参加。这个袁航的能量据说还在三大家族之上,远胜陈家和黄家,他为什么会这么给林卓云面子?

袁航进入宴会厅之后,之前林卓云介绍给赵铁柱认识的药材商一下全涌了过去。

“袁会长,您来啦!”

那些药材商看上去和远航很熟悉的样子。

袁会长?

赵铁柱一下就明白过来,这个袁航就是所谓中药协会的会长。这就难怪赵铁柱之前没听过中药协会了,原来是袁航回来之后才建立起来的。

不过这足以证明袁航的强大。回来才不过区区半个月,居然已经掌控了湘市的药材商。

等等!

赵铁柱不禁一愣,袁航为什么要掌控湘市的药材商?难道袁航这次回到湘市要做药材生意?想到这里赵铁柱不禁皱眉,甚至有些生气。

竞争对手来再多赵铁柱也不怕,可是在背地里做小动作实在太可恶。

中药协会的入会条件之一就是要年营业额过千万,袁航也不过回来半个月左右,营业额怎么可能超过一千万?这分明是在打压其他的对手,不让这些人进入协会。

而赵铁柱明显就是被打压的那一部分。

“哈哈哈,袁航,好久不见呀!”林卓云来到袁航跟前,大方地笑笑。

“林叔,好久不见,一回来就来蹭饭,真是不好意思!”袁航也笑笑,但眼神却有意无意地落在林卓云身后的赵铁柱身上。

赵铁柱始终在观察,结果看到越来越多的药材商站到袁航身边。

这可是林卓云举办的宴会,宾客却都站在袁航身边,这算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袁航知道林卓云举办这次宴会的目的,是来故意砸场子的。林卓云不是想把药材商介绍给赵铁柱吗?袁航就故意在宴会上出现,让这些药材商不敢和赵铁柱亲近。

林卓云可是人精,岂能看不出袁航的用意。可是人长在人家药材商自己身上,要站在哪边,林卓云也管不着。何况现在给他们撑腰的可是袁航,就连林卓云也不敢轻易得罪的人物。

“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赵铁柱,新入驻湘市的药材商,还请诸位多多关照!”林卓云笑笑,介绍了一下赵铁柱。

赵铁柱对袁航笑笑。

“哦,你就是赵铁柱,久闻大名!”袁航装模作样地点点头。

“赵铁柱?连中药协会都没资格进入,我看还是早点撤出湘市吧!”

袁永辉突然从袁航身后站出来,对赵铁柱一阵冷嘲热讽,完全不把站在一旁的林卓云放在眼里。

林卓云微微皱眉,可也没说什么。

“永辉,这种场合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袁航假惺惺地喝斥,“就算是实话,也不能放在林叔的宴会上说,还不快给林纾道歉!”

纵使林卓云宰相肚里能撑船,可面对父子俩的表演也心中不悦,这摆明是要来砸场子的。

“嘿嘿,林爷爷,永辉心直口快,可不是针对您和林家的,还请林爷爷不要怪罪!”袁永辉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袁航父子俩也太嚣张了,居然在林卓云面前耀武扬威,连赵铁柱都看不下去了。

“我听说药材拍卖会要是中药协会的会员才能参加是不是?”赵铁柱问。

“没错,这是中药协会会员一致同意的,你有意见吗?”袁永辉得意洋洋地说。

“据我所知,袁航袁总您回到湘市才半个月,请问您是如何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一千万营业额的?”赵铁柱又问。

“可笑,我们可是袁家,一个小小的中药协会还需要申请吗?”袁永辉肆意叫嚣。

赵铁柱不再说话,饶有深意地看看其他药材商。

其他药材商都是一愣,中药协会可是袁航一手策划成立的,现在袁永辉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袁航根本没把他们这些药材商放在眼里,成立协会也只是在利用他们?

袁航听到袁永辉的话也是一愣,上去就是一巴掌,“不会说话就别说,给我滚回去!”

袁永辉被打之后还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一脸委屈地离开宴会厅。

赵铁柱都为袁永辉的智商捉急。

“诸位不要误会,永辉其实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小子不会表达。我们成立中药协会当然是要团结药材界,大家共同打造出一个药材界的帝国,走向世界!”袁航慷慨激昂地说道。

这些话听得赵铁柱头皮发麻,太假了!

可几个药材商却好像被洗脑了一样,很快就把袁永辉的话抛在脑后,居然还给袁航鼓掌。

“为此,我还特意去拜访了孔老,希望等得到孔老的支持!”为了让这些药材商相信,袁航把孔老都搬了出来。

此话一出全场死寂。

孔老是谁?可以说是湘市的主宰,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袁航居然说拜访就拜访,这面子也是够大的。

赵铁柱大吃一惊,这个孔老多次被提及,所有的信号都证明孔老在湘市的地位。要是袁航真的得到孔老的支持,赵铁柱可就真的危险了。

在湘市,没人敢和孔老过不去。

“哦?那孔老这么说呢?”林卓云混迹江湖多年,多长了个心眼。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袁航身上。孔老的话,在湘市就好像是圣旨一样,有了孔老的话,他们就再也不会怀疑,全心全意跟着袁航大干一场。

可听到林卓云的问题,袁航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似乎有那么一点尴尬。

“孔老最近比较忙,说是这两天要见几个很重要的人,所以要我等两天。”众目睽睽之下,袁航也不能胡说。

几个药材商脸上明显露出失望的神色。

不过一听孔老等两天就要见袁航,很快又树立起信心。

“诶?你们说孔老要见的这几个人会是谁呢?”

“对呀!能让孔老这么重视,这几个人肯定是从上面来的!”

“我也觉得是,在湘市只有人想见孔老,哪有孔老想见的人?肯定是很厉害的人物!”

很快众人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孔老要见的人身上,纷纷猜测孔老要见的人是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