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猴子传奇之浪客野心

铁猴子传奇之浪客野心
  • 主演:杨政,张梦恬,康宁
  • 导演:蒋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杨天淳与辛若兰看戏回来之时发现有父母在苦寻自己失踪的子女。杨天淳迅速找到京城衙门询问情况。原来京城突然发生儿童失踪案,因为失踪的八个孩子都是富商子女,京城衙门最初以为是常见的绑架案,一直月余也不见绑匪前来索要赎金。杨天淳结合各种线索发现绑匪竟然是最近京城声名鹤起的“乱波幻术团”,“乱波幻术团”发请帖请各位富商带孩子来看表演,竟然在台上众目睽睽之下把孩子们都变没了。粘杆处曾找到京城各个变戏法、魔术吃饭的手艺人询问,这个幻术团表演手法均不是寻常的戏法、彩戏或魔术。当线索陷入困局之时,蒋子娇突然来到百草堂告诉杨天淳一个噩耗!龙山寺被灭门了!   蒋子娇对杨天淳及若兰述说了当然她所见所闻,她与山上小和尚衍空和尚下山化缘逃过了灭门惨案,化缘回来之后曾经见过行凶者的身形,竟

铁猴子传奇之浪客野心第一集

大妞二妞在灶间烧火,早就被香得不行了,大妞还稳重点儿,二妞直接就站起来眼巴巴地看着锅里了,“大姐,你炒得好香啊。”

“马上就能吃了。”,陈娇娘冲着她们笑笑,放了些盐下锅,拿了最大的碗盛了满满一碗。

剩下的野菜被她用来煮了个汤,午饭的主餐是白面馒头,一大碗冒着香气的菜,从山上摘回来的几个野果子也被她洗了放在碗里拿上桌,有菜有汤有水果,这顿饭还真是挺丰盛的。

大妞二妞看得眼睛都直了,她们长到四岁,陈家人从来没给过好东西吃,这样一桌比她们过年时吃的还好呢。

“快吃吧,随便吃,以后大姐让你们过好日子,咱们不吃油滋拉炒的菜,咱们吃五花肉。”,陈娇娘递给她们筷子,嘴里说着自己的豪言壮志。

“好。”,二妞咬一口馒头,大口地吃菜,“大姐,太好吃了,你做的菜太好吃了。”

陈娇娘算是看出来了,这二妹还是个吃货呢,以后日子过好了估计是个挑嘴的,不过没关系,从小受苦,填饱肚子都是问题,也该挑挑嘴了。

姐妹三人都饿了,全都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不过到底胃口不比男人,菜和馒头都剩下了些,正好留着晚上吃。

陈娇娘意犹未尽,这沙参炒着吃味道也很不错的呢,甜甜粉粉的,还有种特殊的香气在呢。

下午日头高,陈娇娘没带着她们再上山,而是把她们住的屋子收拾了一遍,她走了几个月,回来后又天天去村口跪一个时辰,哪里有时间收拾这间破屋子,到处都是灰尘,陈娇娘这个洁癖有点受不了。

拿起那把破得不能更破的笤帚扫了地,又拿着烂布巾把土炕桌子什么的都擦了一遍,房子还是那么破,但是干净了些看着心里也舒坦。

做完这一切陈娇娘又拿了木桶去井边打水,把屋子里的水缸灌了半缸,妹妹太小,她也不太放心让她们去井边洗东西,以后洗菜什么的就在屋子里洗,也省得遇到刘氏找麻烦。

屋里屋外地忙了一下午,陈娇娘累得腰酸背痛,又加上怀着孩子,这会儿浑身都酸软得不行。

大妞二妞看了可心疼了,纷纷跑到她身边给她捏肩捶腿,小孩子力气不大,可是一下下地给她捏着,陈娇娘心里那个暖啊,一副有妹万事足的模样。

“大姐,你肚子里的小宝宝还有多久出来啊?”,二妞好奇地看着她的肚子。

陈娇娘算了算时间,这孩子五个半月左右了,怀胎九月多,算起来八月份就该生了呢,“八月份就生了,没多少日子了呢。”

