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女警

见习女警
  • 主演:朱启慧,艾东,贾岳川,杨萍
  • 导演:范建浍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影片讲述了“90后”女警史晓兰虽身为烈士之后,却不慕安逸,以优秀人物作为榜样,刻苦实干逐步向前。从警院毕业回到县城后,她一心希望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人民警察,但意外和麻烦总是不期而至。在警队师长们的帮助带领下,她经过苦心磨砺逐渐成长,并获得属于自己的殊荣。影片也围绕着这个年轻的见习女警的工作和生活展开,充分体现了当代“90后”不图安逸,奋发向上,不轻言放弃的奋斗历程,着重表现了新时代基层民警务实进取的精神风貌。

见习女警第一集

他垂眸望着圣旨,将其打开,属于父皇的字迹显现出来。

“……皇四子韩黎清,人品贵重,单特孑立,怀珠抱玉,深肖朕躬。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

看到后面的字迹,韩黎清冷笑出声。

人品贵重?简直是讽刺。

白胤侧目望着他,神情恍惚。

这个男人,不再是曾经年少所救的那个少年,那时对方对他露出的灿烂一笑,照亮了他在深渊的路,对方遭遇的痛苦折磨那么多,却依然可以露出明亮而灿烂的笑容,这是他所仰望所追寻的。

所以当年,在看到大王爷出手的时候,他扑向对方。

那是属于他的亮光,照亮他的深渊唯一支撑,给予他安慰的存在,怎么能就此消失呢。

如今,少年成长到他都看不透的男人,甚至两人有可能会站在对立的方向,白胤垂眸遮掩眼中的复杂之光。

他从怀中拿出一物,放到桌面上,推到韩黎清面前。

“这是你当年留在宫中的玉佩,还给你。”

白胤站起身,整理身上的一品飞鱼服,动作缓慢而充满美感。

转头对上韩黎清怔愣的神情,他抬脚大步离开,似是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显露出来,那是隔阂。

“等等!”韩黎清望着桌上的玉佩,听到离去的脚步声,站起身出声。

白胤脚步停下,却不曾回身,也不发一言。

韩黎清望着他的腿,曾经为了他受伤,瘸了多年。

虽然现在治好了,可是当年被大王爷打断的时候,那凄惨的叫声,他至今不曾忘记。

他出声了:“韩世安不要弄死,留给我。”

当年母妃被人欺辱之仇,他要亲自来报仇。

背对着他的白胤闻言,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总归是有些失望的。

“好,我知道了。”

白胤抬脚,继续前行。

“当年为何救我?这么多年又为何要护我?”

韩黎清的声音在身后,再次响起。

他不傻,当年在宫中的相救,是救了他一条命,韩世安是当真要杀了他。

出宫多年,一直不曾遭遇各种为难,甚至还娶妻生子,这一切如此平静没有磨难,也是有人在护着他。

他知道这人就是白胤。

为何救他,为何护他?

白胤脚步不曾停下,声音随着他的前行,却传到了韩黎清的耳中。

“我当年还挺喜欢你的。”

喜欢你的笑,你将我前往深渊的道路照亮,那是将我支撑走到如今的慰藉。

那几年他吃过太多的苦,受到的折磨惨绝人寰,就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看到了韩黎清的笑容。

明明没有女子好看,却入了他的眼中,让他再也无法忘记,每每想起甚至更有冲劲。

尤其是在了解,这位四皇子所遭遇的一切,竟是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韩黎清望着白胤离去的背影,渐行渐远,他走出房间,目光追随而去,复杂而深邃。

“父王!”

就在这时,一道稚声响起,夹杂着惊喜。

即将离开小院的白胤停下脚步,韩黎清也顺着稚声望去。

只见五六岁的孩童站在小院的假山上,摇晃着双臂开心的摇晃着。

见习女警

见习女警第二集

明天水果大丰收,外面旅游的校花们,纷纷驾驶小车回到村子里去,包括林彩晴和苏媚儿也驾驶小车过来。可以说,今天所有的女人们,都回来了,虽然她们现在不管理农业了,但丰收一定要在场,表示她们重视,或是帮帮忙等,免得被一些村民说她们好吃懒做,不配做林家村的媳妇们。

今晚,可以说林下帆最开心的一晚,在吃晚饭的时候,坐在林下帆身边的秀巧姐对林下帆说,说她可能怀上了。因为她的例假迟了差不多二个星期,平时最多只是迟一个星期,现在迟到两个星期,真的可能怀上了。

林下帆听到秀巧这个寡妇的话后,马上运起仙眼,对她小腹地方看起来。

仙眼之下,她身上这一套OL制服,慢慢变透明去,小腹上面那雪白白,冰肌尽收在眼底之下。然后再慢慢深入肌肤里面,内脏里去,还有那个叫什么子什么宫地方里去,在仙眼微之境界下。

林下帆总算看到一个小小的蝌蚪钻进一个小泡泡里面去了,样子看起来,好像已有五天时间了,让林下帆看了又看,心里在想:“以后岂不是不能再做了?”

