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星空下2016

爱在星空下2016
  • 主演:江若琳,陆昱霖,陈泽宇,叶青青,向海岚,马德钟,钟凯,施羽,吴谨西
  • 导演:汪子琦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子妍(江若琳饰)在车站打电话让室友阮软(叶新晨饰)来接,中途电话没电关机,阮软因事未能前往。子妍偶遇摩卡(陆昱霖饰)弹吉他卖唱,并在其关心下产生情愫。   勤工俭学的子妍在老师王子苑(马德钟饰)推荐下进入杂志社,偶然采访沈嘉洁(向海岚饰),并将摩卡的DEMO向其推荐,获得赞赏。   交往期间,子妍发现摩卡与父亲的秘密。伤心之际,常晓(陈泽宇饰)透露摩卡身患绝症,知道真相的子妍冲出寻找摩卡。   湖畔,俩人相视,摩卡终于忍不住晕倒。   在婚礼上,在众人的祝福中摩卡和子妍终于走到了一起,一起参加婚礼的王子苑和沈嘉杰也因为摩卡和子妍的事情而彻底打开心扉走到了一起。

爱在星空下2016第一集

第760章 大哥是真疼你

洛婉愈挣扎,夏北城捉得愈紧。

如今洛婉不挣扎了,夏北城反而不知不觉松开洛婉。

“挣扎?你有过么?”夏北城定定地瞅着洛婉,唇畔掠过淡淡的讽刺,“你只是不断地在惹我。只要我接近你一点儿,对你好一点儿,你就飞快缩回你的壳,任何机会都不会给我。”

“……”洛婉唇畔颤了颤,静默无语,眸间掠过惆怅。

“这些年想方设法地刺激你,这都是被你逼的。”夏北城黑瞳锁紧洛婉的眼,“婉婉,这么多年了,除了你和我的岁数在变,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点也没变。”

洛婉倏地抬头,定定地迎上夏北城的黑瞳:“我们只有一条出路,我五年前就说过了,可是你不以为然。”

夏北城拧眉不语。

“我说过了,我早就说过了。”洛婉别开眸子,凝着流动的人群,闪烁的霓虹灯,满世界都是刺眼的诱惑。

“你说过什么?”夏北城不以为然。

“我说了那么多次,为什么你从来不肯当真?”洛婉声音惆怅,神情间掠过淡淡无奈,“我说了,如果我们在一起,除非你跟我走。你和我离开夏家,离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

夏北城眸间掠过阴鸷:“如果要我双手将打拼了十余年的云鑫交到云川手上,才能换来你的相伴,我宁愿从来没见过你。”

“我说了,云鑫永远不会是你的。”洛婉泪光一闪,“永远不会。你如果聪明,还不如早早放手。”

夏北城冷冷一哼:“夏氏云鑫以后就是我的,我凭什么双手送给云川?”

“没有云川,云鑫也不会是你的。”洛婉声沙哑得厉害,用后脑勺对着夏北城,“你不懂。”

“我不懂?”夏北城冷笑,“我懂。我知道你们姐弟情深。只是在我看来,完全是你单方面的姐弟情深,云川那小子也就一张嘴。他什么时候把你的事放心上了?你的衣食住行,这些年全是我在打理。而他,只是一味地从你身上索取……”

话音未落,只听轿车发出开门声。

夏北城黑瞳一闪,只见洛婉匆匆推开车门,正准备离开。

夏北城长臂一伸,便捉住洛婉的胳膊:“忽悠了我这么多年,现在说走就走,没门!”

胳膊被抓得生生的疼,洛婉缩了缩身子,迅速恢复从容淡定:“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可能留下来。”

“是么?”夏北城声音一沉,俊脸阴鸷,眸光锐利,“那就试试!”

洛婉平静地迎上夏北城的眸光:“你爱的是江山,你要的是助你站在事业巅峰的女人。而我要的是一个男人的长情陪伴。我没有你要的,同样,你也没有我要的。哥,我们看开吧!”

