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了

拼了
  • 主演:阿凸娜·卡米力,文东俊,刘新,马新平
  • 导演:严高山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电影《拼了》讲述了在三十年代的西北小镇。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丈夫和儿子先后被上匪枪杀,刚强的她发誓要报此血仇,骑着马,独自踏上了危机四伏的复仇之路,最终成为一名方圆百里著名的快枪手的传奇故事。

拼了第一集

乔夏看到那抹期盼已久的身影时,心跳仿佛快了不止几个节奏。

苏慕谨对乔夏这幅样子,早已思空见惯了。

“乔夏,好逮你也是乔家的千金小姐,要不要这么没出息!”

对于乔夏的感情线,苏慕谨已经不知道怎么说了。

“我的好慕谨,陪我过去,好不好?”

被乔夏摇晃着手,看着她着急的模样,和那个鹤立鸡群的男人,苏慕谨也只有叹口气。

“我就知道,我的好姐妹,不会搁下我的!”

乔夏挽着苏慕谨,往人群中走去。

乔夏喜欢的人正是黎家的长子,黎君北。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让她们爱上了黎家的两个儿子,不过以前她和黎简南是两情相悦。而乔夏对黎君北却是单相思,当时还闹得整个悉城都知道。她喜欢他,时间久得外人都不敢相信,记得乔夏跟自己说过,“这辈子,她栽了!”

感觉到乔夏的手拽着自己,越来越紧。乔夏的性子,恐怕也只有对黎君北,才会如此紧张与安静了吧。

因为乔夏,和黎简南的关系,对黎君北还算了解。黎家世代从商,而黎君北却选择了从政的道路。很大的原因是因为,黎君北对自己的父亲有很大的恨意。黎君北是黎建洪与前任妻子的儿子,妻子死后,黎建洪将现任妻子沈婧和年幼的黎简南接回了黎家。

没错!沈婧和黎简南,就是黎建洪的小三和私生子!

当年妻子尸骨未寒,便迫不及待迎娶小三。这件事掀起了不小的风波,但都被黎建洪压了下来,绯闻也渐渐被时间也就冲散了。然而黎建洪对沈婧和黎简南的好,都成为黎君北的恨。

从商之人都想巴结为官之人,千百年来,均是如此。苏慕谨猜想,黎君北大概也就是想要有一天黎洪建也像其他人一样来巴结他,来证明自己吧!

不得不说,黎君北天生是块为官的料,短短几年便成了官场中的黑马,也是近年来炒得最厉害,极有可能胜任下一任副市长之职。

此时,黎君北被不少悉城大大小小的商人围着敬酒。

“君北!”乔夏率先开口,望着黎君北的一双眼睛充满情愫。

“你们来了!”黎君北举止彬彬有礼,然而黑眸里却有一种读不懂的情绪。让你看不透这个人……

围在周围的人看到苏慕谨和乔夏,仿佛被扰了兴致,慢慢散开。

“乔夏,我去个洗手间。”苏慕谨悄声说,对黎君北歉意一笑,提着裙摆便往另一边走开。

苏慕谨是真想小解了,肚子有点隐隐作痛。

到了厕所,果然如猜想般,来月经了。好在算好日子,备有替换物品,换好姨妈巾,刚想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声音却清晰传入苏慕谨耳中。

“没想到,黎家次子居然不要如今苏家董事长的女儿,去选择另一个!”

“这可不是,表姐妹同时跟一个男子有瓜葛,不知道的还以为共侍一夫呢。”

“谁说不是呢!当年那个秦辛怡不也先是跟了老大,再跟老二结的婚吗?”

“父母那一辈就开始乱来了,这一辈乱来也不是稀奇事嘛!怎么听起来,这事越来越有看头了呢?”

“听说,那苏慕婉的妈……”

话音还没落下来,厕所里面先后响起开门的声音。正在苏慕谨诧异的时候,那头却率先出声。

“谁再乱造谣,小心我撕烂她的嘴!”

说话的是苏慕婉的伴娘,也是苏慕婉母亲那边的表妹温桐,陪着苏慕婉来厕所,却听到这般话。

本就是在背后说些八卦的话,几个中年女人看到正主在这,哪还敢逗留,立马蜂拥离开。

苏慕谨走到洗手台前,苏慕婉却走到了苏慕谨旁边的位置上,拿起气垫,往脸上补妆。

“苏慕谨,是你唆使的对不对?!”

拼了

拼了第二集

【二更】

“你怎么知道?”