“不用看了,是不是想一些龌龊的思想?我对你说,女人怀上了后,不能再做了,免得造成流产可能哦。”蓝雨这个顶级OL,看到林下帆双眼一直都盯着秀巧姐小腹说。

“不是有你们在嘛。”林下帆双眼落在她胸口上面那一对快撑爆衣服的胸口上面说。

“放心吧,我们会陪你的,如果你想的话,我们会满足你的,只是怕,这么多女人,你吃不消而已。”苏媚儿笑笑地对这个小农民说,心里在想:“还好,他是一个修炼者,战斗力够强大。”

“秀思,你可要加油哦!”旁边的玉婷笑笑地对这一对姐妹花说。

“这几天,是排卵期,机会很大,嘻嘻!”秀思笑笑地对林下帆说,好像在暗示林下帆这几晚卖力一点。

“吃饭,吃饭!”林下帆笑了笑地说。

今晚,林下帆算是享齐人之福了,所有的美女都到玄天琉璃仙塔第一层里,在灵泉那儿一起洗澡,大饱眼神,手福。嘻嘻哈哈的笑声,在整个仙田里回响,她们的生活,十分快乐,一点都不像古代后宫那一种勾心斗角,也许时代不同吧,也许大家都是大学生,有修养,有内涵。

生宝宝,林下帆也对她们说了,问她们谁想生宝宝,结果一个个都摇头起来,说什么现在才二十三四岁,正年轻,还没有玩够。谁去生宝宝,谁就是傻瓜,除了秀巧姐和秀思外,她们文化不高,习惯乡村与世无争的生活,想生一个宝宝,和小孩子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

林下帆的要求不高,只要她们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过生活就行了,还有一个,最好不要背叛自己。这个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希望的,只要自己有的,林下帆都给她们了,就像现在一样,玉婷这个美女村长和绮念要求林下帆在水里和她们玩水战,林下帆有求必应。

夜里,林下帆和苏媚儿她们疯狂玩后,找上那个冰肌玉肤,勾魂夺魄、让人魂牵梦绕素仙子去。问一下她昨天晚上交易的女性ABCD用品怎么样,需要不需要增加货物!

“你那些货物,第一天卖掉大半了,差不多收回本钱了,后面再卖出去的,就是大赚。”素仙子在平台里回答林下帆说。

“哦,这样啊,也不错。”林下帆点点头说,然后问:“你手上有没有一种叫定颜丹?”

“有啊,这东西,满街都是,不怎么值钱,你要?”素仙子听到林下帆的问。

“什么,满街都是?不值钱?不会吧?”林下帆听到对方的话,下巴差点掉下来,他还以为这种东西,是万金难求的呢,没有想到满街都是。

“对啊,外面十个灵石一瓶,你知道的,只要修炼到金丹境后,可以返老还童,所以这种东西,不值钱的。”素仙子回答林下帆说。

“……”

刚才林下帆还在想,是不是拿平板电脑去和那个丹炼师换呢,没有想到素仙子说是一些普通的丹药,现在林下帆开始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去来了。

林下帆需求的数量不多,一百枚足够了,除了问这个定颜丹外,林下帆又问一种功力丹,二三十年那一种。

“二三十年功力丹?你家里养宠物?”素仙子听到林下帆的话问。

“什么宠物?对啊,我家里养了一条狼。”林下帆回答说。

“这种丹药,我们炼给宠物吃的,你说吧,要多少,我手上正好有一点,我给你。”素仙子对这个已内定的道侣说。

说白一点,现在林下帆需要什么东西,素仙子都想办法帮林下帆搞到,因为这个小男人,将来是她的男人。自己的男人好,自己也长脸子,自己男人不好,那是没脸子。

二三十年的功力丹,素仙子一出手,就是一百枚,还有几枚增加二个甲子功力的丹药,让林下帆心中偷乐了。想当初,他可用了几千灵石去买,现在就是送,还说什么不值钱的。

“吗的,这个仙界太富有了,二三十年内力丹,竟是宠物吃的,我靠,还有那个奸商的。下次要是找我充电的话,不狠狠诈他一笔,简直对不起我这个小农民。”林下帆了解到自己买那些二三十功力丹,是属于宠物吃的丹药,心里有一点郁闷骂起来。