这么说起来,她要在生孩子之前换个房子才行的,不然到时候生了孩子待在这破屋子里,孩子多受罪啊,而且生了孩子短时间内又不能出门,要是没点儿家底还真不行。

“太好了,小妹妹要出来了呢。”,二妞十分期待地摸摸陈娇娘的肚子。

陈娇娘噗嗤一声就笑了,两个妹妹不解地看着她,都不知道大姐在笑什么,“你们啊,我生的宝宝哪能叫你们姐姐,是要叫大姨小姨的。”

铁猴子传奇之浪客野心

铁猴子传奇之浪客野心第二集

第2575章 谁都没有错

封夫人看着是再次只剩下她一人的房间,脸上的表情变得空白。

浑浊的脑子让她无法思考。

他们结婚这么多年,他都没对她发过几次火。

居然为了霍以安跟她发火。

她跟霍以安就是八字不合,就是不合眼缘。

她在没有遇到霍以安之前,完全不是这样的。

结果霍以安还没进封家的门,只是跟长宁订了婚,小语的肚子就差点出事,她和丈夫之间也出了嫌隙。

封夫人越想越觉得霍以安来他们家是个错误的选择。

丈夫是怕得罪了霍家,对霍家的所有行为都不敢评论或反驳;儿子是被美人迷惑了眼睛,看不清眼前的路。

现在也就只有她还能拯救家里了。

她要不是一直担心着他们,又怎么会冒着跟他们吵架的险折腾这么一堆事情出来。

这个家是他们一家人辛辛苦苦打理出来的,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光景,又怎么可以让一个外人把他们辛辛苦苦经营好的家给拆散?

封夫人想到这里闭了闭眼睛,重新打起了精神。

她也不睡了,掀开被子起来,走进洗手间洗漱,还给自己画了个淡妆。

化好妆之后又换了一身衣服,才转身要出门。

当她的手碰触到门把的时候,发现怎么拧也拧不开。

封夫人用力的拍了拍门,“开门,怎么把门给锁起来了?我还在房间里。”

她拍了好久,才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林妈歉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夫人,你别拍了,注意手。先生出去之前自己锁上的,让我们不能为你开门。”

“他人呢?去哪里了?”

“先生出去了,具体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都不知道。”

“他打算关我多久?”

“先生没说,只是让我们不要上来打扰您休息,让您好好休息。”

封夫人越发生气,“你把门打开,我要下楼。”

“夫人,您还是别为难我了。您也知道先生的个性,我家里还指望着我有这份工作呢。”

“把我得罪了,你就不用担心工作了?”

“夫人,我知道您现在心情不好,我来家里工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先生这么生气。您看看是不是先按照先生的安排在房间里待一天?等先生的气消了,您再跟他说几句,兴许事情就过去了。”林妈也觉得挺惊讶的。

她来封家工作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平时封家的气氛都其乐融融的,几乎没有见过他们产生什么口角。

这一次居然会爆发出这么大的争端,她也很是手足无措。

封夫人听她这么说有些害怕了,在房间里转悠了半晌说道:“你帮我打电话给少爷和小姐,让他们回家一趟。”

“对不起,先生说了不能通知他们回来。”

“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也不清楚,先生说完这些之后我就开车离开了。”

“你陪我说说话,我很不安心。我总觉家里要出大事了。”封夫人缓缓地坐倒在门后。

林妈连应了几声,拿了一张椅子坐在门口,安慰道:“夫人,您也别担心。先生、少爷和小姐都很爱您,这次也只是在气头上,等情绪下去了之后就跟以前一样的。”

“你不懂。你知道昨天霍家人为什么会过来吗?”

“亲家过来这边吃饭不是让两家人走得更亲近吗?”林妈犹豫不决的说道。

“他们要是想让两家更亲近,我和先生又怎么会吵了这么大一场架?昨天下午和晚上的事情你也都看到了,霍家人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家放在眼里。他们一直摆着高姿态让我们去迎合他们,还一直欺负先生。长宁还没有跟安安订婚之前,霍家人是怎么对待他的,你也看到了。他们就是看不起人,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跟这样的一家人做亲家以后乱七八糟的事情还多着呢。”

“不会吧?我听人说霍家家风很好的,安安小姐不也是很通情达理的人吗?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架子。”

