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内陆

身在内陆
  • 主演:马提亚斯·施维赫夫,丽芙·丽莎·弗赖斯,特里斯坦·皮特,穆拉桑·木苏鲁,斯坦奇·艾塞克,玛格丽特·提塞尔,马克斯·冯
  • 导演:斯戴芬·卢佐维茨
  • 地区:奥地利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2021
Vienna, 1920. The Austro-Hungarian Empire has collapsed. Peter Perg returns home from the Great War, after seven years as a Russian POW. Vienna is experiencing the multiplicity of political, social and artistic freedom, but also the rise of anti-democratic movements, insecurity and unemployment. Peter, a former police inspector, feels like a stranger in the new Austrian Republi

身在内陆第一集

既是陪练,再加上黑白金刚二人疯狂反扑,这场打斗倒也持续了好一会儿。

最终,黑金刚终于体力不支,脑袋晕沉,被一刀封喉,沉重的身体轰然倒向地面。

剩下白金刚一个人,更是不顶。

坚持了不到两分钟,被花小楼一脚踢飞,又顺势而上,手起刀落,捅了个透心凉。

“呼!”

看着地上的尸体,花小楼缓缓收刀,并轻轻吐了口气。

一场危机,又告解除。

这次,杀了老鹰座下两大金刚,相信会令这家伙暴跳如雷。毕竟,这已经算是伤了兵团的根基。

那么这家伙会不会盛怒之下,追到华夏来杀他?

来就来吧,正所谓蚤多不痒,帐多不愁,反正惹的仇家够多了,不在乎多一个两个。

天,终于亮了。

这时,花小楼已经处理了伤口,并调息一番,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赌石市场。

本来他计划的是低调一些,用几天的时间来赚个几亿,然后溜之大吉。

但现在,在这里停留的时间长了,说不定老鹰、长泽家,甚至是夜狼公会的杀手会疯涌而至。

那就只能大赌一把了,天黑就离开。

有了这个念头,他便开始寻找一些有价值的原石赌。

“妲己,记住,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所以你要集中精神,只挑极品。”

“明白了公子!”

接下来,花小楼便开始在市场里转悠起来。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妲己突然激动道:“公子,发现目标了,这绝对是块极品。”

“哦?”

顺着她的指引,花小楼看了过去……这是一块差不多一人高的原石,表面布满了一层厚厚的,五彩斑斓的石皮。

不过,这块原石居然已经有主了,正在切窗。四周,只围了十几个人……或许是时间尚早的原因。

“有主了?”

见状,花小楼不由皱了下眉,但依然围了过去,想要看看切窗之后,能否便宜买下来。

毕竟这些买家赌石的目的可不是收藏,而是赚钱。

“这……这是极品冰糯种啊!”

切开之后,那个切窗的师傅忍不住惊呼一声,又忍不住用软皮擦了擦。

这下看的更清楚,里面的玉,看起来就像万年而凝的冰,折射出一种炫目的五彩光泽,异样的迷幻。

重要的是,满窗都是肉,看不到一丝杂质。

“哈哈哈!”

这下,那个赌石的中年男子不由狂笑起来。

“恭喜罗少,这次怕是要发大财了。”

他的身边还站着两个男子,看样子应该是保镖。

“好,赚到钱了本少爷带你们去狂欢,美妞随意挑选!”

“多谢少爷,多谢少爷……”两个保镖激动不已,赶紧拱手致谢。

听到四周的人议论,花小楼方才知道,这块大家伙,卖价居然是两千万。不过,现在看来,千值万值……

因为有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上前观察了一番,已经开出五千万的高价。

一出手就是五千万,加上现场人少,所以没有人去抬价。说白了,并不是人人都有几千万拿的出手。

“五千万?不卖!”

哪知,那位罗少似乎懂行,居然拒绝了老头的开口。

“那……你准备多少钱出手?”

“嗯……”罗少沉吟了一番,比划了一下:“八千万!”

“啊?”

