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拿与教叔

温拿与教叔
  • 主演:谭咏麟,钟镇涛,陈友,王思姬,吴家骧
  • 导演:康威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1976
温拿乐队准备应邀赴美国演唱。黑社会首领教叔,欲趁其不备,将藏有毒品之吉他与他们的调换运往美国。后由于温拿赴美演唱之夜总会发生火警,惟有折返。教叔见计划失败,着令手下大泡和、安妮、珍娜将吉他换返。三人想尽办法,却始终无法将吉他取回。后温拿五虎察觉吉他有问题,阿B遂将车尾之吉他撬开,竟发现藏有白粉。阿B拨电报警,后警方要求五虎协助破案,但无结果。温拿在大会堂排演,期间,四虎外出吃饭,陈友独留化妆间睡觉。大泡和潜入,偷走吉他。陈友醒觉暗中追踪,四虎察觉后亦尾随而至。五虎跟踪至教叔古堡,被发现后慌忙逃出。教叔恐秘密外泄,率众手下追至大会堂,终被现场便衣警探围捕落网。@m.yakutv.cc

温拿与教叔第一集

杨逸风虽然心中有些不快,但是毕竟是杨老爷子的意见,他也只得遵守了。

“这次回来就多呆几天,平常不要太忙碌,也该稍微歇息一下。”杨开武拍着他的肩膀,脸上充满了赞许之意。

“多谢老爷子关心。但是年轻人忙碌点倒是没什么事,主要是老爷子多注意点身体,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是我能做的,吩咐我一声就行了。”杨逸风恭恭敬敬地说道。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杨逸风便离开了。

“杨奴,你觉得对于我的处理结果,逸风满意吗?”杨开武问道,他能感觉到杨逸风有些不赞成。

“大体上还是满意的。但是逸风少爷这个人嫉恶如仇,他可能认为让一个品行不端的人继续当欧洲公司董事长不是明智的选择。”杨奴倒是看得很清楚。

杨开武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但是都是我的儿辈和孙辈,手心手背都是肉。就算是犯了很大的错误,要是处理的过于的狠的话,难免引起反弹。”

杨开武不希望二三十年前的悲剧再次上演,所以在处理手段上,尽量的不刺激任何人。

杨奴点点头,他也理解老爷子的心情,当个大家长不容易。

“杨奴,现在去把杨文给我喊来。”杨开武清了清嗓子,打起精神说道。

“是,老爷子。”杨奴答应道,快步地朝着杨文的别墅走去。

…………

此时的杨文正在和两位没有穿衣服的美女在床上缠绵。他可不喜欢无趣的等待,而是在等待之中先要享受一番。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

“谁啊?”杨文陡然起身,不满地问道。刚才他正玩得兴起,现在被人打扰,一下子没有什么兴致了。

“老爷是杨奴来了,他找你有事。”门外的仆人轻声地说道。

“他现在找我干什么?”杨文心情很不爽,但是说不定杨奴是给杨老爷子传话的,于是他不敢大意,还是要起身。

杨文急急忙忙地穿上了衣服,开门出去。杨奴已经在客厅等着他了。

“杨奴,这么大半夜的找我有事吗?”杨文没好气地问道。

“我知道你不欢迎我,其实我也不想来,但是老爷子说他要召见了,派我传个话。”杨奴懒洋洋地说道,把话说得很直白。

杨文心中一怔,没有心情和杨奴计较,“那就赶快走吧。”

杨文想要急于了解杨老爷子的意思,于是催促着杨奴。

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杨开武住所。

杨文慢步走上前去,轻轻地说道:“老爷子,我来了。”

“混账东西,你还有脸来见我!”杨开武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大声地训斥道。茶几在晃动着,上面的东西嘭咚作响。

杨文没有想到老爷子这么的生气,扑通一声跪在了地面之上,吓得是瑟瑟发抖。

“老爷子,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杨文匍匐在地面之上,声音凄厉地说道。

杨开武凌厉的眸光扫向了杨文,厉声问道:“杨文,你为何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暗中转移公司的股份?”

杨文支支吾吾地回答道:“老爷子,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你上次犯过错,我给了你一次机会。但是你呢?不仅不知道悔改还一错再错,错上加错!”杨开武越说越气,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一下子砸在了杨文的身上。

咔嚓!