晏坤杰,她应该才见过两次,不可能知道晏坤杰小时候的模样。

而且晏坤杰十来岁的时候,她都还没出生呢。

秦慕阿了一声,“之前奶奶有给我看过照片啊。”

“当时我还认错了,以为晏坤杰就是你呢。”

他们两个人,是底下的人中长的最像晏晋安的,小时候就长的相似。

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两个人的长相就发生了变化。

晏坤杰也算是长了一张不错的皮囊,可他生性风流,且还人渣,秦慕对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晏黎书,“……”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幸运的,总之她相信自己就行。

晏辰昏昏沉沉的,没有彻底的睡着,对外界的声音还是能听到的。

隐隐约约之中,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好听。

比沈阿姨的声音还要好听,他想多听一会儿,眼皮子实在是支撑不住,没了意识。

晏辰正在输液,目前情况来看应该是没多大问题。

晏黎书打算带着秦慕回去,对王武说道,“你好好照顾他,要是再不见了人,你也不用来见我了。”

“是,我知道了。”

两次不见,足够让王武心惊胆战了。

说什么,也不敢有下一次了。

两人回到伊丰苑中,晏黎书先给她煮面条。

时间不早了,秦慕还没有吃晚饭,肚子早已经饿的咕咕叫了。

只不过刚才在医院,不好意思说,一路上肚子就叫了好几回了。

晏黎书陪她一起吃了面条,随后先上去洗个澡。

今天跑来跑去的,出了不少的汗,浑身的不舒服。

等秦慕洗澡完从浴室里出来时,晏黎书已经睡过去了。

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过觉了,再加上担心了那么久,再是铁打的人,也会坚持不住。

秦慕心疼的很。

关掉灯,蹑手蹑脚的爬上床,抱着晏黎书一同睡下了。

好在第二天是休息日,秦慕可以不用去上学。

一觉睡到了十点钟,打了个呵欠,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的呆。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有晏黎书的消息。

“我在医院,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想吃小笼包。”

秦慕飞快的敲打了一行字输进去,那头回了一个好字。

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游戏,起床洗漱,晏黎书带了早饭到家。

小笼包还冒着热气,秦慕胃口特别好,全部都吃了。

“你去医院,晏辰怎么样了?”

“还在低烧中,我去的时候,他早上醒过来了,吃了药后,又睡过去了。”

“小孩子生病就是这样子,很麻烦的。”

秦慕想起以前叶梦晨生病,反反复复一个月才好了。

晏黎书嗯了一声,似乎不是很想跟秦慕多提起晏辰。

难道是她不相信吗?

秦慕还想多问问,晏黎书说道,“我先上去洗澡。”

晏黎书起身上楼去,秦慕将垃圾收拾了一下,紧跟着上去。

晏黎书正在脱衣服,秦慕小跑过去,从后面抱住他。

被晏黎书推开,秦慕仰着头看他,“晏黎书,你是嫌弃我了吗?”

拼了

拼了第三集

救人这把是老头子给他的,而那把杀人魔兵则是小师父给他的,据说这两把匕首是古代一位铸剑师用一块天外陨铁所铸。

据说,他铸造第一把匕首的时候,他的夫人正面临分娩,但大夫说,夫人体弱,而且婴儿体型巨大,只能剖腹产子,这位铸剑师为了减少夫人的疼痛,避免流血过多。

求取天下良方,将无数珍贵药材放进了洗剑池,最终铸成这把治病救人的匕首,划破肌肤的时候,没有疼痛感,而且,伤口能够快速愈合,铸剑师将这把刀起名叫离恨。

这个消息传开了,一位御医找到这位铸剑师,想要重金买下这把匕首,却被铸剑师拒绝了,但,那名御医却让人抓住了他的妻儿作为要挟,最终,铸剑师被迫答应用剩余的材料帮他重铸一把。

可是,就在第二把匕首即将成型的时候,铸剑师发现,那名御医想要凌辱自己的妻子,他妻子誓死不从,直接抱着孩子一起跳进了火炉,被活活烧死。

铸剑师得知后,目眦欲裂,直接疯掉了,而那把匕首沾染了他妻儿的鲜血也冤屈,出炉之时,带着滔天怨气,成为一把杀人的魔兵。

最后,那名铸剑师用那把魔兵在御医的身体上划了三千六百道伤口,从此那匕首凶性大发,彻底魔化。

后人称之为邪灵。

唐风也不清楚这两把匕首是如何落入老头子和小师父手中的,至于这个传说的真假,也无从考证。

准备好一切,唐风便开始行动,只见他如一只灵活的猫一般,从树上一窜而下,紧接着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唐风来到一个小山坡上,感受了一下风向,果然,如自己预料中的那样,这是一个上风口,他取出一个小瓶,只见里面是一些白色粉末,唐风直接撒在空中。