看着手里刚刚从素仙子交易回来的五枚一百二十年功内丹,林下帆不管是不是宠物丹药,放在嘴里吃起来。

本来,林下帆已有一个甲子的力量,现在再吃一枚二个甲子的内力丹,体内的力量微微上升一点。感觉自己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收他的力量似的。

“吗的,别和我说,那个兵器在吸收我体内的力量。”林下帆用仙眼在自己体内看起来,发现那一把黑色古兵静静呆在自己丹田上说。

上次塔灵说过,这一把兵器自废一半力量突破封印,现在它可能在林下帆体内,吸收能量在恢复吧。

“吗的,吃我的,用我的,什么东西都不给我,如果是上古神兵器的,最起码,给我一套超级神功什么吧。”林下帆感到它在自己体内,慢慢在吸收自己能量骂道。

就在这个时候,体内那一把兵器,好像听懂林下帆的话似的,散发一道精神力,烙印在林下帆意海里面去。

“这,这是……

见习女警

见习女警第三集

“我不喜欢老头子。”桑铎冷哼,迅速地装上弹匣,他说:“我更不喜欢这两个人。”他护着她多躲进一棵树后面,看着与宫家这两个人结仇颇深。

蓝清川回头望去,浓密的树叶里,传来浓厚的硝烟味,白色的烟雾与红色的液体,一瞬间将幽静的别馆生生变成了人间地狱。她对这种情形极为痛恨,极为厌恶,空气中飘来浓重的血腥气,在似乎还带着热气的硝烟味道中,几乎让她眩晕。

桑铎一乐:“你可别昏过去了。”

蓝清川说,“我过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送死的。”

宫疏是个杀手,他是天生的冷血动物,他杀人的时候手法极为迅速,鲜血溅到脸上,他的眼皮都没有眨一下。这个人是存了要杀她的决心的,宫楠木同样如此。

两米身高的宫楠木,如同巨兽,绝杀而嗜血,他在这次战斗中红了眼睛,那是鲜血的颜色,在黑压压的人群中偏执而疯狂地寻找她的踪迹。

“你是怎么得罪他们两个了?竟然联起手来要置你于死地。”桑铎扔给她一把枪,现在情况紧急,他得支开这两人之一,这样下去容易暴露,而且没有胜算。

“你行吗?蓝小姐?”桑铎看着她用纤细的手指捏紧了小手枪,目光隐忍而决绝的样子,他忽然笑了,“你不行也得行,蓝家的小姐。”

也许她应该庆幸被宫疏找到,而不是宫楠木,宫楠木不会听进任何人的话,他只信自己。而宫疏,对于他的主子,他更有理智感,不是疯狂的信从。

“为什么卷土重来?”她站在树下,一动未动,目光沉冷地看着他。黑发碧眼的混血男人,长了张友好的娃娃脸,却是杀人不眨眼。

宫疏丢了枪,抽出一把匕首,他说:“你不该存在的,无论是初漓还是蓝清川。”

“这不是宫池若的意思。”蓝清川说,“你们要杀我,是自己的主意。”斗争到此,她也算是明白了。

“这样兴师动众,宫池若不会放过你们。”

“我这样做,便是为了主子。”宫疏一步步朝她走过来,“他看不得你沾染鲜血,枪击会在你身上留下烧焦的丑陋洞口,而匕首,”他举起那利刃,“我会尽量不留痕迹。”

他们至今都还认为,她还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初漓。可是蓝清川,哪里会有初漓的单纯无知,在危险面前只能束手就擒?

蓝清川成长到,足够寒冷坚韧,是料峭的冰棱。她不会轻易地,让人伤害到她。

她拔出了手枪,对准了宫疏,这是生平第一次握枪,她的手指没有丝毫的颤抖。

“宫疏,我从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拿着枪,对着一个活生生的人。”

“可是宫疏,你是吗?宫家培养出的都是冷血无情的怪物,你们这条暗河里不见天日,信仰的只有宫池若,他是你们的光。”

“可这跟我又又什么关系?”

宫疏忽然对着她微笑,那样镇定和悠闲,他的步伐都没有混乱,似乎料定了,她杀不了他,她没有那样的胆量。

“我原本的生活,受阴暗所噬,因宫家而毁。我不愿回想,而你们,偏偏扯开伤口让我回头去看。”

她扣动了扳机,虎口被震得麻木,那一枪打在他试图接近的脚下,她抬起头,正色,眼中冰冷锐利,她说:

“我不愿回想,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憎恶。”

“宫疏,这一枪,我不会射偏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