老者愣了一会,掏出放大镜上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又围着原石转了一圈,不由摇了摇头:“不行,这个价格太冒险。

这样,如果你再从另一边再切一刀,品质依然是这样的话,八千万我认了。”

“哈哈哈!”

听到这话,罗少不由大笑起来:“你在蒙我是不?如果再切一刀依然是这样,那就不止八千万了……”

余下的话他没说,如果切不出肉,不要说八千万,三千万都不一定有人要。

因为那样的话,差不多算是把底牌亮了。万一,到时整体切开,并没有多少玉,岂不亏大?

赌石,玩的就是一个心跳。

所以第一刀相当关键,也是最值得赌的时候。多切一刀,便少了许多神秘与刺激感,差不多可以确定这块原石的真实价值了。

“八千万,我要了!”

就在白发老者还欲还价之时,花小楼果断出手。

虽然他不知道这块原石的最终价值会是多少,甚至,有可能会亏本。但他不在乎,反正这钱来的容易。

而且,他也相信妲己的判断。

“嗯?”

眼见着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老者有些不满,阴阳怪气道:“小家伙,你这么冲动做什么?钱多烧的慌?”

这讥讽的话可把花小楼给惹毛了。

不由冲着对方淡淡道:“没错,这几天手气好,赚了一个亿,不花出去心里不爽。”

“咦,原来是这小子。”

人群中有人一下子认出他来,知道他前天一出手就赚了三千多万。

而那个罗少也有些疑惑地打量了几眼花小楼,皱眉道:“小兄弟,我说的是八千万,不是八千!”

“呵呵,我听的很清楚,八千万……现在,找人来过帐吧,这块原石归我了。”

“好,本少爷今天倒要看看,你是否是装。要是敢耍戏耍本少,那就不要怪我了。”

在罗少的眼中,这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能一口气拿出八千万的人。

其实,花小楼赚的钱,已经花出去几千万。不过,桃姐那里已经给他划了不少钱。而且在出发前,林雨柔还给他划了一笔,支付这八千万完全没有问题。

不久后,市场里的专业金融人士赶到现场办理划帐业务。

“好了,罗少,你查一下帐目。”

“哦?”

罗少有些不相信,赶紧查了下帐目……靠,帐面上还真是多出八千万来。

这下,他不得不堆起笑脸,冲着花小楼拱手道:“对不起兄弟,刚才本少的态度生硬了一点,还请见谅。”

“没事!”

花小楼懒的与之计较,径直走向原石,冲着切窗的师傅道:“来,继续切,四方全切!”

什么?

这时,前来围观的人已经多了起来,一听到这家伙说四方全切,全都为之一愣。

全切的意思,就是相当于彻底把石头切开,再无一丝隐密可言。里面有多少内容,一目了然。

这,几乎已经称不上赌石了……或者说,这家伙太有自信?

“哈哈哈,老夫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这时,那个白发老者不由乐呵呵笑了起来……

身在内陆

身在内陆第二集

顾明夜闻言低声笑了笑,牵着女人出门,并且告诉管家中午和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男人也因为她的磨蹭,显少的……迟到了。

……

昨晚睡得晚,萧清欢到顾明夜的办公室后就哈欠连天,她想睡觉。

“太太,去床上睡觉?嗯?”

“不去。”女人面无表情的拒绝。

顾明夜的办公室是有休息室的,刚开的时候顾明夜就想让她去睡会,结果萧清欢死活不肯,说什么等下妆睡花了,要是有小妖精进来挑衅她就没气势了,

顾明夜:“……”

男人抬手揉了揉眉心,低低轻笑“太太,我这没有别的女人。”

“我当然知道。”女人不冷不热的撇了他一眼,声音不轻不重的“要是你有别的女人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

最后男人让秘书给她买了女人爱吃的蛋糕零食和橙汁放在了桌子上,便开始工作。

萧清欢在他的办公室并不能做什么,顾明夜在工作,她拿着iPad看电视剧。

安静又无聊的渡过了一上午,揉了揉发酸胳膊,她放下电脑,饶有兴趣的盯着男人。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

