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溜溜的她

就是溜溜的她
  • 主演:凤飞飞,钟镇涛,陈友
  • 导演:侯孝贤
  • 地区:中国台湾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80
想通过一段悠闲乡间生活来结束自己少女时代的千金小姐潘文琦(凤飞飞)在乡下偶遇同样来自台北的土地测量师大利(阿B),两人经过短暂误会,互生好感。可是返回台北后,却面临门不当户不对的尴尬。   比起一般贵小姐,潘文琦个性虽很独立,却也乖乖听父母话去见了未来的老公(陈友),并对其也生出一定好感,面临选择的两难。当她摇摆不定时,大利主动出击,揽起“情敌”的肩膀,玩起“欲迎却拒”的游戏。一番笑闹过后,大利的身世被揭开,所有问题迎刃而解。

就是溜溜的她第一集

李星魂十分震惊,他一名仙境高手,用了十八年也未能将这九煞灭魂咒解开,而周小平居然说自己可以?

“小伙子,我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可你也不能骗我。这九煞灭魂周有多可怕,我比你清楚多了,能救我的人,估计只有道门八圣地的高人了。”

周小平笑了:“呵呵,就这种诅咒,还难得了我周天师?”

还自诩天师么?

李星魂暗暗摇头,心中感叹道,这年轻人虽然天赋了得,年纪轻轻就已经踏入星阶顶端,可心态不稳。

太膨胀了呀。

李星魂想着自己也快归西了,趁着最后的机会教育一下周小平,让他不要这么自负。

然而当他抬眼的瞬间,却见周小平的手中多了一道墨绿色的火焰。

“这是……太乙源火!你竟然拥有太乙源火!这可是瑶池紫府的神火呀!”李星魂双目一睁,脸上布满震撼。

周小平暗暗冷笑,这就把这家伙给吓到了,要是李星魂知道自己还拥有天师府的无上神火,纯阳烈焰,不知道这下巴还能不能托起来。

“李前辈,别大惊小怪的,我拥有道心,加上太乙源火,要解除诅咒绰绰有余!”

“叮!玩家装逼成功,获得10点装逼值。”

李星魂点点头,周小平的话不假,这道心可以破咒,在加上太乙源火,他不仅不会丢了性命,连功力也可以恢复过来!

“来吧!”李星魂眼中重燃起了希望。这是在十八年来,他第一次有活下去的动力。

半个小时过后,周小平缓缓松了口气,手中墨绿色的火焰消失,他脸色苍白了许多。

消耗了500点灵力值。真特么要命,不愧是仙境高手,连救人的代价都如此沉重。若不是有道心增加的500点灵力值,只怕他得用无尽灵液才能填补了。

“十八年了!十八年了!”调息完毕,李星魂猛然睁开双眼,双目爆发出璀璨的光芒,仙境的气势强大无比,让人侧目。

“十八年了!我李星魂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李星魂放声大笑,就像是被幽禁多年的魔头要冲出江湖一般兴奋。

周小平有点怀疑,要是现在放这疯老头出去,会不会在异人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呢?想想还真有可能。

感受到周小平的白眼,李星魂这才回过神来,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轻咳了两声后道:“年轻人,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你放心,我李星魂出去之后,绝对不会忘记小兄弟你的!”

仙境高手的承诺么?貌似也不错。

周小平笑了笑,他拥有破天剑诀的事情要是被人发现,也不用这么担心了,起码有个仙境高手罩着,说话都能大声一点。就是硬刚一波,他也有底气了。

话说……这老头能出去么?犯啥事进来的?

“李前辈,你什么时候能出去?我仇家很多,到时候你得罩一下。”

“没问题!你出去之后谁敢动你,报我的名字,就我看看哪个不长脑子的敢动我李星魂罩的人!”李星魂扯开嗓子,拍拍胸膛,那是一个豪气。感觉自己一出山就能在华夏横着走似的。

周小平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怎么感觉这老头的话就这么不可信呢,完全是给自己立flag。

这时候,几位警务人员走了进来。

“李猛你醒啦,现在有个重要通报告诉你,因为你企图越狱,加上多次毁坏公家财物,性质严重,造成极大的影响,上头一致决定,你的刑期延长三年!”