“那都是装出来的,私底下还不知道有多嚣张。你看我平时也没说过谁的坏话,跟其他人相处都笑呵呵的。唯独跟她和她的家人相处不来,这就是很重要的原因。结果我刚把这事说出来了,先生就跟我生气。他就是怕我破坏了好不容易攀上的亲事。你看看我们家虽然不是顶级的名门望族,但算起来也不差。娶个门第差不多的女孩子就很好了,不用让对方凌驾在我们之上,我们也不凌驾在人家的头上。”

林妈知道在主人家做保姆,也不好知道主人家太多的秘密和八卦。

在这些年里她一直保持的很好,平时聊天也聊,但不会过多的打听主人家的事。

对于封夫人所说的这些她也不太想听,虽然知道主人家多一点八卦可以跟主人家更亲近,但有时候也正因为知道八卦太多反而会丢了工作。

但主人此时已经说了她要是不接茬,也不合适。

林妈在心里权衡了之后说道:“您说的是,门第相当的两个年轻人在相处的时候,会更舒服。您想想看先生和少爷也是很有主见的人,他们两人对安安小姐的印象很好,对她的家人印象也很好。少爷谈恋爱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他的喜悦。他和安安小姐是真心相爱的,在这个时候你们在中间打断,以后少爷因为这件事对您心里有什么疙瘩也不好。”

“我不也是为了他的以后好吗?难受一阵子总比一直被他未婚妻和未婚妻的家人压着好。”

“您看看回头有机会跟少爷谈谈,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我们做父母的有时候也得听听他们的想法,不能对他们的人生横加干涉。”

“他以后就能理解我现在的苦衷了。”

林妈不知道该怎么说,每个人都持着自己的想法和意见,总的算下来谁也没有错,谁都有自己的出发点。

封夫人没听到林妈的回复,叹道:“你也不理解我,你是女人,你怎么也不能理解我的想法和感受呢?”

“我理解您的感受和您所有的想法,我也是一个母亲,也想能帮我的孩子做所有的决定。后来我发现我管他越严,他离我越远。少爷是个很优秀的人,他做任何决定都有他自己的想法。您要是对他的某笔生意和业务持反对意见,我相信他会尊重您的意见,少赚那一份钱。他遇到喜欢的姑娘,又跟人家订婚了。您在这个时候反对他和那位姑娘在一起,我想他听您的想法的可能性很小。”

“说到底你也是不同意我的想法。”

“孩子长大了,决定就让他们自己做吧。将心比心我们20几岁,30岁的时候也不愿意听从爸爸妈妈的意见。”林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孩子也20几岁了,正处于刚对自己的人生做选择和做决定的时期,这个时候家人的很多干涉对他们来说都算是阻碍。

“连你都这么说,难怪他们会不理解我。”

“夫人有些话我这个外人不好说,我建议你还是跟先生和少爷把心里的话沟通清楚。大家都是为了家里好,在这个前提之下,大家的沟通都是真心实意的。”

“行啦,你也下去吧。免得让你丢了工作。”

“夫人,我不是为了不丢工作才跟你这么说的。我儿子也20几岁了,他是个什么状态,我心里是懂的。我们当妈妈的固然也是我想为他们好,可他们也想拓展自己的视野,想有他们自己的阅历,而不是在我们的羽翼之下成长。对年轻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爱情,很多年轻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拥有志同道合有心灵相通的人,最终有些不结婚,有些则通过相亲的来解决。少爷和安安小姐足够幸运的彼此相爱了,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能不拆散他们,尽量不拆散他们。”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孩子喜欢一个人太不容易了,可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情,我真的不放心。对方进来就破坏了我们家的风水,以后还怎么得了。”

林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这种话几乎是没底了,能够一直絮絮叨叨地说很久。

这种事本来也不是非得辩论个对错,也不是对错的问题。

可对方是自己的雇主也不能不聊。

林妈对此也挺无奈的,说话都小心翼翼地掂量着,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把封夫人的情绪又给挑起来了。

……

封长宁本来想一大早就去找他妈妈谈谈的,结果凌晨五点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就到隔壁市出差去了。

到了下午五点才从那边开车回来,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他没有回自己的公寓,依旧回了家里。

他到家的时候,封先生一个人坐在沙发里看书。

封长宁跟他打了声招呼,“爸。”

“回来了,累不累?爸去厨房给你煮个面。”

“谢谢您,我等下自己泡一份就行。”