“……”夏北城阴鸷地瞪着她。

洛婉幽幽一声叹息:“我再说一遍——如果你愿意离开云鑫,不管你以后是富贵还是贫穷,我都天涯海角地追随你。否则,我绝不答应——”

她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扶着车踩到地上,整理着褶皱的外套,朝夏北城绽开个浅浅的笑容:“再见!”

“再见?”夏北城眯眼凝着她。

“对,再见。”洛婉抿唇笑着,看上去像个温婉的邻家女孩,“我给你一年时间。如果你一年内愿意离开云鑫,离开夏家,那么我就陪你走天涯。”

“若我一年内没来,你要怎样?”夏北城沉声问。

他深邃幽冷的黑瞳,似乎要将温婉的洛婉给吞进去。

“如果你晚来一天——”洛婉唇畔的笑意渐渐敛去,“那么,我就是别人的新娘。”

“开玩笑!”夏北城冷冷笑了。

“我从来就不爱开玩笑。”洛婉柔声笑了,“身为夏家养女,哪有资本和人开玩笑。你信则信,不信就算了。”

说完,洛婉一甩长发。

似烟雾轻笼的霓虹灯光中,洛婉一头秀发划过长空,勾勒出美丽的弧度,最后轻轻落到纤细的背……

此刻的洛婉,绝美如仙,而又透出丝薄薄的妖娆。

夏北城紧紧盯着洛婉,薄唇越抿越紧,终是无语。

洛婉没再停留,转身向太煌酒楼大门口走去。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云川正在焦灼地找她……

夏北城坐着没有动,他双臂环胸,高深莫测地目送洛婉越走越远,直到在夏云川面前停下来。

他的薄唇蠕动了下,似乎发出声诅咒。

在她心里,他永远比不过夏云川那小子,他不肯服输。

鬼才相信,她只拿夏云川当亲弟弟。

为了替夏云川争夏家的财产,她宁愿放弃他……每次想到这里,他一颗心都隐隐作痛!

她对他如此薄情……

太煌酒楼大门口,原本焦灼得团团转的夏云川在看到洛婉出现在面前的瞬间,总算松了口气。

“姐姐,你去哪了?”夏云川笑得亮出一口白白的牙齿,有如向日葵般阳光,“我还以为你要把曲二少他们送到家。”

“没有。”洛婉浅浅一笑,“我们走吧!”

一起上了车,洛婉静默下来。

她手肘靠上车窗,指尖轻轻抚额。

“姐姐如果舍不得离开,就别走了。”夏云川声音有些发酸,“我瞧大哥也舍不得你走,只是不肯说出来。”

“是吗?”洛婉低喃,“我怎么不知道。”

“大哥照顾了姐姐这么多年,肯定舍不得姐姐。”夏云川严肃地道,“反正我是这么觉得。”

洛婉瞥一眼窗外——刚刚还停在那里的车已经消失了,夏北城已经走了。

“他若舍不得我,可以去找我。”洛婉似笑非笑地双臂环胸,“我倒想看看,我这个堂妹在他心里,有没有一天重要过夏氏云鑫。”

夏云川撇撇嘴:“姐姐又开始为难大哥了。云鑫是大哥的命,他怎么可能舍弃云鑫。”

“不能舍弃云鑫,那就陪着云鑫好了。”洛婉淡淡地笑着,“这里美女也不少,他迟早能遇上知心爱人,他肯定会幸福的。”

夏云川挠挠后脑勺:“姐,你怎么这么说大哥呀?反正我觉得,大哥是真疼你。”

“我也是为他好。”洛婉喃喃着,“云川,别说了。你现在不懂。我想,你以后有一天会懂的……”

爱在星空下2016

爱在星空下2016第二集

赵铁柱把钱从箱子里拿出来,堆在桌子上。

“乡亲们,昨天那些药材已经全都卖出去了。我赵铁柱说话算话,卖出去就给大家发奖金。每亩地一万块奖金,大家伙算算自己家有几亩地,赶紧过来领奖金了。”

赵铁柱吆喝着,引起全村人的注意,全都围了过来。

看到一桌子的钱,村民们都有些眼直。

“我家有四亩地租了!”