顾明夜现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和平时不同,男人戴了一副金丝框眼镜,俊美而完美的轮廓多添了几分儒雅与温和,工作认真的专注,萧清欢撑着下巴盯了好一会儿。

男人抬眸看着女人,眸底闪过一丝笑意,温淡着声音朝女人道“欢欢,过来。”

“干嘛?”男人的抬手拍了拍长腿,女人眨了眨眸子,走了过去。

他把她扯在腿上坐着,抬手捏着女人的下颚吻了上去。

气息渐渐ai,mei,许久的一个吻,女人身体都有些软。

男人低声轻笑,磁性而粘稠的声线蛊惑极了,他低低的嗯了一声,开口道“想吻你。”

女人挂在他身上,气息还是有些不稳,听到他的话忍不住扯唇,不冷不热的道“顾明夜,其实你让我来陪你上班是好让你占便宜吃豆腐吧!”

男人闻言面不改色的开口“太太,我是这种人么?”

萧清欢虎着脸盯着他――

你不是么?

她抬手轻扯他的头发,嘀咕“我涂的口红,全被你吃下去了,你也不怕中毒。”

男人又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唇瓣,低声道“嗯,不能和太太同年同月同日生至少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

萧清欢:“……顾明夜,我发现你不仅情话说得越来越顺而且脸皮也越来越厚了。”

“太太教得好。”

“……”

她瞪了他一眼,从他身上起来,然后进了休息室,里面有洗手间。

她不用看都能感受到唇妆被男人弄花了。

拿着包进去,补了三分钟的妆,再次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办公室多了另外一个女人。

萧清欢盯着女人的胸前,轻笑扯唇。

她这一上午也有不少的女管理女秘书进来,但是都是安安分分得不得了,穿得也正规。

倒是这个女人,低胸短裙的的就算了,就连盯着她男人的目光都是不加任何掩饰的放肆!

身在内陆

身在内陆第三集

第885章 失去的信仰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当辛格拉将枪口指向黑仔时,他手里的枪刚拔出了一半,眼看对方随时可能扣下扳机,只要枪声一响,那他的结局就会跟其他人一样。

黑仔松开手里的枪,噗通一下跪在了辛格拉面前,颤声恳求道:“不要……不要杀我……”

追兵随时可能到来,辛格拉也并不想再耽搁下去,正想跟其他人一样,一枪结果跟前这摇尾乞怜的家伙,可他扣下扳机前,忽然又改变了决定,指着一具尸体旁边的皮箱命令道:“拿上它,我们走。”

“唉!”

黑仔喜出望外,连忙拖着倒在地上的皮箱,与另外两人一起,跟在辛格拉背后快步朝直升机走去。

永生教这回算是彻底完了,但辛格拉并不怎么觉得可惜,反正好处也捞够了,只要自己能活着离开就好,只可惜原本有是个大号旅行箱,其中三个放满了还没来得及转移的钞票,而最大那个箱子,则全部是黄金。

那里面的金条可是辛格拉背着后面那位‘大人物’偷偷积攒下来的私房钱,谁晓得其它三个箱子全带了出来,唯有装着金条的旅行箱没了,这才是让辛格拉最痛心的地方。

再伤心难过还是没有保命重要,辛格拉踏上直升机以前,望着圣山的背影留下个遗憾的眼神。

可惜啊……

当黑仔三人依次上来,螺旋桨开始徐徐转动速度越来越快,起落架离开平台的时候,林风和阿木才走出通道口。

两人拔腿狂奔,上升到空中的直升机却越去越远,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黑仔那得意忘形的笑声,嘴边伤口已经恢复了大半的阿木手杵着膝盖,一边注视着远去的直升机,一边喘着粗气道:“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一步。”

“那可说不一定。”

林风抬头望天,一团黑影正迅速飞驰而来,嘴角露出一抹邪笑,按下通讯器淡淡的问道:“我让你拿的家伙,带来了吗?”