“你先上楼洗一洗,我给你弄。”封先生把书给放下,背着手往厨房走了。

铁猴子传奇之浪客野心

铁猴子传奇之浪客野心第三集

定了定神,沙正阳开始思考应对之策。

女孩那纯净炽热的目光让沙正阳都为之怦然心动,没有哪个男人敢说面对这样一个无论是哪方面条件都绝对是万里挑一的优秀女孩子会无动于衷,一份得意骄傲沙正阳也不可避免,但是沙正阳同样很清楚,这有多危险。

扪心自问,截止到现在,沙正阳从未对贝婧蕾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他更多的是把这丫头当成一个小妹妹,当然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妹妹。

年龄比自己都快要小八九岁,自己有印象自己刚到宛州时,这丫头怕是才十四五岁,一个无比青涩的黄毛丫头,但是这四五年一过去,黄毛丫头一下子就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可以说在这一刻之前,沙正阳只是接受了贝婧蕾在外形上的变化,在内心中仍然还是两三年前那个机灵慧黠的小丫头,不过在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贝婧蕾长大了。

清了清嗓子,沙正阳字斟句酌,“婧蕾,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正阳哥,我当然明白。”贝婧蕾饱满的胸脯微微挺起。

小丫头真的长大了,比起钱萱的一对A不可同日而语,还真有点儿体着她母亲的这方面优势。

贝婧蕾语气更见凝重,“我马上就要二十岁了,我很清醒,也很理智。”

事实上贝婧蕾也刚满十九,什么马上就要二十就是要给自己增添气势。

“唔,二十岁不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你刚经历了高中三年的苦读,才踏入大学校门,恐怕这个世界上很多美好的东西都尚未品味体悟。”

沙正阳脸上的微笑充满了关怀,但是看在贝婧蕾眼中却无比的可恶。

她当然听得出对方话语里的弦外之音,这是在暗示自己是一时冲动,是不理性之举,或者说这是变相的婉拒?怕自己伤心?还是觉得难以向自己父母交代?

“正阳哥,你是在教诲我怎么做人么?”贝婧蕾语气不善,一双美目更是清澈明净。

“我想我自己的未来规划我自己可以掌握,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我也有我的理解感悟,或许你比我大几岁,或许的社会经验比我丰富一些,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把你的思维方式和看待事物的观点强加于我。”

厉害,沙正阳也有些咂舌,这就是中戏出来的女孩子?

这才一年,贝婧蕾似乎就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犀利如风的言语绝非蛮不讲理,甚至还处处占着道理。

“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我坚持认为,你尚未真正对这个世界有全面的了解,很多事情,嗯,包括感情,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你所向往的美好和耀眼的一切背后也许会有阴影,就像太阳黑子一样。”

沙正阳和这个时候要说服对方很难,而且很容易造成误会而伤害到对方,破坏双方的关系。

但说内心话,他并不愿意因为这个而让自己和女孩之间的关系变得糟糕起来,这似乎很为难。

贝婧蕾抿嘴冷笑,“说来说去,你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我太年轻,感情不成熟,所以一切都是不冷静不理性的结果?”

沙正阳很想说,的确如此,但是他却不能这么说。

“正阳哥,我只想说一句,我很清楚我自己的感情,不是什么一时冲动或者热血沸腾。”贝婧蕾这时候反而显得很冷静了,“我想问一句,我现在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美好么?”

一句话问得沙正阳张口结舌,不敢接话,但贝婧蕾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沙正阳,要等待沙正阳给一个回答。

沙正阳背心出汗,舔了舔嘴唇,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颓然苦笑,“很美好。”

“好。”贝婧蕾赢了一局,笑意盈面,“你说了,你现在身畔还没有其他符合你缘分观的女孩子,对么?”