噗!

周小平傻眼了,李星魂也傻眼了。

周小平知道李猛是李星魂在这里的化名,为了掩人耳目。可这刑期延长是什么鬼呀!

等人走光,周小平斜眼瞪着李星魂,略带羞恼的说道:“前辈,你能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么?”李星魂挠了挠头,一脸尴尬的说道:“这个……前天我在牢里蹲地无聊,想着反正都快死了,做个饱死鬼好过饿死鬼,于是就把牢房的墙给砸了,偷偷出去吃了碗麻辣烫,最后我不乖乖的回来了嘛,没想到

他们这么小气,硬是要给我定罪。”

麻、麻辣烫……

周小平嘴角抽了抽。

“你特么越狱还有理了!刚才还牛逼哄哄说要罩我呢?原来是给我打空头支票!出去报你名字?等你出来老子尸骨都寒了!”

“年轻人!说话别这么冲嘛,你跟那个张局长关系不是挺好的嘛,要不想个法子把我捞出去就是了。”

我捞你大爷!

这特么还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李星魂?完全就是个糟老头!

老子帮你疗伤,还得想办法捞你出来?要是有办法,我都想捞自己了!

“前辈,你别开玩笑了,我现在可是戴罪之身,指不定你还会比我先出去呢。”周小平苦笑道。“那倒也是,你小子祸害良家妇女,毁了人家一辈子,这情节可严重了呀。”李星魂拍了拍周小平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等我出去之后先帮你搞定仇家,顺便再帮你找个老婆,等你三十多岁出来了,儿子也

能打酱油了,不至于那么凄惨。”

是呢是呢,我怎么就不信了呢。

周小平无奈一笑,实在是对这个仙境高手提不起半点信心。

“那个,前辈,你还是在这里调理一下吧,虽然说帮你解除了九煞灭魂咒,可你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周小平无力的说道。

“那也是。”李星魂点点头。

而这时候,病房外门的响起了敲门声。

隔着房门,秦舒雨低声道:“周小平,出来吧。”

“怎么了?这么愁眉苦脸的?”打开房门,看到秦舒雨一脸苦楚的模样,周小平笑了笑。

“结果出来了,你,被判了十年。”秦舒雨低着头,眼中仿佛有泪光在闪烁。

晴天霹雳,周小平深深吸了口气。

十年,终究还是判了呀……

“好的,我知道了。”

“你知道个屁呀!十年呀!一个人的一生中又有多少个十年!你到底懂不懂!”秦舒雨歇斯底里的喊道。

“舒雨,你……”周小平微微一愣,没想到秦舒雨会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

不,她不是对我,而是对她自己……从秦舒雨眼中,他可以看出来,那种无奈又无助的眼神。

就是溜溜的她

就是溜溜的她第二集

第196章 起死回生的姜草

“凉儿,我的心肝!”慕老夫人看着云初凉这张完美无瑕的脸,激动得热泪盈眶,“真的好了吗?”

“您摸摸看,看看是不是真好了。”云初凉抓起慕老夫人的手按到自己脸上。

慕老夫人颤抖着手,都不敢用力,生怕把她给摸坏了。

“真的好了,我的心肝好了!”摸着那光滑如玉的脸蛋,慕老夫人喜极而泣。

“我这不都好了吗?您怎么还哭上了。”见慕老夫人落泪,云初凉连忙掏出帕子给她擦眼泪。

云末寒定定地看着云初凉的脸,突然想到什么,唇角轻轻上扬。

她怕是早就治好了自己的脸了吧,他就不信有这么神奇的药,摸一摸,洗一洗,就能治好那么厚的烂疮。

云劲松和老太太也没想到云初凉的脸竟然这么容易就治好了,此时两人五味杂陈。

原本他们是想靠着云初凉这张天姿国色的脸,绑住太子,结果没想到她的脸会毁了,之后他们又想培养云诗娴,可是这么一会儿她的脸竟然又好了,这都什么事啊!