很快,那些粉末便被夜风带走,朝着山谷的那个方向飘去。

这自然是一种蛊,这种蛊会在空气中散发出一种香味,所以它的名字叫十里飘香,如果只听这个名字,都会想到一些美好的事物,比如花香……

但如果你真要这样想,那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这种蛊会在空气中散发出一种香味,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闻到这种香味,就会瞬间乏力,昏厥。

最多五分钟,就会死亡,哪怕是古武宗师,也最多只能坚持一刻钟的时间。

这种蛊曾经被蛊教列入了十大禁蛊之中,因为它太过凶残,动不动就能让一座村庄全灭,为了避免被居心叵测的人得到之后造成生灵涂炭,蛊教将其列入了禁锢之中。

当然,唐风知道这种蛊如何培育,只不过,以前他从没有想过要动用这种蛊,但是,这一次关乎国家兴亡,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十里飘香除了毒性猛烈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让人防不胜防,死后,就算是最尖端的医学也查不出任何中毒的迹象,而且死的时候还会面带笑容。

当然,这个蛊也有弊端,那就是一旦风太大,可能会直接被刮跑,而且,这种蛊半个小时之后就会消散,也就是说,半个小时之后,就算有人来这里,也不会中毒。

这也是唐风选择在上风口的原因,而且,此时的风并不是很大,再加上军事研究基地就在峡谷的尽头,所以,不用担心蛊毒被刮走。

同样,唐风还计算好,几分钟后三支巡逻队就会从里面出来。

果然,几分钟后,三支全副武装的巡逻队有条不紊的从洞口走了出来,分别走往三个方向。

不多时,这些士兵皆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这个香味让他们很兴奋,感觉心跳在不断加速,但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纪律严明,所以,没有人出声。

忽然,走在队伍中的一名士兵倒下了,众人顿时一惊,所有人立马端起冲锋枪瞄准了四面八方,他们的反应非常快,不愧为训练有素的特种兵。

队长走上前检查那名倒下士兵的情况,却发现,他没有中弹的痕迹,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般,而且,更诡异的是他脸上还带着笑容。

队长没有太在意,只当他是生病了,正当他准备让人将这么士兵送回去的时候,发现身边其他的士兵全部都躺下了,跟之前那人一样,脸上带着笑容。

那名队长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将情况立即报给总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感觉自己莫名兴奋起来,是那种没有理由却嫉妒的兴奋。

随后,他感觉一道让人舒服到极点的感觉从身体里通过,直接传入大脑,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倒下了。

不管是这支小队,其他两支小队的情况也是一样,所有人都倒下了,而且,连警报都没来得及发回去。

至于基地洞口的那些哨兵和暗卡也全部中招,无一幸免。

实际上,不仅仅是人,就连周边一定范围内的青蛙蛇虫,甚至连蚂蚁都全部死亡,由此可见这十里飘香的威力有多恐怖,这也是为何十里飘香会被列入十大禁蛊的主要原因。

唐风见时机已到,他不作任何停留,身体就像是一道黑暗中的幽灵,快速朝着基地洞口奔去,当然,沿途的监控和陷阱早已经被他摸清楚,并完美地将其避开。

不到三分钟,唐风便来到基地洞口外几百米出的草丛之中,虽然现在外面的危险已经被全部解除,但风是没办法将蛊毒吹进洞内的,就算吹进去也是极少部分,根本不足以将里面的人搞定。

所以,接下来才是真正战斗的开始,但,唐风在沿途赶路的过程中早就想好了对策,只见他取出隐身蛊涂在身上,很快,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最终直接消失。

隐身蛊在苗疆很多蛊师都能配制,但功效并不能与唐风的相比,因为唐风制作的隐身蛊是经过改良的,不但能屏蔽身形,还能屏蔽气息。

对于那些高手,或者职业军人来说,他们对于气息非常敏感,这也是很多人能提前感知到危险,并在刻不容缓的瞬间避开的原因。

做好这一切,唐风直接朝着洞口走去,当然他尽量让自己不要发出脚步声,因为隐身蛊并不能消除声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