茶杯落在杨文的身上,弹到了地面之上。然后杯子碎裂了。

“老爷子,只要你心里好受一点,你就使劲地打我,我绝对没有怨言。”杨文声泪俱下地说道。他知道只要老爷子的怒火发完了,那么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是他多年以来得到的经验。当初杨豹犯了那么大的过错,导致杨怀道的媳妇自杀,杨怀道抱着襁褓之中的杨逸风失踪,老爷子也没有怎么处置杨豹。

发了一通怒火之后,把杨豹打个半死,然后发配到非洲,照样是吃香喝辣的。相比于杨豹的罪责,他的罪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杨开武气的大口地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

“老爷子,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动怒了。”杨奴赶紧地走上前去,安慰道。

一通怒火发完后,杨开武冷静了许多。

“杨文,这次你犯了这么大的过错,我是不会轻易地放过你的。”杨开武的眸光扫过杨文,露出了凶狠之色。

“不管老爷子怎么处置我,我都接受。”杨文不傻,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什么样的狡辩都是徒劳的,只有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才是正解。

这样的话才能让老爷子感到满意。

“欧洲公司董事长的位置,我给你留着。但是你只是名义上的,也不需要设置什么考察期了,公司的事务你永远都不要插手。”杨开武声音冰冷地说道。

杨文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老爷子,这……这有点太狠了吧。”

“要是狠的话,我连名义上的董事长都不留给你。我这么做已经很照顾你的面子了。”杨开武冷声说道,声音很是沉闷。

杨文跪在那里,不知道如何的回答,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我会给你欧洲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每年可以参与分红。这么多钱已经可以了,够你生活的了。”杨开武声音冰冷地说道。

听到这话,杨文喜上眉梢。这么多的股份也不少了,至少每年普通情况下也能分红数千万的美金了。最差至少也得有个几百万美金。

“谢谢老爷子。”杨文感激地说道。

“杨文,这次犯错误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要是下次还要犯错误,不要怪我不客气。我不仅不再给你任何的好处,还要亲手把你送进监狱,让你接受法律的制裁。”杨文的话音之中带着深深的威胁之意。

杨文赶紧地点头道:“老爷子放心,我就老老实实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不会再做其他的事情了。”

“这样更好,你下去吧。”杨开武招招手,站了起来,朝着卧室走去。

温拿与教叔

温拿与教叔第二集

对面的苏世廷一家五口,脸色更加的难堪了,因为当初水语默刚刚来苏家的时候,老夫人的态度明显跟现在不一样。倒不是说老人家对水语默不好,也是很热情,也是很欣慰,但如今跟秦缓缓比起来,相差太远了。

水语默整个人嫉妒的不行,桌子下隐藏起自己攥着的掌心,看着满桌子的菜,一点都吃不下去了。

苏老夫人对她的态度明显不如秦缓缓,而且老人家是不是忘记了,今天她才是主角,而不是秦缓缓!

好在,总算有人注意到了她。

苏牧鸿给水语默夹了一点青菜放在碟子里,皱眉关切的问道:“语默,你是不是不舒服?都没怎么见你吃东西。”

“我没事……你们快吃,不用管我。”她很善解人意的摆摆手,还主动招呼着大家吃菜。

“语默,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自家儿媳妇吃不下饭,水静兰和苏世廷都纷纷放下筷子看了过来,关切的询问。

水语默摇摇头:“苏伯伯、姑姑,我没事。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有点累。”

“你这个孩子啊,就是实诚!工作上有什么事情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啊,别总是亲力亲为。对了,说起来,我们全家真应该好好的庆祝庆祝,你刚刚拉到了五千万的投资,这可是个大喜事!”水静兰一边拍着水语默的肩膀,一边欣慰的说着。

今天可不就是为了这个事才来游艇庆祝的嘛,因为秦缓缓的到来,都快把语默的这件事给盖过去了。

苏世廷顺着妻子的话,跟着满意的点头:“五千万虽然对大公司来说,算不上什么大钱。但是对拍摄一部电影来说,这也算是大投资大投入了,有的一部电影总投资额都达不到五千万呢,更何况语默还只是拉了一家投资,以后会越来越多的!”