这边云诗娴见云初凉一张脸竟然真的全好了,嫉妒愤恨地差点把帕子扭烂。

她好不容易才毁了她的脸,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脸给治好了,可恶!

旁边云佳慧见云初凉真的治好了脸,突然生出无限希望。

大姐姐的脸伤成这样,都能治好,那她的脸肯定也能治吧。

张氏也是嫉妒得不行,这会儿她不仅恨云初凉,就连那神医都愤恨上了。

“对了,神医快给我这外孙看看。”慕老夫人终于想到云末寒了,连忙请玉娘给云末寒看看。

云劲松也回过神来,连忙朝玉娘作揖:“还请神医务必给我儿子看看。”

玉娘点了点头,朝云末寒走去。

张氏紧张地捏紧拳头,一瞬不瞬地盯着玉娘,生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玉娘依旧装腔作势了一番,摸着下巴道:“这位少爷从出生就被喂了毒啊,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啊。”

一听这话,围观的百姓瞬间就炸开了锅。

“真的是从小就被喂了毒啊。”

“这个继母真正是狠毒啊!”

“最毒妇人心,这个云家一窝的虎狼啊。”

“父亲,您可听清了吧,寒儿他根本不是什么先天弱症,真的是被下毒了啊。”云初凉红着眼,委屈巴巴地看着云劲松。

看着那张刻在记忆最深处的脸,云劲松眸子晃了晃,无声呢喃,“岚儿……”

“父亲,您要为寒儿做主啊。”云初凉哭着抓住云劲松的手。

云劲松回神,下意识地轻拍了拍她的手,“你放心,爹一定会替你们做主。”

“张氏……”云劲松转眸看向张氏,那眼神冷得如寒冬的冰棱。

“不是我。”张氏急了,立刻慌张道,“老爷,就算他从小中毒,那也不一定就是我下的啊。”

云劲松皱眉,眸中再次出现迟疑。云初凉见状再次示意玉娘。

玉娘会意,连忙道:“令公子中的是离魂散,这种毒不会直接至死,而是耗尽人的精气神,让中毒的人看起来像是生病了一样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油尽灯枯而死,所以必须长期下毒,能够做到长期给令公子下毒不被发现的,必然是这云府之人。”

“还说不是你!除了你这府里还有谁想害死寒儿!”云劲松大怒,再也忍不住地狂甩了张氏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巨响,一下将张氏打倒在地上,也让围观的百姓痛快了不少。

这么恶毒的毒都想得出来,这个女人真是该死!

老太太盯着张氏,也是恨不得把她剥皮喝血。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在她眼皮子底下给她的宝贝孙子下毒,云家血脉本来就不多,她这些年私底下弄死多少未成形的孩子,她都看着翔儿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她竟然还敢害寒儿,简直该死!

“我没有,人家说的是云府的人,云府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凭什么就是我,根本不是我做的,跟我没关系。”张氏被打了一巴掌,又羞又怒,却是打死也不认账的。

反正姜草死了,证据没了,没有人证明这些事情跟她有关,她决不能承认。

云初凉凉凉地瞥了眼张氏,仿佛看出她心里的想法似的,冷笑一声:“你真以为我没证据吗?”

云初凉说着不理会张氏,看着云劲松直接跪下:“爹,女儿之前并不是乱说的,我是有证据才敢指认张氏毒害弟弟的。”

“你有什么证据,尽管说。”知道张氏竟然给云末寒下这么狠毒的毒,云劲松这会儿对张氏算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了。

云劲松这样的态度,让云初凉还算满意:“爹可还记得姜草。”

云劲松倏地皱眉,“他不是死了吗?”