“好,四万,孙叔,你点点!”

“不用点,咱还信不过铁柱你?”

孙二蛋他爹是个实在人,没像别人那样假客气,第一个上来领了钱。

四万块,这可是他家所有地一年也挣不来的钱,加上租金,他家的四亩地已经带来八万块的收入。这对穷了大半辈子的孙老汉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唯一让孙老汉感到的遗憾的就是,自家地太少,不然多租几亩给赵铁柱还不发达了!

其他把地租给赵铁柱的村民原本还有些不相信,见到孙老汉真拿到了钱,急忙涌到桌子前,纷纷报出自家租了多少地给赵铁柱。

眼看着这几家人抱着大把大把的钱,笑得合不拢嘴,没租地给赵铁柱的只能干瞪眼。心想这下亏大了,要是当初自己也把地租给赵铁柱,这里面岂不是也有自己的一份?

钱钟愣了好一阵,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你,真把药材卖掉啦?”钱钟还是不相信。

“不然呢?你以为我这些钱是天上掉下来的?”钱锋瞥了钱钟一眼说道,“当初我要租地,你处处阻挠,结果就这几家租给我了。药材少赚的少,那我当然只能把钱分给租地给我的乡亲了!”

赵铁柱说话间有意无意看看周围村民的脸色。

村民一听赵铁柱这么说,回想起来还真是这样。当初赵铁柱要租地,他们也是想租的,结果被钱钟连忽悠带威胁才没租给赵铁柱。

现在想来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村民不自觉地白了钱钟一眼,心里满是埋怨。

“这不可能!”钱钟还是不相信,大声喝道,“现在哪有人要这么多普通药材?你这钱肯定不是买药材得来的钱,搞不好这钱还不干净!”

“这钱绝对干净,而且我的买家可是湘西堂,合同就在我县城的公司里。大家要是不放心,随时可以去查。”赵铁柱笑着说。

湘西堂!

钱钟浑身一震。在湘西谁不知道湘西堂,那可是一家大公司,药材生意在全国都是有名的。如果真是湘西堂收购了赵铁柱的药材,那赵铁柱说的话搞不好是真的!

村民们一听到湘西堂,对赵铁柱更加相信了。至于对钱钟这个阻挡了他们发财的拦路虎,都没什么好脸色。

“你……你说是就是,我……这么知道你没骗人!”钱钟心虚,可还在嘴硬。

“这没关系,我有湘西堂采购经理的名片,名片上有他和湘西堂服务热线的电话,你可以打电话问问!”

钱锋把陈大鹏的名片随意地扔在桌子上,只要钱钟拉得下脸,他完全不介意钱钟再帮他在村民面前证实一遍。

钱钟可不是傻子,既然赵铁柱有这张名片,那肯定八九不离十。打电话?在这么多村民面前,他可丢不起这人!

村民一看赵铁柱连名片都有了,对他的话更是深信不疑。

看着跟着赵铁柱赶的几家人都拿到了钱,其他村民眼都红了。明明生活在同一个村落,这差距一下就拉开了。

“哎呀!”

赵铁柱忽然叹息一声,说,“人家湘西堂的经理还问我有没有药材了,还说有多少要多少。可惜呀,我就这二十多亩地的药材,不然这次肯定赚得更多。”

赵铁柱忽然顿了下,目光扫过在场所有村民说,“没办法,谁让你们都听村长的,不把地租给我。要是租给我的话,这钱,也有你们的一份哦!”