“苏伯伯,没这么夸张的……”水语默很腼腆的低下了头。

“我可没夸张!你要知道,苏家的盛皇文化,一年的利润额才两千万,这还没有刨除去员工工资、股东分红呢!你说你的五千万,是不是大额投资!”

苏世廷在捧自己的儿媳妇时,也不忘了打压一下苏霁年,反正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媳妇就是千种好,万种好。

私生子?那就是做什么都不对,做什么都不好。

苏霁年早就习惯了,压根都不接这种话题,只是淡淡的抿着茶水,一下一下的,平静的很。

但是离他最近的秦缓缓,却能感受到来自男人身上的那种落寞和悲寂。

她知道,他在隐忍。

女孩偷偷的从桌子底下拉了拉苏霁年的手,冲他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笑容很治愈,苏霁年当即抓着那只温热的小手,散去了身上压制的戾气,也冲她笑了笑。

只要有她在,对面的这些人,爱怎么说怎么说,他们绝对伤害不到他分毫!

水静兰似乎并没有打算停止这个话题,跟自己的老公配合默契,苏世廷说完之后,她接着就要跃跃欲试的开口。

温拿与教叔

温拿与教叔第三集

叶擎和太极宫的人都在九龙城中,聪明伶俐的芝麻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把信分别送到。

有封星影的亲笔书信和她羲凰剑的纹印,又是芝麻送信,如何有假?

只是送完信的芝麻,还没来得及回到空间,就被一双大手捉住。

芝麻挣扎一下之后,看到对方熟悉的脸,方才大喜地哭出声来。

那是见到亲人的委屈和希冀,芝麻在这一刻哭得像个孩子。

“男主人,你要救救主人。他们要把主人像魔兽一样关在笼子里契约,他们都是坏人。”

这一声男主人,喊得秦墨麟心情大好。

秦墨麟原本冷俊的脸上,此时难得地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

芝麻哭完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冷王大恶人居然温柔地伸出手抚摸它脑袋上的柔毛。

天哪!

让我死一死吧。

芝麻干脆地装晕过去。

秦墨麟唇角浮起一丝笑意,将芝麻抱在怀里,走向叶老的住处。

秦墨麟虽强大,却不自大。

他要救封星影,却也知道自己一人之力不足。

秦墨麟放下姿态与叶老商议,很快就有了对策。

叶老和太极宫的人,连夜就带着封星影的求救书信,怒发冲冠地找上苍龙山讨说法要人。

让叶老意外的是,一向中立的修灵学院,居然也因为封星影是他们学院的学生,加入讨说法的队伍。

此行,倒是够壮大。这事,也闹得不小。

此事苍龙山行事不端,他们来讨说法要人,于情于理都很合适。

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知道这招根本行不通!

就算叶老口口声声说:“你们不把我孙女交出来,我现在就攻上你们的神山!”

但明眼人知道,他不会那么做,一则每座神山都是神祗留下的神器,拥有诡异莫测的防御能力,二则封星影在对方手中他动手也得考虑封星影的安全。

他们做的,只是掩护,让秦墨麟有机会进入苍龙山中寻人。

以秦墨麟对封星影的感应,自然能第一时间找到封星影。相信以他的实力,在苍龙山空虚之时,救人并不难。

芝麻倒是没敢晕太久,知道秦墨麟来救自己主人,更是兴奋。

“你一定能成功的,虽然你抢了我的主人,但你确实很厉害。你每次都能救我主人,这次一定也可以的。”芝麻信誓旦旦地表示。

秦墨麟好笑地弹了弹芝麻的小脑袋,他突然有点明白封星影为什么喜欢这种没用的小东西了。

苍龙山的人,似乎都因为星辰学院叶擎院长与修灵学院洛青古副院长两位大佬的讨伐,而疲于应付、全员防守前山。

秦墨麟也觉得奇怪,这一路实在是顺利地有点不可思议,别说是他秦墨麟,就算换成秦一来,似乎也能轻松进入。

苍龙山也不是没防备,只是防备太薄弱,在秦墨麟的强大实力面前,一个照面解决。

芝麻兴奋地给秦墨麟竖起一个耳朵:“男主人,你太厉害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抢主人了,那我以后化形就变成女人,做你的侍妾好不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