张氏也是身子一僵,不可思议地看向云初凉。

看着张氏的表情,云初凉唇角的邪笑一点点漾开:“他死了,不过神医把他给救活了。”

“咳咳……”突然被艾特的神医,猝不及防地猛咳起来。

“那个,”好一会儿,玉娘才缓过气来,编起瞎话道,“我之前偶然遇到的,看他还有半口气,就顺手把他给救了。”

虽然她完全不知道她救的是谁,不过这话说的是轻松得很,一副医术十分高明的样子。

云初凉听了差点没绷住,连忙道:“现在还请神医帮我把人请来吧。”

……玉娘顿时傻眼了,请来?她到哪里去帮她把人请来。

“神医也不用亲自去,把地点告诉我身边的封嬷嬷,让她去请人就是。”见玉娘这副样子,云初凉也不逗她了,连忙帮她解围。

封嬷嬷闻言连忙配合地走到玉娘身边,玉娘凑到封嬷嬷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封嬷嬷立刻点头:“老奴知道了,这就去把人请来。”

张氏看着封嬷嬷,怨毒地眯了眯眼。

慕柏衡看了眼张氏,吩咐身边的慕澜瑾:“你带上一队人,也跟着去,务必把人安全地带回来。”

“是。”慕澜瑾应了一声,便带了一百人跟着封嬷嬷一起去了。

墙角,风肆野看了眼萧铭音和风卿瑜:“你们也跟去,暗中保护。”

两人倒是听话,二话没说地偷偷跟去了。

就是溜溜的她

就是溜溜的她第三集

只要回忆跟季清雅相关的,陆老爷子心情就坐云霄风飞车一样欢快。

“那些你有空帮忙扔了吧,既然卢家的所有一切我都不打算自留,这衣服自然不会带走。”

陆老爷子见卢金花欲言又止,淡淡补充了一句,这言简意赅的一句,成功堵死了卢家所有人的口。

卢金花胸口发堵,闷得慌,都有些透不过气来。

可是陆老爷子没有对她有半分心软,他们三个人直接走人了。

人一走光,卢金花脸色惨白地跌坐了下来,身体内所有的体力似乎都被抽气筒给抽光了,浑身瘫软,连站起来都成了困难。

卢家……卢家的辉煌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卢金花很快没时间来得及伤冬悲秋了,半个小时后,卢有才接到了自己秘书的电话,打来问,“卢总,海市新闻您看了没啊?卢董是什么意思?”

卢有才摇头不知,然后对方通知他立刻打开电视机。

于是,卢家几口人坐在电视机前看了老爷子召开的记者招待会。

记者招待会上,公开了他的身份,还有他如今离异的现状,另外,他决定成立一个基金会,以鳏夫阿罗的名义,捐出卢家一半的财产。

卢家人前面部分没看到,但是后面部分,该知晓的内容都知晓了。

招待会还没完全结束,他们这些人的电话手机就不断响了起来,多半都是来探听实情的。

卢金花眼前阵阵发黑,她头痛得厉害,让人扶着回去了。

不想留下来,再听这些揪心的话了。

她的心,也没想象中来得坚强。

志成虽然没有明白交代鳏夫阿罗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没有点明她卢金花的卑劣隐瞒,但是就离婚,足以让人发人深省,浮想联翩了。

客厅里,卢琼接了两个后,直接关机,卢梦也关机。

可是剩下的卢有才等人,却不能关机,老爷子离婚这事,足以在卢氏掀起轩然大波。

果不其然,消息公布后不到半小时,卢氏的股票在跌停线上封死了,连挣扎一下都未曾。

这卢家人都还没对外解释宣布什么呢。

卢有才盯着自家股票,心境也跟跌停一样凄凉。

“爸,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卢鑫浩头痛欲裂,这公司那边一直催问自己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