坏了,入彀了,上套了,沙正阳心中暗自叫苦,但是却又不能否认刚才自己的话语,否则就真的太渣了,吐出一口浊气,点点头,“就目前来说,是这样,但是……”

“正阳哥,你不用但是,我知道你想说但是也许明天或者下个月就会有符合你的缘分观的人出现,我承认的确如此,不过我想我也可以追求我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是么?”贝婧蕾早就把沙正阳的后路堵死。

“婧蕾,我刚才说了,……”沙正阳试图制止对方,但是未能如愿,贝婧蕾不给他这个机会,“我可以接受公平的竞争,没关系,我才大一,还有三年才会毕业,……”

“对,婧蕾,你才大一,未来还会接触到更多,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很多美好的东西,其实……”

沙正阳如释重负,但迅即被贝婧蕾打断。

“正阳哥,我接受你这个说法,我会冷静理性的来观察这个世界,但是也请别用对小孩子的口吻来对我。……”

“我喜欢你,我确信。这是我的事儿,你可以拒绝我,但是我也有喜欢你的权力,……”

“至于说你说的也许未来我会遇到更好的,我对你的感情可能是一时冲动,不成熟等等,我承认或许有可能,那我们是否可以拭目以待呢?你按照你的生活之路继续走,我也一样,可以么?”

可以么?沙正阳有些发愣,他不知道怎么就会演变成这一幕,这特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好像也没有答应什么,怎么贝婧蕾却一副胜利了的模样?

“呃,婧蕾,你的意思是……”沙正阳真的有些凌乱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可以像你现在一样的生活,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这件事情,而且我很想要让我们之间的感情进一步发展,就这么简单,你不必顾虑其他,我都马上二十岁的人了,是成年人了,我爸我妈那边我相信,如果我和你,嗯,在一起,我爸或许会有点儿小郁闷,但是我妈肯定会是很高兴,以你对她的了解,会不会是这样?”

这个时候的贝婧蕾情绪显得越发活跃,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清晰。

“不是,婧蕾,你读的是中戏,你应该考虑清楚,我承认你在我心目中印象很美好,但是很美好不代表我们就必须要发展成为那种关系。”沙正阳有些艰难的道,“而且,你要搞清楚,你中戏毕业,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都是在燕京工作,其他地方,我相信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舞台来供你们施展,而我……”

“正阳哥,这不重要,……”

这一次是贝婧蕾话音未落就被沙正阳态度坚决的打断。

“不,婧蕾,这很重要!我告诉你,那种所谓忠贞不渝的爱情都会在时间和距离的磨蚀下最终归于平淡,你现在也许体会不到,但是我相信你会慢慢理会得到,假如我和你,我是说假如,我和你要走到一起,你在燕京忙你的事业,我在汉川有我的工作,你觉得这段感情会长久么?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慧理性的女孩子,应该想得到这种未来的结果,……”

“正阳哥,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不认为你说的就是必然结果。”贝婧蕾却并未被沙正阳说服,甚至态度还更为激进。

“我记得我读高一时你是才来宛州吧?嗯,我听我爸说你也刚到市委办工作,我爸就说你非池中物,后来你就到市经开区去当主任去了,也就一年多之后,你就又到真阳县去当县长了,我爸说你是全汉川省甚至可能是全国最年轻的县长,嗯,可你才当多久的县长,也就一年多吧,又调回汉都市去当企业领导了,而且还经常来往于燕京和国外,……”

“我就在想,短短三四年里你身份和工作单位就已经不断地变化了好几个,那么距离我毕业还有三年,那么这三年里又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呢?没准儿三年后你就已经在燕京城里工作了呢?”

沙正阳无言以对,甚至他也不得不承认,贝婧蕾所说的一切不是没有可能。

只要他愿意,他想,到燕京城工作或许在别人眼中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但对自己来说,却真不是难事,问题是这值得不值得,自己愿意不愿意。

“可是婧蕾,你想过没有,现在我和你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工作生活上的交织,你会发现……”

沙正阳话音未落,贝婧蕾就得意的笑了起来,“正阳哥,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交织么?”

“我是说现在。”沙正阳强调。

“我也说的是现在。”贝婧蕾抿嘴微笑,“才子佳人影视有限公司和你有关系吧?嗯,听说三个老板中有一个叫沙正刚,他是你什么人呢?”

沙正阳目瞪口呆。

狗日的冯子材,自己不过是和他顺口提了一下这个情况,说中戏96级表演系的会出人才,这个家伙居然就直接追逐上门了,这特么是要干啥?

看见沙正阳瞠目结舌的模样,得意的贝婧蕾忍不住捂嘴笑起来。

一时间花枝乱颤,那胸前一对B竟然有直奔一对C规模而去,可这丫头才不到20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