“哎呀,可惜可惜……”

村民听了赵铁柱的话脸色都是一变。

没错,当初要不是听信钱钟的话,现在跟着赵铁柱他们也能分到钱了。这个钱钟实在太可恨了,自己跟赵铁柱有过节,居然把全村人都拉下水来。

钱钟一下就成了众矢之的,村民看向他时都是一副恨不得咬死他的模样。

之前人家赵铁柱找他们租地他们不干,现在想租,人家赵铁柱还不一定要了。而这一切,都是这个可恶的村长钱钟连累的,让村民如何能不气愤?

“不过呢,我再给大家一个机会,想要把地租给我的,三天之内来李叔家报名。我保证一视同仁!”

赵铁柱想了想又说,“丑话说前头,三天考虑期限一过。对不起,你愿意租我也不愿意要!”

村民们都愣了下。

赵铁柱居然还愿意租他们的地,有这么好的事还考虑什么?求之不得呀!

“我家有五亩良田,租给你!”

“我家有七亩良田呢,全都租给你了!”

“……”

村民一下子就爆发了,整个村子都能听见他们的喧哗声。有些人的亲戚朋友没到场,他们就赶紧跑回去叫。

“你们都干什么?当我这个村长死了吗?这么大的事你们也不跟我商量?”看到村民反映如此强烈,钱钟慌了神,赶紧用自己村长的身份来镇压村民。

“滚一边去,霸占了村长的位置却不干人事,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们?”村民根本就不买钱钟的账。

“我……”

“你什么你,给我让开,别挡着我报名!”

钱钟刚想说话,就被同村青年撞出老远。现在他真是成了过街老鼠,连村里小孩见到他都不待见。

“这么好的事,我用村支部的广播播报一下吧,让全村的人都来!”村支书来到赵铁柱面前提议道。

支书及时村支部书记,说白了就是监督村长的。因为是上头调派的外乡人,一直被村长压着。

支书姓李,其实人不错,就是性格比较懦弱。

“那好,就麻烦支书了!”赵铁柱笑着说。

“李丰,你敢和我作对!”钱钟一看李丰要帮赵铁柱,立刻叫嚷起来。

“你还有脸说!”

被钱钟压了这些年,在得知钱钟阻挠了整个村子的发展之后,他已经忍无可忍,对钱钟怒道,“占着茅坑不拉屎!”

爱在星空下2016

爱在星空下2016第三集

第39章 来替爹地向你道歉

司阅和甜甜在忙着办出院手续,还有出院之后的事情,而这时,病房门口,却突然多了一个小身影。

那是一个精致得像是画中的仙童一般的男孩,很瘦,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脊背却挺得很直。

身上穿着白衬衣,却连脖子上最后一颗纽扣都整整齐齐地系着,看起来非常的乖,非常的懂事。

明明还是小小的年纪,但是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像是一个成熟的小大人。

安立夏很喜欢这样精致的孩子。

“你好,”小垣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口,“我可以进来吗?”

“快进来!”安立夏坐在床头,“小朋友,你认识我吗?”

“认识的,”小垣点头,“我叫慕若垣,我父亲是慕如琛,我今天来,是代他向你道歉的!”

“昂?”

“对不起!”小垣礼貌地鞠躬,“我爹地不坏,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关心一个人,请你原谅他的唐突。”

慕如琛的儿子?

安立夏看着眼前这个精致的小男孩儿,这就是慕如琛从别的女人手里抢过来的孩子?

他的身体真的很清瘦,甚至瘦得让人担心,一看就知道没有受到很好的照顾,而更让安立夏生气的是,明明是慕如琛做错了事情,却让一个孩子来道歉?

慕如琛,你真怂!

“阿姨,对不起!”小垣再次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安立夏从床上下来,蹲在小垣的身边,“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你不用向我道歉!”

小垣看着她明媚又灿烂的眸子,心里,变得很暖。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才明白,为何爹地唯独对她念念不忘了。

她很温暖,明明两个人之间还有这么远的距离,但是她只要一笑,你就会觉得,她的脸贴到了你的灵魂。

安立夏拉着他,坐在一旁,“你从家里跑出来的?”