“来拉!”对面传来拉高音调的声音,也就两三秒的时间,黑点在阿木的眼中快速放大,总算让他看清,飞翔在天上的‘大鸟’。

魏阳说了声接住,就抛下了用脚爪勾着的东西,这是一枚毒刺导弹,也是葵山军火库里为数不多的高端装备之一。

导弹发射器在即将落地之前被林风一把接住,只见他利索的按下了预热键,单腿跪在地上,显示屏很快就锁定了远去的目标,发出‘嘀嘀嘀’的提示音。

按下发射钮,一枚毒刺拖着长长的焰尾呼啸而去,直升机上的雷达报警系统不停长鸣,驾驶员试图做出规避动作,然而毒刺被称为直升机杀手,又哪会那么容易闪过。

大约过了两三秒,机舱内响起绝望的惨嚎,然后一声巨响,就在空中化成一团巨大的火球。

大火球径直掉落了下去,只剩满天花花绿绿的钞票还在如雪花般飘舞燃烧着。

邪教组织的头目这次算是被林风连根拔除了,相信从今以后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永生教的存在了。

当林风重新回到宫殿,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狼牙的战士们正将排成串的俘虏押往山下。

走出宫殿,林风看向空地上那座高大数十米的巨型永生神石像,扭头瞥了眼身旁的阿木,对方忙无辜的摊开手,急于撇开关系。

“牛乐邦,给我炸了它。”

得到响亮的答复,林风迈步继续往山下走去。

军队跟信教徒之间的战斗还未完结,尽管防爆步兵已经将这十来万信徒逐步分割成了几块各自为战,但这些人的意志相当顽强,许多被打的头破血流,仍旧悍不畏死的扑向士兵。

他们这些疯狂的信教徒,为了包围心目中的圣山,一个个喊着口号豁出命去跟军队作战,要是有士兵被卷入人群的漩涡,也许下一秒就会被撕成碎片。

在这帮疯子凶悍的围攻下,即便是葵山手下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仍然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就在双方厮杀的难分难解时,圣山上传来的巨响盖过了所有人的呼喊声,在连串的爆炸声中,信教徒们心目中的永生之神雕像迅速分崩瓦解。

爆炸产生的尘埃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信教徒们停止了动作,抬头直愣愣望着那座消失于尘埃中的神像,那是他们所有人的信仰,就这么崩塌掉了。

刚刚还凶悍泼辣抓住人用牙齿咬的妇人跌坐在地,嗷嗷的哭嚎起来,更多人则默默放下手里的武器,坚不可摧的斗志随着这座神像一起迅速瓦解。

林风来到山下,耳边全是那些愚昧信徒崩溃的哭喊声,他迫不及待要将干掉黑仔他们的消息告诉陈新颖,让她高兴一下。

可是走到那辆吉普车前却愣住了,车上空空如也,并没有陈新颖的身影。

林风叫来那名负责保护她安全的尉官询问,对方也是一头雾水,纳闷的道:“她刚刚还在车上,奇怪……”

见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来,林风只好把视线转到别处,四周也没见到陈新颖的身影,这妮子会去哪儿?

他疑惑的把视线放在陈新颖之前坐过的位置上,这才发现哪儿放着一张折叠成四四方方的纸片,急忙走过去拿起来一瞧,上面只写了四个娟秀的小字:有缘再见。

陈新颖竟然就这么走了?

林风拿着纸片,心中的愧疚不禁又加重了几分,如果不是他的出现,陈新颖或许还过着以前那样的奢侈生活,正因为他,打破了原本属于她的幸福生活。

“林风你看那边着火了!”

许小冉指着远处,在身边提醒道。

林风抬起头就看见陈永泰那栋别墅,正被蔓延的火势吞没。

得知事情大概经过的许小冉似乎也想起什么,激动的嚷道:“那是陈新颖的家,这火不会是她自己放的吧,我们快过去,或许能找的到她。”

说完,她拉着林风就要往那方向走去,可是拉了两下却没拉动,回过头,林风还是那幅面无表情抬头望天的模样,她不禁焦急道:“你……”

“别去了,我想我们该尊重她的选择。”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