本来,他不是负责人,只是个部门经理,可是眼下关系着卢氏生死存亡,加上老爷子又宣布罢工,公司那些人也是个个开始焦虑了。

过去,卢氏是福利最好发展最好的一家公司,但是从今天开始以后,便不是了。

他们打听,或许是为了另谋高就,毕竟这些人是主要看在老爷子的份上,才留下来效力的,这些高层,都是老爷子的心腹。

老爷子虽然带不走他们,难保他们不心存异心。

卢有才心情也是糟糕透顶,他没有能力应付这么多层出不穷的问题。

还是沐清歌适时出了声,“有才,鑫浩,你们先去公司,跟高层股东好好谈谈,稳住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必须必任何人都要冷静,高层还有高管都要稳住,好好安抚,拿出诚意让他们相信卢氏需要他们,你们能一起共渡难关。还有老爷子是恢复记忆,才决定离婚,回归过去的家庭,不是别的原因导致的。那个鳏夫阿罗,你解释的时候模糊概念,就说老爷子心善之举。”

沐清歌的分析,头头是道,这些都是经过她的深思熟虑决定的。

反正不能给公司这帮人先入为主造成老爷子跟卢家翻脸的印象,沐清歌的建议,让卢有才宛若醍醐灌顶,顿时茅塞顿开,立刻找到了主心骨。

“清歌你说得对,鑫浩,我们一同出门,分开行动,我去旅游公司坐镇,你去博彩公司坐镇。”

卢有才拽起儿子的胳膊,就要往外拖。

“爸,我还没换衣服呢。”

卢鑫浩哇哇大叫起来,胳膊都快被拽断了,平常倒是没有觉得自家爸爸力气这么大。

经由儿子这么一提醒,卢有才发现自己衣服也还没换呢,两人都穿着家居服。

这种穿戴,的确不适合去公司,得回房换正装出门。

于是,父子两人双双回房换衣服,卢鑫浩心里一点底也没,莫名有点慌。

这种情况,他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呢。

他是主持过大项目,但是那些都是有人帮他弄好了,他走个过场就行了,严格意义上的大场面,他还真的没有经历过。

可是没底,这会也只能强撑,他是卢家唯一的继承人,底下的两个妹妹可以躲在家里避不出门,但是他却不行。

这个时候,他真的有些恨起爷爷的无情来,要是爷爷顾及卢家的话,不会今天就让卢家面对这样的局面,好歹给他们缓和几天想方设法应对。

人心不足蛇吞象,形容的便是卢鑫浩这种的。

他的确是扶不起来。

秦家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个招待会,秦湉很快就被秦家人找去开会了。

秦家人觉得这门婚事,还需要再商榷,幸好两人还没成婚,只是订婚,婚礼还没举行。

现在还有机会反悔,真要成了婚,再反悔就是离婚了,二婚可是找不到什么好人家的。

现在反水了,回头秦家还能帮秦湉找户好人家的。

卢家现在这情况,十分不乐观,秦家真要掺和进去,将来非但占不到半点好处,反而还要被牵连下水。

秦家人个个苦口婆心轮流给秦湉做思想工作,秦湉脑门都疼了,“这婚事同意的是你们,现在反水的也是你们,既然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还找我干什么呢?”

“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我能怎么想啊,你们要是真听我的意见,那就是这门婚事照旧,这个时候,我们秦家悔婚,只会让外人在背地里笑得更厉害,还不如在这个时候言而有信,让人高看一眼。”

“名声有个屁用啊,你看卢金花,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名声,还不是现在因为离婚毁于一旦吗?所以这人该自私还是得自私,不然将来苦逼的就是你自个了。”

……

秦湉最后不胜其烦地撂话,“要退你们去退,反正我不出面,我丢不起这个人。”

秦家人见她没有一意孤行,忍不住松了口气。

秦湉心里郁闷的,倒不是跟卢鑫浩退婚,而是一旦退婚,将会失去卢梦这个闺蜜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