“嗯!”小垣笔直地坐着,性子很温和,也很懂礼貌,一看就知道非常有教养,像是一个小王子,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优雅。

只是,太瘦了。

像是被什么病痛反复折磨一样。

“你的身体不舒服吗?”安立夏关切地问着。

“我有先天性的哮喘,偶尔会发病,”小垣笑着,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不过没事的,我现在很好,也会自己照顾自己。”

所以就算你跟爹地在一起,我也不会给你们增加负担的。

这句话,小垣没有说出口,他觉得,安立夏应该会明白的。

然而,安立夏不是慕如琛,在智商方面,他们不是一个等级的,安立夏……不太明白,她理解的意思是,慕如琛没有照顾他。

果然不是一个好父亲!

“我该怎么叫你?”安立夏看着他懂事的样子,笑着问,“有小名吗?”

“我爹地叫我小垣,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是。”

“小垣,”安立夏很喜欢这个名字,“你母亲呢?”

“我没见过她,我父亲也没有提起过,我想,她在父亲的世界里,一定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小垣故意这么说。

他的意思是,爹地心里没有别的女人,所以你不要介意。

而安立夏理解的是,慕如琛果然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女人十月怀胎为他生孩子,他居然一点也不上心?

要了孩子又不好好照顾,慕如琛果然糟糕透了!

“小垣,你想自己的母亲吗?”

小垣摇头,“我都没有见过她,所以也不知道什么叫想念,反而这些年,我跟爹地生活已经习惯了。”

这句话,让安立夏很心疼,没有母亲的家,能叫家么?

“阿姨,我爹地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值得依靠的人,如果你用心去了解他的话,就会发现他的魅力。”

说到这里,小垣笑了笑,“就算不用心去了解,单用眼睛看,他也是非常迷人的一个男人,挺抢手的,所以阿姨,难得他想靠近一个女人,你可不可以稍微接受他一下试试?”

“爱情这种事情呢,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安立夏揉了揉小垣的脸。

“是因为我有的存在吗?”小垣一本正经地看着安立夏,“其实我……”

“妈咪!”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清甜的声音。

小垣回头,看到的,是一个甜美得像是刚出炉的蛋糕一般的小女孩儿,甜美得想让你咬一口。

尤其是看到那双明媚的丹凤眼时,小垣有些不敢去直视。

耳尖,是红的。

“你是谁?”甜甜好奇地走过去,“是走错病房了吗?”

明媚又清澈的丹凤眼里,满是探究。

“对不起!”小垣站起来,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道歉?”甜甜不懂。

“我……我……我差不多该走了!”小垣冲安立夏深深地鞠躬,然后又对甜甜鞠躬,之后,快步地走了出去。

看着他步伐匆忙的样子,甜甜有些奇怪,“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安立夏看着小垣的背影叹息。

小垣可以轻松的应对成年人,却不善于应对同龄人,说明他没有朋友,从小都只跟大人打交道。

慕如琛身为父亲,到底都做了什么?

“妈咪,我们回家吧!”甜甜笑着,“车子已经叫好了,都在外面呢!”

“好!”

安立夏换了衣服,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病房,把该带走的东西带走,然后跟着甜甜走出了病房。

车是出租车。

司阅在下面等候很久了,看到立夏走过去,立刻走过去,扶住她。

“夏夏,慢点,来!”司阅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上车。

然后自己也坐在后座上。

甜甜和司阅一左一右地将立夏夹在中间,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还仿佛叮嘱司机开得慢一点。

“司阅,你不是有车吗?”安立夏很好奇,“最近我好像没见你开过。”

“车子坏了,在维修。”

“怎么坏了?你不是刚买没多久吗?”

“撞了。”司阅的声音很小。

“撞到谁了?”

“电线杆……”

“……”安立夏对他的生活无能程度又多认知了一分,转头,看向女儿,“甜甜,以后不要坐你阅爸爸的车,知道了吗?”

甜甜点头,“坐阅爸爸的车跟坐妈咪的车一样危险,要避免!”

安立夏窘,她也有驾照的好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